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智盗宝典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智盗宝典

    大元首在午后时分率领大军抵达城外,但直至夜黑时,才在夹道欢迎的城民欢呼声里乘
马进宫。
    直通皇宫的大道两旁,每十步便有一名黑盔武士高举火把,像两条火龙般将大道照得火
光通明。
    我和华茜等男女三百多名武士,在郡主殿里列成阵势,等待这跺一跺脚可令天下震动的
人物的来临。
    各人都有点紧张,大元首逆我者死的独断专横,早传进每一个人的耳内。
    华茜站在我身旁,俏目不时飘到我脸上,但我只是诈作不知。
    奏乐的声音在宫门处响起,使我们知道,大元首的队伍正在浩浩荡荡进入宫门,来此途
中。
    “当!当!当!”钟声鸣响,郡主殿大门张开,在丽清郡主的陪同下,大元首终于出现
眼前。
    任何人直望大元首时,看到只是一个铁甲的外壳。他浑身都裹在坚厚金黄色闪闪生光的
甲胄里,头上戴着个只露出双目的头盔,一对眼像闪电般烁芒闪动,口鼻处纵横相交的铁枝
露出了透气的地方,身上披着他垂至膝盖处的大红披风,雄伟的身形,使他比其他人最少高
出半个头,看起来像地狱里走出来的魔神。
    父亲告诉我他曾在大元首指示下,用力猛劈他护身甲胄,但以父亲之能,不但不能破损
护甲,猛劈时,大元首居然全身只是摇晃少许,显示了他远超乎常人的力量。
    他唯一的弱点或者是他的眼睛,但尽管他没有甲胄,要刺中他的双目又谈何容易,想到
这里,心底不由奇怪,以这样一个无敌魔神,为何对魔女国还是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大元
首的锐目扫向我和华茜站在列队欢迎他的阵式里最前线的两个,一时间我的心抖动起来,他
的目光像能刺穿找的内心。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转了两转,又溜往华茜的脸上,跟着扫视她那刚健婀娜的胴体,华茜
立时垂下头来,我侧目望向她,恰好见她的拳头紧捏起来,微微颤抖,我心中一动,猜想到
大元首可能对华茜干过一些丑事,因为大元首是出名凶残淫虐的暴君。
    大元首步过我们,往殿端为他而设的特大长桌走去,他身后是八名全身裹在柔软红袍的
美女,是最受他宠幸的妃嫔。
    接着我全身一震,呆瞪着正步入殿里的两名美女。左边的少女千娇百媚,眼目含情,正
是帝国的公主,大元首的独女,她换上一身战士的紧身装,更显她动人的风姿,令人难以抗
拒的魅力。她曾是我的未婚妻,但现在应恨我入骨,在她脸前,我总像矮了一截。
    另一锐利的目光,射在我脸上。那来自黑寡妇,个多月前我才杀了她的情夫巫师,我连
忙收敛心神,只要一个不小心,露出破绽,今晚休想生离此殿。
    黑寡妇眼光紧攫着我,似乎已发现了什么,我放松全身,竭力使自己忘记紧张,直到她
从我身旁步过。但我已知道黑寡妇凭着某一种女性奇异的触觉,感到我是她在寻找的人,可
能她还不太肯定,但我已在危险的最边缘处。后面是昂首阔步的哥战和雄赳赳的大元首近身
精锐卫士,他们和其他黑盔武士的分别是,头盔顶端处装了个血红色的圆环,人数在三十人
间,但每一个都是万中挑一的剑术高手只是他们,已足够我头痛。
    各人在筵桌前坐下。围绕着殿心,环布郡主殿的二十四张筵桌,与大门遥遥相对的是大
元首,八名妃嫔和护立其后的红环近卫。
    左手依次而下是丽清郡主、七色统领和望月城的几名权贵,右手是美丽的公主、黑寡妇、
哥战和十多名黑盔武士的重要将领。
    整个帝国的精锐就集中在这里,确是猛将如云。我心中不由庆幸杀死了巫师,断了大元
首最重要的臂助,除了大元首外,最可怕的便是此人了,由此我亦知道自己成了大元首除魔
女外的第一号敌人。
    我、华茜和十二名卫士站在丽清郡主身后,成为她的班底。美丽的宫女流水般奉上各式
珍馐美食,又退了出去。跟着音乐声响,一队百多人的舞姬彩蝶般飘进来,随着音乐轻歌曼
舞,半透明的舞衣下,一个个动人的胴体作着各种诱人的姿态,一时间所有男人均垂涎欲滴。
我的眼光迅速望往大元首处,只见他虽是欣赏着眼前俯仰生姿的女体,仍眼神清湛,并没有
像其他人色迷迷的模样。哥战的眼光却不时望向公主,显示了他渴想的对象,是公主而不是
其他人。哥战是个野心家,得到了公主,便得到帝国的继承权。
   

    当我的目光从公主身上移往黑寡妇时,刚好迎上她的美目。我吓得几乎转身要逃。我想
到她已认出了我是谁,纵使我能改变脸貌,却不能改变自己的眼睛、体型和气度。可是她为
何还不揭穿我?难道真要像猫玩老鼠般戏弄我?
    舞罢,舞姬彩云般退出去。大元首举起酒杯,以他低沉和充满磁性的浑厚声线道:“丽
清郡主建立望月城,造成今日的声势,居功至伟,让我们敬她一杯。”
    众人轰然响应,尽饮一杯。气氛热闹起来。丽清郡主举杯道:“丽清在此预祝帝国旗开
得胜,一把铲平魔女国。”
    众人再饮。哥战长身而起,朗声道:“大元首只要给哥战四个军团,哥战保证可于十天
内攻破魔女城,荡平魔女国。”大元首辖下共有十个军团,除大元首辖下的第一军团兵力达
十万人外,其他每个军团的兵力在五万人之间,四个团军力已超出魔女国的总兵力。通常,
攻的一方,必须在兵力上超越守的一方。所以哥战这豪语非是虚言,我也很想知大元首怎样
答他。
    大元首道:“哥战且先坐下,我心中已有一套完整计划,即将实行,否则你我现在也不
会来到望月城。”
    我心下大奇,以大元首往日南征北讨的战绩气概,为何对魔女国如此顾忌,其中必有不
为人知的因由。
    哥战已表示了他的自信和忠诚,顾盼自豪地坐下,眼光却望向丽清郡主。
    丽清郡主冷哼一声,我在她身后,自然听得清楚,醒悟到丽清郡主和哥战两人正在争逐
帝国的继承权。
    哥战的本钱是有望娶得公主为妻,如此便可与丽清郡主平起平坐。”
    况且巫师已死,除了大元首和丽清郡主外,他便是帝国内最有权势的人。刚才他表示可
荡平魔女国,正是要突出丽清郡主奈何不了魔女国的情况。七色统领和望月城一众人等脸上
都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在盔罩内的大元首,却使人莫测高深,难知心意。
    丽清郡主绝非易惹的人物,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又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
    丽清郡主轻描淡写地道:“听说兰陵的儿子兰特逃出了日出城,到现在哥战统领还未能
将他捕获,连巫师也因助你而丧命,不知现在情况如何?哥战统领如有需要,尽管开声,本
郡主一定会全力协助。”
    这次轮到哥战和他数名亲信将领脸色一变,这样的话表面虽客气婉转,其实却是当面指
责哥战的无能,连一个人也应付不了,遑论整个魔女国。
    我听到提起我的名字,不由聚精会神,看看众人有何反应,大元首仍是莫知虚实,但有
两道眼光却向我飘来,一道来自黑寡妇,另一道竟是身边的华茜,一时间我不禁心中叫苦,
黑寡妇不说,原来连华茜也在怀疑我的身份。
    华茜曾在我假扮神力王前见过我的真面目,只要比对那手绘的悬赏图像,便应知我已身
在望月城,可是她何为不说出来?
    公主听到我的名字,眼中闪过愤怨的神色,我毕竟曾是她的未婚夫。
    哥战何等老奸巨滑,知道不能在这铁一般的事实前作争论,嘿嘿笑道:“若有需要时,
一定借助郡主的力量,郡主在望月城训练剑士,这些年来一定有很多出色人才,可否让我们
开一开眼界?”
    帝国的权贵,由上至下都是嗜血的人,宴前比武,是等闲惯事,哥战如此要求,不但可
以转移众人注意,还可以籍比武来挫辱丽清郡主,一石二鸟,老辣非常。
    丽清郡主当然不能退让,道:“令白,你出场领教一下哥战统领的高明吧。”她指名手下
挑战哥战,一方面借意贬低他的身份,另一方面亦真的希望哥战亲自出手,招致败北之辱。
令白从红色统领身后应声而出,这人身形彪悍,是典型不畏死的勇士,他能被丽清郡主点名
挑战,自然是望月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只不知比纳明如何?
    我想到这里,心中一动,丽清郡主若要最强的人手出战,应选我这击败了望月城第一剑
手纳明的假神力王,难道她对我真是有偏爱和怜惜之心?哥战丑恶的笑声响起,道:“除非
郡主亲自下场,否则哥战还是让手下的儿郎陪你的部属玩玩吧。”
    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这不啻是哥战向丽清郡主的侧面挑战,丽清郡主若说不,便会予
人软弱胆怯的印象,这哥战也算是狡若狐狸了。
    我能在他的手里逃出,有大半原因是祈北比他更老练,可惜他已死了,还有西琪,一个
我已将她当作妻子的纯真少女。
    丽清郡主果然脸色一寒,两眼射出森厉的光芒,遥遥盯着哥战,哥战冷冷回望,一点也
不退让。
    两人积怨甚深。大殿内剑拔弩张,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元首一声长笑,将两派对峙
的人的注意力扯回他身上。
    他冷冷巡视着众人,当他的的目光投到某一个人的脸上时,那人都不由自主畏惧地垂下
头去,连哥战和丽清郡主也垂下了日光,不敢和他蓄意对视,大元首的淫威下,每个人只能
生活在卑微和屈辱里。
    大元首向站在场中的令白道:“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
    令白战战兢兢地道:“小人是红营副指挥令白。”大元首喝道:“好!若你能胜此一场,
我赐你一百个金币。”
    令白轰然应诺,一白个金币足可买三个女奴,是笔可观的财富。我心中暗暗心惊,这大
元首轻描淡写下,便化解了刚才剑拔弩张的僵局,果是个枭雄人物。
    大殿内回复闹哄哄的气氛。这时轮到哥战方面挑人出场,哥战一对凶目乱转一阵后,拍
了两下手掌,身后一位瘦瘦高高,但背脊挺得笔直,大约三十来岁的战士,大步走入殿心的
空地内,向着大元首跪下,恭敬地道:“小人黑盔武士第三军团队长武元申,请大元首批准
出战令白。”
    大元首淡淡道:“若你胜出,亦可得一百个金币。”武元申一声应诺,站了起来,向着遥
遥相对的令白摆开架式。
    “锵!锵!”两把剑同时出鞘。我见那武元申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心叫不好,令白的
勇悍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弱点,若他不能在第一轮抢攻克故制胜,勇悍一过,使是衰竭的
开始。而武元申正是那类冷血无情,但却韧力十足,后力修长的剑士,在选方上,哥战显露
出他的心思。
    “铿锵!”两人的剑绞击一起。蓦地令白剑光大盛,狂风暴雨般向武元申卷去,武元申
看来像是败局已呈,苦苦撑待,不断退后,但我却知道他守而不攻,退而不乱,正是要消耗
令白这勇将的体力。
    丽清郡主一边七色统领的人,如醉如痴般高声狂叫,为属于己方的令白打气。
    反而丽清郡主和华茜都皱起了眉头,看出不妙之处。果然当武元申退到第二十三步时,
令白的剑势滞了一滞。武元申在此消彼长下,暴喝一声,剑光爆开,一连四剑,将令白迫得
左支右拙,节节败退,到武元申刺出第十七剑时,令白惨叫一声,长剑坠地,左手捂着持剑
的右臂,跄踉退后。
    武元申并不追击,向着大元首举剑致意。当下有人奔出来,将令白扶出殿外。我心中暗
怒武元申的毒辣,这看似轻轻的一剑,其实挑断了令白右臂的手筋,今后这勇悍的年青人休
想再用右手使剑,由此亦可见哥战和丽清邵主之间毫不留情的斗争。哥战的人爆出震耳欲聋
的欢呼。
    反观丽清郡主的人,都露出被挫败了的屈辱表情。哥战耀武扬威地道:“郡主,你的手
下里,还有谁有兴趣和武元申比试一场?”
    丽清郡主一咬牙,望向自己那面的将领战士,只见人人均有意无意地避开她的眼光,显
然没有人愿意打这没有把握的一仗,而令白的下场,也叫他们心惊胆颤。
    假设丽清郡主不能挽回颜面,以后休想在哥战跟前抬起头来。大元首面罩里的双目,闪
动着残忍兴奋的异光,丝毫不因属下互相残杀为仵。
    就在这时,我大喝道:“让我来!”大殿里每一道眼光都集中到我的身上,我不敢接触公
主和黑寡妇的目光,从丽清郡主身后走出殿心的空地,回身向丽清郡主行礼请示,丽清郡主
娇呼道:“大元首请批准辖下近卫神力王出战。”
    我心中暗赞丽清郡主果然不愧女中豪雄,因为我蓦地出言请战,已造成一定气势,假若
仍要先待丽清郡主批准,再向大元首请示,便弱了一气呵成的气势凝聚,这下丽清郡主代我
向大元首求准,只要大元首一声同意,我便可立时出击,向还在趾高气扬的武元申进击。
    大元首呵呵一笑,喝道:“如你所请!”“锵!”长剑出鞘。
    我向大元首致敬后,双眼侧望武元申,手中长剑剑尖缓缓指向这时手,浓烈的杀气,弥
漫殿里。
    丽清郡主方面备受屈辱的一群,响出震耳欲聋的欢叫和打气声。
    武元申摆开架势,在我迫人的气概和声势下,他已陷于完全的被动,尤其困扰他的,是
对我的虚实完全一无所知,这是剑手对阵的大忌。
    众人叫得声嘶力竭。我的精神集中在武元申身上,就像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蹼蹼噗!”我由侧身改为正身,随着缓缓踏出重若万钧的三步,我离开武元申只有十
尺许距离,长剑慢慢地由下垂的位置,提高至平举胸前。
    武元申暴喝一声,一反先前对付令白的策略,抢先主攻,剑尖“嗡嗡”颤鸣下,毒龙般
向我咽喉处奔来。我心中暗赞,这人不愧高手,已看出再不能任由我养足剑势,故反守为攻。
不过可惜他的敌手是被誉为帝国内第一剑手的兰陵训练出来的儿子,尤其是逃出日出城的一
番经历,已将我培养成兰陵和祈北外最狡猾和更可怕的剑手。否则巫师便不会死在我手上,
哥战也不会吃了大亏,而我也不能够混进这里,公然在欲置我于死地的人前耀武扬威。我的
剑势没有半点加速,也没有半点减慢,就像早已预知对方会抢攻一样。
    长剑“叮”一声,刺中武元申气势万钧一剑的锋尖。武元申全身一震,跄踉倒退。全殿
忽地鸦雀无声。
    我全身一点震动也没有,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倒退的武元申迫去,口中发出轻轻低吟,长
剑保持适才的速度,向武元申劈去。
    假设武元申够狡猾,自下最佳办法是弃剑认败,那我势不能将他杀掉,也不能伤他,但
剑手最重要的是名誉,性命反倒是次要。武元申果然厉叱一声,剑锋化出百点精芒,向我洒
来。
    我精确地估计他虚虚实实的剑势里了真正隐藏那杀着的角度和速度,把身体作轻微的倾
侧,长剑蓦地加速舞动,改劈为削,再由削变刺,向他攻去。
    剑气催迫下,大殿的空气变得又重又冷。“锵锵!”
    我迅速往后移,转瞬间将我和武元申的距离拉远至二十多尺,与我刚才稳缓的移动生出
强烈的对比。
    全场数百人一点声息也没有。武元申凝立不动,双眼射出凶厉的光芒,遥远地紧盯着我,
长剑平举胸前,微仰向上,长剑颤动。突然鲜血从他右臂间狂涌而出,顺着衣甲流往手
臂和身上。武元申脸转苍白,长剑往地上掉去,身子摇摇欲坠。这次轮到欢呼喝采声响满丽
清郡主的一方,而哥战的人都脸如死灰,除非哥战亲自出手,否则对方已无胜回一场的机会。
我向大元首和丽清郡主施礼。丽清郡主眼中闪动着欢悦的光芒,欣喜地道:“你也受了伤。”
我看看左肘处爆开衣衫下的伤口,正渗出少许鲜血,眉头也不皱道:“皮肉之伤,无甚大碍。”
暗忖倘若我不是故意受伤,武元申的剑休想沾到我的肌肤半点。
    武元申这时已给人扶往疗伤,我这剑极有分寸,他的手臂也像令白一样,此生休望用来
使剑。
    大元首哈哈一笑道:“一个胜一个,我帝国人才辈出,收复魔女国,已是指日可待的事。”
    丽清郡主得势不饶人,举杯说道:“遥祝大元首成不世功业,征服天下。”
    众人轰然痛饮。我走向丽清郡主身后。丽清郡主怜惜地道:“你先退席,包扎好再回来。”
我巴不得有此一句,其实我故意受伤,正是要找离场的籍口,好进行我的大阴谋,因为黑寡
妇和华茜两人,均已可能识破我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她们为何不揭破我,但为免夜长梦多,
我定要趁所有要人集中在这里的千载良机,盗取智慧典,再设法潜离郡主宫,然后逃往魔女
国。我领命而去,直出大殿。七色统领都向我致以敬意的一瞥,一战之威,使我成为当时得
令的红人。我踏出殿门,在两排雄赳赳百多名黑盔武士间穿行而过。
    离开郡主殿,我立即往智慧殿走去,沿途的卫士,对我都毕恭毕敬。
    智慧宫位于郡主宫的西方,远离正东正南两道大门,就算盗得智慧典,要逃出宫外也颇
费周章。
    殿门前一如往日,守卫森严,我避过两队巡逻的武士后,往殿后摸去,当我第一次谒见
丽清郡主,见到她的随身护卫从殿后一条通退离开,印象深刻。假若我能找到那秘道,自能
躲过殿门处的守卫,潜入殿里。
    郡主宫每一座宫殿,都有本身独立的花园,智慧宫亦不例外,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月
色洒射下,嫩绿的青草闪着青光,树影都投射到地上,整个后花园的世界被光色统一了。
    我迅速却又仔细地考察和计算着秘道通出来的可能位置,最后来到树林间一处空地上,
这里吸引我的地方,是因为这块密林里开出来的空草地,与整个园林的布置有点格格不入。
我用脚在草地上践踏着,终于让我发觉其中四尺见方的位置,里面有种空洞的感觉。
    我找到了通入智慧殿的秘道。我仔细地审察着草地,只见草地内有两个圆环,伸手抓着,
正要提起,心中一动,想道:这是否太轻易一点?我已非常接近成功的阶段,绝不能功亏一
篑。
    在月色的帮助下,我发觉圆环底部的颜色和其他部分有些许差异,应是磨擦造成,那只
能是圆环转动时与底部入口铁板磨擦的遗痕。而看擦痕的纹路,右边的该是由左转往右,而
左边那个却是由右转往左。事不宜迟,我立即依着观察转动圆环。“轧轧”声后,再传来“得”
的一声。秘道的门打了开来,我不知用错误方法开门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总之不会是好
事,我用力一拉,对着入口的铁板旋转着升起来,露出秘道的人口。地道里透出微弱的灯光,
我心中暗赞一声,这证明了地道有完善的通气设备,否则灯火那能长燃。
    我小心跃了进去,在仅可容一人通过的两堵墙里迅速深进,不一会已从另一端的出口,
进入空无一人的智慧宫里,在羊油灯的闪耀之下,有种说不出的孤独和冷落。当日初来此殿
时,我早细心观察过殿内的布置,最有可能收藏智慧典的隐密所在,应是丽清郡主铺满兽皮
的卧床,兽皮盖了卧床旁十多方尺的地方。揭起兽皮,我禁不住欢呼一声,一道石阶,往下
通去,我往下走,来到一个广阔的地室里。
    地室正中处有张几子,几上放了一个铁铸的箱子,我的心卜卜狂跳起来,走到几前,将
箱盖打了开来,“智慧典手抄本”六个大字映入眼帘。
    六册智慧典,静静地躺在箱里。心头一阵激动,就是当年六册智慧典的原本,使父亲和
祈北反目成仇,也是这六册东西,使魔女国和帝国先后兴旺起来,教晓了大地上的人前所不
知的宝贵知识,包括建筑、铸铁、造纸、数学、语文等数之不尽的东西,是整个世界文明的
源头。
    我将六本册子拿起,放在我早预备好的袋子里,扎在背上,我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
就不容许任何人从我身上将它们取去。
    我从石阶重新回到智慧宫里,当我从出口爬出时,蓦地感到不妥。
    一对严厉的眼睛瞪视着我。华茜站在十尺许处的地方,紧紧盯着我。一股冰冷流过我的
心。
    华茜道:“你背上的是什么东西?兰特公子。”我强压下心中的惊俱和措手不及,冷静地
望向华茜,她的剑仍在鞘内,而且看来她只是孤身一人,当然,只要她尖叫一声,保证卫士
们会像潮水般涌到这里来。
    我立在她身前,望进她明亮的大眼里,轻柔地道:“你什么时候识破我的身份?”
    华茜道:“就在你击败纳明之时,我已经认出了你,你的眼神充满着怒火和愤恨,只要
见过一次便令人难以忘记。”她语气出奇地平静,使我更加感到莫测高深。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冲前,手中长剑向她咽喉刺去。她动也不动,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我的剑到了离她咽喉寸许处的地方,硬是刺不下去。
    我冷冷道:“你为何不叫也不反抗?”华茜俏目紧紧盯着我,内中激流着复杂的感情,
幽幽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
    我心中一震,收回了长剑,华茜尽管外表坚强冷漠,内心澎湃的却是无尽的热情。
    我道:“你打算怎样?丽清郡主待你也不错。”华茜垂头道:“那并不能补偿大元首对我
造成的伤害,我等着这一天,已足有三年了。”
    我暗忖果如所料,道:“大元首做过什么?”华茜避开我的眼光,道:“快!我们立刻走。”
我道:“你知我要到哪里去?”
    华茜抬起头来,眼神坚定不移,沉声道:“不管你到哪里去,我的要求只是跟在你身旁。”
    我心中一阵感动,有了华茜,逃出郡主宫的机会是百分之一百。
    我紧跟在华茜身后,大摇大摆直出宫门,卫土都恭敬地向我们施礼。
    一出宫门,两匹骏马洒开八蹄,的的得得往北方奔去,沿途不时遇上巡逻的黑盔卫土,
但见到郡主身旁第一红人的华茜,谁敢阻止?到了城北,华茜叫开城门,又大模大样地越过
驻扎城外的军营,很快便走入无人的荒野地带。
    分隔着魔女国和帝国两国国境的大河,被帝国的人称为“望月河”,而魔女国的人却称
之为“魔女河”,在前方“轰隆轰隆”地奔流着。右方上游处隐约见到帝国庞大的船队,旌
旗飘扬,极为壮观。我和华茜往下游驰去。
    水流奔腾的震鸣,不断扩大。华茜忽地叫道:“他们追来了。”我细心一听,从望月城吹
来的风里果然夹杂着战马奔腾的声音,心下骇然,不但惊异对方这么快发现智慧典被盗,还
奇怪能如此迅速追来,显示出高效率的传讯方法。我脑中浮观出百合花当日向我说明盗到智
慧典的逃走路线,叫道:“随我来!”当先策马狂奔。
    大地在面前迅速倒退,逢林过林,在矮树丛和林木交杂的荒野上,我们以所能达到的最
高速度推进。
    战马口吐白沫,体能接近消耗的极限,随时会倒地而亡,那也是我们末日的来临。
    终于来到魔女河旁。湍急的河水无休止地奔流着,遥远的对岸黑沉沉一片,一点生气也
没有。
    并没有百合花所说的接应船只。我们策马往下游驰去,沿着这条分隔了两个军事力量的
天然屏障奔驰,战马忽地向前仆去,我收不住冲势,整个人往前抛去,我犹在空中翻滚时,
已知马儿是在支持不住下即时暴毙。
    华茜策马从后奔来,伸手来拉我。我拉着她的手,微一借力,跃上马背,她的马神骏之
极,顽强地沿着下游放蹄飞驰,不过看牲口中喷出的白沫,也支持不了多久。
    我回首往望月城的方向望去,一点点红焰在移动着,追来的怕会超过了一千人,那是我
们难以抗拒的力量。
    下游黑压压地,百合花所说载我过河的船在那里?“噼啪”!健马终于支持不住,前蹄
跪倒,将我俩凌空摔下。
    我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追兵又近了点,已可听到急剧的马蹄声,像夹在暴风雨中
的惊雷,急骤不断地敲打进我们惶急的心坎里。
    华茜叫道:“你看!”一点灯火,在下游数百尺外晃动着。我当先奔去,华茜体力较逊,
娇喘着在身后追来。“哎哟!”
    回头一看,华茜力尽倒地。我扑到她身边。华茜喘着气道:“你快走吧!不要理我。”她
美目沁出两滴泪珠,使找想起死去的西琪,她们都是如此地爱我。
    一阵激动下,一手将她拦腰抱起,跌跌撞撞往灯火出现的地方奔去。华茜紧搂着我的颈
项,俏脸埋在我的肩头上,在这只求个人利益的自私世界,我这不计生死的行动,使她感动
得很。
    追兵愈来愈近。我心中大叫,还有一百尺,一定要振奋。一艘长达百多尺,风帆张得满
满的大船,已开始解缆离岸。
    我心中闪过惨受酷刑的父亲、被杀的祈北、还未度过青春便被害死的西琪,力量不知从
哪里流进我力尽筋疲的身体里,狂喊一声,蓦地加速,眨眼间掠过近百尺的距离。这时大船
刚好离岸。
    我借着冲力,天马行空般跨越岸边与帆船间的空隙,跃上甲板。
    脚一沾甲板,两个人一齐滚倒地上。马原的声音吆喝道:“全速开船。”蹄声在岸边轰天
响起。
    模糊中数只有力的手,将我拖离甲板,接着是箭矢破空的声音。
    但大船不断加速,我心中一宽,支持不住下,晕了过去。

九头鸟输入wangyue@chinamail.com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