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四章 洪峰克敌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四章  洪峰克敌


    次日清晨,我亲自送了直慕上船後,和采柔、龙怡、红月三女沿著河旁大道漫
步,大黑兴高采烈,跑在最前面。

    流仙城一片寂静,除了净土军外,所有平民都撤到了大剑师城或天庙上去,无
人的大道弥漫著风雨欲来前的紧张气氛。

    眼前是一种内蕴著迫人压力的表面平面。

    路上不时驰过一队又一队的净土骑兵,见到我们鄱在马上施礼。

    红月叫起来,指著前方的河面上道:“快看!他们不知在弄甚麽玩意儿?”

    我们往她指处看过去,只见一大群人聚在河旁,似要将甚麽东西弄进水里去的
样子,河上还有两艘小艇。

    大感兴趣下,红月天真地连蹦带跳,引著好事的大黑当先走去,还不断扭头招
呼我们走快一点。

    我和龙台采柔对祖一笑,跟了过去。

    快到那人群聚处时, “哗啦”水响,一个像刺 般生满尖角的大圆铁球,滑入
河里,浮在水面。

    人群爆起欢呼声,叫道:“浮起了!丙然浮起了!”

    红月这时坟人了人群里。

    怪铁球往下游流下去。

    两艘小艇慌忙追截。

    小矮胖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身旁傍著它的女伴玲芷,见到我们,手舞足蹈叫道:
“成功了!我成功了!”

    红月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挽著玲芷,向她询问怪球的事。

    小矮胖迎了过来,兴高采烈地道:“大剑师!你看我铸出来的水刺球多麽棒,
只要和洪水一齐冲下,包保尧敌没有一艘臭船不在船底破几个大洞出来。”

    我由衷赞道:“你真是净土最伟大的天才!”

    小矮胖又道:“有了玲芷在旁帮手後,我的灵感也多了很多,龙怒吼也给我改
良过了,放了很多尖铁片在里面,保证杀伤力大了很多。”

    我心中升起一股怪异莫名的感觉,任何武器发明後,不但会继续存在下去,还
被不断改良,愈来愈具杀伤力,终有一天,人类会制造出能毁灭整个文明的武器,
就像智慧典来自那毁灭了的文明那样,自吃苦果。无论开始时的动机怎麽善,结局
都将会是一样,我又想起西琪屋後的毒地利大洞。



    小矮胖见我脸色不大好,惶恐地道:“大剑师……”

    我挽著小矮胖来到河畔,这时其中一艘小艇已把刺球截著,不让它飘往下流去,
红月在河边追著鼓掌,觉得很是好玩。

    我语重心长地向小矮胖道:“有关龙怒吼的制法,不要写入任何记载里,也不
要教晓任何人,当大地回复和平,或巫帝恶贯满盈授首後,将所有可怕的武器全部
消毁,记紧了吗?”

    小矮胖愕然片响後,点头肃容道:“大剑师的胸襟令我小矮胖由衷敬服,我心
矮胖定会遵从大剑师的吩咐。”

    我叹了一口气,这世界如此辽阔。只要继续存在著战争,便会发明更可怕的武
器,难道我真能将整个世界全置於我的统治下,消毁所有武器,这样大地才能出现
真正的和乎,但那又能维持多久呢?

    跟著的五天,是我来到净土後最轻松愉快的时光,终日和采柔大黑等在流仙河
上到处游玩 到了晚上,妮雅才回来加入我们。

    第五天的黄昏,我们接到约诺夫的蓝鸟传书,知道他们和箭飞率带回国的黑叉
人遇上了 并安排他们避过尧敌由聚仙河派出的侦骑,等待潜返北方的良机。

    这良机在第二天清晨出现。

    尧敌终於开始调兵南来进攻流仙城。

    果如我们所料,尧敌兵分三路,雨路由沿两岸旁的陆路推进,而主力则以过百
艘船舰运载兵员物资由水路逆流而来。水陆两路互相呼应,不求速只求稳。估计兵
力达二十五万人以上

    流仙城的所有将领军士都既兴奋又紧张,城内城外蹄声响个不停,使闻者所有
神经都绷得翼翼的。

    按著来的十天,流仙城进入完全备战的状态,除了数千守城的军队外,所有人
都给派了出去,负责不同的任务。

    这天,我将采柔大黑等留在大公堂。由龙腾、红石和翼奇伴著到了城北外一个
小丘上,遥望滚流往北的流仙河。

    红石笑道:“你们看,流仙河的水位比往常最少低了一尺,希望尧欢不会觉察
到这不寻常的现像。”

    龙腾笑道:“不用怕,你看看天色吧,乌云密怖,很快会有场大雨,否则水位
再低三、四尺,才会惹起黑叉人的猜疑。”

    红石道:“燕色非常小心,不敢一下子储起太大量的水,若这场两下得成,一
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希望老天爷帮忙帮忙吧!”

    我问道:“若照他们行军的速度,黑又人在多少天後才会来到这里?”

    龙腾道:“不应迟过五天,而它的先头部队,将会在一两天内先後到达。”

    我沉声道:“我们不可让那种情况出现,先让尧敌早上四天知道流仙城乃空城
一座,他极可能停止南来,改采别的策略,要知他并非战场上的新丁。”

    翼奇点头道:“是的!他杂得聚仙湖愈远,能逃回去的人将愈少,损失将愈是
惨重。”

    红石道:“这并非不能办到的,只要我们怖军城外,将它的先头部队压个动弹
不得,待他们的主力抵达後 才撤回城里,再由城南退往大剑师堡便成了。”

    我道:“就这麽办,要留意他们的侦察兵,他们知道得愈少我们的情况,对我
们愈有利。”

    龙腾道:“大剑师放心,谢问大公在整个平原的高处都设了哨站,黑叉人休想
突破我们的封锁网,这毕竟是我们的土地。”

    一滴豆大的雨点落在我的脸上。

    身後的士兵忙打开巨伞为我们挡著愈下愈密、愈下愈大约两。

    瞬眼间远近一片迷茫。

    雨水清凉之气,使人精神一爽。

    红石道:“七天前约诺夫送来了一批归队的兵员和新丁,人数达万五之众,现
在我们的兵力超过了十七万人,和他们并不相差太远,车联和宁素正负责训练新到
的人,将来进攻聚仙湖时,应可加入战斗。”

    龙腾笑道:“多了几万人,虚张一下声势,已是非常管用。”

    我伸手伞外,让雨水打在手上,微笑道:“我从未打过一场像眼前这麽有把握
的仗,现在除非尧敌能将所有船台到岸上,否则必遭败亡的厄运。”

    红石叹了一口气,道:“大剑师!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你,在你来净土前,没有
人敢相信黑叉人会有被赶回大海的一天。但你使奇迹出现了,将来即使你离开了净
土,仍是我们至高无上的领袖,只要一个命令,所有净土人都乐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将被雨打湿了的手拿回来,抹在脸上,道:“对战争还不感厌倦吗?”

    龙腾道:“只有当战祸的源头彻底被铲除时,净土才会有真正的和平。有一天
你需要我们时,绝不要犹豫。况且我爱上了在你的指挥下作战,那是非常愉快的感
受,伤亡率低得如此令人难以置信。而且若为了正义而牺牲,净土的男儿是不会皴
眉头的。”

    翼奇道:“你们相信死後有生命吗?”

    红石道:“当然相信,我们的经典里都提到人生只是生死两站问的一个旅程,
生死之外还有无数的站头,若能为正义战死,将有机会成为天上的神。”

    龙腾接口道:“人都是天上下凡来的星宿,若做了恶事,将来回到天上去,会
受到可怕的惩罚。”

    翼奇指著前方叫道:“那是谁?”

    大雨里一队人马驰来,细看下带头的是龙歌。

    龙歌冒雨冲上丘来,其余的净土战士则留在丘下。

    龙歌施体後,立马雨中兴奋地道:“黑叉人的先头部队来得真快,一师三万人
的黑叉兵到了离这里十里许的一座小山处,才停了下来,按兵不动。”

    龙腾喝道:“那你还不在前线应变?滚回来干甚麽?”

    龙歌道:“是谢问大公差我回来……”

    龙腾还想再骂,我伸手止著他,沉声道:“有甚麽特别的事?”

    龙歌道:“领兵的是尧敌十天神将之一“黑珍珠”戴青青,她派来了信差,想
利大剑师在两军对峙的平原正中处说几句话。”

    红石道:“可能是个陷阱!”

    我嘿然道:“她能玩由甚麽花样来?来!我们去。”一拍飞雪,冲进雨里。

    红石等连忙拍马追来。

    雨水打在我头盔没有罩著的脸肌部分,冰凉凉的,但我的心却熬了起来,事实
上我也很想见到黑美女,和她说话。

    风雨里,黑珍珠由小山上策骑而下。

    众将在旁齐声道:“小心点!”

    我点点头,骑著飞雪迎了过去。

    两骑飞快接近。

    到了双方距离百步时,我收俚马速,遂断和她靠近。

    她停了下来,修美的身形挺坐马上,没有飘上头盔,乌黑的秀里垂在肩上,任
由雨点打在头上脸上,凄艳神秘。

    我缓缓来到她马前。

    她俏脸挂满水珠,就若不断流著的泪水,定神地看著我,眼睛内飘著复杂之极
的感倩。

    我立马停定 脱下头盔,微微一笑道:“我来了!”

    戴青青轻轻道:“我知道你定会来的,兰特!”

    我道:“你还恨我吗?”

    戴青青凄然一笑道:“你知道我是不会恨你的,你应该感觉得到。”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沉声道:“你这样来兄我,不怕给尧敌知道吗?”

    戴青青摇头道:“我们七神将代表了黑叉国八个领部的其中七个,我的属下都
是来自我的领部,没有人会背叛我。”顿了顿低声道:“走吧!兰特!大元首回来
了,尧敌将珍乌刀交给了他,你不会是这魔王的对手,你的净土军和帝国战士也敌
不过尧敌的幽冥军口。”

    我微微一笑道、“难道我要将净土拱手让给尧敌吗?”

    戴青青道:“我早知你是不会听我的了。但我还是要来和你说,若你们守在天
庙上,或者还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但在乎原上,你们只是被屠杀的对像,幸运并
不含永远追道著你。”

    我轻叹道:“你对尧敌太有信心了,战争未到结局出现之前,没有人知道谁胜
谁敢的。”

    戴青青道:“尧敌的厉害,净土人仍未尝过,所以他们也不能告诉你。一直以
来,攻打净土全由我们十大神将负责,尧敌只是在後方冷眼旁观,幽冥军团的幽冥
战车,血肉之躯绝对没法抵挡。”

    我探探地望进她明媚的眸子里,微笑道:“假设我真的击败了尧敌的幽冥军团,
你含怎样做?”

    戴青青垂下目光,低声道:“若你想重施故技,用那种戴著火球的木排对付尧
敌的船队,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机,尧敌已有应付的方法。”

    我道:“你还未答我的问题?”

    戴青青抬头仰著我的目光道:“你真的认为自己可应付大元首和尧敌吗?”

    我道:“苦连这点信心也没有,这场仗还能打下去吗?先答我的问题吧。”

    戴青青眼中射出幽怨的表情,道:“你想我怎麽办?”

    我道:“我要你立即带著你的人离开净土。”

    戴青青眼神凌厉起来,一字一字地道:“假设胜的是尧敌,我和我的部下将没
有人能活命,因为尧敌是不会放过任何背叛它的人,甚至我们整个领部,不论老少
都会给他一个不留地屠杀。”

    我微笑道:“我并不要求你现在立即脱离尧敌,你只须按兵不动,静候尧敌到
来,记著!千万不要作第一支攻城的部队。”

    戴青青眼中闪过惊异的神色,道:“你似乎很有把握。”

    我不想再在这问题磨下去,因为戴青青到底是黑叉人,难保她不甘改双主意,
将秘密泄露给尧敌,道:“记著我的话吧!希望我们下次见脸时,是朋友而不是敌
人。”无论如何,她告诉了我非常珍贵的资料,就是大元首不但得到了珍乌刀,还
正道尧欢来此;还有就是幽冥军拉长车戟,为了方便战车前进,尧敌只可选择沿河
两岸的乎地进军。

    我掉转马头,暗忖她含否在背後给我来一刀呢?

    戴青青低呼道:“兰特!”

    我停下马来,回头傲傲一笑道:“知道吗?我很想念那天将你挤压在树干旁那
美妙的感受。”我其实很想告诉她我曾偷看过她全裸的背身,可是这样一说,可能
牵涉到凌思,唯有将这冲动强座下去。

    戴青青垂头道:“我也是!”一拍马头,狂奔回去。

    我呆了一呆,升起一股奇妙的冲动,沉吟片响,叹了一口气後,才策马奔向净
土军的方向。

    大雨愈下愈急剧,四野白茫茫一片。

    雨点打在脸上,寒气长人,我的心火却愈烧愈烈。

    豪情狂涌而起。

    不!

    我绝不会输给尧敌和大元首,为了净土,为了大地的和平,他们将没有人能生
离净土!再到别处作恶。

    按著约三天,黑叉人的先头部队陆续抵达,我们被迫後退,枕兵城外,与散布
平原上的黑叉兵遥遥对峙著,本来最佳莫如返到城里,但如此敌人就可移师城南,
断我们的道路。

    敌我双方都等待著尧敌的幽冥军团。

    采柔、红月、龙台利大黑服从地随最後一批人撤往大剑师堡,流仙城内除了净
土军外,再无一个妇孺。

    空气中弥漫著一片大战前的紧张气氛,轨若暴风雨将来前的刹那。

    黑叉人旗帜飘扬, 中间是戴青青的部队;左翼是向禽生的人 兵力亦、他最强
大,连五万之众;右翼是从南方败返的工冷明和左令权的联合军团,人数不超过三
万,可知在出南方逃回来的艰苦旅程里,使他们大量兵员病了或因其他原因失去了
作战能力,故不能参加这次大会战。

    直慕达二万人的队伍布在最远的後方,使我知道他确打定了主意,做一个捡便
宜的旁观者。

    他们都怖军在流仙河的左岸上,空出了流仙河和沿岸的地域,当然是留待尧敌
的舰队和幽冥军图发动水陆两路的猛攻。

    以黑叉人现时的兵力,只有十三万人,仍无力向我们发动攻城之戟,当然也没
有人敢出阵挑战,一时成了胶著僵局,这当然只是尧敌到来前的短暂情况。

    妮雅在旁道:“那天戴青青究竟还和你说了甚麽话,为何你总不肯说出来?”

    我大感头痛,幸好田宗一边看著城墙哨楼的哨兵打著的手势,一边策马驰来,
兴奋地道:“负责在高台上眺望的兄弟发现了尧敌的舰队,和由岸旁同时并进的陆
上部队里,还有攻城的擂木和战车。”

    众人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自昨天後,所有净土军都退了回来,也失去了有
关尧敌这支敌人主力军的任何消息,这时才知道他们普停泊河边,卸下了攻城的工
具,待至现在才攻来。

    我道:“叫城墙上的箭手掩护我们,开始退入城里去。”

    号角声起。

    接近二万的净土军迅速退往城里去。

    黑叉兵出奇地全无反应,只是冷冷的监视著我们。

    红石奇道:“他们是否给吓破了胆,这样也不试试我们的实力。”

    我摇头道:“不!他们希望我们退回城里才对,若我没有猜错,尧敌的计划不
出两个,一是以雷霆万钧之势,破城而入,一是将我们围困城内,活活饿死我们。
以他的强悍自负,和优势兵力,我几乎肯定他会采取第一种方式,以泄手下连连败
北之愤。照现在黑叉人的形势,尧敌正似合作得很,他将会以装有绞盘的城楼为首
要目标,以降下拦江水闸,好教黑实舰队能长驱直进,我们真要感谢他呢!”

    众人反笑了起来,在战场上这是罕有之极的事。

    妮雅瞪我一眼嗔道:“这麽紧张的时刻,你还有心情说笑!”

    我知她仍在怪我不告诉她和戴青青问的详细对话 摇头苦笑。

    红石旁的宁素叫道:“看!”

    我们的目光沿著流仙河往还方望去,两岸尘土飞扬,尧敌的幽冥军团终於大惊
光烂。

    枕兵城外的黑叉军齐声欢叫,擂鼓和号角齐鸣!左翼向禽生和右翼工冷明左令
僵的都队开始移动,像一个大钳般剪过来。

    只看这阵势,便知尧敌和他们早定了整个进击的策珞,以先锋队牵制著我们;
好台尧欢的幽冥军图先声夺人 发动第一台猛攻。

    蹄声轰天响起。

    两翼的黑叉人各街出一队数千人的骑兵,往我们街驰过来。

    我向田宗吩咐道:“通知龙腾他们立即撤退。”龙腾、卓联两人负实在右岸的
城墙上虚张声努,由於没有受到任何威胁,要走便走,不会产生问题。

    田宗应命而去。

    墙上墙下箭手万箭齐发,黑叉骑兵虽举盾抵挡,仍倒下了不少人和马,退了回
去。

    “咚咚咚!”

    两翼敌军再次移动,令次打头阵的是持著高盾的步兵,後欢排全是箭手。

    数排净土军街前,布下长长的盾牌阵,以掩袭己军继续撤退。

    我感到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澎湃著,真想冲将出去,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但当
然不能那麽做,想想则可以。

    流仙河还方蹄声轰鸣,隐见两岸黑压压尽是冲奔而来的骑兵队,配合著逆河而
上的黑魔舰,确是声势迫人,只是这种气势,已知这尧敌的是探识兵法的人。

    难怪戴青青要警告我,若正面交锋,我们是没有胜利的希望。

    “呀!”

    城上万箭齐发,骤雨般往迫近的敌人射下去。

    黑又兵不断倒下,却丝毫没有俚下来,只要再迫近二十步,我们将会进入了他
们的射程里。

    幸好这时全军刚退入了城里,只剩下护後的盾牌队和我们这批领袖人物。

    我大喝道:“走!”

    各人掉转马头,奔往城门。

    盾牌队亦急步後退。

    “杀呀!”

    黑叉兵持著盾牌,急步奔来,不过已迟了一步。

    “砰!”

    城门开上。

    号角声起。

    众军依著多次操演的方式,迅速往南城门撤去。

    城外杀声震天,“轰轰轰!”是檑木捣撞城墙所发出的可怕声音。

    城内沿河大道啼声轰隆,全军往南城门奔去。

    我向红石妮雅等喝道:“你们先走!”

    他们应命而去。

装有水闸绞盘约两边城楼火光熊熊,靠近两边河旁的城墙下堆起的乾柴枝亦著了火,
一时黑烟神天而起。

    我的心弦绷紧,心中折转著放在体里和城墙下的菔怒吼不要失实。

    “轰隆轰隆轰隆!”

    碎石满天,尘土烟屑飞扬。

    两边城楼颓然倒下,近河的两边城墙像在刹那间失去了踪影。

    一时间我的耳朵甚麽声音也驰不到,只剩下龙怒吼的残响余音。

    第一艘黑魔舰出现在河面,往城内驶来。

    我掉转马头,朝著还去了的净土军全速奔去。

    就算没有尧敌下命令,它的幽冥军也会从两岸旁的城墙缺口杀将入来,而且自
然而然会循著沿河两边的大道前进,杀往南城门,在这种情况下,尧敌想制止也不
成,也来不及。

    飞雪展开神腿,比狂风还要怏,瞬眼间追至净土军尾後,随著他们冲出城外。

    城门关上,从外用祖铁门起来。

    城南的大水闸早降入了河里。到了城外,我们立时远离河岸,往高地奔上去。

    久违了的燕色大公,在一座小丘上列阵相迎,军容鼎盛,与对岸龙腾的大军遥
遥呼应,士气高昂至极点。

    城内喊杀声和蹄声由远而近。

    我们布好阵势,不约而同往流仙河上游望过去。

    “隆隆隆!”

    一下接一下似闷雷般的爆响,由逐天山脉上隐隐转下来。

    两岸共十多万个心“霍霍”狂跳著。

    妮雅由马上伸手过来,紧握著我的手,手在冒著汗。

    杀声愈来愈接近。

    “隆隆隆!”

    闷雷般声响继续传来。

    一艘黑魔舰由河上驰出城来,上面满是杀气腾腾的黑叉人,不入不觉的头盔狰
狞可布,顶上有两只白色的角。

    终於见到尧敌的幽冥军,不过很快便会见不到他们了。

    另一艘按著驰出来,这时才发觉船腹处伸出一排船里,刮入河水里,整齐有劲,
难怪逆流而上,仍可以此高速,希望他们待会後仍可如此。

    先一艘黑魔舰靠往岸旁。

    燕色大叫道:“来了!”

    众人一看下都呆了起来。

    只见上游处涌来一个高达二十多尺阔似无际的巨浪,整条流仙河和两旁的绿岸
像忽然消失了那样,全给那涌来的巨浪遮盖了。

    没有人估到竟是这魔可怕的情景。

    目瞪口呆下,巨浪一个接一个的奔滚至眼前,带著由上游神下来的断树觉枝,
风卷残云般狂流而过。

    “蓬”!

    那泊到岸旁的黑魔舰首当其冲,整艘船给浪峰抛了起来,又似小玩意儿数被卷
入了浪底,再和按著而至约那艘撞在一块儿,两舰同时四分五裂,接著甚麽也不见
了,只有白浪滔天奔腾翻滚的洪流。

    “轰!轰”!

    两岸旁的城墙像沙堆般被摧枯拉朽地冲倒,狂流毫不留情地冲进城内,水声贯
满双个天地。

    另一排洪峰又至,这时水内才隐见小矮胖精制的水刺球,不过我想没有它们也
够黑叉人消受的了。

    没有一个人可说出话来。

    妮雅的纤手再不冒汗,变得冰冷若雪。

    冉十多排洪峰後,河水开始平静下来。

    我第一个清醒过来,下令道:“是时候了!”一拍飞雪,往流仙城奔去。

    号角声起。

    那边岸的龙腾亦挥军人城,沿河杀去。

    我一马当先,奔入城内,只见整条流仙河和沿岸大道乾乾净净,不但一艘船也
没有,一个黑叉兵也见不到,连两岸旁的树木也全给冲断冲倒了,其中一棵只余下
半截的粗树干上还嵌著个水刺球,倩景怪异无伦。

    离岸较远的幸存者兄我们涌杀入来,斗志全消,一声发喊,往北面逃去。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以大元首的超人体质,绝不会那麽容易被淹死,但若大水
把他冲回了聚仙湖,我要追他便不是那麽容易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