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大开杀戒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大开杀戒

    我在他身边跪了下来,自出生以来,我从未试过如此沮丧和悲愤!当日在刑室见到父亲
时,曾把悲愤化作了与帝国抗争的力量,但现在这一刻西琪走了,祈北死了!
    我一向也知道巫师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知道只归知道,岂料今天竟然以这样凄惨的
方式去深刻地体会。我拿起了祈北的剑。父亲和他的血债,全负在我身上,而西琪还在他们
手里。
    我不知巫师用什么方法控制了她,只知必定与鼓声有关,难怪他如此顺从地和我换人。
    我将祈北的剑挂在背上,大踏步往洞外走去。洞外黑漆漆地,不闻半点人声。
    我心中一动,记起父亲说过一句话。他说巫师每逢施术后,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
恢复过来,如今外面静悄悄地,这话应是不假。
    巫师若想追踪我们而不被察觉,只能只身追来,所以目下他极可能是单身一人。
    问题是他藏身在那里?。要在这样漆黑的山林找一个蓄意隐藏的人,便像大海捞针,我
压着心脏的卜卜狂跳,冷静地思索以狡猾见称的巫师下一个可能的步骤。
    假若我是巫师,一定会走来查看我和祈北两人是否被杀,但谨慎的他,当然不会只身犯
险,于是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待自己复元后,但那时生还者早已远遁,所以这是下下之策。
    其次就是召哥战前来。想到这里,我的斗志又激昂起来,假如能够杀死巫师,对帝国打
击之大,确是非常严重。
    我再不犹豫,往高处攀上去。来到一块大石的顶上,这处刚好俯视洞穴四周的情景。我
想到巫师将西琪召走,是非常高明的一着,因为若我们没有受伤,自然会狂追西琪,那时只
要他再有布置。我们便会掉进陷井里。
    与巫师这种级数的凶人争斗,确是半分也不能大意。“嚓……砰!”
    一道青光直冲天上,在高空爆起一连数朵七彩缤纷的烟花。
    我心中大喜,计算着放射烟花的位置,小心地窜去。宁愿慢一点,也不想巫师察觉到我
的来临。
    在黑暗的树林里,籍着微弱的星光,我悄无声色地潜行。不一会我拨开了一堆丛林,向
外望去。
    巫师的黑影站在林间一片空旷的地上,西琪就立在他的面前。巫师散垂头发,口中喃喃
念着奇异的语言,叫道:“脱下你的衣服。”
    一阵窈窈簇簇的声音,西琪将全身衣服脱下,美丽的线条和肌肤,在星光下闪闪生辉。
我强忍着心中的愤恨,等待着偷袭最适合的一刻,果然不出我所料,巫师的声音沙哑而中气
不足,显然因施术而元气大伤。
    巫师道:“乖孩子,真是难得,没有你处女之质,我又怎能够迅速复元,以后我就是你
的主人。来!你现在感到很需要男人,对了!就是这样。”
    西琪口中发出思春的娇吟,一步一步往巫师走过去。巫师喉间发出嘿嘿淫笑,心神全被
眼前的美丽女体所吸引。
    我蓦地弹出,手中长剑离手击去,闪电般直奔往巫师的背部。
    巫师全身一震,待要闪开,长剑已贯背而过,他狂叫一声,向西琪扑去。
    我惊天动地般嘶叫起来,死命标前。巫师将赤裸的西琪搂入怀里,透胸而过的剑刺入西
琪体内。西琪惨叫一声,和巫师滚倒地上,我已扑至巫师身后,一把将他拉起,血剑从西琪
胸口脱出来。
    我狂怒下将巫师抽起一脚踢开,同时拔回长剑。这一脚是全身气力所聚,巫师一声惨叫,
全身骨胳碎裂而亡,远跌地上,变成一堆软肉。
    我将西琪的头抱在怀里。她张开无神的眼睛,口唇颤动,我忙将耳朵凑了上去。西琪道:
“假使所有事再发生一次,我还是要救你……要……爱你。”跟着闭自死去!
    大群人走动的微弱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强忍悲痛,抱起西琪,迅速取下她的胸牌。将她
放在一堆干树枯枝上,用火种点燃,当火焰将她纯美的肉体吞噬时,我才忍泪离去。火光和
人声给抛离在远方,但我却知道自己的心已留在那里,长伴西琪。
    这世界已没有任何力量,可改变我颠覆帝国的决心。我正肉行尸般穿林过岭,反而奇迹
地没有遇上帝国战士,当然我不相信大元首会放过我,但我唯一的优点是大元首并不知我要
到哪里去,因为没有人知道废墟在哪里,包括我在内。但祈北死前所说要我到魔女国的指示,
却深深地刻在我心上,所以自然而然地,我向神秘和拥有比帝国更先进文明的魔女国进发。
我将从西琪颈上除下来的胸牌拿出来,不时仔细地摩挲观看。只有这胸牌才能使我拥有对西
琪的美丽回忆,最后我把它悬在颈上。
   

    七日后,我来到了帝国最外围的大城‘望月城’,这是距离魔女国最近的大城,位于望
月河旁,是通往魔女国必经之地。也是对我来说最危险的地方。
    我在一道溪水中洗了个澡,用小刀将头发修理好,胡子刮掉,又从祈北遗下的行囊取出
干净的衣服换上,这才往望月城进发。
    通往望月城的路上满是来往的商旅,附近的农夫都将收成拿在城里贩卖,这对我隐藏身
份大有帮助。我将剑包好,放在一扎柴枝里,掮在背上,扮作普通的农民。一辆载着谷物的
骡车从后赶来,我连忙避往道旁。“哗啦哗啦!”
    一箩谷从骡车上跌了下来,撒满一地。驾车的胖汉一边咒骂,一边停下车来。我走了上
去,帮他将谷物检回箩里。那个胖汉打量了我一会,叫道:“你叫什么名字?”我随口答道:
“叫我西北便成。”
    西是西琪、北是祈北。那个胖汉笑道:“这名字倒怪,我叫马原,是这里的名人,来!
看在你帮忙的份上,坐上我的骡车来吧。”
    我求之不得,那会拒绝!这对我进入城里,大有帮助。骡车开出。马原打量着我道:“你
很壮健,模样也颇英俊,不如跟着我找生活,保证你丰衣足食。”跟着压低声音道:“这处的
武士都很给我面子。”
    说到这里,刚好一队四、五人的黑盔武士迎面策马驰来。
    我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已作了最坏打算。雄赳赳的黑盔武士,转瞬间迫近。
    马原以极度夸大的动作向接近的武士道:“各位大爷你们好!”
    为首的武士冷眼瞅着我道:“这是谁?”马原道:“是跟了我十多年的小夥记,这次随我
出来见识见识。”
    武士点了点头。马原陪笑道:“上次我送来的东西,有一份是大爷的,不知收到了没有?” 
武士至此才露出笑容,点点头,策马去了。其他武士紧跟而去。
    骡车继续前进。我沉声道:“为何帮我解围?”马原收起嬉皮笑脸,淡淡道:“因为你需
要。”我心中一凛,知道此人表面像浮滑市侩,其实绝不简单,不过看他样子,知道他不会
继续以此作主题讨论下去,我识趣地闭口,不再问了。
    转过了一个弯后,走上了通往望月城的康庄大道,交通亦繁忙起来,不时见到队形整齐
的武士驰过,对马原都给足面子,显然他是个八面玲现,买通上下关节的人。
    望月城矗立在大路的尽头,规模宏伟,圆顶的建筑物像一个个肃立的巨人,从高处俯瞰
着进城的各式人等。
    据我所知望日城是近十年才建成仅次于落日城的大城,全部建筑依据智慧典建筑篇内的
图则。
    城主据说是大元首的亲妹丽清郡主。但对他们是否真属亲兄妹,我父亲却曾表示过怀疑。
她出名冶艳放荡,面首三千,但剑术和智谋都是上上之选,是个难缠的人物,否则大元首他
也不会派她来坐镇这对抗魔女国的前线重地。
    在马原的掩护下,我无惊无险地顺利进入城内。城里街道纵横交错,大体上丽清郡主的
宫殿位于占地三十多里的望月城正中心,东南西北各有一条可供十二匹马并驰的大道,其他
的路就是以这四条大路作骨干,蜘蛛网般四通八达。所有旅馆、妓寨和交易场所均集中在四
条大路的两旁,连绵数里,热闹非常。
    这时是午后时分,街上满是城民和外来的商旅,女士们身穿彩衣,花枝招展,男人多配
有长剑,或有武士随从,一队又一队的黑盔武土,不时巡过。
    我想不到连帝国一个边疆的城市也有如此气象和规模,不禁更添压力,但再没有任何东
西可阻止我往地图上的废墟走去,为了父亲、家人、祈北,还有西琪,想到她,我的心抽搐
了一下。
    马原道:“为什么你的脸色这样难看?看,让我带你四处去见识一下,保证你乐而忘忧。”
我想了想,马原这么有办法,不如向他探问往魔女国的捷径。
    我问道:“魔女……”马原喝道:“闭嘴!”一对兔子般的眼睛四处溜去,看见没有人注
意意我们,才道:“记着,在这里不要提这两个字,否则必遭横祸。”
    马原将我带到一所旅馆里,租了房间,吩咐我留在房内,自己却走了出去。我乐得睡上
一觉,一睡便至深夜,马原回来时将我惊醒过来。
    马原道:“啊,来吧!让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我知道此人大不简单,必另有深意,而且
这一觉令我体力恢复,也想活动一下筋骨,顺道探查往魔女国的门径,答应一声,随他往外
走去。
    马原眨眼道:“武士怎可不拿剑?”我射出凌厉的目光,剑般刺入他眼,冷冷地问道:“你
究竟是谁?”
    马原笑道:“是个站在你这边的入,来!我们走。”我拿起祈北的宝剑,悬挂在腰间,随
他走出旅店之外。街上二灯火通明,薄羊皮制的油灯分列大街的两旁,将原黑暗的世界照耀
得变成白昼般的天地,街上人来人往,似乎午夜后更是活动的时间。
    前面忽地起了一阵混乱,路人纷纷走避,躲到两旁,马原一把将我拉进一条横街里,在
我耳畔低声道:“看!”在一队武士簇拥下,几名衣着豪华的青年大摇大摆在街上走过。
    马原道:“这些都是郡主的‘宠男’,在这里非常有权势,尤其那穿着蓝衣的叫“快剑纳
明’,不但是郡主身边最得宠的人,也是望月城的头号剑士,不能小观。”
    我留心打量他,这人身材瘦削,个子颇高,一张马脸虽说不上英俊,但顾盼间自有一股
慑人的风采。
    我默默地留心记下他的样貌。这批宠男过去后,我和马原继续走路,我奇怪地发觉遇上
的大多是一群一群身穿武士服装的女子,这里女人的地位似乎不低,我不禁将心中的想法跟
马原说了。
    马原笑道:“一些些吧,待会我带你去见识些半点地位也没有的女奴。”
    他那圆肥的脸孔永远拴着诚恳的笑容,一团和气,令人感到易于相处。
    马原带领下,我们转入了一条横街,不一会,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了一个大广场里,广
场上聚集了至少有千多人,闹哄哄地,原来是个买卖的市集。
    各式各样的货物,由陶瓷盛器、鱼网、药物、狩猎工具。布匹,以至各式各样的兵器,
都是交易的物品。
    买卖热烈地进行着,讨价还价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灯火将广场照耀得如同白昼,这是日
出城也没有的奇景,我想不到望月城如此兴旺,暂时将对西琪的悼念抛开,有兴趣地东闯西
荡。
    一个玩蛇的人吸引了我的注意,挤进了围观的人群里,看了个够后,才弓身往后退去。
就在此时,后面传来一声娇叱:“小心点!”
    一股劲风从背后劈来。我灵巧地往侧一闪,刚好避过从脑后推来的一掌,转身往后望去。
七、八名全副武装的女子杏目圆瞪,怒盯着我,看她们的装扮,应属丽清郡主属下的女武士,
刚才我后退之势,如果不经过灵巧的一闪,可能会碰到其中一个隆起的胸脯上。当先一名女
武士喝道:“下次再这样,看我们要不要你的狗命?”
    她们其中一位身材特高、美貌远胜其他的女武士,盯着我道:“你是谁?身手相当不错。”
我的目光扫过她武士服装肩头的金带,知道她是望月城里重要的人物,心下警惕,故意垂头
谦卑地道:“我只是无知小民,务请恕罪。”
    看到我的惶恐样子,她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领头走了,其他女武士簇拥而去。
    我抹了一额冷汁,正不知是否应该继续闲荡?马原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拉着我叫道:
“随我来!”
    我们穿过广场,来到一座大理石建成的建筑物前,大门处人来人往,只不知里面是干什
么的,才踏进门内,一阵阵疯狂的叫嚣声风暴般从里面传出来。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仍给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在高燃的火炬下,宫殿般的大堂中筑
起了一个大圆台,两名壮汉正在台上角力。
    圆台四周围了数百人,男女都有。他们拼命地在叫、在打气,令人热血沸腾。马原在我
耳边高声叫道:“他们在赌博,你有没有下注的兴趣?”
    我摇头道:“没有!”他显然听不到我说话,却见我摇头,耸肩扮了个可惜的鬼脸。
    “砰!”台上一名壮汉给摔下台来。欢叫声震耳响起,胜利者在台上耀武扬威,那些女
人比男人更狂,伸手上台去摸他。
    马原叫道:“他已连胜九十九场了,若他再多胜一场,郡主便会召见他,说不定还要他
陪上一晚。”
    我细看台上的壮汉,身体的肌肉均匀扎实,两眼闪闪有神,果然有点门路。
    台下的男女高叫:“神力王、神力王……”神力王更神气了。
    “锵!”一下两剑交击的清响将震耳欲聋的叫喊声压下去。
    众人愕然望向大堂入口处,一群人大模大样横排在那里。我一眼便看到原来是刚在街上
遇见的那批郡主的宠男,快剑纳明站在最前头,左右手各持一把短剑,那下声音便是他弄出
来,其他宠男站在他身后,唯他马首是瞻。
    嘈吵声停了下来,但回响仍在大堂里激荡。纳明一马当先,大步走过去,马原将我拉往
一旁,其他人也争先恐后地退了开去,裂开一条通路,让这批横行的恶霸通过。我本来想走,
现在却改变了主意。一时间喧闹震天的角力场,变成鸦雀无声,只有他们步履发出的“噗噗”
声。
    快剑纳明昂首步上角力台。那神力王为他气势所慑,退往一角去。纳明不可一世地站在
台中央,缓缓地转动身体,两眼爆闪着凌厉的光芒,环视着角力台下寂然无声的数百人。当
他眼光扫过我脸上时,停了一停,我垂下目光,避开了与他盯视,他的目光才移往另一处去。
纳明冷冷道:“只打赢了九十九场赛事,尚未有资格称王。”
    神力王沉声道:“我一定会胜的,赢多一场,我便可以见丽清郡主。”
    纳明怒喝一声,盯着神力王,额角青筋跳凸,道:“你赢了我,才有资格说这句话。”一
扬手,身上披风一片云地离开身飞出台外,落进人群里。
    围观者见又有热闹看,轰然起哄。神力王怔了一怔,脸上掠过一丝凉惧的神色,显示出
他没有胜这纳明的把握。
    马原在我耳边道:“纳明妒忌了。”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因为神力王再胜一场,便可作
丽清郡主人幕之宝,身为丽清郡主最钟爱的男宠,自是心中不忿。
    我对纳明甚无好感,一拍马原肩头,退往门旁一个阴暗的地方,高叫道:“不公平,神
力王需要休息。”
    纳明一愕向我望来,但阴暗光线下,估量他只能看到个模糊的人影。
    围观者最易受影响,纷纷附和,显然纳明亦是个神憎鬼厌的人物。
    眼见神力王趁机退下,我目的已达,便往进口处退去,才走了两步,一群人横拦门前,
竟是原先在广场遇见的那批女武士。
    那身材特高的美女盯着我,眼也不眨一下。我暗叫不好,心中转着突围的念头。
    那女子眼里闪着奇怪的光芒,低声喝道:“还不快走,纳明找你来了,我可以阻他一阵。”
我呆了一呆,不明白她为何帮我,马原已一把扯着我,往大门处冲出去,一阵左穿右插后,
远离了角力场馆。马原大口喘着气,埋怨道:“你也算胆大包天,自身难保,还要好管闲事,
幸好华茜帮你。”跟着奇怪地道:“她好像认识你的样子。”
    我问道:“华茵是谁?”马原道:“她是望月城的首席女剑手,是郡主身边的大红人,也
是快剑纳明的死对头,来!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我跟着他在错综复杂的街道上走着,愈
走愈多人,似乎某一处正在发生着很有吸引力的事,把所有人都引往那处去,但马原一声不
响地走着,我也不好问他。
    再转出一条横街,一个大约和宫殿般巨大的帐幕在眼前出现,很多人都往内钻去,我们
几经艰苦,才挤了进去。帐幕里闹哄哄地聚集了数百人,比之刚才角力场馆里的声势有过之
而无不及。
    帐幕的另一方是个高台,台上站立了十多名身上衣服少得不能再少的年轻女子,只在胸
部和下身处披着两条薄纱,若隐若规,非常诱人。
    一个胖汉在台上声嘶力竭地叫道:“三十个金币,有没有人出得更高的价钱?”
    “三十二。”台下有人狂叫道。我呆了一呆,向马原道:“什么?你叫我来就是看贩卖女
奴。”
    马原眨眼道:“当然不是,跟我来。”才说完,便往台下的一侧挤了过去。
    我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惟有跟去。几经辛苦,才挤到台侧,幸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
集中到台上的女奴,任我们怎样碰撞也毫不在意。
    马原推开台侧的一道小门,走了进去,我跟着他走。这大木台将大帐幕内可容千人的空
间分成大小两截,买卖进行的占了四分三地方,而台后的地方全被布帐遮着,占地也不少。
我才钻进去,立时呆了一呆。五、六十名女子百多双眼睛一起射在我身上,燕瘦环肥,春意
撩人。我从末试过这样被这么多女人凝视的滋味,脸上不由一热。
    她们是待售女奴的身分,更使人感到任意采摘的引诱。马原在前面喝道:“来!”再拉开
在后台尽处另一道帐幕,闪身进去。
    我犹豫片晌,马原这人大不简单,既然知道了我的身分,行事又神秘莫测,这以帐幕封
起的神秘空间内,究竟包藏着什么阴谋?提高警觉下,我拉开帐蓬,侧身而进,另一只手已
握住在剑把上,心里自然地想起堪称一代剑师的祈北,这毕竟是他的剑,没有人能正面杀他,
除了阴谋诡计。入目的是另一个惊愕。
    这帐幕里的布置极之堂皇,地上铺满了厚而舒适的兽皮,一张长木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
的水果、美食和闪亮的银色盛器。
    一位全身裹在柔软白纱里的女子,侧卧在一张白色熊皮上,只露出双目、手和脚。
    我从来试过在看到女人会有现在这般震撼的感觉,她优雅修长的玉体波浪般起伏着,露
在白纱外的肌肤黄金似地令人意乱神迷。尤其是那对明媚秀长的眼睛,一个眼神便像低诉了
毕生的哀乐。
    马原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垂手恭立一侧,似乎连望她的勇气也没有。
    我直望进她那深无尽极的美目里,冷静地道:“你是谁?”
    她纤手轻摆,示意我在和她隔了长台那张兽皮处坐下。既来之则安之,我从容坐下,不
知为什么,我不能有一丁点儿让她看低我。
    马原拿起一壶酒,为我面前的高足银杯满满地斟了一杯,之后退往一旁。
    美女拿起她自己面前的洒杯,举杯向我道:“为兰特公子成功逃到这里干一杯。”声音柔
美动人,只是声音,已能令天下男人为她抛头颅、洒热血。
    我几乎跳了起来,沉声道:“你怎知道我的身分,你究竟是谁?”
    美女秀目瞟我一眼,轻笑道:“我最欢喜百合花,你便当我是百合花吧。”
    她将杯中红色葡萄酒一饮而尽。她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地充满着诱人的美态,使人心跳
加速,那裹在白纱内的其他部分,又是如何?
    马原在旁道:“兰特公子,你可以绝对信任我们,若要陷害你,只要通知丽清郡主一声,
你便插翼难飞了。”
    我早想到这点,否则已硬闯逃去。百合花懒洋洋地望着我,眼中闪着亮光,忽地抿嘴一
笑道:“你生得比你父亲英俊多了。”我全身一颤,不能置信地望着她,她有多大年纪?最多
是二十来岁,父亲近十多年来从不离开日出城,她凭什么知道父亲的样子。
    马原道:“我们聘有丹青高手,为日出城的重要人物,绘下图像,所以你一到此地,我
们便知道。”
    我恍然道:“所以你才找上了我。”我沉吟半晌,暗忖我只是一个无处可逃的亡命之徒,
唯一的本钱便是宁死不屈的精神和剑术,他们为何要找上了我?在这帝国驻有重兵的望月
城,此乃极端危险的事。我望向自称百合花的女子,道:“为何要帮助我?”百合花眼中闪
耀着笑意,深深地盯我一眼,使我的心脏急促跃动了几下。
    马原在一旁道:“我们要你帮一个忙。”我苦笑道:“目下我自身难保,今日不知明日事,
有什么能耐可以帮你们?”我的心中转到地图一事,照理这是高度秘密,绝不会从大元首处
泄露出来,所以他们请我帮忙,应是与此无关。百合花淡淡道:“我想你为我们盗取智慧典。”
我吓了一跳,道:“智慧典是整个帝国赖以生存的知识来源,大元首连指头也不给别人碰一
下,况且远在日出城,我怕连城门未进,已性命难保。”
    百合花摇头道:“我不是要你盗取日出城收藏的智慧典原本,而是在丽清郡主手上的抄
本。”
    我愕然以对,到此刻才听到智慧典除了原本外另有抄本。
    马原解释道:“当年大元首获得智慧典后,集合了精于文书图艺的工匠三百多人,在百
日内将智慧典六大册翻抄一次,这抄本就落到他最信任的丽清郡主手里,来到这里建立了望
月城,否则望月城如何能对抗魔女国,如何能建立这样高度的文明?”
    我恍然而悟。跟着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百合花和马原为何要盗取智慧典?
    百合花像能看穿我的心事般道:“你不要问原因,只说愿不愿意帮助我们。”
    听了她的说话,我眼中射出严肃的神色,盯着她眨也不眨。
    百合花毫不畏缩地回望着我。我冷冷道:“这是不是一个交易?”百合花道:“你帮助我
们,我们可以保证你安然抵达魔女国。”
    我的心活跃起来,这确是个诱人的提议,祈北临死前叫我往魔女国去,必有用意,何况
我根本无处可去。
    马原插口道:“据我方的情报,大元首的大军正在这里推进,而他的先头部队由哥战和
黑寡妇率领,估计在三日内到达此地,那时缉捕你的图像贴满街上,你会发觉,不要说逃走,
连找个躲藏的洞穴也难以办到,在这里只有我们能保护你。”
    我早预料到是这样,一点惊惧也没有,淡淡地道:“既然你们有这样大的势力,为何却
要我这个陌生人帮手?”
    百合花柔声道:“我们实力虽然雄厚,却缺乏像你这样的杰出人才,谁能从日出城安全
逃出,还杀死了帝国大元首外最对怕的——巫师?”
    我不禁对他们重新评估,巫师被我杀死的事应该只局限于帝国内最高层领导才知晓,这
代表了其中必有他们的内奸,那会是谁?
    我想了想,叹口气道:“即管我想帮你,丽清郡主宫中高手如云,门禁森严,我又不知
智慧典的抄本藏在哪里,无从入手,想帮也帮不到啊。”
    百合花轻笑起来,俏目艳光流转。马原双掌一拍,发出一下清脆的响声。不一会一个人
揭帐而来,走到百合花前,跪下叩头。我一看眼都傻了,原来是刚才在角力场上胜出第九十
九场,受到快剑纳明挑战的神力王。百合花手一挥,神力王乖乖地站起来,退到马原身旁,
眼光垂下,似乎百合花是神而不是人。
    我愕然望向百合花,她美艳得令人难以迫视的秀目里,藏着深邃智慧。
    百合花莫测高深地一言不发,有趣地看着我的反应。我明白她在考我的智慧,以决定我
是否有和她交易的本钱,我淡淡笑道:“你已有了神力王,为何还需要我?”百合花道:“不
错,神力王本是我们混进宫里的棋子,因为丽清郡主最爱看男人比武,不见死伤不快乐,曾
经声言过,谁若能在公开的比武里连胜一百场,即可作入幕之宾。”我道:“但是快剑纳明却
将每一个胜了九十九场的人击败,而神力王也要面对这个命运。”
    百合花道:“正是这样,神力王已是我们最杰出的武士,但比起纳明却还差了一截,而
且他虽有勇力,脑筋却不是那么灵活,纵使能混人宫里,恐怕也难找到智慧典的藏处。”我
沉声问道:“你要我怎样帮手?”
    百合花眼中首次射出赞赏的神色,回过头来,望向站在马原身旁的神力王,一拍手掌,
神力王举起双手,在发际间一阵搓揉,用力向上一掀,一头短发揭了开来,露出光脱脱的秃
头。
    我早已想到这个可能性,直到神力王将整块假脸皮撕下来时,一点惊异的表情也没有。
百合花盯着我道:“只要你扮成神力王,胜了纳明,成了丽清郡主的人幕之宾,最好能在七
日内能找到智慧典的所在,将它盗出来,我们便保证不惜一切,送你到魔女国去,并让你见
到魔女。”
    马原插口道:“这件事愈快完成,我们便愈有对付帝国的把握。”
    我道:“你们究竟是谁?”百合花道:“你很快便知道。”我深吸一口气道:“好!一言为
定。”角力场馆挤满了叫得声嘶力竭的男女,比前晚多了好几倍,三千多兴奋的观众,将他
们黄澄澄的金市下注在心目中理想的战士身上。
    一方是连胜九十九场的神力王。另一方来头更大,是号称郡主裙下第一勇士,宠男之首
的快剑纳明。
    神力王的赔率是一赔四十二。纳明是一赔一。
    没有人相信纳明会败下阵来,神力王已注定了是悲惨的命运。
    与角力大圆台遥遥相对是另一座更高的台,一帘轻纱垂下,密密地将高台罩着,若有人
在内,外面望进去只能隐约看到人影,纱幕外站立了十二名彪形壮汉,一手持盾、一手持剑。
据马原说,这十二名万中挑一的勇土,是丽清郡主出巡时形影不离的忠心护卫。那也是说以
艳名著称的丽清郡主,将在开赛时从台的独立门道,进入帐内,亲自观战。门打开来了。
    我这假扮的神力王,通过人潮里裂开的狭窄通道,步往大圆台去。
    三千多人静了一会儿,才爆出震大叫喊,为他们心目中认为可怜的人打气。
    当然投注在我身上的,亦真心希望我这头老鼠能胜过那只凶悍大猫。
    我身上披着鲜红的长袍,脸上戴着神力王脸孔的皮面具。
    男男女女都伸手来摸我,由十多名角力场馆的工作大汉护卫挤推,经过一轮扰攘,我终
于踏上圆台。场馆接近大门的一方蓦地又爆起另一股喊叫和最大的热浪,在数十名黑盔武士
的开路下,纳明昂首阔步地朝比武台走过来。和我最大的分别是没有人敢伸手碰摸他,显示
了望月城居民对他的畏惧。
    纳明气定神闲地站在台上,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我沉着气站立台边,冷冷地盯着站在
台中心、正向四周陷于半疯狂的人群挥手致意的纳明。
    就在这时,我心中一动,条件反射般向纱帐望过去,刚好看到一个修长的女子身形,在
帐内的椅上坐下。
    丽清郡主终于来了。纳明也有同样的警觉,向着纱帐遥遥鞠躬。喧闹的场馆刹那间静了
下来,每个人的眼光都投向纱帐里,眼中带着既渴望又恐惧的神色。
    丽清郡主是揉合了美丽的外在和毒如蛇蝎的内在的可怕人物。
    纳明在这寂静的刹那,恭恭敬敬地向纱帐内的丽清郡主朗声喊道:“纳明将以神力王的
头颅,献给郡主作礼物。”“好!”众人又兴奋地嚣叫起来。我急速地扫视丽清郡主台下处,
恰好碰上一对明亮的美目。
    正是与纳明作死对头的华茜,郡主辖下女武士之首,她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显然对整
个比赛都不存好感。
    我心中一笑,抬头迎向纳明望向我的森厉眼光。我高举右手,示意有话要说。
    三千多人再次噤声,没有人想到只知好勇斗狠的“神力王”居然还会在台上发言。
    纳明眼中也闪过奇怪的神色。我从容地笑了一笑,那薄薄的面具可以清楚地反映我肌肉
的动作,当然是比以前僵硬多了。
    纳明冷冷地道:“你想做死前的祈祷吗?但我却没有时间让你浪费了。”
    我仰天长笑起来。数千道目光同时集中在我身上,不明白我死到临头还可以笑出来。
    笑声倏止,我知道已控制了全场的情绪,才淡淡地道:“纳明!”
    纳明险色一变,暴喝道:“斗胆,竞敢直呼我名。”我冷笑道:“生死之间岂有尊卑之分,
在我眼中你只是死人一个。”
    纳明眼中流过狂怒的神色,但转眼却又压抑下去,显示出高手的修养。
    我在他说话前,左手一拉绑着长袍的带子,右手一挥,整件长袍像一朵红云般飞上场馆
的上空,露出内裹一身雪白色的武士紧身劲装,和挂在腰间的长剑。
    我乘势大声喝道:“我要和你比剑决生死!要你死得心服口眼。”
    长袍冉冉落在丽清郡主纱帐前的地上。这时候,场馆内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在想,神
力王一定是疯了,不和纳明角力,却去挑战对方这名震望月城,冠绝当地的快剑手。
    纳明双眼闪过警觉的神色。一把刚健嘹亮的女声叫道:“郡主准神力王所请。”发言者正
是华茜。
    纳明仰天长啸,道:“好,就让你一尝快剑滋味,剑来!”场馆内数千名男女被这意外刺
激得狂呼大叫,如痴如狂。一把剑来到纳明手上。“锵!”长剑蓦地出鞘,寒光四射,纳明手
上幻化出万道光霞。
    “嗤嗤嗤!”剑光像雨点般向我身上洒到。我年纪虽轻,作战经验却非常丰富,眼看出
纳明这一剑来势虽凶,却是虚招,心中暗叹,眼前此君的确毒辣,若他趁我剑未出鞘,将我
刺毙,必令丽清郡主这类剑术高手生出鄙视之心,这毕竟是公平的决斗,假如我因他的虚招
而左闪右避,遭他所伤,他却可说我眼力奇低,连作他对手也不配。想到这里,心中杀机大
起。身上背负着的血仇狂涌而上。
    剑光散去。我连眼眉也不动一下,冷冷地看着纳明。纳明收剑后退,眼中首次闪过一丝
惧意。
    此消彼长,我怎肯放过他心神微分的机会,沉喝一声,剑已离鞘在手,当中一剑向纳明
眉心刺去。这一剑纯粹以速度和气势取胜。剑才刺出,一股惨烈之气已弥漫全场,一剑之威,
有若怒涛击岸。
    纳明果属了得,知道此时万万不能后退,迎了上来,侧挑我刺去的一剑,同时往旁移动,
希望能化去我的力道。我心中冷哼一声,为了争取郡主的青睐,这一仗我不但要胜得漂亮,
还要速战速决,将我的威武形象,深植进她的芳心里,好进行盗取智慧典的计划。
    我随着纳明侧移的角度,刺去的长剑巧妙地调节了角度,速度却收缓了少许,我要纳明
产生估计上的错误。“锵!”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噤声静气地挤在用力场内的数千旁观者上的空间。
    剑斜劈在纳明往上挑起的剑刃近把手处。纳明全身一震,触电似地往后退去。我看准他
剑法以灵巧取胜,故偏以拙制巧,以重胜轻。我厉喝一声,一剑紧接一剑,看似缓慢,但却
似毒蛇缠身般,使纳明险些连一剑也避不了。
    “铿铿铿铿!”纳明不愧是望月城第一剑手,在这样的劣势下,仍能连挡我十多剑,直
到第十八剑,才无奈地向后再退一步,不过他的快剑却一点也使不出来。
    他眼中不时闪过恐惧的神色,这以人命为革芥的横行霸道之人,在死亡的阴影下,露出
了软弱的一面,他毕竟过惯养尊处优的日子,怎能与活在出生入死,剑锋舐血的我相比。
全场鸦雀无声。我的杀气紧锁着他的心神。“噗!”纳明又再退后一步,到了圆台的边缘。他
已无可再退。蓦地狂喝一声,手中剑化作千万光点,向我洒来。
    全场为他的反击爆出惊雷般喝采声,完全静止了的场馆回复了激烈的动荡。
    这是纳明回光返照的还击,到了必死的边缘,他反而收起恐惧之心,作死而不僵的疯狂
反扑,若我为他拼死之气所慑,他便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可惜他的对手是我。“锵锵锵!”
    我一步不移,硬挡他凶厉万分的十多剑。纳明剑势终于散乱。
    我一声不响,长剑由慢转快,闪电般劈进他的剑网里。剑尖一碰他眉心处便回收。
    全场蓦地静止。一点声音也没有。我长剑遥指脸容有若厉鬼的纳明。纳明死盯着我,手
中长剑不住颤震。“当!”一声过后,纳明的长剑脱手掉在地上。纳明眉心处鲜血涌出,眼神
转暗。
    “砰”地一声,纳明向后跌下。全场再轰雷般喧叫起来,因纳明败亡而输了钱的、憎恨
纳明横行霸道的、受过纳明欺压的,都毫无节制地疯狂叫喊着。
    头盔、帽子、丝巾、布条,各式各样的奇怪东西,抛起又跌下,兴奋的人潮水般涌上台
来,一下于将我高举过头,往衔上走去。忙乱中,我回头望向那神秘纱帐,内里已空无一人。
郡主的十二名近卫、华茜等一众女武士,亦踪影沓然。在数百人的簇拥下,我在街上巡行着,
当群众知道了我是杀死纳明的英雄,立时加入了巡行的队伍,人数迅速增加至数千人,前后
左右全是黑压压的人群。
    我的心却不在这里。丽清郡主下一步将会怎样做?接受我为她的新宠男,还是为纳明报
仇?


九头鸟输入wangyue@chinamail.com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