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统一之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统一之梦

    「天道甚浩广,太玄无形容,虚空不可睹,匡郭以消亡。易谓坎离者,乾坤能
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穷神以知化。」

    燕飞闭上眼睛,心头一阵激动。

    他终于在武学上作出突破。若说他以前的日月丽天大法是「后天有为之法」,
现在他的日月丽天便是「先天无为之法」,更是「自然之法」。

    他现在体内「历劫」而来的真气,因其先天的性质,便如天道太玄的浩广和无
法形容。若虚空之不可睹,周流六虚,没有定位。任何有为的功法,均会惹来横祸,
因拂逆其先天之性。而关键处在乎「穷神以知化」,只要阴神阳神合一,一切便水
到渠成,得心应手。以往的功夫并没有白费,便如激战惨败后,重整军容,添注新
力军,再次出征。

    目标便是边荒集。每一个想杀他燕飞的人,都会到边荒集来。

    他心中涌起对谢玄的感激,若不是他将自己摆放于步步惊心的位置,他绝不会
如此勤力!捧着《参同契》苦学不休。

    「笃!笃!」

    燕飞笑道:「刘兄请进!」

    刘裕推门而入,关上舱门后到他旁坐下,讶道:「我故意放轻脚步,又改变平
时步行的方式习惯,为何你竟仍能认出是我来呢?」

    燕飞收好宝籍,微笑道:「刘兄试过纪美人的剑法,便来测探我的情况,对吗?」

    刘裕坦然道:「小弟确有此意,边荒集的一仗并不易打,只能智取。利用边荒
集各方势力间的矛盾,名副其实是有点混水摸鱼,所以先要知己,晓得自己有甚么
本钱。」

    燕飞欣然道:「刘兄果然是明白人。边荒集现在变成天下群豪必争之地,必然
能手云集,任我们如何自命不凡,绝不能日以继夜应付来自各方的攻击,更不希望
为边荒集带来腥风血雨,大煞纪美人胸怀的兴致。」

    刘裕默然下去,压低声音道:「燕兄可知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更想打赢这场仗,
那会成为我军事生涯上的转换点,可以令我一夜间成为天下景仰的英雄。」

    燕飞凝视刘裕,平静的道:「原来刘兄的目标是要统一天下。」

    刘裕现出个尽显他胆大包天的个性的灿烂笑容,点头道:「我真的当你是我的
知己,唯一的知己,所以不想对你隐瞒。我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祖逖」,这亦是玄
帅对我的期盼。由我去续他未了的「统一之梦」。」

    燕飞淡淡道:「我会作你一个听命的小卒,助你统治边荒集。就当是报答安公
的知遇之情,更希望乌衣巷内的谢家大宅能永保诗酒风流的生活方式。」

   

    刘裕探手捏他肩头,重重一记以示感激。复不经意的问道:「若燕兄遇上任遥,
有多少能取胜的把握?」

    燕飞终于现出笑容,柔声道:「他必死无疑!」

    刘裕目不转睛地打量他,欣慰的道:「燕兄终回复剑手的自信,可喜可贺。且
燕兄比任何人更清楚任遥的深浅,所以非是空口白话。那我们至少有一半杀死竺法
庆的成功机会。」

    接着朝窗外瞧去,双目涌出热烈的神色,平静的道:「当那一天来临,就是我
离开边荒集的吉日良辰。」

    燕飞沉吟道:「刘兄今次到边荒集来,事先并没有得玄帅点头,不怕玄帅不高
兴吗?」

    刘裕微笑应道:「玄帅选上我,不是因为我听话,而是因为我的不听话。何况
玄帅清楚晓得我刘裕是那种人,绝不会忘恩负义。眼前所行的是唯一能诛除竺法庆
的办法,否则给他反噬  一口,我们肯定吃不完兜着走。」

    忽然房门敞开,高彦一脸坚决神色的走进来,毫不客气坐到燕飞的卧榻去,断
然道:「我决定以后不到那些要姑娘卖身的青楼去。」

    燕飞和刘裕听得先是面面相觑,接着爆起哄房笑声。

    刘裕喘着气笑道:「你这小子,给纪千千迷得有如着鬼迷似的。唉!你的娘!
勿要把话说满,以致作茧自缚、苦不堪言。」

    一身武士服,把她曼妙的线条表露无遗的纪千千,芳踪乍现的立在舱门口,不
悦道:「高公子肯觉今是而昨非,是可喜可贺,你们怎还可以取笑他呢?」

    刘裕狠盯燕飞一眼,怪他没提醒自己纪千千蹑足高彦身后,尴尬笑道:「千千
所言甚是,今晚就摆一桌庆功宴,庆祝高彦改邪归正,大功告成。」

    燕飞轻松地提着仅剩的一昙仙泉酒,神态悠闲的登上船篷板,朝船尾走去 .

    纪千干和小诗正在舱板上欣赏边荒神秘壮丽的自然景色,见他出现,目光都落
到他的酒昙上。现在离黄昏尚有整个时辰,该不是喝酒的好时候。

    燕飞停在两女身前,洒然道:「不知是否因愈来愈接近边荒集,以前的燕飞又
回来哩!而且想试试,醉了后,我的武功会否变得更厉害。」

    纪千干横他一眼道:「哪有这个道理?愈醉愈打得出色?只是你燕飞一厢情愿
的借口吧!」

    燕飞心叫古怪,为何两天工夫,纪千干已像认识他多年的样子,善解人意得教
人吃惊。刘裕今次肯定选对人,纪千千的外交手腕,肯定是天下有数的。在正式国
与国的交往中,从来没有女性的分儿,今趟或许是破天荒的壮举,幸而边荒集也是
独一无二的地方。

    纪千千忽然垂下螓首,轻轻道:「你在想甚么呢?是否怪人家今早不直接回答
你的问题?一向从不着紧任何事的燕飞,因何特为此事着意呢?」

    燕飞倒没想过她会朝这方面想,道:「我确是着意此事,因为我心有疑惑,怕
千干的新交好友,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纪千千微一错愕,使个借口支开小诗,亲热的拉着燕飞衣袖,接着蓦然转身,
像不愿理会燕飞似的迳自朝船尾走去。

    燕飞提酒跟随,心神震荡。他已在纪千千别转娇躯前捕捉到纪千千肝肠寸断的
伤感神情,当然不会误会是因他而起。而是纪千千正思念她选择离开的新交好友。

    燕飞一时糊涂起来,她既对此人情根深种!因何要不告而别呢?

    河风吹来,纪千千衣发飘扬,状如凌波仙子,美得令人呼吸顿止。她秀长的玉
颈,不盈一握的小蛮腰,是那么须人的爱怜呵护。可是燕飞更清楚她表面的纤纤弱
质,只是一种假象,这美女是敢于改变命运和面对挑战的斗士。

    燕飞打开酒昙,就那么「骨嘟!骨嘟!」的连喝三大口,封好昙盖随手放在舱
板上,背倚船栏,与这位俏佳人面对不同方向。

    纪千千的声音有若从无限远处传回来般道:「你以为他是谁呢?」

    燕飞问道:「他是否用剑的?」

    纪千干答道:「我从未见过他佩带任何利器,水远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我却知
他是深不可测的高手。」

    燕飞道:「他的衣着是否讲究得异乎寻常,高度与我相若,好看得来带点难以
形容的诡异?」

    纪千千一呆道:「你究竟认为他是谁呢?」

    燕飞目光迎上纪千千,沉声道:「我怕他是逍遥教的教主「逍遥帝君」任遥,
他刚好在肥水之战后到建康来。」

    纪千千舒了一口气,道:「他不像是任遥那类人,衣着恰到好处,有一股从骨
子透出来的名士风采!但又如燕飞你般带着曾浪迹天涯的浪子味道。」

    燕飞点头道:「果然不太像任遥,他已在你心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生知
己难求,千千因何说走便走,对他连道别也省掉?」

    纪千千以微仅耳闻的声音道:「因为我怕自己向他投降,最后走不了。」

    以燕飞的心如止水,亦忍不住升起少许妒念,旋又压下情绪的波动,讶道:「
千千打算永不嫁人吗?否则因何害怕对人倾心动情呢?」

    纪千千直勾勾瞧着不断弯曲变化的河道,视如不见的轻轻道:「我一直不敢让
干爹见他,你知道是甚么原因吗?」

    燕飞模不着头脑道;「能令千千动心的男子,自该可入安公之眼,我不明白。」

    纪千千现出一线苦涩的笑容,缓缓道:「他报称是河北望族崔家的后人,表面
看人品才情亦果真相似,不露一丝破绽。可是他却太低估我纪千千的人面关系,轻
易查出他的身分是虚构的。不过明知他是有事情瞒骗我,千千仍不忍揭破他,只好
选择离开他。」

    燕飞愕然道:「原来你只是在试探他,看他是否会不顾一切的追来。」

    纪千千往他望来,秀眸采光闪烁,沉声道:「他是否追来并不重要,我只是要
伤害他,因为他伤害了我。」

    燕飞酒意上涌,整个人轻松起来。鼓风而行的风帆、两岸层出不穷的美景,一
切变得那么梦境般的不真实,眼前美女又是如此秀色可餐,只可惜她的心并不在这
里。平静的道:「这些事千千大可不用说出来,为何要告诉我呢?」

    纪千千抿嘴浅笑道:「我本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只是想不到边荒之行变得如此
刺激好玩,若不让你们晓得有这样的一个人,怕将来会出岔子。」

    燕飞皱眉道:「千千是否有点害怕他,至少怕他坏了我们的事呢?」

    纪千千轻吁一口气,道:「高彦告诉我,你们那晚来雨坪台的途上,曾被天师
道的「妖师」卢循偷袭,而他是我和小诗外唯一晓得约会的人,我告诉他因干爹要
来见我,不得不推掉与他的约会。偷袭的事虽不能确定是否与他有关,却在我心中
敲响了警号。」

    燕飞楼涌起节外生枝的感觉,沉声道:「苦在我没法形容他的相貌体型,不过
若让我听到他的声音,说不定我可以告诉你他是谁。」

    纪千千双目射出颤懔的神色,有点喃喃自语的道:「但愿他不要追到边荒集来,
而我亦永远不知道他的身分。」

    燕飞心中一震,明白纪千千对那人已是泥足深陷,所以明知他有问题,仍不愿
揭破她的与他交往,享受与他相对的乐趣。她查问他的底细,非是因对他怀疑,而
是象对边荒集般,希望多知道一点。

    燕飞进入舱厅,只有刘裕一人对桌独坐,闭目沉思,到燕飞把美酒放在桌上,
方张开眼睛,笑道:「燕兄捧着我们最后一昙仙泉美酒,在船上走来走去,确是不
折不扣的酒鬼本色。」

    燕飞道:「要不要先喝两杯?」

    刘裕摇头道:「我不习惯空肚喝酒,待会庆功宴也只可浅尝即止,愈接近边荒
集,我愈须保持头脑清醒。」

    燕飞笑道:「如此也不勉强。我们或会多添一项烦恼,令千千锺情的幸运儿,
大有可能是天师道的「妖侯」徐道覆。」

    刘裕一震道:  「如此千千岂非错种情根?据传闻此人手底下非常硬朗,不在
卢循之下,只是他行综飘忽神秘,我们直到今天,对他的高矮肥瘦仍一概不知。他
和卢循是孙恩的左右手,你猜是他,也合情合理。」

    燕飞道:「我并不是单凭虑卢循而猜测他是徐道覆,而是因荣智之事,躲在水
内听他和卢循说话,知道他以猎取女性芳心为乐。」

    接着把纪千千所说的情况一丝不漏告诉刘裕。

    刘裕赞赏道:「你老哥永远是我最好的战友,让我清楚千千的问题。此事可大
可小,极可能是天师道针对安公最卑劣的行动。」

    燕飞同意道:「若千千给此人夺得芳心,又再无情抛弃,对千千的打击和伤害
固是令人不堪想象,而这打击对安公同样非常严重!天师道此着确令人齿冷。」

    刘裕沉吟道:「照你看,千千是否己到了难以自拔的境况。」

    燕飞苦笑道:「很难说。不过她肯断然离开建康,正代表她并非全无抵抗徐道
覆之力。」

    刘裕双目杀机大盛,道:「如他敢追到边荒集来,又给你听出他是徐道覆,我
们便先下手为强,不择手段的干掉他,以免平添变数!给他破坏我们无敌的组合。」

    燕飞道:「还有一事须与你商量,我们究竟该大锣大鼓的回边荒集,还是偷偷
的潜回去?」

    刘裕道:「我刚才正在思索这问题,终想出可行之计,是双管齐下。明天我们
先在边荒集附近放下高彦,由他先潜回边荒集打听消息。我们则待至午后时分,方
公然在码头泊舟登岸,与高彦会合时,便可立即掌握边荒集的形势。」

    燕飞点头道:「确为可行之法。一于这么办。你老哥又以甚么身分到边荒集呢?」

    刘裕笑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尤其我要以刘裕之名打响名堂,还
怕别人不晓得我叫刘裕呢。至于我是北府兵副将的身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来个
教人莫测高深,可收意想不到的效果。」

    燕飞道:「荒人对与官府有关系的人,会非常顾忌。幸好你曾多次进入边荒集,
他们早视你为荒人,所以问题不大。因逃避兵役而躲到边荒集者大有人在,他们会
视你为同路人。」

    刘裕欣然道:「正如千千所言,我们是要征服边荒集,而不是让边荒集征服我
们!很多事只能随机应变。」

    此时高彦气冲冲的走进来,一脸愤然的在两人对面坐下,瞪着燕飞道:「是否
你开罪了千千?」

    燕飞摸不着头脑的道:「你在胡说甚么?」

    高彦气鼓鼓的道:「如果不是你开罪千干,她怎会在船尾和你说话后,便躲回
舱房去,连小诗敲门也不肯开门,还说不参加今晚庆祝我改邪归正的船上晚宴。」

    燕飞和刘裕听得你眼望我眼,醒悟纪千千对那可能是徐道覆者用情之深!超乎
他们猜想之外。

    刘裕问道:「她有没有哭?」

    高彦怒道:「她闭门不出,我怎知道?」

    刘裕捧头嚷道:「我快要头痛欲裂呢,这类男女感情的事,我自认敝乡,想不
出解决的办法。」

    高彦剧震一下,望往燕飞!颤声道:「千千竟看上了你?」

    燕飞苦笑道:「若真是如此,头痛的该不是刘裕而是我。在即将来临的艰苦日
子里,我何来闲心谈情说爱?」

    高彦道:「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燕飞长身而起!拍拍刘裕肩头,淡淡道:「由你向这小子解释,更须你当头棒
喝弄醒这小子,若让他像现在般糊涂下去,我们回边荒集便与送死没有分别。」

    接着提起酒昙,叹道:「今晚的庆功宴是开不成哩!高彦亦不用改邪归正那么
痛苦,还是继续他去嫖我去喝酒的好日子吧!」

    说罢出舱去也。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