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策五章 飞鸟行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策五章 飞鸟行动


    罢到营地,小矮胖的人迎了上来,告诉我他想见我。

    我怕红月不高兴,想找她一道去,岂知这小妮子却睡著了。

    采柔却偷偷爬起身,随了我们去。

    沿途大黑忽前忽后,钻来钻去。

    这时营地内几乎全部的人都动员到了外边去工作,只剩下些妇女负责营地的日
常事务。

    这些净土女子大多身材修长,脸容秀美,皮肤又白皙,兼之风气使然,流波顾
盼间,总是情意盎然,看得人心头发热。她们见到我穿营而过,都热情地呼叫我大
剑师之名。

    好不容易来到小矮胖的临时大工场,一个以木材作支架,铺上皮革的大空间,
虽然知道小矮胖在干甚么,但仍吓了一跳。

    在这个阔达七十多尺、高约二十尺的正方形空间里,几乎全被一只超巨型的皮
鸟飞骨架占据了,在大小的高台上,百多人正在努力工作著。

    我呼出一口气道:“要这麽大的吗?”

    小矮胖道:“我做了一个非常有放发性的实验。就是跑到附近一座小山峰上,
放出了一只皮鸟飞,於是有了新的发现。”

    这时我也不由佩服小矮胖的实验精押,赞许地拍拍他肩头。

    大黑跑了过去,好奇地嗅著那有骨无肉的皮鸟飞。

    小矮胖眉飞色舞续道:“第一个发现,就是皮鸟飞并非向天上飞去,而是……”

    他用手比著皮鸟飞下降的路线道:“而是盘旋著往下飞去,有时甚至可逆风而
行,而其负重是可影响它落点的远近。”

    我大喜道:“这样记来,我将有极大机会落在我想降落的地点了。”

    小矮胖摇头道:“我们将同样大小的皮鸟飞由山峰放下来十多次,没有一次落
点是相同的,最远的一次相隔了两哩多,若由高上十多倍的居仙岭放下来,差别将
更大,可能是流仙城北,也可能是流仙城南,甚至直接降到城中去。”

    采柔和龙怡脸色转白,叫道:“那怎麽办?”

    小矮胖得意道:“不用怕,我又做了几次实验,试将皮乌飞的双翼作不平衡的
改变,竟能大致决定了降落点是偏左或偏右,所以嘛……”



    大踏步来到皮乌飞骨架之下,抬著鸟翼道:“我在每边的翼上都装设了可由大
剑师调教的活板,使大剑师可控制飞行的方向,即管风向不大对,也不用怕,就像
船上的风帆那样。”

    我道:“那麽这装置可否调较皮鸟飞的降落。”

    小矮胖道:“降落是另一套方法,我会令你能把鸟翼摺起来,那时皮鸟飞便会
往地上掉下去。”

    龙怡失声道:“渲麽高掉下去,怎能活命?”

    小矮胖道:“不用怕,快要掉到地上时,大剑师可将鸟翼再张开,减缓跌势,
而且我特制了一件垫满软棉的大衣,到时会给大剑师穿起来,就算跌过结实,也没
有大碍。”

    我对小矮胖不由衷心佩服起来,点头道:“干得好!甚麽时候能够完成!”

    小矮胖看了看他的得意杰作,道;“我动员了二百妇女缝制皮鸟飞的皮,最迟
明晚我便可交货。”

    我心头一阵激动,明晚之後,只要天气适合,我便可以由居仙岭翱翔而下了。
回到营帐时,天梦和飘香星已升上了中天,正值夜中时分。

    营地仍是处处灯火通明,所有人都不眠不休地为即将来临的攻城之战努力著。
红月也醒来了,和刚回来的妮雅笑谈著,营帐前的空地上燃著了篝火,几个年轻将
领围坐著,兴高采烈地等我回来,原来是约诺夫、龙歌、秀青、侯玉和红晴,这批
南北将领似乎混得很是融洽,再没有以往互相敌视的痕迹。

    大黑认得红晴等人,早走了过去以它吞吐的大舌头向众人打招呼。

    红晴亲切地接著大黑,这时我才看到他肩头包扎著绷带。

    我坐到他们中间,龙怡则羞人答答地坐到她兄长龙歌之旁。

    采柔迳自加入了妮雅和红月的小圈子,这也是采柔的一向作风,尽量不干扰自
己男人和朋友的交往。

    我向红晴道:“给那个女人抓伤了。”

    众人大笑起来。

    红晴神气地道:“今天我们在营地北十哩处和敌人一个近一百人的侦察队伍相
遇,干掉了对方十多人,其他的急忙逃去了,不过我们也死了几个,黑叉鬼真是不
好应付。”

    斯文秀气,随著我由南方一路征战而来的秀青道:“我真希望有大剑师一半的
厉害,对著黑叉人时便可狠狠的多杀几个。”

    侯玉道:“但大剑师已将勇气和信心带给了我们,以往对著黑叉鬼时,纶他们
野兽般呼叫著攻来,我们的刀法连平时的五成也施展不出,但今天我们和黑叉鬼干
上时,人人都勇气倍增,奋不顾身,反而黑叉鬼像怯了很多似的,杀得真是痛快淋
漓。”

    我道:“你们怎会这麽巧,走在一块儿?”

    约诺夫笑道:“我和龙歌巡逻回来时,刚好遇到他们,记起大剑师,便一齐来
看看你睡著了没有,岂知你仍未回帐。”

    龙歌道:“我到来是有件好东西要送给大剑师的。”说罢将一个重甸甸的革囊
递了过来给我。

    我打开革囊,取出一个黑黝黝的圆筒,筒头有只连著幼铁素的像八爪鱼般精光
闪闪有多个挂钩的钧头,打造得非常坚实,铁索其余的部份自是藏在筒裹。

    龙歌解说道:“这是当年一个北方叫妙手的巧匠造的,可惜在黑叉人攻城时生
死不明,看!筒旁的是机括,只要一按动,索钩便会藉强力弹簧射出,最远可达五
十多尺,足可攀上最高的城墙,对大剑师进入流仙城会很有帮助,你要不要立即试
试看。”

    我爱不释手地把玩著这好东西,道:“当然要试,不过这几天还有很多时间,
我们不如先聊聊吧!”

    龙歌道:“希望大剑师以後时常用得上它,那就好了!”

    我向他道谢後,奇道:“为何你们没有带酒来?”

    红晴叹道:“七位大公联手签署了法令,由今天开始,直至攻陷流仙城,谁也
不准喝酒,还有其他很多见他妈的大头鬼的规矩。”

    约诺夫道:“大剑师你知道吗?现在不但所有净土男儿都以你为偶像,连很多
骄傲的娘儿们,也忍不住整天谈著你,你人出外时小心点,因为那并不是单凭你的
圣剑可应付得来的事。”

    龙歌大笑道:“连我这眼高於顶的妹子,也磨在你身边不肯定走可见……哎哟
!”

    龙怡用手肘重撞了龙歌一下结实的,红著脸站了起来,投往妮雅等人处。

    众人乐得哈哈大笑。

    我感受著他们真挚的友情,心中一片温暖,要建立起这种关系,我们究竟经历
了多少误会、谅解和患难呢?

    龙歌又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道,:“甚至连我们那头美丽的雌老虎,提到大剑
师时,也脸孔红喷喷的。”

    约诺夫目了口呆地道:“甚么!她也会脸红。”

    红晴、侯玉和秀青等都是来自南方,茫然不知两人在说谁,好奇心大起,追问
道:“是那只美丽的雌老虎?”

    龙歌贬眨眼道  :“当然是雁菲菲,我们最厉害的女将。”

    三人恍然,接著一齐“结结”怪笑起来。

    红睛伸手搭著我的肩头,大作老朋友状道:“大剑师不用客气,我们这裹的男
人对投怀送抱的美女都是多多益善,你问问他们,谁没有和像野马群那么多的女人
好过。”

    众人又拍腿捶胸地怪笑叫嚷起来,惹得妮雅等也好奇地望过来,逃了开去的龙
怡当然更知道我们说的不会是正经事。

    龙歌喘著气笑道:“其他的我都可以帮大剑师忙,独有这头雌老虎,我碰也不
敢碰一下。”

    众人又爆出另一阵哄笑,气氛热闹之极。

    妮雅走了过来,手上拿著两卷东西,笑骂道:“大剑师要小心误交损友,这是
谢问大公著我交给你的东西。”

    我接过後,妮雅瞅了我一眼,又走了回去采柔处,和她们进入帐内,大黑看到
了,从我脚旁爬了起来,摇摇摆摆的跟了进去。

    我摊卷一看,原来一卷是流仙城的鸟瞰图,重要的地方都有说明文字,地道、
人口在那里,都清楚标明出来,不过恐要红月等帮忙,才可完全看懂我只认得少部
份的净土文字,另一卷则是城下秘道的详图。

    龙歌道:“我真希望能跟在大剑师身旁,到流仙城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我收起图卷,奇道:“为何你们像一点也不担心我会完成不了任务,难道不知
这是极危险的事吗?”

    众人齐齐一愕。

    红晴搔头道:“是呀!为何我一点也没有想过你会失败,直至你现在提醒我,
我也不会感到会应付不了,或者是因为我们深切相信这世上没有事是你办不到的,
记得吗!你一个人便摧毁了整个黑叉人的堡垒!”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都有同感。

    自我踏进净土後,我便知道唯一扭转劣势的方法,是凭藉我是预言中圣剑骑士
的身份,建立起净土人对我的信心,现在终於成功了,净土人已由败军之将变成了
一股充满自信的可怕军事力量,足以和黑叉鬼抗衡。

    前途上还有两个不明朗的因素,就是大元首和实力不明的黑叉王尧敌,时间将
说明谁是真正的强者。

    约诺夫像想起了甚么似的叫道:“噢!我差点忘记了告诉大剑师一件重要的事
,今天黄昏时分我带著一队人沿河摸上去,探查敌方的动静,发现了在黑叉鬼的监
视下,一批净土男人成了奴隶,正为黑叉人在沿河区建造小型的碉堡。”

    我呆了一呆,这样说,黑叉人并没有将所有净土男人赶尽杀绝,而是留下了部
份来当苦差,这消息实在非常重要。

    我们又风花雪月谈了一番,不知如何话题总离不开女人,将天明时,他们才兴
尽版辞去了。

    我回到帐内。

    一股清香涌入鼻内。

    四女或卧或坐,都换上了柔软的睡抱,采柔和大黑搂在一起嬉玩著,红月睡了
过去,妮雅和龙怡亲热地并坐交谈。龙怡见到我进来,看了看自己坦露出一大截酥
胸、玉臂和美腿的睡袍,不胜娇羞地垂下头去。

    几上油灯之旁放了个香炉,香烟袅袅徙炉盖的气孔溢出来。

    采柔舍下四脚朝天的大黑,盈盈立起,兴奋地道:“这是妮雅带来的香料,当
日年加……年加先生……”

    我将她搂人怀时,安慰道“过去了的事便让他过去好了,只要我们将净土回复
他心中那美丽的天堂,他便能安息了。”

    一旁的妮雅和龙怡停止了说话,默然下来。

    采柔缓缓移离我的怀抱,举起纤手,温柔地为我宽衣。

    我站在帐中,想起沙漠裹的日子,想起沙漠另一边的世界,不禁百感交集。

    假若有一天我回到魔女国,我会跪在华茜脸前,请求她宽恕我的薄幸无情。

    龙怡和妮雅站了起来,帮著采柔为我脱下战甲衣服,解下魔女刃。

    清香盈鼻,不但来自燃烧的香料,还有三女动人的体香。

    在这样时刻,你永不需要去思索生命有何意义,因为这一刻的本身便已拥有最
动人的魔力,使你忘记了一切。

    不一会,我精赤上身,只穿一条短裤,立在帐内。

    采柔用温热的布巾为我拭抹了几下後,向藏在我身後,不敢看我的龙怡道:“
龙怡来!由你来为大剑师净身。”

    龙怡蚊蚋般的声音在我身後响起道:“我……我怕我做得不好……”

    采柔鼓励道:“能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拭身,是女人最大的光荣,来!学我那样
便成了。”

    妮雅将龙怡推到我脸前,采柔则将热巾塞到她手里。

    龙怡连耳根也红透了,低著头,用颤震的手细心为我揩拭著。

    妮雅伸手抚摸著我背上的肌肉,叹道:“大剑师你真强壮,难怪有这么可怕的
力量,连凶猛如猷的黑叉人也不堪你一击,是吗!龙怡贵女!”

    易害羞的人特别惹人逗弄,眼前的龙怡就是一个好例子。

    龙恰低声应道:“是……是的!噢!你刚才在说甚麽?”

    采柔瞪了妮雅一眼道:“红月贪玩不用记了,连你也是那麽爱耍弄龙怡贵女。”

    妮雅嘻嘻一笑,凑在我耳边道:“我们今夜全陪你,好吗?”

    我心中一荡,伸手扭著她的腰,上下爱抚著,道:“你的‘陪’字究竟代表甚
么意思,可否讲清楚一点?”

    妮雅含羞道:“就是陪你这大英雄说话儿呀!满意没有!”

    我嘿然道:“对不起!我误会了,还以为是想陪我睡觉儿呢?”

    众皆以为她早睡了的红月翻了个身,脸向我们“嘻”一声笑出来道:“妮雅陪
大剑师睡觉时也可以说话的嘛!”

    妮雅羞不可仰,扑了过去和红月算账,搂作一团,帐内喜气洋洋,春色无边。
采柔移到我背後,发力搂紧我,在我耳背呢喃道:“大剑师!采柔很快乐。”

    我记起了天眼的眼神,心头一阵颤栗,伸手往後搂著她纤柔的腰肢,心里叫道:
采柔呵采柔!你是命运赐与我最珍贵的神物,它又怎可从我手襄将你夺走。

    龙怡蹲低身子,拭著我的大腿。

    我低头看著她轻轻摆动,线条优美的背臀,心中涌起无限的温柔,探手轻捏著
她雪白的颈项。

    我虽痛恨命运的存在,但今夜我却要感激它,因为地赐与了我整个宇宙。

    次日睁目时,阳光由帐隙处透入来。

    我猛然坐起,叫道:“不好!”

    接著我的龙怡也吓得坐了起来,愕然道:“甚麽事?”

    我叹道:“这样的天气,我如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飞渡流仙城的上空。”语
罢向龙怡望去,只见她赤裸的身体除了遮著下肢的薄被外,其他完全地、毫无保留
地呈现在我的目光下,完美坚挺的乳房像花蕾般娇嫩动人。

    龙怡见到我贪婪的目光,虽垂下了通红的俏脸,但却任由我饱餐艳色。

    我奇道:“她们三人那里去了?”

    龙怡道:“妮雅一早醒来,便赶著去督促她的人工作,稍後红月醒来,又要去
看小矮胖怎样做那只超级皮鸟飞,因为她还未看过,采柔和大黑只好陪她去了。”

    我想像著红月撒娇时的模样,道:“你为何又不随她们去!”

    龙怡头垂得更低了,轻轻道:“你弄得……弄得人家起不了来,何况我若走了
,便没有人服侍你了。”

    女人的确很易把男人宠坏,想当年我孤身一人,走南阐北,日子还不是那麽去
,但自从遇到采柔後,连脱衣穿衣也懒了起来。

    本来我还想好好和龙怡调情一番,但想起晕可恨的天气,心头像挂了一块大石
,直沉下去,再没有这个心情。

    梳洗後,我和龙怡一齐出帐。

    灼热的阳光便我差点睁不开眼来。

    妮雅的两名女亲兵正等待著,见到我出来恭敬施礼,道:“妮雅大公请大剑师
到她那里去。”

    我环目四顾,找不到飞雪。

    其中一名女亲兵知机道:“刚才我们来时,见到飞雪从河里喝水回来,现在应
是在营外吃草。”

    我暗忖飞雪果是灵马,性格独立自主。

    龙怡欢喜地道:“大剑师可否让龙怡和你共乘飞雪!”

    我笑道:“当然可以!”

    我策著飞雪,和龙怡随著那两名女战士,又重临那天远眺流仙城的山的顶上。
妮雅、龙腾、燕色和数名将领,正等待著我。

    龙腾见到女儿,满布阴霾的脸挤出一丝笑容,道:“龙怡!有没有惹大剑师不
高兴?”

    龙怡不依地拉起龙腾的臂弯,大力摇了几下,表示抗议。

    我来到妮雅旁,往流仙城望去,一看下也是心头一震。

    两艘黑魔船正在离去,但逆河而来的黑魔船却多得不成比例,只是见到的便有
十多艘,而泊在城内的船由早两天的三十多艘,增至五十多艘。

    燕色道:“黑叉鬼来得真快,这是‘黑珍珠’戴青青的船队,看情况他们是从
聚仙湖赶来的,若照黑叉人军队这样的调动速度,五天内他们便可集给近二十万的
大军,那时……那时……”沉默了下去。

    我自然知道燕色想说的是“那时便是我们未日来临的时刻了”,沉吟片晌,问
道:“我们准备的工夫怎样了?”

    龙腾道:“每一个人都拚尽了命,进展比预期的快上了至少一倍,最迟明天晚
上,一切都可以准备妥当。”

    妮雅道:“但这天气……”

    我断然道:“不理天气是晴是暗,明天晚上我便乘皮鸟飞直飞流仙城。”

    众人齐一呆。

    妮雅骇然道:“不!那太危险了,黑叉人会发现你的。”

    我淡淡道:“他们除非全盲了眼,否则怎会看不到我,  但这事在他们来说实
在太超乎想像了,可能会以为是只巨鸟,甚至疑神疑鬼,不知如何作出适当的反应
。”

    燕色皱眉道:“但他们必会派人追查,若发现了你,那怎麽办?”

    我道:“那我便要改变一下计划,舍弃了城北郊野的落点,而改在流仙城之内。


    众人愕然道:“甚么?”

    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假设我落在城外,又
给黑叉人发现了,我可能永远也进不了城去。”

    龙腾道:“但敌人会在城内张开罗网等你投进去。”

    我道:“事情并非那麽悲观,假设我能降在一座高楼的褛顶,将皮鸟飞烧个乾
净,然後再潜入地道里,你猜黑叉人会怎么想?”

    燕色苦笑道:“他们或会跪了下来向火鸟膜拜叩首,但是你能那么准确控制落
点吗?若落到河里去,你可能会因脱身不出来,活活淹死的呀!”

    我微笑道:“别忘了我是圣剑骑士。”

    燕色愕然,想了又想,一拍大腿道:“是的是的!怎度我总是忘了这最重要的
一点,而且你每次取胜,都是不按常规,今次又那会例外。”

    龙腾神色凝重地道:“好!就让我们搏他一搏,最多便将整个净土赔进去,也
好过坐以待毙,又或始回天庙去。”

    我伸出手来,让燕色、龙腾和妮雅将他们的手分别握上去。

    我是否那圣剑骑士,净土是否有希望回复和平,便由明夜的飞鸟行动来决定。
我和龙怡回到营地时,出奇地见不到采柔和红月,於是找往小矮胖的工场去。

    到了工场内,才明白了原因。

    采柔正大展身手,为已接近完成的皮鸟飞涂上颜色和绘画图案。

    小矮胖在旁得意地道:“看!就算给黑叉人看到了,也以为是地狱里飞出来的
巨鸟,不会想到你正在它的腹内。”

    我看著采柔书笔下那栩栩如生的鸟头,叹为观止道:“谁出的主意!”

    小矮胖道:“当然是采柔小姐,我怎么想到这麽精采的玩意儿。”

    红月跳著走了过来,挽著我兴奋叫道:“看!采柔姐画得多麽好!”

    正立在高台上以油扫为鸟翼绘上羽毛的采柔,将她那沾了油采的俏脸转过来,
送来了甜甜一笑。

    我叫过去道:“采柔!不要怕弄圬了,回去轮到我来给你洗热水澡。”

    采柔跺了跺脚,不依地再转过头来,娇嗔地横了我一眼,才转回去继续工作。
在工场内努力的男女都笑了起来。

    大黑由鸟腹下钻了出来,摇头摆尾到来舐我,红月和龙怡蹲了下来,一头一尾
抱著大黑,和这家伙亲热玩耍起来。

    小矮胖陪伴著我,绕著皮鸟飞兜了一个圈,同时向我解说操作的方法。

    我一边听一边问,到弄清楚所有细节後,拍了拍小矮胖肩头,赞道:“真是净
土最伟大的发明家,终有一天你能制成可让净士人自由地在天空上飞翔的东西。”

    小矮胖飘飘然道:“没有大剑师丰富的想像力,也刺激不出这样的宝贝来。”

    我伸手抚著装盖往鸟翼上的羊皮,道:“你可否在鸟身涂上足够的黑血,使我
能在降落後迅速将皮鸟焚过一乾二净,使黑叉鬼一点痕迹也找不到。”

    小矮胖点头道:“自接到妮雅大公新的指示後,我已准备著这样做的了,大剑
师放心。”

    我的手感觉著鸟*的皮质,心神却飞越到明天晚上,振翼离开居仙岭那一刹那
的动人光景。

    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我要好好练习一下龙歌送给我那只索钩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