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六章 超越命运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六章  超越命运


    翌日正午时分, 我们和龙腾、燕色的联军会师流仙河西岸 离聚仙湖不出三日
快速行军的路程。

    岸旁散布著杂物、断枝和兵器,有小半截破船还架在几棵大树的中间,可想像
当日洪流冲奔的激烈情况。

    望向河里,乱石堆间随处可见黑又人浸得发了胀的尸体,惨不忍睹!

    众大公将领纷纷下马,在岸旁一处较平坦的草原聚会。

    燕色报告道: “我们追上了数十股沿河流窜的幽冥兵 这些人虽力尽筋疲,仍
是凶悍之极 誓不投降。为了怕他们四处抢掠杀人 我们唯有一个不留地将他们宰掉,
加上来最少杀了近两万人。”

    龙腾点头道:“龙歌等仍在四处搜索漏网之鱼,附近的村落都接到我们的警告,
作出防范的措施。”

    燕色道:“令次能逃回去的幽冥兵。绝不会超过四万人,以我们现时接近二十
万的总兵力,足可将傍仙和临仙两城围个水泄不通,让他们粮尽而亡。”

    我们是愈打愈多人,他们死一个便没了一个,强弱之势显而易见。

    宁素道:“相信他们现在已陷入缺粮的困境里。”

    我沉吟道:“假设你们是尧敌又或是穷绝,你们会怎麽办?”

    卓联道:“当然是等待其他神将大军归来,会合後再退往北方,重夺小仙等三
城的控制权,那时还可守,进可攻,灵活多了。”

    谢间摇头道:“我怕尧敌一天也等不了,会立即发动攻夺三城之战。”

    我道:“离聚仙湖最近的是那一座城池?”

    燕色道:“最近的是小仙城,此城不但在三城里最具规模,还紧握著往北端最
大城市望梅城的水路通道,黑叉人的船僵都集中在那里,其他两城不但规模小得多,
还比小仙城远上两天的路程,所以尧敌要是不夺城,否则目标必是小仙城。”

    我道:“以约诺夫和雁菲菲的精明,你会将童军摆在小仙城,所以断非黑叉人
短期内能把它攻下来。倘若我们能切断黑叉人进攻部队的退路,攻城的部隐含变成
首尾受敌
    不战而溃,那时约诺夫两人的军队可山城加入聚仙湖围歼尧敌之战。”

    妮雅道:“可能那尧敌早淹死在洪水里了。”

    燕色摇头道:“看情况大概没有那麽如人之愿,否则他的幽冥兵也不会拚死作
战,显是为了保护尧敌撤退。”



    众人纷纷点头,因为若尧敌死了,黑叉人那还有作战的心情,早纷纷逃命去了。

    红石道:“尧敌会否一到聚仙湖,立刻和穷绝夹著尾巴逃亡呢?”

    我道:“让我们设身处地,站在尧敌的立场去为自己设想一下。”

    众人都大感兴趣,留神聆听著。

    我续道:“和黑叉神将接触的过程里,我得到一个印像,就是尧敌是个残暴不
仁,以严厉手段统治下属的人,绝不会惋惜手下的生死,这种人也应是只为自己设
想,自私自利的人。”

    翼奇道:“穷绝我见过他,众神将里以他最得尧敌宠信,此人极为自负,手段
之凶残不比尧敌逊色,而且是个战争狂人,平时也爱找人来试剑,我曾亲眼看过他
杀了几个净土的俘虏 若非他对黑寡妇颇有顾忌,连我们他也不会放过。”

    众人大感愤慨。

    龙腾咬牙切齿道:“看我将他碎尸万段。”

    我道:“直慕等四神将背叛的事,尧敌应该仍未知道,还以为他们会牵制著我
们,使我们不能在数日内进攻聚仙湖,加上他逃回去後力尽筋疲,苦不养息数天,
它的人根本连作战的力量也没有,何况舰队都给洪水毁掉了,他想舒舒服服坐船逃
命也不可能。你说若它是那样一个人,会怎麽想和怎麽做?”

    他们深思起来。

    翼奇“呀”一声叫起来道:“我明白了,若他只剩下三万人,和第绝的士万红
角军比起来会变成主弱副强的局面,对他这种一向以强权军转驾驭下属的人,一定
对这种不平衡的情况生出戒惧,最好的方法莫如把穷绝还往攻夺小仙城,定是如此!


    各人道许点头,到了现在,没有人不知翼奇实是智勇俱备的猛将。

    燕色道:“而且尧敌不会让穷绝将所有红角军带走,同时他们仍未摸清小仙城
的形势,只知一舰补给船也没有驶来,甚至以为是洪水做成的遗害,所以穷绝的出
兵只是探查的性实,我估计数不应超过三万人。”

    宁素道:“尧敌还要派出部分红角军到附近的乡村抢夺粮食,又或狩铁和采摘
野果,以应付当前之急,这样七折八扣下,聚仙湖除了尧敌约二万许疲将伤兵外,
离兵力当在五万入以下。”

    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事情似乎出想像中更容易办到。

    我断言道:“事实不会离开这估计太远,现在不用我说,你们也知该怎麽办吧!
”不知如何,我心中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就像我能透视未来那样,知道实情
定是如此。

    一直没有作声的大祭司微笑道:“连我这封作战一无所知的人,也知道该怎麽
做,就是直赴聚仙湖,将两座城池围个水泄不通,再派兵往小仙城抄穷绝的後路,
将最後的两股黑叉人残余力量全部清除。”

    我大笑道:“大祭司的说话就是最高指令,谁人还会不服!”

    众人轰然应咭。

    连天眼和观阳两祭司也同声附和。

    大家都兴奋她笑了起来。

    我虽在微笑,心中却掠过一丝忧虑,我想著大元首,他始终是心腹大患,而尧
敌日下对我来说,只是个不值一顾的可怜虫。我是不会轻敌的,那并非本人的习惯。

    夜风迎著船头吹过来。

    我和各位祭司、大公、年纪较长的将领,采柔大黑等,都免去了陆上行军赶路
之苦,舒舒服服躺在船上,还可浏览两岸的景色,不过最好莫要往岸边的乱石泥阜
处望去,因那随时会发现黑叉人的断 残肢。

    负责驾船的是翼奇和它的部下,在我心里,假设净土人是好朋友的话,他们就
是我的亲人。

    飞雪到了船上,不但没有因不习惯而生出不安,还比乎日更悠闲自得,现在它
站在船头,对大黑不时的挨挨擦擦爱理不理,神态高傲无比。

    我们躺在特制的长椅里,享受著流仙河的静夜。

    两岸旁灯火点里,不住转来健马嘶鸣和联车“辚辚”的移动声,连十五万的净
土战士,士气高昂地往聚仙湖挺进。

    没有人抱怨行军的辛苦,反之若要他们停下来休息,才会不高兴哩!

    凌思捧了一盘切好了的水莫到船头来给我们享用,妮雅对她特别关心,便迫她
在我们间生了下来,迎接舒服得使人连指头也懒得移动的夜风。

    出南方到这里的长途旅程里,从没有一刻像日下般写意。

    我令自己甚麽也不去想,包括过去和将来,全神体会著眼前这一刻的愉畅滋味。

    红月将一片菜肉塞进小口里,含糊不清地说:“我刚才跟踪大黑,它东嗅西嗅,
几乎将船上所有东西都嗅过了,还给我看到它在船尾撒了一泡尿。”

    大家都笑了起来,采柔的笑容有点勉强。

    大黑听到有人说它的名字,不理是好话还是坏话,千辛万苦爬起身来,走到红
月身旁,又生了下来,让红月好拍摸它的大头。

    妮雅看似随意地问道:“大剑师,此间事了後,是否立即和翼奇他们返回帝国?


    龙台、红月和凌思默然下来,关切的眼光落在我脸上。

    采柔垂下头去,不敢看我。

    忽然间我明白了它的心事。

    采柔害怕回到帝国去。

    在这美丽的人间净土里,她可以忘记了闪灵族,忘记了巨灵,却不是在帝国的
土地上。

    她再离不开我,正如我不能没有了她。

    可是这美丽的闪灵美女难以宽恕自己,当初她随我来此时,曾许下了终有一天
要回到闪灵族去的诺言,再当巨灵的好妻子,为他生孩子。

    这是每一个闪灵族女子的天职和责任,不如此就是背叛了世代在艰苦和虎狼满
途的大地上挣扎求存的闪灵族,背叛了闪灵神。

    教她应怎麽办?

    或者只有我能解开它的心结,不过我必须将自己的心结先解开来。

    是否可以用闪灵族世世代代的安逸,来换取巨灵这动人的娇妻呢?对巨灵来说
这是否公早的“交易”呢?就像净土人可以用珍贵的宝物去换取对方的情人那样。

    我记起了天眼的眼神,想到这里,站了起来。

    这次连采柔也抬起头来望向我。

    我的目光逐一在她们俏脸上溜过。包括凌思在内,道:“你们留在这里等待我,
我找天眼说上几句话,才回来给你们答案。”

    说罢不理会她们带著疑惧不安的脸容,迳自到後舱去找天眼。

    在後舱天眼的房内,我见到他。

    他像早知我会来那样,燃著了一炉清香,盘腿坐在床上,默默看著我关上了门,
在他脸前的椅子坐下来。

    天眼道:“孩子!你终於来了!”

    我呆了一呆,他还是首次这样称呼我,心里涌起一股对尊长的亲切感觉。

    我单刀直入问道:“告诉我!采柔将来的命运是怎样的?”

    天眼智慧和深邃的眼神凝视著我,慈和地道:“过去的痛苦遭遇,使你感到在
命运的巨轮里无助和恐惧,是吗?”

    我呆了一呆,涌起强烈的情绪。

    是的,自从由年加口中听到圣剑骑士的预言後,尤其是“带著无限的悲伤”那
句话,使我深切感受到在命运下人类那种卑微和痛苦,那种能使人窒息的绝望和无
奈!

    天眼道:“一旦当人感到将来并不操纵在自己手里时,所有努力都变成没有了
最终的意义。”

    炉香里里腾升,在柔弱的灯火下,把这小室转化成超乎现世的奇异空间,似在
云端不真实的某处。

    我沉声道:“是否真的存在著无可避免的命运,就像黑叉人注定要给我领导净
土人赶回大海那样?”

    天眼闭上眼睛,好一会才再睁开来,缓缓道:“没有人能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
包括我在内。”

    我道:“那告诉我,你能否看到将来?”

    天眼双目精光一现,凝视著我,好一会才道:“我曾告诉过你,命运是馍糊不
清,有如在浓雾里看东西。”

    我紧迫著道:“尽避模糊不清,是否仍可看到将来的某部分,那你看到了采柔
的甚麽?告诉我!看在我为净土作过的贡献份上,告诉我!”

    天眼一瞬不瞬地盯著我,好一会才道:“命运并不是固定的,会随著神秘莫测
的时空不断变化,在净土上每一个时代都有人作出预言,一些兑现了,一些从未实
现过。可是人们只记得兑现了的预言,由此而知未来存在著不同的可能性,在某些
玄妙的刹那,有灵根的人可跨越了时空,早一步窥看到将来某一种可能性,但在那
变成事实前,没有人可保证那可能的未来定会发生。”

    我一呆道:“真的是这样吗?可是假如有关我的预言确实兑现了,那是否代表
有关我的命运可能性,亦变成了无可逃避的现实呢?”

    天眼道:“本来是那样的。可是自你令次被擒後脱险归来,我感到一些奇妙的
事发生了在你的身上,大剑师?你拥有了一种奇异的力量,这力量可助你去塑造将
来,还择未来要走的道路,让不同的可能性出现,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吧!”

    我心神狂震。

    天眼确是有灵异智慧的人,它的说话也不是信口胡诌,因为我真的难有了奇妙
的力量,来自魔女刃神秘的能量。

    天眼微笑道:“你脱险回来後,我再不能从你身上看到任何有关将来的事物,
在这之前,我的确看到未来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些东西,这感觉现在全破碎了。”

    我又惊又喜,吸了一口气道:“你究竟曾看到甚麽东西?”

    天眼道:“对现在的你来说,那些都是无关重要的事,若我告诉了你,反会影
响你掌握命运的意志,相信自己约力量吧!你可能是人类史上策一个能与命运抗衡
的人,又或能左右命运,踏上是自己所选择的某条路线上的人。”

    我道:“你是否仍能看到采柔未来的命运呢?”

    天眼摇头道:“所有和你有关的人,本来若隐若现的将来,都变得漆黑一片,
再不能看到甚麽?采柔的命运早变成你命运里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可以肯定地
告诉你,只有你抛开入显的愚昧和无知,真正超越了往日的自己,才可以为采柔塑
造新的命运。”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既不知将来是甚麽样子,怎知自己现时走的道路,不是
循著命运既定的老路盲目走著?”

    天眼道:“只是这想法,已可看出大剑师你惊人的智慧和悟力。记得我说过吗?
你拥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这力量可以助你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只不过你目前
仍未位得如何去运用吧!当有一天你看到将来时,你或可改变它!”顿了一顿,续
道:“例如有位母亲,她的脑海忽然现出它的孩子掉进水里淹死,於是赶到河边,
发觉她的孩子正爬到河旁,在掉下去前她将孩子救了起来。她预见到的将来并没有
发生,这就是改变了命运,她对孩子的爱使她拥有了改变未来的力量。你的力量将
比它的力量伟大多了,甚至可以改变整片大地的命运,请信任自己吧!”

    我心中升起一种馍糊的感觉,隐隐想起了当日之所以能杀死阴女师,也是因为
遗在我体内的神秘力量。

    我是否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呢?

    天眼的声音响起道:“人都是天上下凡来经验人世的星宿,也遥遥受著天上星
宿的影响,只要你的力量比星宿的力量更强大,便可不受它们的影响,也即是不受
命运的影响,但如何确实去做,却要倚靠你自己的明悟智慧、意志和努力、孩子!
你明白了吗?”

    我喃喃道:“我明白!我明白了!”但我真的明白了吗?

    回到船头时,我感到自己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有种非常轻松的感觉,一把抱
起走过来欢迎我的大黑,坐到椅里。

    五对美目全落到我身上。

    不理天眼的话究竟熟真熟假,还是只是为了安慰我而说出来的胡言,一直折磨
著我那对未来的恐惧已云散烟消,至少容许我在命运的庞大威压下透出第一口气。

    来自魔女刃的力量或者真可使我一试自己能否抗衡命运。

    大元首和魔女既能超越了老病的命运,说不定我能更进一步。

    魔女刃在沙漠里能把采柔从必死的伤势里救回来,谁敢说拥有魔女刃力量的我
不能再次使她从命运的魔爪里脱险。

    从没有一刻我感到像现在般拥有她们,而非她们先前的真正拥有者──命运。

    红月轻呼道:“大剑师……”

    我挥手阻止红月说下去,以免打断我的思路。

    想起了当魔女刃的力量输入我体内後,躲在树林里逃还黑叉入时那奇妙的精神
状悬,那种在时空里延伸的感觉。

    现时的我像拥有了整个大海般的力量,只是还不知大海在那里,只是隐隐感到
它千真万确地存在著。

    那天我分析完目前聚仙湖黑叉人的形势後,心中曾涌起透视未来的感觉,为何
在那一刻我的感觉加斯强烈,现在脑海却一片空白,完全抓不著任何实质的东西呢?

    一只纤手抚在我脸颊上。

    我侧头望去。

    采柔跪在椅旁,关切地望著我。

    我看著它的美目,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脑海盘旋著,蓦地里我甚麽也看不到,四
周漆黑一片,然後我感到在帝国的土地策著飞雪狂奔著,采柔在背後紧搂著我。

    采柔忽地尖叫起来。

    我扭头向後望夫,就像在一个噩梦里想用意志去完成一个动作那麽困难。

    迷糊中我像看到大黑往地上倒下去,背上插满长箭,按著采柔松开按著我的手,
後方变成一个漆黑的无底深渊,她仰跌下去,秀发飘,脸容惨白,迅速变远被黑暗
无情吞噬。

    “不!”

    我狂叫一声,幻像破灭。

    妮雅等全围了土来,大黑也吓得转过头来。

    我紧拥著大黑,浑体冷汗。

    龙怡悲叫道:“大剑师!”

    红月搂著我双腿,摇晃著我道:“大剑师!你的脸色很怕人。”

    我喘著气,逐渐回复过来。

    是的!

    天眼说得不错,我拥有了窥视未来的力量。刚才看到的是会发生在帝国里将来
一种可能发生的命运。

    看著众女关切焦忧的玉容,我抱歉地道:“不用担心,一些美妙的事发生了在
我身上,现在我仍不能具体地告诉你们,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就是我有著前所未
有的信心来保护你们。”

    她们呆望著我。

    采柔轻轻道:“大剑师!我感到你变得有点不同了,自从你在黑叉人的手里逃
回来後,你的眼神变得更深邃难测,看人家时好像能把人的灵魂也看穿那样。”

    红月笑道:“更能够吸引女人,红月本来还想多找几个情人,现在除了你外再
没有人看得人眼了。”

    我半怒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妮雅道:“天眼和你说了些甚麽话?”

    我回复过来,感到平静和轻松,在人生的旅途上,首次知道在命运的阴影里,
并非全无还手之力。

    龙怡柔声道:“大剑师还未回答妮雅的问题哩!”

    我望向妮雅,心中泛起血肉相连的感觉,道:“我问天眼你肚里的孩子究竟是
男还是女?”

    妮雅娇躯一震,飞起两朵鲜艳的红云,不能置信地道:“你知道了!”

    众女呆看著她,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我点头道:“刚刚才知道。”

    龙台等欢呼起来,拥著娇羞的呢雅向她道贺。

    采柔将妮雅搂著,眼角溢出泪珠来,又偷偷拭去,她们虽看不见,却逃不过我
的眼睛。

    我捧起大黑的头道:“你和采柔留在净土,等我回来,你还要为我好好看管著
红月。”

    众女一震齐往我望来。

    采柔脸上露出复杂之极的表情,愕然道:“大剑师!”

    我以无比的威严和信心冷静地向采柔道:“聚仙湖之战後,若我真杀了大元首,
立即坐船赶回帝国去,你利大黑留在这里,和妮雅、红月、龙怡和凌思耐心等待我,
三年内我定必回来,若我率军远征巫国,会把你们全带在身边。”

    采柔呆了起来,不能相信地望著我。

    我明白她的心事,完全地明白她心里的死结。

    这结是由我们联手打出来的。

    自一开始,我们两人便给一个无形的默契和约定支配了我们的思想,就是有一
天采柔要回到闪灵族去,回到巨灵的身边。在这大前提下,我们可以拚命去爱对方,
而无可避免的分离则是一种对我们偷尝禁果的惩罚,我和采柔也从未想过改变这悲
惨的命运。

    但为何不可以改变?

    巨灵当日将采柔赶出帐幕,不是含有将采柔送给我的意思吗?否则采柔怎能离
开闪灵族来追随我。巨灵曾向族人说过,即使我要的是它的生命,最痛爱的妻子,
他也无不甘心奉上。采柔被允许来追我,正是他以行动来表达它的感激和承诺。只
是我解不开自己的心障吧!

    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带采柔或大黑回帝国去,因为可怕的命运正等待著他们。

    我微微一笑道:“我会以大地的和乎,闪灵族的安居乐业,来向巨变换取它的
绝色美女,我会去见他,同他清楚说出来,你应该信任我的能力。”

    采柔美目泪水串流而下,扑了土来,搂著我利大黑喜极痛泣。

    四大无不陪著垂泪。

    夜风悠悠吹来,带著流仙河水的熟悉气味。

    我心中起誓,由这刻开始,我兰特要创造自己的命运,为大地塑造最美丽的将
来。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