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重归北府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重归北府

    巴陵城。

    郝长亨坐在当地最著名的酒家洞庭楼楼上临街的桌子,目光投往街上的人车往
来,却是视而不见,正为尹清雅的事烦恼苦思。

    他开始有点明白,为何尹清雅会对高彦生出兴趣了。

    昨天他办了个郊野游猎会,邀请了十多个当地的年轻俊彦参加,这些儿郎来自
附近郡县,不是出身于本土的世家大族,便是富商巨贾的儿子,其中不乏文武全材
者,经他精心挑选,各种人物都有,几敢肯定尹清雅能看得上眼,只要她对任何一
个生出好感,他便可以推波助澜,撮合他们,好完成聂天还吩咐下来的重任。

    他的预测只对了一半,俊彦们见到尹清雅,便如蜜蜂见到蜜糖,个个争相对她
大献殷勤,岂知她完全不为所动,不到半天便意兴索然,喊闷离开。弄得他非常尴
尬,难以交代。

    问题可能出在尹清雅心上,就是比起高彦,这些人都变成闷蛋,了无乐趣。

    不论边荒集或其所处的边荒,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地方,无法无天,危机四伏。
真正吸引她的该不是高彦,而是边荒的刺激和危险,使她有新鲜的感受。高彦何德
何能?怎可令心高气傲的尹清雅对他倾心?高彦只因来自边荒集,占上「地利诱人」
的便宜。

    但如何令她移情别恋,忘记这可厌的小混账呢?

    胡叫天来到他身旁坐下,脸布阴霾,神色沉重。

    郝长亨为他斟酒,讶道:「天叔为何心事重重的样子,有甚么难解的事,长亨
可否为你分忧?」又向他敬酒。

    胡叫天默默干了杯中酒,沉声道:「荒人收复了边荒集。」

    郝长亨很想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可是想起自己亦是荒人的手下败将,且输得不
明不白,窝囊至极点,豪言壮语立即卡在咽喉处吐不出来,只好为他斟满另一杯酒。

    胡叫天看着他注酒,有点意兴阑珊的道:「恐怕接着来的一段长时间里,没有
人能奈何得了荒人。」

    郝长亨明白他说的是实情,却知绝不可以附和他,更添他心中的恐惧。自成功
击杀江海流后,胡叫天一直郁郁寡欢,可知,作卧底叛徒的滋味绝不好过。

    正容道:「帮主已有周详计划对付大江帮,只要杀死江文清,大江帮将会溃灭。」

    胡叫天叹道:「现在的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荒人已团结一致,我们要对
付大江帮,等若与整个边荒集为敌,再不像以前般容易。」

    郝长亨冷哼道:「帮主昨天起程往江陵,应桓玄之约商量大事,边荒集肯定是
其中一个议题。天叔放心吧!我们必会找出破边荒集之法,何况在两湖,天叔绝对
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荒人敢来犯我们,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

    胡叫天淡淡道:「听说燕飞曾来过巴陵,是否确有其事呢?」

    郝长亨心中苦笑,暗忖自己正为此事心烦。点头道:「他确曾来过,且差点不
能脱身。」

    胡叫天朝他瞧来,沉声道:「我想退隐!」

    郝长亨一呆道:「退隐?」

    又道:「天叔勿要胡思乱想。我可以代帮主保证天叔的安全,只要天叔小心点,
不让敌人掌握行踪,我保证大江帮派来的刺客,连你的影子也看不到,动辄还要全
军覆没。在我们两湖帮的地头,谁来逞强,我们都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胡叫天颓然道:「我正是不想过这种每天都要心惊胆跳、提防敌人袭击的生活。」

    郝长亨道:「请天叔三思,看清楚情况再下决定。」

    胡叫天目光投往杯内的美酒,一字一字的缓缓道:「我今年四十三岁,过往几
年都在江海流的手下办事,对那种生活已非常厌倦,现在只希望能找个山明水秀的
小镇,宁静地渡过余生,甚么事都不想去管,把一切忘掉。」

    郝长亨苦笑道:「天下间还有安乐的处所吗?」

    胡叫天道:「那便要看我的福分,我有点难以向帮主启齿,希望长亨为我在帮
主面前说几句好话,达成我的心愿。」

    郝长亨还有甚么好说的,只好答应。

    刘裕来到统领府大堂门外,大感愕然,问道:「刘爷竟要在大堂见我吗?」

    由城门接他到这里来的亲兵低声答道:「我们是依令办事,其它的事便不清楚。」

    刘裕心忖,刘牢之这招高明得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本猜刘牢之会在较保密的地
方,例如书斋又或内堂见他,而绝不会是在大堂般公开的场所。刘牢之又在玩手段
了,他要显示给所有人看,自己是他一手捧出来的,甚么立军令状收复边荒集,是
他的用人之术,好令自己能创出奇迹,事实上他并非针对自己,反对自己爱护有加,
诸如此类。

    刘裕暗叫不妙时,门官唱道:「副将刘裕到。」

    刘裕欲再想清楚点也没有时间,硬着头皮步入统领府的议事大堂。入目的场面,
看得他倒抽一口气,同时晓得,自己低估了刘牢之,已落到绝对的下风去,主动权
完全握在刘牢之手内。

    大堂的正面坐着手握北府兵大权的刘牢之,左右两旁各摆了十张太师椅,大半
坐着北府兵的高级将领,包括孙无终、刘毅和何无忌三人在内。

    一眼看去,论军阶,最低级的正是刘裕。

    刘裕记起卓狂生所说听书听全套的道理,硬按下心底里对刘牢之的仇恨,不敢
造次直抵大堂正中处,依北府兵见大统领的军礼,曲膝半跪行军礼道:「卑职刘裕
参见统领大人,卑职托大人鸿福,幸不辱命,已依照大人吩咐,逐走占领边荒集的
胡人。」

    这番话给足刘牢之面子,又不亢不卑,甚为得体,即使刘牢之恨不得把他立即
处斩,一时仍难降罪于他。

    在座诸将尚未来得及点头嘉许,一身统领军服的刘牢之,早从大统领的宝座跳
出来,一把扶起刘裕,呵呵笑道:「刘裕,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玄帅更没有看错
人,只有你才可把一盘散沙的荒人团结在一起,创造出收复边荒集的奇迹。由今天
开始,刘裕你便是带兵正将,俸禄加倍。」

    刘裕被刘牢之的热情弄个措手不及,胡里胡涂的站直虎躯,一时不知该要如何
反应。

    众将齐声喝采。

    刘裕由副将高升至带兵正将,连跳两级。正将也有高低之分,在北府兵里,正
将级的人马达三十多人,只有高级的正将才可领兵出征。

    刘裕终于跻身于高级将领的行列。

    刘裕听到自己答道:「多谢统领大人提携。」

    他当然晓得,刘牢之只是在做门面工夫,以释去北府兵诸将,对他欲除去自己
这眼中钉的疑心,将来他纵然被刘牢之害死,众人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去。

    刘牢之喝道:「赐座!」

    刘裕识趣的退到末席坐下,旁边便是何无忌,对面是刘毅,三人都不敢在目光
眼神方面稍有逾越,怕被人发现端倪。

    刘牢之回归主座,意气飞扬的道:「小裕立下大功,令我北府兵威名更盛,除
了晋职外,我还要好好奖赏他,各位有何高见?」

    此着更出乎刘裕意料之外,刘牢之愈对他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愈代表他暗地
里有对付他的厉害手段。昨夜差点被陈公公干掉的惊险情况,仍是记忆犹新。

    坐在刘牢之左右下首的,分别是吴兴太守高素和辅国将军竺谦之,在大堂内,
是刘牢之以下军阶最高的人,亦是刘牢之的心腹将领,其中他认识的还有刘袭、高
雅之和刘秀武,都是北府兵的著名将领。

    刘裕的目光往孙无终投去,后者微一颔首,似在表示明白他的疑虑,不过,他
亦看不通刘牢之的把戏。

    何无忌侧靠过来,低声道:「逆来顺受。」

    刘裕心中感激,何无忌是刘的外甥,关系密切,该比其它将领更清楚刘牢之的
心意,在这等情况下仍来提醒自己,非常够朋友。

    孙无终开腔道:「现在朝廷正值用人之时,下将认为,该多予小裕历练的机会。
刚巧琰少爷正向我们要人,小裕又是琰少爷熟悉的人,故是最适合的人选。请刘爷
考虑。」

    这番话说出来,属刘牢之派系的将领,人人脸露不自然的神色。因为孙无终的
话,等于暗示他仍不信任刘牢之对刘裕的诚意,所以,希望能让刘裕到谢琰底下办
事。

    反是刘牢之丝毫不介意,微笑道:「这是个好主意。」

    刘裕对孙无终甘冒开罪刘牢之之险,提出这个建议,心中一阵感动,同时也知
道,刘牢之绝不会放自己到谢琰处去,事情不会如斯简单。

    果然,刘牢之的心腹高素道:「刘大人经过连场大战,长途奔波,已是非常疲
倦。我认为该让刘大人好好休息一段日子,乘机衣锦还乡,与亲人欢聚。这该是最
好的奖赏,我也巴不得有这机会哩!」

    众将同声哄笑纷纷称善。

    表面看来,他比孙无终更体恤刘裕的情况。

    刘牢之含笑点头道:「确是更好的主意,小裕你有甚么意见?」此话等若否定
了孙无终的提议。

    刘裕心忖,敌人赞成的,当然要反对。自己孤身回京口,目标明显,顿成高手
如陈公公等的刺杀目标,还是留在广陵隐妥点。

    忙道:「卑职只是适逢其事,根本算不上甚么成就,岂敢厚颜回乡炫耀。请统
领大人另派任务。」

    他心知刘牢之怎都不会让他得到谢琰的庇护,索性抱着天掉下来当被盖的态度,
看他有甚么对付自己的手段。

    刘毅和何无忌都不敢说话,怕被刘牢之看穿他们和刘裕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
下,孙无终起不到任何作用。

    刘牢之的另一心腹大将竺谦之欣然道:「朝廷不是向我们要人吗?我认为刘将
军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孙无终、刘毅和何无忌三人登时色变,朝廷由司马道子所控,如把刘裕交给司
马道子,与送羊入虎口有何分别?刘裕肯定不能活命。

    刘裕则心中大骂,如此岂非硬逼自己脱离北府军,逃往边荒集当逃兵吗?实在
太卑鄙了。

    孙无终忍不住道:「现在南方谣言满天飞,把小裕和边荒的天降神石硬扯到一
起,已大招朝廷之忌,琅琊王怎肯重用小裕呢?」

    刘牢之神色自若的朝刘裕瞧去,道:「小裕在这里最好不过,就由小裕亲自解
说这件事,我上报皇上,以释他的疑虑。」

    大堂内静至落针可闻。

    刘裕颇有任人宰割的无奈感觉,更清楚,只要说错一句话,让刘牢之拿到把柄,
可治自己造反的死罪,谁也不敢为自己说半句好话。

    正容道:「我敢对天立誓,甚么[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这两句话,
完全是信口雌黄。隐龙确是被火箭烧毁沉没,但却是在被围攻的情况下。两件事确
是在同一晚发生,但是否在同一时间则只有老天爷晓得。两句歌谣出自荒人卓狂生
之口,目的是令荒人团结在一起,是一种激励人心的策略。岂知传到边荒外,便变
成另一回事。」

    他能说的就是这么多,刘牢之不接受的话,只好打出广陵去,看看燕飞的免死
金牌是否仍然有效。

    刘牢之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微笑道:「我完全信任小裕,这件事我会亲自向皇
上解释,担保没有问题。」

    众人纷纷称善,均对刘牢之肯把如此犯司马氏皇朝大忌的事揽上身,是对下属
的爱护。孙无终、刘毅和何无忌三人则心中纳闷,摸不着头脑。

    难道刘牢之真的改变了对刘裕的看法。

    只有刘裕明白,刘牢之是另有对付他的手段,故大卖人情,使北府兵诸将领,
误以为他对刘裕爱护有加,将来纵是刘裕出了岔子,也没人怀疑与他有关。

    刘牢之欣然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应由小裕去负责这项朝廷派下来的重任,
以示小裕对朝廷确是忠心耿耿。」

    刘裕心叫「来了」,这肯定不是甚么好差使,只恨自己没有拒绝的资格。忙道
:「请统领大人赐示。」

    刘牢之道:「近两年,沿海出现了一批凶残的海盗,到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
干尽令人发指的坏事。但因这批海盗来去如风,神出鬼没,官兵一直没法奈他们的
何,还吃了几次大亏,折损严重。上个月,朝廷派去负责剿匪的大将王式,更被海
盗割掉首级,只余无头尸运返建康,震动朝野。所以,皇上颁下圣旨,要我在北府
军内挑选能人,代替王式。」

    孙无终一震道:「刘爷指的是否[恶龙王]焦烈武和他那群海贼?」

    竺谦之道:「正是这个畜牲,此人残忍好杀,但武功高强,据传其擅使铁棍,
从未遇过敌手。我本来亦不太相信他如此厉害,可是,王式名列[九品高手]榜上,
排名仅次于王国宝之后,据目击者言,只是几个照面便被焦烈武收拾了。由此可见
此人的武技,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刘裕心叫厉害。从听到的资料,沿海的官兵已被这批可怕的海盗打得七零八落,
溃不成军,要自己率领这样的一班不足言勇的败军,去应付纵横无敌的海盗,任自
己三头六臂,也难干出甚么成绩来。

    此计既可把自己调离北府兵的权力核心,又可陷害他于劣境与海盗相斗,干不
出成绩则可治自己办事不力之罪,且直接由朝廷出手,而刘牢之则可推个一乾二净,
还有甚麽比这更划算的。

    刘裕心中暗叹,自己确低估了刘牢之的手段。旋又心中一动,想到刘牢之或许
只是依司马道子的指令行事。刘牢之该想不出这麽完美的毒计。

    终有一天,他会和刘牢之、司马道子算清楚这笔账。这些念头以电光火石的高
速,闪过刘裕的脑海,然后起立施军礼,大声应道:「刘裕接令!」

    孙无终皱眉道:「刘爷可否从北府兵拨一批人手给小裕,以增强对付这群凶残
海盗的实力呢?」

    刘牢之叹道:「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天师军已全面发动攻势,实难再
抽调人手。」

    刘裕朗声道:「孙爷放心,刘裕必可完成任务,把焦烈武的人头献上朝廷。」

    刘牢之终现出奸险的笑意,道:「谦之会详细告诉小裕有关贼寇的情况。事不
宜迟,小裕你明早必须起行。」

    刘裕强压下心中怒火,大声答应。

    --------

    黄金社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