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边荒劲旅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边荒劲旅

    凤凰湖基地临时议堂内,正举行来此后第一个流亡钟楼议会。人人均有事不寻
常的感觉,一方面由于反攻边荒集的行动随时展开,二是事发突然。

    坐在议堂人声鼎沸中的燕飞,心中隐隐感到刘裕已完全抛开了一切,放手部署
这场反击战。刘裕的着眼点并非一集的成败,而是牵涉到他在南方的夺权争霸战。

    没有人能阻止刘裕向桓玄和刘牢之作出报复。

    所有有资格出席议会的人,除外出未返的屠奉二外,全体在场。旁听者则受到
严格规限,连庞义亦被拒于门外,只有高彦、席敬、丁宣、宋悲风、方鸿生五人加
入。愈显今次议会的特殊性。

    身为议会主持的卓狂生坐在一边,另一边是今次行动的主帅刘裕,其它人分坐
两旁。

    卓狂生宣布议会开始,然后请刘裕发言,堂内立即鸦雀无声,呈现紧张的气氛,
荒人虽然士气高张,可是敌人兵力在荒人一倍以上,又占有边荒集之利,以逸代劳,
兼之荒人受内奸困扰,所以信心虽有,事实上却是胜败难料、吉凶未卜。

    这场仗荒人是输不起的,输了将没有翻身之望,过去所有血汗努力尽付东流。

    刘裕双目精光闪闪,神态从容闩信,真的一点觉察不到,他刚受到丧失至爱的
沉重打击。微笑道:“入正题前,先来两句闲话、我们的边荒第二高手燕飞,陪我
们的高少到两湖去寻找小白雁,岂知却踏入了聂大还布卜的陷阱去,高少还被老聂
生擒活捉。幸得燕飞在敌人高手尽出卜,仍能救回高少,且逼老聂答应以后不干涉
我们高少和小白雁的交往,这是我们荒人的光荣。”

    卓狂生首先带头鼓掌喝采,众人和应,一时议堂内尽是喝采和欢呼声,炽热的
情绪,把亢前紧张怀疑的气氛一扫而空。

    燕飞环视众人,其中卓狂生向他颔首示意,表示刘裕这招用得好,激励了士气,
今每个人都感到荒人可把不可能的事变成事实,高彦满脸春风在燕飞身后站起来,
抱拳答谢各人对他的支持,尽显荒人率性行事、不守成规的作风。

    高彦坐下后,刘裕向呼雷方道:“呼雷当家情况如何?可否参与战事呢?”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呼雷方身上,后者眼中现出感激的神色,道:“我的力气回
复了七、八成,参战没有问题,不过为避嫌疑,我愿与手下儿郎负责后勤支持的任
务,而不会怪刘帅嫌弃我们。”

    程苍古点头道:“呼雷当家确是明白事理的人。”

    此语一出,众老江湖即刻明白,程苍古很不放心让呼雷方和他的姜族战士直接
参与战事。

    刘裕微笑道:“这方面容后再讨论。”

    转向姬别道:“假设你制造出一批毒香,须一段日子后才会使用,会怎样处理?”

    燕飞和宋悲风交换个眼色,均看出对方心中的惊异。刘裕变了,变得更厉害。
事实上刘裕早心中有数,只是不动声色,直至这刻才在众人面前,通过这方面的权
威姬公子的金口说出来,效果当然远大过他说的任何猜估。

    方鸿生“啊”的一声叫起来。

    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刘裕为何有此一问?包括呼雷方在内。

    姬别愕然道:“任何药制的成品,都要防潮防透气,以免效用减退。时间愈长,
问题愈大,所以如何盛载亦是门学问。陶制容器是个好的选择,但运载须非常小心,
否则陶罐破了会出岔子。”

    卓狂生拍腿道:“明白了,难怪运送时要如此小心翼翼,因为怕打烂东西。刘
爷真行,这都给你想到了。”

    刘裕向各人扼要解释一遍。

    呼雷方并没有为此惊讶,因为内奸的问题,刘裕曾向他打过招呼,亦因此呼雷
方主动提出参与支持和后勤的任务,以避嫌疑。

    姬别如数家珍的道:“我曾为北方一个买家制造了三百个,我名之为' 万火飞
沙神炮' 的厉害火器,用烧酒炒炼石灰末、砒霜、皂角等十四种药料而成飞砂药,
就是以陶罐盛载,完全密封,罐顶特薄,敲碎后插入火信,点燃从高处投下,火起
罐破,毒烟弥漫,令敌人失去作战能力,是守城的好拍档。今趟如非时间不容许设
立火?,我也会制一批出来。”

    高彦道:“如果先掷火油弹,然后再把你那娘的甚 炮投往火海,岂不是更威
力惊人,连燃点火信也省掉?”

    姬别点头道:“一般的毒烟毒雾,对人只有短暂的影响,令敌人不得不闭气急
退,且一阵子便会被吹散,必须配合投石劲箭等重杀伤力的远程武器,不过姚兴如
此重视' 盗日疯' ,可见此毒火器与众不同,不但杀伤力强,又可历久不散。”

    江文清皱眉道:“纵然我们能在集外,于敌人使用前夺得' 盗日疯' ,但仍没
法拿到夜窝子去助攻,在外围拖放则效果有限。”

    燕飞心中一动,问道:“假设' 盗日疯' 确如姬大少所言,是盛载在密封的陶
罐里,那存放这几箱东西,有什么特别需注意的地方?”

    姬别道:“只要不碰撞它们便成,当然最好放在干爽通风、便于提取的地方。”

    阴奇道:“姚兴不惜百里的把这批东西运来,又失而复得,肯定会藏在夜窝子
内守卫最严密处。”

    费二撇笑道:“最安全的地方该是姚兴的卧室,不过恐怕没有人愿意和毒物睡
在一块儿吧!”

    燕飞接口道:“更不会搬放到楼上去,因为有违方便运送和避免碰撞的宗旨。
 ”

    众人目光全集中到燕飞身上。

    燕飞从来不说废话,却连番推测' 盗日疯' 的藏处,显然是有的放矢。

    刘裕道:“你是不是猜到了敌人储存' 盗日疯' 的地点呢?”

    燕飞点头道:“我想到的是采花居,位于钟楼广场的边缘,是敌人防守力量最
强大的地方,赫连勃勃和他的战士又刚撤走,人左楼空,最适合放置毒器,其它楼
房都住满了人,姚兴该不会任由采花居丢空的,而把毒器放在楼内的另一好处,是
不用惊动其它人,这种事当然愈少人知道愈好。”

    红子春长笑而起,道:“若真是放在采花居内,我们便有救哩!”

    众皆愕然。

    卓狂生斜眼睨着他道:“采花居与你有什么关系呢?老板不是莫子方那家伙吗?
这没瞻的东西现在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红子春神色兴奋的来到议堂中间,欣然道:“莫子方根本是我的手下,由我和
老姬两人暗中支持他,这手法并不是我发明的,像以前二撇爷和汉帮便是蛇……嘿!
暗里勾结。请恕小弟用词不当!采花居是我另一个巢穴,必要时可以溜进去,又可
从那里的秘道逃走。”

    众人听得精神大振。

    在边荒集,所有帮会的总坛,都有地库、密室、地道一类设施,只不过没人想
过采花居底卜也有逃生秘道。

    占领军肯定已查出各帮总坛的密室和秘密地道,尤其吃过上一趟荒人利用密室
秘道反攻成功的大亏,可址采花居只是一所青楼,该没人想到会有问题。

    红子春颅盼白豪的道:“我这条秘道设计巧妙,除非把楼下的地面翻开来看,
否则休想发现秘密。”

    程苍古道:“出口在哪里?”

    红子春道:“出口在夜窝子外束大街,靠近夜窝广专卖海产的盛丰海味,那是
我旗下最不赚钱的生意。”

    刘裕吁出一口气,拍腿道:“如此可省去我们很多工夫。”

    卓狂生的眼睛亮起来,梦呓般的道:“各位兄弟,我们试想想以下一种情况…
…嘿!还是别欢喜得太早,先弄清楚再说。”

    燕飞断言道:“我立即起程到边荒集去,看看我是否所料不差,其余配合工夫,
由姬大少负责。”

    众人都是久经风浪的人,立即掌握到燕飞所谓的配合工夫是什么一回事。

    宋悲风道:“我陪你走一趟,多个人把风也是好的。”

    纵然入口不是在夜窝子内,可是敌人已把防御线扩展到整个边荒集,此事又势
不能打草惊蛇,少点斤量的人绝不敢去尝试。

    刘裕道:“再商量妥一件事后,两位可以立即起行,”

    他的话令所有人留神,有什么事比弄清楚“盗日疯”的藏处更重要呢?

    刘裕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忽然停顿在拓跋仪处,漫不经意的问道:“拓跋当家
的一批手下昨天是否已启程北归呢?”

    拓跋仪若无其事的淡淡道:“他们负责送马,既已完成任务,我族又在用人的
当儿,所以我让他们及早回去。”

    燕飞心中暗叹,以刘裕的精明,对此肯定生出警觉,特别是其中有多名高手,
而用这批精锐来押运战马,实是大材小用。

    刘裕神色不变的点头道:“原来如此。”

    接着正容道:“我们今天在凤凰湖聚义,准备反攻边荒集,是只许成功不许失
败的一役。没有了边荒集,我们也失去一切,变成无家可归的人。或有小部份人是
例外,例如我刘裕或拓跋当家,不过如反攻失败,结果仍没有分别,我将永远不能
回归北府兵,拓跋当家的族人则须独自抵挡慕容垂的大军,完全失去边荒集的支持。”

    拓跋仪与燕飞交换个眼色,两人心照不宣,明白刘裕看破拓跋珪要对付他的手
段,所以特别点出拓跋仪的情况,说明逞荒集于拓跋珪的重要性。不过刘裕碍在燕
飞的颜面,点到即止,并不说破,也不会借此兴波。

    姚猛双目射出狂热的神色,道:“我们是绝不会输的。”

    慕容战冷哼道:“一是我们全体战死边荒,一是反攻成功,再没有别的情况。”

    形势变化下,原奉“有家可归”的慕容战、呼雷方等人,亦变成唯边荒是家的
荒人。

    大家都晓得刘裕说的是开场白,接着来的方是石破天惊的正题。

    刘裕稍停片刻,让各人仔细咀嚼他这番话后,沉声道:“边荒集已非以前的边
荒集,而我们的团结必须持续下去,令荒人成为一支不但能保卫边荒集,且可以转
战南北,拯救千千小姐主婢的劲旅。”

    卓狂生大喝道:“赞成!事实上我早有此意,现在得刘爷提出来,我足第一个
赞成。”

    江文清柔声道:“刘爷有什么好提议呢?”

    刘裕目光投往燕飞,现出深刻的感情,道:“燕兄对我的话有什么意见?”

    坦白说,直至此刻,燕飞仍有点弄不清楚刘裕的心意。这么一支边荒劲旅,事
实上已日渐成形。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刘裕正为他的救美行动尽力;而自己的
态度会对整件事有决定性的影响力。

    刘裕是荒人的临时主帅,自己则是所有荒人心中的英雄。

    点头道:“完全同意。”

    议堂内寂然无声,人人静待刘裕阐述他的宅张。

    刘裕双日闪动奇光,道:“我提议在反攻之前,趁此良机,打破一切派系、帮
会的对立和区限,浑融并入而成新的夜窝族,由钟楼议会作最高的决策组织,可以
决定任命像小弟般的统帅,也可决定谁是公敌,要驱逐某人或接受某人,以至调解
纠纷,一切皆以边荒集的利益为依归。”

    议堂内众人忽然都钳口结舌,早有人提出过人人参加夜窝族,边荒集将会永远
团结在一起,不过大家部知道这只是一种理想。各帮派有己身的利益和目标,刘裕
的提议等如要各派系领袖交出权力子钟楼议会。

    江文清首光发言道:“此事可否容后再作商议?”

    谁都料不到第一个反对的是最支持刘裕的江文清,她虽然说得客气,却是以另
一种温和的方式拒绝刘裕,把事情无限期的拖延。光复边荒集后刘裕不得不离开,
此事亦会不了了之。

    燕飞心中翻起滔天巨浪,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刘裕的心态,有一半是为了边荒集
长远的利益,另一半则是为自己的“救美行动”作出部署,今荒人成为一支劲旅。
他心巾感激,但又晓得刘裕很难说服江文清。

    慕容战附和道:“刘帅的提议极具创意,不过却牵涉到非常复杂的利益问题,
例如各帮会派系一向各自为政,自有其收入的来源,必须从长计议。”

    姚猛兴奋的道:“我却有不同的看法,有什么不妥当的,现在便谈个妥妥当当。
边荒集以前出的岔子,大多因帮派民族间的矛盾冲突而起,只有大家都成为一族,
边荒族也好夜窝族也好,边荒集才能避免第三次的失陷。卓馆主怎么说呢?”

    卓狂生喘息道:“我太紧张了,不知说甚 好,只清楚边荒集的得失成败就在
眼前,错过了永远不会再出现。”

    姬别低声道:“该否待老屠回来再商量此事呢?”

    形势登时明显起来,身为一帮之首者,又或手上有一盘生意的,都不愿改变现
状。

    阴奇代屠奉三表态道:“我可以全权代表居爷在任何事上说话,这是屠爷的吩
咐。”

    拓跋仪淡淡道:“刘帅的提议涉及边荒集每一个权力集团,故必须议会成员一
致通过,始可落实。”

    红子春、呼雷方、费二撇、程苍古等纷纷点头同意,

    燕飞心中苦笑,心忖原来以刘裕现在的威望,想改变边荒集仍这般同难。

    刘裕仍是神态从容,微笑道:“各位首先要明白,我并不是要大家解散帮会,
又或放弃手上的利益和生意,一切依旧,只是夜窝族扩大了,更重要是夜窝族的精
神充溢全集,边荒集的整体利益置于派系之上,一切要事由钟楼议会作决定,而议
会成员必须是夜窝族人。”

    接着站了起来,来到堂内中心位置,面向卓狂生道:“大家现在该清楚,边荒
集已成天下不同势力必乎之地,我们首要是求存,否则一切休提。有一个事实是我
们不得不承认的,就是单凭边荒集任何一个帮会派系,其力根本不足挑战集外的敌
人,可是联结成一个整体后,将是另外一同事。我们眼前的大敌,首推慕容垂,还
有姚苌、桓玄、聂天还、孙恩、司马道子和数之不尽的劲敌。谁人得势,谁便会来
图谋边荒集。此为不争的事实,我们必须拿出勇气来,面对现实。”

    卓狂生动容道:“说得好!”

    刘裕转而面向拓跋仪,道:“贵族现在最大的敌人足慕容垂,过不了他的一关
会是亡国灭族的大祸。慕容垂也是边荒集最大的敌人,因为他夺去了我们最尊敬的
千千小姐。如果逼荒集仍是以前的局面,我们如何发动全集与慕容垂进行生死恶斗?
每一个帮会派系首无须照顾切身的利益。只有新夜窝族的成立,方是解决的办法。”

    拓跋仪为之乏言以应,刘裕的话一针见血,指出此为对拓跋族最有利的方案,
他本人也清楚刘裕说的事实,问题在他不能不顾虑拓跋珪对刘裕的态度。

    燕飞插口道:“敢问刘帅一句,在这由钟楼议会凌驾的新夜窝族内,刘帅是什
么身分?”

    过往的钟楼议会,只是代表集内各势力的松散组织,与刘裕新提议内的议会有
颇大和明显的分别。

    刘裕微笑道:“我没有任何身分或席位,除非得议会过半成员同意,否则我连
列席的资格也没有。”

    众皆愕然。

    拓跋仪却晓得燕飞为自己解开了最大的心结,同时也看出燕飞足支持刘裕的,
点头道:“明白了!”

    刘裕转向红子春和姬别两人道:“两位老板的情况跟以前并没有分别,生意照
做钱照赚。议会只管大方向,不会理会个别贸易上的发展,一切本着公平竞争的做
生意原则,但却比以前多了保障,再不用你防我,我防你的。”

    红子春和姬别交换个眼色,均点头表示明白,众人都看出刘裕的解释,去除了
他们利益会被削减的疑虑。

    慕容战叹道:“我明白刘帅足为边荒集着想,可是不同民族的存在,是逼荒集
的特色。而我和呼雷当家,又或拓跋当家的收益,是因我们能对自身的族人提供保
护,故得到回报。这与刘帅的构想不是有矛盾的地方吗?”

    刘裕道:“在以前的边荒集,这样的矛盾确实存在,因为集内的帮会,会因本
身的血缘关系受集外同族势力的影响。可是如所有不同的种族,现在都变成理想一
致的荒人,种族的对立将再不复存。各自管辖本地或外来的同族人,是有效和叮行
的方法。帮会非是不存在,只是变得像一盘生意。经历过多次出生入死后,谁还会
因意气而在集内斗个你死我活呢?一切遵从议会的决定。总而言之,一切如旧,只
是改变了游戏的规则,尤其是在对付外敌的情况上,边荒集是互相扶持的。”

    呼雷方发言道:“既然如此,和以前又有些什么分别呢?”

    人人露出关切的神色,可见呼雷方的疑问,也是大多数人心中的疑问。

    刘裕回到帅位坐下,微笑道:“最大的分别,是从以前的被动变为丰动。边荒
集之所以成为当今之世最兴旺的地方,因为她是南北贸易的唯一枢钮。要保持最赚
钱淘金所的美誉,她必须有一支人人畏惧的劲旅,且誓要把千千小姐主婢迎回边荒
集来,这才得人尊重,显示出荒人是以大义为先不怕死的。也只有千千小姐可把荒
人不分种族派系的团结起来。”

    姚猛大喝道:“说得好。能在古钟场听到千千小姐的和琴唱曲,是我们夜窝族
每一个窝友的心愿,为此我们愿作出任何牺牲,包括我们的性命在内。”

    燕飞心中一阵感动。

    仙门离他更遥远了。

    刘裕亦使出他的撒手?,祭出纪千千,谁敢说不?没有纪千千,荒人便没有今
天。

    果然慕容战喝道:“刘帅说得对,只有这样才可以化被动为土动出击,进行拯
救千千主婢的行动。”

    燕飞目光移往江文清,看她的神情,显然尚未被说服,他当然明门她的心事,
更晓得刘裕有方法说服她。

    刘裕沉声道:“边荒集既成为一个整体,钟楼议会考虑的事,将是整体的利益,
任何不利边荒集的事,都不该插手。可是必须认清楚敌人。眼前大敌,除慕容垂外,
还有桓玄和聂天还。以桓玄狂妄白大的性格,我们屡次击退他的荆州军,巴结下解
不开的仇恨,终有一天他会大举进攻边荒集。与其坐以待毙,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接着挥拳大喝道:“大家还不醒觉吗?边荒集根本是守无可守的,只有以攻代
守,把边荒集的影响力,往南北扩展,方是唯一求存的方法。”

    卓狂生弹跳了起来,振臂高呼道:“刘爷句句金石良言,我们还犹豫甚呢?眼
前是唯一的机会,一俟光复边荒集,我们又会走回老路上去,那只是一条死路。今
次如敌人再临,边荒集将被夷为平地。”

    呼雷方神情坚决的点头道:“对!以攻为守是唯一呵行的策略,由今天开始,
我立誓加入夜窝族,永不反悔。”

    红子春热血沸腾的道:“老姬你怎么看,我也豁出去了。失去边荒集,我们也
失去了一切。”

    姬别道:“还用说吗?只为了千千小姐,我什么事都去干。”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江文清身上,她的决定,直接影响费,一撇和程苍
古的意向。

    燕飞却于此时向拓跋仪道:“小仪如何决定呢?”

    拓跋仪现出一丝带点苦涩意味的表情,然后断言道:“拓跋族决定加入,一切
以边荒集的利益为先。”

    姚猛、高彦同时怪叫欢呼。

    费二撇欣然道:“请大小姐决定。”

    江文清一双秀眸泪花滚动,她终于晓得刘裕借此干载一时之机,为她向桓玄和
聂天还的讨债复仇行动搭桥铺路。而从她点头的一刻起,边荒集再非一盘散沙、乌
合之众,而是可影响天下形势的发展,拥有最多人材,兼财雄势大的劲旅。

    “加入哩!”

    议堂爆起震天喝采声。

    燕飞心中泛起汹涌澎湃的情绪,谢玄确实没有看错人,刘裕使尽浑身解数,不
但把荒人的士气于大战前驱上顶峰,更彻底改变了边荒集,化解了派系间的矛盾,
使人人利益一致,巩固了饱经磨砺得来小易的团结精神。

    由这一刻开始,边荒集将在浴火里重生,变成美丽的火凤凰。

    --------

    天地文学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