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真龙不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真龙不死

    高彦来到西门大街卓狂生的说书馆的大门外,对面就是红子春的洛阳楼,除说
书馆外,这一带的其它七、八栋楼房,均属红子春的物业,令红子春成为夜窝子的
大地主。

    卓狂生的说书馆,像大多数夜窝子内的青楼赌场般仍未重新启业。道理浅显,
因为荒人囊内缺金,开门做生意,只会落得门可罗雀的局面,所以精明的荒人都按
兵不动,以免耗费灯油之余,且需支付工资。

    边荒集确实急需一个振兴经济的大计。

    踏入说书馆的大堂,可容纳百人的空间只有卓狂生一人,正对着一排排的空椅
子伏案疾书,感觉挺古怪的。

    卓狂生停笔往他瞧来,哈哈笑道:「高小子你来得正及时,我刚为你那台说书
写得好章节牌。」

    高彦趋前一看,见到案上放着五、六块呈长形的木牌子,其中一块以朱砂写着
「小白雁之恋」五个红色的大字,这些牌子会挂在说书馆入门处,让来听说书的人
晓得有哪几台书,知所选择。

    高彦失声道:「你这家伙聋了吗?我说过还须好好的去想清楚。他奶奶的!你
的绝世蠢计一定行不通,只会害死我,更会气得小白雁最后谋杀亲夫。」

    话说完伸手把「小白雁之恋」的大牌抢到手上去。

    卓狂生并没有阻止他,抚须笑道:「小彦你给我冷静点,我想出来的办法,从
来没有试过行不通。想想吧!当小白雁怒气冲冲不惜千里来找你算帐,方发觉是一
场误会,化嗔怒为狂喜,你说有多动人。」

    高彦举起手中的木牌子,苦笑道:「这也有误会的吗?连证物也有了,她会认
定我是卑鄙小人,竟出卖她的隐私来赚钱。我敢肯定,她除谋杀亲夫外,还会把你
的说书馆给拆掉。你害我,但也害了自己。」

    卓狂生欣然道:「放心吧!技巧就在这里,我这个计划分作两方面,首先是如
何把小白雁气得暴跳如雷,非来边荒集寻你晦气不可,让她完全失去自制力。」

    高彦往后移,捧着牌子颓然在前排,往正中处坐下,唉声叹气道:「你愈说老
子愈心惊胆跳,你这样胡搞下去,最后只会砸了我和小白雁的大好姻缘。」

    卓狂生瞪眼道:「听书要听全套,不要这么快下决定,你奶奶的,到两湖去是
无可选择的最后一着,可以选择的话,当然是引她这大小姐到边荒集来,只有在边
荒集,你才可以为所欲为、胡天胡地。如果在两湖,不论小白雁如何爱你,怎地也
要顾及聂天还的颜面,不敢逾轨,明白吗?更大的可能性是老聂封锁了消息,根本
不让她晓得你到两湖去找她,用云龙把她截往无人荒岛,让我们两个傻瓜扑了个空。」

    高彦没精打采的道:「她肯来当然是最好,在边荒集我更神气得多,通吃八方,
但如用你的蠢办法,她可能永远不原谅我。」

    卓狂生道:「她生气,是因为你出卖和她之间的秘密恋情,可是,如果当她来
边荒集找你算帐,方发觉你完全没有出卖她,更明白这是令有情人能相会的唯一手
段,便会被你的一片痴情感动。他娘的!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

    高彦愕然道:「你先前说要出卖我和她的故事,现在又说不会出卖她,不是前
后矛盾吗?」

    卓狂生微笑道:「此正为窍妙所在,我卖的是我拼凑出来的版本,是以局外人
的立场说故事,只要她听过这台书,便会知道,事实上你对与她之间的事守口如瓶,
根本是一场误会。」

    高彦一呆道:「怎办得到呢?」

    卓狂生道:「连边荒集都被我们夺回来,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小白雁之恋
的话本由我供给,完成先给你过目,看过后你便会放心。」

    高彦抓头道:「若是如此,恐怕不够威力激她到这里来。」

    卓狂生指指脑袋,傲然道:「我想出来的东西,包你拍案叫绝。看你这小子也
有点表演的天分,便由你现身说法,亲自来说这宝书。如何?这样够威力了吧?」

    高彦色变道:「你是不是想吓破我的胆?由我亲自出卖她,她还肯放过我吗?
尽管内容是杜撰的,仍然是不行。」

    卓狂生道:「这恰是最精彩的地方,就看小白雁对你的爱是否足够。让我告诉
你,爱的反面就是恨,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用你的小脑袋想想吧!假如随着我
们观光大计的推展,消息四面八方的传开去,其中一项是你高小子,将亲自到说书
馆说[ 小白雁之恋] 这台书,消息传至两湖,会有什么反应呢?」

    高彦捧头道:「当然是把我未来的小娇妻气个半死,恨不得把我剥皮拆骨,斩
成肉碎。」

    卓狂生拍案道:「这就是最理想的反应。老聂和小郝肯定不会封锁这样的[ 好
消息] ,还会立即让你的小白雁知道此事,以令她明白识错了你这卑鄙小人。对吗?」

    高彦放开手,道:「这还不是害我吗?」

    卓狂生道:「以小白雁的性格,肯定会抛开一切,来找你这负心郎算帐。而聂
天还没办法反对,因为他必须遵守承诺,不能插手干涉你和她之间的事,管那是郎
情妾意,又或者谋杀亲夫。明白吗?」

    高彦垂头丧气道:「大概是这个样子吧!」

    卓狂生胸有成竹的道:「再想想看,当她气势凶凶的来踢馆,却发现你根本没
有说她半句闲言,且宁死有不肯出卖她,她会有什么感觉呢?」

    高彦糊涂起来,道,「且慢!你是说要我说书只是个虚张声势的幌子,根本没
这回事?」

    卓狂生大笑道:「你终于明白了。记着哩!说谎之后必须圆谎,才可以把小白
雁骗得服服贴贴。你的英雄救美只是个骗局,却绝不可让她看穿,所有荒人兄弟都
会在此事上为你隐瞒,人人异口同声说你不爱江山爱美人,为小白雁背叛了边荒集。
问题来了,背叛边荒集是弥天大罪,不可能没有惩戒的。不过在钟楼议会上,众人
念在你迷途知返,且能带罪立功,又得燕飞拼死保着你,所以只罚你到敝馆来说书,
以表明你与小白雁划清界限,挥慧剑斩情丝的决心和诚意,表示出忏悔之心。」

    高彦发了一会儿呆后,拍案道:「真荒谬!亏你想得出这样的馊主意来。他奶
奶的,于是我这富贵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好汉,便诸多推托,死也不肯登台表白。
唔!不过,你刚才不是说过另有版本吗?又是什么的一回事?」

    卓狂生道:「这是个特为小白雁和一心要破坏你们小夫妻的人而设的版本,随
宣传边荒游而传遍南方各大城镇的文本散播。你的小白雁之恋只列章回的标题,尽
可能添油加醋,例如什么娘的[ 一见钟情] 、[ 爱郎情切] 、[ 共度春宵] 诸如此
类,总之,不气死小白雁不罢休。哈!当然哩!以上标题无一实情,只是局外人想
当然而已。」

    高彦认真的思考起来,皱眉苦思喃喃道:「你这条激将之计真的行得通吗?」

    卓狂生道:「信我吧!这个险是不能不冒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想动用
公款,小查那间灯店的营运资金,你必须直接向大小姐借银,此事没得商量,明白
吗?」

    高彦无奈的道:「你说怎办便怎办吧!我敢不照你的意思做吗?他奶奶的!这
件事我还要仔细想想,老子点头才可以实行。」

    刘裕登上小山岗,烽火仍熊熊燃烧,不住把浓烟送往高空。

    忽然心中一动,脑海浮现出任青媞诱人的花容。

    刘裕心中大讶,难道自己竟继承了燕飞的灵觉,可以对人生出神妙的感应。旋
又推翻这个想法,因为他嗅到一丝丝若有似无的香气,而此正是任青媞动人的体香。
他敢肯定,如果不是内功上有突破,一定会把气味疏忽过去。

    自己是否应揭破是她弄鬼,以收先声夺人的震撼效果呢?念头一转,又把这诱
人的想法放弃,因为他与心中拟定好的策略不相符合。

    过去的几天,他整个心神全放在体内真气的运转,和如何把与以前迥然有异的
真气,应用到刀法上去。养息时则思量返回北府兵后的生存之道。

    屠奉三说中了他的心意,他必须韬光养晦,敌人愈低估他愈理想,所以他决定
把现在真正的实力尽量隐藏起来,让敌人误以为他仍是以前那个刘裕。

    他是北府兵最出色的探子,善于凭气味追蹑目标。从刚才嗅得任青媞留下的气
味,他可以断定,任青媞离开烽火处有颇长的一段时间,或许是二、三个时辰。换
过以前的他,肯定再没法嗅到任何气味,所以他决定装蒜,以令此妖女没法掌握到
他现在的本领。

    刘裕目光扫过小岗南坡茂密的树林,那是唯一最接近他的可藏身之处,刘裕心
中暗笑,掉头便走。

    「刘裕!」

    刘裕已抵东面坡缘处,闻言止步道:「任后有何指教?」

    破风声直抵身后。

    刘裕旋风般转身过来,任青媞盈盈站在他面前两丈许处,消瘦了少许,仍是那
么绰约动人,神情冷漠地瞅着他。

    想起曾和她有过肌肤之亲,同室共床,却说不出来是何滋味。

    任青媞幽幽一叹,本是冷酷的眼神生出变化,射出幽怨凄迷的神色,轻轻道:
「刘裕,你现在是大名人哩!淮水一战,使你的名传天下,现在连边荒集也落入你
的手上,理该大有作为,因何还要回广陵去送死呢?」

    刘裕哑然笑道:「我死了不是正中任后下怀吗?我们的关系早已在建康结束,
从此是敌非友。勿要对我装出关切的摸样,你当我是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傻瓜吗?」

    任青媞微耸香肩,浅笑道:「谁敢把你当作傻瓜呢?我是来找你算帐的,我的
心佩在哪里?」

    刘裕摇头叹道:「亏你还有脸来向本人要这要那,你死了这条心吧!心佩纵然
在我身上,我也绝不会拿出来给你。本人没时间和你纠缠不清,你想要什么,先问
过我的刀好了。」

    任青媞双目杀机大盛,沉声道:「勿要触怒我,你那三脚猫的本领我比任何人
都清楚。我专程赶来,岂是你虚言恫吓可以唬走。我知道,你有一套在山林荒野逃
走的功夫,不过,在你抵达最接近的树林前,恐怕你已一命呜呼。不要怪我没有警
告在先。」

    刘裕闻言大怒,又忙把影响体内真气的情绪硬压下去。以前当他心生愤慨的时
候,体内真气会更趋旺盛,气势更强大。但被改造后的先天真气,却恰好相反,愈
能保持灵台的空明,真气愈能处于最佳状态。只是这方面,已是截然不同的情况,
大幅加强了刘裕对自己的信心。

    自离开边荒集后,他的首要目标是要保存小命,至乎用尽一切手段来达致此目
标,当然绝不可意气用事,因小失大。

    表面看来,任青媞并不能对他构成任何威胁,可是,深悉她的刘裕,却比任何
人都清楚她的危险性。除非能杀死她,否则天才晓得,她会用什么卑鄙手段对付自
己。

    他能杀死她吗?这个念头确实非常诱人。

    他早下了大决心,任何挡着他去路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铲除。

    忽地,一股邪恶阴毒的真气袭体而至。

    刘裕心中一懔,晓得她的逍遥魔功又有突破,更胜上次在建康遇上的她,不怒
反轻松的笑道:「原来任后的功夫又有长进,难怪口气这般大,好象本人的生死完
全操在你手上似的,请任后出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杀死我刘裕的本领。」

    他的口气虽仍然很强硬,但却留有余地,不至于令任青媞下不了台。

    任青媞忽然「扑哧“娇笑起来,眼内的杀气立即融解,化为温柔之色,一副万
种风情向谁诉的诱人媚态,抿嘴道:「我们讲和好吗?」

    刘裕失声道:「什么?」

    任青媞恢复了谈笑间媚态横生的风流样儿,若无其事的道:「自古以来,分分
合合是常事,而非异况。人家坦白的告诉你吧!我并没有让任何人沾过半根指头,
你是唯一的例外。你是个有经验的男人,自有办法判断我是否仍保持处子之躯,你
想在什麽地方得到我,人家绝不会有半句反对的话,如此刻不释去你的疑虑。青媞
不论如何狠心,也不会伤害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尽管刘裕清楚她是个怎么样的妖女,可是,当她如眼前情况般巧笑倩兮的,说
出献上动人肉体极尽媚惑能事的话儿,也感心跳加速,大为吃不消,更令她以前在
他心底留下的恶劣印象迷糊起来。

    刘裕心叫厉害,涌起当日在广陵军舍与他缠绵动人的滋味,叹道:「任大姐勿
要耍我了,你既然已选桓玄而舍我,今天何苦又来对我说这番话呢?你不是说,我
回广陵是去送死的吗?对一个小命快将不保的人献身,不是明知输也要下注?」

    任青媞双目射出温柔神色,轻轻道:「小女子以前对刘爷有什么得罪之处,请
刘爷大人有大量,不再计较。你这个人啊!蛮横固执得教青媞心动。你知不知道,
人家因何要特地来找你呢?」

    刘裕语带讽刺的道:「不是要来杀我的吗?」

    任青媞欣然道:「给你这冤家猜中哩!我是一心来杀你的。」

    刘裕人感错愕,呆瞪着她。

    任青媞平静的道:「这叫盛名之累。传言[ 刘裕一箭沉稳龙,正是火石天降时
].可是我偏不信邪,而要证明你是否天命眷宠的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看能否杀
死你。你如果被杀死了,当然不是什么真命天子。对吗?」

    刘裕又感到她邪异真气的威胁力,晓得已被她的气机死锁,逃也逃不了,只余
放手硬拼一法。

    他当然不是害怕,只是不愿被她以此直接了当的手法,摸清楚自己的真正实力。
从容微笑道:「难得任大姐这般看得起我,是我的荣幸。不过,任大姐冒这个险似
乎不太值得吧!你如杀不死我,便要饮恨在本人刀下,你以为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吗?」

    任青媞嫣然笑道:「只有这个办法,才可以判断出你是否应天命而崛起的真命
天子,这个险是值得冒的。如果真的杀死你,可拿你的首级去领功,杀不死你嘛!
我任青媞以后死心塌地的从你。刘郎啊!你舍得杀人家吗?人家不但可以令你享受
床第之乐,还是你手上最有用的一着暗棋,令你在应付桓玄时得心应手。我可立下
毒誓,永远不背叛你,永远听你的话。」

    刘裕大感头痛,冷喝一声:「无耻!」厚背刀出鞘。

    他不论才智武功,已非昔日吴下阿蒙,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更对自己建立起
强大的自信,有把握应付任何情况。

    他决定狠下心肠,斩杀此妖女,好一了百了。

    任青媞一声娇笑,红袖翻飞,两道电光分上下朝刘裕疾刺而来。

    --------

    黄金社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