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太阴无极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太阴无极

    燕飞的眼力何等锐利,一瞥之下,已从体型判断出此人非是李淑庄,不过对方
身手之高明,该不在卫娥等魔门高手之下,且其体型予燕飞有点刚柔难分、雄雌莫
辨的感觉。

    难道竟是陈公公?

    心念起伏间,燕飞抵达淮月楼,朝楼侧的园林潜去,那个人正是从园林闪出来。

    燕飞并不晓得踏足之处是附属淮月楼,名著建康的园林“江湖地”,但仍感到
此园布局奇巧,幽深宁远。

    如果刚才离开的人是陈公公,那他便极有可能是魔门的人,到这里是为见李淑
庄,而燕飞定须弄清楚此点。

    燕飞迅如鬼魅的在园林内穿行,片晌抵达当晚李淑庄见刘裕的临河亭台,人声
从亭岗上隐传下来。

    燕飞艺高人胆大,一点不因对方是魔门的高手有丝毫畏缩,从小岗最陡峭的北
边腾升而上,落在一棵大树的?权处,刚好把下方离他藏身处三十多步远的亭子尽
收眼底。

    亭内有一男一女在对话,他们隔桌对坐,神态悠闲,如同一对偷情的男女,约
在夜深人静之时。

    因角度的关系,燕飞只能看到男方高颀的背影,虽看不到女子的脸容,却从声
音认出是李淑庄。

    此时李淑庄道:“事情的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是收到鬼影的飞鸽传书,
我是不会相信孙恩和燕飞的决斗竟会在末分生死的情况下,各自离开。”

    男子道:“夫人所言甚是,皆因孙恩和燕飞之争,非是一般江湖较量,而是生
死决战,只有胜的一方才能活着离开,以两人的功夫,亦不存在见势不对,脱身逃
走的可能性,而偏偏双方都是全身而退,其中必有我们不明白的因由。”

    到现在亲耳听得,燕飞方晓得魔门有高手在暗中监察他和孙恩的决战,而此人
外号“鬼影”,当是以轻功见长。不过任鬼影轻功如何了得,如果自己不是身负内
伤,影响了灵觉,对方该瞒不过他。

    与李淑庄密谈的男子神态从容,说话条理分明,处处透出强大的自信,显是智
勇双全之士,绝不简单,其身份地位,不会在李淑庄之下,至少大家可平起平坐。

    李淑庄轻叹道:“我多么希望能有好消息回禀先生,只可惜事与愿违。燕飞剑
术之高,已不是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而是达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境界。”

    男子淡淡道:“这是夫人第二次称赞燕飞的剑法,从而可知燕飞的剑术在夫人
心中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奉先可否斗胆问夫人一件事,当他们交手时,夫人藏身
何处呢?”

    燕飞心忖原来窥伺在旁的魔门高手,竟是李淑庄本人,暗赞这叫奉先的男子问
得好,因为他亦想晓得答案。

    李淑庄道:“他们在镇内上街交手,我则置身于镇子另一端一座风水塔上,把
交战的情况全看在眼里,只是由于距离太远,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燕飞心中微笑,你听不到我们说的话,对我是有利无害。

    叫奉先的男子忽然笑了起来,燕飞却生出不妥当的感觉,非是因他的笑声,而
是因为他感觉到亭内的两人正提聚功力,这是一种微妙的气机感应,他虽然在灵应
方面的能力因负伤而大幅减弱,但这种纯粹真气间的感应,足使他生出警觉。

    燕飞刹那间明白了,这叫奉先的男子高明至能察觉到他的存在,并背着他向李
淑庄打出手势,着她配合。

    燕飞暗叹一口气,无声无息的飞离藏身的大树,落往岗坡,再一个翻腾,没入
冰凉的河水去。

    他敢保证亭内两人只能疑幻疑真:永远弄不清楚是否真的有人在旁偷听他们的
对话。

    这叫奉先的男子肯定是个难缠的对手,令他对魔门的威胁更不敢掉以轻心。

    高彦醒转过来,见卓狂生正在床旁伏案挑灯夜战,埋首写他的天书,侧个身便
想继续梦乡的旅程。

    岂知卓狂生喝道:“醒了便不要睡哩!镇恶来看过你两次,见你睡得香甜所以
不敢叫醒你,快滚下床来。”

    高彦无奈在床上拥被坐起来,叹道:“你可不能将我的梦呓也写进书里去。”

    卓狂生搁笔往他望去,哂道:“你的梦呓有甚么值得写呢?来来去去都是那几
句。”

    高彦好奇的道:“是哪几句呢?”

    卓狂生捧腹笑道:“既是梦呓,当然是含含糊糊的,不过有一句倒算清楚,就
是‘不要把我踢下床去’,可知你这小子作梦也满脑子脏思想。”

    高彦这才晓得被他耍弄了,不服气的反击道:“食色性也,没有才是不正常,
看来你这家伙根本不是正常人,故而可以如此般不眠不休的写说书,不过据我收回
来的情报,有些人对你的说书批评得很厉害哩!还说你江郎才尽。”

    卓狂生哑然笑道:“自说书馆成立的第一天,便有人来狠批老子,其它说书者
更一窝蜂的来指手画脚,老子的说书馆还不是客似云来?我卓狂生管他的娘。奈何
不了我,便来侮辱我的人,早超出了抨弹的范畴,适足显示出本身人性的卑劣。他
奶奶的,老子第一台说书尚未说完,便有人说我江郎才尽,到现在我不知写到第几
台说书了,还只懂旧调重弹,你可以看到这些小人是多么不长进,如何没格。边荒
集是个百花齐放的地方,各种娱乐应有尽有,有谁不爱听老子的说书吗?尽可到别
处去寻乐子,又没有人用刀剑架着他们的脖子到说书馆来。如果说书馆没有人光顾,
不用二天便关门了,根本不用他们来对我痛讥极诋。明白吗?老子心襄很清楚,我
的说书馆不过是在众多娱乐里,所提供的一个选择,老子自娱娱人就是喜欢写,只
要说书馆有人捧场,我就会写下去。如果我给人评头论足臭骂几句,便心灰意冷,
放弃说书,向雨田昨天已把你这小子宰掉。”

    高彦苦笑道:“我只是随口说一句,你却发这么大的牢骚。”

    卓狂生搁笔起身,微笑道:“这叫写得兴起,所以骂起来也特别流畅痛快。还
不滚下床来,天快亮哩!你睡了足有七、八个时辰。”

    当第一线曙光出现天际,燕飞来到安玉晴寄居的静室外,心中一片平和。

    那种转变是突然而来的,在前一刻他心中还激荡着各种情绪,体内的伤势、魔
门的威胁、伤愈前难以和纪千千互通心曲等等思虑的冲击。但当他感应到安玉晴的
时候,种种烦恼立即一扫而空。

    明悟升上心头,他明白了。

    自安玉晴服下洞极丹,练成太阴真水,每次与她接触,不论是纯心灵的感应,
又或是面对面,他都有种如抵桃花源忘掉外面世情险恶无忧无虑的平静感觉。

    这并不是偶然的,原因来自她至精至纯的太阴真水,与自己的太阳真火在交会
时产生的作用和效应。

    燕飞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可能性。

    “燕飞!”

    室内传出安玉晴充盈着惊喜的呼唤。

    燕飞毫不犹豫地推门入室,偌大的静室,空无一物,只有一个蒲团,而安玉晴
则盘膝坐于其上,秀眸闪闪发亮的看着燕飞。

    燕飞把门轻轻关上,于离她三尺许处盘膝坐F ,微笑道:“安姑娘你好!我回
来哩!”

    安玉晴用神地打量他,接着秀眉轻蹙,道:“燕兄受了伤!”

    燕飞从容道:“安姑娘想知道战果吗?”

    安玉晴微嗔道:“这还用问吗?”

    燕飞感到他和这美女之间的距离又接近了一点,至于为何会有这种感觉,自己
也弄不清楚。轻叹一口气,徐徐道:“表面看来,我和孙恩是两败俱伤,乎手作结,
事实上却是我输了一筹,且陷身非常危险的处境。”

    安玉晴道:“你是否指自己伤得比孙恩重,但我不明白你最后的一句话。”

    燕飞道:“如果今仗是要分出生死,肯定我不能活着回来见你。”又苦笑道:
“或许仍可以回来,不过却是失去了躯壳的游魂野鬼。”

    安玉晴责道:“你这人哩!仍有心情开玩笑。”

    燕飞的心情轻松起来,负在肩上的重担子也像暂被印庄一旁,再不成其负担。
道:“安姑娘是如何感觉到我受了伤的?”

    安玉晴俏脸微红,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每次当我和燕兄见面,我的气场都会
生出微妙的感应,彷佛天地融合、阴阳调和,一切圆满俱足。可是今次我见到燕兄,
却感到有缺陷似的,所以直觉感到燕兄受伤了。”

    燕飞满意的点头,道:“我明白个中的感受,因为我也深有同感。例如现在我
身负内伤,可是像这般与姑娘对坐着,却如枯朽的树木隐现生机,又或如干涸龟裂
的土地遇上天雨,那感觉确是难以形容。”

    安玉晴的粉脸更红了,垂首道:“我的太阴气可否为燕兄疗伤呢?”

    燕飞也生出异样的感觉,道:“姑娘的太阴气已发挥苦效用,我们这么轻松的
闲聊,效果会更佳,更不着形迹。我曾以为我的伤势永远也难以完全复元,但现在
我当然再不会这么想。”

    安玉晴抬起螓首,回复平静,问道:“孙恩既然占了上风,怎会容许你活着离
开?”

    燕飞道:“此事说来话长,简单点说,是孙恩已把太阳真火练至登峰造极的境
界,至乎有能力把我的太阴真水收归己有,如果他成功了,便等若练成了‘破碎虚
空’,可惜他功亏一篑,反被我所伤,所以不得不让我离开。如若死拚到底,纵能
杀我,那他打后的日子只能望仙门兴叹。”

    安玉晴道:“世间竞有如此功法吗?”

    燕飞欣然道:“我与孙恩此战,实得多于失。尤其是他‘黄天大法’里‘黄天
无极’的招数,更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安玉晴道:“黄天无极?”

    燕飞道:“简而言之,黄天无极便是能无限量提取天地某一种神秘力量的功法,
这功法能令孙恩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任何尘世的武功都奈何不了他,等于练成了半
招‘破碎虚空’,能击败他的唯一招数,就只有完整的‘破碎虚空’。”

    安玉晴美眸亮起来,道:“我明白了,只要你能练成‘太阳无极’和‘太阴无
极’,便可以施展出真正的‘破碎虚空’,而因你能无限地提取天地的精华力量,
所以理论上你也可以把仙门无限的扩大。”

    燕飞叹道:“孙恩是怎么办到的呢?我真是没有半点头绪。”

    安五晴一双眸神闪动着前所未有的异采,轻声的道:“孙恩晓得的东西,我也
晓得,他既然可以练成‘太阳无极’,怕我也该可以练成‘太阴无极’吧!这方面
可交由我去想出破谜的方法。”

    接着道:“可是你仍未解释,为何会认为自己已陷身非常危险的处境呢?”

    燕飞苦笑道:“因为孙恩已看穿了我的看家本领‘仙门剑诀’,更清楚我技止
此矣,他再不会犯同一错误,我们之间虽有所谓一年之后再战缥缈峰之约,但大家
都晓得此约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孙恩伤愈的一天,就是他来找我的时刻,即使我当
时已复元,但如果我仍是这几个招武,定会败得很惨。”

    安玉晴不解道:“可是表面看来,你经脉虽出现疲弱壅塞的情况,但并不严重,
数天内该可复元,为何你却把自己的情况说得这么紧张?”

    燕飞解释道:“肉体的损伤,我根本不放在心上,也可以这么说,一般世俗的
武功,对我造成的损害只是短暂的,我的真阳真阴可天然的疗治任何伤势,只要给
我一点时间便成。可是孙恩的黄天大法,却能对我造成真正的伤害,直接影响我的
元神,损害元气,而如何疗治无影无形的元神,我却是毫无入手的办法。直至此刻
受姑娘元阴的启动引发,我的元阳始回复生机,也带动了太阴真水,形成阴阳循环
互动,开始元气的疗治,至于何时能完全恢复过来,则仍属未知之数。”

    安玉晴恍然道:“这么说,孙恩的黄天大法,是有令你形神俱灭的能力?”

    又道:“你既有如此情况,孙恩的情况该不会比你好多少,恐怕没一年半载的
工夫,他也没法来找你决战。所以我们须与时光竞赛,利用这段光阴钻研出能破孙
恩‘黄天无极’的功法。”

    燕飞道:“我还有另一个忧虑,由于姑娘身怀太阴真水的仙道奇功,会天然的
吸引孙恩,而建康是往边荒的必经之地,如果孙恩生出感应,绝不会放过姑娘。”

    安玉晴一呆道:“对!如果他真有能吸取太阴真水据之焉已有的功法,找上我
和找上你是没有分别的。”

    燕飞道:“唯一的方法,是请姑娘随我一道离开,大家可有个照应。”

    安五晴微笑道:“这真是个办法吗?”

    燕飞呆了一呆,一时间没法掌握到她这句话背后意之所指。

    安玉晴道:“我的确须随你离开建康,却不是一道走。我习惯了独来独往,只
有一个人独处,我才可以静心思索如何练成‘太阴无极’的绝技。所以我会返回五
采山,那是我爹娘隐居的地方,有我爹娘在,谅孙恩没胆到那里找我麻烦。”

    燕飞心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点头道:“这是个更好的办法。因为随我返边荒
集后,将要面对无休止的对抗和斗争,会影响姑娘不染俗尘的仙心。”

    安玉晴“噗哧”娇笑起来,白他一眼道:“我只是个凡人,凡人怎会有仙心呢?
你们荒人真夸大。好哩!我们是否该立即启程呢?”

    燕飞道:“我还要到大码头区一间马行交代点消息,不如大家顺道去吃早缮,
我已有数天没有进食,肚子饿得很厉害。”

    安玉晴讶道:“我还以为你已到了辟谷绝粒、服气炼形的境界,只需吸收天地
精气便足够。”

    燕飞苦笑道:“这可能是因我的仙法尚未到家吧!除了隐隐感到阳神外,在其
它方面我与普通人并没有分别,累了须休息,肚子饿时便想大吃一顿。”

    安玉晴欣然道:“横竖我口袋里有点钱,就让玉晴作个小东道,请你大吃一顿
如何?”

    燕飞心中涌起奇异的感受,且颇享受这种感觉,那是充满生活气息的感触,平
凡却是实实在在,于此一刻,仙门离开他们非常遥远,至乎可以暂时忘却。

    他心中已因伤势有转机而回复了生机和斗志,他必须尽快复元,不但因要应付
未来充满艰难的挑战,更重要的是须回复与纪千千作心灵传感的超凡能力,否则如
纪千千误会他已命丧孙恩之手,便糟糕透顶了。

    -------

    N维空间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