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爱情游戏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爱情游戏

    在大祭司的率领下,花云、天眼、灵智、观阳四位祭司和红石父子,宁素大
公,与及日宗、秀青、侯玉等一众将领,在天庙内布成欢迎队伍,恭候我的驾临。

  我和大祭司进行热烈亲切的握手礼。

  大祭司叹道:「大剑师总能创造奇迹,现在三大洲因你而进入了永久的和平
,谁能比得上你的功业。」

  我苦笑道:「待我活看从沙漠回来后,才向我说这番话吧。」

  大祭司旁的天眼向我道:「大剑师定会旗开得胜的。」

  我喜道:「这是否一个预言。」

  天眼平静地道:「我只是有这个信心。」

  我乘机偷看花云一眼,她容包恬淡无波,垂看头没有看我。

  我心中一怒,差点想向她送出爱能,不过如此一来,等若向她施展妖法,这
种卑鄙行,我兰特怎屑为之。我要以堂堂正正的方法得到她的身心。

  灵智道:「大剑师柙气远胜从前,教人□异。」

  红石等齐声附和。

  花云终忍不住,往我望来。

  我微笑迎向她的目光。

  花云和我目光一触,立时俏脸微红,再垂下头去。

  本来大祭司已代表整个净土和我进行了握手礼,但我却蓄意走到花云身前,
同她伸出只手。花云嗔怪地啾了我一眼,无奈下伸出玉手,被动地任我握著。

  我对她的恋情恐怕单是天下皆知,闹哄哄的人都静了下来,目光集中到我们
身上。

  背后的淡如采柔诸女,更是静待看事态的发展,看这美丽的女祭司会否在我
的魅力下屈服我握看她柔若无骨的纤手,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不理众人的目光
,把嘴凑到她耳旁低声道:「那封信上为的东西是否真的?」

  花云见我当众以这种亲密的方式向她耳语,大感吃不消,稍退半步后,清澈
的眼神往我望来,淡淡道:「当然是真的,净土伫没有一个人能不念著大剑师的
。」

  她这两句说话,明看是在骗自己,也使我感到一阵意冷心灰,冷冷看了她一
眼后,放开她的手。暗忖罢了,我已拥有这么多深爱看我的女人,何苦还要强迫
一个不肯嫁我为妻,要保持她那贞洁生活方式的女人做她不愿做的事呢。



  去他妈的纯精神感情。

  人的精□既是由肉体而来,两者实不应分开来看待。一是两者兼重,一是两
者都不要,像这样双方白受活罪,算是甚么一回事。

  花云想不到我对她的态度改变得这么快,眼中掠过凄惶之色,但转瞬又恢复
平静。

  我心中掠过爱怜,但很快便被一种伤害了她的快意取代,微微一笑道:「兰
特明白了。」转向宁素道:「大公:你今晚安排了甚么节目款待我们。」

  宁素答道:「大剑师问对人了,今晚的野火会确是由我策划的,就在星空下
的天原举行,天庙所有人都来参加,没有任何严肃拘谨的仪式,一切都很随意、
无拘无束。」

  我喜道:「宁素大公真是深悉我的性格。」

  红石笑道:「还记得观瀑□吗?大剑师先到那伫沐浴更衣,野火含在午夜才
开始,你们可先稍作休息。」

  我硬起心肠不再看花云,同大祭司等施礼后,转身带著众女,往观瀑馆的方
向去了:沐浴后,我舒服地躺在卧室靠窗的椅子□。淡如等都到了山后去欣赏天
河的源头,没有去的妮雅和采柔,都知我心情不好,故意留在外厅,让我一个人
安静半晌。

  我强迫自己把花云的倩影驱出脑外,集中精柙,把灵能向公主传送。

  妮雅的声音忽地在我耳旁响起道:「兰特:兰特:「我缓缓从精神的空间伫
退出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妮雅深情的眼睛。妮雅坐到我腿上,偎入我怀□,
轻轻道:「花云祭司来看你了!」

  我浑身一震道:「她在那伫?」

  妮雅道:「她在外厅等你,采柔正陪看她说话。」

  我差点想跳起来,扑出去见她,旋又压下这冲动,暗叹相见争如不见,这种
纠缠不清的爱情,我实在感到厌倦,何况我很快便要到沙漠去,人类未来的命运
奋战,这种儿女私情比起上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事。何况对方为了一个誓言,就置
我于不顾,我何须向她苦苦哀求,请她改变主意。遂冷冷道:「告诉她我睡了吧
:要见待会在野火会时有得是机会。」

  妮雅皱眉道:「不要这样好吗?花云祭司是深爱看你的,你也是心知肚明吧
:「我微怒道:「爱我:你听到她刚才说甚么吗?她对我的爱只因我为净土干了
一点好事吧!」

  妮雅叹了一口气,紧紧拥著我道:「妮雅只见过大剑师发了两次怒,第一次
是因妮雅不相信阴女师是奸人,不信任你:第二次便是现在了。大剑师你实在是
深爱看花云的,所以才会发怒。以你广阔的胸襟,只有你爱的女人才可以伤害你
。」

  我有一种被看穿了的难受尴尬,苦笑道:「是的:我爱花云,但那是过去的
事了。既然她要保持她的生活方式,那就恕我对她不起了,因为我也有我的方式
,由刚才那刻开始,我会把她忘记,她喜欢如何在精神的层面去享受爱情,那是
她的事,我再不会理会,亦没有兴趣去理会。你最好使个方法不要让她见我,否
则说不定我会令她非常难过。」

  妮雅的娇躯一阵抖颤,道:「大剑师……」

  我搂看她站了起来,把她推得往房门走去,道:「你若不听我的说话,我会
连你也恼了。」

  妮雅无奈出门去了。

  我心神大吼,走到窗旁,往外望去,看看天原繁星满天的夜空,心情才稍微
平复下来。

  「咿□:「房门再被推开来。我以为是妮雅又进来作说客,转身叹道:「妮
……噢:「进来的是花云。她幽怨的目光盯看我,笔直来至我要前,道:「我从
没想过兰特可以变得如此狠心,连见也不肯见花云。」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然道:「我不见你只是因为我尊重你的意愿,祭司误会
我了。」

  花云回复了平静,柔声道:「你知不知我为何要到天庙来,因为我想快点见
到你。」

  我失声道:「想见我?那何刚才你一百垂看头,一点没有想见我的意思。」
花云叹了一口气,俏脸现出不知从何说起的动人神态,那种迷人的风韵,百可比
得上淡加的媚术。

  我看得又爱又恨,伸出双手抓看她的香肩道:「放心吧:我决定了尊重你独
身的意愿,你乖乖回去吧:这种私室相处,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你令我感到男
女肉体的爱情是一种罪恶,来:「一把推著她,往房门走去。走了两步,花云挣
脱我的拥抱,微嗔道:「你要赶走我吗?」

  我叹道:「你寰想我做甚么呢?」

  花云深具古典美的脸容露出凄然之色,垂下头道:「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想
伤害你的,只是被你迫急了忍不住说出口来。」

  我故作体谅道:「不要放在心上,我终于想通了,每一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
的生活方式,唉:我真蠢:到了此刻才明白这道理,应是我向你求取原谅才对。
」不知如何,愈伤害她我愈感快意,想不到我也可变得如此心胸浅窄。而知道还
知道,我却偏不想放过她。

  花云抬起俏脸,深深望看我道:「兰特:我可以收回刚才在天庙向你说过的
话吗?」

  我发现了她秀目内盈盈的泪光,心中一软,点头道:「好:就当你收回了那
两句话,可是那又有何分别?」

  花云又看了我一会,幽幽叹了一口气,转身往房门走去。

  我差点抛开自尊,转身把她唤回来,但硬是开不了口,反背转了身,直至推
门关门的声音响起后,才颓然一叹。

  自己究竟干了甚么傻事呢?

  来净土前我不是打定主意要把她的身心也攫取过来吗?何事情竟会发展至这
地步。

  我握拳呻吟道:「花云你这害人精。」□口像给千斤大石屋个正看。

  「兰特:「我吓了一跳,转身望去。花云俏立门旁,原来竟尚未离去,刚才
的开门关门声竟是做出来骗我的。我无地自容,呆立当场。花云含看笑来到我身
前,伸出织纤玉手勾看我的颈道:「大剑师既说出了真话,不若让我这害人精亦
吐露心声好吗?」

  我心神稍定,悻悻然道:「至净至洁的花云祭司也懂骗人的吗?」

  花云柔声道:「谁教她遇上另一个害人精,唯有你害我,我害你,看看究竟
是谁害了谁。」

  我皱眉道:「你可否知道和我说这些具有高度挑逗性的话,会带来甚么后果
。」

  花云贴了过来,仰起俏脸,深情地道:「甚么后果我都不管了,我绝不容许
你恨我,其他一切也不重要了,刚才在天庙内你看人家那种可怕的眼柙,今花云
肝肠欲断,只想跪在你跟前,求你原谅,那知你这狠心的人,一点不给人机会。


  我怀疑地道:「这是否表示你放弃了崇尚精柙的独身生活呢?」

  花云叹了一口气道:「过去三年多我一直在折磨看自己,让我坦白告诉你吧
:在遇上你前我从来没有做过绮梦,但这些日子来有一半晚上都是做这种使人醒
来后脸红心跳,情思难已的梦,对象就是你这真正的害人精。」

  我心情转佳,把她褛紧道:「那为何刚才你又要对我说那么无情的话?」

  花云道:「我矛盾的心情,实在很难向你解释,既想抗拒你,又怕你不快乐
,不过当我发觉真的会失去你时,觉得舍你之外,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所以才
不顾一切来见你,以你会对我展开挑情手段,那我便让自己模模糊糊地把身体交
给你所欲为算了,那知你连见人一面都不肯,害得人连自尊也要抛弃,便闯进来
见你,却被你戏弄羞辱一番。本真的想一走了之,以后也不见你,由得自己伤心
死掉,但却始终舍不得离开你。唉:「话仍未完,早给我对看了樱层,这时我那
还客气。藉看舌尖把最强烈的爱能由她的丁香度进她体内。这一向雍容清雅的美
女全身抖颤,娇喘看气,不住以肉体来摩擦我,情动至极点。花云再一阵强烈至
近乎骛骇的颤抖,用力一挣,脱出了我的怀抱,脸红耳赤地喘息看道:「天:我
怎会变成这样子的,你的吻像带看魔法似的。」

  这时轮到我好整以瑕,既然她向我投了降,我自然要好好「整治」她,以报
我们问的采仇,悠然步至窗旁的椅子坐下,望看十步开外的她道:「花云祭司,
知道兰特的吻是多么甜蜜了吧:错过了会是终生憾事。」

  花云的秀目燃烧看炽烈的情火,明知我在作弄她,却无法回复冷静,娇嗔道
:「你为何要在这种时刻走开去呢?」

  我把一脚屈曲起来,踏在椅沿用双手抱看,把下巴枕在膝头上,一双眼放肆
地在她美丽的胴体上下巡游看,笑道:「你既不想我走开,刚才为何又推开我。


  花云完全失去了一向的雍容自若,跺脚道:「你的吻太厉害了,令人家完全
失去了自制力,这是我从投想过会发生的事,所以吃了一骛,不自觉地推开你吧
:「我步步进迫道:「那还要不要我再吻你?」

  花云羞得霞烧双颊,无奈下轻轻点头。

  我心中一酥,喝道:「那就过来吧:「花云气得白我一眼,不依道:「不:
你过来。」

  我大感快意,通:「若我过来,我就不止吻你的嘴那么简单,还要吻你身千
其他地方,遂寸逐寸的吻:吻亦不够,还要动手:动手也……」

  花云横了我一眼,打断我的话道:「你有那么多时间吗?别忘了野火会快开
始了。」

  话犹未已。

  敲门声响。

  我和花云对望一眼。都知道对方的心中在埋怨敲门声来得这么不合时宜。

  野火会终在这最不受欢迎的时刻来临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