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得道多助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得道多助

    卢循来到会稽太守府大堂门外,与一名天师军的将领擦身而过,后者认出是他,
忙立正敬礼,然后匆匆去了。

    卢循步入大堂,徐道覆正吩咐手下有关占领会稽后的诸般事宜。卢循不敢打扰
他,负手在一角静候。

    徐道覆把手下打发离开后,来到卢循旁,道:「我倒希望打几场硬仗才取得会
稽,太容易了便没有趣味。建康的世家大族,如不是腐败透顶,怎会出了个王凝之?」

    卢循淡淡道:「我来时出门的那个人是谁?」

    徐道覆笑道:「师兄注意到他哩!可见师兄人有精进,给你一眼瞧破他,此人
叫张猛,来自岭南世族,有当地第一人之誉,武功不在我之下,最近屡立大功,我
已论功行赏,提拔他作我的副帅。有此人助我们,不愁大事不成。」

    卢循点头道:「此人确是难得的人才,不但一派高手风范,且气魄慑人,是大
将之材。」

    徐道覆像怕人听见似的压低声音道:「天师回翁州了吗?」

    卢循道:「是我亲自送他上船的。唉!天师变了很多,偏我又没法具体的说出
他究竟在甚么地方变了。」

    徐道覆叹道:「我也在担心,自决战燕飞归来,天师似乎除了燕飞外,对其他
一切都失去兴趣,包括我们天师道的千秋大业。唉!希望这只是短暂的情况。」

    卢循苦笑道:「燕飞究竟有甚么魔力呢?第一次与燕飞对决后,天师便把天师
道交给我们师兄弟。第二次决战后,天师连说多句话的兴趣都失去了。刚才我送他
登船,他竟没有半句指示,到我忍不住问他,天师才说,我们必须巩固战果,耐心
静候谢琰的反应,以最佳的状态一举击垮北府兵,如此建康将唾手可得。」

    徐道覆点头道:「天师仍是智慧超凡,算无遗策,此实为最佳的战略。」

    卢循拍拍徐道覆的肩头,道:「我们两师兄弟必须团结一致,道覆负责政治和
军事,我负责圣道的宣扬,直至有一天,我们天师道德被天下,完成我们的梦想。」

    刘裕在天亮前,登上山刘牢之安排送他往盐城的战船,他呆坐船尾处,瞧着广
陵被抛在后方。

    风帆顺流往大江驶去,刘裕心中一片茫然,对于能否重返广陵,他没有丝毫的
把握。刘牢之这招非常高明,一句话把他置于绝地,不但令他陷于沿海巨盗的死亡
威胁下,更令他成为各方要杀他的人的明显目标。

    足音传来,刘裕抬头望去,愕然道:「你不是老手吗?」

    老手来到他面前,欣然道:「难得刘爷还记得我,当日我驾舟送刘爷、燕爷和
千千小姐到边荒集去,想不到今天又送刘爷到盐城赴任。嘿!我本身姓张,老手是
兄弟抬举我的绰号。」

    边说边在他身旁坐下来。

    刘裕抛开心事,笑道:「我还是喜欢唤你作老手,那代表着一段动人的回忆。
刚才我为何见不着你呢?」

    老手道:「我是故意不让刘爷见到我,以免招人怀疑。船开了便没有顾忌,船
上这班兄弟,都是追随我多年的人,可以信任。唉!千千小姐和小诗姐……」

    刘裕道:「终有一天,荒人会把她们迎返边荒集。」

    老手颓然道:「只有这么去想,心里可以舒服些儿。」

    接着压低声音道:「今次我可以接到这个差事,是争取来的,孔老大、孙爷和
一众兄弟,也有份在暗中出力。」

    刘裕生出温暖的感觉,自己并不是孤军作战,而是得到北府兵内外广泛的支持。

    老手愤然道:「际此用人之时,统领却硬把你调去盐城当太守,作无兵之帅,
大家都替你不值。」

    刘裕愕然道:「无兵之帅?」

    老手道:「我本身是盐城附近良田乡的人,对沿海郡县的情况了如指掌,只今
年我便曾三次到盐城和其附近的郡县去。所以,今次孔老大特来找我送刘爷去,好
向刘爷讲解当地的情况。」

    刘裕忍不住问道:「孔老大怎晓得我认识你?」

    老手道:「我一直有为孔老大暗中办事,我们北府兵的战船到哪里去都方便点,
等闲没人敢来惹我们。早在我送你们到边荒集去后,孔老大便找我问清楚情况,还
大赞刘爷和燕爷够英雄,天不怕地不怕。」

    又凑近低声道:「现在孔老大和各位兄弟,已认定你是未来的真命天子,所以
把筹码押在你身上,大家豁出去了。」

    刘裕大感惭愧,却晓得就算否认,仍不能改变得了半点儿这种深植人心的定见,
只好照单全收,默认了事。

    回到正题道:「盐城方面现况如何?」

    老手道:「建康派出王式讨贼,可说是最后一击,若不是焦烈武把劫掠的对象,
由贫农和商旅转向海外来做贸易的商船,影响舶来货的供应和朝廷的税收,朝廷亦
没闲心理会。我们这个朝廷,从不理沿海民众的死活。最重要只是保着建康和附近
的城池,让皇族高门能继续夜夜笙歌的生活。」

    刘裕皱眉道:「沿海的民众不会组织起来自保抗贼吗?」

    老手道:「安公在世时,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司马道子掌权后,便征
沿海郡县的壮丁组成乐属军,以加强建康兵力,弄至生产荒废,无力抗贼。原来焦
烈武手下只有几个喽啰,这两年间却扩展至近二千人,全是司马道子这狗贼一手造
成。」

    刘裕大感义愤填膺,激起了对沿海民众的同情心。他本身出身贫农,更明白普
通百姓在官贼相逼下的苦难。与老手的对话,令他对此原视之为陷阱苦差的任务,
产生了不同的看法,感到必须尽力而为,令受贼灾的郡县回复和平和安定。

    问道:「焦烈武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连王式也死于他手上?」

    老手道:「焦烈武本属东吴望族,被北方迁来的世族排挤,弄得家破人亡,愤
而入海为寇。自少年时代开始他便有武名,善使长棍,生性嗜杀,所到处鸡犬不留。
他的战略是模仿聂天还。官兵势大,他便避往海上荒岛;然后觑机突袭,弄得官军
畏之如虎,只要听到他进攻的号角声,便闻声四散。现在沿海的防御力形同虚设,
谁到那里去,与送羊入虎口全无分别。」

    刘裕听得倒抽一口气,心忖,形势比自己想象的更要恶劣。老手「无兵之帅」
的戏语,亦非夸大之言。

    苦笑道:「王式是怎样死的?」

    老手嗤之以鼻道:「王式像大多数世家子弟般,自视过高,若他学懂躲在高墙
之内,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人宰掉。可是,他却当自己是另一个玄帅,恃着从建康随
他来的一支三千人的部队,主动出击,却被焦烈武以假消息诱他进剿,步入陷阱后
惨遭伏击,弄至全军覆没,自身也不保。现在各郡的官府只敢躲在城内,对城外的
事不闻不问。唉!刘牢之派刘爷你去讨贼,又不派人助你,摆明是要你去送死。」

    刘裕暗呼老天爷,王式好好歹歹也是建康军内有头有脸的将领,有一定的军事
经验,否则司马道子不会委他以讨贼重任,而此人本身更是武功高强,又有一支正
规军,然而尽管有如此优势,配合地方官府的人力物力,却一个照面便全军覆没,
由此可见,焦烈武绝非寻常海盗,而是有智有勇,长于组织军事行动的野心家。老
手是低估了他。

    问道:「盐城的情况如何?」

    老手道:「盐城本是讨贼军驻扎的城池,不过,现在的讨贼军只剩下百人,加
上守城军的四百人,总数不够六百人、且粮饷短缺,士无斗志,要他们去讨贼只是
笑话。」

    刘裕沉吟片刻,道:「其它城池又如何?」

    老手道:「更不堪提,如果焦烈武率众来攻,肯定会望风而遁。唉!我的确没
有夸大,现在沿海诸城,不论官府百姓,都活在惶恐里,唯一可做的事就是求神拜
佛,希望贼子放过他们。」

    刘裕道:「有出现逃亡潮吗?」

    老手道:「幸好近几个月来,焦烈武只是截劫经大河的外国商贸船,所以,沿
海郡民可以暂时喘一口气。」

    刘裕想了半晌,现出一丝笑容。道:「现在我的肚子饿得咕咕乱叫。到统领府
后我不敢吃任何东西,只从后院的井里打了两杓水来喝;有甚麽可以医肚子的?」

    老手赞道:「刘爷小心是应该的,因为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对统领,更要
加倍提防。哈!不过,因我们是临急受命,船上的米粮都是由统领府供给的。待我
去使人弄点东西让刘爷果腹。」

    刘裕心中一动,叫着他道:「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你。」

    老手再坐下去,乐意的道:「只要我晓得的,都会告诉刘爷。」

    刘裕道:「刘牢之知不知道你为孔靖奔走办事?」

    老手道:「当然知道,因为我们是玄帅钦点为孔老大办事的。刘牢之上场后,
孔老大更亲自向刘牢之作出要求,希望可继续留用我们,因为孔老大只信任我。」

    刘裕叹道:「刘牢之极可能找你们来作我的陪死鬼。」

    老手色变道:「刘爷认为米粮有问题吗?我立即去查看。」

    刘裕道:「你认识刘牢之的亲兵里一个叫陈义功的人吗?」

    老手茫然摇头,道:「从没听过这么一个人。」

    刘裕道:「他自称是刘牢之亲兵团十个小队长之一。」

    老手愕然道:「刘牢之亲兵团的十个队长我全都认识,却没有一个是姓陈的。」

    刘裕道:「这批米粮不用查也知道被人做了手脚,用的且是慢性毒药,要连续
吃上两、三天后才生效,令人难以觉察,你去倒一碗出来给我看吧!」

    老手去后,刘裕心中思潮起伏。

    今早,当他晓得刘牢之派专船送他到盐城,已心中起疑。因为,如让他孤骑单
身上路,凭他探敌测敌的本领,只要舍下马儿,专找山路林区走,再来多些敌人也
无法截着他,只有走水路,才会成为明确的攻击目标。

    刘牢之该与陈公公碰过头,清楚在山林野岭追杀他只是徒劳无功,所以想出这
条在水路上截杀他的毒计。

    刘牢之的心计非常厉害,知道老手和他的关系,所以故意放消息予孙无终,再
由孙无终通知孔老大。当孔老大自以为巧妙安排老手接过这项任务,事实上却是堕
进刘牢之的奸计里,让刘牢之可顺便铲除孔老大在北府兵内倾向他刘裕的势力。

    此计最绝的地方,是自己信任老手,不但相信老手不会害自己,更信任老手在
北府兵水师里称冠的操舟本领。在正常的情况下,在茫茫大江上,根本没有人能拦
截老手。

    刘牢之更看通自己的性格,知道一旦遇袭时,他刘裕不会舍弃老手和他的兄弟,
无耻的自行逃生,最后只有力战而死。

    这条近乎天衣无缝的毒计,大有可能是刘牢之和陈公公两人想出来的。因为这
种事必须由外人去办,还可以装作是焦烈武下手,谁都难以追究。

    刘裕心叫好险,暗抹一把冷汗时,老手捧着一碗麦米来了。

    老手的脸色非常难看,道:「果然多了点古怪的香气,如不是得刘爷点醒,肯
定嗅不出来。」

    刘裕接过他递来的碗,捧到鼻端下。

    古怪的事发生了,体内的真气竟气随意转,聚集到鼻子的经脉去,麦米的气味
似是立即转浓,扑鼻而至。最奇妙是香气不但丰富起来,还似可以区分层次,其中
一种带点涩味的香气,并不是来自麦米本身,只是附在麦米上。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鼻子可以变得如此灵敏,不由想起狗儿的嗅觉,大概就是这
样子。又想起方鸿生。

    道:「这米给人浸过毒物,然后烘干,蒸发了水分,毒药便附在麦米上,所以,
麦米因烘过而脆了点。」

    放下了碗,望向双目射出敬服之色的老手。

    老手回过神来,狠狠道:「刘牢之真不是人,竟连我们都要害死。」

    刘裕微笑道:「权力斗争从来是这个样子,不会和你讲仁义道德,且为求目的
不择手段。」

    稍顿续道:「现在你还有个选择,就是靠岸让我登陆,然后返广陵复命,把一
切全推在我身上,指是我坚持离船,你没法阻止,如此没有人可以怪责你。」

    老手坚决的摇头道:「我老手早在答应此行时,已和众兄弟商量过,决定把性
命交托在刘爷手上。我现在更下决心,不但要把刘爷送往盐城去,还要留下来与刘
爷并肩作战,为民除害。」

    刘裕听得大为心动。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他三头六臂、智比天高,可是
只身单刀,与纵横海上的巨盗对敌,只是个笑话。可是,如有像老手般熟悉该区域
情况的操船高手相助,势必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老手又道:「我们可推说是焦烈武封锁大江出海的水口,令我们没法回航,刘
牢之也难降罪于我。」

    刘裕点头道:「好主意!」

    得刘裕苜肯,老手大感兴奋,道:「在大江上,即使聂天还亲来,都拦不住我。
不要小看我这艘小战船,孔老大曾真金白银拿了十多锭黄金来改装,船身特厚,船
头船尾都是铁铸的。我出身于造船的世家,对战船最熟悉。」

    刘裕想的却是刘牢之硬把自己留在统领府一天一夜,就是要让陈公公有足够的
时间作部署对付自己。

    道:「刘牢之当然清楚你的本领,所以不会作大江拦截诸如此类的蠢事,而会
用计上船来!像那次王国宝骗何大将军的方法,想想看吧!在我们没有防备下,忽
然遇上数艘建康的水师船,来查问我们到哪里去,着我们出示通行的文件,我们肯
定会中计。」

    老手心悦诚服的道:「还是刘爷想得周到,难怪刘爷战无不胜,刘牢之又如此
害怕刘爷了。」

    刘裕拍拍老手肩头,心神却飞到盐城去。

    老手低声道:「还有一件事未曾告诉刘爷,孔老大在船上放下一个铁箱子,请
刘爷亲自扭断锁头看个究竟,照我看,肯定是孔老大送给刘爷花用的军费。」

    刘裕心中再一阵感动,孔老大现在是义无反顾地站在自己的一边。同时也看出
火石效应的惊人影响,像孔老大、老手和他的兄弟,都深信他刘裕是真命天子而不
疑,所以在不用深思、不须等待、不用理会现实的情况下,轻易作出抉择。

    只有他清楚,自己绝非甚么真命天子。

    --------

    黄金社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