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九章 天原回春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九章  天原回春

    一觉醒来。

    日已当午,窗外阳光漫天。

    房内静悄悄的,大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采柔、妮雅、红月一个也不见,连大
黑也罕有地不在我的床边。

    自离开飘香城后,这个“早上”最是轻松写意,烦恼尽去。

    二房外三女的笑声话声隐约传入来。

    “晰唉!”

    门打开了一线,跟著一把声音道:“哼!还末醒来呢!”

    认得是红月的声音。

    我闷哼道:“小妮子进来!”

    红月欢叫道:“噢!原来在诈睡。/掩门后,扑上床来,不理一切钻入了我怀
里,娇声道:“我们都兴奋得无法入睡,你不愧圣剑骑土,连睡觉也比别人高明。


    我奇道:“连你也可以睡不著吗?”

    红月怨道:“要睡时天早亮了,过了睡觉的时间,人家怎睡得著?”

    我失笑道:“原来我们的红月贵女,在睡觉上竟有时间上的限制。”

    红月忽低声道:“我恨你!”

    我一呆道:“恨我?”

    红月粉拳擂上我的胸膛,连声道:“恨你恨你恨你!”

    我嚷道:“小心点,采柔还未为我穿上甲胄。”

    红月嘟著小嘴气道:“穿上盔甲鬼才打你。”

    我抚著她柔软和比外面阳光更夺目的金发,道:“告诉我,你恨我甚么?”

    红月粉脸红了起来,道:“恨你使人被迫说谎话。”

    我好奇心大起,道:“谁迫你说谎了?”

    红月将脸埋在我胸膛处,恨声道:“不是你是谁,每当那些好事的净土女人问
起我和你怎样时,我都被迫要说谎。”



    我愕然道:“甚么?”

    红月嗔道:“难道我告诉她们你只曾吻吻我抱抱我吗?我红月还有甚么脸子?


    我哑然失笑,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咿唉!''门再打了开来。采柔探头进来道:“大剑师,大祭师来了,在主
厅等著你。”

    红月掩嘴笑道:“两个都`大',究竟是谁`大'一点?”

    主厅内不但大祭司来了,其他祭司也来了,只不见明月和法言。

    施礼后,大家坐了下来。

    大祭司遣:“昨夜那另一阴女师由北路走了,守城的人不敢阻拦,坐看这妖妇
飘飘然离去。”

    这是意料中事,不过终有一天她要饮恨我剑下,为凤香索回血债。

    大祭司长叹一声道:“明月今早喝了毒酒,被发现时早死得透了。”

    我寂然无语,这或者是他交待错误的唯一方法,只有死亡才可保存他的尊严。
大祭司续道:“法言自觉无颜掌管净土的宗法,要辞去祭司的职位,希望大剑师批
准、还有是新任祭司的人选……”

    我挥手道:“净土的内部事务,全由你们作主,我只管军事方面,当黑叉人被
赶回大海里时,便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希望你们能明白。”

    众祭司均露出感激的神情,只有花云垂著头,不敢看我。唉!昨夜我迫她说爱
我,确是过分了点。

    灵智站起来道:“大剑师请走出馆外露上一脸,他们由今早便等到现在了!”

    我愕然道:“甚么?”

    众祭司微笑起立,拥著我往门外走去,刚走出大门,如雷的欢叫呐喊轰然响起。

    我一看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观瀑馆门外的大平台下,大街小巷,所
有地势略低的房舍、屋内、屋顶全站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战士平民全混在一
起,挤得插针不下,水泄不通,怕有十几万人。

    他们霎时兴奋地狂喊起来,帽子杂物鲜花全给挥上天空,此起彼落。

    “圣剑骑士!圣剑骑士!”

    我愕然不知所措,刚才我还想带三女和大黑到这美丽山城的大街小巷溜达一下
,看来这愿望是难以实现的了,因为没有人会不认得我。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吧!

    观阳在我耳旁大喊道:“今早我们发布了消息后,除了守城的人不可离开岗位
外,整个天城的人都来了。”

    我偷看大祭司等一眼,发觉他们脸上都挂著欢喜的热泪,花云更是梨花带雨,
泣不成声,她苦待的美好日子,已逐渐临近了。

    我走前两步,来到围栏旁,举起双手,示意他们静下来。

    声音像潮退般迅速转弱,以至乎完全寂然。

    我心头一阵激动,大叫道:“相信我!黑叉鬼被赶回大海里的日子,已经近在
眼前了。”

    欢喊声再次震天而起。

    天原的高空上有几只作鸟兽形奇怪东西随著风自由地飞翔著,它们给一条长长
的幼绳系著,另一端紧握在草原上一群小孩的手内。

    我们边在草原走著,一边极目而望,大感有趣,飞雪则跟在身后。

    采柔嚷道:“真是好玩,这叫甚么玩意儿?”

    妮雅笑道:“这是天原小孩中最流行的游戏,叫‘皮鸟飞’,那些皮制的鸟儿
,一遇风便飞上天上,要不要弄只来给你。”

    采柔惊叫道:“不!不!我怕弄坏了它们,这么美丽可爱?”

    我道:“大黑究竟那里去了!”

    三女开声大笑,红月道:“我们一直不提大黑,看你能忍多久,大黑跟观阳去
了。”

    我奇道:“大黑怎肯跟他去?”

    采柔妩媚一笑道:“怎么不肯,观阳带了只母狗来找它,你若看到它那馋嘴的
的样子,才好笑呢!”

    我道:“究竟是观阳打大黑的主意,还是那母狗打大黑的主意?”

    二女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红月道:“天原的狗非常有名,最懂得看管羊群,
不过不像大黑般会打仗,所以观阳才想为大黑留下个种看看。”

    我见她说得可爱,打趣道:“我也懂打仗,谁想留下个种来看看?”

    红月叫道:“我才不要生孩子。”

    妮雅垂下了头,避开了我的眼光。

    来柔美目掠过一阵失落,借著观看天上的“皮鸟飞”,没有答我的问题。

    我暗责自己,已变话题道:“红石他们那里去了?”

    妮雅道:“红石、侯玉和红晴回立石堡去了,好安排我们的人一部分到天庙来
,一部分往龙吐水去协助建立新堡,日一部分回守飘香和捕火。约诺夫则跟了燕色
往北路的擒天堡去,察看前线的最新形势。”

    我道:“你身为捕火大公,为何不跟去看看?”

    妮雅咬看嘴唇在道:“你去我才去,你在净土一刻,我便跟你一刻。”

    我爱怜地望了她一眼,无限感慨。

    远处的小孩忽地叫了起来,拚命收线,将那些色彩鲜艳的“皮鸟飞”收回来。
我往天际一看,一股雨云,正往天原飘过来,那边的天际黑若夜晚。

    三女惊呼道:“下大雨了!”

    我环目四顾,这里离天城最少有五、六哩的距离,离北路则更远,往任何一方
走也难逃豪雨淋身的遭遇。

    采柔叫道:“看!那边林内有间小屋。”

    妮雅喜道:“那是牧羊人的避雨屋。”

    我欢叫一声,带头往那小屋奔去,三女笑著叫著,兴高采烈地追在我身后。飞
雪跑在最后,可能正奇怪我们为何不像来时般四个人全挤到它宽长的背上。

    小屋在百步之外。

    狂风卷来,吹得我们怪叫连声。

    我疯狂般叫著跳著,就像失去了的童年日子又在心里身上重活了过来。

    “哗啦啦!”

    大雨洒下。

    尖叫声中,我们撞门而入,衣衫尽湿。

    三女秀发尽是水珠,须发紧贴在她们脸上,但神色均兴奋之极。

    小屋内出奇地干净宽敞,一边堆满了未草,另一边堆满了柴枝,生火的火种火
钳全部齐备。

    采柔叫道:“飞雪还在外面!”

    我推开少许门,顶著随风打入来的寒气雨粉,往外望去,林外的天原白茫茫一
片,想看远点也办不到,在风雨里,飞雪跃起前蹄,不住张口,迎著降下来的雨水
,看来非常享受。

    后面柴枝搬动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三女正忆碌地堆柴生火,熊熊火光照
亮和温暖了整个空间。

    我关上了门,将两个小窗用柴枝撑开了少许,夹带著湿气的寒风吹进来,使人
份外感到这像已与世隔绝的小屋内的温暖和安全。

    我悠闲地贴墙坐了下来,看著火堆冒起的烟屑火星,升上屋顶,再由烟卤逸走
,心中充满了欢愉。

    外面的飞雪嘶叫起来。

    我们同时一呆。

    接著木门传来括括的奇怪声响!

    我们瞪目以对。

    “汪汪汪!”

    采柔欢呼道:“大黑!”扑前将门打了开来。

    湿透了的大黑带著水花飞扑而入,直冲入连抗议也来不及的采柔怀里。

    我闭上眼睛,等待著预估的事情发生。

    果然惊叫四起,屋内水珠四溅,无人能够幸免,大黑抖掉雨水的可恶行为,我
早已领教过,但仍没有对付的方法。

    水点落在柴火里,发出吱吱声响!

    三女忽地齐齐笑骂起来。

    我睁眼一看,原来大黑蹲坐地上,撑开了腿,低头用它的大舌头去甜自己那宝
贝家伙,显是尝了甜头后以它的方式作善后工作。

    红月叫道:“大黑,不准过来舔我,连嗅嗅也不准。”

    岂知大黑以为红月在唤它,千辛万苦地爬了起来,往红月凑去。

    惊叫声中,红月躲到妮雅身后,妮雅则躲到采柔身后。

    采柔笑得全身发软,用手格著大黑的颈,死命不使大黑的巨舌舔往她的脸上。
我看著三女身上完全没有遮蔽作用的湿衣,看著她们美妙的胴体,真是想就此死去
,好将这动人的时刻永远保存下来。

    我想起了花云今早梨花带雨的样子,她现在正干甚么呢?是否也在天城的另一
角落,看著外面这场豪雨?心神飞越下,我像回到了魔女国的地殿里,看著魔女百
合美绝人世的贵体,她是生还是死了“大剑师!”

    我抬头望去,红月俏立眼前。

    火堆旁的采柔和妮雅仍在娇笑中喘著气,一人按紧大黑,一人拍著它的湿头,
逗著它在玩儿。

    红月见我眼光移到了别处,嗔道:“大剑师!”

    我眼光回到她有湿衣内若隐若现,焕发著青春气息的美丽胴体上,不自觉地咽
了一口唾沫,心中叫道:“这妮子真的长大了。”

    红月俏脸飞起两朵红晕,不胜娇羞地道:“大剑师,我给些东西你看。”随著
打开两肩的衣服,缓缓脱掉全身湿衣,然后半点也没有保留地,立在我眼前。

    采柔和妮雅像是一点也不知这边发生了甚么事的样子,继续著她们和大黑的游
戏。

    我的目光完全没法离开红月的身体,那种娇嫩柔滑,那种代表了骄傲和青春的
肉光嫩色,使我的心热了起来,烧了起来。

    红月以从未有过的娇羞神态,咬著唇,垂著头,傲然挺立。

    我的眼光在她修长玉腿逡巡著,以心眼画著美妙的线条。

    我想起了西琪,一阵噬心的痛苦狂涌而起,我“霍”地起立,一手抱起赤裸的
红月,对著她的小嘴,往厚软温暖的禾草堆走过去。

    红月,我屈服了!投降了!

    在这刻,你是世上最美妙最可爱的小东西。

    柴火烧得□啪作响。

    黄昏时,我们回到了天城,天城的战士和居民只是微笑地向我们打招呼,使我
感到自在多了。今早我向大祭师要求,这里的人都不准一见我便围过来,更不可向
我下跪膜拜,那些都是我最不想遇到的情形,看来这要求现在生效了。

    四人两兽,刚踏入观瀑馆,有人来报花云祭司在等待著。

    我心中大奇,花云为了甚么事来找我,迳自往主厅走去,三女则回房去了。

    主厅内还有位我意想不到的客人,龙腾大公的女儿,龙歌的妹子──龙怡贵女
,一见到我垂下了目光。

    我心中暗自警惕,千万不要再种情根了。

    我在花云对面坐下,询问的眼光望向花云。

    花云向龙恰道:“大剑师来了,你亲口和他说吧!”

    龙怡紧闭樱唇,摇首,头垂得更低了。

    花云叹道:“这傻孩子!”向我解释道:“刚才她来见我,说她父亲和哥哥都
很颓丧,很后悔,竟然误信了阴女师的说话,做出了那样不光采的傻事,对不起大
剑师……”

    热泪由龙怡俏脸珍珠串般滴往地卜。

    我心中侧然,龙怡的悲哀不只是因龙腾、龙歌而来,打击得更重的是她的信心
和自尊,一向以来,她都唯父亲兄长马首是瞻,以他们的信念为自己的信念,以他
们为荣,但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在昨夜彻底地破碎了。

    我愕然道:“我不是说过‘过去的便让他过去吗’,为甚么他们还不能释怀?


    龙怡悲泣道:“你骂他们一顿,他们反而好过点,偏偏你对他们那么好,使他
们感到更对你不起。”

    花云低声道:“明月的自杀和法言的引退,使他们更不好过。”

    我本来对他们父子没有多大好感,可是现在见他们自责如此之深,印象大改,
何况还有龙怡的热泪在眼前淌著。

    我看著被龙怡泪水梁湿了的地毯,脑中灵光一现道:“今晚就让我在这厅内,
举行一个舞会,除了昨晚的人外,其他人客由你订出来。”

    花云悄脸亮了起来,风情万种地瞅了我一眼,道:“我常在想,这世界里究竟
有没有兰特公子办不来的事?”

    龙怡抬起哭得红肿了的双瞳,感激地望我一眼。

    我心中叫糟。

    最怕是女人这种含著情意的眼神。

    观瀑馆外车水马龙,馆内香衣丽影。

    所有人都脱掉了甲胄军服,换上净土柔软鲜艳的彩衣,女仕们当然更刻意打扮
起来,使我想起飘香城的宴会。

    采柔、妮雅、红月当起了女主人,殷勤地款待著宾客,一队乐队奏著净土的舞
乐。

    幸好观瀑馆的主厅极为宽敞,容纳百来二百人,绝不成问题。

    妮雅派了十多个年青貌美的女亲兵,头插鲜花,换上金黄色的长袍,露出半边
酥胸,托著美酒美食,满脸笑容穿花蝴蝶般在客人里劝酒戏食。

    天城里有头有脸的居民,将领贵胄们都来了。

    “当!”

    我和战战兢兢的龙腾碰响了酒杯,道:“不要说你,连红石,甚至妮雅不也曾
给那妖妇骗倒了,在飘香城差点和我反面破裂,比昨晚还厉害呢。”

    其实谁不心知肚明龙腾是私心太过误信谗言,但人总要找下台之阶,龙腾亦只
好乘势骗骗自己,绷紧的脸容一松,眉开服笑地向羞惭满脸,陪在一旁的龙歌道:
“哈!你看,连红石那老小子也中了奸计,幸好大剑师大人大量,不怪我们呢。”

    龙歌的脸皮当然及不上乃父的厚度,勉强一笑,神色仍是很不自然。

    妮雅走了过来,抗议道:“刚才我听到有人提我的名字,是谁说我的坏话?”
我奇道:“谁提起你的名字呢,怎么我听不到?”

    妮雅瞪了我一眼,向龙歌道:“不邀请我跳一支舞吗?”

    龙歌愕了一愕,如梦初酸地躬身道:“请妮雅大公赏脸。”

    妮雅微微一笑,拉起龙歌的手,往厅心走去,加入了一对对正翩翩起舞的男女
里。

    在我旁的大祭司道:“大剑师,你为何不跳舞?”他心情非常之好,笑容替代
了一向的肃穆庄严,他真是个值得人敬重有量度的长者。

    我摇头道:“这种舞和帝国的分别很大,我不懂得跳。”

    灵智微笑道:“你看小采柔的舞姿多美妙,她跳了两只后便比任何人也跳得更
好了。”

    我苦笑道:“就算我想跳也没有人来邀请我。”

    刚和宁素舞罢回来的燕色大公笑道:“全场的女孩子也想有与大剑师共舞的光
荣,可是你被众大祭司团团围著,还有龙腾这凶神恶煞的人在旁虎视眈眈,谁敢过
来。”

    众人开怀笑骂,仅余的阴霾也云散烟消。

    我偷看花云一眼,犹豫著是否要和她跳一只舞,她也刚好偷望过来,两人眼光
一触,都吓得急忙避开。我们的关系确实微妙异常,不知应如何分类。

    红月的娇笑声传来,只见她离开了男伴的手,转了两个圈,秀发飘飞,长裙扬
起,举起的手衣袖落了下来,在头顶作了几个美妙的姿势,又劲又热,连我也看得
心痒起来,记起了她在禾草堆上的热情和娇羞。

    这时我听到宁素低声询问道:“红石大公还未回来吗?”

    卓联答道:“恐怕今晚他也不会回来了。”

    宁素失望地叹了一声。

    我也暗叹一声,但这种男女间的事,外人不但很难插手,若插手则更不妥当。
我想著应否邀花云共舞时,一把女声在我背后轻轻道:“大剑师!龙怡有否和你共
舞的光荣?”

    燕色这豪汉拍掌大笑遣:“看!全场最有勇气的美女终于出现了。”

    我看到花云脸上闪过失望的神色。

    龙怡娇羞嗔道:“燕色大公!”纤手早穿进了我臂弯里。

    我领著她往厅心走去,道:“你要教我才行!”

    龙怡美丽的脸庞兴奋得红扑扑地,娇羞点头,但不敢回望我。

    我一离开刚才那堆在净土最有威权的人后,果然不出燕色所料,全场的女士眼
光都集中到我身上,虎视眈眈。

    龙怡从我臂弯脱出来,指导著我怎样搂著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如何拿著她的玉
手,如何踏前退后,不一会我们已随乐起舞。

    红月刚和男伴舞到我身旁,嚷道:“大剑师你还骗人不懂得跳,下一支轮到我
了。”

    “哟!”

    我因望向红月,竟忘记了舞步,一脚便□在龙怡穿著舞鞋的脚尖上。

    我陪罪后向红月叫道:“看到吗,你不怕就来吧!”

    龙怡笑得弯下腰来,双手按到我肩上,顺势将小嘴凑到我身旁,轻轻道:“大
剑师,谢谢你!”

    红月走了过来,向龙怡甜甜一笑道:“好龙怡,轮到我了吧!”

    龙恰拿她没法,深情地瞟了我一眼,依依不舍地退了开去。

    红月搂著我,亲热地起舞,娇躯不住贴上来,比一团烈火更使人吃不消。

    我道:“以后也不用骗人了吧!”

    红月皱起鼻子道:“当然还要骗人,我不能告诉人家只和你有过一次,所以你
若要我不说谎,便应知道该怎么做。”

    忽地竖起脚尖,越过我的肩头往人口处看去,兴奋地大叫:“噢!父亲和哥哥
来了,还有小矮胖。”

    我放开红月,回头看去。

    红石、红晴一身戎装,正和小矮胖及侯玉步进厅内。

    红月跑了过去,拉著小矮胖,硬迫他跳舞。小矮胖苦著脸向我叫道:“大剑师
,明早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我忍著笑点头,跟著红晴、侯玉也被美女拉走了,只剩下我伴著红石走回各大
公和祭司的“小圈子”里。

    龙腾主动向红石示好,打招呼道:“红石大公,路途辛苦了?”

    红石冷冷看著他,我暗叫不妙,伸手暗按在红石背上,轻轻拍著。

    红石何等敏锐,微一错愕,摇头苦笑道:“你这老鬼,真拿你没法!”

    众人大笑起来,至此龙腾才正真放下心来。

    宁素来到红石身旁,低唤道:“红石大公你好!”

    红石斜兜了她一眼,剑眉一耸,英伟的脸庞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淡淡道:“
宁素大公,今天为何有空闲了?”他显然对宁素昨夜晚宴前不肯见他仍梗梗于怀。


    宁素顺手从女侍盘中取来一杯净土著名的“醉果酒”,双手奉上,道:“红石
大公息怒吧!这是你最爱喝的酒。”

    红石想不到宁素竟肯向他当面陪罪,大有脸子,伸手接过酒杯,一口气喝了大
半,递回给宁素。

    宁素呆了一呆,俏脸通红,拿著酒杯愕了半晌,才一饮而尽。

    燕色一手搭在红石肩头上,一脸俏皮的神情,大笑道:“老小子!真有你的。


    我有点莫明其妙,为何宁素喝杯酒也这么羞人答答?燕色又如此说话?其中必
有些我不明白的含意。

    心中一动,来到花云身前,道:“花云祭司,我有否与你共舞的荣幸?”

    花云仅能觉察地点了点头,将手递给我。

    我搭著她来到一对对起舞的人群中,一手搂著她的萤腰,一手搭在她香肩上,
徐徐起舞。

    花云低垂著目光。

    我道:“为何不敢看我?”

    花云摇摇头,轻轻道:“我怕看你的眼睛?”

    我佯怒道:“你怕我吗?”

    花云仰起俏脸,深深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头道,“你知道不是那样的。”再汉
了一口气道:“自从被选了作祭司学徒后,我决定了再不会向任何男人说昨晚那句
话,但我终于违背了自己,还说得那么心甘情愿,没有丝毫后悔。”

    我的心软化起来,因她劝妮雅留在净士而生出的些微恨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云再望向我,柔声道:“大剑师!你满意了吗?”

    我苦笑摇头。

    花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像红石刚才便迫宁素喝合杯酒,要她在众人前
公然表态。”

    至此我才恍然大悟,难怪宁素如此忸妮。

    我道:“为甚么现在又敢看我了?”。

    花云气道:“你的说话就象你的剑,令人又怕又恨,又完全没法子捉摸,但又
忍不住欢喜,爱被你步步进迫。”

    这是多么深情的话,花云的爱是含蓄的,我虽不住提醒自己千万别再坠进情网
里去,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著她,想和她说话,想看她欲拒还迎的羞态。她那凛然
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更加强了我在这方面对她“侵犯”的意欲。我并不需要和她
有任何肉欲的关系,只是要她心中有我。

    花云像看穿了我的心事般,瞪著我道:“满意了吗?兰特公子!”

    四周的人忽地拍起掌来。

    我们愕然望去。

    只见四周的人都停了下来,逐渐围成一个大圈,在大圈中心采柔跳著奇怪的舞
步,摆出一个接一个美妙至难以形容的逗人姿态。

    花云放开了搂著我的手,但却仍由我搂著她的腰肢。

    采柔在跳闪灵舞!

    她的秀发随著充满劲道和节奏感的舞姿有力地拂动,每一个动作,都和她的表
情和眼神配合著,一忽儿若怀春少女,一忽儿若深闺怨妇,诱人之极。

    我记起了父亲的话:当闪灵的女子跳舞时,连盲子也会睁开眼来。

    久违了的大黑从人堆处钻了出来,扑到采柔身边,叫著跳著,还以为采柔在逗
它玩耍呢。

    众人的拍掌声和啸叫声更响更急了。

    乐队兴奋忘形地吹奏著。

    采柔的脚步忽快忽缓地踏在地上,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节奏。

    采柔忽地往我飘过来,直至我的身前,作了几个曼妙至无可比拟的美态,既骄
傲又野性,使我差点忍不住搂她入怀,审问她为何有这么美妙的闪灵舞,也不早些
跳给我看。

    花云轻轻推我走出去。

    我在她的纤腰用力一捏后,才松开了手。

    采柔双手缠了上来,搂著我舞了开去。

    众人轰然叫好。

    采柔在我耳边道:“大剑师!我很快乐!”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钻人了我们中间,原来是大黑。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