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再回帝境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再回帝境


    能量不住由我体内传进飞雪去,支持著它在海上用力划游著。

    风浪平静了下来,陆地在远处横直著,以事实告诉我希望就在眼前。

    回想起过去两日两夜在海上的挣扎,现在仍是犹有馀悸。

    几乎在我投进巨浪中的一刻,立时与翼奇等失去了连紧,不要说看不到飞雪,
连翼奇约两艘船舰也看不到丝毫影踪,看到的只是铺天盖它的巨浪。

    但我却有把握找到飞雪,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它的位置。

    巨浪不住将我抛起和放下,每当来到浪与浪问的波谷底时,我便拚命潜进水里,
往飞雪游去。

    奇异的能量支持著我,直至我找到飞雪。

    一见到找她便安静下来,我死命搂著地的长颈,成功地将异能输进它身体里。

    我们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任由波浪带著我们往海岸载浮载沉而去。

    但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和飞雪分开来。

    现在陆地终於在望。

    当我们在一个偏僻无人的沙滩登岸时,人畜均再支持不住,伏在滩上只懂喘气。

    极度劳累下,我沉沉睡去。

    睡去前, 我感到体内的异能差点消耗殆尽 恐怕要待上一段时间,才能复原过
来。至此我对这种来自魔女刃的奇异力量,又多了深一层的认识——就是它也有衰
竭的时刻,就像人的体能那样,只不过它比一般人的力量大得多吧了!

    我做了个梦。

    梦中带著华西、魔女和公主,似乎还有丽清郡主,重回净土。船怏泊岸时,我
看到采柔等在码头上哭著欢迎我。妮雅手上还抱著我的女儿。

    飞云的嘶叫把我惊醒过来,迷糊中我坐起身,只见黑夜里的沙拥旁的草野全是
火把,有几个人正在追赶飞雪,想把它擒下,还有十多人持著矛斧等各颗武器,往
我气势汹涌地奔过来,看来也不似是欢迎我。

    我心中暗笑!谁可逮得著飞雪。

    心中送出一道讯息。

   

    飞雪一声长嘶,踢翻了几个人,後发先至,瞬眼间越过了正往我奔来的十多个
乡民模样的人,来到我身旁。

    我一声长笑,飞身上马,策著爱骑,沿著沙滩驰走,把那些充满敌意的人全抛
在後

    飞雪不待我吩咐,放蹄疾奔,似要将在海里挣扎求生的闷气全发泄出来那样。

    经过了两天两夜的共危难後,我和飞雪的关系又更深进了一层,那是一种很妙
人畜间的沟通感觉,但又是非常实在。

    逢林过林,通山攀山,也不知奔了多久,天明时,我们来到一座高山之巅,俯
视著晨光照射下大地的远近美景。

    大海落在後方远处,沿著海岸分布著十多个小村落,海弯处隐见海民的渔舟,
刚才来捕捉我们的怕也是这些海民。

    不由奇怪起来,这些海民一向与世无争,对外人亦非常友善,为何会对我如些
充满敌意,是甚麽使他们如此惊怒?

    不过这时我已无暇去想他们的问题,有甚麽比立即飞马赶到魔女国去,更能吸
引我的关注。

    我俯瞰著山下远近的河谷美景,盘算著自己的位置。

    据翼奇所说,离开了净土後往西航将可抵达日出城,但因遇上风暴,航线偏住
了西北方,所以找登岸处,很可能是比较接近望月城叉成魔女国的地点。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目光落在前方的地一条大阿,心脏忐忑跃动著,这样的
大何在帝国境内并没有多少条,难道竟是分隔著帝国和魔女国,被两国分称为“望
月河”和“魔女河”的那条长阿?

    想不到这麽快便来到这里,心中一热,策著飞雪,奔往山下,望著魔女河狂驰
而去。

    飞雪将它的速度发挥到极致,黄昏时分,终於来到河水奔腾的魔女河旁。

    到了此刻, 我已毫不怀疑这是帝国人称之为“望月河” ,面广女国人焕之为
“魔女河”的著名河流,因为我看到了上游处望月城照亮了半边天的辉煌灯火。

    “锵!”

    索钓挂在日出城西墙上边缘处,我迅速往上爬去,不一会到了城墙上,觑准了
一个机会,避过了守城的巡逻,由另一边落下去,到丁城内。

    经过了一年多後,我终於又踏足在这充满了既甜蜜又痛苦记亿的伟大城市内。

    马原、华西、神力王、魔女、丽清郡土等人的脸容一一闪过心头。

    我站在城墙的阴影里,感慨万千!

    沿著城墙可供十马垃驰的绕城大道,隐有步伐整齐的蹄声传来,我往左方望去,
千多簇火光正往著我这里奔来,知道是巡城的骑卫,忙收摄心神,内心立时感到被
留在城外飞雪那晶莹洁净的心灵,也知道它的状况和位置,这奇妙的超灵觉使我有
好一阵的迷失,若不是愈迫愈近的蹄声,我还舍不得离开这美妙的精神联紧,窜进
对面的房舍里。

    半小时後,我离开了城西的住宅区,来到城心灯火照耀如白昼的大道上。

    这处也是这不夜城最难使我忘记的地方,所有事情都发生在那方圆的一带……
比武馆、露天市场、玩杂耍的广场、女奴买卖市场。

    街上热闹的情况尤胜从前。

    我挤进人堆里,随著人潮漫无目的地走著。

    那种感觉神妙之至。

    自离开魔女国往净土後,每走一步都几乎有个目的地,只有现在我才再尝到任
意所之的滋味。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那贩卖女奴的大帐棚前,数也数不清有多少的男女,正争
先恐後挤进里面去。

    魔女是否仍躲在帐後处?

    一群人由背後涌来,我身不由己地顺著前进,不一会竟发觉来到了挤著近千人
的帐内。

    灯火通明下,帐前的高台上土著个赤著上身,只在腰间围了一小片布的美丽少
女,旁边站的是一名脸目猥琐的瘦弱男子,正绘影绘声,极尽□亵地述说著这可怜
少女的种种诱人“优点”。

    台下无论男女都情绪高张,不时怪叫淫笑,状若疯狂,显露了人性极端丑恶的
一面。

    一些人更死命挤往较近高台的地方,以求看得更清楚。

    我几乎是站在离高台最远的地方,这当然难不倒我,凝神一看.立时清楚地看
到台上那待沽的半裸少女的容颜。

    为何像有点眼熟?

    蓦地记起这不是魔女百合其中一名近身女婢吗?她也侍候了我一段时间,名字
叫作美姬。

    想到这里,手足冰冷起来。

    难道魔女城已给丽清攻破了。

    一团怒火熊熊由心中烧起。

    这时刚开始叫价,各人都屏息静气,以免听不到最新的报价。

    价钱不住跳升,显示美姬很受欢迎。

    一股无法压止的伤痛狂涌而起,我狂喝道:“闭嘴!”

    我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发出这麽惊雷般的一声狂吼,竟能把所有声音全压下去。

    帐内霎时间静至极点。

    没有人能不因这声惊天震地的断喝而动容。

    我身旁的人均退了开去,使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声音由我发出来。

    我大步往台前走去,那些人为我气势所慑,自动让出通路。

    那女奴贩子向我嚷道:“你是谁!”

    我眼中神光暴闪,看了他一眼。

    女奴贩於呆了一呆,再说不出话来。

    我到了台前,望向不能置信地看著我的美姬道:“告诉我!魔女城是否被攻陷
了?”

    美姬凄然点头,失声痛哭。

    在千百对目光注射下,我跳上台去,搂著美姬,柔声道:“相信我!你的苦难
已过去了。”

    这时那女奴贩子才如梦初醒,跳起来道:“是魔女国的残馀份子,快拿著他!”

    台後十多名手持刀剑的壮汉涌了出来,如狼似虎地往我扑来。

    台下群众回复生气,不住斑呼为他们打气,就像将比武馆的现场气氛重现此处。

    我冷笑一声,魔女刃离背而出,“锵锵锵”!在瞬眼间劈出十多剑,脚步未移
下,千多名大汉刀折人伤.跄踉跌退。

    所有人忽地鸦雀无声。

    我脱下外袍,盖在美姬身上,搂著她跳往台下。

    众人纷纷让路。

    我搂著美姬,昂然离开,到了出帐蓬处,我转身向著帐内所有人道:“我就是
大剑师兰特,告诉丽清,我又回来了!”

    众人呆瞪著我,连呼吸也暂时停止了。

    我踏出帐外时,帐内轰然响起震天的欢呼和吵闹声。

    以百计的人狂呼道:“大剑师回来了!大剑师回来了!”

    我估计得不错,在帝国已没有人比我兰特更具威望。

    丽清!

    我会分毫不让地要你偿还魔女国每一滴的血债。

    美姬搂著我只是哭.像要把所有积郁在心里的悲苦怨愤与屈辱发泄出来。

    我和她躲在一所房子的楼顶处,街上的形势亦在急剧地变化著。

    我回来的消息瘟疫般在城内扩散。

    丽清的将领从城外调进来了大批军队,将闲人驱赶回屋内,一队一队帝国军策
马在街上驰过,气氛紧张至极点。

    一待军队扼守了所有要道和战略位置後,他们便会逐屋逐才地来搜索我。

    美姬哭泣渐止。

    我怜爱地托起她巧俏的下颔,柔声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甚麽事?”

    美姬的眼泪又源源流下,悲声道:“在围城三个月後,丽清女皇的大军攻破了
城,男的都被屠杀,女的被强奸和俘虏……我……”悲从中来,泣不成声。

    我心焦如焚追问道:“华茜他们怎样了?”

    美姬勉强收止悲泣,道:“华贵妃受了重伤,马原军师和白丹大将等拚死让著
我们逃走,但山城後遇到伏兵,我们给冲散了,我们……我被他们……”

    我将她搂紧怀内,低声劝慰,心中燃起一丝渺茫的希望,华西或者尚在人间。

    我探头望往街上,刚好一队黑头盔处有著一个黄色方格的黑盔战士驰过,正是
丽清辖下七色车内的黄军,我还记得他们的年轻统领叫英耀,是个相当精明厉害的
人,看来正是留守此城的统领,我对此人的印像相当不错。

    丽清应仍身在魔女城内,只不知她有没有发现魔女长眠其中的地下宫殿?

    想到这里再忍耐不下去,柔声对美姬道:“你留在这里,我取得望月城後,便
会回来找你。”

    我凭索钩落到街上,将波动的心境按下,回复平明如镜的精神状态。

    思感的领域立时扩阔至无限,不但清楚感到远近的活动,甚至还和城外的飞雪
生出感应。

    先知先觉下,我轻易避开了设在道路交叉虚的哨站,又躲过了十多队巡还的骑
士,来到由横街通往主宫的大街上。

    一到这里我不再掩藏,昂然往郡主宫进发。

    号角声不住响起。

    盔上印著黄色方格的黑盔武士潮水般由四方八面涌至,塞满了整条望月大道。

    我像对他们视若不见地继续大步前进,每一步也坚定有力。

    奇怪得很,这些如狼似虚的黑盔武士看来虽气势汹汹,像要把我碎尸万段的样
子,但事实上却只是虚张声势,当我往前走时,他们还自动让出路来,使我通行无
阻。

    夜风吹来望月湖的气味,那士宫已在望。

    一声断喝来自前方,大叫道:“你们这群蠢材,还不拿下他!”

    四周的战士受迫下涌了过来。

    我大喝道:“谁敢来送死!”

    众战士又吓得退了开去。

    对他们来说,能击败大元首的人,已不是人而是神,何况我还是深受爱戴的大
将军兰陵的儿子。

    每一个人都在期待著我回来,黑盔战士们也不例外。

    这时整倏望月大道至少挤了数千名黑盔武士,但除了兵刃的震响,盔甲磨擦和
皮靴马蹄踏在地上的声音外,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连喝叫也欠奉,造成一种沉凝之
极梦魔般的气氛。

    前面喝叫声处闪出一名将领和十多名特别粗壮的武士。

    我心中冷笑!终於有不怕死的人来了。

    那将领冷喝道:“上!”

    他身旁的勇士蜂拥而来,手中的重矛长枪向我招呼过来。

    我暴喝一声, 魔女刃离鞘而出,脚步移前 不徐不疾地抢入他们中间,魔女刃
寒光突盛下, 千多人 兵器纷纷断折,我的左右两脚闪电踢出,中脚者都像纸人般
离地抛飞。

    刹眼间我已和那将领脸脸相对。

    那将领露出骇然之色,手中长剑慌乱下拚死劈来。

    我倏地加速前冲,以一寸之差避过对方长剑,和他擦身而过时,一肘重击在他
胁下处。

    骨折声立时响起。

    那将领痛得冷汗直冒,跪倒地上。

    连我也预料不到地,四周的黑盔武士爆起震天的喝采声,不知谁先叫“大剑师
万岁!”,按著所有人都叫了起来,“大剑师万岁”的欢呼声,响彻望月大道上的
夜空。

    跟著整个城沸腾起来,居民争著从屋内涌出来,加进向我欢呼的队伍里。

    我有过净土的经历後,对群众心理已非常熟悉,大喝道:“静下来!”

    四周的武士立即停止了不住举起兵器致敬的手,按著静寂蔓延往四面八方,只
馀下赶来此地的人的急奔声。

    我大喝道:“我兰特回来了,由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领袖,我给你们的不
是战争和死亡,而是和平和法纪,你们愿意效忠我吗?”

    众武士和平民轰然应诺,迅又静下来,看看我还有甚麽话说。

    我叫道:“你们留在这里。待我回来!”大步迈前。

    在以千计的武士簇拥下,我昂然踏上跨湖大桥,往郡主宫进发。

    沿途的武士都不住欢呼高叫万岁,令人热血沸腾。

    但我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情,想到的只是华西等人的生死。

    到了大桥中段处,一群没有武器的将领迎了土来,带头的正是年青的黄色统领
英耀大将。

    到了我身前十步许处,英耀等全体将领跪伏地上迎接我。

    四周的武士也纷纷跪下,只剩下我一人卓文桥心。

    我毫不惊异能兵不血刃地夺得望月城,因为翼奇已给了我清晰的讯息,整个帝
国的人都期望著我回来。

    现在我终於回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