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荒外聚义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荒外聚义

    燕飞急赶了一夜的路,天明时到达新娘河和淮水的交汇处。

    昨晚他纵情飞驰,一方面是他必须尽早赶往目的地,同时亦借此以泄心中愤懑
不平之气,对王淡真被逼往荆州作桓玄的媵妾,他是感同身受。

    自苻坚南来后,情况的发展把他卷进大时代的无情战乱去,到与纪千千共堕爱
河,至乎此刻,他已是愈陷愈深,必须施展浑身解数坚持下去,直至完全彻底的胜
利。

    孙恩的威胁更令他如坐针毡,感到危机四伏,杀意暗藏。

    不过昨夜的全速奔驰,却使他进入奇异的状态里,他穿林过野、攀山越河,把
所有烦恼抛之脑后,心中只剩下对纪千千的爱恋。

    不管现实是如何残酷不仁,除非拔剑自尽,否则每一个人都必须继续生活下去,
还要当作没发生过任何事,时间根本不容许任何人有自悲自苦的余地。像刘裕刚失
去王淡真,却不得不压下伤痛,与来犯的敌人周旋。生命总是这般令人感到无奈。

    疾奔近百里后,他不单没有劳累的感觉,精神和体力均有焕然一新的动人感觉。
回想起昨夜飞驰的情况,似与天地同游共舞,纪千千则在心内默默陪伴着他,令他
丝毫不觉寂寞。他再非孤军作战,不论如何形影孤单,纪千千永远在他心内,陪伴
他对抗孙恩这位极可能是大地上最可怕的敌人。

    他借两根粗树枝轻松地飞渡淮水,正要沿新娘河而走,忽有所觉,在岸旁止步。

    四个人影从岸旁密林处掠出,叫着他的名字迎上来。

    燕飞看呆了眼。

    来的是屠奉三、高彦及他完全没想过会在此区域见到的慕容战和卓狂生。

    高彦夸张的叫道:“刘小子呢?希望他不是被刘牢之收进军牢里去吧!”

    想起刘裕,燕飞一阵难过,但只能把心事暗藏密封起来。

    笑道:“小刘正为我们即将来临的大战作好准备工夫。我的娘,你们怎会摸到
这里来的?不要告诉我是被敌人逼得流亡来此。”

    慕容战来到他身前,探手抓着他双臂,现出战友重逢的激动,欣然道:“也差
不多是这样,我们的敌人就是连下三天的大雪,累得我们饥寒交迫,不得不离开巫
女丘原,到南方来避风雪。他奶奶的!这处一样是天寒地冻,幸好肚子可以喂饱。”

    卓狂生来到他身旁,大力拍打他背脊,兴奋的道:“你这小子已成为天下第一
高手,是我们所有荒人的光荣。也亏得这场连下三天的大雪,我们固是苦不堪言,
也瘫痪了敌人从四方八面围剿我们的行动,让我们凭仗对地势的熟悉,突围逃走。
现在新娘河热闹得像边荒集,只恨人多并不管用,只消耗多点珍贵的粮食。”

    屠奉三道:“勿要怪他们不在巫女丘原坚持下去,人或可以再多挺一段时间,
战马却没法捱下去。”

    燕飞喜出望外道:“我怎会怪他们,是欢喜还来不及,我正担心人手不足难以
应付敌人,现在再不用担心了。”

    屠奉三沉声道:“是否发现敌踪呢?”

    卓狂生道:“我们到林内坐下再说,五个荒人站在非边荒的土地,成何体统?”

    笑骂声中,五人朝林木深处掠去。

    卓狂生并没有夸大新娘河大江帮基地的热闹情况。河湾处停泊了近五十艘大小
船只,渔村搭起了以干计的营帐,填满了房舍间的空地,炊烟处处,蔚为奇景,就
像把边荒集搬了到这里来。粗略估计,众集于此的人数当有二、三万之众。

    虽然挤迫,却只予人热闹的感觉,和平安乐,没有丝毫混乱。不明内情的人只
要想想聚集这襄的人不是浑身是胆的武士,便是男盗女娼的江湖儿女,又或是专门
偷?摸狗的混混、艇而走险的走私掮客、被各地官府通缉的逃犯,对他们守规矩的
情况会大惑不解。

    只有荒人方明白自己,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晓得唯一的出路是收复边荒集。事实
上他们是为势所逼的人,纵然初到边荒集时有各自浑水摸鱼的居心,可是经过两次
的失陷,纪千千高尚情操的号召和感化,均令他们澈底体会到,只有边荒集才是他
们的栖身之所,享受到任何地方所没有的自由和公义。

    在码头中心处由纪千千设计的飞鸟旗悬在七、八丈的高处,象征着把所有荒人
的心,统一在这代表边荒集的自由和公义的大旗下。

    燕飞的到达,立时引起轰动。他不单是斩杀竺法庆的大功臣,更是荒人心中无
可替代的第一好汉子。

    荒人以他们的方式吶喊欢呼,士气昂扬至极点,比之以前在边荒集的任何一刻
为甚,即使如何冥顽不灵的人,他们的心亦会与其它热血沸腾的荒人的心融化在一
起。

    钟楼议会的成员姚猛、江文清、程苍古、费二撇、姬别、红子春等把燕飞一众
迎入基地的主堂,立即举行边荒集失陷后的第一次会议,庞义、席敬、阴奇、方鸿
生、高彦、丁宣等亦准予列席。

    燕飞坐于长达两丈的长方木桌一端,而身为主持的卓狂生则在另一端,其它人
便坐在两旁,列席者坐于后一排,一切仍依钟楼议会的规矩。

    会议开始前,卓狂生提议起立为在边荒集不幸被杀的荒人默哀,然后由燕飞报
告最新的情况。

    报告完毕,卓狂生哈哈笑道:“这叫天助我也,我们正愁如何可以在水上击垮
两湖帮,他却送上门来,予我们天赐的良机。”

    江文清的目光投往屠奉三,道:“要击败两湖帮,首先须对付桓玄来袭的人马,
屠当家有什么意见?”

    众人都明白江文清问这几句话背后的含意,因为屠奉三本为桓玄一方的人,如
击溃桓玄这支五千人的部队,势令屠奉三和桓玄的关系陷于无法挽回的地步。

    只有燕飞多出一重心事,在开始这个议会前,他向江文清传达了刘裕想由屠奉
三统率此战的意愿,他当然说得婉转,指出屠奉三是最熟悉敌人者,可是当时江文
清却不置可否。现在于甫开始便向屠奉三提问,该是要从屠奉三的反应,来作出应
否以屠奉三作统帅的关键决定。

    最关心这个问题的是阴奇,因为直接影响到他的去向。

   

   

    屠奉三淡淡笑道:“自桓玄与聂天还结盟,我们的关系早破裂,现在使人来攻
打新娘河,分明是要将我赶尽杀绝。哼!我屠奉三是有仇必报的人,今天我在此公
布,我和桓玄已是誓不两立,不是他死便是我亡,再没有别的可能性。”

    卓狂生首先带头鼓掌,众人随之喝彩助威,堂内一片炽热激昂的气氛。

    江文清欣然娇喝道:“如此我便代刘帅提出他的主张,请议会公决此仗由屠当
家全权指挥。”

    主堂倏地静下来。

    慕容战首先举手赞成,接着众人纷纷举手表示同意。

    屠奉三毅然而起,悠然道:“多谢各位这么看得起小弟,我屠奉三必竭尽所能,
绝不会令各位失望。”

    又特别向江文清表示谢意。

    燕飞心中欣慰,荒人终于团结一致,为共同的目标舍弃个人或派系的成见,以
最佳的阵容迎击敌人,也可看出刘裕对江文清的影响。

    卓狂生欢喜的道:“请屠帅指示!大家都是兄弟姊妹,不用说客气话。”

    燕飞道:“我们现在手上究竟有多少可用的战士和战船,武器和粮食方面的情
况又如何呢?”

    屠奉三答道:“我们可用的战士在八千人间,状态良好,兵器方面问题不大,
不过却极缺弓矢,看来不足以应付一场大规模的水战。幸好有桓玄关照,派人送弓
矢来哩!”

    姚猛和高彦同时鼓掌,齐喊“说得好”。

    程苍古道:“至于战船方面,经过修补和新制的双头战船有十二艘,加上司马
道子送的五艘战船,共是十七艘大船,其它由小型货船改装的战艇有二十八艘,只
要弓矢无缺,这样的实力足以伏击两湖帮的船队。”

    红子春拍?喝道:“今次我们是孤注一掷,不胜无归。”

    江文清淡淡道:“今仗我们是非胜不可,因为刘牢之刚派来特使,传达他严厉
的警告,限令我们二天之内离开淮水以南任何地方,否则他会对我们采取行动,绝
不姑息。”

    屠奉三问道:“他派谁来传话?”

    江文清答道:“此人叫刘袭,是刘牢之的同族人,更是他的心腹,其代表性不
容置疑。”

    姚猛破口大骂道:“我操他刘牢之,竟在此等时刻落井下石。”

    屠奉三好整以暇向燕飞道:“燕兄怎么看呢?”

    边荒诸雄:水远处于一种既合作又竞争的状态下。燕飞晓得以江文清的慧黠,
心中早有定案,只是拿出来考量屠奉三的领导才能,看他的应变方法。

    微笑道:“时间上是否太巧合了点呢?”

    姬别继红子春后一掌拍在桌面,含意却是完全另一回事,愤然道:“刘牢之摆
明是要与桓玄和聂天还连手铲除我们,且不用费一兵一卒,便可坐收成果。”

    燕飞一直不太喜欢姬别这个人,因为并不欣赏他奢华的生活方式,不过经过边
荒集二度失陷的共患难,观感逐渐改变过来。在内忧外患的煎逼下,即使像姬别这
样贪恋舒适生活、好逸恶劳的人,亦从颓唐的生活里振奋起来,义无反顾的与大家
同甘共苦,作战到底。

    卓狂生咬牙切齿的道:“刘牢之是要逼我们离开有军事防御的新娘河,在仓卒
渡淮水往边荒之际,让桓玄埋伏对岸的部队骤然施袭,杀我们一个片甲不留。而我
们的战船队则由两湖帮负责清剿,这一招确是非常狠毒。”

    费二撇抚着一边胡子沉声道:“我们既识破对方的奸谋,当然可以将计就计,
反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好向刘牢之显点颜色。”

    慕容战道:“如此荆州军将不会渡淮,只是派出探子,监视我们的动静,当我
们渡淮返回边荒之际,偷袭我们。”

    在座者人人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只听从刘牢之传来的话,一下子便推论出敌
人的策略,当然晓得荆州军正沿边荒朝他们所在处推进是关键所在,否则极可能会
惨中敌人的奸计。

    他们若要全体离开,必须渡淮水从陆路回去,所有大小战船均须用来搬运粮货
物资,浩浩荡荡的二、三万人,且大部分是老弱妇孺或是上匠等战斗力不强者,行
动既缓慢,目标更明显,尽管没有荆州军的威胁,如此返回边荒,等于自寻死路。
刘牢之确想把他们赶入绝路,所以人人心生愤慨。

    江文清道:“坏消息外尚有一个好消息,我们在颖水秘湖的基地仍是安然无恙,
只要能击败两湖帮,我们便可以重新占据秘湖基地,以之代替新娘河。”

    屠奉三动容道:“这是很好的消息。”

    秘湖位于边荒集和颖口间,是颖水的支流,当日由刘裕带路,大江帮的船队便
藏在该处,成为隐伏的奇兵,令他们于首次反攻边荒集一役中战绩辉煌。收复边荒
集后,江文清便锐意发展此基地,好与边荒集和新娘河遥相呼应。现在外面的十二
艘双头舰,其中八艘是从秘湖基地逃回来的,并于沿途救起不少逃亡的战士。

    众人奉为如何在边荒寻得立足的据点而头痛,此时闻之立告精神大振。

    席敬道:“大小姐一直在怀疑这或许是敌人的陷阱。两湖帮既曾为此吃过大亏,
照道理不会不晓得秘湖基地的存在。”

    红子春道:“只要猜到可能是个陷阱,陷阱再不成其陷阱。”

    屠奉三淡淡道:“不但不是陷阱,且是反过来变成对付敌人的陷阱。”

    燕飞知道屠奉三已是成竹在胸,更隐隐把握到江文清在为屠奉三造势,因她看
出屠奉三可以成为她和刘裕的得力战友和伙伴,且不限于收复边荒集的一战上。屠
奉三比江文清优胜之处是他对桓玄和聂天还的熟悉,这是没法替代的宝贵经验。兼
之屠奉三长期为桓玄执行颠覆大晋的任务,对南方的军事地理形势了如指掌,如此
一个人材,到哪里可寻得到呢?

    忽然间,燕飞感到江文清对刘裕,实不止于伙伴的关系般简单。

    江文清向屠奉三道:“刘牢之对我们如斯狠心,是否代表刘牢之已决定投向桓
玄呢?”

    屠奉三也开始觉察江文清在引导自己思考的方向,感激地向她笑了笑,道:
“很难说,也可以是他设法稳着王恭和桓玄的一方,那他发动时,便可以杀桓玄一
方一个措手不及。我敢断言,只要刘牢之倒戈投向司马道子,以桓玄为首讨伐司马
道子的联盟,将吃不完兜着走。”

    众人沉默下来,南方的形势诡谲复杂,未来的变化再没有人能掌握。

    屠奉三坚定的眼神缓缓扫过在座每一个人,道:“胜利的果实已来到我们掌心
里,只待我们收成。首先我们须佯装出全面撤返边荒的姿态,把粮货送到船上,令
敌人不再防范我们的战船队,事实上装的全是可随时抛弃的废物。这方面由程公和
费公两位负责。”

    程苍古和费二撇欣然领命,前者道:“我们不单须瞒过敌人,连自己人也须瞒
过,对吗?”

    屠奉三点头应是,然后向高彦道:“你该清楚我们的需要,而你是这方面的高
手,就由你负责建立一个针对荆州军、两湖帮和北府兵三方面的情报网,在这方面
是不容有失的。”

    高彦倏地站起来,夸张地施礼,大声应道:“屠帅有令,我高小子必做得妥妥
当当,我会挑最有本领和信得过的探子,由我这首席风媒指挥。哈!本小子立即去
办。”说罢旋风般去了,惹来哄堂大笑。

    燕飞心中暗赞,想不到他能如此以大局为重,不受小白雁的影响。

    屠奉三道:“调集战士、分配武器由慕容当家、阴奇和丁先生安排。全面撤走
则交给姬公子和红爷去办。待我们的刘帅回来,我们便可以决定在哪里渡河,如何
与敌人玩一个精采的游戏。”

    众人轰然答应。

    屠奉三道:“有主必有副,我既当上此战的主帅,该有任命副手的资格,便请
大小姐作副帅,我不在时,一切交由她全权指挥。”

    卓狂生鼓掌道:“好!果然是善战的主帅,明白战场上的规矩。我边荒集人材
济济,任何一个人派出来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不过似乎浪费了我,我也是个人
材呢!”

    庞义失笑道:“你最大的长处当然是设法团结所有人。”

    屠奉三道:“今次是我们在边荒外的第一次聚议,卓先生的仟务将是发挥夜窝
族的精神,乘机踢多些人入窝。”

    说罢向燕飞道:“我要带燕兄去见一个人。”

    燕飞为之愕然。

    --------

    天地书库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