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瞒天过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瞒天过海

  飞雪在临天明前安静地辞世。

  我们强忍悲痛,把它埋在掘出来的沙坑伫,勉强收拾情怀,怆然上路。

  没有了飞雪,我们更没有把握甩脱巫帝的追踪。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们把身体藏在纱布伫,盖上脸幕,携手在黄沙上疾走著。

  据百合说,以我们这样的速度,三十天内将抵达沙漠的核心──废墟。

  我把精神全集中到紧握著百合那柔软修长的玉手上,心中充盈著无尽无穷的爱
意,她亦以相同的爱回报。

  那是超越了肉体的深爱,是灵魂和灵魂间最深切的爱恋。

  事实上沙漠也没有甚么可使我们分心的事物,除了渺无尽极微光闪烁的地平线
和无边无际的蓝天。

  黄昏后,沙石平原让位于沙砾,我们走过时,印下了薄薄的足印,晚风来时,
它们将会了无痕,或者这就像生命在宇宙的情况吧!鸟迹鱼踪,过不留影。

  我有个很失落的感觉:就无论我们在这微不足道的生命舞台上演著我们认为如
何轰烈的大事,宇宙仍是不屑一顾的。

  这或者是飞雪突然而来的死亡带来的深思吧。这想法使我感到悲哀茫然。

  沙砾逐渐变粗。

  当明月再升上来时,脚下踏著的已是沙石夹杂的乾爽地面。

  我有种不真实的梦幻感觉,在这浩翰无际的空间伫,人都变小了。

  我们不敢停留,默默赶著路,顶著夜深的寒风,茫然向著深藏沙漠伫的废墟前
进。

  到天明时,前方突然被一系列的沙丘切断了。

  百合道:「这是到」魔眼」前的「迷离沙海」,占地千哩,外围处有个叫「丹
旦拿」的绿洲,那是沙民最后一站,从没有人敢越过「丹旦拿」到魔眼去的。」

  我道:「巫帝会否在那伫等待著我们?」

  百合微笑道:「只要我们在白天进入」丹旦拿」,还怕他甚么,若他来找我们
还求之不得哩!」

  我们继续走著,在没有尽头的月牙形沙丘上艰困地走著,每一步都会陷足进沙
海伫去。



  朝阳在东方的地平线露面,驱走了早晨侵人的寒意。

  气温不住上升著。

  沙丘连绵不绝,一直延伸至地平之外无垠的远处去。

  使人很难想像黄沙外还有其他不同面貌的地方。

  我们循著「之」字形的路线爬过一座又一座的沙丘。

  在沙漠伫跑动确需很大的体能和学问,即管以我和百合超人的体质,亦要小心
翼翼,不敢有失,以免消耗太多的体力。

  一座座像一个丰满美女胸脯的沙丘,内中暗含乾坤。

  它们阴阳的两面,迎风的一边斜坡十分坚硬,沙子间隙极小,结实而紧密;另
一边却刚好相反,松散浮软,一踩上去便会直陷进到大腿处,把你烫伤烫熟,非常
危险。

  百合小心地细察沙子的颜色,判断要走的路线,拉著我谨慎地走著。

  我们也不知多少天没有进食和喝水,全凭著超体能和充盈体内的灵能支持著,
不过亦接近灯尽油枯的阶段,实在需要找个地方歇下来,补充身体的需求。

  巫帝始终是借了人的身体,那几天追我们时又耗用了大量的体能,我才不信庥
会比我们好得多少。

  我们在丘脊上夜以继日地前进著。

  时间完全在静寂中溜失,只有黑夜和白昼默默无言地交替著,炎热和寒风互换


  当我们攀上了一座差点是无法跨越的特大沙丘,后地势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沙丘外是比接近净土那著名的彩石平要大上百倍的另一彩石平原。

  一眼望去,整个平原全由色彩缤纷的石头和卵石□砌而成,大地斑驳杂乱地呈
现著白、蓝、黄、紫等各种颜色。

  一座座小山丘此起彼落地散布在这五光十色的奇异世界伫,教人难以相信世上
竟有这么美的地方,尤其在走过了这么单调乏味的黄沙世界后。

  我和百合相视一笑,携手漫步。

  我们心情转佳,轻松起来,漠然地接受那威力冷笼罩着彩原的如火骄阳。

  我向百合道:「我走了这麽多路,你不给点奖赏我吗?今次相会後,我不但没
有抱过你,连你动人的香也未碰触过一下。」

  百合甜甜一笑道:「多付点耐性吧!我嗅到水的气息,说不定能找到水源,让
百合自己洗个乾净,再让你有节制地侵犯,好吗?我可爱的小情人。」

  甜蜜注进我的心田。

  我们迈过了一片蓝白相杂鹅卵石的地面,越过了一条乾涸的河道,跑上一座山
丘,沿着山脊以轻快的步伐走着。

  极目北望,一座座的戈丘把地平线割成一截截,尽头处隐见一条可穿越的峡谷


  百合拉着我打横走下丘坡,朝着一堆乱石走去。

  我心中忽现警兆,忙把她拉停下来。

  百合亦是脸色一变道:「他在前面!」

  我们躲到乱石之内,脸脸相觑。

  想不到经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後,忽又碰上这恶魔。

  百合道:「他似乎仍未发现我们。」

  我点头道:「是的!我现在和你的灵能无时无刻不紧密结合在一起,兼之我不
断吸收太阳的热能,所以当太阳高挂时,他完全不可以把我们和沙漠分辨出来,可
是到晚上便完全不同了,我们含蕴着的热量,便像躲在一个漆黑的地方给亮起了的
火把照得难以逃过他的侦察。」

  百合仰望太阳的位置,担心地道:「还有个多小时太阳便下山了,我们就算立
即逃走,亦逃不了多远。」

  我咬牙道:「不若我们立即找上他,决一生死。」

  百合摇头道:「他定会避开我们的。那时暴露了行踪,才真的糟透了。」

  我想起他的速度可以和飞雪拚个高低,也是一筹莫展,叹了一口气问道:「其
实就算到了废墟,我们还是要和他这样脸对脸见个真章,这事迟早发生,在那都没
有甚麽分别吧!」

  百合眼中闪着奇异的芒,伸出纤手温柔爱怜地抚着我的脸颊,轻轻道:「那怎
麽相同?父神的力量在那是强大的,纵使他暂时不能活动,但仍有很多针对巫帝的
设施,否则巫帝亦不需如此千方百计阻止我们到那去,而且只有在那,我可以把自
己奉献给我可爱的小情人,所以我们必须到那去。」

  我一震道:「不!你是不可以和我做爱的。」

  百合平静道:「乖乖听百合的话吧!我不随你到巫国去,是早知道巫帝定有方
法占据了公主的身体,所以才回废墟去,向父神询问对付巫帝的办法。」

  我叹道:「百合!我总猜不透你的思想,那父神提出了甚麽方法?」

  百合黯然摇首道:「父神说:「巫帝是宇宙所曾出现过的拥有精神力量的生物
最强大和最邪恶的一种,连肉身毁掉了仍可以潜进地磁坚强地活着,还能以遥感力
作浪兴波,除非能在废墟的核心处,把他公主的身体赶出来,再利用父神储藏在废
墟核心内的能量,把他困死和解体,否则绝无消灭他的可能。」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想在巫帝前逃命还来不及,那有可能把他擒到某处去,
还要把他从公主的体内驱魔般逐出来。

  百合在我耳旁轻轻道:「我们快走吧!逃得多远便多远,好吗?」

  我一把搂着她,在她鲜艳的红深吻下去。

  百合热烈地反应着。

  半晌後,我们两人失魂落魄地分开,但眼神仍紧锁在一起。

  我感到勇气陡增,思路亦灵活起来。

  我忽发奇想,向百合道:「或者我们可以造逃走的假象,把巫帝引走,那你岂
非可以好好洗一个澡吗?到那时再让我好好享受你。」

  百合盖天下的美眸爆起智慧的光芒,道:「我也想过这方法,只是弄巧反拙,
因为我们虽能把热量送往远处,却不能及远。而且热量送出的速度,会大大超过我
们的速度,移动的方式亦不同,怕瞒不过巫帝。」

  我胸有成竹道:「这全都有解决的方法,随我来!」

  我拉着她走上附近一个小丘之顶,指着远处那峡口道:「你看!只要我们把热
量输定在那峡口外,到太阳刚下山时,再将热量推进峡内,那便可做成我们消失在
峡口的假象,巫帝假若追过,纵使见不到我们,只会以为我们走得很快,不会怀疑
我们根本没有到那去。」

  百合欢喜地吻我一口,赞赏道:「果然是能令百合倾心的小情人,我猜巫帝亦
会因大地仍藏有馀热,而察觉不到我们仍留在这的热量,故疏忽了真正的我们。」
我看了看快要沉进地平线的太阳,把脸贴上她嫩滑的脸蛋,柔声道:「让魔女和她
的小情人合演一好戏给那唯一的观众欣赏。」

  百合欣然一笑,心灵融入我心。

  我全力吸取太阳的能量,往前送出。

  热能在我们的精神力量下,凝聚成球,越过落日下荒茫的大地,直抵丘下远方
峡口处。

  我不断加强那热球的能量,务要使巫帝不会疏忽过去。

  我知道巫帝是不会忽略任何事物的,因为他守在这,正是等待我们,太阳下山
,他就会开始以邪力搜索整个地域。

  太阳西沉。

  当它最後一道馀辉熄灭时,我们立时把热球送入峡内。

  黑暗,寒风开始刮起来。

  忽地一道人影轻烟般由另一个丘顶奔下,往峡口处追过去。

  那鬼魅般迅快的速度,教人看得心生寒意。

  百合高兴地搂了我一下,拉起我的手,走下丘坡去。

  我们像天真的孩子般在一堆乱石上跳跃着,不一会一个可爱的小水潭出现眼前


  在沙漠见到一个水潭,就像患了绝症的人遇上了能治好他的病的神医,又或在
海上遇险飘流的人看到了如茵的绿岸。

  都是那麽令人心颤神动。

  我们扑下去,在潭旁跪了下来。

  「噗通!」

  我把整个头投进冰寒的潭水,贪婪地大口喝着。

  我感到百合松开了手,站了起来。

  我抬起头来往她望去。

  百合一边宽衣解带,一边含笑看着我,那对美眸清楚地告诉我,她是在为我解
开衣带。

  被服一件件由她身上滑落,直至她至美的肉体袒呈眼前。

  百合婷婷移到潭边,合拢双腿,吸了一口气,以一个最曼妙的姿态,插进了潭
水。

  潭水荡漾反映着神秘的月光。

  我忙向百合看齐,脱掉衣服,跃进水。

  百合迎了上来。

  两个赤裸的身体紧拥在一起。

  忽然间,无情的宇宙再不无情了。

  既能孕育出我们这种形式的生命,这种生命本身的欢乐便是最终极的意义和目
的,使他们享受到生命最动人的一面了。

  我们克制地略作亲热後,依依不离开水潭,赤裸地并肩坐在潭边。

  一切都是那样地无拘无束。

  我忍不住问道:「你对我是否一见锺情?」

  百合坦然答道:「我承认第一次见你时对你有很好的印象,但还未至於立即倾
心。可是当小情人在帐内乘我假装昏眩把我扶时,我的身体告诉我了,小情人是百
合苦候了数百年的那个人。」

  接着微微一笑续道:「只有你才可完成一个渴望了数百年的梦想,至於详细的
情况,只有到了父神处才可以告诉你。」

  我忿忿不平道:「於是就是所谓试探我,把我赶走了。」

  百合失笑道:「不要那个样子好吗?弄得人家心也痛了。」

  我涎着脸道:「你该怎麽赔偿我。」

  眼光不由贪婪地在她有若神物般的胴体上下巡察着。

  百合把螓首枕在我肩上,幽幽道:「小情人,让我们忍耐点吧!这事至关重要
,我们亲热起来,定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我叹了一口气道:「吻个嘴总可以吧!」这叫退而求其次。

  百合坐直娇躯,幽怨地看着我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小情人!辛苦地忍
耐着点吧!」

  我伸手抓着她裸裎的香肩,点头笑道:「当然可以!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便心
满意足,肉体的接触虽是诱人但绝非必须,我要你永远在我身旁。」

  百合垂下头去,默然不语。

  那种不祥的感觉又再涌上我的心头。

  百合吻了我一口後柔声道:「不要悲伤,只要我渴想的事能成功,效果可能比
我活着更理想。」

  我愕然起来。

  她总是那麽令人莫测高深。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