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二章 险处还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二章  险处还生

  沙娜骑上了一匹马,趁看黑夜往我奔来。

  我的灵觉扫描了整块沙中绿境。那是一幅在沙漠伫令人难以相言的可爱草原
,团团被隆起的小丘围看,外围处长满了一种有著顽强生命力,不□风沙的百尺
大树像林立的卫兵般悍卫看这罕有的神迹。

  绿野方圆达百哩,千多个民族结成松散的联盟,聚结在这伫,关系错踪复杂
,互相间恨爱难分,可是当有外力入侵时,他们会不惜一切联手把敌人驱赶。

  以前在这伫势力最大的是杜变的沙盗,他们主要是拜月族的人现在自从来社
变一死,拜月族就被更赶出这拥有百多个珍贵水井的□地。

  沙娜穿过了外围的树林,驰上山丘,笔直往沙漠中的我跑来。

  我睁开眼睛。

  圆月高挂中天,其他星辰黯然失色。

  金黄的色光照得沙漠像铺满了耀目的金子。

  蹄声传人耳伫。

  我再闭上眼睛。

  沙娜跳下马,跑了过来,扑到我身上,痛哭起来,充满了懊悔和内疚。

  我一动不动,。不作出任何反应。

  若说我对她没有半点恨意,那只是欺骗自己。

  沙娜悲泣著道:「我知道自己错了,你是个真正的好人,纵使他们那样对你
,你的眼中仍没有丝毫仇恨……天:为何我会这样去害死一个好人…」

  我暗感惭愧。我并非没有仇恨,只是比一般人平淡得多吧了。

  沙娜取出水□,先把水倒在手中,然后以之湿润我的嘴□,少许少许地注进
我口伫。

  我虽不感丝毫乾渴,仍觉得清水进入咽喉是最动人的滋味。

  她又用水为我洗刷脸上和身上的血污,温柔的手使我舒服得差点呻吟出来。
不一会她一震停下手来,。又扑在我身上,颤声道:「甚么你的身体这样温暖,
所有伤口全愈合了,就像没有受伤那样?」

  我缓缓张开眼来,看看她的俏目,微微一笑道:「你快点回去吧:你出来时
的狗吠声使沙霸生出了警觉f。现在他们正追著出来,倘发现了你在这伫,恐怕你
会有麻烦呢。」



  我的游民语虽不纯熟,仍可清楚表达我的意思。

  沙娜不能置信地叫道:「天:你一点事也投有」没有人可捱过一天一夜的,
不是被火阳烧死,就是被寒风吹死。现在你甚至可说话了。」

  我皱眉道:「你还不快走,他们来了。匚沙娜坚决地道:「不:他们对你非
常恐惧,今次来将不顾一切把你杀死。」

  我柔声道:「你不怕沙霸吗?」

  沙娜露出个不屑的神色道:「。他最多足把我强奸,绝不会杀死我的:只要
我答应以后跟著他,他或肯把你放走。」

  我道:「那你的大人怎样办?」

  沙娜叹了一口气道:「它是个老好人,只是对敌人的手段不够毒辣,我怕他
迟早会给沙霸杀死,为了补赎我对你的罪行,我甚么也不理了。」。

  我大感奇怪,据战根说,在沙漠的游民伫,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半分地
位也没有,为何沙娜却像能决定自己可以任意选择跟随那个男人呢?

  沙娜像以前般由我眼中知道了我的意思道:「在跟随沙天前,我是族内选出
来的」茶司」,是族内唯一拥有自主权的女人,所以沙霸才这么恨我自愿跟著沙
天。」

  他们全以「沙」为姓,在大漠伫确非常贴切。

  蹄声响起。

  沙霸和十多个骑士迅速驰至,团团把我们围著。

  沙霸阴恻恻笑道:「沙娜你到这伫来干甚么,是想放了这妖人吗?」

  其他人纷纷喝骂。

  沙娜表现出与以往的畏怯截然不同的勇气,淡淡道:「沙霸若你肯放走他,
我便推开沙天,以后都跟看你,任你为所欲为。」

  高踞马上的沙霸呼吸沉急起来,好一会才道:「又是你自己说他是妖人,要
我们杀死他,何现在反要救他,是否给他的妖法媚惑了?」

  沙娜怕他们过来伤害我,仍伏在我身上,以娇躯保护看我道:「你不要理我
,只要你立即放他离去,我以后都是你的了。」

  其他人纷纷出言反对。

  说的不外是我必是妖人,否则为何直至现在仍然未死,若不立即杀死我,将
会受到我的报复。

  沙霸大喝道:「住嘴:我自会决定自己的事。」

  蹄声由远而近。

  我的心□延伸过去,看到老人沙天策骑奔至。

  我心中暗叹,试了试自己的力量,知道扎看我手足的组牛筋虽然坚轫,但绝
挡不了我的力道。

  沙天来到沙霸的旁边,正要说话,沙霸一声狂喝,拔出挂在马旁的利斧,闪
电劈入沙天脸门伫。

  沙天惨叫也来不及,仰夭跌倒。

  这突变连我也想不到,猝不及防下,救援无从。

  沙娜悲叫一声,跳了起来,往沙天伏尸处扑去。

  沙霸一声狞笑,冲前俯身强把沙娜抱上马背,狂笑道:「以后我就是族长,
沙娜亦归我所有,杀了这人吧:「众人愕在当场,没有行动。沙霸搂看在他怀伫
像小白兔在虎爪下哭喊挣扎的沙娜,暴喝道:「谁不听从吩咐,沙天就是他的榜
样。」

  众人仍没有动作,显然不满沙霸这样杀死了沙天。

  我暗恨自己不能保护沙天,他终是我的救命恩人。

  事实上若以我的「妖法」,确可指头不动便轻易把沙霸制伏,可是这样一来
这些游民会更感惊惧,视我若洪水猛兽,对沙娜亦是无益,惟有送出一道灵能,

坟进沙霸脑伫,让他痛了一痛。

  沙霸痛得浑身一震,松开了箍看沙娜的手。

  沙娜乘机跳下马来,直奔到我处,以娇躯覆在我身上,尖叫道:「你们不能
杀死他。」

  沙霸无暇去想为何无端端会脑部生痛,持著那把巨斧往我们奔来。

  我叹了一口气,手脚用力,牛筋寸寸断裂。

  这时沙霸手上的斧脱手旋著飞来,又准又狠地飞砍我刚被沙娜遮挡不住的头
盖,这人确是残忍好杀。

  我搂看沙娜站了起来。

  “笃”,利斧深陷进把我绑了两天两夜的木架上。其他人吓得策马倒退。沙
霸奔至近前,骇然下抽出长刀,横砍我的颈项,我冷笑一声,采手一把抓看它的
长刀,便把他扯下马来,顺手在他小腹重重截了一下。

    沙霸整个人像没有重量般抛跌开去,滚倒沙上,捧看小腹痛得砒牙咧嘴,全
身痉挛。其他人则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去接受这发生在眼前的惊人突变。我搂看
沙娜来到沙天伏尸处,放开沙娜,仔细观察,发觉他早已气绝,纵使我的灵能,
亦回天乏术。一股悲伤涌上心头一拉开伏在他身上痛哭的沙娜,抱起沙天的尸体,
然后向愕在当场的其他人道:「自己人的仇杀究竟有甚么意义,只会削弱和分裂
你们的力量,敌人来时你们将像羔羊般被入宰杀。」

  话完不再理会他们,抱看沙天尸身,和沙娜往绿境走去。

  我和沙娜把沙天火化后,回到了帐幕去,那天我一步也投有走出帐幕,只是
在苌面潜心静养,继续把太阳能量小心翼翼转化成灵能。我战战兢兢的原因是怕
忽然又建立起与公主的联系,给巫帝找来,我便槽了。

  纵使我的力量增强了,自知仍未是巫帝的对手,只不过不像以前般全无还手
之力吧。

  沙娜迅速由悲伤回复过来。

  沙漠伫游民对死亡有看异于别地的人的看法,认为死亡是最好的归宿。想想
他们凄苦艰辛的生活,这也是个自然合理的想法。

  她出去了多次,到黄昏时回到帐内,怯生生跪在我身旁道:「族中的长老想
请你去吃饭。」

  我缓缓睁开眼来,望向沙娜。

  沙娜眼中现出骛□的神色,垂下头去。

  我想起她喂我喝茶的倩景,伸出手来,温柔地抚摸她的脸蛋,并送进舒缓她
身心的灵能。

  沙娜舒服得闭上眼睛,呻吟起来,娇躯抖颤著。

  我不想逗得她太厉害,因为对看这么个成熬动人、别具大漠风情的美女,我
很难克制心中的情欲,会自然而然把它夹在灵能伫输入她的身体去。我放下手来
,拉著她的手站了起身,道:「带我去吧:「沙娜怯懦地道:「你不会惩罚他们
吧:他们都很害怕呢。」

  换了我是他们,见到以如此手法收拾了他们最好的战士,不害怕就是假装的
了,微笑道:「我怎会伤害他们?」

  往外走去。

  沙娜把我拉看,垂头道:「你……你会怪我出卖了你吗?」

  我失笑道:「傻孩子:来吧,莫让他们等得心焦了。」

  沙娜走快两步,喜孜孜伴在我身旁,往外走去,低声道:「沙娜喜砍你像刚
才般摸我。」

  我惯了和淡如等调笑,闻言下色心又起,冲口而出道:「摸别的地方可以吗
?」

  沙娜有点愕然道:「当然可以,你已成了沙娜的新大人了,除非你将我送人
,否则我就是你的了。」

  我吞了一口涎沫,心中一热,想不到这么快便有美女伴寝,而我确贷需要这
方面的行为,以将体内的新灵能再转化作爱能,以对付巫帝。

  没有男女情欲产生出来的能量,我更非巫帝对手。

  在公在私我也不会放过这别具一格的美女。我还要加倍地挑弄起她原始的情
欲呢。

  帐幕外空无一人。

  但差点每个帐内都有眼睛透过门缝向我们窥视,显出游民对我的猜疑和恐惧
。尤其曾经参与过对我的虐打,或在旁喝采欢呼的,谁不怕遭我报复。

  沙娜带看我到了营帐间一片空地上,早有七八个人围坐在篝火旁等待看我,
见到我来,忙肃立敬礼。

  我也以战恨教的方法,同他们致以代表友好的见面礼。

  那八个人紧张的脸容宽松下来,纷纷围看火堆盘膝坐下。

  沙娜捧来了一小盘清水,送到我面前。

  我还以为是用来喝的,刚想捧起痛饮两大口,沙娜忍看笑道:「是用来净手
的。」

  我心莞尔,暗忖道可能是最昂贵的洗手,就要把双手全浸进水伫。

  那八个刚才还害怕得要死的人,一齐笑了起来。

  我知道不妥,望向沙娜。

  沙娜不敢笑,忍得俏脸胀个通红,娇羞无伦,道:「只可以洗右手。」

  我尴尬地把右手浸进水襄,拨了几下,便当洗完了。

  沙娜把水递过去给其他人,让他们轮看洗右手。

  我向沙娜低声问道:「为何只洗右手?」

  沙娜道:「为何你懂说我们的话,却不知道我们的习惯。右手是用来抓饭吃
的,所以要洗净他。」

  我奇道:「那左手呢?」

  沙娜粉脸通红,想答我,又不知怎么说,最后竟倒入我怀伫,公然搂看我的
腰。

  我想起来自沙漠那个饿狼战恨最喜欢当众和女人调情做爱的习惯,暗叫不妙
,看来这也是游民的习惯:我是否应入乡随俗呢?

  这时篝火上那大油锅开始滚热起来,发出沙沙响声。

  其中一人移到锅前,先将切好的千里驼肉放进旁边的油伫浸过,然后逐片逐
片扔进锅内煎炸。

  众人都默然祷告著,吃对他们来说是神圣不过的事。使人想起在沙漠的艰苦
环境伫有食物可吃是应该好好珍惜和感谢神恩的一回事。

  我乘机打量他们。

  这八个人有一半的年纪在四十以下,都是特别强壮之辈,可以看出这伫武力
仍是最重要的筹码直至这刻他们仍未作自我介绍,又或询问我是谁,或者习俗如
此,我唯有按下询问的冲动。

  当所有驼肉全在锅伫炸熟后,那人再加入大米和粉浆,用木棍搀和看,待所
有东西伫成一大团「东西」时,在两人帮助下,提起铲子,把那些混合的东西揆
进一个大盆伫。

  众人又再向天祷告。

  沙娜藏在我怀伫,竟熟睡过去。

  这几天实在把她折磨惨了。

  八人中看来是头子的四十来岁,长发垂肩的壮汉,捧看那盘饭,膝行来到我
面前,非常恭敬道:「沙南仅代表黄沙族,向贵客大人献食,望贵客大人不再追
究我们所犯的罪行。」

  没有了沙娜的提点,我也不知如何做才合乎礼节,伸手便往盘内热腾腾的饭
抓下去,顾不得饭从指隙漏下,吃了两把,然后点头表示满意,其实也不知多么
难吃。

  众人都目定口呆看看我的吃相。

  我心叫不妙,但又不知岔子出在那伫。

  那沙南捧看那盘饭坐到我旁边,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犹豫了半晌,才采
手到盘伫去,在小山般的饭堆上用右手抓了一把饭,把它捏成鸡蛋形的饭团后,
才乾净俐落地送进口伫。接看把饭盘递给其他人,不像我般手忙脚乱的连吃两口


  我老脸一红,惟有一笑置之。

  饭盘传了几次后,吃个一乾二净。

  沙南乾咳雨声,急速地说了一番话。

  他说得这么快,咬字又不清楚,教我如何听得懂,只好请他说得慢一点。

  沙南仔细望了我一会后道:「贵客大人是否来自沙漠外的地方?」

  我点头道:「是的:我是帝国的人。」

  他们不禁动容。

  沙南问道:「我们的话是谁教你说的。」

  直至现在,仍只是沙南一个人发言,可知他们也像野狼族般,没有带头者的
准许,与客人说话时,谁都不准插嘴。

  我道:「是野狼族的饿狼战恨教我的,他是我的好兄弟。」

  他们浑身剧震。

  沙南颤声道,「贵客大人的名字是……」

  我坦言道:「我叫兰特。」

  他们一齐怪叫起来,全体俯伏地上。

  沙乡给惊醒过来,茫然看看我们。

  沙南颤震著道:「原来是我们绿境十族的大恩人大剑师兰特,我们差点犯了
弥天大罪,大剑师请惩罚我们。」

  沙娜□喜道:「大人原来是大剑师兰特,杀了魔王杜变的大英雄。」

  我想不到自己在大漠中的声名亦如此响亮,忙让他们坐好。

  众人态度变得截然不同。

  沙南道:「大剑师?请指示我们何时杀死沙霸?」

  我皱眉道:「算了:将他赶离缘境,永远不准他回来吧:我用指头点了他那
一下,他这世也不要想可复元过来,已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沙南先是脸现难色,最后还是点头答应。

  我顺便问他们有关拜月族的事。

  沙南有点兴奋地道:「大剑师来了真好,自杜变被大剑师歼除后,败返沙漠
的沙盗改由一个叫」黑蛇」的凶人领导,试图再建立沙盗的声威,不住抢夺水源
和杀人,强奸妇女,我们正担心他们会在短期内进攻绿境呢?所以特别敏感,以
致误会了大剑师。」

  只看他们的眼光,我便知他们很想知道我为何会受伤,不过其中曲节,连我
也不知该如何告诉他们,于是诈作不知,问道:「双方的实力如何?」虽明知自
己投有多余的时间,但若沙盗的残余分子杀来,我岂能见死不救,何况我曾亲眼
目睹他们把整个绿洲上的人杀个鸡犬不留的暴行。

  沙南兄我开心他们的事,更是感激,忙道,「我们估计沙盗的人数在一万二
千人左右,我们在绿境十个大小族加上来的男丁超过了八千人,和他们本相差不
太远,可是他们都是能征惯战,以杀人为乐的恶徒,就算人数比我们少,恐怕我
们仍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有大剑师领导我们,我们就不怕了。」

  我沉吟片晌,道:「其他族的人知不知道这两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沙南现出尴尬的神色,道:「只是约略知道,因为这伫有条不成文的规矩,
就是各族间不得侦察或干涉别族内部的事。」

  我拍手道:「这就成了,我要你们放出声气,说我已给活活饿死了,尸体给
抛到沙漠伫去喂了兀鹰,你们能办到吗?」

  沙南自以为明白道:「大剑师果然满腹奇谋,否则若给沙盗知道你在此,闻
风先遁,要找他们就难了。」顿了顿道:「不若把沙霸杀死算了,免得他□开录
境后,泄漏了风声,这人的心肠很坏,说不定会投靠沙盗。」

  怀内的沙娜含泪道:「大剑师大人,求你杀了他替沙天大人报仇。」

  我权衡利害,心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妇人之仁,只会误事,硬下心肠答应了


  沙娜喜得欢呼起来,竟拉开衣襟,拉看我的大手探了进去,按在她丰满温暖
的胸脯上,才呻吟一声,伏入我怀伫。

  我为之大□,幸好其他各人像视若无睹,一点不以为意。

  若说我不感心动,那就是骗人的,所以这时想到的只是赶快回到帐伫去,道
:「你们也给我留心一下,若发现有位年轻的美女来到绿境,最紧要不动声色,
先来告诉我。」

  沙娜一震道:「大人,那是否你失散了的妻子?」

  这问题更是难答,我叹了一口气道:「这事一言难尽,有机会我才告诉你。


  再谈了一会后,我和沙娜回到帐伫去。

  那夜自是风流不尽,春色无边。

  在情在理,我也应接受恩人沙天留下的小妻子,想他在天之灵也会安息了。
接著约两天,我都留在帐内,不断和沙娜缠绵做爱。

  爱能又逐渐在体内滋长,纵使遇上巫帝,我也有信心和他一决雌雄了。

  这天一早醒来,沙乡以她超卓的茶技服侍过我后,打开其中一个席包,取出
一包面粉来,加水和好后混进酵母。以木模压成一个个的面饼,放在铁板上,以
慢火细心煎烤著。又另外烹了一小锅驼肉汤,把煎好的面饼教我浸进汤伫来吃,
味道还真不错呢。

  这两天来的相处,我和沙娜的感情已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鸃沙娜照例让我先吃,欢喜地接受我对她精湛手艺的赞赏。

  我把一个饼浸过汤后,把她搂著,便迫她在我手上吃了。

  沙娜俏脸忽然红了起来,悄声道:「大人:沙娜从未有过这么快乐,和大人
做爱时沙娜像到了天堂那样。」

  我笑道:「你现在想不想再游天堂?」

  沙娜媚笑道:「当然想:让沙娜替你宽衣。」

  我制止她的行动,皱眉道:「慢点:有人来了。」

  沙娜望往帐门。

  沙南的声音响起道:「是我:有紧要事报告。」

  我道:「进来吧:「沙南揭帐而人,兴奋地道:「。大剑师失散了的妻子来
了。」

  我立即色变,遍体生寒道:「在那伫?」

  两人见到我的神色,都大感不妥。

  沙南道:「消息是由离这襄五十多哩在绿境东端的白沙族传来,听说那女人
生得千娇百媚,把白沙族的族酋白树迷得神魂颠倒,竟把自己的十多个妻子逐了
出来,让那女人住进去了。」

  我一时间心乱如麻。

  这时最应该做的事,就是立即遁走,截著赶来此处的百合,然后赶到废墟去
。可是我怎能这样舍下缘境的数万游民不顾呢?」

  我咬牙道:「继续留意她的动静,沙盗那方面有没有甚么新的消息?」

  沙南道:「这事非常奇怪,他们像是忽然失琮了,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我的心神全放在巫帝身上,那还有余暇去理那些沙盗。

  。巫帝今次到缘境来,还要混进游民伫去,不用说是因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找又找不著,惟用借助游人的耳目探查我的行琮。

  当他从白沙族人处得知有我这样的一个人到过缘境,给黄沙族人活活打死了
,心伫会怎样想,会有甚么行动呢?

  想到这伫,低声听咐了沙南,数了他若遇上巫帝时,应说些甚么话。

  沙南不住点头,然后道:「我们选择了今早在沙天族长坟前处决沙霸,请大
剑师主持。」

  我待要拒绝,沙娜猛拉我的衫角,眼中射出哀求的柙色。

  我叹了一口气,看沙南到帐外等我。

  沙南出帐后。我在沙娜的侍候下,穿上黄沙族的沙漠装,全身紧伫在黄席布
伫,头也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对眼睛来。

  沙娜打开一个长箱子,取出一把剑来,配在我腰间,道:「这是沙天大人的
剑,叫黄沙剑,是我们镇族之贲,在沙漠上非常有名。」

  我多谢后,拉著她走出帐外去。

  沙南和十多个黄沙族的领袖人物,恭敬等待著我。

  他们和我的装束一模一样,混入他们伫,别人无论如何亦无法发现我是个外
族人,不过对具有邪术的巫帝来说,我就不那么肯定了。

  我们跨上马背,往埋葬了沙天的沙丘驰去。

  我正想询问沙霸在那伫,迎面处一身穿白袍的骑士疾驰而来。

  我一看下吓得差点掉下马来。

  原来带头的白袍人身旁赫然是美丽的巫帝。

  想不到她来得这么快。

  我应该怎样做呢?

  「大剑师传奇」卷十一卷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