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生死存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生死存亡

    寿阳城。忘世庄。

    谢道韫独坐小厅内,神情肃穆。

    谢琰和两子的死讯,今早传至,谢钟秀登时哭昏了,只有她最冷静,反复把谢
混的亲笔信看了三遍,心中涌起怅惘无奈的情绪。

    谢混既悲父亲和兄长的阵亡,但大部分篇幅则力数刘裕的不是,直指刘裕要对
他们的死亡负上全责,最后力劝她返回建康,主持谢家的事。

    谢道韫心中浮现谢混秀美不凡的仪容,一阵凄酸袭心而至。

    谢混拥有谢安的风流,他早熟、聪慧、好山水、善清谈,又是诗文的能手,只
可惜却也像他的父亲一样,缺乏因应时势而作出改变的勇气和识见。

    在天师军之乱中,他们谢家首当其冲,在各个家族中损失最为惨重,不到两年
共有六人被杀,是家族史上从未有过的事。

    难道他们谢家已到了日暮途穷的时刻?谁能重振谢家的风流呢?

    谢钟秀像幽灵般神情木然的走进厅子里来,直抵她身前坐下,垂头轻轻道:
“刘裕是不是那样的人?”

    谢道韫痛心的细审她苍白的脸容,道:“秀秀好了点吗?”

    谢钟秀倔强的道:“我没事。姑姑先答秀儿的问题。”

    谢道韫心中一颤,终于晓得谢钟秀心中的男子正是刘裕,否则她不会如此在意
刘裕是哪种人。

    凄然道:“信内说的只是小混的一面之词,怎可藉此判断刘裕是怎样的人?待
我们返建康后,会更清楚一些。”

    谢钟秀一震道:“我们真的要返回建康吗?”

    谢道韫平静的道:“我们既身为谢家于女,对谢家实在是责无旁贷。秀秀你来
告诉我,我们还可以有别的选择吗?”

    谢钟秀仰起俏脸,双目泪珠滚动,一声悲呼,投入谢道韫怀里,不住抽咽,作
无声的饮泣。

    谢道辊也陪她洒下热泪,抚着她香背道:“现在并不是哭的好时候,我们必须
坚强起来,把这个家撑下去。”

    好一会后,谢钟秀道:“刘裕真的是这种乘人之危的卑鄙之徒吗?”

    谢道韫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人死不能复生,人死了,活着的人本不该再理
会他们生前的过错,但你既然一再追问,我便坦白告诉你吧!问题不在刘裕,而在
你的叔父,如果他肯依安公和你爹的遣命,重用刘裕,那我们谢家何用弄至这等情
况?至于刘裕是怎样的一个人,时间会告诉我们真相。明早我们便坐船回建康去,
这是我们没法逃避的事,亦是谢家儿女的命运。”

    谢钟秀哭道:“我们谢家是不是被下了毒咒呢?如果爹能多活几年……我们…
…”说起谢玄,又再悲从中来,泣不成声。

    谢道韫叹道:“秀秀是否一直在惩罚自己?”

    谢钟秀娇躯猛颤,反收止了哭声,从谢道韫怀里抬起头来,颤声道:“姑姑在
说甚么呢?”

    谢道韫爱怜地抚摸她的秀发,柔声道:“秀秀一直对淡真之死耿耿于怀,认为
自己须负上责任。但秀秀可知即使以你爹的智慧,仍没有预见将来所有事的本领,
只要我们是出于良好的动机,做认为该做的事,便可问心无愧。”

    谢钟秀伏入谢道韫怀里,继续饮泣,呜咽道:“姑姑不用开解我。只要我想想
若淡真那晚成功与刘裕私奔出走,淡真不用死得那么苦,我便后悔得想自尽。”

    谢道韫平静的道:“秀秀喜欢的人是刘裕,对吗?”

    谢钟秀娇躯剧震,再没有说话。

    卓狂生来到坐在船尾的燕飞身旁,道:“今次成功的机会很大,桓玄一方面要
追杀逃脱的两湖帮徒,更要收拾江陵的烂摊子,根本没法兼顾两湖,我们肯定可比
桓玄的人先抵两湖。”

    巴陵已在三个时辰的船程内。

    沿途他们硬闯荆州军的三个关口,又两次与荆州军的水师展开遭遇战,但都能
轻松闯过,可知桓玄的水师船队仍没有能力控制所有水道。

    燕飞问道:“商量好了吗?”

    卓狂生在他身旁坐下,伸了个懒腰,油然道:“正如你说的那样子,两湖帮并
没有一败涂地。聂天还最厉害的一着,是把一半战船留在两湖,如果郝长亨能溜返
两湖——唉!真想不到郝长亨那么短命。”

    燕飞点头道:“真的很可惜,聂天还今次是棋差一着,败在内奸手

    卓狂生道:“可是任桓玄和谯纵干算万算,也算不过老天爷,竟有我们小白雁
这神来一笔,立即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我、高小子和姚猛决定留在小白雁身边,
助她重整两湖帮的阵脚。只要能避过桓玄的乘胜追击,便轮到桓玄有难了。”

    燕飞摇头道:“桓玄根本没有能力进犯两湖,现在他是自顾不暇,他必须在刘
裕回师建康前攻陷建康,他再没有别的选择。”

    又道:“老程不肯留下来吗?”

    卓狂生道:“老程对两湖帮始终心存芥蒂,或许你可以说服他。”

    燕飞道:“勉强便没有意思,让他随我们和刘先生去与刘裕会合吧!”

    卓狂生道:“也只好这样了。”

    燕飞道:“你看小白雁对两湖帮众有足够的号召力吗?”

    卓狂生道:“我看这方面完全不成问题,小白雁是不是有统率两湖帮的能力并
不重要,最重要是她成了两湖帮的象征和灵魂,让帮众可以把对聂天还和郝长亨的
忠诚和崇敬,转移到她身上去。看魏品良等人对她敬若天神的态度,你便明白我在
说么么。”

    接着又道:“除了为聂郝两人报仇的愤慨,把两湖帮众团结在小白雁旗下外,
小白雁与我们荒人,亦即是与小裕的关系,更赋予两湖帮众对未来的期望,人人明
白只要能助刘裕统一南方,他们就再不是朝廷眼中的反贼。这是最实际的激励。唉!
现在我最怕是留在两湖帮众裹仍有魔门的奸细。”

    燕飞道:“说到这方面,我不得不赞聂天还一句老谋深算。现在于两湖作指挥
的是个叫周明亮的人,此人才智武功都不怎 样,但在两湖帮却是德高望重的人。
据品良所说,周明亮自幼和聂天还便是朋友,对聂天还的忠心是无可怀疑的,更绝
对不是魔门的人,亦不是桓玄买得动的人。”

    卓狂生道:“如此我就放心哩!坦白说,老聂的死当然教人惋惜,但也解开了
我们荒人和两湖帮的死结。他奶奶!谁想得小白雁之恋会朝这样的方向发展。不要
看小白雁表面上对高小子仍是凶巴巴的,事实上高小于固然没法离开小白雁,但小
白雁也没有片刻可以离开高小子。”

    燕飞拍拍卓狂生肩头,有感而发道:“我还是听你的劝告,去找赌仙说话,因
为小白雁最需要的正是他这 一个熟悉水道帮会的人作辅助,我有信心可以说服他。”

    徐道覆立在高地上,高挺的体形气度,衣袂随风飘扬,外表仍是那 威武不凡,
予人强大的信心,便像没有人可以击倒他似的。

    事实上天师车正在进行惨痛的撤退。

    数以万计的天师军,沿运河两岸撤往会稽,人人垂头丧气,再无复狠挫远征军
时如白日中天的气势。

    张猛立在徐道覆身后,亲兵则把守高地四方。

    运河上游六十多里的嘉兴忽然被攻陷,不但令他们阵脚大乱,也影响了进攻退
守全盘策略。

    张猛欲言又止。

    徐道覆有如目睹般淡淡道:“将军有甚么话想说呢?”

    张猛踏前一步,道:“我们是否要保着吴郡呢?”

    徐道覆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道:“我们保得住吴郡吗?”

    张猛道:“机会是有的,只要我们能在短期内收复嘉兴,刘裕将被逼重陷劣势,
如此吴郡之危自然消解。”

    又道:“现在桓玄随时东攻建康,建康军自顾不暇,将无力对北府兵施以援手。
而我们则得到整个南方的支持,只要重整阵势,便可以发动反攻,把刘裕彻底摧毁。”

    徐道覆冷然道:“照你的估计,如我们全力反攻嘉兴,要多少时间方能收复此
镇?”

    张猛道:“我们大部分的攻城器械,均于攻打海盐一役中沉于江底。幸好我们
人力充足,更不虞缺乏材料,只要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作好攻城的准备工夫。”

    徐道覆道:“那是说我们至少需一个月的时间,方可发动对嘉兴的攻城战。”

    张猛道:“要保着吴郡,只有围魏救趟这个办法。我们把嘉兴重重围困,如果
刘裕来救,我们便可以伏击北府兵于途中。嘉兴现已成此战成败的关键,乃刘裕必
救之地,如此主动仍掌握在我们手上。”

    徐道覆道:“你的计策非常高明,只有一个破绽,就是没有把北府兵水师的威
胁计算在内。现在于水战上,北府水师可说是占尽上风,如果给他们从海峡闯入运
河,我们将只有捱揍的局面。唉!论兵员的素质、训练和装备,我们的确及不上敌
人。以前之所以能牵着敌人的鼻子走,除了战略正确外,更因对方的主帅是无能自
大的谢琰。现在我们的对手再不是谢琰,而是被北府兵视为谢玄另一化身的刘裕,
形势截然有异,如果我们一成不变的沿用以前那套方法,会输得更快更惨。”

    张猛为之哑口无言。

    谢琰确实不能和刘裕相比。

    刘裕每走一步,天师军的优势便相应的消灭一些。先是攻陷沪渎垒,令天师军
乱了阵脚,接着渡海于临海运设置阵地,使会稽、上虞两城的守军能安然撤往海盐。
而收复嘉兴的一着,更把天师军推往眼前进退维谷的劣况。

    刘裕用兵之街,绝不在谢玄之下。

    徐道覆道:“幸好刘裕仍有一个弱点,只要我们把他的弱点加以扩大,将可令
他全军尽没。”

    张猛大喜,道:“刘裕的弱点在哪里?”

    徐道覆看着经过运河的一批十多艘天师军战船,缓缓道:“只看江南这区域的
情况,他的弱点并不容易觉察,可是若放眼全局,他的强弱处便呼之欲出。”

    张猛现出醒悟的神色。

    徐道覆续道:“桓玄先后收拾了聂天还和杨全期,于大江上游已成独霸之势,
与建康军的大战一触即发。而建康因上游被荆州军封锁,西面的粮货物资没法输送,
形势愈趋吃紧,据传多处地方已出现了饥馑的情况。”

    张猛点头道:“刘裕的问题,是将无法得到建康方面的支持,纵能夺得我们在
沪渎垒的粮资,但要支持兵员达三万之众的军队,怕亦只能支持二至三个月的时间,
只要我们能稳守三个月,刘军将不战而溃。”

    徐道覆欣然道:“除此之外,我才不相信刘裕不心切建康的情况,如让桓玄夺
取建康,而附近城池又逐一落入桓玄手上,再把广陵的刘牢之连根拔起,刘裕何来
反攻桓玄的力量?所以刘裕会变得急于求胜,而我们将有可乘之机。”

    张猛恭敬的问道:“如此我们该否放弃吴郡呢?”

    徐道覆尚未来得及回答,一道人影出现丘坡处,飞掠而至,守卫的亲兵不单没
有拦阻,还致礼施敬。原来来人是卢循。

    徐道覆道:“张将军立即持我令牌到吴郡去,把城内驻军撤往太湖另一边的义
兴,一切由你酌情处理。”

    张猛接令去了。

    卢循来到徐道覆身旁,神色凝重的道:“情况真的那么严重吗?”

    对着卢循,徐道覆再不掩饰的露出忧色,叹道:“天师若再不肯出山,我们极
可能输掉这场仗。”

    卢循遽震道:“不是那么严重吧?”

    徐道覆颓然:“我已尽量高估刘裕,想不到仍是低估了他。他几乎于同一时间
得到海盐和沪渎垒的控制权,确是非常干脆漂亮的绝着,令我们本是完美无暇的计
划功亏一篑,也因而一着不慎,满盘皆落索。”

    卢循皱眉道:“如论实力,我们仍远在他之上,道覆为何这么快失去信心?”

    徐道覆道:“我并不是失去信心,而是因太清楚敌我的形势。我们本占着三方
面的优势,首先是人数上占尽便宜,但现在这方面已给北府兵高亢的士气抵销了。
自谢玄创立北府兵,北府兵由始到终仍是南方最超卓的劲旅,不论训练、装备和经
验均远超过我们天师军。何况现在的指挥是用兵之道不下于谢玄的刘裕,我们的人
多势众再不可恃。”

    卢循一时说不出话来。

    徐道覆续道:“其次是我们在水道和大海的控制权,已落入刘裕手上。在水战
上,我们实非以大江帮双头舰为骨干的刘军水师的对手。江南水道纵横交错,谁能
称霸水道,谁便能操控主动。”

    卢循苦笑道:“还有呢?”

    徐道覆叹道:“还有就是陆上的优势,我们之所以陷进眼前的局面,是因对方
从边荒运来良种胡马,组成了一支三千人的骑队。而骑兵正是我们最弱的一环,经
连番激战后,只余下千多骑,根本没法以骑兵应付骑兵。在一般情况下,北府兵的
二千骑足可令海盐、沪渎垒、嘉兴和吴郡互相呼应。能守而后能攻,只要刘裕守稳
阵脚,会稽危矣。如会稽不保,其它城池也将守不住。”

    卢循冷哼道:“不如我们索性把大军撤往翁州,任由所有城池落入刘裕之手,
看他如何管理这个烂摊子?”

    徐道覆道:“师兄是想重演王凝之当年的情况,可是刘裕是另一个王凝之吗?
他来自民间,明白民情,晓得人民渴求的只是太平和气地安居乐业。更可虑者是刘
裕的‘一箭沉隐龙’,不但今他成为北府兵的英雄,更成为南方民众翘首仰望的救
星,对民众的号召力是难以估计的。所以我们绝不可容许他有这个机会。”

    卢循脸有难色的道:“唉!叮是我真的不明白天师,他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对一手创办的天师道似再没有丝毫兴趣。”

    徐道覆沉声道:“决定权当然在天师手上,师兄只要让他清楚我们现在正面临
生死存亡的情况便成。”

    卢循现出坚决的神色,点头道:“我立即赶往翁州见天师,回来后再说罢。”

    卢循再叹一口气,迅速去了。

    --------

    爬爬书库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