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战士诞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战士诞生

  再次醒过来。

  意识进入我的思域内。

  我是联邦国第十三军团的战士方战。

  联邦军本来只有十二个集成军团,绝没有第十三个,但却没有人知道怎样去形
容我们这批从十二军团精选出来加以最严格训练的“特种战士”,所以我们才被称
为事实上不存在的第十三军团,而第十三军团的每一个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平时
我们以普通身份安插在各大军团里,负起监察的任务。

  只有元帅才能指挥我们。

  最初被挑选参与“特种战士”计划的共有三千人,但经过三个月的筛选后,只
剩下四百四十五人,接著进入“不能退出”的训练阶段,那是通过医药、生理、心
理和体能改变的过程。

  只有三十六人成功通过,其他的都死了。而在这三十六人里,我是唯一被挑选
参与尊贵圣主马竭能的“超级战士”计划的人。

  一把柔和的声音说:“你醒来了……单。”

  我愕然道:“单?我是方战。”

  马竭能圣主脸上掠过惊恐的神色,干咳一声说:“对不起,我一时糊涂,方战
你已成功通过第一至四十八个‘超级战士’改造步骤,现在到达最后一个阶段,就
是将强达二千三百瓦特的‘太阳强化能’注进你的神经,使你真正成为联邦史上第
一个超级战士。来!现在将整个人完全放松。我闻言闭上眼睛,几乎是同一时间我
进入‘深切醒觉式’的半睡眠状态,那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只有像我这种级数的战
士,才能随意控制自己的神经。四肢一热。一股强烈的热能,由头顶直冲而下,然
后蔓延每一道神经的末稍,再倒流而回,以高速反撞入大脑的神经里。全身的肌肉
收缩又放松。心脏狂跳。全身血液急窜。眼前幻像纷呈,我看到无数奇异的景象,
遥远的城市,荒弃的废墟和一张苍白清秀的女脸,似是非常熟悉,又是那样地陌生
。究竟是谁!”轰!轰!轰!”

  连续十多下天崩地裂的爆炸在神经的世界内发生。

  全身颤震,冷汗从毛孔流出。

  我以无上的意志和精神力量,抵受著旁人早死了千百次的“神经剧变”。

  巨大的太阳热能正彻底改造我的体质。

  温度不断上升。

  就像太阳从体内升起来。



  “咧喇!”

  一道电光劈过我的视膜神经。

  我终于失去意识。

  “方战!方战!”

  我猛地睁开眼睛,接触到马竭能兴奋的眼神。

  马竭能全身一阵抖震,仰天狂笑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制造出超级战
士,单杰,你是我的超级战士,我成功了。”

  我严肃地说:“元帅万安!联邦国永垂不朽。”

  马竭能叫道:“是的!元帅联邦国永垂不朽。”

  我冷冷地道:“圣主!罢才你又唤错,我是方战,第十三军的唯一超级战士。


  马竭能脸上再掠过我不能理解的恐惧,嗫嚅道:“是的是的,你是方战,不是
……嘿!……不是……我太乐极忘形。”

  我闷哼一声,眼光扫向实验室大大小小百多个仪器,在三秒的高速阅看里,我
将每一个读数牢记在脑里,以亿万计的分析细胞立时将收入神经内的资料加以归纳
和剖析,在十分一秒的时间内,我已知道自己到达了什么境地。

  那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完全把握到自己的大脑是如何运作。

  马竭能随著我的目光,落到其中一个仪器上,叫道:“真令人难以置信,你的
体能由三百六十点升至一千二百点,比普通的平均值一百点高出十多倍,现在你是
名副其实的超人。”

  我指著其中一个仪表说:“这些不断转变的色条代表什么?”

  马竭能解释:“这代表你体内细胞的生长能力,假设你现在有一条手臂断了,
三天内你可长出另一条新的手臂来。”

  我满意地笑道:“可以放开我了吗?”

  马竭能一愕:“我差点忘记!”

  他待要把锁我在实验床上的钢箍松开,忽又停下。

  我立时警觉,超级战士是永远不会松懈他的戒备。

  马竭能盯著我,缓缓道:“方战,为何你不试试自己可否挣脱?”

  我黯然不回答,能量随中枢神经的指挥,伸展至每一寸的肌肉去。

  肌肉接紧。

  血管收窄。

  爆炸性的能量在酝酿。

  “喇喇喇!”

  紧锁手足和腰颈的钢环发出刺耳的响叫,原本青白的钢质因输入的的能量逐渐
变为暗红色。

  “啪啪啪……”

  所有钢环中分而断。

  马竭能目瞪口呆,不能言语。

  我轻轻一弹,卓立实验室的正中处。

  室内传声器响起:“方战战士,请到起飞坪,‘毁灭号’在等待。”

  “毁灭号”是联邦国第一百五十七代“灵巧型”战机,自从七百年前反核武设
备出现后,战争艺术进入了全面革新的时代,尤其因威力无匹的激光的发明,所有
战车和战机均向“纤、灵、巧、速”发展,庞然巨物式的战机战车只能成为更易击
中的目标。

  在远古的年代时,战士只是没有杀伤力的可怜虫,遇到战机或被称作“坦克”
的古战车时,只能任由宰割,他们的配备也简陋得令人发笑。

  在这光荣的联邦时代,最具威力的武器就是个配备精良的战士,他能以激光刀
割破合成金属,以激光盾抵挡激光,以弹跳器跃上最高的楼顶,以飞行器作高速飞
行,借能源带吸取能量卫星的太阳能。

  我望向圣主马竭能,这代表智慧端峰的人物,心里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我知
道自己只是在这“超级战士”的计划里才首次遇到这科学巨匠,但为何我总有种认
识他很久的感觉,而且那种感觉并不是良性,我甚至有点恨他。

  马竭能在我注视下,两只手不住摆动,像要找个藏放的地方而不得,颇为不安


  当我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时,奇异的事发生了。

  一切清晰起来。

  我看到他露在衣服外每一寸肌肤,每个毛孔的状况,听到他加速的心跳,抖动
的脉博,甚至感应到他体内流过神经的电能,各大腺体的分泌状况。

  为什么会这样?以他的身份地位,在我这战士的注视下为何显出心虚的状态?
我毕竟只是他一件成功的试验品。

  马竭能嗫嚅著:“元帅要见你!”

  一股热血直冲上脑。

  这世上再没有比为元帅和联邦政府效力更有意义。

  元帅赋予我们生活和尊严、和平与安定,尽避有些不成气候的叛党,但地球从
没有像今天那样有秩序和规律。

  现在这伟人要见我。

  我叫道:“元帅万安!”

  往大门走去。

  巨大的合成金属门中分而开。

  我步出门外。

  最可怕的超级战士,终于由手术室踏入这光荣的战争世纪里。

  半小时后,我由邦托乌西郊的偏僻实验场飞到代表联邦国权力核心的“金字塔
”上。

  “毁灭号”内的传讯器响起:“‘毁灭号’注意,请由一号飞行道进入‘元帅
宫’。”

  驾驶板上的屏幕不断扫描的圆圈和各种几何图形,显示战机上的电脑正和金字
塔的控制中心内的终端电脑接合在一起,进行降落的程序。

  一个红点在屏幕中心闪旁,逐渐扩大,变成一个不住作立体变动的红环。

  我按下“自动降落”的系统。

  战机定在半空,缓缓地往金字塔的顶尖降下去。

  元帅宫就在金字塔的顶尖处。

  塔尖像怪兽的口张开来,吞噬战机。

  我落进一个广阔的空间。

  一条通道斜斜往下伸进。

  我发动战机,飞进廊道里。

  贺形钢门一道一道在眼前旋开,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毁灭号在我控制下不断
深进。

  眼前豁然开朗。

  坪上泊上近十架灵巧型战机,机身上的樗显示他们属于联邦军内最精锐的元帅
“近卫兵团”,直接由元帅指挥。

  毁灭号降落在闪亮的红圈里。

  一名大汉走了过来,戴著遮阳镜,唇上蓄满短硬的胡子,脸骨强横,在一身军
服里,更显出典型硬汉的风范。

  那人迎著我伸手道:“方战战士,欢迎你来,我是近卫兵团的总指挥白飞少将
。”

  我握实他递来的手。

  白飞眼神一闪。

  我感到他握我的手加强了力道。

  我微笑道:“少将你好!”

  白飞脸色一变。

  我知道只要再用力,保证他的指骨会有些破裂。

  白飞少将闷哼道:“马竭能的‘超级战士’果是名不虚传。”

  我的手略加点力道,豆大的汗珠立时从他额角冒出皮肤外,这倒是名硬汉,直
到这时仍未肯求饶。

  我冷冷望进他的眼里,同时以我的超感觉扫描他身体的状况,猜估他忍受痛苦
的意志极根,假设我要向他迫供,怎样才能找到可彻底使他意志崩溃的致命点。

  对于我来说,每一个人都被当作假想敌,当然,除了元帅外。

  我只听命于他一个人。

  白飞道?“你不是那么认真吧?”

  他接近求饶的阶段。

  我冷然说:“除了你外,还有谁知道我‘超级战士’的身份?”

  白飞脸色由红转白,急回答:“近卫兵团里只有我知道这秘密,元帅已密令我
掩护你的身份。我微微一笑,放开他的手。白飞脸容一松”随我来吧!”

  升降机将我们送上“元帅宫”的入口,沿途看不见任何守卫,但我却感应到共
有四十个监视我们一举一动的隐蔽观察哨岗,元帅宫是金字塔保安最严密的地方。
合成金属门中分而开。

  门内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世界。

  一个可容以万计人数的大堂,出现在眼前,大堂底边是个正方形,但枯部却是
三角形,顶端离地足有三百尺的惊人高度。

  三角形大堂的四壁是四幅巨大无匹的大屏幕,这时屏幕显映著一片广阔无匹的
大草原,野马群正绕著大堂的四边屏幕作三百六十度的奔驰,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大堂的正中放置巨大的办公桌,四组沙发和两张议事桌,散布在数个角落里,
比起整个空间,这些东西像撒在大地上的小石子,是那么微不足道。

  地上的人造草坪,踏上却温柔软绵。

  一个高瘦之极的人,穿上宽大的白色礼服,温文尔雅,正背向我们坐在办公桌
上,看来是专注地欣赏圆环形屏幕上动人心魄的无声景象。

  一些应已不再存在的景象。

  原野和野马,只属于远古的时代。

  今天城市外的世界只是核污的荒漠和废墟。

  白飞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大门在我身后关上。

  便袤的三角形大堂里,剩下我和联邦政府里最有权势的元帅。

  我步履稳定地向他大步走过去,到了他身后二十尺许处站定敬礼:“元帅万安
!”

  元帅叹一口气:“你终于来了!”

  我心中一阵激动:“方战终不负元帅厚望,通过了圣主‘超级战士’的改造远
程,元帅只要下个命令,我会为元帅献上性命。”

  元帅依然紧盯著草原上奔驰的野马,头也不回地道:“那的确是‘改造’,使
你由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方战!你诚实地答我,你有没有杀死我的把握。”

  我全身一震,跪下,说:“方战是元帅的战士,想也不会想这问题。”

  元帅点点头:“我绝不怀疑你对我的忠心,我只是测试你的智慧和能力。”

  我道:“我没有把握。”

  元帅哈哈一笑:“你是联邦国内最伟大的战士,怎会没把握杀死我,要知道大
堂内是没有任何明或暗的侍卫。”

  我以最虔诚的心禀告:“元帅!我并不是说谎在讨好你,而是当我踏入这处时
,自然地通过我的感官去查察这里的设备,包括元帅现在身上的武器。”

  元帅保持背对我的坐姿,淡淡道:“你查到什么?”

  我恭谨地回答:“我找出这三角大堂里共有三种保护元帅的自动装置,由一个
具有高度智能,只向元帅一人效忠的电脑控制,能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作出反应
,例如保护光盾能将任何袭击截断,甚至可能对金字塔外发动的攻击作了适应反应
。”

  元帅明显地一震:“你怎能知道得这么周详,这我称作‘保护神’的电脑,并
不是安装在这里。”

  我说:“是在天空的其中一颗人造卫星上,成为超级战士后,我的思感能截进
任何通讯波段里包括天上的人造卫星,每秒钟也有超过四道讯息,输入我的神经系
统里,再被我加以消化和分析。”

  元帅沉默起来。

  我笔直跪在地上。

  元帅问:“您可否察知我的思想?”

  我答:“我并没有这种能力。”

  元帅道:“人的脑电波也是一种波段,您为何不试试看,这是我的命令。”

  我依言而行,精神逐渐凝聚,当我正要将精神延伸过去时,蓦地头痛欲裂。

  “啊!”

  元帅大笑起来:“不用试了!我早估计到有这种情形,成为超级战士后,我们
给予一些能力,也剥夺了你一些能力,很好很好!站起来吧。”

  我捧头站起来,完全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元帅似乎在高涨的情绪里,续道:“你刚才说探测到我身上的武器,说说看那
是什么?”

  我分析道:“你的衣袖里藏有两把‘激光刀’,那是最新一代的‘破阳型’激
光刀,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到目前仍只能生产出两把,若配以适当的使用法,可轻
易消灭一营百人的武装兵队,只是这项,已使没有武器的我没有杀死元帅的把握。


  元帅感兴趣:“听你的口气,似乎还发现我另外一些装备。”

  我点点头:“您的腰脊内装有‘能源带’,可以吸收天上人造卫星送来的太阳
能,提供能源予你背上的飞行器,脚上有弹跳器和臂上能施放的激光盾。”

  元帅叹道:“真令人难以置信,假设你身上有我同样的装备,你是否有能力杀
死我?”我估量著:“机会将是百分之二十四点七八强,因为你在‘保护神’的保
护下,可以发挥全部力量,而我百分之七十的力量,必须用来对抗‘保护神’。”
元帅笑起来:“好孩儿!好孩儿!方战,到我面前坐下吧,桌子另一边那座位是为
你而设的。”

  我感动地推拒:“元帅!方战不敢坐在你面前,站在这里便可以。”

  元帅淡淡道:“你须谨记我每一句说话都是必应执行的命令。”

  施礼,同时左脚提起,重重踏下,发出“砰”一声,大步绕过长桌,来到他对
面空出的椅子坐下。

  元帅柔和威严的声音道:“孩子!望向我。”

  我抬起头,望向这伟人。

  他的“真人”更有神采和气魄。

  宽广的额头、闪动有智慧的深遂的目光,高隆丰起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
但最使人难忘的是他像女孩般嫩滑和白皙的皮肤,使他看去不像一个真实的人,而
是你一尊有生命的大理石像。

  他是如此地震撼人心,能驱使千万人甘心为他卖命。

  元帅也在仔细番视我,好一会露出满意之极的神色,叹道:“果然成功了,方
战!你将是我的皇牌秘密武器,也是因为你才能马竭能保住圣主之位,告诉我,有
什么东西是你渴想拥有的?”

  他对我真是呵护备至,热泪涌上我的眼眶,使我激动得站起来,移后跪下回答
:“我最想的事,是为元帅献上生命。”

  元帅像一朵云般从椅上千起,横飘过长办公桌,落在我身前,将我扶起来,慈
和地说:“孩儿起来,我明白你的心意。”

  他的手温暖有力。

  我惶恐地站起来。

  元帅是至高无上,不能被触摸的。

  元帅从容升回座位里去,只是他的破阳刀生出的正反力道,可令地心吸力完全
失去作用。

  “坐下吧!”

  我坐下来,等待他的吩咐。

  元帅像记起什么似的,轻呼道:“我忘记你还没有早点。”

  我来不及拒绝,他经拍两下手掌。

  微笑看我。

  门轻响,接著是餐车磨擦人造草皮上的走道的声音。

  “啊!”女子的尖呼传来。

  我转头望去,一个陌生但非常美丽的少女正推著一辆餐车进来,娇呼是她的杰
作。

  她停下来,目瞪口呆地望著我。

  元帅道:“都是老相识了,还不是把餐车推过去,伺候单杰圣士吃早点。”

  单杰圣士?

  马竭能也曾数次错口称我作单杰。

  我愕然望向元帅,他锐利的双目专注地细察我的反应。

  我要说话。

  元帅伸手阻止我。

  那美女走到我身旁,轻声招呼:“单杰圣士!你好。”

  我礼貌地回应:“你好。”

  她的呼吸和膊博都在不断加速,使我知道她处于激动的情绪里。

  她安放好一切后,在元帅的指示下有点依依不舍的离开。

  我望往元帅。

  元帅微微一笑:“她的名字叫思丝,对一个叫作单杰圣士的叛徒,曾产生好感
,她以为单杰已残废,所以见到你很感奇怪。”

  我沉声问:“单杰是否真的死了?”

  元帅眼光一寒,冷冷道:“他已死了!”

  我追问:“为何思丝会以为我是单杰,元帅又唤我作单杰?”

  元帅回复温和的态度:你成为超级战士后,有没有照过镜子?”

  我呆了一呆,“这倒没有。”

  元帅道:“这是我的蓄意安排,我要看你成为超级战士后,第一次照镜子的情
形。”

  我心中一震,预料到一些事已发生。

  “勒勒!”

  一道单面反光镜从台子的中间升起。

  我的脸容在镜晨反映出来。

  一个完全陌生的脸容。

  我呼吸立时急速起来,叫道:“这就是单来圣士!”

  元帅通过单面镜看著我,“你的智能的确不差,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是的,在
将你改造作超级战士时,我们亦同时将你的外貌体型改造成”百分之一百”的单杰
,所以由今天开始,你再不是方战,而单杰圣士。”

  镜子降下,没入子里,不留半点痕迹,这张桌子安装了十三件武器,这镜子除
可作照看外,还可以抵御死光武器的攻击。

  我回复:“元帅想我怎样为你效劳?”

  元帅道:“用在你身上的人力和物质,足可使我们装配个五百人的特击队,但
你可能发挥的作用,将可胜过整成集成军团,我有两个任务给你,假设能完成,我
会使你成为联邦政府内除我之外,最有权力的人。”

  我诚挚地说:“我不要任何报酬,只要为元帅服务。”

  “好!好!”元帅举手拍三下手掌。

  元帅宫的大门找开,一位身长玉立、艳色更胜刚才思丝的美女,穿著一身军服
,昂然步入大堂。

  我眼光看著我,外表似乎毫无表情,但我有远胜常人的观察下,她只是意图压
下心中的波动。

  当她来到元帅身旁时,元帅右手微伸,轻轻搂拘她纤巧的蛮腰。

  女子明显地有些不自然。

  元帅锐目盯紧我:“让我来介绍,这是单杰圣士的旧情人,准慧专使。”

  我愕然望向准慧。

  准慧微微点头:“单......。”跟著垂下头,低喟著:“对不起,方战你好。


  元帅喻喻一笑,笑声里隐含一股满足的快意:“专使你没有唤错,他是如假包
换的单杰,只有单杰才能进行我们定下的‘梦女教计划’。”

  准慧朝我瞧来,眼神回复精明锐利:“方战,由今天起,你成为了单杰圣士,
要阅读有关单杰的一切资料,包括他的过去、性格、朋友,当你掌握一切后,会明
白凭著单杰圣士的身分,可使你轻而易举的地打进梦女教的核心层去。”

  我道:“那我的任务是否要摧毁梦女教?”

  准慧详细解释:“这只是其中一项,更重要的是你或通过梦女教,按触到达加
西为首的叛党,杀死达加西。”

  我吃一惊:“达加西不是上任有‘太阳能之祖’称誉的圣主吗?”

  准慧说:“是的!但现在他只是叛党的大首领,我们相信他已成功地在城外的
广阔废墟里,建立了几个规模庞大的地下秘密基地,阴谋向我们发动突击。”

  元帅接口说:“这还不是我们最头痛的问题,因为我们明显地占尽军事上的优
势,我们担心的是他们在城市内发动的渗透,而据情治局厉时大将的分析,叛党已
开始和日渐扩大的梦女教展开接触,找寻梦女的所在。我奇怪:“以联邦政府的实
力,为何不把梦女教教徒一网打尽。”

  准慧解答:“一来这并非易事,但更重要的是梦女教中的所谓”十二种子”圣
徒,就像远古时耶稣的十二门徒,只有他们有能力传播和扩大梦女教,你的责任是
将他们找出来,逐一杀死。”

  我淡淡道:“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

  准慧奇怪地呆了一呆,眼神掠过一丝悲哀,垂下螓首。

  元帅搂抱她蛮腰的手一紧:“以你的智慧,当你看过单杰的资料,当可自行决
定采取什么策略。我会给你一张名单,名单包括十多个联邦政府最重要的人物,除
了名单上的人外,在必要时你可杀死任何联邦政府的人,以取信叛党,明白吗!单
杰圣士。”

  我霍然起立,敬礼:“单杰明白,请元帅绝对放心。”

  元帅微笑道:“待会你离开这里后,准慧专使会把你带到军备室为去,为装备
像我身上同级的尖端武器,使真正成为无敌的超级战士。我恭敬地叫:“元帅万安
!”

  荧光幕上的影象不住变换。

  看到“自己”在荧幕里和准慧及情治局的厉时大将在对话,不由自主地我仔细
玩味每一句说话的内容。

  由昨晚开始,在这可俯瞰整个邦托乌的酒店房间里,我连续不断地看了十八小
时有关单杰圣士的过往资料,仍没有丝毫疲倦的感觉,每一个看见的形象,听到的
说话,都一丝漏地蚀刻在我的记忆细胞时里,因为我是克无前例的超级战士。

  昨天别过元帅后,百多名专家在五小时内为装配好和元帅身上一式一样的超级
装备,使我成为联邦国内除元帅外拥有最尖端武备的人。

  荧幕上映象再变。

  空广的办室时,强烈的灯光下,一位脸色苍白的少女,闭目默坐。

  苞著是她的脸部特写。

  我心中大震,但却不是把丝毫表情露在表面外。

  因为在我超人的感官下,我察觉到有一个精密而先进的系统,正在监视我的一
举一动,这当然不会是元帅的安排,他应该知道是绝对忠诚。

  极大可能是联邦国内元帅的敌对势力的措施,我下次见到元帅时必会向他面禀


  少女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像尊没有生命的雕塑。

  但我心内的颤动却不断聚增。

  在成为超级战士的改造过程,幻象交替在我脑海内出现,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
是在这少女的脸。

  据资料所说,她就是“梦女”,单杰圣因她而犯上被枪毙的叛乱罪。

  囚室门开。

  单杰进入室内,在她面前坐下。

  现在没有人比我对单杰的资料更熟悉,所以我知道单杰在正展开他的“心灵对
流术”和梦女进行精神的交流。


  突然间----

  梦女张开她的眼睛。

  一股奇异的感觉,从我的脊骨升起,直冲后脑。

  那是无法形容的感觉。

  心头就像块烧红了炭,我几乎叫出来,一手往虚空抓去,似欲要抓著某些失去
了的珍贵东西。

  梦女的眼深葳无穷无尽的天地。

  门铃轻叫。

  我强压下体内滚动不止完全没法理解的情绪,沉声道:“进来!”

  准慧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方战!”

  我截断她的说话:“我是单杰,心灵学对流专家单杰圣士。”

  准慧改口说:“好!单杰圣士。”

  我回头望向她。

  准慧明亮的秀目闪动奇异的哀色,但转瞬消失,代之是冰冷无情,我像捕捉到
点什么,又像什么也捕捉不到。

  那感觉绝非愉快。

  超级战士是个能控制自己的超人,我一定不能让敬爱的元帅失望。

  准慧眼光移往荧幕的梦女和单杰,平静地说:“你有否决定下步的行动。”

  我淡淡道:“专使应知道,我的行动只向元帅一人负责。”

  准慧冷然道:“我虽然身分特别,但多一个朋友,总胜过我一个敌人。”

  她的话里有一种关切的意味,与她冷冰的语调并不但她为何要关心我,难道只
因为我的外型被改造得和她的旧情人一模一样,故而爱屋及乌?

  我并不懂得心灵学,但我超人的感官,却能从对方的物质情态,如心跳、脏、
血流等猜测对方的心意,这亦是能冒充圣士单杰的本钱。

  我说:“我并不需要任何朋友。”接著站起身来。

  准慧秀目又闪过那种难心以形容的哀伤。

  我踏前两步,在几乎要碰上她娇挺的胴体时,才猛然止步。

  她向后退一步,贴墙而立。

  我向前进迫一步,将她紧压墙上。

  两个肉体迫挤在一起。

  我盯著她的俏脸:“你的确很美丽!”

  准慧平静地说:“但你的身体却没有正常男人的反应。”

  我微笑道:“我可以从心所欲地选择做最强壮的男人,你是否想试试看。准慧
闭上眼睛,一颗泪珠从眼角泻出。我步步进迫:“你怕了!还是挂念你死去的单杰
圣士?”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要令她难过,竟能引起我莫名的快意。

  准慧摇摇头,再睁眼回复了紧定和明亮,冷冷道:“放开我!不要忘记我是元
帅的女人。”

  我哂道:“我只是元帅众多女人的其中一个,在元帅交给我不能杀死那‘免死
名单’上,抱歉并没有你的名字,所以莫说我可强奸你,甚至可以杀死你。”

  她眼中闪过一丝发自真心的惧意,瞳孔先缩小七分之一,跟著放大至一点四倍
,这是没法瞒过我的生理反应。

  我加重挤压她丰满玉体的力道,强烈地磨擦她的一切。

  准慧喘息不已:“你......。你不是人,你是没有人性的杀人机器,天!怎会
变成这样。”

  我离开她,因为对她那不能解释恨意已获得渲泄,只冷眼看看她。

  准慧靠墙不住喘息。

  我淡淡道:“在资料里,看来你是为求成功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你又能比我
好多少”。话毕我推门而出,时间无多,现在到了我必须行动的时候。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