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公开挑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公开挑战

    帐内的纪千千传来惊喜的娇呼,嚷道:「真的找回来哩!一半也好!我们的刘
老大真本事。」

    接着和小诗、庞义吱吱喳喳的说起话来,商量如何把金子藏好。

    高彦揭帐而出,来到燕飞旁低声问道:「亲过她的嘴儿吗?」

    燕飞登时百感交集,颇有点体会到纪千千「会为未做过的事后悔」那句话的意
味。而自己知自己事,他对男女之情仍带着深刻的惶惧,另一边的刘裕亦露出注意
的神色。叹道:「你这死性不改的色鬼,满脑肮脏的想法,一场兄弟,也不瞒你,
我和她尚未开始。」

    不知如何,他直觉感到高彦和刘裕都同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感觉挺古怪的。

    高彦狠狠道:「不解温柔的家伙!现在我们国库空虚,你明天的赌约取消也罢!

    我不会让你输掉千千仅馀的财产的。」

    说罢又钻回帐内趁热闹去了。

    燕飞苦笑摇头。

    刘裕道:「我们到箱阵那边说话吧。」

    燕飞和纪千千刚回营地,纪千千便给小诗扯入睡帐里,到现在还弄不清楚发生
过甚么事。随刘裕从箱阵仅可容一人穿过的通道,到达酒窖入口石阶坐下。

    刘裕坐在他上一级处,道:「偷金子的即使非是两湖帮的郝长亨,也与他脱不
了关系。」

    燕飞愕然。

    郝长亨乃南方赫赫有名的高手,据传其人风流倜傥、多才多艺,是两湖帮聂天
还下第二把交椅的人物。此人颇有交际手腕,在江湖上人缘不错,很多事交到他手
上不须凭武力便可迎刃而解。

    刘裕把任遥和任青媞的对话重复一次,分析道:「郝长亨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
边荒集,其目的当不止于与江海流换个场所角力较量,而在乎控制边荒集,至少是
想取汉帮而代之,否则不须与任遥攀上关系。而任遥倾覆司马皇朝的阴谋,更是令
人担忧,想不到淝水之战带来的胜果,会是如此一番局面。」

    燕飞沈吟道:「现在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任遥等既欲坐看我们和祝老大拚
个两败俱伤,我们偏不如他所愿。」

    刘裕摇头道:「我们不可以变得过于被动,必须着着领先,牵着整个边荒集的
鼻子走,正如千千说的,我们是要征服边荒集,而非让她征服我们。」

    稍顿续道:「现在祝老大摆明肯暂作退让,显示祝老大亦非有勇无谋之辈。我
们定要借千千在边荒集牵起的热潮,首先确立你是边荒第一高手的形象,管他老子
的甚么慕容战、任遥、任妖女、郝长亨,总而言之边荒集是惟燕剑手独尊,没人敢
有半句异议。」




    燕飞苦笑道:「你可知我的头颅现在很值钱?刚给那甚么宗政良射了一记冷箭。」

    弄清楚甚么一回事后,刘裕笑道:「边荒集已成龙蛇混集之地,各方势力因在
全力争夺控制权,自认有点本领的更要来碰机会。对我来说还是统一天下的踏脚石,
在我们的纪才女则是最好玩的地方。」

    燕飞叹道:「我却是身不由己,从闲人变作众矢之的。说到韬谋策略,当然推
你老哥,你又有甚么法宝?」

    刘裕道:「边荒集是无财不行。我们现在手上有五百多两金子,足够起五座第
一楼。所以只要拨出百两金子,第一楼重建的经费再不成问题。另外拨百两予高彦
小子,使他有财力建立一个比以前更完善的情报网,监察南北和本地一切动静,馀
下的三百两,拿一半出来给你去和甚么赌仙硬拚一铺,馀下的作千千的私己钱,她
想买下一座妓院又或觅地在夜窝子另建一座,全看她的意旨。」

    燕飞皱眉道:「这么动用千千的金子不大好吧!我原意是狠赢赌场一笔作经费,
只是事与愿违。」

    刘裕道:「千千是女中豪杰,不会介意的。」

    燕飞摇头道:「千千不介意,我却非常介意。他娘的!只要我们可迫郝长亨把
另一半金子呕出来,便可拿这笔钱到赌场豪赌一铺,不但可以令赌场关门大吉,还
可以向祝老大来个下马威。」

    刘裕道:「我们怎可能在明晚前从郝长亨处取回金子?老郝失去一半赃物,肯
定已提高警觉,不会哪么容易给我们找到他。」

    燕飞微笑道:「若你是郝长亨,肯否错过明晚千千在古锺场的曲乐表演?」

    刘裕皱眉道:「当然不肯错过,不过若整个边荒集的人都挤到夜窝子去?你如
何在数万人内寻出我们根本不晓得他长相如何的郝长亨来呢?」

    燕飞含笑瞧他半好晌,哑然失笑道:「若我晓得谁偷去金子,仍没法迫他呕出
来,我燕飞还用在边荒集混吗?首先边荒七公子脱不掉关系,只要我们适当地向他
们施压力,怎到他们不屈服。」

    刘裕道:「他们也大可推个一干二净,除非你不理边荒集不成文的江湖规矩,
向他们动粗,来个大刑侍候。」

    燕飞目光投往阶壁,微笑道:「事实上荒人比任何边荒集外的人更守规矩,那
老子便规规矩矩的和他们玩一铺,向外宣布,若不能物归原主,纪千千明晚会拒绝
到夜窝子去。」

    刘裕开始感觉到他体内胡人较狂野的血统,令燕飞除来自汉族的温文尔雅外,
还有豪雄放纵的一面。若以这种双重多变的性格,去追求纪千千,等若汉胡的携手
合作,肯定可迷倒纪千千。刘裕很不明白为何会联想到纪千千去,可是他的脑袋确
像有点失控。

    颓然道:「岂非全集皆知你燕飞对千千保护不力,已阴沟里翻船?」

    燕飞洒然耸肩道:「没人会知道,因为我只是借此恐吓那七个被人利用的傻小
子。夜窝族是由疯子组成的,一旦收到点风声是与七个傻瓜有关,累得他们欣赏不
到千千绝世无双的琴音歌声,我们的边荒七公子还能做人吗?放心吧!此事由我单
独处理,你只须守稳大本营,天亮前我该可以寻回另一半金子。」

    庞义此时钻进箱阵内,笑道:「谈甚么谈得这么投契,千千着我来请小飞到帐
内共渡春宵啊!」

    刘裕给逗得笑到差点呛出泪水,燕飞苦笑道:「你也来耍我。」

    庞义在刘裕旁坐下,瞧着下级挨壁曲膝而坐的燕飞闷哼道:「不要骗人哩!酒
鬼来到酒窖门口仍不去拿酒喝,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因另有别的更优质的代替品,
早醉得把老子酿的雪涧香忘掉了。」

    刘裕解围道:「庞老板是来得正好,我们无敌的征边军团有份优差给你,就是
当千千的随身总管,负责为千千打点一切内外事务,让千千可尽情发挥她的外交手
腕。」

    燕飞报复的道:「总管即是甚么都由你来管,你给老子在四条大街进入夜窝子
的边界处,竖起四幅我向任遥下的战书。倘若我干掉他,将可以事实证明给所有人
看,谁才是边荒集第一剑手?」

    刘裕拍腿叫绝道:「此着妙极,任遥若不敢应战,将会成为边荒集的笑柄,还
用在这里混吗?他是不得不应战的。」

    庞义接下去道:「何况他根本不信自己会输给燕老大,更不晓得燕老大炼成金
丹大法,连蝶恋花都学晓唱歌。燕老大吩咐下来的事,小人庞义当然会办得妥妥贴
贴的。」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心大笑,充满生死与共、并肩作战的情怀。

    燕飞揭帐进入纪千千睡帐内,方发觉刘裕、小诗、庞义和高彦一干人等,全留
在帐外,登时生出哭笑难分的感觉。

    纪千千换上全白色的女服,挨着软垫倚卧铁箱子旁,佩剑放在箱面,有如金子
的守护神。

    她乌黑的长发瀑布般的垂在肩后,衬托得她的冰肌玉肤更摄人心魄,宝石般的
眸子闪闪发亮、静如夜空的星辰地凝视着他,好半晌方落到他左手环抱的酒坛处,
含笑道:「临睡前还要喝酒吗?」

    燕飞盘膝在另一角坐下,把酒坛放在身旁,挂在帐顶的油灯映照下,这里彷佛
是另一个天地,温暖而隔离,且是春色无边。

    纪千千确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恩宠,拥有她等若拥有天下间最美好的事物。不过
她多情和充满野性的性格,却令人感到游疑不定,难以捉摸。像在此刻,她便似从
没有和燕飞发生过任何事,有若在雨坪台初次相遇。

    她芳心内究竟如何看他燕飞呢?

    燕飞微笑道:「我来边荒集的途上整天睡觉,所以决定今晚不睡。不知小姐何
事相召?」

    纪千千眨眨美丽的大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他道:「要有事方可以召你来吗?

    人家只想见你就不成的吗?」

    燕飞留心帐外,听到庞义等已移师客帐的一方,正动手制作他给任遥的「战书」,
他和纪千千的说话不虞被人听去,心中不由一荡,柔声道。「当然可以。可惜我尚
有要事去办,明早回来陪你去北大街吃早点如何?该处有间叫北方馆子的食铺,非
常有名,在建康绝喝不到那么巧手调制的羊奶茶。」

    纪千千秀眉轻蹙道:「明天你当然要陪人家。但今晚呢?已这么夜哩!你还要
到那里去呢?」

    燕飞油然道:「你当我们到边荒集来只是玩乐嬉戏吗?何况受人钱财,自然要
替人消灾,我干的是甚么行业,千千应该清楚。」

    纪千千「噗哧」娇笑,横他一眼,垂首轻轻道:「你长得很好看,人家尤其爱
看你信口开河、胡言乱语的傻瓜样子。」

    燕飞为之气结,失声道:「我句句实话实说,何来信口开河的罪名?」

    纪千千坐直娇躯,两手环抱曲起的双膝,顽皮的道:「你想撇下千千出外玩儿?

    那可不成哩!我要你陪人家。」

    燕飞记起庞义的「共渡春宵」,心中一荡,当然只限在脑袋内打个转。叹道:
「小姐你须好好地休息,否则明天将没有精神应付整个边荒集的人。荒人出名狂野
放纵,可不像建康高门大族的子弟那么乖的。」

    纪千千思忖片刻,点头道:「今趟可以放你一马,下次可没那么易与。好吧!

    你先哄人家睡觉,千千睡着了,你才可以获释离开,不过明早醒来时,你要在
人家身旁,否则我会和你没完没了的。」

    「咕嘟!咕嘟!」的连喝数大口酒,燕飞踏出营地,就那么一手环抱酒坛,朝
夜窝子的方向走去,心中仍填满看着纪千千酣然入睡的动人感觉。

    现在怕已过二更,可是他比任何一刻更精神,雪涧香带来的些微醉意,令他更
感到边荒集愈夜愈旺盛的血肉和活力。

    自刺杀慕容文后,他一直漫无目的地活着,提不起劲去做任何事。然而眼前的
形势,却彻底把他得过且过的心态天翻地覆地改变过来,答应谢家的事他当然须办
妥,更重要的使命是让纪千千快乐地在边荒集享受她生命的片段。

    现在最有可能找到边荒七公子的地方,肯定是夜窝子无疑,他们虽在边荒集横
行惯了,却不可能不对他燕飞保存惧意,只有躲在夜窝子才安全。他已从高彦处得
悉他们最爱留连的那几间青楼、食铺和酒馆,该可轻易找到他们,进行他的计划。

    想到这里,在完全没有防范下,他的心湖又浮现出安玉晴那对神秘而美丽的大
眼睛,心中又不由一颤。

    自遇上纪千千后,一路乘船北上,他一直埋首于《参同契》,间时又给纪千千
占据了心神;独特的美女安玉晴彷佛已到了天之涯海之角,离他远远的,似和他再
没有半点关系。不知如何?偏在此刻会想起她来。

    自己是否因为纪千千使早已死去的心再度活跃起来?如此究竟是灾劫还是福赐
呢?对未来他再没有丝毫把握。

    夜窝子辉煌灿烂的采光照耀长街,他从暗黑的街道步向光明,深深地感觉到生
命的变化。在逃离边荒集时,他从没有想过当再次踏足边荒集,自己会在剑术和心
情上,均会变成另一个燕飞。

    自己知自己事,他深心处一直压抑着的带点狂野的率性性格,已被纪千千点燃
引发,放下所有拘束抑制,纵情而为,享受老天爷予他一切善意或恶意的安排。

    刘裕坐在叠高的箱阵顶上,仰望夜空,双目一瞬不瞬,现出深深思考的专注神
情。

    高彦跃上来坐到他身边去,笑道:「有你放哨,大家该可以安心睡觉。」

    又道:「庞义和其它兄弟已去为燕飞立战书。唉!想不到燕飞会变成这个样子,
以前的燕飞终日无所事事,最好是不去烦他。」

    刘裕道:「人是会变的,又或须适应新的形势而变,像你高少便痛改前非,再
不到青楼胡混,我可没有你般本事。」

    高彦苦笑道。「说说倒可以,没有青楼之乐日子怎么过?只要瞒着千千便成。

    辛辛苦苦赚钱,赚得钱却没有地方花,我既不高兴姐儿们更不快乐,我怎可以
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刘裕失声道:「原来你口是心非,让我去向千千告你一状。」

    高彦笑道:「大家兄弟还来耍我,你不觉得的吗?出生入死后再钻进妞儿馨香
火热的被窝内,是人生最惬意的事。」

    刘裕道:「另一个方法是娶得如花美春,不也可遂你这方面的心愿吗?」

    高彦叹道。「这只是个梦想。我是干哪一行的,注定我没法安份守己,更不可
以有家室的牵累。你又如何呢?难道你敢娶妻生子吗?你可否向她保证你明晚可以
活着回家?」

    刘裕不欲谈这方面的事,岔开话题道:「那甚么娘的边荒七公子究竟是何方神
圣?为何明知你和燕飞一道回来,仍够胆上门寻你晦气?」

    高彦不屑道:「甚么七公子?不过是七个自以为有点本领的恶棍,想在帮派外
别树一帜。他们本来怕燕飞怕得要命,数次和我争妞儿都不敢硬来。现在只是以为
有便宜可占,错估形势,方敢如此嚣张。」

    刘裕道:「事情或非如你想象般简单,不过无论如何,遇上变得积极主动的燕
飞,算他们倒运。」

    高彦怨道:「若燕小子早点变成现在的样子,我早发达哩!」

    刘裕笑道:「你还年轻,很多好日子等着你啊!」

    高彦道:「今晚我是睡不着了,你在这里看紧一些,我要到夜窝子打个转。」

    刘裕皱眉道:「竟是一晚都等不了?」

    高彦受屈的道:「去你的娘!我是要去见见我的儿郎们,然后再到押店看看有
没有北方来的新货式,买入一批来变卖图利。确是没钱便浑身不自在,不过为的是
正事。」

    说罢去了。

    --------

    西陆驿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