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敌方基地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敌方基地

  视幕上是乌朦朦的污染天空,半架战的影子也看不到。

  “哗啦!达加西万岁!”

  欢呼声响彻飞行中的空中的堡垒的广阔空间内。

  我望向视幕上位置的读数,显示出刚才的瞬那之间,这保堡垒跃过了五百多里
的遥阔空间。

  我望向一脸兴奋的汉威:“这是什么一回事?”

  汉威眼中闪著动人神采,说:“迟些再向你解释。”转头往传音器道:“立即
低飞,进入二百尺的高度,敌人仍可凭人造卫星跟踪我们,再追上来,请报告跃空
器的情况。”

  驾驶台人员的声音在传音系统响起:“跃空器的能源降到最低点,二十四小时
内将不可能动作。”

  汉威舒了一口气,挨在椅背上,道:“单杰!你不知道我们多幸运,跃空器是
第一次使用,刚才那一刻,人类对空间距离的认识将会发生决定性的改变。”

  我心神震荡。

  假若这由空间一点,瞬间将空中堡垒移到另一点的跃空设备,能加以改良再运
用在战争里,叛军的战机将会变成神出鬼没的幽灵,而一向在军力占优的联邦军将
处在挨打的劣势。

  我一定不可让这事发生。

  为了联邦国,为了元帅,我定要毁掉跃空器和有关它的一切研究。

  我试探:“这是否达加西的发明。”

  达山道:“当然是大领袖,除了他,谁可以改写人类的历史。”

  汉威道:“一小时后,你便可以见到他。”

  我暗忖:“那将是他的死期。”

  达山心中疑团未解:“有一点相当奇怪,本来我们预计金字塔的警戒网外缘突
改飞行路线,是会惹起金字塔的警觉,最少会向我们查询,但为何却放了我们一马
,使我们预备好了的应变方法完全用不上。”

  汉威沉吟不语。

  我心中冷笑,若非我从中弄鬼,看看你们有否这么轻松。



  另一个问题从心中升起。

  据资料说,汉威博士是因调查梦女而失踪,那只是几个月的事,为何他会加入
了叛党,而且有著非比寻常的地位。

  我不禁问:“汉威,你加入达加西一伙有多久?”

  汉威抬头向我望来,微笑道:“在进入研究院之前,我已是战线的核心分子,
多少年呢……”一番思索后续道:“是十一年三个月又七天。”

  我故作震惊:“这么久了,你瞒得我这老朋友好苦。”

  汉威嘴唇牵出个温馨的笑容。

  达山适于此时起立离开,去打点其他的事,剩下我们两个在叙旧。

  汉威眼中射出回忆的神情,道:“十年前达加西圣主便在注意你,认为你发明
的心灵对流学,将是人类在精神领域上一个划时代的突破,其影响绝不会逊色于他
在太阳能科技上的成就。”

  我谦让一番:“他太夸奖我,但为何又不让我加入你们的行列?你知我对联邦
政府亦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汉威道:“这是大领袖的特别指示,他不想你在研究上有丝毫分心,而且他非
常相信机缘,时至机现,看!现在你不就正在往见他的路上吗?”

  我心想,我不是去要见他,而是要去杀死他,尽我能力摧毁叛党的一切。

  汉威叹了一口气,低语:“所以七年前准慧离开你时,我多么怕那样一个重感
情的人会就此消沉下去,幸好终于从那失恋的泥沼拔足出来。”

  我趁机问:“你情治局的‘心理工作’主管身份得来不易,为何突然放弃?”
汉威眼中射出难以形容的神采,又叹了一口气:“这事迟些再说,让我给你看看联
邦政府的其中一个大谎话。”

  我愕然道:“什么谎话?”

  汉威按动我们身前仪表板的其中一个按钮,同时抬头望向视幕。

  我顺著他的眼光看去,眼睛立时瞪大。

  视幕由空对空模式转为空对地模式。

  灰暗的大地上,闪亮著夹杂其中东一片西一片,夺人心神的绿色。

  我呆了:“那是什么?”

  汉威冷笑道:“那是草丛和正在生长的树木。”

  我霍地立起身:“这是不可能的,经历了多次大战后,整个球面都是有毒的气
体,没有植物能生长。”

  汉威冷笑问:“你认为你的眼睛会骗你吗?你知道十二年前‘圣庙事件’是什
么一回事吗?”

  我沉声道:“说吧!单杰在听著。”

  汉威一掌拍在台上,脸上现出与他一向温和和自制全不相配的愤怒神色:“那
是因为达加西成功研究出一套改善全球自然环境的方法,但却给元帅断然拒绝,还
不令秘警拘捕达加西,并要将全部研究资料毁去。”

  我呆了起来。

  汉威盯著我,眼睛瞬刻不眨。

  汉威笑了起来。其中充满苦涩的情绪,喟然道:“但达加西逃走了,他是个智
慧深广了人,早明白到独裁者的本质,于是通过安排的通道,到了城市外的世界,
在一群追随者的同心协力下,建立起秘密基地,同时开始改造城市外的世界。”

  我心神震荡。

  我知道元帅这样做必有他的理由,我是绝对信任他的。

  空中堡垒的速度逐渐减低。

  传音系统响起:“各位注意,我们飞进了安全界线内,现在转为二级戒备状态
。”

  我心中一动,电波送往天上的人造卫星。

  前所未有的事发生了。

  所有电波若石沉大海,一点回应也没有。

  汉威适时道:“我们安全了,在保护罩内,敌人只能侦察到一个假象,连他们
的侦察卫星也找不到我们。”

  这便是联邦军始终找不到叛党基地的原因,因为达加西有能瞒骗任何侦察系统
的装置,可惜现在他们却将我这狼引入室内。

  元帅你放心吧,无论我听到什么或见到什么,超级战士始终是百分百忠心的,
否则你也不会把最好的武备赐予我。

  视幕上的景象不住变化。

  由先前的细小草地,变为愈来愈大幅的草原,空中堡垒的低飞,更使我看到蜿
蜒而过的河流,更惊人的事发生了。

  蓦地视幕上尽是绿色。

  参天的高树,广袤的原野。

  我叫道:“这是不可能的!”

  镑类的动物飞鸟活跃其中,充满生机,这是个不可能的事实。

  在无尽的绿色里,一片空地出现眼前,在绿色的对比下,分外醒神。

  空中堡垒缓缓降下。

  停定。

  汉威站起身来,道:“圣士!请。”

  我一马当先,从敞开的门步出堡垒外,清新的空气,从呼吸系统贯进我的肺部
,再由血液将氧分送到我身体的每一角落去。

  我不能置信地深深呼吸。

  堡垒旁泊了十多部双体喷气船,使我知道秘密基地离开这里仍有一段距离,十
多人正等待著。

  其中两男一女越众而出。

  我的目光立时给那女子吸引了。

  超级战士虽能绝对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仍然是人,故亦拥有人的一切特质,例
如爱美的天性。

  那女子正是极端出色的美女。

  直到这刻我才明白到什么叫“秀色可餐”。

  她的身量极高。

  我六尺二寸的身材,只比她高一丁点。

  在微茫的日光下,她长垂的金发闪烁著摄人的光芒,完美的脸庞和雪白的肌肤
衬托下,亮若夜星的眸子闪动著难以形容的神采。

  一身紧身衣将她娇挺的躯体,修长的腿,不堪一握的纤腰所造成的优美线条,
表露无遗。

  尤其令人心动的是她清丽里透出成熟醉人的风情,刹那间将我的心神完全吸引
过去。

  她盈盈来到我身前,脸上微笑里绽出两个小梨涡,道:“你好!单杰圣士。”
我伸手出去,紧握她的手。

  手掌纤长有力。

  她不待我说话,先介绍自己:“我是‘自由战线’的首席自由女战士凤玲美,
代表大领袖来欢迎你。”

  她的手从我的紧握里滑出去。

  我失望的地发觉她的脉搏和心跳没有加速,瞳孔亦没有扩大,脑电波保持著平
静的频率,显示她并没有为我“心动”。

  亦表示了她表面虽看上去温婉多情,其实却是有高度自制力、冷静和心如铁石
的女战士,大不简单。

  她接著介绍左右两人。

  我将注意力从她身上抽回来,和她左边的人握手。

  那是个五十来岁的高瘦男子,脸上似因苦思过度而满布皱纹,但一对眼却闪耀
著智慧的光芒,两鬓斑白。

  凤玲美道:“我们的参谋大巨计智先生。”她顿了一顿再介绍另一个。“这位
是标横将军,是自由战士的总指挥。”

  我心中一凛,向标横望去。

  标横凌厉的目光迎上来,并不友善。

  我和他握手。

  他的手坚定有力。

  没有一寸多余的肌肉,坚定的眼神,显示出超人意志的轮廓,雄伟的身材,使
我知道他是顽强的对手。

  他的年龄绝不超过四十岁,但我却从他眼里看远超他年龄的经验和智慧。

  标横冷冷道:“单杰圣士在来此途中有很出色的表现,使我们极感意外,看来
我们应作一个详谈。”

  我心内冷笑,这样说,不是分明表示不信任我吗?看来并不是像想像般容易见
到达加西。

  汉威和达山来到我左右。

  凤玲美再次不吝啬地显现出醉人的两个小梨涡,微笑道:“跃空器第一次使用
成功的消息,传遍各个基地,令士气大振,所以今晚总部会举行祝捷舞会,一方面
以作以欢迎单杰圣士,另一方面亦标志著大进攻的日子再非遥远无期,圣士请!”
这凤玲美在众人中明显地有至崇高的地位和权威,这从她的说话和语气可轻易知晓
,甚至连谋士计智和先生和总司令身分的标横将军,亦俯首听她的指示,只不知既
有她这道席女战士,是否亦有首席男战士,那又是怎么样的人物。

  我道:“凤小姐,或者我要作点声明,我并没有兴趣加入你们的自由战线,我
目前关心的,只是为梦女找寻她的十二种子圣徒,希望你明白这点,并作出安排,
那我便感激不尽。”

  凤玲美温婉地道:“这点我们明白,待我们先回基地去,再详细交谈我们的想
法,好吗?”

  镑人分别进入不同的飞船里。

  凤玲美和我同乘一船,计智、标横等人都分散坐到另外的飞船里,这种安排是
避免所有重要人物共乘一船,即使一旦发生意外,人才的损失亦不致那么严重,见
微知音,可知自由战线是个高度严密和有效能的军事组织。

  凤玲美身体的芳香传入我鼻里。

  她转首向我望来:“你知道吗?单杰圣士,你的‘心灵对流学’,是少数能令
大领袖佩服的研究。”

  我接触到她的眼睛,心中泛起熟悉的感觉,似乎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蓦地我想起梦女的眸子。

  恍然大悟。

  我并没有见凤玲美,只是她的眼神具有某一种难言的特质,勾起我对梦女那双
奇异美眸的联想。

  当我的思路来到这点时,不禁大是凛然,并得出个令我大起戒备之心的结论,
就是这自由战线的首席女战士,亦像梦女一样,是个拥有心灵异力的人类。尽避远
比不上梦女,但仍是一个可从精神上测知我只是一个冒牌单杰的危险人物。

  凤玲美眼中掠过一丝奇怪,道:“圣士!我感到你心中的不安!”

  这句话使我更无怀疑。

  我的冒牌“心灵对流学”可以瞒骗其他人,但却绝不可能混过她这一关。

  唯一方法是将她杀死。

  怎样才能为她制造一个看来完全和我无关的意外?

  这念头刚起,她全身一震,眼中射出夺目的异采,向我望来。

  “圣士!为何你心中杀机大盛。”语气冰冷,一改先前的温柔。

  我将狂涌的杀意压下,故意先叹一口气,掩饰自己的慌乱,道:“我很想杀人
,想得非常厉害。”

  凤玲美眼神变得更锐利。

  我感到一种赤裸和没有遮掩的感觉。

  这秀丽绝伦的美女正以她的精神异力,入侵我的心灵。

  这是最危险的时刻,痉的是我连思考应怎样去对付这劣况的念头也不敢生起。
若在正常情况下,我首先应扫描她身上的武器设备,侦察她的生理状况,从而定下
进攻退守的最佳方式。

  可是现在我只能令脑海一片空白,以免被她察知我思海里的真象。

  我几乎要呻吟起来。

  难怪她能脱颖而出,成为叛党的首席女战士。

  飞船稳定快速地飞行。

  包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我的心灵地泛起一种前所未成的感觉。

  就像我原来是一池死水的精神世界,给投下了一粒石子,激起了一个迅速扩散
的涟猗。

  这粒石子正是凤玲美对我的精神入侵。

  一幅强烈的图象从我脑里升起。

  那是梦女的一对眼睛。

  一股完全没法明白的焦虑、渴望、悲伤,从我心灵触摸不到的至深处,太阳升
离地面,同时照亮整片大地──心灵的大地。

  我痛苦地卷曲起来。

  “噢!”

  凤玲全身一震,精神从我的心灵国境处退了回去,纤长有力的手抓紧我的肩头
,呼道:“圣士!你怎么了?”

  奇异的幻想消失去。

  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为何我心灵的某处像藏了很多已被遗忘的东西,而与凤玲美的精神接触,却像
一把铲子般将它们掘出来。

  我记起在我转化作超级战士的昏迷里,梦女的眼睛不断出现。

  记起当我醒来时,马竭能曾数次称我为单杰。

  但我应知我的真正身份。

  难道我真的是单杰?

  这是没有可能的。

  单杰已被送上了断头台,元帅是不会欺骗我的。

  “圣士!”

  我沉声道:“唤我作单杰吧!凤玲美。”

  她的目光仍是那样凌厉,但已没有了那种穿透性,这表示她的精神力量是有局
限的,这使我稍为心安一点。

  我突然发觉自己很喜欢看她的眼睛,是不是因为它们使我想起梦女?

  这念头使我大吃一惊。

  凤玲美道:“你还未对心中的杀机,作出解释。”她的语调依然冰冷,但比起
刚才温和了少许。

  只要我错说一句话,就是翻脸动手的后果,我也休想能见到他们的大首领达加
西,加以刺杀。

  我深深望进她的眸子。

  她全身一震,纤手放开了我的肩头,条件反向般往后一仰,似乎要避开什么似
的。

  我也震惊得全身麻木。就在刚才自然而然的一望下,我感自己的心灵向她延伸
过去,捕捉到一些奇怪的影像。

  凤玲美低喝:“不要对我施展你的心灵对流术。”

  “呀!”我叫了起来。

  心灵力的延伸消失得影踪全无,我又回复至象往常一样。

  强烈的失落感充塞胸臆,就象小孩子给大人挪走最心爱的玩具。

  我将目光移往飞船外的世界,大片的绿色使我精神一振,脑筋加复平时的活跃


  我感到心灵静若止水,无边无际的安宁,一个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想法,浮升
出来。

  我冲口而出道:“你是否也象梦女一样,是来自城市外污染世界的新人类?”
凤玲美一愣:“我早知道瞒不过你这心灵精神学专家,是的,我是在废墟残土里长
大的,为了生存,什么苦也吃过。”

  我的心神震荡若暴风雨里怒起的狂浪。

  为何我会知道梦女是来自城市外的人类?

  凤玲美温婉悦耳的声音送入我耳鼓里:“那是个地狱般的世界,但比起城市内
所谓安全的封闭环境,却更具有生命的永恒意义和血肉,每天我们都面对死亡,每
天也有人死去,但我们仍然不想躲进城市里去,在那里每个人都只象走肉行尸般活
著,迷失在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污水里。”

  我们沉默起来。

  飞船开始下降。

  她出奇地没有追问我为何心起杀机的事。

  前方的地面裂了开来,露出个足球场般大的进口,柔和的灯光亮起,照明了十
多个停机坪。

  飞船缓缓降下。

  基地藏在地底里,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我将侦察电波试探地往四周送出,发觉只要当电波往天空送出时,便消失无影
无踪,但若是在身旁平行送出,却保持正常的运作,当然这亦有距离的限制,照我
的估计,整个基地所处被改造了广阔地域,都笼罩在一个巨大的保护罩里,没有任
何消息可以送出去,也没有消息可以送进来。

  现在我与元帅失去联系,若有任何事情发生,将没有人能帮助我。

  侦察电波八爪鱼般往四面八方延伸,很快便弄清楚基地大部分的情形。

  我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因为叛军基地规模之大,确使人不敢小觑。

  这基地若以地底城称之,才比较适当。

  在我无孔不入的侦察电波下,基地是由八个单位组成的八角形地下城堡,其中
七个单位都是军事用途的军工、研究所和训练中心,只有一个单位是作居住用途,
在我的感应下,这叛军的大本营现时的总人数,最少超过了二十万人,若是壮年者
占有百分之四十,将可组成一支拥有八万人的大军,配以达加西超卓的科技,已有
足够威协联邦政府的力量。

  这样的基地不知还有多少?

  假设联邦政府里有一定数量偏向他们的离心分子,在叛军发动时加以配合,造
成破坏之巨将令人想也不愿去想。

  不过元帅可以放心,因为我已混进这里来,遗憾的是我的讯号波不能发出去,
否则在二十四小时内,元帅最精锐的第一军团,便可以无情地摧毁这里的一切。

  但现在一要要看我的了。

  凤玲美和我坐在通行于各单位间地下通道的小型飞行车,往东南方的地下城进
发。

  凤玲美沉默起来,脸容平静无波,使我一点也看不出她内心的世界。

  我是否会立刻给引见达加西。

  照常理说,他们应把我带到供人居住的地下城,让我休息一会,习惯一下这里
的环境,吃点东西,经过这么多波折,普通人应感非常劳累。

  可是现在我却在往东南军事区的路上,其中一定藏有某种目的。

  飞行车穿过宽广的飞行道,飞进东南方地下城的巨大空间里,一幢幢内何型的
建筑物,井然有序地分成十多行排列著,建筑物之间的空间大小不一,令人难以置
信地遍植花草树木,使它像个花园更象一个军事要塞。

  四个人造太阳在地下城钢架纵横的城顶发出令人温暖舒适的日光,我的感应电
波截进阳光里,很快得出令我大吃一惊的分析结论。

  这人造阳光竟与真实的太阳光有九十七点五强的接近率,除了没有太阳里因氢
聚变而产生的太阳粒子风暴等外,其他一切都全给模拟十足。

  只是这项成就,已使难以怀疑汉威的说话,就是达加西已改造了城市外世界的
力量,外面地上的绿色世界更是明证,我亦想象得到叛党可以利用装在飞船下的人
造太阳,赐与植物最重要的光和热,改造被破坏无数年代的自然环境。

  但元帅为何要反对这对人类有益无害的计划!

  飞行车降在其中一座圆型的建筑物上。

  我随著凤玲美步出车外。

  建筑物顶有个方形的小屋子,看来是往下去的通道。

  凤玲美来到屋子旁,纤指在门旁的按钮轻动,门流水般滑向两旁,原来是座升
降机。

  凤玲美转头向我望来,眼中闪过奇怪的神色:“请进去!”

  我坦然踏进。

  凤玲美却没有跟入。

  我愕然道:“你?”

  凤玲美淡然说:“自然有人招呼你的。”

  门合拢起来。

  往下落去。

  我心中大感不妥,将感应电波送出去,最使我骇然的事发生了,由踏出联邦酒
店开始,几经艰辛,来到这里,但却从未像目下这般大失方寸。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