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奇穴妙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奇穴妙用

    荒人能二度重夺边荒集,是个连荒人们本身也是直至梦想成为事实,方敢相信
的奇迹,令荒人欢欣如狂,歌舞达旦,尤其是敌人遗下大批物资粮食和武器,边荒
集又大致保持完整,且多了数十座箭楼石堡,大增荒人的安全感,更坚定荒人将边
荒集回复兴盛的信心。

    这场仗打得既漂亮又迅快,比对起战争的规模,阵亡者不到百人实是了不起的
数字。

    慕容战和拓跋仪率领六千兄弟,追击败军五十多里,再杀敌逾二千人,这才班
师回集,只可惜让姚兴等主要将帅借雾脱身,逃返北方。

    三天后大雾终于散去,边荒集虽是百废待举,但荒人的生活逐渐回复往常的情
况。

    这天早上,燕飞坐在的为他特设桌椅第一楼的空址上,享受着清晨的阳光,蝶
恋花横搁在大圆桌上,悠然自得地瞧苦东大街人来车往的热闹情况。

    荒人都晓得他的脾性,没有人敢打扰他。

    庞义和刘裕分别拿着杯子和两坛酒,放到大圆桌上,在他左右两边坐下。

    庞义笑道:“这是第一批从寿阳运来的烧刀子,贵得要命,那些卖酒的奸商真
懂做生意,不过看你远行在即,倾家荡产也只好买了来给你送行,”

    刘裕拔起坛盖,为燕飞斟酒,欣然道:“我明天才走,祝你一路顺风,把慕容
宝杀得屁滚尿流,以后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燕飞两个字,都要全身发抖唤娘。”

    庞义道:“他肯定会被小飞的蝶恋花割去卵蛋,还如何呼爹唤娘。”

    燕飞笑道:“勿要夸大,大家喝一杯。”

    三人举杯互敬,一饮而尽。

    燕飞看着杯底,点头道:“相当不错,但比起雪涧香却差远了,希望回来时可
喝到老庞你精制的仙酿。”

    庞义欣然道:“这个没有问题,我还准备重建第一楼,说个定你回来时,便可
以坐在楼上喝酒,此事已得到所有荒人兄弟的支持。”

    这时卓狂生、屠奉三和方鸿生三人联袂而至,坐在三人对面。庞义为他们摆杯
子斟酒,气氛热烈。

    敬酒祝贺后,卓狂生以衣袖抹掉唇边酒渍,笑道:“今次我们在短短三十八天
内,经历了弃守、避敌、众义和反攻,其间又与各方敌人周旋,斗智斗力,力压司
马道子当然是光荣的胜利,最精采是大破荆湖联军和挟雷雨之威,于一夜间把实力
是我们三倍的敌人扫出边荒集去,尽显我们荒人的团结和本领。从今以后,谁想来
进犯我们,都要三思而行。”

    屠奉三冷哼道:“历史将不重演,因为荒人已成为雄霸边荒的劲旅,只有别人
担心我们去侵犯他,而不是我们要担心别人敢来惹我们。我们更会改变策略,把势
力扩展往南北两方。”

    转向燕飞道:“当慕容宝大败而回,慕容垂便没有选择,只好亲自领兵讨伐拓
跋圭。我可以保证,届时我们荒人的夜窝族大军已准备就绪,可以全面出击,从慕
容垂的魔爪里把千千小姐迎接回边荒集。”

    燕飞目光投往刘裕,道:“不过首要条件是刘兄必须能控制北府兵,压制桓玄
和司马道子,否则如让他们任何一方乘虚而入,边荒集将三度沦亡。且敌人因有前
车之鉴,会改采焦上政策,而不会长期驻守,徒耗人力粮资。”

    刘裕感到肩上的责任加重。事实上即使他回归北府兵,命运仍是与边荒集息息
相关,至乎千千主婢的命运亦系乎他的成败,也只有他能令荒人远征北方时没有后
顾之忧。在现今的情况下,这条路是多么难走,多么的遥远和不可能。不过他并没
有气馁,反攻边荒集的成功为他带来新的启示,就是智慧、谋略和决心,在绝对劣
势F  能起的有效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也已成为荒人和北府兵心中毋庸置疑的英
雄,具备了一切成为谢玄继承者的条件。

    沉声道:“我不会令各位兄弟失望的。”

    卓狂生竖起拇指赞道:“好汉子!刘帅回广陵后,必须万事小心,包括在街上
闲逛又或一饮一食"  因为我的章题”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已在
南方传得街知巷闻、家喻户晓,不信可随便找个刚从南方赶来做生意的人问个清楚。
这种情况是当权者不能容许的,所以他们定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在你尚未成气
候前铲除你。”

    屠奉三接口道:“卓馆主句句金石良言,锋芒太露必会惹来灾劫,刘兄必须比
平常更谦虚自守,韬光养晦,静候时机,慢慢在北府兵内培养势力。你那匹来自谢
玄的宝马就留在边荒集吧!否则足呵成为罪柄。”

    江文清、程苍古、费二撇、席敬和阴奇五人亦相偕到贺,坐满了整张大圆桌,
庞义忙指使伙计去张罗多几张椅子,以应付知情赶来送行的其它兄弟。

    江文清一对妙目先落在刘裕身上,带点她罕有流露女性化的羞涩味儿,道:
“宋大哥已抵淮水,二天后到达建康。”

    宋悲风于光复边荒集后翌日清晨离开,由江文清派双头舰送他一程往淮水南岸,
然后让他登岸从陆路赶赴建康。她此刻向众人作出报告,该是双头舰刚回来。

    众人中只有刘裕和燕飞清楚,宋悲风是因谢道韫而火速赶到建康去看情况。

    不知如何,江文清瞄刘裕的那一眼,竞今刘裕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美女仍是
一贯的男儿扮相,可是落在他的眼中,却足充满花朵盛放的女儿家风采,艳光逼人,
充满挑战和诱惑的味儿。

    江文清随后向燕飞道:“祝我们的边荒第一高手,再接再励扬威北域,大破慕
容宝的远征军。”

    众人闻言轰然起哄,敬第三轮酒。

    红子春、呼雷方、拓跋仪、丁宣、姚猛和姬别此时到来,气氛更趋热烈。得来
不易的胜利份外令人感到珍贵,众人仍浸沉在边荒集二度失而复得的狂喜里。

    程苍古道:二呙彦那小子滚到哪襄去了?“

    姬别笑道:“怕是又开始发疯哩!”

    卓狂生捋须微笑道:“小子来哩!”

    众人循他目光瞧去,高彦正从柬大街飞步奔至,神情兴奋得自己搬椅子,硬挤
入燕飞和庞义中间去,嚷道:“难得各位边荒集的大哥大姐全体在场,我有一个一
石三鸟的绝世好计,说出来让各位大哥大姐参考参考,看看是否行得通,以报答各
位一直以来对我争取终身幸福的鼎力支持。”

    红子春怪笑道:二局小子你究竟是来送行还是谈生意?“

    高彦热情不减,手舞足蹈道:“什么都好,老子这条绝世好计,既可以发大财
赚大钱,二可以在南方扩展影响力,三可以为刘爷造势。如此不但我们边荒劲旅的
军费有着落,更可以稳定南方,使刘爷大增与人斗争的本钱,当时机成熟,我们北
伐营救千千和小诗姐时,便不用担心南方有人敢扯我们后腿哩!”

    众人哄然大笑,包括燕飞和刘裕在内,都当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信口开河,
没有人相信他可以想出有建设性的东西。

    程苍古道:“我敢和任何人赌一铺,高小子说出来的话,一定峰回路转,最后
还是与他的小白雁有关系。”

    姬别大笑道:“程赌仙当庄家如何?我赌你说对了。”

    高彦丝毫不以为忤,欣然道:“你们肯定输大钱,我迎娶小白雁的大计早有着
落,不须劳烦你们。”

    转向卓狂生道:“对吗?我的婚礼筹办人?”

    众人目光投向卓狂生。

    卓狂生捋须笑道:“高小子确没有胡说八道,我已决定陪他往两湖勇闯情关,
务要抱得美人归。哈!真爽!”

    屠奉三皱眉道:“你们想试探出名心狠手辣的聂天还,对你们容忍列怎样的地
步吗?”

    卓狂生道:“老聂当然不是善类,但也不致于这 小家子,我们该有一番作为。
何况夫妻情份是宿世冤孽,注定是鸳鸯终町成眷属,非是喊打喊杀便可以拆散我们
高少和小白雁。哈!”

    众人还有甚 好说的,大疯子加上痴情种,两湖不给他们闹得天翻地覆才怪。

    高彦兴奋道:“不要以为老子我为了爱情会荒废正事,我们今次到两湖去,是
顺便办我现在报上的绝世好计,保证你们叫绝。”

    一直含笑不语的燕飞叹道:“快说吧!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发疯。”

    高彦神秘兮兮的道:“由我脑袋想出来的东西,会差到哪里去呢?坐稳了,此
计有个风光的好名字,叫……嘿!就叫”天穴观赏探奇之旅“如何?”

    江文清“噗哧”娇笑起来,瞅着高彦道:“你在胡诌什么?”

    高彦微一错愕,定神狠狠盯了江文清几眼,讶道:“是否我看错?大小姐今天
特别迷人,春风满面,与平日不同。”

    江文清俏脸红起来,啐道:“我警告你,勿要对我乱嚼舌头,留给你的小白雁
去忍受吧!”

    众人起哄大笑,暗里都觉得高彦说的话有根据。

    刘裕接触了屠奉三带着提醒他小心意味的眼神,道:“说罢!我们正洗耳恭听。”

    高彦道:“边荒一向是南人禁足的地方,而边荒集更是天卜最神秘有趣的地方。
只是碍于道路危险,怕随时会赔上老命,所以爱惜生命的人都没胆量作边荒之游,
只有爱冒险和不怕死的人才敢来。”

    卓狂生首先赞同道:“有道理!人就是这样子,愈是行人禁足之地,愈有吸引
力。且边荒集在外人眼中一向是天下最堕落之地,吃喝嫖赌,各类玩意儿应有尽有,
连不该有的也有,式式俱备。哈!有机会谁不想享受堕落的滋味。”

    高彦欣然道:“我这提议在以前是没法办得到的,因为集内帮会随时发生火并,
自身难保下,谁敢保证来趁热闹者的安全,现在这问题当然不存在。”

    慕容战皱眉道:“你究竟想说什么呢?可以直话直说吗?”

    高彦道:“慕容老大你有点耐性行吗?如果我不解释清楚整个构思的来龙去脉,
怕不够说服力嘛!”

    庞义道:“我们已经非常有耐性了。”

    高彦瞪他一眼道:“勿要疯言疯语的影响老子的思路。他奶奶的,长话短说,
我这绝世好计就是最佳振兴边荒集的速成方法。我们虽得回边荒集,但以前赚下的
都来不及带走,人人变成穷光蛋,大家要从头开始,没有点鼓吹经济的手段,如何
回复以前的财力?凭什么去南征北讨?他娘的!你们明白我是为大家着想吗?”

    费二撇点头道:“开始有点道理哩!不过仍未引入正题。”

    高彦神气的道:“我的振兴大计,就是举办名之为”天穴探奇“的观光团,由
我们边荒集提供绝对安全的保证,安排有兴趣的人到边荒集来观光,胜地就是到白
云山区去参观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天下奇景,我敢保证当参加者,站在天降火石撞击
出来的大坑穴旁,会看得目瞪口呆,大感不虚此行。”

    听者无不动容。

    卓狂生拍桌道:“每个收多少?”

    高彦道:“大小老幼同价,一个人头黄金二两,铁不二价。不过开始的首三个
月有优惠,减半收费。”

    费二撇最精于计数,皱眉道:“是否便宜了点呢?我们还要管接管送、包吃包
住,赚不了多少。”

    高彦道:“精采处正在这里,对南方的豪门富族,二两黄金不算是什么一回事。
可是来到边荒集后,面对各种诱惑,谁能按着钱袋不花银?呢?保证百业兴旺,各
位大老板人人日进斗金。”

    屠奉三道:“这是说来容易做时难,我们如何在南方招徕生意?又如何应付朝
政的干涉。如果整船人给拿了去坐牢,我们还有面子继续办下去吗?”

    高彦道:“所以我和老卓要亲自出马,去说服沿江各河的大帮会,大家合作赚
大钱。各地的黑帮便是我们的代理人,由他们各自去招揽顾客,打通各地贪官污吏
的关节。如此我们便可兵不血刃的在南方扩展势力。大家有利可图下,自然称兄道
弟,从此紧密合作,至少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立即通报,谁来侵犯边荒集,就等
于打破大家的饭碗,肯定成为公敌。”

    红子春道:“这小子不无几分歪理。”

    高彦更兴奋了,晒道:“什么歪理?你奶奶的,大家想想看吧!什么”一箭沉
隐龙,正是火石天降“只限于道听涂说,可是如果每天有十多个观光团,穿花蝴蝶
般天天去看这个老天爷弄出来的奇迹,还有人敢怀疑我们刘爷不是真命天子吗?他
娘的!当日我站在坑穴旁,便看得头皮发麻,整个人动弹不得。如此奇景,人生难
得一见。不信吋问我们的天下第一高手小飞,当时我便见他在坑穴旁发呆。”

    燕飞和刘裕对视苦笑,却没有人明白他们的心事。

    卓狂生再拍桌道:“通过!高小子一生最有建树就是这一趟。如此振兴经济的
伟大方案,只有我们荒人想得出来,只有我们荒人敢去做。最妙是如摆明车马邀人
来吃喝嫖赌,那些子日道貌岸然之士怎肯撕下伪装,可是以观天穴之名而到边荒集
来,便可以振振有词。他奶奶的!我就加送一台”一箭沉隐龙“的说书,包管人人
乐而忘返,花光袋内的银?方肯罢休。”

    屠奉三道:“这样太露骨了,最好完全不提刘爷和天穴的关系,大家心中有数
算了。”

    庞义失声道:“连屠爷你也同意这小子的异想天开。”

    江文清正容道:“高小子的提议确是针对目前我们处境卜的良方重药,且是切
实可行。一直以来,边荒集对外人都有庞大的吸引力,守法的人都爱尝试一下无法
无天的荒人生活方武,何况现在我们更提供了一个欣赏奇景的机会。”

    姚猛道:“刘爷有什么意见呢?”

    刘裕摊手道:“我这个统帅已于三天前解甲归田,此事该由议会决定。”

    阴奇道:“有人反对吗?”

    大家互相看来看去,接着起哄大笑。

    高彦喝道:“燕小子快表态,我的提议你敢不支持吗?我是在为千千和小诗姐
的归来动脑筋啊。”

    燕飞起身,把蝶恋花挂到背上去,另一手抓着放在地上的小包袱,目光落在一
直没有发言的拓跋仪身上,道:“小仪认为高小子的想法行得通吗?”

    拓跋仪欣然道:“我看不到有什么风险,值得一试。”

    燕飞向高彦笑道:“听到吗?今次给你抢尽风头哩!”

    又向刘裕道:“刘兄送我一程如何?”

    众人都知道他有话要和刘裕私下说,知情识趣地起立恭送两人动身离去。

    --------

    天地文学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