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手刃仇人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手刃仇人


    战魁战仇一众将领,率著一万五千夜狼战士从年加水道进发的雨天後,巨灵和
一万二千名闪灵战士终於来到夜狼峡,同来的还有白丹和英耀。

    战恨破天荒地赶走了他的妻子群,让我们在帐内举行密议。

    白丹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丽清郡主和野马族族长“癫马”黑脸结成联盟,准备
瓜分帝国广阔的领土。

    白丹脸色凝重地道:“丽清这妖妇奸滑非常,竟把老巢望月城和以南包括魔女
国的土地拱手让给黑脸,希望由黑脸来抵挡我们的反攻,自已则回师日出城,趁我
们和黑脸纠缠不下时,收复日出城和附近的城池乡镇,巩固自己的势力。”

    战恨道:“黑脸这狗卵子真是奇蠢如猪,望月城这烫手的热山芋也敢接手。”

    巨灵道:“据闻此人骄狂自大,而且可能尚未清楚大剑师的厉害和望月城的形
势,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英耀对望月城自然有深厚的感情,咬牙切齿道:“这妖妇真是狼心狗肺,竟将
望月城三十多万子民置於野马族那些凶残成性的盗贼之下,我恨不得撕开她作千百
块。”

    战恨本身也非善男信女,一点也不为望月城的人担心,道:“野马族愈残暴,
望月城的人便愈不服,也更痛恨丽清,渴望我们的解救,我们要攻陷望月城便更容
易了。”

    我问白丹道:“知否黑脸的兵团何时会到来接收望月城?”

    白丹摇头道:“这个不大清楚,但看丽清军队的调动,恐怕会是七、八天内的
事。”

    英耀皱眉道:“丽清这样做,好处是避了腹背受敌和暂时不用和我们正面对仗,
但坏处却更多不胜数,首先她的声望会大幅滑落,帝国人定有被她出卖了的感觉,
手下大将要说没有因此而遂有离心,谁也不会相信。”

    巨灵道:“假设她攻不下日出城,岂非变成游魂野鬼,还凭甚麽争霸天下?”

    我沉声道:“她一定可以攻下日出城!”

    众人愕然向我望来。

    一直没有作声的华茜温柔地问道:“大剑师为何如此肯定,日出城虽没有了黑
寡妇,但翼奇亦是帝国名将,凭著日出城的高墙厚壁,守上几个月应该是没有问题
的是吧。”

    白丹猜道:“是否因丽清攻陷魔女城後,得到了我们的雷神,但是他们走得这
麽匆忙,就算能把十多尊雷神运走,也来不及开采黑油,亦缺乏那方面的知识和技
术。”



    我摇头叹了一口气,叉开话题问道:“那十二册智慧典仍在你们的手上吗?”

    华茜道:“智慧典一真留在地下殿作魔女的陪葬品,你走後便没有人下过去,
城破前,我们依魔女生前的指示,启动了封死地下殿入口的开关,现在……现在不
知情况如何了!”

    白丹道:“地下殿只是有限人知道的秘密,丽清入城後不足十天便退走了,即
管知道地下殿的所在,也难以破入。”

    战恨和巨灵两人齐声道:“大剑师!”他们见到对方出声,又一齐谦让起来。

    我向战根笑道:“你似乎对巨灵兄友善了许多,究竟为何有此转变呢?”

    战恨有点尴尬地道:“巨灵兄真是够朋友,答应送我一个闪灵族的美丽处女,
我当然感激他,是了!巨灵兄,若你看中我族内任何美女,除了山美外,即管出声。


    寒山美低骂道:“死色鬼!”

    这时轮到英耀不耐烦起来,问道:“大剑师还未说出为何丽清可轻易攻下日出
城?”

    众人疑惑的眼光再次集中到我身上。

    我沉声道:“因为她的援兵终於到了。”

    众人愕然道:“援兵?”

    我也是刚刚想起这可能性,但却知道自己这感觉错不了,丽清既是巫帝的人,
而在巫帝控制下除了黑叉人外还有另两个的强大种族,帝国又没有了大元首这障碍,
巫帝怎会放过这控制帝国的机会。

    虽然其中仍有很多关键处令人费解,但丽清目下奇怪的行为,只有获得援军才
可以解得通。

    我简略地向各人解释。

    众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知道事情不是如此容易解决了。

    事实上他们都不惧怕丽清,因为她下面无论是将领,士兵又或平民,他们的心
都是向著我的。

    谈到这时,仍没有人提起枕兵峡外的“沙漠之王”杜变。

    我站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让我将山美送给杜变,让他高兴一会,但只是
一会。”

    寒山美柔声道:“只要大剑师欢喜,将我送给甚麽人也可以。但亦只可是一会。


    我穿上夜狼人的甲胄,策著飞雪,和战恨战无双两人,将寒山美拱护在中间,
驰出守卫森严的夜狼峡向著沙漠那方的出口。

    我的思想却回到了昨晚的帐内,和华茜缠绵时她在耳边对我说:“大剑师,我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我能感到你心内的东西,很奇妙的感觉。”

    当时我心中一动,想到可能因我将大量异能输进了她体内,由於我体内也有同
样的异能,所以她和我之间就会生出了神妙的联系,就若传说中的“连心术”那样。

    我微笑道:“那你感觉到甚麽呢?”

    华茜道“感觉到你对我的热恋和痴缠,那是以前我从来感觉不到的。”

    我失笑道:“终於肯信我爱你之言非虚了。”

    华茜在我肩头重重咬了一口道:“只信现在的你。”

    思索间,我们四骑缓缓驰出峡外。

    一弯明月下,广阔的草原荒茫神秘,沙漠阵阵寒风,拂脸而至,这才明白为何
夜狼人要住在避风的大山峡里。

    由此推之,能在沙漠抵御晚上寒风的沙盗,当是非常强悍的人,我定要提高警
惕,以免他们三人受到任何伤害。

    我有这个信心。

    亦有这样的预感。

    跑了半里许,前方黑沉沉一片,连半点从营里透出的灯火也没有。

    但我却感应到他们在前面等待著我们,忙勒马停定。

    他们随我停了下来。

    蓦地前方百多步开外,千百把火炬一齐燃起,照得浅草原一片血红,声势骇人。

    这杜变果然喜欢玩这类心理战的游戏。

    战恨失笑道:“哼!这小畜生。”

    最前一排约二千人的沙盗缓缓策马迫来,两翼速度较快,到了五十步许外,才
停了下来,像一只展开大钳的巨蟹,胁制著我们。

    二十多骑拍马驰来。

    战恨低声道:“那戴著秃鹰形头盔的人就是杜变。我认得他的头盔,身形也错
不了。”我留心看去,走在最前方那骑十,身形雄伟,头盔上铸了只威猛若随时要
扑食的秃鹰,确是有几分威势。

    我的目光扫过那些随行的骑士,虽高矮不一,但都非常精壮,气度沉凝,不用
说亦是千中挑一的好手。

    其中在最左翼的一个人最吸引我的注意,原因有三。

    首先是这人有种顾盼自豪的气概,尤胜那戴著秃鹰盔的人;其次在我连黑夜也
影响不了的锐目下,他灼灼的目光只注定在山美身上,而其他人的注意力则集中到
战恨身上;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体形和那戴秃肛盔的人非常肖似,都是比
其他人更高横雄壮。

    灵异的直觉告诉我,这人才是杜变。

    这家伙真爱玩把戏。

    我低声道:“只是听,但不要立即望去,左翼最外档那人才是杜变。”

    他们呆了一呆,都依言忍著不立即向那真杜变望过去。

    真假杜变和另外二十二名骑士到了我们十多步外停了下来。

    战恨向著那假杜变哈哈一笑道:“杜兄必是很喜欢大伙儿一起旅行的了,这麽
隆重来到我们的夜狼峡,希望回去时莫要遇上沙暴。”

    假杜变旁的一名壮汉喝道:“飞狼你最好不要冷言冷语,我们大王这年来被你
的反覆无常弄得心情不好,再受不起刺激……”

    战恨表现出一派霸主的气势,喝止道:“你算甚麽东西,我和杜兄说话,那有
你插嘴的馀地?”

    众沙盗勃然大怒,手都按往兵器上。

    只有那真杜变凝坐不动,只冷冷看著战恨。

    假杜变迅速地望了那真杜变一眼,见对方毫无动静,伸手止住跃跃欲试的沙盗。

    我们把这一切全看在眼里,再无怀疑谁才是真正的杜变。

    假杜变旁另一名高瘦汉子以较温和的语气道:“战恨族长有所不知,我们大王
因族长不守盟约,立誓除非族长交出你妹妹寒山美小姐,否则永不再和族长对话,
请族长谅察。”

    先头那壮汉喝道:“飞狼你若真有诚意,请放寒山美一人过来,我们收到手後,
便又是盟友,大王自会和你说话。”

    这杜变真是最爱玩弄心术的人,就像沙漠里变幻莫测的天气,要教人摸他不透,
可惜遇上了我。

    战恨依我们早先定下的对策,仰天一阵豪笑道:“没有人可以侮辱我飞狼战恨
和夜狼族,杜变既连话也舍不得说,走!我们回去。”掉转马头,往回便去。

    我们三人同时掉马而行,我故意掉在最後,还靠往真杜变的那一端。

    众沙盗想不到战恨有此一著,齐声怒喝道:“止步!”

    战恨理也不理,继续往夜狼峡的方向驰去。

    我反掉转马头过来向著他们,作出护后的姿态。

    只见那真杜变“锵”一声拔出长刀。

    这是出手的训号。

    丙然众沙盗叱喝连声,取出兵刃,驱马追来。

    其中两人针对著我冲杀过来。

    一时刀光闪闪,杀气腾腾。

    我的目光像没有片刻离开那假杜变,但其实心中注意的却是那略堕在较後方的
真杜变。

    战恨一声长啸,一夹马腹,加速离去。

    山美和战无双紧跟在他两旁,三骑迅速驰走。

    那些沙盗发了狂骰追去,那对付我的两名沙盗已由左右攻至。

    真杜变留在原处,冷冷看著事态的发展。

    一阵蹄声轰隆。

    在较後方的沙盗齐声喊叫,扇形般缓缓挟迫过来,气氛紧张之极。

    直至刀风割体,我才一声断喝,抽出魔女刃,闪电般左挥右扫。

    “当当!”

    劈来的两把大刀同时折断。

    当真杜变骇然往我望来时,飞雪蓦地发力,劲箭般往二十多步外的他冲去,我
乘机反手两剑,攻来的两名沙盗,便在鲜血飞溅里仰身掉下马去。

    杜变不愧高手,知道来不及掉头逃走,手中长刀迎脸劈来,竟不避我无坚不摧
的魔女刃。

    “铿!”

    一声清响下,刃刀交击。

    杜变的刀显然也是宝刀,竟没有折断,而且力道沉雄,并不比我弱很多。

    蹄声震天,最前排的二千多名沙盗全速驰来护驾,眼看在刹那间使赶至。

    这时我来到杜变身侧,魔女刃在空中一个小旋,迥剑往杜变右腿刺下去,假设
他移腿的话,广女刃将会刺入马腹内。

    杜变一声狂喝:“你是谁?”抽马侧移,长刀劈在我的魔女刀尖锋处,可谓刀
法如神,不愧大漠之王。

    我一声长笑道:“认不得我兰特吗?”魔女刃幻出满天剑影,暴雨狂风般往他
洒去。

    杜变听到是我,全身一震,才懂得运刀挡格,但已慢了半分,一时间落在守势,
全无还击之力。

    狂嘶喊杀震天而起,同时来自夜狼峡和沙漠两个方向。夜狼入进攻时例作狼叫,
确有先声夺人的神效。

    杜变骇然再震,知道陷进了我们前後夹击的陷阱里去。

    我乘他心神分散时,刀法由巧变拙,全力劈出几剑。

    “当当当!”

    “啪!”

    杜变的宝刀终於折断,虎口血流。

    这时护驾的沙盗赶至,匹周尽是矛光刀影,但已救不了杜变。

    我大喝道:“这一剑是年加的!”

    刃锋一闪,贯入了杜变胸前的盔甲里,同时迥刃过来,斩杀了由左右两边攻来
的两名沙盗。

    杜变手捧前胸,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再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後,才仰身掉往
马下去。

    我大喝道:“杜变已死,谁还敢向我兰特挑战。”

    冲来的沙盗竟有大半退了回去,剩下冲来的被我斩瓜切菜般眨眼间便解决了很
多,飞雪惊人的高速使他们没法将我围著。

    左冲右突间,後方的沙盗乱了起来,战魁等从年加水路绕来的大军终於杀至。

    巨灵的喝叫声亦从夜狼峡那方传来,杀声震耳。

    称雄大漠的沙盗在杜变已死下,终於溃不成军。

    那并不是一场战争,而是屠杀。

    就像当日杜变的人屠杀年加和我的净土朋友那样。

    夜狼谷内喜气洋洋,情绪高涨。

    正如寒山美所言:在夜狼人世代传下来的习惯下,征战回来的夜狼战十不止是
喝酒庆祝,而是找他们的女人发泄战争的死亡和悲痛。

    不知是否战恨暗地安排,许多夜狼女摸到闪灵人的帐幕里去求欢,弄得春色满
峡。

    只有爱才可以消灭仇恨,经过这样的接触,我不信夜狼、闪灵两族还会存在仇
恨。

    假若夜狼女怀了闪灵人的孩子,两族的关系将会更亲切难分了,不知这是否也
是战恨的愿望,在长时间的彼此相持下,仇恨也会化作同等分量的敬意吧!

    我做为领袖的地位,亦因这一战确立起来。

    战恨除去这一直欺压他的大敌,高兴若狂,在大帐内搂著野花和另一位同样美
铂性感叫草蕾的夜狼女,公然调笑,放浪形骸。

    巨灵、白丹、英耀等也不寂寞,忙著应付其他夜狼女的投怀送抱,在这男少女
多的战争年代,谁不是只顾今朝的风流人物,他们虽不像战恨的肆无忌惮,但也耐
不住色香引逗下不住斑张的热情,态度愈来愈放任。

    一时帐内俱是男女调笑的声音。

    幸我有华茜和寒山美在旁,战恨帐内其他虎视眈眈的女人们,才不敢过来缠我,
所以暂时我仍是安全的。

    只不知这虚假的安全能保持多久。

    愈来愈多的夜狼女子藉递上美食来向我挑逗献媚。

    这使我大感尴尬和不自然。

    我并不反对这种庆祝的方法,只要男女间两情相悦,还有甚麽事不可以做?但
却须在“与世隔绝”的帐幕里,连无人的荒野我也可不介意。

    可是夜狼人并没有这样的顾忌,男女的亲热和调情对他们来说就像喝酒进食一
般自然和平常,也像原野里思春时节的狼群,他们使我看到一个游牧文化的内在,
就是生存、战斗和爱。

    我几次想回到山美的帐幕去,都给兴高采烈的战恨留住了,一边继续和怀内的
女人调情,一边口沫横飞地述说他和战无双如何回马大战沙盗,如何牵制著敌人,
只差在没有说杜变也是被他杀死的。

    华茜看到脸红耳赤,又知我们难以脱身,惟有躲进我怀里,不敢去看,但耳朵
却仍避不了调笑声浪的侵袭。

    战恨纵情欢笑,忽又询问起巨灵等对他帐内女人的观感和感受,一派洋洋自得。

    巨灵等含糊应著,但明显地也非常满意和快乐。女人将他们原本存在的距离彻
底粉碎了。

    另一旁的寒山美在我耳边道:“大剑师!为何你不和我们亲热?”

    华茜吓得抬起头叫道:“天!不要在这里。”

    自幼受夜狼族风俗习惯影响的寒山美认真地道:“怕甚麽?沙漠里的狼那只不
是随地交配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叹道:“但我们并不是狼。”

    寒山美甜甜一笑道:“夜狼女从来不怕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公开调笑,因为只有
那样才可显示自己的得人宠爱,大剑师你疼我吧!我只会觉得自豪和喜欢。”

    她大胆热情的要求使我大感头痛,幸好白丹和英耀体谅我的情况,停止了和身
旁女子的亲热,齐道:“这般情况虽够香艳刺激,但我们也实在不大习惯,还是留
待回到自己帐内才继续进行吧。”

    巨灵见到两人如此,也惟有恋恋不舍地暂停接受左右美女对他的“进攻”。

    战恨哈哈一笑,停了下来,道:“我们也很久没有这样了,因为太久没有打过
这样痛快的大胜仗。”说完忍不住又在野花和草蕾惹火的肉体上捏了几把。

    这两位夜狼族一等一的美女,口中娇呼急喘,但放射著情欲之火的大眼都飘到
我身来,教我大感吃不消。

    战恨大快道:“大剑师!要不要试试这两只骚狐狸?”

    两女的眼神更发亮了起来。

    华茜重重咬了我胸膛一口。

    巨灵大笑解围道:“你当大剑师像我们这些山野之人吗?你自己好好享用吧!
不过最好在大剑师走後。”

    我乘机拉著华茜和山美站了起来,离开这荒唐的狂欢宴,道:“战恨小子,希
望你有能力安慰你帐内的美女群,若我再不回帐,我怕胸口又会再多一排牙齿印出
来了。”

    华茜尴尬得无地自容,逃命似的当先跑出帐外去。

    众男得意的笑声卅然响起。

    我拉著寒山美追出帐外,战恨的声音仍从帐内传出来道:“怕甚麽!应付不了,
便找大剑师来帮手。”

    唉!夜狼人。

    华茜转过身来,纵体入怀道:“说真的!他们这样的胜利狂欢我虽看不惯,但
我却感到他们那种没有丝毫做作的真情流露。”

    寒山笑道:“你要不要试试,我们是可以随时回去的。”

    华茜惊叫道:“不!”

    峡内营帐密布,阵阵男欢女爱的声音由帐内传出,也由分布峡内的山林内传出
来。

    这种集体欢好的夜狼人风俗,确能教人心旌性摇。抛开了一切的夜狼入,更像
原野或沙漠里的野狼,原始野性。

    狼正是夜狼人崇拜的神物。

    我逐渐明白夜狼人在男女关系上的心态,男女之防的礼教,在他们来说是不值
一哂的蠢事。只有热烈率性的行为,才可使他们体会到生命的意义。我若不能了解
他们,将来会产出很多意料不到的问题。

    况且即管放肆一晚,那又有甚麽打紧呢?

    明天他们便要随我出征帝国,若不把握眼前美妙的时光,胜利後的狂欢,杀戮
後的神伤,生命还有何意义可言?

    我之所以不能学他们那样,只不过我并不是夜狼人,也不是闪灵人吧了。

    我采手搂著两女的蛮腰,轻松地往山美的营帐走去。在那里,我可以保证会发
生不逊色於战恨的荒唐。

    次日清晨,我和华茜、山美、白丹。英耀、巨灵和闪灵战士离开夜狼峡,踏进
圣原,往闪灵谷进发。

    战恨会随後赶来,我们只是先走一步。

    看著这一望无际的原野,心中泛起了一种“根”的感觉,在将来的战争里,这
块土地所生产出来的食粮,会成为我们远征军的後勤补给,在没有战争下,对闪灵
夜狼两族来说,这将会使他们生活得日趋丰足。

    昨夜能逃回去的沙盗绝不会多个五千人,杜变一死,沙漠内各民族的势力平衡
将会彻底被打破,就像没有了大元首的帝国那样,他们再不会对夜狼或闪灵族构成
威胁。

    烈日当空下,我不由怀念起当日往净土去时,那十八棵巨人树围拱下的小湖,
想起采柔动人的胴体在水内载浮载沉的美景,也思起远在沙漠另一方的她们和大黑,
那头可爱的家伙。

    仇恨使人疯狂,离别使人痛苦,但相思却更使人难以忍受。或者及不上仇恨和
离别的强烈冲激,但却似那刀劈不断的长流细水,一点一滴在磨蚀著人的灵魂和意
志。

    没有我把她们搂在怀内呵慰怜爱,她们如何度过那一个接一个的漫漫长夜呢?

    自离开她们後,我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切地体会到她们的痛苦。

    因为我们都受著相思的折磨。

    坐在我怀内的华茜柔声道:“是否想起了你的闪灵和净土美女?”

    我不隐瞒地点头。

    华茜道:“在那边的净土里时,你是否也像现在般痛苦地思念著我?”

    情话是永远只怕少,不怕多的,我认真地道:“不是的!是比现在痛苦多了,
因为我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危,而在净土时我却日夜担心你能否抵敌得住丽清。”

    这昔日丽清辖下的首席女剑手道:“当日为何你又要走?”

    竟翻起我的旧账来。

    我苦笑道:“我想是为了快乐吧!若不追踪去杀死大元首,整块大地没有一个
人会是快乐的。”

    华茜叹道:“对起嘴来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是了!兰特,为何你一句也没有
向我问公主的事?”

    我一震道:“是的!为何我没有问?或者我是怕那答案吧。”

    华茜道:“当时草原上只有帝国和魔女国的大军,公主极有可能是给丽清的人
抓起来。”

    我道:“我曾问过英耀,他完全不知道公主的事,看来不像是丽清的人。”

    寒山美这时拍马来到我们身旁,艳羡地道:“大剑师,有机会我也要坐到你这
神马上去。”

    我哂道:“勿忘了那次我掳你坐过来这神马上时,你还像是不太乐意的样子。”

    寒山美娇笑道:“你能看穿人家的心吗?怎知人家乐不乐意?”

    夜狼女可能是大地上最乐於引诱男人的女人,眼前的玉人就是一个好例子。

    回谷後第三天,战恨和他的人陆续赶至。

    当晚在闪灵众长老的示意下,全谷两万多个未婚的年轻闪灵女,被解开了闭居
帐内的禁令,出来招呼人客和准备食物。

    这是闪灵人向别人表示“你是我的兄弟”那独特的方式--用行动来表示,而
非空我做梦也想不到夜狼和闪灵这两个大仇家,和好起来的速度是如此惊人,或者
是闪灵神显灵也说不定,所以有闪电的效果。

    巨灵大力拍了两下手掌,将我们所有席地围坐在闪灵圣庙外主宴席上的人的注
意力吸引过去。

    巨灵站了起来,在刚捧著食物走过他身边的闪灵女盛臀上拍了一记,举手叫远
近的人停止说话,待整个谷十万以上的人全静下来後,他才道:“自出生後,我…
…闪灵族的巨灵,从未试过像今晚那麽开心,光星从未试过如此明亮,弯月也从没
有弯成那美样子。”

    我们齐觉感动,因为都听出了话语里深刻恳挚的感情。

    巨灵的大眼往我射来,道:“十天前,我最崇敬的兄弟是大剑师。”接著望往
战恨,微笑道:“最恨的敌人是飞狼战恨!十天後的今日,我最崇敬的人仍是大剑
师,但我恨的人已变成了我最爱的兄弟。请让我们向这头可爱的飞狼欢呼。”

    闪灵人的欢呼立时贯满全谷。

    飞狼战恨首当其冲,自是深受感动,不住狂笑点头。

    巨灵转向我道:“当日我眉头也不皱一下,便将自己最心爱的美女献上给大剑
师,以闪灵人的方式表达我对他的爱敬,现在希望也能做到完全不皱眉头,来人,
带采蓉来。”

    我忽地发觉巨灵实乃治国的天才,只看他这在万千对眼下,那份从容自在,倪
倪而谈的气概,便有使人心仪悦眼的魅力。

    在众人期待里,圣庙的门打了开来,一名白衣少女盈盈行出,来到地席前。

    我一看下目定口呆,这少女的玉容体态,竟与采柔有七分相像。

    她含羞答答,默默含情地立在战恨脸前,夺天地精华的俏丽,只要是有眼的人,
不论男女都看得目眩神迷。

    巨灵来到我身旁,俯头低声苦笑道:“这是采柔唯一的妹妹,你说要不皱眉头
是多麽困难!”

    我衷心道:“巨灵!你真伟大。”

    巨灵苦笑而起,到了战恨跟前,大手用力抓著他的肩头,长声道:“多谢那晚
你的盛情款待,现在采蓉是你的了。”

    我的手探往两旁,分别握著了山美和华茜的手,心头一阵激动,假设世上所有
人都能学巨灵和战恨化敌为友,你说会多好。巨灵的牺牲虽大,却嬴来夜狼族永世
不灭的友情。

    战恨吞回了快要滴出口外的垂涎,望向我道:“大剑师,由今晚开始,我要向
你学习说好听的情话。”

    众人轰然大笑。

    天鹰长老喘著气道:“巨灵也是高手,否则也不能在大剑师来前,雄霸了闪灵
谷内所有美女的心。”言罢怪笑起来。

    采蓉垂著俏脸,既乖又静地坐到战恨身旁,轻轻挨靠著他,全心全意的样子,
确有乃姐之风,害得战恨也战战兢兢起来,再没有了一向的惊人“狼行”。

    巨灵重新加入我们这个三十多人组成的地席,望著正在圈心烤烧美肉的几位穿
著黄麻衣的闪灵少女,道:“女人弄出来的肉是特别香的。”

    众人又哄然大笑,为之绝倒,至此都全无异议地同意天鹰对巨灵的评语。

    山美笑得扑在我身上。

    华茜把小嘴凑过来道:“我要说十万次:我很快乐。”

    战恨忽向巨灵道:“巨灵!我将帐内所有女人全送给你,现在有采蓉一个我已
够了。”

    他身旁的采蓉喜孜孜地望向他,神态有九分像采柔,若这妮子再成熟一点,或
者有希望追得上她的姐姐,我赞叹道:“战恨小徒!你的情话就在你说了刚才那两
句话後毕业了。”

    众人不论老幼男女,均笑得几乎气绝,包括战恨在内。

    只有巨灵没有笑,火光下他的巨形粗脸在发亮放光,瞪著战恨道:“朋友!你
是认真的吗?”

    战恨色变道:“我何时说出了口的话会不算数。”接著站起来向著谷内的夜狼
人以夜狼话叫嚣了两句,所有夜狼人轰然应偌,颇有点狼群嘶叫的味儿。

    寒山美向众人解释道:“大哥问手下们,他说出口的话会否不作数。他们都答
说不会。”

    战恨气呼呼坐下後,巨灵大笑道:“我只要野花和草蕾,其他的便让我为她们
在族内挑选最好的丈夫。”

    众人大力鼓掌,有机会入选的闪灵战十更是兴奋至极。

    外来货总是比本地货吃香的,尤其是闪灵夜狼两族的美女。

    气氛至此和洽若水乳交融。

    一个一个的人圈,圈心的红焰、鲜肉烤熟了的香气,在圈内圈外穿花蝴蝶般走
动的闪灵女,都使谷内洋溢著一种使人心头暖热的舒服感觉。

    但想起这是出征前的离别宴会,不禁又有点神伤魂断的哀愁。

    终有一天我会把和平带到这片大地上,那时谁也不用担心有人上了战场後,永
远也回不了来。我在净土的女儿将来也不用担心她的情人会因征战而离她而去。

    就像我现在离开了采柔、妮雅。红月、龙怡。雁菲菲、凌思,还有连丽君和戴
青青、失了踪的公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