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三章 边荒惊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三章  边荒惊变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风帆驶进颖水一道支流,缓缓靠岸。

    刘裕、燕飞和高彦三人立在船板上,以高彦的速度由此往边荒集只须两刻钟的
时间,可肯定他在天明前回抵边荒集。

    刘裕沉声道:「在我们到达边荒集前,你千万勿要张扬,若见势色不对,可先
逃离边荒集,然后再回来。」

    高彦深吸一口气,点头不语。

    燕飞道:「你不是又为千千而不开心吧?」

    高彦苦笑道:「不开心又如何?我才没那么傻。不瞒两位,我现在忽然感到害
怕,有点心惊肉跳的。不是怕谁,而是怕边荒集再不是我熟悉的人间乐园。」

    燕飞道:「算我怪错你吧,你最好第一个找的是庞义,告诉他我有礼物送给他。」

    刘裕微笑道:「我敢十成十的肯定,边荒集已变成天下间最可怕的凶地!而我
们的任务,就是把她改变成为乐土。去吧。」

    高彦道:「边荒集见!」双足一弹,跃离船板,投进岸旁密林去,消没不见。

    刘裕见燕飞露出全神贯注的神色,讶道:「你在想甚么?想得那么入神。」

    燕飞瞥他一眼,淡淡道:「我的耳朵正在追踪高小子的足音,现在他已到达半
里之外。」

    刘裕双目立即放光,大喜道:「你的武功似乎仍在不断进步。」

    燕飞皱尼道:「真奇怪!高彦的身手似乎亦大有长进。」

    刘裕欣然道:「你是否为他疗伤时,意外地为他打通一些奇经奇脉?」

    燕飞微笑道:「这个很难说。」

    刘裕搭上他肩头,回舱去也。他们将在这里留至正午,然后方往边荒集去 .

    小诗现身舱门处,轻轻道:「高公子走了哩!对吗?」

    刘裕见她神态可人,忍不住逗她道:「小诗姑娘是否有点担心呢?」

    纪千千在小诗身后出现,嫣然一笑道:  「不是有点担心,而是担心得要命!
边荒是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几天的水程中,没见过半丝人烟!田园荒芜、村落
变成焦士,彷如鬼域。不过正因如此,今千千感到能活着目击这一切已是最大的福
分。」

    刘裕和燕飞愕然以对。纪千千恢复得真快,还隐隐表达了歉意。表示自己会懂
得珍惜眼前的一切,不会再为儿女私情误了正事。




    纪千干美目一扫,娇媚横生的道:「边荒集已在伸手可触的近处,三个时辰后
我们便会朝边荒集进发。我再不用到梦里去寻她,她会是怎么样的地方呢?」

    边荒集出现前方远处,东门坍塌了一半的城楼,像个宁死不肯屈服的战士,默
默孤零的俯视流过的颖水,因为它是唯一尚未坍塌的城楼,所以成为了东门的象征。
见到它风采依然,燕飞和刘裕均感欣慰。

    纪千千立在船首,秀眸闪着亮光,小女孩般嚷道:「我见到码头哩!」

    刘裕见站在纪千干旁花容惨淡的小诗,关心地问道:「小诗姑娘是否害怕?」

    小诗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微一颔首。

    刘裕微笑道:「边荒集只有一条规矩,就是看谁的刀快。而在你面前的燕飞,
正是边荒集的第一高手,以前如是,现在如是,将来也不会有改变。所以小诗姑娘
便当去看热闹好了。」

    燕飞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纪千千「噗哧」笑道:「哪若燕飞做不成边荒集第一高手,我们岂非都要完蛋?
刘公子的安慰说话根本没有效用。我是因未来的茫不可测而欢欣,小诗则是对未知
的事生出恐惧呢。」  她并没有回头,目光贯注在愈来愈接近的边荒集,彷似世
上除了边荒集,再没有可令她分神的物事。

    刘裕显然心情颇佳,从容道:「哪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证实燕飞确有保持边荒
集第一高手宝座的能力。安公会看错人吗?玄帅会选错人吗?他们会着燕飞返边荒
送死吗?」

    纪千千笑道:「这么说倒有点道理,不象是吹牛皮。小诗听到吗?有边荒集第
一高手保护你,不用害怕哩!」

    燕飞点头道:「确不用害伯。边荒集是我熟悉的家,我比任何人更懂玩在那里
的游戏,玩得比任何人更漂亮。」

    刘裕心忖,燕飞所说的虽无一字虚语,可是燕飞却不是惯以这种口气语调说话
的人,肯改变作风,纯因要抚慰小诗,所以在他满不在乎的冷漠外表下,实有一颗
灼热的心。

    风帆己进入泊满大小舟船的码头区范围,码头上盛况空前,以百计搬运货物的
脚夫,穿花蜜蜂般此往彼来,泊在码头的船有卸下货物运往域内,也有装上货物准
备开走的,其兴旺频繁绝不逊色于肥水之战前的边荒集。

    刘裕向两女道:「快依计划去装扮一下。」

    纪千千主动拖着小诗的手,娇笑去了。

    燕飞的目光正巡视边荒集,越过依然故我倾颓的城墙箭楼,边荒集己从焦士建
起形形式式的新楼房,反而最碍眼是集外的平野虽然葱绿一片,但所有树木均被砍
掉,木寨被焚毁的残骸,仍在哪里提醒人们,边荒集曾被卷入战争的漩涡里。

    「老手」来到两人身后,道:「能为燕爷及刘爷出力,是我和众兄弟的光荣。」

    刘裕欣然道:「大家兄弟,客气话不用说啦,待会卸下货物后。不论发生甚么
事,你们立即启碇离开。谁敢拦截你们,可痛下杀手。」

    老手笑道:「得令!在水上,不是我老手夸口,除非是大江帮的江海流亲自操
舟,否则尚未有人够资格拦截我。」

    燕飞道:「我们会看着你们远去后,方会入集的。咦!」

    刘裕和老手两人循他目光瞧去,也为之愕然。前方一条巨型铁链,栏河而设,
硬生生把河道一分为二,不论南下或北上的船只,到此便是终点,只能掉头而走。

    刘裕咕哝道:「他娘的!这算甚么一回事?」又指着左方码头所余无多的一处
泊位,道:「我们泊到哪里去。」

    老手领命去了。

    燕飞仍目注拦河巨链,双目电光闪闪,显然心中极不高兴。

    刘裕明白他的心情,边荒集一向无拘无束,而这道铁链却破坏了南北贸易的自
由,变成南北泾渭分明的局面。苦笑道:「这不正是我们要到边荒集来的原因吗?」

    船速减缓,往码头靠泊。

    燕飞沉声道:「如非有千千主婢随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此链立即拆掉。」

    刘裕目光朝码头扫射,搜索高彦的踪影,随口问道:「燕兄在恢复武功上,是
否所有难题已迎刃而解。」

    燕飞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我已悟通控制真气的难关,关键在能否结下道家
传说的「金丹」,这是统一阴神和阳神的唯一方法。」

    刘裕目瞪口呆道:「结下金丹?哪你岂非会成仙成道?」

    隆隆声中,风帆靠泊岸旁。

    燕飞笑道:「此事一言难尽,总之似是如此,我也没有成仙成圣。」

    刘裕哈哈一笑,腾身而起,燕飞紧随其后,先后从船上翻下,落到码头。燕飞
心中百感交集,他曾想过永远告别边荒集,但现在又踏足边荒集。

    刘裕大喝道:「我们需要五辆骡车和十名壮汉,为我们把束西送到边城客栈去。
骡车二十钱,壮丁每人十钱。」

    换过往日的边荒集,出手如此重,肯定以百计的脚夫立即蜂拥而来,任君挑选。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异平寻常,只见人人脸露恐惧神色,反远远退开去,似在躲避
瘟神。

    刘裕和燕飞你眼望我眼,大惑不解之时,一名大汉在十多名武装汉子簇拥下,
排众而出,领头的汉子朝他们直趋而来,双目凶光闪闪,戟指喝道:「我道是谁回
来了,原来是你燕飞。帮主有令,燕飞你再不准踏足边荒集半步,识相的立即给我
金成滚回船上去,立即开走。」

    他身旁另一人却阴恻恻道:「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汉帮已和大江帮结盟,再不
容你燕飞在边荒集撒野。现在南码头全归我帮管辖,想我的人帮你手又或想泊码头,
先得问过我们。」

    燕飞哑然失笑,道:「我正手痒得很!难得你们送上来给我练剑。」

    「铿锵」声中,除金成外,人人掣出随身兵器,一时杀气腾腾,还不住有汉帮
的人从四处窜出,最后聚众近百人,把两人半月形的围堵在码头边。

    刘裕哈哈一笑!轻松的道:「你要以硬碰硬,我便让你开开眼界,弓矢侍候。」

    船上老手和十八名北府精锐齐声叱喝,人人手持强弓,满弦待发,均以金成为
目标。

    金成立时色变,只是一个燕飞己不易对付,何况还有十多支劲箭瞄准自己。

    刘裕拔刀出鞘,遥指十步许外的金成,一股强大的刀气立即滚滚而去,直接冲
击对手。

    金成脸色再变,拔剑的同时不由自主与左右往后避退,累得后面的人亦要随之
后撤。乍看便象刘裕刀出,立即吓退敌人。

    金成终于发觉刘裕的可怕,眯眼道:「阁下何人?」

    刘裕傲然道:「本人刘裕,今趟是随燕飞来边荒集闾天下。你想我离开,先问
过我手上的老伙伴看它肯否答应?」

    金成长笑道:「你们叫敬酒不喝喝罚酒,我就看你们如何收场。」再向左右道
:「我们走!」

    接着与一众手下悻悻然的去了,围观者亦开始散去。却依然没有人敢上来赚他
们的子儿。

    刘裕向老手等喝道:「先把小姐的行装卸下来。」又对燕飞笑道:「想不到甫
抵边荒集便要打一场硬仗,希望没有吓坏小诗。」

    燕飞纵目四顾,担心的道:「高彦呢?」

    风帆远去,纪千千的三十个大木箱卸到码头上,占去大片地方。

    纪千千和小诗戴上帷帽,垂下重纱,掩着玉容。不过只是纪干千绰约的风姿体
态!两人剪裁得体,朴素中见高雅的便服,便惹得人人注目。幸而大多数人即使未
见过燕飞,也听过他的威名,只敢悄悄看偷偷瞥,不敢明目张胆的评头品足,指指
点点。

    刘裕则头大如斗,想不出运送大批行装的妥善办法。

    本来在边荒集,只要有银两,没有东西是买不到的。狠狠道:「肯定是桓玄的
指使,想借大江帮控制边荒集。」

    燕飞道:「不要遽下定论,祝老大由我应付。否则如撕破脸皮,大家再无顾忌。
汉帮以前有三百多人,现在数目肯定不止于此。我们能杀多少个呢?」

    刘裕点头同意,倘没有纪千千主婢随行,他们见势色不对便可开溜。可是小诗
并不懂武技,使他们想逃也没法子。

    燕飞往纪千千瞧去,她和小诗坐在一个箱子上,透过面纱兴致盎然的左盼右望,
小诗则如坐针毡,垂头不语,显是心中害怕,与主子成了鲜明的对照。

    沉声道:「干千剑法如何?」

    刘裕道:「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高明,可惜欠缺实战经验,在群斗中肯定吃大亏。」

    蓦地蹄声轰呜,从东门出口处传来,两人还以为敌人大批杀到,定神一看,赫
然是五辆骡车,朝他们驰至,为首的御者正是庞义。

    燕飞和刘裕喜出望外,连声叱喝,着正在忙碌工作的脚夫们让路。

    骡车队旋风般驰来,高彦策驾第二辆骡车,其余三辆,燕飞认得驾车的均是以
前第一楼的伙计兄弟。

    庞义脸色苍白,脸上有被人打过的青瘀肿痕,左眼瘀黑一片,明显曾遭人毒打。
他驾骡车直抵两人旁,停车跳下来,嚷道:「先把箱子搬上车。」接着与燕飞拥个
结实,大笑道:「你回来就好哩!」

    燕飞俯首来看着他,皱眉道:「谁敢如此大胆修理你!他娘的!待我为你讨回
公道。」又加上一句:「你的藏酒窖没给人抢掠一空吧?」

    庞义放开燕飞,向刘裕打个招呼,  目光移往正盈盈起立,与小诗朝他们走过
来的纪千千。佯怒道:「你究竟关心我的人还是我的酒,有甚么礼物?快给老子献
上来。」

    高彦来到他们身旁,悲愤道:「庞老板的第一楼己起了一半,却硬给祝老大着
人拆掉,还痛殴我们的庞老板,累得他躺了十多天。」

    纪千千芳驾己到,揭开脸纱,送上甜甜的笑容,喜孜孜道:「这位定是庞大哥,
千千向你请安!」

    庞义立即象被点了穴般目瞪口呆,直至纪千千重垂面纱,始魂魄归位,喃喃道
:「高小子原来真是没有吹牛皮的。」

    刘裕道:「来,我们一起动手,把东西送到边城客栈去。」

    高彦颓然道:「边城客栈的臭婆娘不肯卖账,怕得罪哪天杀的免崽子祝老大。」

    燕飞从容道:「一切会改变过来,因为千千小姐来了。」

    骡车队从东门入集,燕飞和庞义驾着领头的骡车,刘裕驾的骡车载着纪千千主
仆跟在队尾。

    平时熙来攘往的东门大街静得异乎寻常,只看此等阵仗,便知汉帮早有准备,
绝不容他们轻易入集。

    燕飞问庞义道:「刚才是否这个样子的?」

    庞义拍拍插在腰背物归原主的砍菜刀,道:「当然不是这样子,我已豁了出去,
最多拚掉老命。」

    燕飞忽然喝道:「停车!」

    庞义连忙勒着骡子,五辆车停下来,队尾仍在集口外。

    燕飞从容道:「你老哥何用拚掉老命,你供应我雪涧香,我替你消灾解难,协
议仍未取消。」

    接着从座位弹起来,凌空连续六、七个翻腾,落往街心处。

    两边楼房处立即各出现十多名箭手,没有任何警告,就那么拉弓发箭!毫不留
情地朝燕飞射去。

    燕飞早知有此事发生,心中暗叹终于回到边荒集。

    蝶惩花离鞘而出。

    说罢出舱去也。

   

    卷五终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