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私奔大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私奔大计

    孙恩立在颖水西岸,目光投往长流不休的河水,心中百感交集。

    就是河水被隔断的晚上,边荒集落入他和慕容垂的手中。他的耳旁似还响起古
钟楼连续撞击的告急钟音,接着边荒集不论攻集者或守集者,均陷进极度的混乱里。

    数以万计的火牛、火马、火骡,在烟花爆竹的惊吓下,从夜窝子四方八面冲出
来,破坏所有人为的障碍,突出重围而去。有本领和胆子的荒人,就那么骑在狂牛
疯马背上,旋风般落荒逃去。欠此御狂牛狂马奇技的只好在纪千千的命令下,弃械
投降。

    纪千千确是有智慧的才女,能屈能伸,为保住六千多人的性命,她本有逃走的
机会,她却放弃了,与她旗下的荒民同甘共苦。亦因她的留下,使投降的荒人躲过
被坑杀的劫数。她在受降的会议上不卑不屈地据理力争,在孙恩心中留下了深刻的
印象。

    难怪谢安这么爱去见她,道覆因她破例动了真情,而慕容垂则视她为最动人的
战利品。

    他的感触却非因为纪千千而起,只是因想着谢安,方联想到她,想到她与谢安
的关系。看着纪千千,便像看到他生平最大的劲敌,有天下第一名士之誉的谢安石。

    在一个时辰前,他得到从建康传来的确实消息,谢安于十许天前病逝广陵,遗
体会送返建康的小东山安葬。

    「安石不出,将如苍生何?」

    现在安石已去,天下又会是怎样一番的局面?

    谢安是凝聚整个南朝的关键人物,他对高门大族的影响,是自汉朝以来没有人
可与之比拟的。有谢安一天,孙恩始终没有攻打建康的勇气。因为他比任何人更清
楚谢安运筹惟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手段。苻坚正因低估了谢安,故有淝水之败。

    现在机会终于降临。

    同时他亦在惋惜谢安的撤手西归,谢安是个直得尊敬和了得的对手,没有了谢
安的中原,西山上的霞彩,似乎也要失去点颜色。

    他必须立即赶返南方,布署号召全国的天师道大起义,进一步向谢玄施压,能
累他内伤发作、一命呜呼当然最理想。

    只要能长期占据边荒集,他将稳操胜券。如他可以化身为二,一个化身将会赶
回海南,另一个化身留守边荒集,如此天下可肯定是以天师道为国教的新皇朝的天
下。只恨他分身乏术。

    他放心不下边荒集,因为他晓得燕飞尚没有死,还更强大了,现在正于集外某
处窥伺他孙恩。

    徐道覆和卢循此时来到他身旁单膝下跪敬礼,齐呼「天师万安」。

   

    孙恩目光往两人扫去,淡淡道:「起来!」

    徐道覆和卢循长身而起,前者的神色有点不自然。

    孙恩目光落在徐道覆身上,微笑道:「听说道覆昨晚喝下整坛雪涧香,醉得不
省人事,须人把你擅回去,是否有这回事?」

    徐道覆瞪卢循一眼,颓然点头。

    孙恩从容道:「任何人失去像纪千千这种能倾国倾城的美女,喝点酒很正常,
不痛心方是反常。不过大丈夫生于如此乱世,一时的打击只可以视作历练修行,任
暴风雨如何猖狂,我们仍要屹立不倒,方有洗雪耻辱的机会。我很明白慕容垂是怎
样的一个人,他比任何人更清楚,若强迫纪千千就范无疑是煮鹤焚琴的扫兴事。所
以只要你能在短期内征服南方,可挥军北伐,直捣慕容垂老巢以讨回纪千千。道覆,
这是你最后一次为纪千千醉倒,再不可以有第二次。」

    徐道覆听得非常用神,双目神光渐盛,到听罢动容道:「道覆受教。」

    天空暗黑下来,星儿开始现身。

    孙恩像说着与己无关的事般,轻描淡写的道:「我孙恩并没有做皇帝的野心。
将来统一天下,我道统的衣砵由小循继承,得黄天道藏功的真传;皇帝的宝座由道
覆坐上去,但须把天师道立为国教,尊你大师兄为国师。而为师将避世修道,看看
仙道福缘会否于今世降临到我身上。」

    卢循和徐道覆忙下跪谢恩。

    孙恩是不得不无解决内部的矛盾,方可展开统一南方的鸿图大计。两大传人现
在利益-致,又有自己在上主持,当然关系良好,同心协力?可是若天师道势力不
住扩大,势会出现权力的斗争。所以现在一举为两人定位,既可激励他们的斗志和
士气,又可令两人心中有着落。

    「起来!」

    两人起立,神情虽异,均难掩心中兴奋之情。徐道覆是因可作天下之主,卢循
却因得传他梦寐以求的黄天道藏功。

    孙恩道:「我和小循立即赶回南方,边荒集交给道覆全权处理。边荒集得来不
易,守之也不容易,在城墙建成前,更是危机四伏。我们回去后会设法牵制南朝诸
势力,令他们无法北顾。」

    接着续道:「我军留下五千人驻守边荒集,其它人由小循领兵还师。道覆必须
抛开个人私怨,以大局为重。当边荒集回复昔日光辉,继续成为南北贸易的转运中
心,我们将如虎添翼,南方再无可与我们顽抗的实力。哼!背叛我的人终有一天会
自吃苦果,我们不用争一时的意气。」

    两人明白他最后几句话是针对临阵撤走的聂天还而说的。孙恩罕有表达心内的
情绪,可见他对聂天还动了真怒。

    孙恩忽然叹一口气,目光移往边荒集西面,道:「燕飞仍然在生,其精神更趋
强大,更难掌握,更狡猾难测。」

    两人默然无语。

    当晚孙恩重创燕飞,却给任青媞从后偷袭,未能追上去补以结束他小命的一击,
还因而被燕飞反击受伤。孙恩当机立断,撇掉任青媞,亲自追搜燕飞,却是一无所
获。现在燕飞终于伤愈回来。

    孙恩续道:「集破之日,纪千千巧施火牛火马阵后,坚守夜窝子,到天明时方
投降,使我们没法追击逃离边荒集的荒人。这批人数目当不过四千人,却是边荒集
最精锐的高手。可肯定他们重整阵脚后,必会卷土重来。道覆须小心应付,绝不能
轻忽视之。」

    卢循道:「希望慕容垂引蛇出洞之计可以成功,让我们可以安心建城。」

    孙恩道:「荒人虽受重挫,却未致一败涂地。水能覆舟,亦能载舟,建城之事
必须倚靠荒人,边荒集的盛衰亦在乎荒人的努力,但他们也是心腹之患。道覆须行
亲民之政,让他们继续享有以前的利益,边荒集方可成为统一的关建,否则只令我
们徒多一个沉重的包袱。」

    徐道覆恭敬答道:「道覆不会令天师失望。」

    孙恩叹道:「不过若事不可为,道覆要以保存实力作首选。」

    卢循一呆道:「这情况怎可能出现呢?」

    孙恩想的却是燕飞,心中考虑自己应否抛开一切,在边荒把他找出来加以搏杀,
去此心头大患。

    旋又放弃此念,因为他必须立即赶回海南,如让聂天还乘机偷袭,多年努力,
将尽付东流。

    仰天一阵长笑,飘然南去。

    唱道:「泻水置平地,各自东北南西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酌酒
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歌声随他远去,回荡于颖水两岸。

    看着孙恩渐去的背影,两人心头一阵激动。孙恩凭歌奇意,不但渲泄因谢安之
死引发的感慨,更触抚徐道覆因失去纪千千而来的伤情,暗含鼓励。

    谢安的逝世,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南朝将失去以谢安为核心的凝聚力。
新的时代将属于天师道。

    卢循和徐道覆各想各的。后者想的是奋起振作,如此方有机会洗雪纪千千被强
夺的奇耻大辱。

    燕飞立于小谷外的高地,遥望边荒集。

    古钟楼上飘扬着慕容燕国和天师道的旗帜,向所有荒人示威,更代表着荒人和
他们所结下解不开的深仇。

    燕飞并不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可惜在这胡汉大混战的时代里,武力是唯一解
决问题的方法。

    他感应到孙恩,感觉比以前强烈清晰,他甚至知道可就这 通过心灵的联系,
召唤孙恩来再定胜负,但眼前他必须把纪千千摆在最重要的位置。

    后方的小谷只剩下战争惊心动魄的痕迹,一切已事过境迁。

    月儿从颖水对岸升起来,从月儿的圆缺,他估计出自己的胎息疗伤应在十日以
上,心中涌起再世为人的奇异滋味。

    「叮」!

    北面里许外-座密林传来兵器交击的清脆声音,燕飞意动气至,全速往声源处
掠去。

    刘裕随小婢穿廊过园,来到刺史府西北角,越过竹林后,一座两层的小楼出现
眼前,环境清幽,彷若远离尘俗。

    刘裕想不到刺史府内有这么好的地方,尤其想起即将见到心中玉人,心情更是
开朗。

    小婢在背后轻推他一把,示意他自己到小楼去。

    刘裕此时尚未弄得清楚小婢是谢钟秀还是王淡真的人,如是后者的婢女,那他
们若真的私奔,必须带她一起离开,否则会给王恭处死,他怎忍心发生如此情况?

    道:「姐姐如何称呼?」

    小婢低声道:「我不是姐姐,叫甚么名字你不用理会,最好是把我忘记。明白
吗?」

    说罢匆匆离开。

    只听这几句话,知她是谢钟秀的心腹爱婢,所以晓得事情的严重性。

    谢钟秀肯在此事上帮王淡真的忙,可见她对王淡真很够朋友,因他两人若私奔,
对谢家是有害无利。

    刘裕收拾心情,昂然举步,直入小楼。

    「呵!你来哩!」

    刘裕推开门,仍未有机会说话,王淡真挟着一股香风投进他怀裹去,比对起她
一贯的守礼自持,此时的热烈实教他没法预料。

    王淡真用尽力气搂紧他,喘息道:「你骗不过我的,我从你的眼神看出来,你
是关心淡真的。」

    满怀软肉温香,动人的厮磨,血脉和心跳的和呜,天地旋转起来,刘裕的堤防
彻底崩溃,败得比苻坚的淝水之战还要彻底,整颗心完全融化了。

    她成为他对将来唯一的希望,为了她,么 都可以抛弃,何况他已是一无所有?

    刘裕以脚把门关上,抱起她来到小楼一角,将美丽的她压在墙上,寻上她香唇,
纵情痛吻。

    这位艳名称着建康的高门仕女用尽气力和热情强烈反应,若他想得到她的身体,
肯定不会遇上任何反对。

    唇分。

    两人四目交缠,一切尽在不言中。

    「哎唷」!

    王淡真狠狠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娇痴的道:「有段时间我真想把你千刀万剐,
差点气死人哩!」

    刘裕痛得甜人心肺,眼神射出坚定不移的神色,道:「淡真想清楚了吗?」

    王淡真生气地道:「想不清楚的是你,在路上遇上你前,我早计划逃往边荒集
找你们。幸好皇天有眼,教淡真遇上你。」

    刘裕愕然道:「那时你尚未知我是怎样的一个人,竟已看上我吗?」

    王淡真佻皮地耸肩道:「你很难明白吗?在北府兵中你是个活的传奇,没有你,
淝水之战鹿死谁手,尚属未知之数。」

    刘裕对她所存的疑虑一扫而空,沉声道:「我们须离开广陵。」

    王淡真道:「我们不但要离开广陵,且须今晚走。」

    刘裕失声道:「今晚?」

    王淡真踩脚嗔道:「爹明早将抵达广陵,到时我身不由己。他更清楚我不想嫁
给殷士维那没有半点男子气概的家伙,订亲前后会着人看紧我。」

    又道:「你晓得此事吗?」

    刘裕点头表示清楚。

    王淡真欢喜地白他一眼,会说话的眼睛像在告诉他:「算你哩!也有关心人家
呢!」

    刘裕皱眉道:「我真不明白令尊,殷仲堪与桓玄关系密切,而桓玄一直对皇座
虎视眈眈,和殷仲堪攀上姻亲关系,有甚么好结果呢?」

    王淡真道:「我不理爹的事,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便成。唔!你可以对人家坏一
点,我对行规步距的生活早厌倦透顶。」

    刘裕差点控制不了自己,却知时地均不宜,深吸一口气道:「我究竟会如何使
坏,包保小姐很快会领教到。好!我们就在今晚有那么远逃那么远,你有甚么计划?」

    王淡真闲上美眸,玲珑浮凸的酥胸高低起伏,诱人至极点。轻喘着道:「此事
没有人晓得,包括钟秀在内,她只以为我和你说几句私己话,或秘密偷情,因她也
看殷士维不顺眼,更怨愤我爹和殷士堪修好。」

    刘裕终弄清楚谢钟秀在此事上担当的角色,不禁对高门仕女的叛逆大胆为之咋
舌。也理解到仕女们对买卖式的政治婚姻的极度反感。

    事实上谢家诸女的婚姻多是苦难而非幸福,谢钟秀感同身受,助闰友一臂之力
是自然而然的事。

    至于谢钟秀发觉两人私奔会如何?他此时再无暇顾及,可肯定的是她绝不会泄
漏自己曾间接参与,纵使被发现真相顶多只是被责骂几句。有谢玄在,谁都奈何不
了她。

    王淡真凑到他耳边道:「今晚初更时分,我会藉词休息,偷偷溜到后园藏在后
门旁的桂树林内等你,由那一刻开始,我便是你的人,一切由你作主,你要好好待
淡真……呵……」

    刘裕封上她湿润的红唇,良久后方放开她道:「不论是天皇老子拦路,也阻不
了我刘裕到来会你。我会令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今晚我们攀城离开广陵,你
将不再是高门大族的女儿,而我也不再是北府兵的副将。你想清楚了吗?不会后悔
吗?」

    王淡真意乱情迷的道:「刘裕呵!淡真永远不会后悔的。爹有七个女儿,少一
个有甚么打紧呢?他从来没有尊重过我的意愿。」

    刘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迫使自己离开她动人的肉体,沉声道:「我们得回去
了!紧记今晚初更之约。」

    王淡真抢前和他缠吻,接着依依不舍地悄悄离开。

    看着她美丽的身影,刘裕晓得自己作出最明智的决定,只有这样,做人才有意
义。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