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十大巫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十大巫神

  一万三千名魔女国战士,二万名帝国战士,二万一千名闪灵战士,二万七千名夜狼战十
,合共八万多人,浩浩荡荡横过圣原,往横亘在魔女国和圣原间的原始森林进发,士气高昂
至极点。

  随行的还有由闪灵夜狼两族组成超过十万人的红粉兵,她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後勤的
补给和军内煮食打点的工作,但在必要时,这批自幼便受军事训练的女子,都可以投进正式
的军事任务里。

  无论他们穿的是闪灵、夜狼、又或帝国的甲胄,但都在胸前和背後画上了一个悦目的红
色魔女刃的标记,非常醒神,使我感到首次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军队。

  在到夜狼峡前,我派了人以快马赶往日出城去,联络翼奇,要他看形势行事,若丽清来
了援军,立即弃城逃走,以免全军覆没的厄运,以翼奇的才智,我相信他能作出最好的决定。

  大军移进的速度缓慢之极,我和马原白丹带著华茜、寒山美,率著二千名魔女国的战士
,作先头部队快速地循旧路穿过原始森林,六天工夫便踏足在魔女城和魔女河间的大平原之
上。

  出林时正好是黄昏,为了安全计,我们就在林旁的高地上扎营,必要时可迅速逃进林里
去。

  晚上我们围著营火进食,谈起魔女生前的种种往事,不胜欷 。

  我不敢告诉他们魔女极可能还未死,怕惹起他们的希望,而最後又不能使希望成马原道
:「我们是否要回魔女城去?」

  我想起在烈火下变成死墟的魔女城,叹了一口气道:「想得要命,但攻打望月城的事是
刻不容缓,若不趁野马族的人阵脚未稳动手,以後攻打起来,便困难多了。何况望月城的三
十万居民的安危,正系在我们身上,我们定要尽早将他们从苦难里解救出来。」

  他们都在担心魔女的遗体,想尽快回去看看,闻言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我向马原道:「你是否想重建魔女城?」

  马原大喜道:「也是想得要命!」

  我道:「好!我拨五千人给你,希望你可早日把魔女城重新建起来。」

  白丹道:「若能联络上逃难至各乡镇的人,便可以有大量的人手和资源补助。」

  我忽地想起一事,向两人问道:「当日魔女进出望月城似乎一点困难也没有,你们是如
何做到的。」

  这问题绝非无的放矢,以魔女的绝世妙姿,即管全身包在丝布里,也会惹起注意,怎能
来去自如。



  马原和白丹齐齐一震。

  马原脸上泛起古怪的神色道:「怎麽我们会想不起来,当年我们在望月城城北外开凿了
一条秘密地道,进城出城都是经由那里,即管魔女国内,知道有这条密道的人也不多,不知
有否被人发现呢?」

  我喜出望外,道:「若是如此,望月城将指日可破。」

  马原皱眉道:「但那条密道非常狭小,只能供一人勉强通过,若太多人挤进去,凭那几
个通气孔,会不够呼吸的空气,要运数千人进去,恐怕非要十天半月不可。」

  我道:「兵贵精不贵多,何况城内居民都是我们的人,里应外合下,我不信野马族的人
可支撑半晚。」

  马原点头:「我忘了大剑师能以一敌千,这真是太好了,我立即派人去探查密道的最新
情况。」

  华茜在旁咬牙道:「兰特!无论你上天入地,我也要踉在你身旁。」

  寒山美不甘後人道:「我也是!」

  我苦笑道:「何时我说过不把你们带在身旁?」

  华茜笑道:「早敲定了总是好的。」

  众人失笑。

  我知道华茜对我一年前的舍她而去仍耿耿於怀,苦笑摇头道:「早点睡吧!」拉著两女
站了起来。

  回到帐幕时,我在望月城救回来的侍女美姬正在为我们整理被铺,荒野的寒凉,使人分
外感到帐内的温暖。

  由魔女城到达闪灵人的圣原,美姬一直尽心尽力侍候我,无微不至,重会华茜後,我的
心神全放在华茜身上,反而有点忘记了她,也没有和她说话,而她总是在我回帐前,整理好
一切後,便回到她自己的小帐幕内,今晚我早了点回来,撞她一个正著,看著她幽暗的眼神
,想起城破後她曾受过的耻辱和苦难,心中不由升起歉意。

  美姬需要的是爱怜和抚慰,只有那样才可以医治她受到深创的身体和灵魂。

  我既可以有凌思,为何不可以再有她。

  采柔说得没有错,我既心软又多情。

  华茜惊喜叫道:「美姬!你怎会在这里?」

  美姬一声嚎哭,扑进华茜怀内,痛哭道:「小姐!你没事了,真好。美姬很快乐,大剑
师回来了,你再不用每晚流泪了。」

  我心头一阵疚歉自责,走过去将她两人全搂进怀内,正要出言安慰,一股奇怪的感觉由
心内狂涌而起。

  那是一种令人很不舒服的感觉,胸口像给甚麽东西压著那样,连呼吸也有点困难。

  我骇然一震。

  寒山美在我身旁叫道:「大剑师你怎麽了?」

  华茜和美姬也愕然抬头,往我望来。

  我深吸一口气道「有敌人!」

  三女一齐色变。

  外面虫鸣唧唧,一片原野独有的天籁。

  寒山美道:「我看著白丹在四周布下了严密的岗哨,敌人怎能潜进来?」

  我那种不安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了,喝道:「你们三人跟在我身边,一步也不准离开。」

  三女骇然点头,事实上她们从未见过我如此紧张。

  自我拥有异能後,魔女刃便再不示警,因为我自己也有著那种顶知危险的能力。

  就像现在。

  我大步走出帐外,白丹、马原和几个魔女国的将领仍围著火堆商议著。

  每逢我扎营後都爱在附近草野闲荡的飞雪破例候在帐外,眼中闪著奇异的光芒,定定地
看著我,就在那一刻,我感到飞雪心中的惊惧,清楚地感到。

  那是人畜间一种心灵的沟通。

  甚麽人或东西能令飞雪感到畏惧?

  我怕只有拥有邪异魔力的人才可使飞雪这神马害怕,因为飞雪有著和我同性质的异能,
来自废墟内那异物的能量。难道是巫帝来了?

  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划过心头。

  马原等似也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氛,往我望来。

  我低声道:「我们给包围了!」

  众人骇然色变。

  马原挥手命人去查察。

  我吩咐道:「最紧要不动声色,让敌人不知道我们已发现了他们。」

  去查探的人几乎是立刻回来,脸色苍白地道:「我发出讯号,但放出去的哨兵没一个有
反应,这怎麽可能呢?」

  美姬娇躯一震,发起抖来,华茜一手将她搂著。

  马原等这时没有时间探究我为何会察觉这恶劣的情况,道:「我们应怎麽办?」

  我道:「将所有人集中到这里来,千万不要弄熄营火,最好弄些假人,放在营地遏缘处
。」

  众人领命而去。

  华茜道:「会是甚麽人?」

  我叹了一囗气道:「我一直低估了丽清,看来这些人应是巫国来的援兵,守在这里等著
我们,逐一歼杀。」

  寒山美道:「但我们一直派人侦察这边的情形,怎会毫无发现?」

  我淡淡道:「因为敌人都是高手!」

  美姬吓得更抖颤起来。

  我从华茜怀里将她接收过来,紧搂怀内,藉身体的接触,将少许异能送进她体内,使她
立时平静下来。

  脚步声由四方八面传至。

  这是营地的核心处,又兼在高地之顶,不虞被敌人看见。

  愈来愈多的人聚集在我匹周,都悄悄蹲下身来,神色紧张。

  马原等很快回转来,齐集到我身旁。

  白丹道:「敌人在等甚麽?」

  我道:「等我们睡觉!」

  华茜道:「我们应否立即突围,只要进入森林,便可分散逃走,和跟著来的大军会合。」

  我摇头道:「若我们逃往森林,会正中敌人下怀,因为谁也猜到我们会往那个方向逃
去。」

  马原苦恼地道:「最糟就是敌方有多少人,来的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便给包围起来。」

  我微笑道:「让我来猜猜看!」

  闭上眼睛,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强大的斗志充盈胸臆,心灵蓦地往匹外延伸开去,确
切地感应到敌人的存在。

  心灵像只小鸟般翱翔四方,当我的灵觉来到原始森林那一方时,一个清晰的景象浮现脑
际。

  林内伏满了人,他们全身黑衣,箭都到了大弓上,严阵以待,怕不有数千之众。

  在林外放了一排十多个大圆铁锅,一个穿著和当年大元首的军师巫师一式一样服饰的高
大黑衣老者,正将一樽樽奇异的东西倒进大锅内,黄色的烟冒起来,在锅上凝而不散,那老
人拿起一个大盖,覆在锅上,使黄烟不能冒出来,又开始向另一大锅动手脚。

  我猛地睁眼,感到风正由森林那边刮来,忙下今道:「立即找来湿布,每人一条,听我
的命令时,立即将口鼻盖著。」

  终於明白敌人为何还不进攻,因为他们有更可怕恶毒的阴谋。

  巫国的人终於来了,巫师便是以毒药名闻帝国,当年我和祈北便是以他特制的迷香,迷
倒了黑寡妇和她的手下,对付魔女那涂在智慧典的毒素,也是由他而来也说不定。

  我沉声道:「当敌人施放毒气後,我们诈作晕倒地上,到他们上来时,再杀他们一个措
手不及。」

  白丹道:「但假若敌人数量比我们多上数倍,迟早也会抵挡不了他们。」

  我冷静地道:「敌人只有五至六千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若是太多人的话,便难
以隐蔽行踪,可怕的是对方有来自帝国的巫师,阴谋诡计防不胜防,但今次我却要教他们先
吃一个大亏。」

  说到这里,我的心灵忽起感应,低喝道:「伏在地上,掩著口鼻。」

  还末说完,所有人全伏在地上。

  我仰躺在华茜和美姬之间,保险地接过华茜递过来似乎是撕碎睡袍得来的湿麻布,掩上
囗鼻。又唤飞雪过来伏在我身旁。

  马嘶声起。

  营地里临时围栏外的马纷纷倒地的声音此起彼落。

  接著簧火映照下的营地弥漫著深黄的烟雾。

  这黄色毒雾确是霸度极点,更惊人处是凝而下聚,将整个营地全笼罩在内。

  飞雪静悄悄地,一点也不受黄雾的影响。

  我放下心来,弃掉湿麻布。

  夜风徐徐吹来。

  黄雾逐渐消散。

  再来了一两阵长风,黄雾由浓转薄,由薄转无。

  我低呼道:「准备!」

  众人纷纷跳了起来,移到营地各战略性的位置。

  脚步声由四方八面迫来。

  我早想到他们没有骑马来,否则蹄声和马嘶声极难瞒过我们。

  我会以飞雪给他们一个惊愕,若能杀死那从巫国来的巫师,将可给丽情一下最狠的打击。

  我知道定能办到,因为我的心灵巳锁定了他的位置,无论他走到那里,我也会找到喊杀
由四方八面响起。

  我向华茜等道:「你们留在这里,我要骑飞雪去收抬他们的首领。」

  弓弦急响。

  伏在最有利位置的魔女国战士千箭齐发,向著毫无戒备的敌人射去。

  惨叫声密集响起。

  华茜知道这是生死关头,点头道:「放心去吧!」

  我跳上飞雪,拍马驰出,往敌人实力最强的森林区冲去。

  瞬眼间我冲出了营地,刺入了正由丘下攻上来的黑衣人里。

  敌人连头也罩在黑市里,只露出眼耳口鼻,没有沉重的甲胄,难怪他们如此悄无声息、
神出鬼没。

  魔女刃离鞘而出,闪电劈出。

  惨叫响起。

  飞雪背著我箭般冲入敌人阵内去,挡在马前的黑衣人纷纷倒下,他们都是非常强悍的人
,可惜我却比他们更强悍百倍。

  这批黑衣人清一色使剑,遇上魔女刃更是剑折人翻。

  飞雪过处,洒出了一条血路。

  微茫的月色,已足以使我视物若白昼。

  体内的异能激荡著,使我更是凶猛胜狮虎。

  竹笛的声音在森林处传来。

  四周的黑衣人状似疯狂,奋不顾身扑来。

  但谁能凭脚力追上飞雪?

  血肉横飞里,几个呼吸後,我已到达那一排十多个大锅前。

  那巫国来的老巫司手持高过人头的权杖,立在大铁锅前,冷冷看著我,目射异光。

  飞雪一声惊嘶,跳起前蹄,竟硬生生止住去势,我腿上一痛,给敌剑划破了护甲,割出
一道伤痕。

  老巫司後以百计的黑衣人蜂拥过来。

  我想挥剑杀敌,蓦地一道冷流由脑际流过,接著是一下剧痛。

  迷棚间,我发觉自己竟倒在草地上,四周尽是剑光和敌人凶光闪闪的眼睛。

  我大喝一声,跳了起来,身上又多了几个伤口,鲜血汩汩流下。

  魔女刃旋舞书,扑上来的黑衣人溅血倒跌。

  飞雪来到我旁边。

  另一下冰寒冲入脑神经内,不过我今次早有防备,凝累心力,剧痛一起即消。

  一把难听的声音操著帝国话夜枭般响起道:「兰特!兰特!兰特!」

  当第二声兰特传入耳内时,忽地变成了父亲兰陵的声音,充满著悲哀和失望。

  心中一阵模糊。

  後背一阵痛楚,反使我清醒过来,原来一把剑刺在我肩膀处,深入逾寸。

  飞雪起蹄踢飞另两个黑衣人。

  这老巫司的妖法比巫师更厉害,苦再由他继续施法,也不知还有甚麽花样。

  我一声斯喝,将他的叫焕压了下去,再跃上飞雪,往他冲去。

  同一时间我将体内的异能送进飞雪体内,以抵挡他能影响人畜神经的巫术。

  假设今次我胜了,我将对体内的异能有全新的认识。若老巫司能做到这麽可怕的事,我
或也有希望做到,因为牵涉的正是人类心灵超自然的异力。

  现在那老巫司离我三十步许的距离,身旁身後的人反全涌了过来,变成他一人持杖独立
原地。

  我心中狂叫道:「飞雪!不要怕!跃过去!」

  飞雪神迹地一声长嘶,後腿一伸一弹,竟跳过了十多人,前蹄落地时睁那可怕的老巫司
只有十多步的距离。

  老巫司两眼再次放光,不过目标却是飞雪,我的感觉错不了,因为我的精神在此刻已和
飞雪连成了一体,也分担了飞雪受到的惊恐和痛楚。

  飞雪略一止步,便继续前冲。

  老巫司终於色变。

  魔女刃直取他咽喉而去。

  老巫司一声怪叫,权杖迎来。

  「当!」

  权杖崩了一个缺口,却没有折断,但连人带杖给劈得跄踉跌退。

  这时最接近的黑衣人也至少在十步开外。

  飞雪何等迅速,闪眼间已来到老巫司身旁。

  老巫司骇然横移,但已迟了。

  魔女刃一闪,老巫司整个头颅飞上半天。

  我冲了过去,勒马回头。

  「砰!」

  老巫司尸身掉在地上。

  那些黑衣人全停了下来,呆望著伏地的无头尸身。

  我一声长笑,向他们冲过去。

  众黑衣人一声发喊,亡命往四外逃去。

  我逐一探看受了伤的战士,将源源不绝的异能送进重伤者体内,使他们的伤势奇迹地稳
定下来。

  我自己的伤口亦迅速愈合,连包扎也免了。

  这一役,我们失去了二百多名战士,伤了五六百人,敌人则留下了二千多具尸体,可知
这短暂的一战,是如何激烈,敌人是如何强悍,若非我们将计就计,得了先手和占得高丘的
地利,情况更不堪想像。

  杀死老巫司的过程表面虽似顺利快捷,但其中的凶险,我却是心知肚明,若巫帝比他厉
害,死的便可能是我。

  我向美姬道:「怕吗?」

  美姬垂首道:「大剑师搂抱过小婢後,小婢便不怕了。」

  我自然知道其中原因,却不说破,向华茜和寒山美示威道:「看我的搂抱多麽有用。」

  马原走来道:「那些毒雾真厉害,所有战马都口鼻流血死去了,幸好大剑师教我们用湿
布掩著口鼻,否则这里恐怕没有人能活著。」

  我问道:「搜过那老巫司的身没有?」

  马原提起拿在手中的一袋东西,道:「这都是从他身上得来的,大多是各式各样的奇怪
药物和药液那类东酉,你有空可仔细看看。噢!还有一本奇怪的书,但我却看不懂那些文字
。」

  我道:「你看不懂我也看不懂,给我保留著吧!查到了这些黑衣人的来历没有。」

  马原道:「抓起了百多个受伤逃不动的人,他们虽会说帝国话,但却不是帝国人,白丹
正向他们问话,我才不怕他们不招供。」

  所谓问话,就是严刑拷打,对纵是想置我们於死地的敌人,我也不忍。

  出乎意料外,白丹和几个战十,押著一个双手被反缚背後的人往我们走来。

  这人罩头的黑市被除了下来,肤色介乎帝国人的黄色和净土人的 白间,一对耳突别尖
长,一看便知是外陆人。

  白丹报告道:「这人自称是黑衣人的领袖,没有受伤却不逃走,躺在死尸堆里扮死,我
们搬尸时才跳起来投降,说要见你。」

  我凝神往他望去,他昂然和我对规。

  我的灵觉感到他的真诚,微笑道:「背转身!」

  那人转过身去。

  我拔出黄金匕首,割断缚著他双手的索子。。

  那人欣喜地转过身来,道:「大剑师果然名不虚传,有王者的气魄和风度。」

  我笑道:「你为何不走,不怕我们杀了你吗?」

  那人道:「大剑师怎会杀我,何况我会对你有很大的用处。」

  这人倪侃而谈,眼中闪烁著智慧。

  那人道:「我是巫国十族里的鹰族,别人都唤我们作鹰人。」

  华茜冷冷道:「你既是巫国的人,为何留下来和我们说话。」她对失去了二百多名战士
感到非常愤怒,所以语气绝不客气。

  我不敢出言制止华茜,伸手轻拍她的香肩,插入道:「你叫甚麽名字?」

  那人道:「我们都没有名字,只在立了战功时,管治我们的巫神才会给我们封号,我的
封号是灰鹰。」

  马原道:「你们是巫国的人,为何帝国话说得那麽好。」

  灰鹰道:「来此前的几年,整个巫国的人都在学习帝国话,我已不是说得最好的人了。


  他们都在学帝国话,看来巫帝真个准备大举来攻,这些肛人是否先头部队呢?

  寒山美道:「你那老巫司和很多族人都给我们杀了,为何你对我们那麽友善合作呢?」

  灰鹰若无其事道:「我杀你,你杀我,谁也怪不了谁,我向你们投降,是一个突然涌起
的冲动,亲眼目睹大剑师轻轻松松便杀了巫神,又不怕他的毒雾,使我眼界大开,也燃起了
希望。」

  马原问:「甚麽希望?」

  灰鹰眼中掠过既惧又喜的神色,长叹道:「希望大剑师能杀死巫帝,经过了上千年的征
战和仇恨,我们那里大多人都对死亡和战争深感厌倦。」

  我著他们坐了下来,使美姬送上美果食物,众人才发觉肚子都饿得要命了。

  这时天色惭明,众人虽一夜末睡,但精神都很振奋。

  灰鹰续道:「我们居住在巫国南方的一个小岛群上,一向与世无争,但在巫帝的指令下
,十族里人数最多最凶悍,也是对巫帝最忠心的红魔人,在二十年前大举来犯,杀了我们很
多人,由那时开始,我们便归入了巫国十族内,受到由巫帝指派的巫神统治,不准有自己的
历史文字和语言,只能作巫帝忠心的走狗,这些事都是父亲偷偷告诉我的。」

  至此我们才明白灰鹰的心意,也对他大为改观。

  他对我的确非常有用,甚至是与巫国斗争的重要关键人物。

  白丹是侦察的专才,怎会放过机会,一大串问题提出来道:「你们何时抵达帝国?有多
少人来?丽清和巫帝是甚麽关系?巫帝是否还会派人来?」

  灰鹰答道:「今次来的是我们鹰族和十族里第三大族阴风族,我们鹰族人数不多,却最
擅长伏击和暗袭,今次的失败,对我们是很严重的打击。阴风族今次到帝国有十万人,他们
虽及不上红魔族和黑叉族,但亦是非常不好对付的。至於巫帝会否再派人来?丽清和他是甚
麽关系,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事了。」

  马原道:「你们来了多久?」

  灰鹰道:「只有个多月的时间。」

  我问道:「那阴风族是否由另一个巫神率领?」

  灰鹰点头道:「是的,那是阴风法师,听说他有一对擘生女儿,随黑叉人到了净土去,
这阴风法师是巫帝麾下最得宠的四个巫神之一,比我们的鹰巫法力还要高强,大剑师要小心
点才好。」

  我心中一动,叫马原拿出从鹰巫身上搜出的那部书来,递给灰鹰。

  灰尸接过一看,骇然道:「这是巫国内最神秘的巫神书,只有巫帝指定的巫神才可以拥
有。」

  我一呆道:「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

  灰鹰道:「巫帝每隔一段时间,一年或两年,便挑选一批有潜质的人进宫,加以最可怕
严格的训练,若能不死,便能成为巫徒,那时他们便须依循巫神书来学习巫术,这些年来,
能熬过这过程的只有十个人,都成了巫神,他们中最有名的是四大法师,就是狂雨法师、秀
丽法师、阴风法师和随大元首到了帝国的黑巫法师。听说他也是给你杀了的。现在十大巫神
只剩下八个人,两个都是给你杀了。」

  这时想起能杀死黑巫法师,才知道是因缘巧合下的侥悻,禁不住呼了一口凉气道:「灰
鹰!由今天开始,你便是教我巫神书和巫国语的老师了。」

  灰鹰愕然道:「我怎懂巫神书?」

  我淡淡道:「只要你懂得书上的字便成了。」

  尽管我学不会巫神书,但只要我了解到巫帝有甚麽妖法手段,将来对付他时便有把握多
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