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兵临城下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兵临城下

  照理我第一个反应,应是立刻向凤玲美发动攻击,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做,意外
地,我并不想伤害她,难道我真的爱上她?

  “噗哧!”

  标横将军从蓝云身后抢出,双手举起。

  那是死光刀刺出的先兆。

  我心中一声冷笑,准备应变。

  蓝云伸手一拦,喝道:“不要乱动,来犯者与圣士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大感惊粟,这属于大海族的战士蓝云,其惊人的直觉竟能感知我心内的意图
,所以刚才若我真“想”伤害凤玲美,肯定瞒他不过。

  长鸣的警号一变,由连续不断变成断断续续,借不同的长短节奏,传达某一种
信息。

  身旁的小姐呼叫:“是魔鬼族的‘死亡军团’!”

  蓝云一声暴喝,往后疾退。

  这时其他人才作出反应,随他冲出大门,消失不见。

  一时间大堂里形势混乱。

  凤玲美娇躯一动,借脚上的弹跳器来到我和小姐的中间,纤长温润的手一把抓
紧我的臂弯,低喝:“放松身体,随我来。”她并不知道我和她同样有飞行自如的
能力。

  大堂四周同时现出十多道大门,里面的人分由各门逸出。

  凤玲美带我升离地面,往其中一道门迅速飞去。

  小姐白衣飘飘,轻盈若羽毛地跟在我另一边。

  凤玲美在我耳旁轻语:“对不起,我错怪了你。”

  “轰隆隆隆!”远方地面上传来的爆炸声,告诉我战争开始。

  穿门而出。

  十多架战机的等待。

  这些战机和联邦国最新的灵巧型战机在外观上截然不同,整个设计以圆和弧型
为主,使人感到它在飞行时有非常高的灵活度,与灵巧型的尖长削刺恰是两种相反
的感受。机身的颜色乍看是白色,但这种白色却是流动的,能够随环境而生变化,
大大增强了掩藏的能力,联邦国黝黑深沉的灵巧型机种,比起来更象黑夜里的鬼物




  在凤玲美的“携带”下,我和她两人从升起的机盖进入驾驶室。

  机盖尚未关上,战机升离地面,速度迅速攀升,往通向基地入口的飞行廊冲去


  凤玲美坐在驾驶位置上,我和小姐坐在她身后仅余的两个座位里。

  小姐在旁凝视我。

  “轰……”

  爆炸不住震响,随我们的接近不往增强。

  心中大惑不解,以叛党的严密组织,又有超卓的掩护系统,为何竟有让外敌来
到门前才察觉?

  凤玲美脸色凝重,全神贯注在飞行上。

  我望向小姐,迎上她的目光。

  小姐柔声道:“你还未回答蓝云的问题。”

  我耸耸肩:“叫我怎样回答?假设我真的杀了人,为何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前面的凤玲美说:“当我第一次见圣士时,也感到他心中的杀意,也许蓝云误会了
,到底圣士并非普通人……”

  小姐同意:“或者是这样吧!”

  不知如何心中竟掠过一丝歉疚,凤玲美总是往好的方面去猜想我。

  “蓬!”战机由出口穿出地面。

  一道强光在机后闪过,象闪电般将虚空撕裂开来。

  战机给死光的摩荡震得往上抛飞。

  凤玲美一扭控制盘,战机急剧旋下,上方同时暴起一团强光,若非凤玲美机警
,倘不改变方向的话,会给敌方的激光轰个正著。

  战机再急旋斜上。

  周围一片漆黑,在敌人施放象墨鱼喷汁般的烟雾里以高速飞行。

  视觉全不管用,只能靠机上精密的侦察仪器辨别敌我。

  小姐向我解释:“这是典型的魔鬼族作战方式,灵敏感官能使他们象深海的鱼
儿,从空气的流动感知道身旁的大小活动。”

  机身轻震,机上的死光炮发出一道道闪光,激刺往地上,在乌黑的烟雾里,不
时爆闪青白或血红的色光,有种充满死亡和毁灭味道的灿烂。

  青白的光是由激光盾反挡射来激光所产生的现象?而血红却代表死亡,那是激
光将生物分子破坏时所发生的高热现象。

  我的侦察电波往四面八方射放出去,瞬间掌握了战场上的虚实。

  魔鬼族的死亡军团,总军力在四万至六万人间,全由重装备的兵员组成,没有
任何战机的掩护,这也解释了为何他们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到近处才被发觉,
因为自由战线的反侦察设备,主要是针对空中来的敌人而设计,侦察地面的入侵反
是最弱的一环。

  可是为何他们能知道这秘密基地的位置?我隐隐感到那和我有一定的关系。

  这时自由战线的近百架战机先后起飞,配合基地的防卫系统,发动反击,双方
一时势均力敌。

  可是我知道自由战线战胜了。

  道理很简单。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突攻的一方掌握了主动和出奇不意之利,在战事初起时定
能占尽优势,所以假设打开始被攻一方已能扳平,便代表攻方失去优势。

  战机贴地俯冲。

  左方“轰”一声爆出一团白光,在白光的中心再爆起一团红光。

  一架自由战线的战机被敌方强大的火力破开防御罩而粉身碎骨。

  “咧喇!”

  我们的战机整架给抛起来,落叶般被风卷起。

  地转天旋后,战机回复平衡,一个急旋,闪避追踪而来的炮火。

  在我的侦察电波监视下,一架战机由我们后方长空俯刺而下,灵活地穿过敌人
的火力网,一阵凌厉的炮火,将敌人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凤玲美向传讯器道:“蓝云谢谢你。”

  蓝云的声音响起:“何用多谢,你可否去侦察他们的后备军力,这里交给我好
了。”

  传讯中断。

  凤玲美一扭控制盘,战机由俯冲变成上冲,往南直飞。

  乌黑的雾迅速由浓转薄,由薄变无。

  战机冲出乌烟雾的范围,就象飞离一团又厚又重的黑云。

  青葱的田野无尽地在前言延伸。

  后面则是乌黑的讨厌迷雾。

  战机改变航道,开始环绕基地作大盘旋。

  小姐蹙起秀眉,不知在想什么?

  凤玲美一面运作机上的侦察系统,一面问小姐:“你担心吗?”

  小姐苦笑道:“我不明白为何会暴露了基地的位置,看来我们由暗转明的日子
须提早来临。”

  凤玲美保持她一贯的清冷道:“大领袖在这时刻仍没有任何表示,是否非常奇
怪?至少他应象往日那样,警告我们敌人的接近。”

  小姐黯然不语,脸上犹色更重。

  我恍然大悟,这是魔鬼族能发现基地的主因,照我猜想,假设魔鬼族确是与联
邦国互通消息,而联邦国可将我的大致位置通知他们,使他们能在附近集结军力,
当达加西被我摧毁时,掩护基地的系统因没有达加西这“灵魂”的操作而力量大幅
减弱,于是立时被他们侦知,发动空袭。

  如此说来,联邦军亦将接踵而来,叛党的未日正在来临的途中。

  不知如何我心中掠过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凤玲美即时有感应,道:“圣士!不用担心,经过多年的准备,我们有应付任
何危难的能力。噢!”

  我和小姐同时一呆,凤玲美从没有这类惊惶的情绪,是什么事令她叫起来?

  侦察屏幕上无数红点在闪动。

  小姐也骇然:“是联邦国的战机群!”

  凤玲美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震骇表情,一边发出通知基地传讯中心的紧急讯号
,同时往回飞去。

  战机象箭矢般刺人乌浓的雾烟里。

  少违片刻的激烈炮火又在上下四方活跃起来。

  “劈啪!劈啪!”

  战机连中两道激光。

  我们给抛得东倒西歪。

  凤玲美警告:“死光防护罩的能量跌破危险水平,准备应变。”

  机内气温频升,那是机身的分子正在发生变异。

  凤玲美以高超的技术操作战机在火力网里穿行。

  侦察电波告诉我自由战线的战机在接到凤玲美的紧急讯号后,正往基地撤回去
,这使敌人的炮火全集中到我们身上。

  凤玲美不愧是自由战线的首席女战士,操纵战机在密集的死光炮里滑溜得象条
泥鳅鱼。

  我送出感应电波,侦测四周的形势,也感知凤玲美正利用她高山族特有的灵觉
,先一步地避开致命的攻势。

  心中一动。

  若要走,这是最好的机会。

  联邦大军压境而来,达加西已被毁灭,再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保持身份不泄
,将来还有可供利用的机会。况且我的任务只完成一半,追杀梦女教十二圣徒的大
业仍有待进行。

  想到这里,立时付诸行动。

  战机这时急速攀爬,一个急旋后,斜斜掠下,眼看要飞进入口处,能量从我的
身体传入座位里,再往机身的合成金属侵进去,传往机头的飞行器里。

  战机大力一震,速度蓦地减慢。

  小姐轻呼一声。

  “喇……”

  一道电火在左侧爆闪。

  凤玲美叫道:“危险!”

  机身再震,被命中另一击。

  死光护罩的能源终于耗尽。

  “轰!”

  整驾战机给死光抛起,机壁由青白变成血红。

  凤玲美叫道:“弃机!”

  机顶张了开来,我们三人随座椅弹离机舱,进入满布黑雾,炮火连天的虚空,
这时离地足有四百多码高。

  凤玲美和小姐借飞行器之助,立时旋飞开去,只剩下我随座椅往下急堕。

  我暗暗调校堕跌的角度。

  小姐和凤玲美两人同时向我飞来,意图救援我这伪装作毫无保护自己力量的人


  凤玲美叫道:“小姐!你先回去。”

  小姐答应一声,一个回旋,往回飞去。

  我心中冷笑一声,解开安全带,稍一运力,插水般斜掠而下,电光恰好在我身
后织起一张死亡之网。

  凤玲美无可奈何下,退弹往后,刹那间拉远和我的距离。

  “劈劈啪啪!”

  破阳刀射出的死光盾,轻松地为我连挡数击。

  身影加速。

  巧妙地穿越火网。

  堕下的位置是侵略者所在的边缘区,我对魔鬼族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不会对
杀死阻止我逃走的人感到什么歉疚。

  没有能拦阻我。

  下面的机动战士蜂拥般聚拢起来,等待我的降临。

  破阳刀蓄势待发。

  身后风声传至。

  我只好苦叹一声。

  肩胁一紧,回飞而至的凤玲美伸手夹著我的手臂,死光刀激刺敌人。

  “蓬!”

  扁流闪动。

  她带我往高处全速飞去。

  我紧贴她丰满弹跳的美丽胴体,嗅吸她的芳香,感受到她对我真切的关怀。

  不一刻我俩冲出浓雾,远远抛离敌人,在左方远处,联邦国的灵巧型战机群,
刚好掠过天际,没进浓雾。

  敌人从后追来。

  凤玲美的速度不断增加,显出远比对方优胜的装备,若非有我这负担,早逃往
他们捉不著的远处。

  我对乘机将凤玲美制服押返邦托乌这个想法感到惭愧。

  几乎冒出冷汗来,可是若非蓄意为之,我这互是不会流汗的,因为在马竭能惊
天泣地的改造过程里,我的皮肤由开放式变成一个密封的系统,即使化学剂也不能
通过毛孔侵入。

  为何我的心肠会变软的?

  每个人都知道方战是六亲不认,只知执行命令的冷血战士,而我亦以此为荣。
可是却知道自己正在不断的转变中。

  我不再是以前的方战,很多奇怪但又令我感到新鲜美好的思想和感觉,从心灵
深处某一遥远的地方,象一向活在深海的鱼儿般冒出水面,来到我的日常意识里,
这种变化是不自觉的,只有在某一刹那,才幡然惊觉到自己异于往昔。

  我的确变了。

  眼前现出一片茂密的树林。

  大自然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任何想将这美丽地方彻底破坏的事情,都是一种罪行。

  我为这想法吃惊。

  与凤玲美动人的娇躯紧贴飞行,那种温馨体贴,使我想到很多一直被强压下的
意念。

  凤玲美往下俯冲,穿入林里,在树木间灵活飞翔。

  我将感应电波往后送出,送往后方敌人的追踪系统,影响它们的操作,制造我
们逃往另一方向的幻象。

  当凤玲美和我穿越了广茂的森林,进和沙漠地带时,敌人失去我们的影踪。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