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魔女之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魔女之秘

    当天晚上,我们三人围在屋里吃着西琪弄的晚餐,除了鹿肉和羊肉外,还有小麦煮的稀
汤,这是离帝国首都日出城较远的边陲地带,山高皇帝远,所以只要勤力一点,大地自能提
供所有需要的粮食,不似日出城附近的乡村,大部分物资都给帝国掠夺去了,人民只能活在
贫苦和饥困里。
    祈北很沉默,胃口却奇佳,我和西琪不敢打破这闷压的气氛,专心地吃。
    祈北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木碗,像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我和西琪对望一眼,也停止了进食。祈北望向西琪,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似是慈
爱,又似羞惭。
    西琪呆了一呆,道:“爷爷!你究竟有什么心事?”
    祈北充满岁月痕迹的眼睛,望往窗外那寂寞的黑夜,以低得几乎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
道:“十天后,待兰特痊愈,我们到‘魔女国’去。”当他说到魔女国三个字时,眼中掠过
兴奋的神色。这三个字勾起了他人生中最动人的时刻,也是那充满传奇性的神秘国度,令他
起了惊天动地的变化,由大元首的忠实大将,变成与帝国对抗的战士,也是当时唯一敢公开
反抗帝国的叛徒。
    不过!现在还有我。
    西琪道:“你怕上校等人吗?”
    祈北冷哼一声道:“上校,他们在我眼中不值一哂,我只是担心帝国的人,黑寡妇、巫
师和黑盔统领哥战,都是绝不好惹的人物,事关帝国兴亡,假若大元首亲自出动。我们将更
为危险,只有趁大元首未出动前,逃进魔女国去。”
    我心中一颤,祈北说的“事关帝国兴亡”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地图在我处,只要找到地图上的废墟,便可以掌握毁灭帝国的力量。
    祈北凌历的眼神转到我脸上,傲然一笑道:“当年我和尔父奉大元首密令,往魔女国盗
取智慧典,假装成伯来族的山草药商,混进了魔女城去,唉……”
    他长叹了一声,眼中又射出回忆的神情。
    当时魔女国中的情景,一定使他眼界大开,因为每当我问起父亲有关魔女国的事时,他
也有这种神色,可是却从不对我透露有关魔女国的事。
    我不敢打断祈北的思路,虽然心里怪着他还不畅快他说出有关魔女国的一切,但仍强忍
住不作声。
    就在这时,西琪道:“爷爷!为什么你从不向我提及魔女国的事?”
    祈北睨了孙女一眼,眼里又闪过那羞惭和抱歉的奇异神色 叹了一口气,却不言语。
    当我和西琪均以为他再不会说话时,祈北却开口道:“我和尔父兰陵,都是帝国最好的
战士,没人及得上我们,以后也不会有。”
    我心中涌起热血,忖道:“或者现在我还未及得上你们,但将来必能超越你们。”
    祈北像看穿了我的心思,泛起一个奇异温和的笑容,使我感到他这样说,是激励我多于
自负。
    西琪不依道:“爷爷!你说话从没有像今晚那样吞吞吐吐,快说吧!”
    祈北道:“当时经历了无穷的艰辛,那也不用一一再提,
    我们潜进了魔女殿,见到了魔女。”
    我全身一震,不能置信地叫道:“什么?”
    西琪不解地望向我。
    祈北眼中神光一闪,冷冷道:“你也听过有关魔女的传说,是的,她是永不会衰老的,
每隔一段时间便能蜕变,换上另一个美丽的躯壳,唉!她的天生丽质是惊人的,没有人能抵
挡,纵使她是一名丑妇,她的力量和智慧也是没有人能抵挡的。”
    我道:“既然如此,你们的目的只是盗取十二册智慧典。为何不避开她,却要和她见面?”
    祈北道:“大元首从一个秘密的渠道,获得一个消息,就是每次当魔女蜕变时,她有三
十天时间变得很衰弱,我们正是要趁此段时间去杀她。”
    祈北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继续说下去:“魔女城和魔女殿的宏伟美丽,还超于帝国
任何建筑,日出宫比起它就像是小巫见大巫,那处只可以用天堂去形容,里面一个男人也没
有,只有动人的侍婢,我和兰陵分别潜游过护殿河,依从大元首指示的地下水道进入魔女殿
的核心处。”
   

    我和西琪聚精会神地听着,魔女、魔女殿、魔女城、魔女国一直是帝国疆域内最充满神
秘色彩的传说,但由于魔女国与帝国间隔了大河,连帝国的军队也不敢轻易逾越。
    祈北又道:“兰陵和我分道进入殿里,点燃了巫师给我的迷香,将殿内的人迷倒,肆无
忌惮地进行搜索时,竟给我在一个大池里,看到出浴的魔女。我一见她,便知她是谁,她的
美丽,即管帝国里最美丽的女子也及不上她万分之一,唉!”
    西琪有点嫉忌地道:“真的那样美丽吗?”
    祈北望向西琪,眼中射出无限的温柔和慈爱,道:“你也是罕有的美女,但魔女是不同
的,她的美丽是魔术的,能把任何男女变成目瞪口呆的傻子,能使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他转向我道:“听说,大元首的公主也是非常美丽,是吗?”
    眼中又闪过一丝内疚和羞惭。
    我因毫无准备而一下子呆住了,是的,公主确是帝国中最美丽的女子,和西琪相比,公
主像朵盛开的玫瑰,而西琪则是空谷中的幽兰,我惊奇的是:祈北叛变离开帝国是十多年前
的事,为何却关心公主的美妍?
    祈北叹了一口气道:“夜了!睡觉吧。”
    我和西琪想抗议,但看他的坚决神情,知他再不会说下去了。
    当晚我照例睡到柴房里,背脊枕着干爽的麦杆,外面山野虫鸣鸟叫,心中满是宁谥的感
觉,自一个月前父亲被大元首软禁在日出殿地底下的刑室,到我攻入室里,目睹父亲咽下最
后一口气,再逃离日出城,我从来有过像现在般的平静。
    这处比之昔日在日出城的华丽府第虽是不可同日而语,但那种与大自然亲近的感觉,却
远非豪华的城市所能比拟。
    我开始时还想着祈北和魔女殿的事,但很快心灵便融入大自然的节奏里。虽然我不能起
而练剑,但心中已默想着剑击之道,很多以往不能贯通的地方,这刻像潮水般涌上心头,直
到日出前,才沉沉睡去。
    接着的几大,祈北频频外出,我知他是在探听帝国的活动,好拟下逃往魔女国的路线。
见他的时间虽不长,兼且脸无表情,但我总觉得他眉眼间透出难掩的兴奋,难道能永保青春
的魔女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魔女殿是否人间仙境?帝国因得到智慧典而兴盛,为何仍不能
吞并魔女国?我曾听闻大元首一个目标:就是将魔女收为私宠,或者这是帝国内每个男人的
梦想。
    这天我帮西琪执拾好行李,准备随时上路,便和西琪往附近的山头狩猎,顺便活动一下
筋骨。
    我自幼受过严格锻炼的身体,已很快复原过来,比祈北预期的还早,轻易地打了一只小
斑鹿。
    我们在一个山坡坐了下来歇息。
    西琪好像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身旁,与我言笑甚欢。
    我忍不住问道:“你的父母在哪里?”
    西琪眨眨美丽的秀目,泛起茫然的神色道:“我不知道,爷爷也从来不说。”
    我心中怜惜之意大生,伸手搂着她肩头,叹了一口气。
    她俏脸微红,柔顺地没有推开我,我并非曾在花丛里打滚的入,难享受男女相接之乐,
却不知如何继续下去。坐了甜密的一会后,我们拿起猎物,趁着太阳下山前,赶回家去。
    转入了家前的小径,忽地感到不妥,停了下来,西琪还想继续往前行,给我一把拉着,
她愕然道:“什么事?”我沉声 道:“有人!我听到很多心脏跳动的声音。”
    就在这时,突变已起。
    “哗啦哗啦!”
    大幅挂满倒钩的网抛在我们头顶的上空,铺天盖地般向我们罩下来,西琪显然不知如何
应付。
    我一搂西琪蛮腰,就地打横滚开,来至一棵树旁。黑影一闪,网已罩下,在它罩着树身,
而网边刚要触地的刹那,我的长剑来到手里,向前一挑,“锵!”网角应声而起。
    我搂着西琪再次翻滚,恰恰逸出网外。
    可是苦难却是刚开始。
    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留出眼耳口鼻的黑盔战士,黄蜂般从各处隐蔽的地方蜂拥出来,
手上的刀、斧、矛、枪疯狂地向我们进攻,我喝道:“紧跟在我身后!”边死命杀往南面的树
林,一进那里,逃走的机会便大得多。
    鲜血在眼前飞溅,我的身体复原了,若果只是我一人,自信有机会逃命,可是却要照顾
西琪。“呀!”西琪的叫声传了过来。
    我回头一看,她给几名如狼似虎的黑盔战士缠着,坠后了十多步,四周八面全是黑闪闪
的人潮,我振起神威,长剑向四周重砍颈劈,往西琪处杀回去。西琪再度一声叫喊,手中长
剑坠地,跟着仆倒地上。
    我厉啸一声,长剑化作一道长虹,敌人鲜血横飞下,硬冲过重重战士,刹那间赶至西琪
处,肩头大腿同时中剑,这是代价。
    我待要刺毙将西琪压在地上的战士,背后劲风袭体,对方的高手终于出现。
    在地上挣扎的西淇恰好向我望来,绝望和惊惶充满在她的眼神里,我心痛如焚,暗叹一
声,舍去救援西琪,回剑一扫,刚好架住后面袭来的一剑。来剑沉重,竟震不开。
    我向来人望去,接触到一只凌厉的眼神。
    哥战!黑盔战士的大统领,大元首的忠实走狗,帝国里巫师和黑寡妇外最令人惊惧的人。
    哥战压着我的剑,狞笑道:“小畜牲,你的力道只有平时的一半,看你怎样逃出我的指
隙。”
    哥战最憎恨的人是我,因为他认为若不是我,公主将是他的囊中物。
    我闷哼一声,身子俯前,长剑从他剑下递出去,向他小腹抹去。哥战冷哼一声,回剑封
架,刹那间两剑交触了十多下。我吃亏在旧伤未愈,兼且刚才一轮冲杀,耗用了体力,立时
落在下风。四周的黑盔战士虽停了手,但却一圈圈地将我们重重围住,形成我心理上难以忍
受的负担和无奈感。
    哥战怒喝一声,长剑精芒烁闪,一连几下精妙绝伦的剑法,我脸额一凉,已给他划出一
道血痕。我不惊反怒,狂喝一声,长剑毫无花巧横扫哥战,这一剑无论时间和角度都是无懈
可击,哥战避无可避,肩头血溅。
    黑盔武士们一齐呐喊,为他助威。我趁哥战后退,正要反身找寻西琪,脚下一紧,一条
飞索缠着左脚踝处。一股大力拉来,使我几乎仆在地上。
    我沉腰坐马,脚底立时像在地上生了根,抗止了飞索抗扯的大力,右手剑正要劈断缠脚
的飞索,哥战的剑又像毒龙般由右侧抹向我的咽喉。
    我并不怪他乘人之危,在刀锋上只有生与死、成功者与失败者,并没有正义或卑鄙。与
此同时,我的长剑已封挡了哥战十多下重击,可是却始终没有空隙劈断缠脚的索子,这成了
致败的关键。
    “呀!”惨叫声从我口中传出去,震荡着整个魔印谷,一股至少有十多名黑盔武士拉扯
的巨力,从脚上传来,使我无奈地被拖倒地上,一切也完了。
    冰冷的刀斧矛枪,指着我每一个要害。
    我被粗暴地捆缚起来,与西琪并放在屋内的一角,哥战坐在椅上,拿着我的剑检视着,
脸色阴沉得像暴风雨来前的刹那。
    哥战脸无表情地看着我这被擒者,冷冷道:“地图在哪里?”我心中涌过一阵恐惧,没
有人能在他的手下不吐真言,但我的父亲却是个例外。我还记得刑室内不似人形的他,仇恨
代替了恐惧,我咬牙道:“你将施在我父亲身上的毒刑,用在我身上吧!不过恐怕你会得到
相同的结果。”
    哥战一脚踢出,正中我心窝。
    我惨叫一声,向后翻倒,后脑撞在墙上,立时眼冒金星,几乎不能呼吸。
    西琪尖叫道:“不要!”
    哥战正准备继续用私刑,一把声音从门外传来道:“统领!那猎户要见你。”我强忍胸痛,
睁目看去,恰好见到上校畏畏缩缩地走进来,我明白了,上校是告密者。
    哥战盯着上校。
    上校怯怯地道:“大人,你答应过,事成之后,将那女子给我。”
    哥战眼光转到西琪身上,第一次着意地打量她,他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显然被西琪
的美丽吸引,我心中暗叫不好。
    上校也看出情形不对,谦卑地道:“大人!大……”
    哥战森冷的眼神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过来。”
    上校愕然道:“干什么?”
    哥战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道:“你不过来,我怎给你打赏?”
    上校大喜过望,踏前两步,待要跪下接受礼物,哥战手一动,锋芒一闪,长剑已透胸而
入。
    上校不能相信地望向胸前没入的剑,剑利锋快,一时间还感觉不到那痛楚。。
    西琪尖叫起来,她虽然每天习剑,今次还是第一次目睹有人被谋杀,而且是如此卑鄙的
方式。
    上校狂嘶退后,长剑随着狂喷的鲜血,脱了出来,上校直追出门外,“篷!”一声仰天跌
倒,再也不能动弹。
    我怜惜地望向西琪,她满脸热泪,身子扭曲起来,刹那间我明白到哥战是蓄意在我们面
前杀死上校,以造成对我们的精神压力。
    哥战若无其事站了起来,他身上溅着上校的鲜血,形相狰狞。他缓步走到西琪跟前,忽
地一把将蜷缩在地上的西琪抓起来,整个搂在怀里,西琪虽然手脚被捆绑着,还是拼命哭叫
和挣扎。
    哥战狂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我最爱挣扎的娘儿,尤其是这么美丽的。”
    “嘶!”西琪的衣服给撕下了一大幅,露出雪白粉嫩的背肌,她绝望地悲叫起来。我强
忍着心中燃烧的怒火,冷静地道:“放她下来吧!”
    哥战大喝一声道:“地图在哪里?”
    我道:“我没有带出来,还留在帝国里。”
    哥战怒吼一声,将西琪推得撞往墙上。
    哥战一把将我从地上抽起来,暴喝道:“在哪里?”
    我冷笑道:“即使我说出地点来,你会贸贸然相信吗?”
    怒火在哥战眼中燃烧着,忽地他屈起膝头,重重地撞在我下阴处!痛得我全身痉挛起来。
    “砰!”
    我给他掷往地上,滚到墙边,才停了下来,仇恨在我心内翻起滔天巨浪。
    哥战胸口不断起伏,若他能在我身上将地图搜出来,他立刻会把我折磨至死,以消私恨,
可是,现在就只有等找到地图之后了。
    哥战逐渐将暴躁抑压下去,沉声道:“好!我将你带回帝国,看你的命运了。”
    接着的三天,我像货物般被放在马车上,手足换上了帝国锁重犯的铐锁,我不知西琪在
那里,或者被囚禁在另一辆马车上,也可能没有随队而行,四周全是黑革闪闪的帝国武士,
甚至看不到哥战。他们只给我能维持生命的食物和清水,三天下来,我已感到很衰弱,幸好
我体质过人,又曾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身受的创伤却很快地复原。
我唯一的希望系在祈北身上,我奇怪哥战一句也没有提及他,这可能是上校没有告知他详情,
又或是自大暴戾的哥战,并不在意山野村夫。假设他知道西琪是帝国历史上最杰出剑手之一
祈北的孙女,恐怕以后也难以安眠。祈北,他在哪里?
这晚大队就在树林里扎营。
到了午夜时分,四周传来混乱的声音。
    我猛然睁开眼来,耳里满是噼噼啪啪的怪响,一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火!”
是火灾,我的心立即想到祈北身上,他一定是蹑着大队的尾后,直到哥战在林中扎营,
才以火攻来制造混乱。
我听到哥战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先将马车赶走,小心点,我看这场火是有人蓄意放
的,否则怎会东南西三方同时起火,只剩下北方的逃路。”
    另一把声音应道:“若果有人如此大胆,包保他逃不了。”哥战闷哼一声,明显在盛怒之
中。
    马车缓缓开出,火屑烟灰由车厢窗子飞进来,我一个人横躺在车厢里,恰好看到熊熊的
火光。只有祈北如此经验丰富的老战士,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发动这样一场大火,其次,哥
战也太大意疏忽了,不应在林里扎营。
    车前车后都是黑盔战士,祈北要救我也不是易事,这个念头未过,“轰”地两声巨响,
似是两棵烧着的大树在马车前后倒下。
    马方前后均传来人仰马翻的嘈吵声音,拖着马车的马儿惊跳不安,拖得马车在原地乱转。
    忽然间,马车再次动了,而且是剧烈颠簸地奔驰而行。
    我给抛得东滚西倒,无情地撞在厢壁上,但却狂喜万分,我知道祈北正在驾着马车,载
我逃出哥战的魔爪。
    追逐和喝骂声从后面逐渐迫近,哥战当然不肯放我走。
    “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我心中大骇,这时怎可以停下!
    车门打了开来。
    祈北旋风般扑了入来,将我拉出车厢外,当我给横放在地上时,祈北一声大喝,马嘶声
中马车狂驰而去,祈北以剑刺马股,马儿那能不发狂拼命往前奔。
    祈北扑在我身上,两人登时滚进一旁的草丛去,寒露把我们弄得浑身湿透。哥战大队人
马驰至,朝远去的马车衔尾狂追,蹄声如雷,我的心提至咽喉处。百多骑黑盔武士在我们身
旁驰过,其中一骑的马蹄几乎踏在我身上。
    危难并没有过去,没入驾驭的马车只要撞上一棵树便会翻侧过去,哥战的人转回来我们
便凶多吉少。
    祈北低喝道:“站起身来!”
    我想站起身,但因两只脚给锁在一起,略撑起身便跌了回地上。
    “锵!”
    剑光一闪,祈北一剑劈下,正中脚镣,立时应声断开,这一刻的速度和准确性令我自愧
不如。
    祈北道:“举手!”
    我刚举起手,祈北的剑已到,另一下金属锵鸣下,我的手铐断成两截,掉到地上,在他
的剑下,坚固的手铐就像枯朽了的树枝。
    远方传来马群的狂嘶声,跟着是混乱的叫喊声。
    祈北淡淡道:“那处是个悬崖。”我愕然,黑暗中我只见到祈北的眼眶闪闪发亮,往日的
豪情重新在这威震一时的剑手血液里流动,祈北道:“跟我来,兰陵的儿子。”
    天光时,我们远离了那树林,在一条清撤的溪水旁歇息,我伏在溪边,头却沉进了水里,
自由的滋味是如斯可贵。
    祈北道:“西琪呢?”
    我全身一震道:“你没有救她吗?”
    祈北仰首望天,叹道,“哥战是只老狐狸,那天我在回家路上,遇到押运你的队伍,知
道不妙,还以为西琪也和你囚在同一辆车上。”
    我霍地站起来,断然道:“找哥战,只有拿下他,才可以找到西琪下落。”
    祈北冷静地道:“兰陵的儿子,冲动只会坏事,你先告诉我哥战为何要追捕你。”
    我颓然坐下,不要说哥战剑术高明,只是数百名凶悍善战的黑盔武土我便难以应付,而
且从日出城追出来的帝国人马,必然不止一队,当他们汇集起来时,不要说救人,能否逃命
也是未知之数。
    我沉吟片晌,道:“还不是为了那幅地图。”
    祈北愕然,眼中射出森厉的神色。
    我无俱地望向他。祈北忽地仰天长笑起来,状极欢欣,好一会才收起笑声,道:“好!
我还以为尔父兰陵冥顽不灵,
    只懂对大元首愚忠不变,看来他并没有将那幅地图交给大元首,交的只是智慧典,而且
只是十二册其中的六册。”
    这次轮到我叫了起来,道:“什么?”
    祈北淡然道:“那次我和兰陵分头潜进魔女殿,我遇上了魔女,本来大元首的命令是要
我们一见魔女,立即刺杀,可是,我却下不了手,还……还……”
    看着他眼里温柔的神色,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据父亲说:他不能自拔地爱上了魔女,连大元首的任务也忘了,背叛了帝国。
    祈北叹了一口气道:“你父亲却遇上了魔女国的战士,被迫逃出宫外,以后的三个月里,
我们失去了联络。”
    我道:“你却享尽温柔,是吗?”
    祈北眼里厉芒一闪,冷冷遣:“这是尔父想当然,我连手也没碰过魔女,但那二个月,
我的确在她那里学到很多东西,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认识到大元首是个暴君,他正榨取
人民的骨髓血汗,以满足他的私欲。”
    我愕然道:“父亲也曾这样说。”
    祈北仰天笑道:“当然!是我告诉他的,可是他当时却不信,还再次偷进魔女宫,这次
他非常幸运,适值魔女出巡,被他乘机偷了六册智慧典,包括了藏有地图的一册,我追踪而
去,直到进入帝国后,才赶上了他,不过我技逊一筹,终于拦他不住,但我却告诉了他魔女
跟我说的一番话。”
    我沉痛地道:“他虽然将智慧典献给大元首,不过事先却撕下了地图,这个秘密一直不
为人知,直到个多月前,大元首不知如何知道了,立即派人前来请父亲入宫,谁知原来是个
陷井,父亲一去不返。我只好躲了起来,可是,我两位姊妹和弟弟,全给大元首杀了,所以
无论如何,我也要杀死大元首。“
    祈北道:“地图在哪里?”
    我道:“我偷偷地潜进宫里的刑室,见到父亲,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他告诉了我地
图在那里。”
    祈北哂道:“刑室是这么容易进入的地方吗?”
    我道:“我也知道是哥战故意放我进入刑室,然后再跟踪我企图取得地图,岂知我离开
刑室,立时快马离城,这一着大出哥战等人意料之外,当他们再追上来时,我已离开了日出
城,几番血战后,才在途中遇上了西琪和你。”
    祈北服中闪着光芒,热切地道:“地图在哪里?”
    我伸手指一指脑袋:“在这里,那地图自我出世后便一直挂在父亲的卧室里,我可以把
它重画出来。”
    祈北愕了一愕,跟着喉咙沙沙作响,一忽儿后变成狂笑,呛咳着道:“好兰陵,实则虚
之,将最重大的秘密,放在当眼的地方,反而瞒过了大元首。”
    我心中一动,拗断一节树枝,在泥士上迅速将地图默写出来。
    祈北双目灼灼生光,直到我将整幅地图画出来,仍是皱盾不语。
    我道:“地图上有很多地名,父亲说那应属于很古远的年代,现在这些地名都不适用了。”   
我指着地图中心一个四方形道:“这四方形旁有‘废墟’两个大字,废墟中有个红点,写着
‘异物’,另有一行字注解说:‘人类所能制造出来的力量峰巅’,父亲说只要能找到这异物,
便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足以推翻整个帝国。”
    祈北像听不到我的说话,自愿自苦恼地道:“这地形我像是非常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
在哪儿见过。”
    我想他见闻广博,若他也不知废墟在那里,我更是大海捞针,心中一阵绝望。
    祈北摇摇头,话题一转道:“自下当急之务,就是把西琪救回来。”
    我点头道:“就算死,我也要西琪安全脱离苦海。”
    祈北道:“我们成功的机会实在太微了,入帝国只有两条道路,一是穿过疏玉林,沿天
河过诸神谷,经大平原往日出城,那也是哥战押你走的路途。另一条经南山,绕过食人沼泽,
再沿凤呜山径,切进大平原的南面,若哥战要押西琪往日出城,舍此再无他途。假设我们由
现在起快马去追,可望于明天黄昏前追上押送西琪的队伍,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我站了起来道:“事不宜迟……”祈北欣赏地望我一眼,从背后解下另一把剑来,递给
我。
我握着剑把,信心倒流回我的体内。
    经历了这么多折磨和苦难,我以一个剑手的身份再次站了起来。
    在帝国的强大恶势力前不屈地站起来,纵使战死,我也要毋负剑手之名,更不能坏了惨
死父亲的名声。
    祈北脸上现出个诡异的笑容道:“你看!”
    我望向他手中拿着的一束黑黝黝的树枝似的东西,奇道:“这是什么?”
    祈北并不直接答我的问题,却道:“若果你是哥战,既然将我们追失了,会怎样做?”
    我叹口气道:“当然是以西琪为饵,诱我们再上当。”
    祈北道:“那他们会非常后悔,因为今次诱来的是任何陷井也囚不住的猛虎。”
    他一扬手上的东西道:“这是巫师当年给我的迷香,今次正大派用场。”
    我呆了一呆,一股希望之火从心中升起,就像过溺的人,抓着了浮木。


九头鸟输入wangyue@chinamail.com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