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魔爪再现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魔爪再现

    当我回到大公府时,广场停了一辆比平常车身长了最少一半的八马拖拉大马车,
帘幕低垂,教人看不到里面是否载着人。
    这时侍者的位置坐了一个驼背的瘦汉子,样貌非常丑陋,一点也不像无论年纪
大少均男侨女秀的净土人。
    我心中涌起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我步上大公府的石阶,红睛和妮雅迎了过来。
    妮雅半嗔半怨地瞪了我一眼,好像怪我丢下了她去沾花惹草的样子,不过我却
知道她深一层的内心是丝毫不介意的。
    红晴道:“聆女师来,那是她的马车。”
    我道:“她是从那里来的,为何遇不上黑叉人?”
    妮雅道:“聆女师并不是住在天庙的,她的行宫在飘香城西五十里一处叫“炳
药谷”的地方。”
    红晴道:“父亲和其他人都在殿内,等候聆女师询问左令权的结果。”
    我走到妮雅身旁,问道:“采柔和大黑那里去了?”
    妮雅道:“红月带了采柔入城买衣服,大黑当然跟着去了。”
    蹄声响起。
    聆女师的私人马车驰往府后马厩的方向。
    我道:“驾车的是谁?”
    红晴低声道:“是个怪人,从不和人说话,听说自幼便是聆女师的仆人,他从
不肯让人碰聆女师的马车。”
    不知是否多疑,我总觉得聆女师的怪仆在偷偷看我。
    当进入那晚举行宴会的大殿时,红石大公、约诺夫、灵智三人正在密密低语,
见到我来,立时迎上。
    红石大公道:“我们的号召获得很大的反响,附近百多条乡村的男女都动员起
来,估计最少有七至八万人可用的人,他们虽然不能真正拿刀枪上战场,却可在后
勤的补给和运送上给我们很大的帮助,这小矮胖也平白多了近千的匠人,赶制裁他
发明的武器。”
    约诺夫道:“在往日,一般净土人听到黑叉人都吓得躲起来,现在听到圣剑骑
士来了,都从密林里走出来。“”
    灵智道:“在整个与黑叉人的战争史里,净土的军民从未试过如此斗志高昂,
真是令人感动到想掉下热泪。”
    各人齐往殿后望去。
    一个高瘦修长,头顶发髻影映人眼帘。
    我旱看过聆女师的画像,知道她的样子,但看到真人时,仍不禁心中一懔。
    我本身已是身裁高大的人,但比起她还要矮上少许,我从未见过这么高的女人,
黑色的紧身衣紧紧包着她瘦削但绝不见骨的身裁,外披一件黑披风,我想起了巫师
的情妇黑寡妇连丽君,她也是最喜欢穿黑衣的。。
    她看来虽在四十间,但皮处却出奇地娇嫩暂白,脸容冷冰冰的,和净土的女子
的热情的奔放,温婉完全是两回事。长而媚的眼精光闪闪,本是颇为美丽,但我总
感到内中有一种近乎魔异的邪力。
    我终于明白了凤香对她的感觉。
    众人纷纷施礼。
    聆女师两手捏着一串珍珠,在手指间依循着某一个节奏转动着,来到我们面前。
    她的眼落在我脸上。
    红石正要引见,聆女师冷冷道:“这就是由连云山来的大剑师兰特公子吧!”
    我礼貌地答道:“正是兰特,女祭司你好!”心中暗想她的声音沙哑低沉有若
男人也算是难听的了。
   

    聆女师毫无笑容,道:“并不很好,左令权的心志非常坚强,使我耗用了大量
的精神力量。”
    众人对聆女师的神态语气像早习以为常,一点也不为为异,但气氛却严庸起来。
    灵智正容道:“我们恭听聆女师得来的珍贵消息。”
    聆女师望了灵智一眼,淡淡道:“你对我总是信心十足。”顿了一顿,眼光转
向红石大公和约诺夫,道:“我得到的消息你们会很不愿意听到,我控制了左令权
的神智后,他告诉我黑叉王尧敌派来攻打南方的军队,不是四个军团,而是五个,
最后一个由黑珍珠率领,作为物资补给的后备军,十天内必到飘香城。”
    众人齐齐一怔,脸色转白。
    这就像晴天起了一个霹雳,完全打乱了我们的部署,假设我们要分一半人留守
飘香城,已将不足的兵力又将大大分薄,不知凭甚么去解天庙之围。
    聆女师眉间没皱,叹道:“我有点累,要先去休息一会。”
    语完自往殿外走去,剩下我们脸脸相觑。
    众人向我望来。
    我的心也很乱,一时间脑里一片空白,但又不可以不说话,长长吁出一口气道:
“这是非常难以想像的事,聆女师以她的方法得来的消息可信性如何”
    红石大公有点不悦道:“聆女师可使最顽强的人吐露出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而每
次都证明是如此,所以这次也不会是例外。”
    约诺夫道:”“眼下之计,唯有留下人手守城,否则飘香捕火若失守,我们便
进退无路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暂时作此打算吧!”
    聆女师几名话,便扭转了整个形势,我心中隐隐感到有点不妥,但以不知问题
出在甚么地方。
    夜幕低垂。
    我和妮雅,采柔坐在床上内,都是心情沉重。
    大黑蜷睡在采柔脚旁的软地毡上,整间屋内自是数它最是快乐无忧。
    采柔好几次想问我今午探访凤香画室的情景,最后都不敢问我。
    “锵”!
    我将魔女刃抽出细看刃体那在灯火映照下流动得更显眼的异芒。你是否真是把
有灵性的剑,你可否告诉我如何领导净士人再赢得眼前这场近平绝望的战争?
    采柔从椅后贴了上来,双手由肩头伸下,紧拥着我,脸蛋贴上我的脸,幽幽道:
“大剑师,我从末见过你临睡前,仍像现在那样手不释剑,采柔知道你定是很心烦
了。”
    我望向妮雅,见她垂头无误,无精打采,暗叹一口气,向采柔道:“我很久没
有听到你唱闪灵歌了。”
    采柔呆了一呆,轻轻道:“是的!很久了,或者我是想忘记净土外的一切。”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记起了我的好朋友巨灵,搂着我的,正是他最疼爱的妻子。
    妮雅道:“大剑师,你好像对聆女师很有戒心,但她是我们最尊敬的祭司呵!
而且她高明的医术救活了很多人。”
    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道:“我明白,或者那是我的偏见。”
    心中一动,问道:“祭司会的祭司是怎样选出来的。”
    妮雅有点不高兴我对聆女师始终不能释疑,语气冷淡地道:“自第一届法邦祭
司挑出来的。”
    我道:“法邦祭司现在那里?”
    妮雅语气转冷道:`他三年前死了,死前立下遗嘱,指定聆女师继承他,法邦
是净土出名具有智慧的人,虽然聆女师并非道地的净土人,但他的眼光错不了。…
    我望向妮雅,闷哼一声,表达出我对她语气的不满。
    妮雅娇躯一震,走了过来,坐在我脚旁,搂着我的脚,将头埋在我怀里,柔声
道:“对不起,我的心情很坏。,,
    我叹道:“谁的心情会好?我们睡吧。
    那晚我睡了一会,便醒了过来。
    知道暂时是难再寻好梦,索性坐起来,靠在床头,好好想一想。
    外面仍是黑漆漆一息,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
    圣剑骑土?哼!这可能只是个大笑话。
    我想起了美丽的女画师凤香,她是否正在画着那躺在净土九山十河之上的我。
十河的河水,最终都是流出大海,永不回头,就像生命,失去了便永不能重得,人
们想出了言之凿凿的来世,是否只是给自己一点点安慰。
    “叮!”
    我骇然一震。”
    魔女刃在沉寂了一段长时间后,又再示警。
    我伸手后探,将放在枕下的魔女刃取了过来,放在胸前。
    露台外微响传来。
    我心中大奇,以大黑的灵敏,为何竟丝毫没有反应,就在这时,我嗅到一股熟
悉的香气,我是绝不会认错的,这是在郡主宫内郡主使人点起使我昏睡不醒的“睡
香’,由巫师制造出来的“睡香”。
    我明白了妮雅、采柔和大黑皆沉睡不醒的理由。
    但为何我却没受影响?
    脚步落地的声音。
    我不动声息地静观着。
    门开。
    一个高瘦之极的黑影闪进来,向着我们床头的方向,一扬手,一团雾状的东西
迎头罩来。
    这一下虽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怎难得倒我,整个人弹起,顺手牵着被角,一
掀一扬,大被一片云般飘过去,不但挡尽那团雾,还顺势向那刺客罩下去。
    同一时间我飞身下床。
    “锵!”
    魔女刃离鞘而出,透被而入。
    “等!”
    剑连被刺进墙上。
    眼角余光处黑影一闪。
    瞰地跳起,刚好躲过对方削脚的弯刀。我怕对方伤害在床侧的大黑,行个险着,
凌空一个侧翻,往那人迎头扑去。
    黑暗里,那刺客就地一滚,已到了通往露台敞开了的门前,身手比野兽还要敏
捷。
    我触地弹起,魔女刃光芒大盛,由下标上,直取那人头上的空间。
    那人以为我黑暗中刺错了方向,弯刀一闪,横削我小腹,手段毒辣之极。
    岂知我正要诱他如此,一声长笑,左脚挑出,正他的刀身。
    “呀!”
    一声低沉嘶哑的女子叫声,弯刀只往上扬起,竟能保持不脱手。
    我的魔女刃倏收又吐。
    “叮叮咚咚!”
    弯刀折断,那人一个翻身,落到门外露台上。
    这时四周人声响起,显是守卫们听到了这里的恶斗。
    ``楚!’’
    一团白雾爆起化开。
    我急忙掩上门,挡着白雾的侵入,暗叫可惜,竟让她逃走了,真是高手,但我
却不担心,因为我已知道她是谁。
    客厅内挤满了人。
    天已大明。
    采柔和妮雅坐在椅上,倦容满脸,还未完全恢复过来,
    大黑则一如往常,在人堆里左穿右插,好不得意。
    我站在厅心,脸容冷峻。
    住在大公府的净士要人均已赶至,只剩下花云、灵智和聆女师。
    红石大公道:“人都差不多来开了,大剑师可否说出昨夜有关那刺客的事。
    我冷冷道:“聆女师还来到。”
    入门处聆女师接道:``谁说我未到。”身边伴着她的是花云祭司和灵智祭司。
    我眼中厉芒闪动,瞪着她一声不响。
    红石、约诺夫、红晴、泽失、妮雅等大感不妥,刹那间全静了下来,看着我们
两人。
    聆女师脚步加快,超前了花云和灵智,直来到我面前伸手可触处,立定,细长
的眼一争。射出两道锐利若箭的目光。
    我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心中一懔,收摄心神,丝毫不避她眼里暗藏的异芒。
    聆女师见我不受影响,闪过惊异之色。
    我哈哈一笑道:“你还敢来见我?”
    聆女师露出一个充挑战意味的森冷笑容,道:’你是谁?我为何不敢见你?”
    灵智走上来劝道:“大剑师你是否误会了……”
    我微微一笑适:“聆女师,你骗不了我,咋夜那个人是你,是吗?
    众人大为愕然。
    花云道:’大剑师,你是否弄错了,昨晚聆女师与我和灵智谈了整晚,怎能来
行刺你。”
    我呆了一呆,这怎么可能,难道……”
    红石大公毫不客地道:“大剑师,聆女师在我们净土有神圣的地位和身分,是
绝不容人损害她的名誉的。”
    娠雅站了起来,叫道:“大剑师!”语气里已有嗔怪之意。其他各人均神色不
悦。
    只有红晴和采柔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另一个反应异常的人就是天眼,直至此
刻,他一句也没有说半点表情也没有。
    聆女师眼神变得冷漠起来,亦没有因这么多人站在她那边而稍露得色,可见其
城府之深沉。
    我望向花云道:``你是否第一次和聆女师倾谈过夜?”
    花云点点头。
    我加重语气道:“昨夜是否她主动邀请你们。”
    花云眼中闪过疑惑之色,点头。
    我眼光冷冷扫过众人,最后回到聆女师脸上道:“你必有令他们两人不知道你
离去又回来的精神异术吧?聆女师尸
    红石插入道:“大剑师,请你先冷静一下,花云和灵智两位祭帅都曾经过天庙
“枯禅座”的测试,心灵和精神的修养有异常人,不是那么容易被人迷倒,何况凡
经聆女师施术的人,事后都会非常疲倦,看!两位祭司一点弄样也没有。”
    我不能不承认红石这番话很有说服力,但我仍有最后一招,,仰天一笑道:“
我不知道聆女师究竟使了甚么手段,不过有一件事你却难搪塞过去,昨晚的刺客给
我挑中了肩头,希望你也不是刚巧有一肩头受了伤吧?
    众人更准静了下来。
    聆女师冷冷看着我,平静地道:“左肩还是右肩?”
    我暗叫不妥,道:“左肩!”
    聆女师脱下披风,伸手一拉,整个左肩露了出来,由于她拉得颇低,连丰江的
胸肌出见到一大截。
    她左肩光滑如境,一点伤痕也没有。
    一时我哑口无言。
    气氛僵硬至极点。
    聆女师喝追:“召我的马车来!”
    红石焦急地道:“聆女师,这事………
    聆女师再重叫一次。
    红石叹了一口气,命下面的人照办。
    我依然和聆女师毫不相让地对视着。
    心念电转,难道我真的认错了人,不会的,我认得她身形,她的声音,我还猜
到她真正的身分,是巫国派来的人。
    聆女师盯着我,神色转厉,聆聆道:“我以祭司的名誉,怀疑你圣剑骑土的身
份。”
    ``胡!”、
    大黑忽地小脊毛直竖,一步一步往大门走去。
    众人呆望若它,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刹那,我看到聆女师眼中凶芒一
闪。
    采柔勉力站起,喝道:“大黑!’’
    我沉声道:“不!采柔!让它去!””
    大黑速度蓦增,冲出门外,直奔到聆女师的马车处,绕着圈子狂吠,又向我处
扑回来。
    采柔脸色大变,颤声道:``大元首?她记起了那次在沙漠里大黑发现大元首
时的神态。
    “我冷冷望了聆女师一眼,在她身旁擦身而过道:``小心着了凉!”往门外
走去。
    那驼侍奇怪地垂下了头,没有看我。
    众人跟了出来。
    我叫道:“大黑!过来。然后向红石道:““我要求搜车!”这时大黑来到我
身边,坐了下来,回复平静。
    红石和妮雅一齐惊呼道,“大剑师!”
    约诺夫拦在我的面前,正容道:“大剑师,我们虽然尊敬你,但你对聆女师女
祭司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我……”
    聆女师的声音响起道:“不!约诺夫,让他搜。”
    我转身望向聆女师,微笑道:“噢!我突然又改变主意,不搜了!”
    这因连灵智和花云两人也为之色变,因为我实在太边分了。
    聆女师眼中闪过警惕的神色,做然走到马车旁,红石连忙抢前为她打开车门,
一脸不安之色,在他们心目中,祭司是绝不能冒犯的,即管圣剑骑士也不能例外。
    聆女师一言不发,进入车内。
    门开。
    驼仆马鞭扬起,默默开出。
    众人呆在当场。
    采柔来到我身边,低声道:“可能藏大车底的暗格里。
    我道:“你看车来时的轨痕,只有空车才那么浅,大无首绝不在里面。”这时
天眼正立在我对面,我感到他眼中精芒一闪,倏又敛去。
    我心中一动,升起了一个念头。
    灵智向我望来,叹道:“大剑师,这事相当刺手,你………
    我冷然截断他道:“更难办的事还继续有来呢。转向红石道:“大公,我要求
你将全城封锁,然后派出足够人手,以最快的时间搜遍全城,因为我怀疑一个可怕
的凶魔,现时正飘香城内。”
    妮雅挺身而出,粉脸通红道:“够了!大剑师,你知道这样做是会扰民的吗你
对聆女师太有成见了。
    红晴跳了出来,向红石大公正容道:``父亲,我要求负责圣剑骑土指派的这
项命令。”
    红石大公望着他的儿子,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最后长叹一声,道:
“好吧!”
    我默坐厅内,旁边是采柔和大黑,妮雅坐在对面的厅里,三个多小时,一句话
也不和我说。
    其他人早散去了。
    我知妮雅气在上头,柔声道:“妮雅!
    妮雅并不抬起头,沉声道:“想不到你固执起来会变成像个盲目的疯子。”
    采柔警叫道:“不!大剑师不是这样的。”
    我制止了采柔,心头火起,冷冷道:“妮雅女公爵,时间会证明一切。
    妮雅愤然立起,大怒道:“到了这等境地,你还要坚持,你要看人家的肩头,
人家给你看,你要搜人的车,人家给你搜。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你破坏了所有
净土人对你的感激和尊敬。”
    我道:``你可以坐下吗?”。
    妮雅叫道:“不可以!我爱你,我爱你,所以我特别恨你做出这种侮辱天庙的
事来。”
    “叮!叮!叮!”
    妮雅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追:“这是飘香城警报!”
    蹄声由远而近,一名骑兵几乎是滚下马背一直冲进来,气急败坏地道:``凤
香画师处发生了很可怖的惨事。
    手足立时冰冷起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画室已不成画室,近千张画变成了破布和木屑,陶罐碎裂,各种颜料倾流进上,
沾在墙上。
    凤香赤裸的尸体不自然地扭曲在地,地上全是血,鲜红的血。
    画窒内曾发生的暴力是惊人的。
    只有失去人性物恶魔才可干出如此惊人的暴行。
    卫兵奉命用厚毡将双目睁大至爆裂出血丝的凤香覆盖起来,因为我不想跟着来
的妮雅和采柔看到这么可怕的景象。。
    努力提醒自已要镇定,冷静。
    红睛嘴唇颤震着,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凤香死了!”
    这是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昨天她还是那么情深款款,那么热爱着生命。
    杂乱急促的脚步声在大门处响起。
    他们来得都比我迟,因为没有马可以快得过飞雪。
    大黑首先扑入。
    “吼!”
    大黑毛发直竖,绕着凤香的尸体打转,不住悲鸣。
    红石、采柔、妮雅、无限、灵智等人陆续来到我身旁,众人都惊骇得不知如何
去接受眼前那不可改移的残忍现实。
    不知是谁哭起上来。
    我伸手阻止道:’不要哭,现在还末是哭的时候。,,
    天眼走到凤香的尸体身前,足下,拉起毡子的一角看进去,颤声遣:“她有没
有被人……,,
    红晴颤声逍:“有!那恶魔简直不是人。,,
    我冷冷道:“他并不是人!!
    花云失去了控制力,冲到我面前,悲叫道:“那究竟是谁?”
    红石叫追:“你们看!”指着墙上那末完成的壁画,原本是我头部的部分,全
是横横直直利刃劈过的痕遗迹…
    灵智叫道:“天!谁人会干如此疯狂的事r
    花云平静了点,双目血红握拳道:“大剑师,告诉我们,那是谁?你知道那是
谁?”
    约诺夫道:血渍已变成干黑,这事应发生在昨夜中更时分。”
    我望向花云,一字一字咬牙道:‘`这恶魔叫大元首,是帝国的暴君,今次我
来净土,便是要追杀他。
    红石道:“他是怎么样子的?“
    我道:“他比我还要高一个头,永远穿着黑色的盔甲,一种普通兵刃不能穿透
的盔甲,你只要看他一眼便永远不能忘记。
    红石道:“这是没有可能的,整个飘香城都处在高度戒备的状态,这样外型可
怖的人是绝没有可能进来的。”
    我淡淡道:``有人将他偷运进来的!?”
    红石厉声道:“谁?”
    我狂喝道:“就是那人!”伸手一指,指着面向墙壁挨放的一张画,整个画室,
只有那一张才是完整无羌的。
    凤香的死太震撼了,使他们没有一个人留意到这唯一未被破坏的画,也没有人
想到其中有任何意义。
    泽生和侯玉扑了过去,将画移转过来,画中的聆女师立时脸对着所有悲痛欲绝
的人,聆森的眼像在嘲弄着我们的愚眯和无知。
    妮雅走到我身旁,声嘶力竭地叫道:“大剑师!”
    我淡然望她,道:“什么事?妮雅女公爵”
    妮雅眼中含着泪水直流而下,全身颤抖着,采柔舍下了不安的大黑,过来将情
绪激动的妮雅搂入怀里。
    红石道:``大剑师,无论你是谁,你应知道你要负责自己每一句说过的话。”
语气之严厉,末之有也。
    我的心神却飞到了远方。
    假若我现在带着大黑和采柔,骑上飞雪,可望于一段很短的时间内,或者是十
天,又或二十天,追上大元首,和他一算我们间累累血债。
    但我茗这样做了,天庙也将陷进了敌人的手里,净土也完了。
    我应该怎么做?
    众人眼中射出不满的神色,使我知道自己已成为众矢之的,这些愤怨无奈的人,
是需要发泄的对象。
    天眼站了起来,平静地道:“`你们都错怪了大剑师,他的怀疑是绝对有理由
的。”
    众人齐齐一呆。
    连妮雅也收止了断断续续的哭泣。
    天眼道:“刚才大剑师请求我去比较聆女师离开大公府在泥地上留下的痕迹,
和她离开飘香城时的痕迹,发觉后者明显地深了许多,显示车载的重量明显加重了,
若是载多了人,那应是三名大汉的重量。”
    我冷冷道:“不是三个人,而是两个人。’”
    灵智愕然道:“假设一个是那恶魔,另一个是谁?
    我眼光扫过众人,道:“那人是左令权。”
    众人脸色一变。
    一话犹未已,蹄声急响,至门而止。
    红晴迎了过去,拦着那军士。
    室内静至落针可闻。
    不一会,红晴铁青着膨走了回来,道:“有人劫走了左令权,守卫他的十八个
人全死了,而且……”深吸一口气,才大叫道:“都死得很惨,其中两人是活生生
被扭断了颈骨。’’
    各人的脸色有多难看便多难看。
    红石咀唇颤震着,却说不出话来,囚禁左令权的囚室当然是守卫森严兼隐蔽,
没有内奸的指示,谁可将他救出去?”
    无限仰天长叹,道:“大祭司,你错了!”
    众人望向天眼,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提起了净土地位最尊崇,众祭司之首的大祭
司,还说他错了。
    天眼目光掠迁被毛毡覆盖着惨被奸杀的凤香,射出悲痛和懊悔的神色,缓缓道:
“当年法邦的死太突然和充满疑点,只不过因他死前的三个月,聆女师并不在他身
旁,所以我们才没有怀疑到她身上,但是对应否认聆女师继承法邦的位置,祭司会
却有很大的争论。”
    这回连我也感奇怪,因为法邦既明文规定了聆女师为他继承者,除非祭司会改
变了数千年来的传统,否则自应是无可争议,顺理成章。
    天眼垂下了头,叹道“”法邦在生前,曾向我和致静祭司透露了不会选聆女师
作他的继承人,这不但因为聆女师是外来人,更主要是因为他不信任她,所以当看
到法邦的遗命时,我和致静都大感诧异,故曾提出反对,最后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
    红石道:“假若那恶魔真的是由聆女师带入城里,那聆女师怎会容许他奸杀凤
香,那是会若起我们的警觉?”
    众人纷纷点头。
    直到这刻,他们对聆女师仍是半信半疑。
    我道:“你们知不知道墙上画的是什么?
    众人摇头。
    采柔呀一声叫道:“我知道,那是大剑师悠然躺在净土上沉思的画像。
    花云点头道:“是的!我可以证明这点。
    没有人会怀疑,因为除了头部外,其他部份仍是完整无缺,特别是那双浸在海
里的赤脚,我的心抽痛起来。
    凤香真的死了,而且是死得那么惨?
    无尽的悲伤!
    惨事何时才能了结。
    众人的呼吸愈来愈沉重。
    但他们仍未明白。
    我道:“假设我估计无误,聆女师是由城东的门入城,途经此处时,装作探访
凤香,乘机施术将她迷倒,控制她的神智,要她即使醒来后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然后让大元首躲在凤香的画室内,到了晚上,再使人带那恶魔进大公府,救出左令
权,然后聆女师再来时,便可将两人接回,载出城外,这也是聆女师匆匆离开的原
因,画室内的惨剧,应是连她也不知道,因为大元首定会设法瞒着她。”
    妮雅道:“但大元首为何做出这明显不智的行为”
    我脸无表情望向她遣:“因为他忍不住,当他看到我的画像时忍不住而狂性大
发,你看不到吗?我伸手指着壁画被毁坏的部分。
    妮雅退后了两步,骇然看着我,想不到我对她如此疾言厉色。
    怒火在我心中燃烧着。”
    这女人还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一遇上事情,便对我投下不信任的一票,谁还
可要求我无条件忍受她对我的?
    采柔爱怜地搂着妮雅,低声安慰她。
    我无暇理会她们说什么凌厉的眼神转到红石大公和约诺夫两人处。
    两人神态明显转变了许多,显示对聆女师的信任已被我动摇了,不!不是我,
而是被天眼动摇了,说到底,我只是个外人,去他妈的什么圣剑骑士。
    秀青插入道:“假设聆女师真的不想打草惊蛇,更不应将左令权劫走。”
    我仰在一阵悲笑,只觉内心种满了愤怒和怨恨,大元首旱逍遥在外,这群人还
如此如在梦中,我是否应该放下净土的事不管,专心去追杀万恶的大无首,将他碎
尸万段,以报千百世也不能解开的大恨深仇。
    他们齐露出骇然之色。
    笑声倏止,我冷冷道:“这道理更简单,因为取女师怕她虚报军情的事被拆穿,
你们这群傻瓜相信她,但却不是我大剑师兰特,你们是一群死到临头还坚持妇人之
仁不想严刑问左令权的人,但却不是我。所以即管左令权被劫走,你们这群盲人也
不会想到她头上去,她太熟悉你们了。假设我没有猜错,打一开始黑叉人能占尽优
势,是因为他们有一个深悉净土的内奸在你们那里,所以她并不居住在天庙里,因
为那里太不方便了。”。
    众人哑口无言,脸色转白,一方面因我这番话太不客气,另一方面也给我点中
了事实。
    我大叫道“飞雪!”
    蹄声轻响,飞雪步人室内。
    我向采柔喝道:“采柔大黑过来!’,
    采柔俏脸现出骇然之色,惊叫道:“大剑师!,,
    飞雪和大黑来到我身旁。
    我冷冷道:“本人再没有留此继续受人责难和怀疑,我杀了大元首和聆女师后,
便会离开净土,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接着向天眼和红晴道:“天眼祭司对我的信任,
红晴对我的友情,我兰特却是永不会忘记的。”
    众人僵在当场,不知如何劝阻。
    “不!””
    妮雅一脸热泪,缓缓来到我脸前,跪了下去,紧搂着我双脚,泣不成声。
    采柔也跪了下来,悲叫道:“大剑师,不要舍离净土,她需要你。”
    ``噗噗噗”!
    忽然间,室内再没有一个站立的人。
    我仰望自己那被毁了头部的壁画,由踏入画室后强忍着的悲痛狂涌奔腾,热泪不
受控制地流出来。
    直到这刻,我才知道大元首使我失去了多么珍贵的事物。
    和凤香的热吻好像是在刚才一刻发生,但这一刻她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我永
远也忘不了她死后的眼睛,她所的受的耻辱,只有以血才能清洗。
    我要大元首、阴女师”黑叉人和巫帝流尽他们每一滴血,以补偿他们的罪行。
    我沉声道:“好吧!我留下来,为了凤香画笔下的净土,我留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