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灾异呈祥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灾异呈祥

    不论楚无暇剑法如何厉害,如何尽得竺法庆和尼惠晖真传,也没法凭一人之力,
同时应付弥勒教的四大金刚。何况,尚有竺雷音和妙音两个在建康响当当的人物。
且六人有备而来,摆明如楚无暇胆敢拒绝说出佛藏的秘密,便联手围攻,把她生擒,
逼她透露。

    岂知剑甫出鞘,竺雷音等六人立即惊呼四起,陷进惶恐和混乱去,听得躲在后
进房间内的高彦和尹清雅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呀!”

    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了荒村的宁静,盖过了所有兵刃交击声和呼喝。

    接着是连串痛哼和怒叱,四大金刚一方,显然近乎没有还手之力,处于绝对的
下风。

    高彦认得,发出临死前惨呼的是那苍老的声音,众人中当以他武功最高明,所
以,成为楚无暇首要清除的敌人,竟是几个照面,立即丧命,令人无法相信,凑到
尹清雅耳边道:“老家伙完了。”

    尹清雅花容失色道:“怎会是这样子的呢?”另一声惨叫传来,接着是人体抛
掷撞墙后堕地可怕的骨折肉裂的声音。

    高彦续向尹清雅耳语道:“楚妖女用了卑鄙手段。”

    兵刃声倏止,只剩下四个人的喘息声,显然是短暂的血战里,他们已用尽了力
气,否则不会发出沉重至此的喘气。

    楚无暇娇笑起来,道:“你们胆大包天,竟敢来向我讨宝,是我欠了你们的吗?”

    窗门碎裂的声音传来,同时响起劲烈的破风声,然后是重物堕地的声响,该是
有人破窗逃走,却被楚无暇一掌隔空命中,堕毙屋外。

    妙音的声音抖颤着厉呼道:“楚无暇你好狠,竟在灯蕊上弄了手脚。”

    楚无暇笑道:“妙音你也不是一天到江湖来混,竟说出这么可笑的话?想不到
吧!我点燃的是来自汉代用毒大师无心子的[万年迷],无色无味。唉!我本来是
用来对付燕飞的,现在却不得不用在你们身上,浪费了宝物,你说,你们是否罪该
万死呢?”

    尹清雅的小嘴贴着高彦的耳朵道:“我们走!”

    换了平时,高彦会趁机亲她一口,此时却完全失去了心情,道:“你打不过她
吗?”尹清雅肯定的摇头。

    乔琳喘息的道:“我们知罪了,请小姐念在我们一向尽心尽力为佛爷和佛娘办
事,放过我们,我们可以立誓,永远不提佛藏的事。”

    狄汉接下去道:“小姐该知,我狄汉对你一直忠心耿耿,只要小姐肯放过我,
我狄汉愿意永远追随小姐。”

    乔琳和妙音同时叱骂,不满狄汉只为自己求情,出卖她们。完全控制了局面的
楚无暇嗤之以鼻道:“你真的对我忠心耿耿吗?我看你只是对我的身体有兴趣吧?
哼!无事献殷勤,你道我是今晚才想杀你吗?”

    狄汉怒叱一声,兵刃声起。

    楚无暇一阵娇笑,接着是兵刃堕地的激响,狄汉往后跌退,每一步踏地,均重
重敲进旁听的高彦和尹清雅的心坎里去。

    尹清雅猛扯高彦的衣袖。

    高彦低声道:“最安全是留在这里。”

    狄汉惨叫声传至。

    楚无暇若无其事的道:“真蠢!一句话便给我试出来,如继续求饶,说不定我
会心软放过你。”

    “当!当!”

    两把兵刃先后堕在地上,当是乔琳和妙音两人放弃反抗,讨饶求宥。

    高彦心忖,如此残忍狠毒的女人,还是首次遇上,如被她察觉他们的存在,肯
定他和尹清雅要作一对同年同月同夜死的同命鸳鸯。

    乔琳喘息道:“我们服了,任凭小姐处置。”妙音也哀求道:“请小姐大发慈
悲,看在同为女儿家的分上,网开一面。”

    楚无暇柔声道:“对!看在大家同为女儿身分上,让我来告诉两位一个秘密,
就是我楚无暇并不晓得佛藏在哪里。”

    乔琳和妙音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楚无暇续道:“佛爷根本没有把我当作是他的女儿,只是看中我的根骨,把我
培养成有用的工具。他亦从没有爱过我娘,只迷恋那个女人,亦只有他和那个女人,
方晓得多年来从北方各大佛寺,抢掠搜刮回来的珍宝放在哪里。你们明白吗?”

    妙音嗫嚅道:“既是如此!小姐为何不早点说清楚呢?”

    楚无暇道:“你们会相信吗?我看到你们召唤我的暗记,便知道你们立心不良,
志在佛藏。不论我说什么,也会下手逼我说出来,我唯一的选择是先发制人,把你
们全部杀死,一了百了。”

    乔琳道:“原来如此,现在既弄清楚真相,我们再不敢烦扰小姐。”

    楚无暇淡淡道:“你以为我会留下你们两个祸根吗?”

    破风声起,显是两女知情况不妙,尽最后努力分头逃走。

    惨叫声同时响起,接着重归沉寂。

    躲在内进的高彦和尹清雅,连指头也不敢动一下,心中唯一愿望是楚无暇尽快
离开。

    刘裕轻叩窗门,仍透出灯火的书房内传来胡彬的低呼声道:“谁?”

    刘裕早看清楚周围形势,附近并没有卫士,应道:“是我!刘裕。”

    窗门“咿呀”一声打了开来,两人四目交投,胡彬道:“快进来!”

    刘裕穿窗而入。

    胡彬着他到一角坐下,欢喜的道:“我正为你担心,怕你和荒人混在一起,难
逃劫数。”

    刘裕微笑道:“难逃劫数的另有其人,我今次来是要请你老哥暗中出力,助我
们收复边荒集。”

    胡彬现出难以相信的错愕神情,失声道:“你们竟击垮了荆州和两湖的联军?”

    刘裕再次体会到今次大胜的影响,不管其中带有多少幸运的成分。可是,自己
作为谢玄继承人的地位,已因此战而确立。

    淡淡道:“郝长亨的三十艘战船,只有七艘成功逃走。由桓伟率领的荆州骑兵,
则弃戈拽甲落荒而逃,被我们抢得三千多匹战马和大批粮资。我方阵亡者在百人以
下,经此一役,我看,桓玄短期内将没法向我们再发动大规模的攻势。”

    胡彬瞪大眼睛道:“你们是如何办到的?”

    刘裕把情况说出来,道:“我们是斗智不斗力。你该晓得,我被逼立下军令状
一事吧!”

    胡彬显然仍未从波动的情绪回复过来,喘了几口气,点头道:“刘牢之今次实
在过份,摆明是要把你驱逐出北府兵。不过,依现在的情况发展,可能难如他所愿。”

    稍顿续道:“你是否想我为你封锁颖口呢?”

    刘裕从容道:“这方面刘牢之自有主张,接到他的命令后执行未为晚也。”

    胡彬遽震道:“你的意思是……”

    刘裕沉声道:“如我所料无误,何谦已命丧司马道子之手,而刘牢之则改投向
司马道子的阵营,背叛了桓玄和王恭。”

    胡彬色变道:“不会吧?”

    刘裕道:“事实会证明,我的猜测是对是错,且会是发生在十天半月内的事。”
胡彬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的情绪,道:“不论你要我如何帮忙,我也会尽力而为。”

    刘裕明白他的心情,胡彬便像其他北府兵般,对刘牢之生出失望的情绪,而自
己则成为他们心中拥戴的谢玄的继承人。胡彬更比任何人明白他与谢玄的关系,这
番话等若他已选择站在自己的一方,即使要公然对抗刘牢之,也在所不顾。

    刘裕道:“我们将在离颖口不远处,一道支流的小湖集结兵力,号召荒人聚义,
准备大举反攻边荒集。只要我们的粮线保持畅顺,我有把握在短短数月内光复边荒
集。只要边荒集重归荒人之手,打通南北脉气,我们将有本钱和南方任何人周旋。”

    胡彬道:“谁供应你们粮资呢?”

    刘裕答道:“粮资由佛门供应,孔老大负责筹措和输送,只要你老哥只眼开只
眼闭,让我们粮货无缺,事过半矣。”

    胡彬一口答应道:“这样的小事也办不到吗?你可以放心。攻克边荒集后又如
何呢?”

    刘裕笑道:“当然是重新归队。”

    胡彬一呆道:“刘牢之怎肯就此罢休,他要害死你只是举手之劳。”

    刘裕道:“我们和他走着瞧吧!玄帅最不想见到的,是北府兵的分裂,我们须
谨遵玄帅的意旨办事。”

    胡彬吁出一口气,点头道:“明白了!”

    刘裕伸出双手,和他紧握在一起,心中一阵激动。

    胡彬的支持,对他是那么实在和有用。正因北府兵内,大部份由谢玄亲手提拔
的将领,都是有勇气和正义感的人,所以,北府兵仍然有希望。

    胡彬道:“还有个消息和一件怪事必须告诉你。”

    刘裕松手讶道:“什么怪事?”

    胡彬道:“怪事稍后说。消息则事关重大,王国宝十天前才经这里撤返建康,
可是,桓玄声讨他的奏章,像追命的符咒般直追到建康去,细数王国宝勾结弥勒教
妖人的诸般罪状,矛头直指包庇他的司马道子,荆州军同时在江陵集结,大战看来
无法避免。”

    刘裕双目亮起来,道:“王国宝完了。”

    胡彬错愕道:“司马道子如杀王国宝,岂非向天下承认自己用人不当?以后还
有脸见人吗?”

    刘裕道:“不如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王国宝已失去被利用的价值,让他留在
世上,只会成为司马道子的负累。司马道子老谋深算,肯定有办法将此事处理得漂
漂亮亮的,且令桓玄一方出师无名。”

    胡彬目不转睛的打量他,点头道:“你的想法确是与众不同,而你的想法是对
是错,很快便可以揭晓。”刘裕叹道:“桓玄此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由此可知他
智谋的深浅,只要刘牢之选择站在司马道子的一方,他将优势尽失。好哩!究竟发
生了什么怪事呢?”

    胡彬脸上现出迷茫里带点惊惧的奇异神色,道:“前晚临近天明前,边荒传来
惊天动地的巨响,整座寿阳城也似晃动起来,很多人在睡梦中被惊醒,我也是其中
之一。”

    刘裕愕然道:“竟有此事!我们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胡彬道:“你们那时该
正与敌人交战,哪有闲情理会其他事?何况距离远了许多。”

    刘裕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

    胡彬道:“翌晨,在边荒执行巡察任务的探子回报,白云山区出现从未见过的
异象,白光冲天而起,地动山摇,把整座卧佛荒寺毁掉,只剩下一个宽广数十丈,
深至两丈多的大坑穴,威力惊人至极点。”

    刘裕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方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胡彬道:“消息传至寿阳,立即弄得人心惶惶。我们寿阳军里一个负责文书的
长史官说这是天降的灾异,主大凶。唉!南方多事了。”

    刘裕道:“胡将军有否把此事上报建康?”

    胡彬苦笑道:“我正为此烦恼,上报的话,司马道子会以为我受人指使,造谣
生事。不报的话,这种事哪能瞒得住呢?又会怪我知情不报,犯了欺君之罪。我直
至这刻仍未就寝,正是为此事忧心。”

    刘裕皱眉道:“古时天降灾异,为君者必须祭天谢罪,以安定人心。在一般情
况下,只要如实报上,没有人可以怪你。但现在确是情况特殊。既然如此,你为何
不把这个烫手热山芋交给刘牢之,由他作决定呢?”

    胡彬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事实上我早派人知会刘牢之,由他决定好
了。”

    刘裕道:“我要去看看。”

    胡彬道:“据那长史官说,坑穴该是由天降下的大火石猛烈撞击地面而成,这
是改朝换代的大凶兆。我睡不着觉更主要的原因正在于此。皆因不晓得崛起者是桓
玄还是孙恩,又或慕容垂统一北方后乘势席卷南方,现在终于放下心事。”

    刘裕不解道:“为何你又忽然不为此烦恼?”

    胡彬双目发亮起来,闪闪生辉的瞧着他,沉声道:“你不觉得灾异发生的时机
巧合得教人惊讶吗?”

    刘裕一头雾水的道:“巧合在什么地方呢?”

    胡彬道:“当然是刘裕你作统帅的首场大捷,灾异刚好发生在你大胜的一刻,
更发生在边荒之内,离开战场只百里许的距离,便像为你助威敲响战鼓般的模样。
这叫天人交感,绝不是偶然的。”

    刘裕听得倒抽一口凉气,道:“不要吓我!如你这番话传了出去,我将成为众
矢之的,肯定活不长久。”

    胡彬双眼眨也不眨的瞧他,正容道:“纵然没有这场灾异,你以为可以安安乐
乐的过日子吗?自玄帅看中你的那一天起,你便注定要逆境求生,直至没有人能威
胁你而止。局势再不容许你苟且偷安,只能放手大干,完成玄帅统一天下的遗愿。
我对你有很大的期望,朱序大将更视你为北府兵的希望。”

    刘裕感到整条脊骨寒飕飕的。

    他因失去王淡真,立志要登上北府兵统领的宝座,好向桓玄报复,亦不负谢玄
的厚爱。可是北府兵权在握后去向如何,他想也不敢想,为实在太遥远了。

    不过胡彬虽然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却清楚而不含糊地暗示自己是上天拣选
出来改朝换代的人物。而不理自己是否愿意,别人对他的期望会变成压力,令他不
得不顺应人心,作别人期望的事。

    我的娘!

    自己的本意只是想成为南方最有实权的人,像谢玄又或以前的桓温,把一切决
策掌握在手里,然后完成祖逖的未竟之志,北伐成功。却没有想过当皇帝。

    老天爷的意旨竟是这样吗?这是否谢安和谢玄看中自己的真正原因呢?胡彬道
:“在目前混乱不清的形势里,你不单是北府兵未来的希望,更是南方最后的希望,
让我坦白告诉你吧!就在今夜此刻,我胡彬决定舍命陪君子,看错了人算我倒楣,
却绝不会后悔。我会全力支持你的任何行动,只要你能光复边荒集,天下间再没有
人敢怀疑你是天命所属。趁现在有点时间,我们要好好研究该采取的策略。”

    刘裕能够说不吗?忽然间,他清楚掌握到将来的路向,那或许不是他选择的,
不过却只有这条路可走。

    ----------

    好书大家看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