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除妖行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除妖行动

    疏林内,刀剑交击之声在眨几眼的工夫内连续激响十多下,火花四溅,「铿锵」
不绝,刘裕纯凭双手的超凡灵敏应付对方疾如骤雨的急攻,换过是淝水之战前的他,
恐怕早身中多剑,可知刺客是如何厉害。

    刘裕再一刀劈开搠空而来的利剑,免去透胸而入的惨祸,顺势一个侧翻,落往
一颗树旁,他乃北府兵中最出色的斥堠,深懂利用形势之术,若对方锲而不舍的攻
来,他可以利用树木作障碍,攻守均由他决定。

    马嘶忽起,接着是远去的急骤蹄音。

    刘裕心叫不妙,知道对方是发出暗器一类东西,刺痛自己的座骑,战马受惊下
亡命奔逃。在今夜的情况下,有马没有马是天壤云泥之别,有马不单可以省脚力,
马儿且负着粮水、弓矢等装备,失去了将令他大失预算。正要撇下敌人去追马,剑
啸声又像阴魂不散的厉鬼般追蹑而来。

    救命要紧,刘裕一刀扫出。

    「叮」!

    刺客看似随意的变招绞击,正欲打蛇随棍上,刘裕已刀往后抽,化作一团刀光,
对方竟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亦往后退开,长剑遥指,剑气仍把他锁紧笼罩,教他没法
脱身。

    他终于有机会定神打量对方,可知刚才的交战是如何激烈迅快。以他的见多识
广,如此穿着打扮的女子还是初次得睹。

    她穿的是夜行衣,却又在衣上加佩靛青色的围腰,围腰上端至颈部挂着银链,
围腰中部两侧垂下飘带拖于身后,以黑帕包头,左额又斜插着一把梳子,予人简洁
不群的感觉。

    此女长得身长玉立,不算美貌却别有一股风情,颧骨略嫌稍高,可是丰厚的红
唇和阔嘴巴却令人感到若非如此,将会破坏整体的调配。只从外表,刘裕便晓得差
点夺他性命的女刺客性格刚强坚毅,主观好胜。

    女子双目射出深刻的仇恨,在金黄的月色下,手中剑刃也似闪烁着恨意,沉声
道:「想不到做尽坏事,丧尽天良的花妖,仍有一副像人的样相,难怪多年来能瞒
入耳目。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追踪千里,终于把你截获。」

    刘裕抛开追马的急切念头,还要打醒精神抵挡她随时发动的第二波攻击,苦笑
道:「姑娘怕是误会哩!我并不是花妖,我……」

    女子怒喝道:「闭嘴!我早猜到你会连夜溜往建康去,且一试下便试出你的身
乎有堪当花妖的资格,还要狡辩吗?我柔然族七名姊妹的血债,今夜将要你血债血
偿。」

    刘裕这才晓得对方来自远在北塞的柔然族,虽知有理说不清,仍不得不尽最后
努力道:「且慢动手,我确非花妖,且有名有姓,是北府兵的刘裕,不信的话返边
荒集打听一下便清楚。」




    女子怒色更盛,冷笑道:「你可以骗任何人,却骗不过我,我曾于你犯案时见
过你的背影,对你挂在身后的背囊更是永世难忘,载的都是作恶的工具,你敢把背
囊抛过来给我检查吗?若装的只是衣物,我朔千黛给你赔罪道歉。」

    刘裕为之哑口无言,他背囊内的东西只会进一步证明自己是花妖,同时晓得她
必有至亲被花妖所害,故天涯海角的去寻找花妖,最后不知得到甚么线索,寻到边
荒集来。

    朔干黛娇叱道:「没法狡辩了吧!看剑。」

    刘裕暗叹一口气,若对方武功不及自己,尚可以种种方法脱身,只恨对方剑法
绝不在自己之下,他刘裕更狠不下心肠对她使出毒辣的招数,那唯一脱身之法,便
是利用高彦为他准备的法宝,纵使对方会更肯定他是花妖,亦再没有其它办法。

    倏地闪往树后。

    「波」!

    烟雾弹爆开,迅速吞噬大树周围十多丈的范围,他已纵身而上,弹往离地近两
丈的横干去。

    朔千黛如影附形,追击而至。

    「飕」的一声,刘裕左手射出钩索,横空刺入先前看准位于南面三丈外的另一
颗树干,借力掠飞过去,这突然的一着使女武士的剑顿然落空。

    仍在凌空之际,刘裕晓得今晚已多了一重危险,此女既可追踪花妖直至此地,
当然亦有本领在边荒千里追杀他,因为换过自己是她,亦会认定他刘裕是花妖无疑。

    屠奉三以微笑回报,悠然道:「不知燕兄是路经此处,还是特意移驾来访?」
接着目光落在一队疾驰而过的夜窝族骑士处,惋惜地道:「屠某来边荒集其中一个
心愿,便是要领教燕兄的高明,可惜今晚肯定非是适当时机,捉拿花妖要紧,屠某
岂敢妨碍燕兄去办正事。」

    燕飞暗叫厉害,显然屠奉三高明至可看破自己有动手之意,故先发制人,三言
两语便教燕飞难以厚着面皮逼他屠奉三动手。

    不过他也清醒过来。

    他生出不得不杀屠奉三之心,主要是因为知道刘裕陷进九死一生的凶险中,以
屠奉三一向的行事作风,又假如他真如传言形容般本领高强,既瞧破是个陷阱,绝
不会坐看刘裕回去见谢玄,而必另有手段对付刘裕,足够置卧裕于死地。

    可是在目下的形势中,假设他和屠奉三决一生死,任何一方的败亡,又或两败
俱伤,对边荒集绝不会是好事。

    屠奉三今趟到边荒集,所率部下当不会只有被见到的寥寥数十人,而是以百或
以千计之众,一旦屠奉三有甚么三长两短,其手下肯定进行大报复,哪时不但花妖
可以安然逸走,更不要说还得应付慕容垂随时攻入边荒集的奇兵。

    练成金丹大法后,他对人的观察力至少有半个神仙的本事,眼前的屠奉三肯定
是能与他相抗的高手,身边两人也没有一个是窝囊货,若此两人加入战圈,以他之
能,也可能要惨败收场,将更是自讨苦吃。

    从这两点作思量,今晚怎都不宜舆屠奉三见过高低。

    燕飞淡淡道:「今夜边荒集会戒严,屠兄若没有甚么事请留在馆内,便当作是
为对付花妖出点力吧!」

    屠奉三欣然道:「一切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燕兄请放心。」

    燕飞直觉感到他不会听教听话,只好从容一笑,继续行程。

    在古钟楼旁,大批人马聚集,慕容战、红子春、车廷、赫连勃勃、姬别、呼雷
方、费正昌、夏侯亭、卓狂生全体在场,另百多名战士则是各方精挑出来的高手,
以如此的实力,不论要对付谁,此人一旦陷入包围网内,必无幸理。

    纪千千则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绝代的风华,为这个全男班的除妖团平添无限的
风流姿采。

    慕容战道:「戒严令应已落实,没有人可以离开边荒集,亦没有人可以入集。」

    红子春皱眉道:「时间宝贵,为何燕飞和祝老大仍未到呢?」

    慕容战道:「我们再没有时间可以虚耗,他们可以随时加入,现在请方总赐示
该如何行动吧。」

    说罢向方鸿生投以鼓励的眼神,心中也感奇怪,若换过以前的自己,在知道被
方鸿生欺骗下,肯定不容他分说便拔刀把他砍成数段。而他没有这样做的原因,正
是身旁令他心颤神迷的动人美女,他现在全力支撑方鸿生,亦是为讨她的欢心。

    众人屏息静气,目光落在方鸿生身上,待他发号施令。不过能在边荒集成名立
万者,均是桀骜不驯之辈,若方鸿生表现窝囊,将没有人听他的指令。

    方鸿生朝纪千千瞧去,后者送上鼓励他的眼色,方鸿生立即勇气陡生,模仿乃
兄的一贯风格,沉声道:「据花妖一向的作风,除非不作案,犯案必陆续有来,所
以目前他留在边荒集的机会很大。」

    费正昌皱眉道:「边荒集并不是长安、洛阳又或建康般的大城,本地人和外来
人加起来只是七、八万之数,没有那 容易藏身,说不定会知机先一步跑到集外避
风头,哪我们将会劳而无功。」

    赫连勃勃点头道:「方总对他更是很大的威胁,他到集外暂避风头火势是合情
合理的。」

    纪千千和慕容战都在留意赫连勃勃说话的神情,自此人成为假花妖的最大嫌疑
者,他们不但对他生出戒心,更怕他会破坏今晚的行动。

    方鸿生当然不可以自揭「半个方总」又或真假花妖的玄虚,幸好他确从亡兄处
听来不少关于花妖的事例,不致哑口无言,冷静地分析道:「若他要躲得远远的,
就不是花妖。我曾多次紧跟着他的尾巴,差少许便把他逮着,亦从而晓得他擅于扮
成不同的人物,既方便他打听消息,亦可亲身体验他一手造成的乱局。他做每一件
案都显示他爱看人受苦,所以他绝不肯离开边荒集半步,免致错过看到边荒集因他
而闹得一团糟的情况。」

    纪千千和慕容战开始觉得没有捧错人,此刻的方鸿生活像被亡兄阴魂附体般侃
侃而言,有纹有路,所举理由均有强大的说服力。

    姬别同意道:「对!他必须留在这裹观察一切,且没想过一向诸帮会各自为政
的边荒集可以忽然团结起来,更不晓得我们可以发动夜窝族封锁全集,现在我们正
处于瓮中捉鳖的上风优势。」

    方鸿生道:「花妖是贪图享乐的人,他在洛阳凶案期间曾扮作东北来的商家,
入住最豪华的旅馆,还多次逛青楼,若非他精于易容,又懂多种方言,我们早已摸
清他的底子,目前则对他是那一处的人仍未弄清楚。」

    夏侯亭咋舌道:「边荒集最多旅馆客栈,大大小小达一百二十多所,要彻查一
遍恐怕没有两、三天也不成。」

    慕容战抖手扬出密密麻麻写满旅馆名字的纸卷,笑道:「我们已遵照方总吩咐,
以旅馆的规模依次排列,大有可能在首十间便成功找到花妖,由于他到边荒集时根
本不晓得方总在这里,没有任何顾忌。」

    车廷道:「若花妖是追踪方总来此,将是另一回事。」

    方鸿生道:「或许我只是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否则我该不能活着在这处说
话。」

    费正昌道:「现在他不单清楚边荒集已进入戒严的状况,还有方总主持搜索他
的行动,边荒集有这 多废置的房舍,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就行了吗?」

    慕容战笑道:「这方面不用担心,只要找到他曾留宿的地方,我会出动曾受过
严格训练的八头獒犬,任他上天下地,又或躲进水井池塘,我们也可以把他挖出来
施以五马分尸的大刑。」

    卓狂生兴奋道:「大家清楚了吗?所有旅馆的老板都会和我们紧密合作,因为
花妖正是对他们旅业的最大威胁。」

    方鸿生道:「我们的首个目标是阮二娘的边城客栈,希望花妖死性难改,选的
是边荒集最豪华舒适的旅馆,可省却很多工夫。」

    卓狂生欣然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进行除妖行动。」

    转向纪千千道:「千千小姐请留在钟楼主持大局,我们会分出三十名高手留在
此处作支持保护,只要见到红色的火箭讯号,千千小姐可率众赶来接应。」

    纪千千蹙起黛眉,露出不愿意的神色,看得人人心软。

    不过众人都明白卓狂生是出于好意,一来不想她随众人东奔西跑,二来不希望
她置身险地,若她有甚 差池,把花妖千刀万剐也补偿不了损失。

    方鸿生对纪千千特别感激,道:「千千小姐请留在这里等候燕兄和祝老大,待
他们到达再商量如何支持我们。」

    纪千千听到燕飞之名,立即回心转意点头首肯。

    包括慕容战在内,登时有大半人表情不自然起来。

    赫连勃勃是最没有表情的一个,大喝道:「牵马来!」

    除妖行动全面展开。

    庞义回到营地,小诗坐在桌旁缝补衣物,神态闲静,见他在对面坐下,垂头轻
轻道:「为何停工呢?」

    庞义叹道:「我们的建楼团伙有大半是夜窝族人,他们走了工程便难以为继,
更兼戒严令下,不宜开工,只好休息一晚。希望今晚花妖授首伏诛,否则对我们的
重建计划大有影响。」

    小诗抬起俏脸瞥他一眼,又垂下去道:「小诗有信心燕公子会不负小姐期望,
为世除害。」

    庞义取杯自斟自饮,欣然道:「燕飞这小子确变得很厉害,以前找人来抬他也
不肯动半个指头,现在却满集的游走,说出来恐怕没有人敢相信。」

    小诗露出甜甜的笑容,柔声道:「人是会变的嘛!最要紧是变得更好便成。」

    庞义直觉感到她说的是燕飞,想的却是高彦,登时意兴索然,自斟第二杯酒。

    小诗皱眉嗔道:「不要喝哪么多好吗?你若醉倒了,我会很害怕的,庞大哥不
是劝方总喝一杯便够吗?」

    庞义呆了一呆,放下酒?,心忖若遇上花妖,自己恐怕走不上三招,保小诗只
有靠慕容战留下的二十多名精选好手,而小诗亦该清楚此点,所以她不想他喝酒,
只属心理的因素,因在心理上她正倚靠自己。

    鹿义胡涂起来,莫非她对自己生出男女间的好感。

    小诗忽然脸红起来,再瞥他一眼道:「庞大哥为甚么不说话?」

    庞义给她左一声庞大哥,右一声庞大哥,叫得心也酥?起来,口齿不清的道:
「小诗姐这么看得起我,令我不知说甚么好?」

    小诗「噗哧」笑起来,拿眼瞄着他道:「庞大哥是老实人哩!」

    此时一名战士来到桌旁道:「我们当家放不下心,再派二十人来把守营地,我
叫慕容韦,这处的安全由我负责,小诗和庞老板有甚么吩咐,对我说便可以。」

    庞义慌忙道谢,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如此团结的靠心的道:「小姐说得对,
边荒集虽然是流氓骗子群集的地方,但也是英雄好汉云集之所。小诗不害怕哩!」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