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温柔窝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温柔窝

    我们在森林旁等了五天,随後的大军才陆续抵达。

    这五天我也并不闲著,除了和华茜寒山美两女闲逛游玩外,便集中精神跟灰鹰
学习巫国话和听他翻译巫神书。

    这本书显然深奥难明,灰鹰经常译得辞不达意,但我终於窥到少许巫帝可怕惊
人的力量。

    简单来说:这本书就是教人如何结合了心灵异力和药物,发挥出惊人力量的著
作。

    说来容易,但书内对这世界物质的组成,物质与物质相遇时产生的变化,都有
闻所未闻的惊人解释,尤其对人脑神经内秘不可测的结构,更有详尽的分析,使得
人惊异莫名,难以置信。

    例如折磨了人类无数年代肉体难以避免的痛苦,书中便指出其实只是神经内的
一种现象,一种纯主观的感觉;若能将神经的灵应度减至零,人将再不会有痛苦,
这样的说法我真是想也末想过。

    巫帝凭甚麽能有这麽超卓的识见?难怪他敢与废墟内的异物对抗。

    书内又述说种种发挥人类体内潜能的锻炼方法,其中一项竟是「忍受痛苦」,
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才可以释放出体内潜藏的神秘力量。

    我对书中种种锻炼精神力量的练习大感兴趣,我有个感觉,这都是我可以轻易
掌握的知识。

    或者现在还未能体会,但很快我便可以懂得,我有这种直觉和信心。

    最後到的是战恨,出奇地没有将采蓉带在身边。

    他不好意思地道:「我怕她会耐不住行军的辛劳,也怕她会受到伤害。」

    知道了我们赢了一场漂亮的仗,又杀了十巫神之一的重要人物,兼清楚了丽清
的实力,全军都士气高昂,振奋不已。

    这时马原的人回报说,野马族约八万大军在十五日前进驻望月城,杀了不少反
抗的人,在城内实施军法统治,而那条密道则仍安好无事。

    另一个好消息是丽清辖下的七色军里,红军统领帅保和青军统领诺守力,都因
丽清将望月城拱手送人而和丽清决裂,看来不久也将归到我旗下来。

    只要我们能取得望月城,剩下的事便是和丽清与她的巫援决战了。

    不知是否上天冥冥的安排,让我成了第一支遇上鹰巫的队伍,才得减少重大伤
亡。



    巫神书中列载著种种可以杀害整队大军的方法,除了在上风处放毒雾外,还可
以使所有战马患上传染病,再把瘟疫扩散到人身上去,又或在水源下毒,手法层出
不穷,「听」得我胆战心惊,忽然间我想到出征巫国只是教人去送死,难怪连黑叉
王尧敌这麽凶狠的人,也唯有对巫帝俯首听命。

    在这大地上,只有我一个人有与巫帝对抗的本钱,因为我已拥有了废墟里那异
物的力量。

    马原领著五千魔女国战士,匆匆往魔女城进发,为重建这美丽的城市奋斗。

    其他人则朝著魔女河的方向前进。

    四天後,在黄昏时分我们到达了魔女河上游离望月城二十里远处,开始伐木扎
造木排,准备渡过广阔的河岸。

    我偕同华茜坐在岸旁,看著众战十起劲地伐木作筏,想起当日潜出望月城逃往
魔女国的情景,大有感触。

    寒山美或有点思乡情绪,回到了随行的夜狼女裹,指挥众女生火造饭,使我们
得到了罕有独处的机会。

    找楼著她的香肩,柔声道:「为何他们会唤你作华贾妃呢? 那岂不是把我奉作
皇帝?」

    华茜失笑道:「不!不是皇帝,是魔王!没有魔女的国家,只可叫魔王国。事实
你也是对女人和你的敌人有著魔王般魅力的人,故当之无愧。」

    重会後,这女剑手最欢喜挖苦我,以一点一滴的方式来报我舍她而去的「深仇」


    我叹了一囗气道:「华茜,我:…」

    华茜打断我道:「不用说了,我知你想对我说,又要掉下我,自己一个人孤身
到巫国去,不用担心!今吹我知道你完全是为我著想,所以不会再留难你。」

    我泛起红颜知己的感动,香了她的脸蛋一口,奇道:「你不担心吗?」

    华茜道:「你是属於整片大地的,只有你才能击败那万恶的巫帝,除去这世上
所有战争和悲伤的来源。而且我知道你定能办到,那晚看著你在无穷尽的敌军里,
斩掉那而巫神首级的从容自若,我便知道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拦阻你。」

    这时英耀走了过来, 坐到我身旁,道;「大剑师!我有个请求,就是希望自己
是第二个进城的人。」

    我知道他并非计较自己是第二或第三,而只是表示他要随我由密道潜进望月城
去。

    我道:「不!你是第一个,我是第二个。」

    英耀感动地道:「到了遇上大剑师,我才明白甚麽是心悦诚服,无论随你到了
那里?带去的只有爱和快乐, 我和手下们的性情都在变化著,再不像往日在帝国时
那样自私自利,终日防人算人。」

    巨灵和战恨两人并肩而至,边行边谈,极为兴奋,使人感到他们间真挚融洽的
感情。

    我笑道:「你们说甚麽说得这麽高兴.」

    战恨道:「扎起了两支木排,大剑师要不要早点进城去逛逛,听说望月城的窖
子里有著帝国内最美最有文化的名妓女。」

    我失笑道:「你问问华茜看她对你这提议有甚麽评议?」

    华茜道:「你们进城後到那襄去,只要守口如瓶,没有人会知道。因为我不会
随你们去,我要留下指挥全部的军队。」

    我愕然道:「你真的不去。」

    华茜道:「我若去,山美也要去,到时你要分神照顾我们,会严重影响你的灵
活性,所以唯有让你们这种真正高手去完成重任。」

    我对华茜的明理真的非常感激,点头道:「谢谢你!」

    战恨道:「我挑了十八个人,巨灵十二人、白丹七人、英耀十五人,一共五十
二人,加上英耀 白丹、巨灵 大剑师和我,足够了吗?」

    巨灵一唱一和道:「我可以保证这五十二人都是真正的好手,每一个人也可以
随意对忖对方上百的精兵。」

    我站了起来,淡然道:「还差一个人,就是灰鹰,通知他们立即起程,我希望
日落!刊可以看到望月城郡主宫的圆顶。」

    黑夜里的望月城灯火通明、繁华依旧,大街小巷人来人往,除了不时有身穿棕
色甲胃的野马族战士来往巡逻外,便和往日毫无分别,一点也不似有很多人被杀了。

    我们轻易地由密道潜进望月城内,现在分散了混在人群里,向著郡主宫的方向
进。

    我们并不打算这麽快生事动手,因为华茜最少要明天清晨才能发动攻城之战。

    换上了平民服装的闪灵人和夜狼入模样可笑,幸好望月城是各种民族的集中地,
所以也没有人感到他们特别碍眼,尤其是对望月城并不熟悉的野马人。

    我和英耀走在一起,他晒道:「望月城的人适应力真强,野马人看来也有点手
段,并没有惹起他们的愤怒和惊惶。」

    我失笑起来,道:「黑脸也不全是个被丽清操纵的傻瓜:他手下有甚麽能人。」

    英耀摇头道:「好像有一个叫『双矛』白天,擅使双矛,是智勇双全的人物,
其他人就不大清楚了。」

    忽停了下来,向对街的巨灵和战恨叫道:「喂!兄弟!」指著身旁一座三层高非
常华丽宏伟的建筑物嚷过去道:「这就是望月城最著名的温柔窝了,赌场、妓寨、
食店无不俱备,要不要进去逛逛?」

    巨灵战恨正把身子缩低了少许,战战兢兢而行,闻叫吓了一跳,才发觉自已太
紧张了,被揭穿了最大不了厮杀一场,然後从密道逃去。讪笑著走了过来。

    白丹和灰店也由後赶上,其他乔装平民的五十二名精锐战十,纷纷散往大街上
的店内。

    蹄声起处,一队百多人的野马战十朝著我们驰来,带头者大喝道:「街上不准
聚集,违令者斩。」

    我们垂著头,唯唯诺诺,弄假成真下,走进了温柔窝巨厦前的花园内。

    温柔窝的花园内泊满马车,人声嗜杂,好不热闹。

    横竖有时间,我们游兴大增,六个人踏上长石阶,登上正门前的大平台,待要
走进去,几名大汉拥了过来,拦著了我们,其中一人道:「今天温柔窝不招呼生客
。」

    战恨是最想入内之人,况且一向只有人要听他的话,那有他听人的,冷哼一声,
便要出手打人。

    我吓得慌忙打出阻止的手势,转向那带头者微笑道:「你看清楚点,我不是熟
客谁是熟客。」

    那头儿愕然向我望来,接触到我放著异光的眼睛,露出迷惘的神色。

    这是我从巫神书学来的催眠术,第一吹用起上来当然不大理想,唯有以他法补
救。

    大力一拍那人肩头道:「哈,你终於把我这一掷千金的大豪客认出来了,来人!
打赏他。」

    那人仍发著呆时,知机的白丹抢了上来,将几块金币塞进他手里,当那人将金
子捏紧时,我们早穿越他们,排闼而入。

    英耀驾轻就熟,带著我们来到赌场上层阁座的休息席坐下,向女侍叫了食物和
酒。

    挨著栏干,好奇地望往下面人头涌涌的赌场。

    巨灵向英耀奇道:「为何这里没有人认得你?」

    英耀苦笑道:「我一直被丽清派驻城外,最近才调了回来,除了手下外,谁认
得我。」

    战恨不满道:「到这里面来,除了吃东西外,还有很多好东西吧?」

    英耀失笑道:「我带你来,就是要让你看望月城内最好的东西。看你真够运,
刚说她就来了。」

    我们依著他的手指凭栏下望,齐齐一震。

    英耀指著那正缓缓步走入赌场,一身湖水绿长裙,半边香肩垂著勾花丝巾的美
女,叹道:「这就是温柔窝的老板娘『狐仙』荣淡如了,我们望月城的第一号大美
人。」

    我们一齐同意点头,如此风华绝代的美女,确可和采柔妮雅等相比毫不逊色。

    她一进场,整个赌场大厅立时静了下来。

    她的长腿大概可与寒山美平分秋色,窄腰挺背与妮雅相若,艳色则不逊於采柔,
世故精明似花云,偏带著个红月式的纯真笑容,那个男人能不给她引至矢魂落魄。

    连那似乎不甚好色的灰鹰也看得膛目结舌、口涎欲滴。

    英耀低声道:「这是我一直暗恋的女人。」

    白丹道:「以你七色统领的权势,也不能一亲芳泽吗?」

    英耀苦笑道:「她是丽清的闺中密友,谁敢打她的主意了我奇怪为何她没有随
丽清走?」

    我听得心中一动。

    战恨咬牙切齿道:「谁上?」

    众人为之愕然,想不到十多天前他才表示有采蓉一个便心满意足,现在又故态
复萌了,这小子真见不得美丽的女人。

    我笑道:「当然是『饿狼』战恨。」

    战恨不理我的嘲讽,霍地立起,刚要往下叫嚷,下面赌场内已先响起一把雄壮
的声音向荣淡如道:「淡如小姐,野马黑脸已下了今,命你今晚午夜前入宫陪他,
使我们非常愤慨,只要你说一句话,全城的男人也可以为你拿起剑来,保护你娇贵
的身体,不受沾辱。」

    我们在阁座的六名大汉交换了个眼色,暗忖这黑脸倒懂得享受。

    荣淡如莲步轻摇,来到厅心最大的一张赌桌,悠闲地坐了在庄家的位置上,一
阵使人心摇魄荡的娇笑後,柔声道:「各位何须为淡如担心,这世上有一种人我绝
不会怕,就是男人,告诉我黑脸是男还是女。」

    我们脸脸相觑,这女人也算放荡大胆的了,难怪能成为温柔窝的主持人。

    她身後几名保镖模样的武装大汉喝道:「谁来和小姐赌上两手六色鼓,最低注
码一千金币。」

    众赌客本已争先恐後涌过来,听了最後那句又吓得咋舌退开。一千金币足可起
一间大房子了,谁舍得轻易拿出。

    战恨的大喝在我们身旁响起, 在我们目定囗呆下, 向下面的荣淡如大声道:
「荣小姐!」

    荣淡如秀色无伦,能摄魄勾魂的目光讶然往我们望来。

    英耀和她相识,吓得急忙背转了身。

    战恨理所当然地道:「横竖小姐今晚也要将身体送人,你又不怕男人,我也不
怕女人,不若先便宜我,趁现在离午夜还有足够时间,找个地方快活快活吧!」

    全楼之人包括我们这几个自以为深知他德行的人,均听得呆在当场。

    妈的!

    这也算能使女人交心的情话?这初级毕业生。

    荣淡如举起纤手拿著的香木扇,一扬下展了开来,轻柔地扇著娇悄的下领,微
笑道:「当然可以!」

    我们本以为这世上没有人能说出比「飞狼」战恨的情话更使人槌胸顿足长叹的,
岂知荣淡如芳口一开,我们才发觉战恨的话竟有打动芳心的魅力。

    战恨的青狼脸发著光,颤声道:「真的可以吗?」

    荣淡如柔声道:「但却先要在赌桌上胜过淡如,若你败了,便须将你的命根子
割了。」

    这女人也算够辣了。

    战恨算了算,终觉得不划算,可能也想起会无以对采蓉,颓然坐下,喃喃道:
「岂非自白便宜黑脸这狗养的小畜生。」

    我心中一动,卓然立起,同时脱去包裹著内中武服长剑的袍,露出一身劲装,
长笑道:「我来和你一局定胜负,若你输了,便陪我的朋友直至午夜,若我败了,
便任由你动手宰割。」

    战恨愕然道:「你真要做我的救世主和大恩人?」

    英耀背著厅下射上来的数百对目光,皱眉道:「大剑师小心你的命根子,在望
月城没有人可赌赢荣淡如,否则温柔窝也不是她的了。」

    荣淡如秀目爆起亮光,盯著我道:「你只能为自己赌,不能替别人赌,不同意
便拉倒。」

    我从末见过比她更有信心和更厉害的女人,又受到英耀「善意」的警告,暗忖
还是不和这无敌赌女交手为妙,乘机下台,坐了下来,向战恨耸肩道:「你也听到
的了,恕兄弟帮不了手。」

    巨灵等襟若寒蝉,试问这样的条件,那赌得过?我们又不是不要脸爱撒赖的人,
她输了有甚麽大不了,我们则实在输不起。

    荣淡如却不肯放过我们,道:「刚才出言这位公子看来是流浪的武士,不知如
何称呼。」

    我叹了一口气,刚要编个名字出来,战恨的好朋友巨灵嘻皮笑脸道:「我们公
子就是『天下第一号情圣』爱淡如了。」

    全厅之人为之一呆,不过看到巨灵擎天巨塔般的气势,连荣淡如身旁那几名大
汉也不敢贸然喝骂,更何况我们这六个人,凭谁也可看出不是「善类」。

    荣淡如不以为忤浅笑道:「哟!你这个公子的名字有两个宇和淡如相同,真是
有趣,不过他能否名乎其实当他的情圣,就要看他是否能赌赢我了。」

    我们为之愕然。

    战恨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道:「情圣公子,看来你想不赌也不行。」

    我焉地捧腹大笑起来,豪气狂涌,右手抓著栏干略一借力,往下跃去。

    下面的人争相走避。

    我扭腰猛用力,凌空翻了个筋斗,两脚点在赌桌的边缘,再弹落地上,傲立桌
旁,和桌子另一边悠闲坐著的荣淡如对个正著。

    荣淡如表面看去若无其事,但眼中掠过的惊异却瞒不过我。

    我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微笑道:「掷六色鼓吧,我买三粒方鼓全是红色,那
是太阳的颜色,只有太阳才可以形容你的美丽。」

    战恨等在阁座上鼓掌怪叫,大赞我果真是名不虚传的情圣。

    这几个小子愈玩愈疯狂,不知是否因战恨巨灵两人在山野住得久了,致野性难
除。

    荣淡如向我露出动人的笑容,接过手下递给她的一个盖圆罐,轻轻摇了几下,
道:「你猜猜里面有多少粒六色方鼓?」

    我微微一笑道;「你不用故意输给我,因为就算我说错了,你也可以说我是对
的。」

    这时厅内静至呼吸可闻,不过呼吸都很轻,因为没有人在屏息静气,听著我们
语锋交击。

    荣淡如揪了我一眼,带著大感有趣的神色幽幽一叹道:「既然你不肯接受我的
好意,我便和你公平赌一局,看看你的运道。」

    她这样一说,反有人怀疑她刚才要我猜罐方鼓的数目也可以强说我是错而非对
的。

    荣淡如将罐放下,刚想把盖打开,我微笑道:「里面共有五粒方豉。」

    荣淡如呆了一呆,道:「你的耳朵非常灵敏。」探手入人去,拿了五粒方鼓出来,
用掌心托著,俯身迭到我脸前道,「公子!请你挑三颗。」

    看著她雪白的手,我这所谓情圣也要咽了咽唾沫,摇头道;「不用挑了,我便
买五颗红色。」

    荣淡加首吹露出少许的慌张,横了我一眼,将五粒方鼓放回铜罐内,封上盖,
一对玉手按著罐旁,美目一瞬不瞬地瞪著我。

    我微笑和她对视著,精神全集中到罐内的五粒方鼓上。

    一个清晰的图像出现在脑海里:五粒方鼓全是红色向上。

    我心中也不由惊异万分,荣淡如看来随便将五粒方鼓掉进去,想不到已施了神
妙的手法。

    荣淡如举起铜罐,以最优美诱人的姿态摇著铜罐,方鼓撞击罐壁的声音「叮叮
当当」响得如下著骤雨。

    「蓬!」

    铜罐盖向下覆在桌上的大铜盆上。

    胜负已定。

    没有一线目光不是集中到铜罐上。

    我清楚知道罐内只有四粒是红色向上,还有一粒黄色向上。

    她还未能控制五粒方鼓那麽多,不过四粒已是难得之极,因为从没有赌徒肯赌
三粒以上的六色鼓。

    在众人注视下,她略略掀起铜罐,到了只有她一人仅可窥见的角度,「蓬」一
声又将罐落回桌上的铜盘,叹道:「我输了。」

    众人愕然,这岂非故意输给我。

    我蓦地探手,将铜罐整个拿起,露出这吹赌赛的真相。

    荣淡如第一次色变。

    众人赞叹声四起。

    五粒方鼓都是红色向上。

    我胜了。

    我凭从巫神书学来的异力胜了,我以灵力在揭盖前向那粒黄色向上的方鼓做了
手脚。

    荣淡如不能置信地望著盖底上的五点鲜红。

    我长身而起,向战恨他们抱拳道:「幸不辱命!」

    战恨叹道:「兄弟!我羡慕你!」

    荣淡加轻轻拍了一下手掌,吩咐身旁的人道;「找五位小姐来陪爱公子的五位
朋友。」然後向我笑道「公子!请随我来。」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相迭下,风华绝代的荣淡如领著我离开赌厅,走进一个华丽
的偏厅去,下人关上了门,剩下我们两人单独相对。

    荣淡如走到下了牢慢的大窗旁,掀起少许,望往街上,柔声道:「兰特公子你
真大胆,黑脸的人不会卖账给你的。」

    我对她看破了我是谁丝毫不以为怪,笑道:「你也很大胆,明知我是兰特,也
敢引我到这里来。」

    她转过身来,挨著大窗,故意挺起诱人的酥胸,媚笑道「你难道忘记了我是不
怕男人的吗。」

    我直迫而去,直至将她紧压窗上,才道:「不要弄花样了,告诉我,丽清留下
你这只重要的棋子,究竟有甚麽作用?」

    荣淡如眼神丝毫不乱,娇躯在我体压下作了两下使人心神摇荡的扭动,甜甜一
笑道:「你既可猜知罐内力鼓数,或也可以猜到我的心事,试试猜吧!」

    假设我真全掌握了巫神书所教的催眠术便好了,可惜我仍是个初级生,叹了口
气道:「猜我便真没兴趣,让你先还赌债吧!」伸手便去解她的长裙。

    荣淡如骇然抓著我那不规矩的一对大手,瞪大秀目道:「你不是想靠我混进郡
主宫去对付黑脸吗?怎可以这样胡闹?」

    我见好就收, 作骤然省觉道:「懊!对不起,我差点忘了。」温柔地帮她将衣裙
拉好,重新盖在已裸露了出来香滑的肩上。

    荣淡如微笑道:「公子仍压著我呢?不是连这也忘了吧!」

    我苦笑移开,故意将背向著她,看看她会否拔出绑在腿上的匕首行刺我。

    荣淡如忽然从後面靠上来,纤手抓著我的肩头,肉体毫无保留紧贴著我,小嘴
凑到我耳旁道「丽清叫我告诉你,你的孩子明年初便足岁,你想他有母亲还是没有
母亲。

    我浑身一震, 接著 静下来,沉声道:「告诉她,我知她没有孩子,否则我必
有感应。」是否真能那麽肯定的,我不知道!

    荣淡如吻了我的耳朵一下,道:「看到了你在赌桌上的表现,我也有点信你,
好?你要我怎样帮你。」

    我挥开丽清是否有了我孩子的事,淡淡道:「我只想听听你可以怎样帮我把五
十七条大汉混进宫里去。」

(大剑师传奇)卷七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