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情迷郡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情迷郡主

    烟花在天上一朵一朵地爆开来,照亮了漆黑的夜空,盲目的人开始忘记了为何事兴奋,
各自去寻欢作乐。我推开了身边的几个人,拨开了大胆少女往我身上乱摸的手,闪进了横街
去,一阵奔逃后,远离了‘拥护’我的群众。在我松了一口气时,心中警兆忽现。
    这时我是在一条僻静黑暗的横街里,群众的叫嚣喧闹声,隐隐从大街处传来。
    在我的前后出现十多条人影。我感到杀气迫近,他们手中的长剑反映着天上烟花的彩光。
    “篷!”前后均有火把燃点起来,将整条窄巷浸浴在跳动的红色火光里。我心中冷哼一
声,剑已来到手上。
    两边迫近的武士里,其中一两个我省起是与纳明一道走的人。原来是为纳明报仇的。
    我不想陷进腹背受敌的劣况,闷喝一声,豹子般往较多人的一方冲去。在一般情形下,
人手少的一边,亦应是武技较强的一方。
    两把剑迎面奔至。我一声不响,凝聚起心中的杀机,只略闪过要害,长剑闪电般向两人
的咽喉抹去。在这只容三人并肩而过的窄巷里,闪躲困难,剑势亦难以开展,动辄是两败俱
伤的局面,故极不利人多的一方,我这种以命搏命的战略,就是要考验纳明这群朋友为友报
仇的决心。他们当然不能下得这口鸟气,但我却相信还未到肯为纳明牺牲性命的阶段。
    那两人果然大惊失色,放弃了伤我,自保地抽身后退。这一退成了胜败的关键。
    我剑势开展,一连数下重击,招招不离他们要害,那两人兵败如山倒,狼狈向后退去,
立时将后面要涌上来的人撞得溃不成军,三支火把有两支掉到了地上。
    我得势不饶人,趁另一端奔来的人离我还有七、八步的距离时,冲进了对方的阵营里,
长剑展开近身搏杀的手法。在窄小的空间内如毒蛇般钻动。
    十多人刹那间倒下了六七个,其他败军之将往巷口涌逃而去。
    后面的人亦已追至。我长啸一声,离开窄巷,来到了宽大的长街里。回剑卓立。
    追来的人为我气势所慑,煞住冲前之势,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这时他们才真的知道我
能杀死纳明,靠的是实力而不是侥幸。
    “住手!”一声女子的娇喝从左侧传至。追杀我的人一哄而散。
    我循声望去。一对明亮的美目,深注在我脸上。华茜!刚才随丽清郡主一道退走的女武
士头头!她身后随着一批女武士,威风凛凛,她曾对我行援手之恩,对她我并无恶感,尤其
是她自具一种刚健动人的美态,英风凛凛,绰约动人。
    华茜走到我身前,冷冷地打量我。男性的自尊,使我毫不躲避她的目光。她眼中闪过奇
异的神笆,皱眉道:“我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我心中一懔,知道她认出了我的眼神,目
下只能祈祷她看不穿我的假面具,我冷冷道:“望月城谁不识我。”华茜俏脸一沉道:“就算
你取代了纳明,言语间最好小心点,纳明的下场就是你的镜子。”
    我一听,心花怒放。计划终于成功了,丽清郡主已下了命令,召见我这胜足一百场的猛
男,华茜的话正指出我成为了郡主的新玩物,但只是玩物,一天我像纳明般死了,她绝不会
为我淌下半滴眼泪,就若她现在召见我这杀死纳明的人那样。
    我目光转作温柔,深望她一眼,淡淡道:“冬天来了,春天亦将不远,人生就是如此,
多谢指点。”
    华茜愕然,想不到我居然说出了几句这类带着哲理的话来。
    我道:“现在应到哪里去?”华茜从思索中惊醒过来,一招手,一辆华丽的马车向我们
驶来。
    我和她一同坐进车厢里,马车在女武士和黑盔武士护翼下向位于望月城中心处的郡主宫
驰去。
    我感到有点奇怪,她为何也坐进车厢里?这显示了她是郡主极端宠信的人。
    华茜在车厢里蹙起秀眉,陷在深沉的思索里,我乐得不被查探,目光溜往马车外的风光。
路上行人愈来愈少,马原曾告诉我望月城共有七个军营,三个布在城西分隔帝国和魔女国的
‘望月河’一带,两个扎在城东,余下的两个则在郡主宫的周围,由七名黑盔武士的统领指
挥,以彩虹的七色红橙黄绿青蓝紫命名,所以望月城市民又称他们为七色营和七色统领。总
兵力达七万人,是望月城对抗魔女国的常规力量。华茜的女武士系统只有千许人,直辖郡主,
不归七色统领,所以人数虽少,权力却非常大。
   

    马车驶进通往郡主宫的大路。哨岗林立,护卫森严。
    望月湖远远在望。郡主宫建于望月湖心一个小岛上,主殿高起,圆圆的殿顶,十多里外
也清晰可见,据说郡主下了命令,任何其他建筑物也不可超逾郡主宫的一半高度,在心理上
种下郡主宫君临天下之势,于此可知丽清郡主这人除了有美丽的身体外,脑筋亦大不简单。
    主殿外另有八个副殿,将主殿团团围着,被纵横交错的亭台楼阁、掩映的林木、长廊连
结在一起,自成一体。主殿副殿外另有高厚的城墙,确是十分稳固,马原说郡主宫真正厉害
的地方,是地下还另有乾坤,即管望月城破了,要攻陷郡主宫,亦非容易。通往郡主宫是四
条横跨湖面的人造大道,马车目下正走上其中一条大道,我要覆灭帝国的信心也不由动摇起
来,究竟地图上所说的废墟,有什么力量能做到这点?
    湖水清澈见底,鱼儿翻腾嬉戏。我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帝国两个最主要的人物大
元首和丽清郡主,他们的皇宫均筑在湖心处,而据祈北所说,魔女宫也是筑在魔女湖上,这
是否一种巧合,还是另有惊天动地的大秘密。马车速度转慢。
    不知不觉间已走完了长达半里的跨湖大道,从垂下的吊桥进入城门,穿进郡主宫的范围
内。
    华茜的声音传入我耳内道:“你叫什么名字?”猝不及防下,我几乎脱口说出“兰特”
两个字,幸好我也机灵之极,答道:“神力王。”
    华茜冷冷道:“这那是名字?”我丝毫不让,回敬她冰雪般的目光,道:“我已习惯了,
名字只是让人识别的记号,叫什么也没有问题。”
    华茜出奇地没有发怒,反而压低声音道:“我记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我将心中的震动隐藏在古井不波的脸容里,甚至连眼也不眨一下,这是最关键的时刻,
一个不好,便是杀身之祸,可是我却知道华茜只是虚张声势,她若肯定了我假冒的身份,大
可发出擒下我的指令,何用费神套我的反应。我露出一个微笑,温和地道:“我们定是有缘,
或者前世是夫妇也说不定。”
    华茜脸色一沉,幸好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她冷哼一声,先下车去,我随她而下,马车停
在一座院落的正门处,几名俏丽的宫女迎了上来,恭敬地向华茜鞠躬,眼睛却有兴趣地打量
我这新宠男。华茜道:“你随她们进去吧,若没郡主亲下的命令,绝对禁止随处乱走,否则
休怪我无情。”
    我故意色迷迷地上下扫视了她数遍,在她脸带怒容时,才大步踏进门内。
    “停步!”华茜的娇喝从后传来。我停步转身,那几名俏宫女吓得花容失色,缩在一旁。
华茜左手搭在剑把上,杏目圆睁。
    我冷冷地盯着她,刚才看她的目光,是我故意为之,直觉告诉我,她对我有种奇异的情
绪,可能连她也不明白,而我正是利用这点,使她难以用冷静和合乎常理的方式来处理我,
以至识破我的伪装,这虽是险着,却是死里求生的法门。
    她寒声大喝道:“用你的贼眼再看我一次。”我将冷脸化作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淡淡道:
“剑是用来杀死仇恨你的人,而不是欣赏你的人。”转身便走,直到我步进豪华的寝室里,
华茜也没有再出声,也没有跟来。
    俏宫女服待我沐浴更衣,最后躺在宽阔的大床上,一睡便至日上三竿的时刻。睁开眼来,
阳光从高可及人的窗户射入来,照得云石砌成的地面闪闪生光。
    我舒服得几乎叹息起来,只希望这不是纳明的房间,睡的也不是他的床。
    睡眠使我精神尽复,有信心应付任何的危机。我从床上跳起来,踏出房外布置得美轮美
奂、金碧辉煌的大厅,在厅的一角处,昨夜服待我的其中两名宫女正在奕棋,见到我惊喜地
道:“你终于醒来了,昨夜郡主来看过你,见你睡着又走了。”
    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一向即管在睡眠里也非常醒觉,怎会丽清郡主来看我也不知道,这
个原因,我一定要查出来,顺口向道:“郡主何时还会再来?”
    两名宫女将我推回房内,服待我这宠男梳洗,一边道:“帝国那面有大人物来了,怕她
一时间没空来见你。”谁来了?哥战、黑寡妇,又或是大元首?
    我探听地道:“郡主宫这么美丽,可不可以带我四处走走?”
    较高的俏宫女道:“你连我们的名字也不问,便这么多要求。”
    语气带着责怪,但眉目间却春意盎然。另外那个园脸大眼的宫女掩嘴轻笑,用眼角扫视
我的反应,我见她两人如此风情,心中也不由一荡,道:“敢问两位高姓大名。”较高的俏宫
女道:“我叫路易丝,她叫洛蒂。来!跟我们四处走走。”我随着她们走到昨晚进来的大花园
里,树木参天,景色怡人,树木间,穿插着数条宽阔的马道,通往花园四方同样形式的建筑
物。
    路易丝道:“这后宫分东南西北四宫,每一宫都住有一名男妃,但除非郡主的特许,否
则不能离开后宫的范围。”我啼笑皆非,想不到自己身为一代剑师之后,现在阴差阳错下,
竟成了男妃的可笑身份。不过这并非自怨自艾的时刻,我默默审察形势,利用在前方高高耸
起主殿的圆顶,计算着屋宇间的距离,以备找寻智慧典时,不致摸错了地方。洛蒂道:“不
过郡主既让你入住这一号后宫,显然对你非常重视宠爱,说不定也会让你像纳明一样,随意
进出郡主宫。”
    我心中一动,是的,目下首要之务,就是用尽手段,先取得郡主的信任,否则在宫内势
将寸步难行。
    一天就是那样过去了。路易丝和洛蒂服待过我梳洗和换上睡袍后,眼角春意盈盈,似乎
很想我将她们留下侍寝,看来郡主并不禁止她们与宠男有亲密关系,否则给个天她们作胆,
也不敢如此。
在我没有任何表示下,她们知难而退,却掩不住眉目间的幽怨。
洛蒂临离开时,点燃了放在床头的香炉。我心中一动,说道:“我不要点香。”路易丝代
答道:“这是郡主的规定,她最爱嗅这香气。”幽怨地望我一眼,才跟着洛蒂离开。
    豪华的大房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来到香炉旁,迎着袅袅升起的烟气,深吸了一口,
头脑间立时一阵昏沉。
    我退后几步,醒悟到昨晚一夜昏睡的原因,正是这炉香在作怪,但我又势不能弄熄它,
因为这既使郡主看出我的高明,又使她对我生出疑心。
    想起祈北对付巫师迷香的解药,连忙弄开包袱,从藏在衣角里的一包粉剂里取了点出来,
来,搽在鼻孔处,再嗅香气时,已没有了晕眩感。我估计得不错,这迷香也是出自巫师可恨
的手。
    我在床上躺了下来,不一会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地惊醒过来,但却机警地不
张开眼睛,因为我仍要装作被香气迷倒。
    轻盈的脚步声来至床前,听声音应是两个人,女性迷人的体香随她们的接近送进我鼻孔
里。
    一把娇柔的声音道:“华茜,查清楚他的来历没有?”华茜的声音响起道:“禀告郡主,
应该没有问题。”我松了一口气,马原神通广大,若连‘神力王’的身份也弄不好,如何能
与帝国明争暗斗。
    丽清郡主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他能比得上纳明。”华茜一言不发,我倒想看看她的表情,
华茜道:“要否弄醒他?”丽清郡主沉吟半晌,幽幽道:“今晚应付哥战和那黑寡妇连丽君,
已使我非常疲倦,明天早上趁哥战去看魔女国那边情势,你带他来智慧宫见我吧。”
    华茜答应一声。一阵沉默后,丽清郡主柔美的声音响起道:“他不算英俊,但却非常有
英雄气概,剑术又高明,不如我将他送给你作丈夫。”
    我的心卜卜狂跳,一方面怕听华茜断然拒绝,伤了我男性的自尊心,另一方面又怕她含
羞答应,则偷取智慧典的大计将立时落空。
    华茜好一会才软弱地道:“这是否命令?假如不是,我便要拒绝了。”
    连我也听出她对我这假冒的‘神力王’大有情意,爱情是最难了解的事物,我多次开罪
她,换来的却是她的青睐。丽清郡主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道:“你是首次动心而对我这类要求
加以考虑,可见此人非常有魅力。假设你在明天带他来智慧宫见我前,改变心意,仍可以告
诉我。”
    华茜默不作声。这是丽清郡主第二次提及智慧宫,既以‘智慧’命名,只不知与我要盗
取的智慧典可有关系?
脚步声远去。我不敢张开眼来,一睡至天明。两个俏宫女服侍得我妥妥贴贴,到了快正
午的时候,华茜独自一人来到。
她冷着脸道:“郡主要见你,跟我来。”她外表冰冷无情,但经过昨晚之后,我却知她内
藏那灼热的芳心对我大大心许。当然,我绝不能有任何影响她昨晚决定的行动,否则全盘计
划将成泡影。
    我故意装出惊喜和渴望,道:“真的吗!”她见到我渴望见郡主的神情,眼中闪过令人难
以觉察的失望,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淡淡道:“马车在大门等待着……”她话还未完,我便
装作迫不及待地往大门方向走去。这个举动,保证令她对我死心。
    华茜道:“且慢!”我愕然止步。
    华茜向路易丝两人道:“你们先出去,我有几句话和神力王说。”
    两人有点奇怪,也有些忧虑,恐怕华茜整治我这曾开罪她的人,无可奈何地往大门处走
去。
    华茜缓缓走到我面前,一对俏目注入我眼内。我心知不妙,却苦无他法。
    华茜叹了一口气,目光转作温柔,道:“你见过郡主没有?”
    我道:“没有!”华茜道:“你既没有见过她,贪的必非美色,而是名利权位,但以你的
才智身手,?泊笥星巴荆?涡璩晌?ぶ鞯哪绣??垂芤阅擅鞯?得宠,虽能恃宠生骄,但其
实一点实权也没有,对你这样的聪明人来说,不是挺奇怪吗?”
    我小心地道:“生命对我来说,只像过眼云烟,喜欢干什么便干什么,哪能如此分毫计
较,就像目前我最想的事,就是晋见郡主,其他一切,连想也不愿想,至于明天怎样,谁管
得那么多。”
    华茜脸容转为冰冷,道:“我要说的话说完了,马车在正门,你坐上去,便可见到郡主。”
我硬着心越过了她,走出门外,坐上马车,不一会在主殿旁另一座较小的宫殿前下了车。在
四名女武士的带领下,步入了庄严壮丽的智慧宫。
    巨大的圆石柱,撑起了宽广的殿堂,地面墙壁全以大型方石嵌成,予人坚固厚重的感觉。
一个美丽的身形,背着我卧在殿台上一张雕金的床上,枕着柔软的兽皮。
    我昂然卓立,朗声道:“神力王参见郡主。”丽清郡主娇躯轻翻,变成脸向着我手一拼,
四名女武士退出殿外,并关上殿门。
    我虽早有准备,仍给她的艳丽震撼得心湖波动。她的美丽是摄魄勾魂,尤其是那种成熟
的风情,轻易地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难怪以纳明的本领,仍甘心作她的宠男,又为她付
出了性命。
    何令我震撼的却不是她的美丽,而是她的年岁,大元首是我父亲那一代的人物,这丽清
郡主既是大元首的亲妹,最少也应该年过四十,但横看竖看,她最多也是二十四、五上下,
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我打量她时,她也在打量我。丽清郡主以她娇柔的声音道:“你不是很想见我吗?现在
见到了,你又有何要求?”
  春意从她眼内流进我的血液去。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眼中射出森冷的光芒,淡淡道:“假
设我见你的目的,只是想杀你,郡主的处境不危险吗?”
    丽清郡主呆了一呆,跟着却花枝乱颤地娇笑起来,喘着气道:“你这人胆子也真大,竟
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坦白告诉你……”
    我打断她道:“不用你告诉我,在你身后台阶之下,埋伏了十二名战士,我听到了他们
的呼吸。”
    丽清郡主神情一冷,厉视着我道:“果然有点门道,但这样表现你的能力,于你并无半
点好处。”
    我仰人长笑,过了一会,胸有成竹地道:“我胜足一百场,除了想获得你的身体之外,
还另有所求。”
    丽清郡主眼光在我身上溜来溜去,昨晚我得知她最欣赏我的英雄气概,所以故意以此打
动她的芳心。
    丽清郡主沉声道:“你剑术虽佳,但若触怒我,保证你不能直着离开这智慧宫。”
    她语气虽硬,眼中却闪过欣赏的神色,我知不能今她太难以下台。“锵!”
    一声将剑抽出,手一动长剑幻出千百道跳动的银光,在她杏目圆瞪下,横在颈项间道:
“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立即横剑自刎,以表示我对你的忠诚。”
    丽清郡主愕然道:“真的吗?”我眼中射出坚定的神色,牢牢地凝视着她。
    她高耸的胸脯急剧地起伏着,显然已给我的忽硬忽软,奇兵突出,控制了情绪。
    她叹了一口气,道:“放下你的剑。”我一言不发,将剑抛在地上,发出“当”一声大响。
丽清郡主盈盈站起,柔软的长袍,紧贴身上,玲珑浮凸,尽显修长丰满的动人体态。她一拍
手掌,后十二名近卫一齐现身出来,然后鱼贯从殿后一道隐秘的暗门离开,转眼间,只剩下
她和我。
    丽清郡主道:“你有什么要求?”我淡淡道:“我不想作你的宠男。”丽清郡主脸色一沉,
冷冷道:“什么?”我步步进迫道:“我只想做你的男人,而你是我的女人,”丽清郡主脸色
一变,怒道:“斗胆!你算什人东西!”我见好就收道:“只要你一句说话,我可以死在你跟
前。”
    丽清郡主背转了身,香肩微震,一时间失去了方寸,她一生掌管千万人生杀之权,从未
有人敢如此对她说话,我的进攻退守,着着令她难以招架,既感愤怒,又感新鲜刺激。不过
话要说回来,若非昨晚我诈作被迷香迷倒,偷听她吐露对我的观感,我也不敢行此险着,以
夺得她的芳心。我缓缓向她走去。
    我来到了她背后,身体贴了上去,紧挨着她的背臀,双手一伸,又紧搂着她不堪一握的
小蛮腰,掌心贴着她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小腹,一股灼热传入我手掌里,我知道亦同样传进她
体内。
    她略挣扎了几下,最后软了下来,脸向后仰,刚好我的嘴唇迎了上去,封着了她娇绝欲
滴的香唇。我虽是对她别有所图,仍忍不住阵阵销魂,激起了男性最粗野的欲望。在心理上,
她却是我的敌人,仇恨从我深心处冒涌出来,我近乎粗暴地撕掉她的衣物,就在殿中心处像
野兽般占有她的身体。
    在我的疯狂攻击下,她由郡主的千金之躯,变成一个只懂婉转逢迎的淫妇。为了复仇、
为了家族、祈北和西琪,我已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眼前的要务,就是将她彻底征服,取得她的信任,盗走智慧典,到魔女国去,然后从废
墟取得毁灭帝国的力量。道路虽漫长而艰苦,但我却正在迈进着。
    当晚我回到后宫,心中仍回味着和郡主翻云覆雨的滋味,她的确是动人的尤物。从她看
我的眼神,我知道我的战略已成功了。
    当天临睡前,那两名宫女在离开时又为我点燃了迷香,这一次我早有准备,将留在掌心
的解药抹在鼻孔,果然,半夜时分郡主和华茜又来到床前。默默地站在床头。
    良久,丽清郡主幽幽一叹道:“华茜,你看这人有没有问题。”
    华茜轻声道:“郡主!我不知道,但他确是个很特别的男人,他的眼神忧郁,像有很多
心事。”郡主道:“既然这样,你为何不考虑他作你的丈夫?”华茜顿了顿道:“他心中想的
是郡主你,勉强他有什么意思。”
    丽清郡主沉默片晌,石破天惊地道:“华茜,给我杀了他,手脚快一点,我不想他有无
谓的痛苦。”
    这句说话,几乎将假装昏迷的我从床上吓得跳起来,午间我才和她有合体之缘,十多小
时后她便要宰了我,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华茜也愕然道:“郡主!”丽清冷漠地道:“这是命令。”“锵!”华茜剑已出鞘。我心中痛
苦之极,当然我不能继续“昏迷”,让人糊里糊涂地杀掉了。
    自下唯一之计,就是在华茜一剑劈下之时,趁她猝然不防,制服了她,然后突袭郡主,
再胁逼她带我去取智慧典,只不过这是下下之策,不要说丽清郡主武技高强,此计不易成功,
其次哥战、黑寡妇等厉害人物均在此处,即使制住了郡主,仍是步步危机,动辄招败亡之祸。
华茜再叫道:“郡主,可不可以由第二个人去做?”她的声音带着颤抖,显示出芳心中对我
的情意。其实我和她的接触极为短促,真不明为何她如此待我,可能因她一向高傲和看不起
男人,所以一旦动情,反比常人为烈。
    丽清郡主冷冷道:“这是命令!”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华茜娇叱一声!剑掣起往半空。我立时全身拉紧,默估着她长剑劈下的位置,若要以最
快方法送我归天,最佳方法莫如斩我首级。剑已劈下。我正欲张目翻身。
    “住手!”丽清郡主娇喝响起。我硬将欲动的身形止住。剑落了下来,到了我咽喉上寸
许位置,凝定不动,刃锋的寒气使我如入冰窖。
    丽清郡主急促地喘气。这时我心中反而大为后悔,因为只要华茜把剑往下略拖,我就是
喉破命丧的局面,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生死再不是由我决定。
    华茜的呼吸也紧张起来。丽清郡主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收起你的剑。”“锵!”
剑回鞘内。华茜一语不发。丽清郡主像是自言自语地道:“你知我为何要你杀他?”华茜道:
“郡主!我不敢说。”
    丽清郡主道:“你做我的首席女武士足有四年之久,一向我都当你是我妹妹一样,有什
么不可以说。”
    华茜低声道:“一向以来,男人在郡主心里,都只是有趣的玩物,即管纳明,也只不过
是件较得宠的玩物,但这神力王却显示了有征服郡主的能力,所以郡主想杀了他,不想成为
他爱情的俘虏。”
    我暗忖没有人比华茜更明白郡主这一点,因为她本人也是俘虏之一,假若父亲兰陵知道
了我这儿子竟要如此玩弄爱情手段,不知会作何感想?心中苦笑起来。
    丽清郡主道:“那我为何又不杀他?”华茜道:“这可令我大惑不解。”丽清郡主脚步声
响起,显示她在来回踱着步,思索着这问题,每逢牵涉到这类男女问题,连局中人也很难清
楚。丽清郡主停了下来,道:“假若杀了他,他将在我心中留下最好的形象,我会怀念他而
失眠、消瘦,而且无论如何,他终是胜利者,而我却是被征服者。可是若我留他一命,让他
有机会表现他的弱点,我会逐渐讨厌他,到了那时,再一脚将他踢开,毫不留恋。”
    我听得呆了起来,世间竟有如此的女人!一般来说,女人都较男人更需要爱情的滋润,
但丽清郡主却视爱情为一种斗争,尤其她是如此动人的尤物。不过我也更清楚她对我的爱恋,
对我盗取智慧典,大有帮助。
    丽清郡主道:“华茜,你为什么不作声?”华茜低声道:“我不知说什么才好。”丽清郡
主再叹一口气,话题一转道:“大元首的大军最迟明天黄昏便会抵达,你要好好准备欢迎的
仪式,我真不明白为何会为了兰陵的儿子这样劳师动众。魔女国虽比我们细小,但魔女却是
非常不好惹的人,七次交锋下,我们都讨不了半点便宜。”
    我竖高耳朵,只希望她不断说下去。岂知丽清郡主却道:“夜了!休息吧。”华茜道:“要
不要我弄醒他?”
    丽清郡主轻声道:“让我来吧!”这是向华茜下逐客令。脚步声远去。
    丽清郡主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柔软的纤手,轻轻抚摸我的脸,神力王这皮面具非常精
致,我一点也不担心她察觉出其中的秘密。
    一股辣从鼻孔处涌上来。我作状地扭动了几下,才猛地睁开眼来,恰好迎上丽清郡主故
作冷淡的美目。
    我知道她的真正心意,当然不被她冷漠的外表骗倒,一伸手臂,勾着了她的颈项,硬将
她的俏脸向我拉来。
    “嘤咛”一声,她的嘴唇已被我封着,我是真心地享受她的香吻,因为她的确是使男人
动心的可爱动物。
    我心中想起公主、西琪、黑寡妇、华茜,比较起来,她毫不逊色,百合花虽未见芳容,
魅力却又远在这些美女尤物之上。若有机会,我一定要一睹她的真貌。
    接着是男女的极度欢娱,倒凤颠鸾,我不知郡主和另外那些宠男在床上的反应如何,不
过在我身体下的她,的确是全心全意,一点也没有保留地逢迎着我。
    这时她只像个热恋中的美女,一点也使人感不到她毒如蛇蝎的一面,父亲兰陵生前常说:
每个人也有几副脸孔和心肠,只要你找对了,最凶残的人也有慈爱和仁心,郡主现在向着我
的,无可否认是最迷人的一面。
    我虽怀有鬼胎,仍是不能自制地迷失在她高燃的热情里。
    到天明醒来时,她仍像八爪鱼般紧缠着我,我叹了一口气。
    她立时醒转过来,美丽的大眼睨视着我。幽蛔地道:“你为什么叹气?”
    虽然是刚睡醒,她仍是吐气如兰,可见她的体质远胜常人。我深情地望若她道:“假若
这世界没有战争和仇恨,而只有爱,那有多好。”我的心中想到父亲、家人、西琪、祈北,
他们全是仇恨的牺牲者,一天我的身份被揭穿了,怀中这小鸟依人的女子,亦将以最狠辣的
手段置我于死地。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郡主轻轻从我怀抱里脱身下床,在床边将昨晚抛于地上的长袍披
上,她的背肌紧实,线条优美至不能改动分毫,娇肤闪闪发亮,直至魔鬼般的诱人肉体隐于
袍服下,我才能回复正常的呼吸。她回眸一笑,宛如牡丹绽开了春蕾。我从床上弹了下地,
来到她背后。
    她惊觉地移开数尺,情爱的迷雾离开了她的美眸,回复冷静和精明。我淡淡道:“郡主!
我有一个要求。”
    丽清郡主皱眉道:“不要恃宠生骄,我可以使你富贵荣华,也可以使你一无所有。”她仍
在提防着我。
    我知道唯一夺得她芳心的方法,就是首先要与以往只属附庸品的男宠不同,无论在精神
上和实质上,都不能像寄生虫般依附她而生存。
    我双眉一扬,深深地望进她眼里道:“人生弹指即过,假若你整天想的只是在计算着别
人,还有何趣味?”
    丽清郡主眼中闪过嘲弄的神色,冷冷道:“对你是那样,对我却不是,这世上有些事你
在梦中也闯不进那里去。”我心神一震,她这几句话里面大有文章,不过我一时间却把握不
到。
    丽清郡主转身往房外走去,边行边道:“在这仇恨的土地上,仁慈只代表软弱,你不骑
在别人头上,便会被踩在别人脚下。”
    “锵!”丽清郡主愕然转身,瞪着我抽出鞘的长剑。我淡淡道:“你若不听我的请求,我
这便杀出宫去,回复我自由之身。”
    丽清郡主眼中喷出愤怒的光芒,冷若冰雪的声音道:”你闯得出去吗?”
    我道:“我有三不怕,就是不怕痛苦、不怕流血、不怕死亡。”丽清郡主眼中的厉芒更甚,
道:“你是否想将我制住?”我长笑起来,顾盼豪雄地道:“绝不!你是我生平第一个感到爱
情的女人,无论你如何待我,我也不会伤害你,闯出去只是我和你手下的事。”
    丽清郡主默然望着我,温柔取代了眼内的愤怒,软软靠在门旁,柔声道:“世上竟有你
这样的蠢蛋,说出你的要求吧!”
    我见好就收,跪了下来道:“我请求郡主还我自由。”丽清郡主叹了一口气道:“你又说
爱我,为何这便要走?”
    我站了起来,微笑道:“谁说我要走了,只不过我不想只是你其中一个宠男,而希望能
来去自如,而不是活在深宫之中,每日等你召见,每晚等你宠宰。”
    丽清郡主道:“那你算是什么身分?”
    我耸肩道:“这要由你决定。”
    丽清郡主道:“我真拿你没法,你没有任何战功,我势不能破格提拔你为七色纸领,宫
内的防卫,又有华茜打理,唉!就这样吧,你便暂时做我的近身侍卫。”
    我再次下跪,恭敬地道:“多谢郡主。”我的忽硬忽软、忽然高傲、忽然卑恭,一定使她
方寸大乱。
    当然,我最大的本钱,是她对我仍相当迷恋,否则纵有千百般武艺,也派不上用场。
    丽清郡主道:“华茜会来指导你一切,今天晚上,在主殿内会有盛大的宴会,欢迎我兄
长大元首的驾临,你要小心一点,若开罪了他,连我也护不了你。”
    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我的心仍在卜卜跳动,刚才我行险着取得在宫内行动的自由,
是迈向成功最重要的一步,我答应了百合花在七日内盗得智慧典,今天已是第二天,可说是
时日无多了。
    丽清郡主虽给予了我自由,但必会命人暗中监察我的行动,此后还须步步小心,一个不
好,会惹来杀身之祸。我梳洗过后,华茜遣人将我带到主殿,那里上百的宫女和侍卫正为今
晚的宴会忙碌着,比起主殿,智慧宫只像个房间。参天的二十四条巨柱,撑起了圆拱形的殿
顶,长形的台子设在殿的四周,腾出殿心可容百人共舞的广阔空间。华茜来到我身边,神情
复杂的眼睛打量着我。我淡淡道:“你好!”
    华茜瞪我一眼,冷冷道:“怎及得上你这红人。”她语气虽不友善,但接下来却非常细心
指导我有关的礼仪,和宴会里应恪守的规矩。可见她内心对我还是相当有好感,女人的心理
真难明白,照计我舍她而取郡主,应是她恨之入骨的目标才对。整天我便在华茜的引领下,
巡视宫内的一切,当我们经过那天郡主初见我的智慧宫时,华茜特别提醒道:“这智慧宫是
郡主指定的禁地,也是郡主休息的地方,除了郡主召见,否则谁也不得进入,违令者斩。”
    我的心登时活跃起来,看来智慧宫的地下必另有密室,智慧典放在那里的机会实在太大
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开始在我心中形成。
    我又见了很多人,都是宫中的侍卫,到了近黄昏时,一套近卫的军服送到我手上,穿上
后连自己也觉威风凛凛。


九头鸟输入wangyue@chinamail.com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