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战谷任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战谷任务

    边荒集变成另一个奇异的世界,一个一个投在地上的光晕,衬托着高悬古钟楼
上的巨型绿灯,彷似所有边人集体在玩灯的游戏。

    这是纪千千想出来的一种克敌手段,把既有的风灯改良,上加圆拱形盖挡,使
光不上泄,只照着灯下方圆丈许的地方,名之为「掩敌灯」,又把灯放置地上,敌
人从集外看进来,便像边荒集隐没入暗黑襄。

    灯的数目大幅减少,只设置于各必经之路,又或主建筑物的正门两旁。

    准备离集的部队和船队,趁此忽得夜色掩护的当儿,悄悄起行。

    守卫边荒集的战士全处于放松和休息的状态里,争取体力的恢复,只有当绿灯
换上红灯,他们方会进入戒备的状态。灯号将变成他们动员的最高指示。一刻未悬
起三盏红灯,仍只是局部动员的情况。

    缺乏作战能力的男女边民,正在辛劝地工作,令边荒集的防御力一分一分的加
强,联军的信心亦不住递增。

    小诗在纪千千的怀裹哭成泪人儿,几个时辰的分开彷如隔世。

    庞义扯着燕飞到观远台一角说话,道:「不要怪责我去而复返,小诗说得对,
若千千有甚 三长两短,她也不能独活。既然如此,何不死在一块儿?所以我们全
体一致决定,掉头回来!明白吗?」

    燕飞苦笑道:「明白!」

    庞义皱眉道:「高彦小子呢?」

    燕飞心中一痛,压低声音道:「高彦可能已中了尹清雅的毒手,不过我有个感
觉他仍未死,此事最好暂时瞒着小诗。」

    庞义剧震道:「甚么?」

    燕飞拍拍他肩头,道:「我们没有伤心的空间,你先领小诗到议堂休息,你们
也休息一下,没有气力精神,怎应付敌人?」

    庞义道:「小诗确需好好休息,我们却是捱惯的,有甚么粗重的事可让我们干?」

    燕飞心中一动道:「你们先戴上识别敌我的额箍,记熟军令手号,再到各处视
察防御的布置。你是建筑的宗师级人马,应可作出各方面的改良。」

    庞义拍胸道:「此许小事,包在我身上。」

    说罢往小诗等举步走去,依燕飞指示行事。

    卓狂生来到燕飞旁,欣然道:「千千小姐这一手全集掩灯之举是否相当漂亮呢?
谁可以想出如此妙着?」

   

    燕飞道:「确是妙绝,但也令敌人生出警觉,晓得我们再非乌合之众,而是有
组织有策略。」

    目光投往像虚悬上方的绿灯道:「只是这盏灯,不是盲的便知道观远台变成我
们的指挥台。」

    卓狂生从容道:「你说的问题,方是千千小姐整个谋略最精采之处。快用你的
脑袋想想看,窍妙是在何处呢?」

    又倚栏下望,长吁一口气道:「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幸福是每次躺到床上睡
觉,心裹没有任何负担,兼不用忧虑明天。过去我从没有这般的幸福,因为我晓得
自己有一天会出卖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边荒集,背叛信任自己的人。幸好一切成为
过去,今晚若死不掉,明天我会无忧无虑、痛痛快快的好好睡一觉。」

    燕飞同意道:「可以每天安然入睡,肯定是福气。」

    卓狂生瞄他一眼道:「想到了吗?」

    燕飞摸不着头脑道:「想到甚么?」

    卓狂生哑然失笑道:「原来你把我说的话当作耳边风,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
今晚的成败,关键处将在千千小姐身上。」

    燕飞皱眉道:「千千始终是欠缺实战的经验。」

    卓狂生道:「千千小姐确是初上战场,不过她欠缺的经验却可以由我们补足。
在我向她透露孙恩方的主帅是徐道覆,她便针对他拟定出应付的策略。不要被千千
小姐娇美柔弱的外貌骗倒,事实上她比很多男子漠更坚强,更有主见。」

    燕飞心中一震,事实上他从没有想过这可能性。

    据传闻天师军中以徐道覆兵法称第一,所以重要的战役,孙恩均把指挥的权柄
授予徐道覆。今次的边荒之役,乃天师道成败的转折点,当然不会例外。

    在边荒集所有人中,没有人比纪千千熟悉徐道覆。以她的兰质慧心、善解人意,
当对徐道覆的性格才情、行事作风有透彻深入的了解和认识,从而制定针对他的战
略部署。而徐道覆则作梦也没想过算计他的人竟是纪千千,一位曾被他欺骗感情的
女子,他的猎物。这算否风流孽债呢?

    老天爷的安排有时确是匪夷所思。

    卓狂生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不是精采绝伦吗?」

    燕飞点头道:「照你这般说,千千是故意提醒徐道覆,教他晓得我们再不好惹
了?」

    卓狂生微笑道:「算你有点道行,因为千千不希望见到徐道覆在慕容垂大军抵
达前失去耐性,倾力进攻。明白其中窍妙吗?若你是徐道覆,会怎样反应呢?当然
是不敢冒进,即使能胜也是惨胜,伤亡过重下,他们将很难在慕容垂面前台起头来
做人,所以情愿苦候慕容垂的大驾,人来齐了方一起动手。」

    燕飞接下去道:「所以只要我们能拖延慕容垂和黄河帮的联军个把两个时辰,
我们便有希望先一步击垮徐道覆,变成由我们掌握主动,此计确是可行。不过徐道
覆若真是名不虚传,该会想到我们或会冒险出击。」

    卓狂生哂道:「猜到又如何呢?他的对手是屠奉三、慕容战和小飞你,这是我
们的地头,我们的边荒,怎到他来逞威风?」

    燕飞像首次认识他般呆瞪着他,道:「这是否才是你的真性情?」

    卓狂生微笑道:「因为我已寻到心内的夜窝子。」

    燕飞回到现实的问题,道:「你是否要我出集助慕容战和屠奉三一臂之力?」

    卓狂生道:「可以这么说,不过调兵遣将是不用劳烦你的,他们两人是胜任有
余。唯一可虑者是孙恩。此人武功盖世固不在话下,最可怕他从来神出鬼没,出入
敌方阵地如入无人之境,往往尚未开战对方主帅早被他下手偷袭格杀。若给他潜入
边荒集,天方晓得他可以做成多大的破坏。你老哥是我们边荒集的首席剑手,也是
最出色的保镖,只有你方有机会击败他。」

    燕飞不解道:「我给你弄胡涂了,这么说我是否该留守集内呢?」

    卓狂生道:「只要我解释清楚如何因势变化,你会立即明白,而在说清楚此中
情况之前,我先要向你道出千千小姐想出来今战的唯一致胜之道。」

    燕飞动容道:「千千竞已构想出克敌制胜的谋略?真教人难以相信。」

    卓狂生道:「纪千千等若蕴藏无穷尽智慧和识见的宝库,现在宝库已被开放,
让她尽演浑身解数,当然可教敌我人人眼花瞭乱。依传统的一套去应付人数至少在
我们三倍以上的雄师是不行的,只有她的不守成法、大胆创新,方有领导边人安渡
此劫的机会。」

    燕飞道:「我在听着!」

    卓狂生压低声音道:「今战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守个稳如泰山,任敌人如何狂
攻猛打,仍没法取下高悬在古钟楼的帅旗。」

    燕飞点头道:「如此我们已胜了此仗。」

    卓狂生道:「另一可能性是守不住边荒集。以我们现在把战争延至集外的情况,
集内更是重重防线,所以即使敌人最后能攻入夜窝子,仍是渐进式的。须一重一重
防线的去突破,攻者的伤亡,当然比守者惨重,即使成功,亦已成疲军。所以千千
小姐想出守不住边荒集的致胜方法。」

    燕飞对纪千千从爱慕演进为佩服。这些策略当然有卓狂生的意见在内,但只要
看卓狂生说话字里行间表示出对她的尊敬,可知纪千千把他完全「迷」倒了。

    卓狂生绩道:「当我们感到夜窝子的失陷只是时间的问题,便是我们突围撤走
的时刻。我们已拟好数种撤退的方式,因应形势而变化。只要我们退而不乱,且能
保持元气,那我们并没有战败,只是与敌人掉换一个位置。而若我们能退守屠奉三
的小谷,守稳该处,这场仗最后的胜利者将肯定是我们。」

    燕飞皱眉道:「这点上我胡涂了,边荒集既落入敌人手上,我们何能言胜?」

    卓狂生欣然道:「这正是千千小姐构思最精采之处,换过边荒外任何一座城池,
我们都是输了。可是这裹是边荒,边荒集是在纵横数百里无人地带里孤零零的一座
没有城墙的城市。若对方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他们能守多久?他们间没有矛盾吗?
慕容垂和孙恩难道可以掉下南北的大业不理?若他们勾留在此,南北的势力更不会
坐视,只要截断其补给路线,他们便要不战而溃。我们守稳小谷,进可攻退可守,
只是攻击其粮队,以小队作游击战,足可令对方疲于奔命。照我估计,他们能守边
荒集一个月已相当了不起。」

    燕飞讶道:「这方是了不起的构想,你们因何不在议会提出来?」

    卓狂生道:「早在你们离集视察的当儿,千千小姐便把整个战略构想向我提出,
征求意见。是我不主张过早透露,怕人人晓得有此转机,不肯死守。而此计是守不
住边荒集的应变之法,成败关键在于我们能对敌人做成多严重的打击。只有在敌人
伤疲交加的情况下,我们方有机会全师突围,转而退守小谷,等待最后胜利的来临。
此役只要敌人无功而退,在以后一段很长的日子里,也没有人敢重蹈覆辙来犯边荒
集,我们将有一段好日子过。」

    燕飞道:「这么说,老屠能否保着小谷,将是此战的重心所在。」

    卓狂生微笑道:「小飞终于明白哩!我已把此由我名之为「战谷任务」的大计
密告慕容战和屠奉三,他们将死守小谷以接应我们,同时廓清敌人在此方向的封锁,
不会返边荒集助守,因为在外呼应的作用更大。」

    燕飞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以起甚么作用呢?」

    卓狂生道:「你的应变部队是一支奇兵,不过你们第一个任务不是应付敌人,
而是护送一队运送粮食物资的快速车马队到小谷去,当敌人发觉我们的行动,肯定
生出警觉,改变计划全力攻打小谷,却正中屠奉三里应外合之计。我们只有一次运
送的机会,一切已准备就绪,只待你老哥起行。」

    燕飞道:「他们是否正在西门候命出发?」

    卓狂生道:「正是如此。」

    燕飞道:「明白哩!送罢物资粮草后,车队的人当然留在小谷助守,我的应变
部队又如何呢?」

    卓狂生道:「你的应变队改由姚猛率领,返回边荒集,而你则负责对付孙恩,
天下间没有多少人有资格舆孙恩一较短长,幸好你老哥是其中之一。」

    燕飞皱眉道:「假设孙恩的目标是边荒集而非小谷,我岂非扑了个空?」

    卓狂生道:「只有在兵荒马乱之时,孙恩方有机可乘,我们已设立一支高手队,
由我率领专门对付孙恩,你可以留意灯号,若见有橙色灯笼挂起,须立即赶回来。」

    又沉声道:「孙恩残忍好杀,最爱在战场旁默默观看整个过程,意动则出手。
以你老哥如有神助般的灵锐,当可轻易找到他,只要缠得他难以分身,已告功成。
小心点,勿要反被他干掉。」

    燕飞点头道:「好!孙恩包在我身上,如能干掉他,只须把他的首级高悬集外,
天师军立告崩溃。」

    卓狂生拍拍他肩头,道:「我们分头行事,记着当古钟连续被急速撞击,便是
「战谷任务」实行的时刻,现在我会分别通知八军主将,纵退也要退得漂漂亮亮。」

    燕飞道:「我们现在的计划全集中在天师军,假设延敌之计失败,慕容垂和铁
士心的大军依约在子夜到达,我们应付得来吗?」

    卓狂生道:「所以千千小姐要先惹徐道覆出手,战场是在小谷和谷外而非是边
荒集,只要牵制着徐道覆的主力军,敌人的夹攻将没法发挥全力。」

    燕飞长呼一口气道:「换了谢玄亲临,恐怕亦想不出比千千更好的策略。」

    卓狂生道:「所以我多次重申,边荒集的成败实系于千千小姐身上,是她把边
荒集团结起来,亦由她领导我们渡过劫难。」

    燕飞道:「颖水的防守是另一重要关键,船队既已北上助宋孟齐应付敌人,只
是地垒和木雷阵可抵得住聂天还吗?」

    卓狂生道:「颖水由颜闯全权指挥,他是江海流的拜把兄弟,熟悉两湖帮的作
战方武,本身更是一等一的水战高手,他会与负责守东门的程苍古和南门的呼雷方
配合,绝不容颖水落入两湖帮的控制里。」

    燕飞拍拍背后的蝶恋花,欣然道:「一切清楚明白,我去哩!好好保护千千。」

    说吧往楼阶走去。

    刚好纪千千登楼而来,与他打个照面,笑意盈盈的道:「燕英雄是否要出门哩!」

    燕飞微笑道:「只是到集外打个转,待会回来再向千千小姐请安问好。」

    纪千千陪他一道下楼,喜孜孜道:「人家还有些记挂着的事须问你呢?送你一
程如何?」

    燕飞讶道:「有甚么赐教呢?不可以留待回来再说吗?」

    纪千千皱眉道:「闲聊两句也不行吗?」

    燕飞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她要垂询的事,哈哈一笑,兴她并肩下楼。

    在到边荒集前,谁曾想过边荒集会变成眼前的局面?

    燕飞更从没有想过,只爱坐在第一楼平台看街喝酒的自己,会如此积极竭尽所
能地去为边荒集而战。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