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男儿之诺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男儿之诺

    慕容垂和心腹大臣高弼立马颖水西岸高丘,监视车队朝着被他们称之为「边荒
北站」,由黄河帮筑建的木寨进发。

    他们的行军路线尽量东靠颖水,如此敌人若要偷袭,只能从西面来攻,远较敌
人可从任何方向攻来容易应付多了。

    今次护送纪千千的兵员达七千之众,清一式是骑兵,分前中后和左翼卫四军,
更先一步在沿岸高地设置哨卫,不论进攻退守,均灵活如臂指使。只要对方一意争
夺纪千千,慕容垂有把握将敌人一网打尽,除去边荒集的心腹大患。等到其它区外
势力欲插手边荒集之时,边荒集已摇身变成一座能防攻防洪的坚固城池,由他们和
天师道共同监管。

    建城墙对荒人来说是天条禁忌,他和孙恩当然不会尊重任何边荒集的惯例。

    际此战争的年代,人口是最重要的资产,慕容垂本计划从边荒集掳走大批年青
妇女,可惜集内妇孺早先一步撤往幽谷。小谷被攻陷时对方四散逃往边荒,令他计
划落空。

    不过计划成功与否再不重要,因为眼下其中一辆马车,载的是最令他心动的绝
世美人儿,不论才智美貌,均使他迷醉颠倒,征服她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不亚
于统一天下的伟大功业。

    甚么是爱情?恐怕没有人能有确切和不受质疑的答案。慕容垂只晓得纪千千予
他的感觉是神奇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犹如一抹阳光破云射进暗无天日的灰
黯天地去,又或似一股暖流注进冰寒的汪洋。-切都不同了。

    纪千千令他体验到从没有试过的波动情绪,把他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虽曾在生命的不同阶段拥有不同的美女,可是纪千千却令他尝到初恋的滋味。

    慕容垂哑然失笑。

    高弼讶道:「大王因何事如此开怀?」

    慕容垂饮然道:「我在感叹世事之难以烦料,出人意表。」

    高弼更摸不着头钟,道:「大王为何有此感叹呢?」

    慕容垂目光扫视颖水对岸,轻松的道:「当日任遥带徐道覆来找我,商议合作
征服边荒集的行动,于一次喝酒聊天的情况下,提起纪千千。」

    高弼恍然,原来当自己在想如何应付突袭的当儿,慕容垂却满脑子想着纪千千。
不过连他高弼也不得不承认,当目睹过纪千千的绝代芳华,脑袋确很难容纳其它事
物。

    慕容垂道:「徐道覆说纪千千乃南朝之宝,代表着中原文化艺术的骄人成就,
且有沉鱼落雁之容、倾国倾城的美态。他虽阅人千万,却没有任何美女可与她媲美。」

   

    高弼终于明白慕容垂之所以在攻打边荒集前,已把纪千千视为战利品,皆因在
听到徐道覆说这番话时,早便动心。

    慕容垂叹道:「徐道覆提起纪千千,或许是酒后真情,也不无炫耀之意。不过
他势估不到纪千千竟会到边荒集去,而令我生出争夺之意。你说世事是否难以预料
呢?」

    接着双目射出海样深情,投往在疏林里时现时隐,载着纪千千主婢的马车,喟
然叹道:「我慕容垂纵横天下,却从没有想过爱情可以在焚城燎原的激烈战火里发
生,现在忽然尝到其中滋味,上天待我确不薄。」

    高弼无言以对。

    慕容垂怀疑的道:「你在想甚么?」

    高弼心中正在想慕容垂对一个仇恨他的美女动情,且「善待」投降的荒人,不
像以往惯常的每攻占一地,必尽情掠夺牲口、壮丁、女子而去,也不知究竟是吉是
凶。他当然不敢说出来,于是胡乱找个话题道:「我在担心铁士心和宗政良守不住
边荒集,更忧虑和天师道的合作。」

    慕容垂从容道:「纪千千是边荒集的灵魂,我们把她带走,荒人只是没有灵魂
的野鬼,不足成事。」

    高弼道:「假设他们看破这是个陷阱,不来劫夺纪千千,边荒集将永无宁日。」

    慕容垂道:「他们一定会来的,若纪千千被我们带返泅水北岸,荒人将永不能
抬起头来做人。我的看法绝不会错。」

    稍顿续道:「我对上心更有十足的信心,他不单武技高强,且谋略过人,办事
谨慎。我留他在边荒集,更另有用意,是要他掌握南方的造船技术。当他成功建立
起强大的战船队,北方应已落入我手内。那时南征的条件将告完备,统一南北,会
是屈指可数之期。」

    高弼吁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边荒集已落入他们手上,天下还有能舆慕容垂对抗的人吗?

    刘裕悄悄回到居所,心中仍像烧着了炭坑般的雀跃兴奋。

    他把高彦给他的小背囊拿出来放在几上,厚背刀搁到一旁,想起适才把王淡真
搂个结实的动人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浑身发麻。这是从未试过的感受,若这
便是爱情,他愿作任何牺牲去换取。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在几日内他经历了人生最低潮失意的时刻,可是现在所有
付出均得到了回报。

    偕美逃离广陵的工具全在囊内,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更有信心凭他的本领,即
使北府兵尽出,也永远寻他们不着。

    他会带王淡真逃往海外,找一处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与心爱的人男耕女织,
生几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再不愿晓得此外的任何事。甚么争霸天下,便管他的娘。

    他的动作逐渐慢下来,取出索钩后,停了下来。

    「唉」!

    自己真能放开边荒集兄弟们的血仇,袖手不理吗?

    他想理会又如何呢?

    谢玄再不视他为继承人,北府兵高层诸将大多在妒忌他,建康高门又因纪千千
的事仇恨他。即使曼妙每天在司马曜耳边为他说好话,他仍只是北府兵内地位低微
的小将领,可以有甚么作为呢?

    更重要是他绝不肯让王淡真失望,不可让她落进别的男人手里去。

    她向自己作出毫无保留的奉献,她以后的快乐和幸福,全操于自己手上。

    能令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幸福,是男儿伟大的成就。

    自已向她作出的承诺,是男子汉大丈夫至死不渝的承诺。他愿意牺牲一切以实
现承诺。

    纪千千娇躯一颤,容色转白。

    刚坐到她身边来的小诗吃惊道:「小姐!你感到不适吗?」

    纪千千探手抓着小诗肩头,柔声道:「燕飞又在召唤我,说他遇上高彦。」

    小诗剧震道:「高公子?」

    纪千千闭上眼睛,好一会方张开来,秀眸闪闪发亮,难以置信的道:「燕飞确
是个人间的奇迹。他似是从人家心灵的至深处与我喁喁私语,是那么的神奇!就像
古代神话志怪里的传心术,以心传心,不受任何限制。」

    小诗本在担心纪千千的精神出了乱子,却被一句二局彦」吸引了精神,急问道
:二尚公子真的仍然生还吗?」

    纪千千朝她瞧来,甜甜地笑道:「诗诗开始相信我不是在发疯呢!对吗?」

    小诗不好意思的道:「小姐啊……」

    纪千千目光投往窗外,喜孜孜的道:「只要燕飞没有死,不论我面对的是何种
情况,生命已是完美无缺。告诉你吧!我有信心燕飞可于渡泗前把我们从慕容垂的
魔掌襄救出去。没有人能挡着他,因为他再不是个凡人,而是大地游仙式的绝世高
手,他的成就将会超越当世所有高手。终有一天你会晓得我的感觉没有失误,不信
的话就大家走着瞧。」

    诗诗心头一阵激动,虽然她对纪千千与燕飞心有灵犀之说半信半疑,但纪千千
忽然回复生机,整个人像正不断发光发热的模样儿,正显示纪千千因燕飞而死去的
心复活过来了。

    纪千千举袖为她拭泪,责道:「傻瓜!为甚么哭呢?我才是担心得要死,因为
晓得你最没有胆子,真怕你给吓出病来。现在不用担心哩!燕飞来了!」

    小诗泣道:「若小姐你真的出了问题,我确会给吓坏的。」

    纪千千心痛的道:「只是为了你,我不会容许自己出问题。不要小觑小姐,我
有很坚强的意志:水远不会向敌人屈服。」

    小诗忍着热泪,颤声道:「若小姐要自尽,诗诗愿意陪伴你。」

    纪千千瞪大美目看她,失声道:「你仍以为我是思念燕飞成疾吗?」

    小诗泪流满脸,凄然摇头,又点点头。

    纪千千没好气的道:「还记得我起的那课名为回环的六壬课吗?生机终于回环
重现哩!噢!」

    纪千千现出凝神倾听的神色,吓得小诗收止哭泣,怕惊扰了她。

    马车继续沿颖水北上,马车四周的战士高举火把,映照着饱受战火摧残的边荒,
分外有种荒寒凄清的感觉。

    纪千千闭上美目,娇躯抖震。

    小诗吓得手忙脚乱,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俏脸血色褪尽的纪千千向她倾倒过
来,小诗骇然搂抱着她。

    纪千千在她耳边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与燕郎的心灵传信极耗心力,我再没
法持续下去。刚才我把我们现在的处境传送过去,希望他可以接收到吧!」

    燕飞双掌离开高彦背心,道:「感觉如何?」

    高彦舒展筋骨,咋舌道:「哗!你愈来愈厉害哩!真气像一重又一重浪的涌过
来,令我新伤旧患同时消除,现在我连老虎也可以赤手力搏。」

    燕飞暗松一口气,高彦适才被黄河帮的巡兵追杀,幸好他及时从敌人的又口下
把他救起,逃到这襄为他疗伤。

    道:「早警告过你,给头小白雁差点害死吧?」

    高彦皱眉道:「你在胡说甚么?小清雅怎会害我?我死撑着回来正是要找她,
岂知边荒集竟然失陷了。我从颖水秘道潜返集内,岂知寸步难行。边荒集的兄弟姊
妹像囚犯般被看管着。我干辛万苦才与庞义见上一面,他却不肯随我逃走。说甚么
逃一个敌人便会找十个人来问吊,吓得人人你看管我,我监视你,谁都不敢逃走。」

    燕飞皱眉道:「庞义没告诉你郝长亨是大坏蛋吗?」

    高彦信心十足的道:「郝长亨是怎样的人我不管,总言之小白雁是不会害我的,
我还着她自行逃命。知她已安然返回边荒集,我不知多么高兴。」

    又举起搁在一旁的小背囊,道:「全靠这宝囊和护体战甲,救回我一条小命。
那个偷袭者真卑鄙,偷偷在树林里钻出来,我连人影都看不到就给他在后面轰了一
掌。聿好小白雁为救爱郎我死缠着他,使他没法再补一掌,否则我定会-命呜呼。」

    燕飞无暇和他在谁偷袭他一事上纠缠,道:「你刚才想到哪里去呢?」

    高彦道:「庞义告诉我边荒集失陷的那晚,千千以自己的性命作威胁,迫老屠,
老卓等人率领主力精锐军,凭火牛阵突围逃生,自己则留下牵制敌人。我现在正是
要去找他们。颖水秘道仍未被敌人识破,我们可以从从容容从秘道潜回边荒集,来
个襄应外合,收复边荒集。」

    燕飞讶道:「屠奉三和慕容战不是要死守小谷吗?」

    高彦道:「小谷在第二晚被徐道覆那家伙攻陷了,屠奉三和慕容战确是了得,
冲破敌人封锁,返回边荒集与大家共存亡。如非慕容垂抽干颖水,一万大军从对岸
跨过颖水来攻,边荒集仍可捱得住。」

    燕飞可以想象当时战况的惨烈,血流成河的场面浮现脑际,再问道:「宋孟齐
和阴奇有否回来呢?」

    高彦道:「听说他们一直以战船在河道与黄河帮的水师缠战,边荒集失馅后再
没有他们的消息,应是凶多吉少。」

    燕飞暗叹一口气道:「你设法找老屠他们,告诉他们慕容垂押千千主婢北上是
一个对付他们的陷阱,着他们沉住气勿要冒险,我会设法拯救她们。」

    高彦脸上现出古怪之极的神色,道:「我刚想告诉你这件事,你怎会知道得比
我还清楚。你不是刚睡醒过来吗?除千千外,人人都认为你被孙恩干掉了。据庞义
说,孙恩在失陷那晚现身边荒集,还孤身闯入边荒集大开杀戒。唉!他的武功确是
人力难以抵挡的,我们高手尽出,仍被他干掉几个,夏侯亭和颜闯当场战死,费二
撇也被重创,孙恩却从容离去。老屠指孙恩可能在杀你时为你所伤,否则会有更多
人送命。」

    燕飞强压下心中悲痛,沉声道:「我无暇解释因何会知道千千的情况,现在当
务之急是救回千千和诗诗。你依我所说的去做吧!救回她们后,我会和地们到小谷
外等待你们。」

    两人从地上弹起来,在满天星斗下,长风徐徐吹至,令人精神一振。

    高彦目不转睛地打量他,闪着惊异的神色,道:「你整个人的神气都不同了,
不是二度酣睡后,终于变成神仙吧?」

    燕飞没好气道:「去你的!我仍然是好人一个,和以前没有分别。」

    高彦兴奋的道:「只要你没有死,我们并没有输掉这场仗。你要小心点,慕容
垂的枪法就算比不上孙恩,也所差无几。」

    燕飞微笑道:「成也颖水,败也颖水,这是孙恩说的。我要慕容垂根本没有拦
截我们的机会。」

    高彦拍拍他肩头,喜道:「孙恩都弄不死你,我还有甚么好担心的。只要你能
救回她们,这场仗我们等若赢了一半。我与庞义约定通信的手法,找到老屠他们后,
我会回边荒集报喜。哈!我去哩!」

    看着高彦没入西面林野,燕飞心中涌起万丈豪情。

    高彦说得对,这场边荒集之战仍是胜负未分,关键在能否把千千和诗诗救回来。

    他已从纪千千处弄清楚她们主婢的处境,且拟定整个拯救行动。

    天下再没有人能阻止他的行动,即使慕容垂和他的千军万马也没法办得到。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