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香艳旅程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香艳旅程    

  第二天清晨,我们接到了「肥军师」马原送来的消息,他们正开始重建魔女城的
艰巨工作。

  还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地下陵寝内的魔女遗体和智慧典都不见了,陵寝的人口却
没有开启过的痕迹。

  我现在已可肯定魔女百合没有死去,只有她才能如此飘然不见,但为何她仍不来
会我?

  难道还未把我折磨够吗?

  黑脸遵从我的命令,率军返回原地,静候我下一步的指示。

  其他人都奉令来到正殿。

  我开腔道:「望月城已落进我们的手内,只要再攻陷日出城,帝国将全是我们的
了。」

  众人都露出振奋之极的神色。

  巨灵道:「事情比我们想像的容易多了,使我直到这刻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各人纷纷表示大有同感。

  我明白他们的感觉,微笑道:「假若我真能除掉阴风法师,那种不真实的感觉会
更强烈。」

  战恨道:「眼睁睁看著大剑师和那妖女深人虎穴,我们却坐享其成,真不是味儿
。」

  我淡淡道:「采蓉何时到达此处。」

  战恨罕见的有点不好意思道:「希望是十天内的事吧!」

    白丹在旁道:「兄弟!这几晚可要玩过痛快哪。」

  我向英耀道:「你负责联络背叛了丽清的帝国将领,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要小
心行事,否则若中了丽清的奸计才冤枉。」

  英耀道:「我太熟悉他们了,想骗我不是那麽容易。」

  我望向华茜道:「我离去後,你便是最高统帅,全权处理一切事务。」

  华西道:「放心吧!每一件事我都会徵询你各位好兄弟的意见,作他们沟通的联
络人。大剑师有没有甚麽特别的指示。」

  我这心爱的人儿真是善解人意,知道战恨巨灵等无不是桀傲难驯之辈,怎甘心听
一妇人的命令,但若只是执行我的指示,则谁也不敢吭一声。



  我道:「先巩固我们占领了的士地,再逐步扩展至附近城乡,建立庞大的侦察网
,防止敌人的渗透,修筑道路桥梁,确保补给能源源不绝供应我们部署在各战略据点
的军队,准备应付即将来临的决战。」

  巨灵道:「大剑师放心,我们一定会遵从华贵妃的领导。」

  我向灰鹰道:「你叛变的事除了荣淡如外无人知晓,所以我想你潜返日出城,联
络旧部,可能对我刺杀阴风法师大有帮助。」

  灰鹰喜道:「多谢大剑师,我一直在担心我的族人,能回去见他们实在太好了。


  英耀道:「我会派人护送灰鹰到最接近日出城的地方,以免途中节外生枝。」

    战恨皱眉道:「我们真的就是呆在这里等消息吗?」

  我笑道:「当然不是!只要弄清楚丽清方面的形势,你们再难有到温柔窝胡混的
好日子了。」

  战恨巨灵精神大振,齐齐追问。

  我道:「若我估计得没有错,丽清绝不会抢先攻击我们,而是藉阴风法师之助,
著手布下死亡陷阱,等我们去上钩。正惟如此,你们得设法制造假局,让丽清以为我
亲率大军,向日出城推进,那我行起事来会更为方便。」

  战恨摩拳擦掌道:「最好丽清派人来惹我们,那可杀个痛快了。」

  我向英耀道:「联络翼奇的人回来了吗?」

  英耀担心地摇头道:「恐怕凶多吉少了!」

    我沉吟片晌後,向寒山美柔声道:「山美!你要听茜姊的话,知道吗?」

  寒山美两眼一红,点头答应。

  我道:「事情就如此决定,假设我不能征服秀丽法师,便将她杀了,若有违此诺
,教我天诛地灭。」

  当天正午时分,我扮作卖山草药材的商人,带著女扮男装,变成我的小学徒的荣
淡如,驾著骡车,载沦了一包一包的草药,勿勿离城,望著分隔两城的大平原进发。

    进入帝国只有两条道路,一是经疏玉林直抵天河,由诸神谷进入大平原之东;另
一条是由南山,绕过食人沼泽,由凤鸣山径进入大平原之南。前者被称为东路,後者
是南路。

  两路中以东路较长,却较易走;南路短了三日路程,却是危险多了,沿路随时会
碰上盗贼或其他凶险,所以一般商旅,都情愿走东路。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们挑了东路来走。

  时值寒冬之始,我和荣淡如都在身上加上御寒的棉革,也掩藏了她动人的体态。
出城後,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荣淡如显是对昨晚的事耿耿於怀。

  我心中暗喜,知道她身上出了变化。在我以热爱压下存在於她心灵间巫帝那股邪
恶的控制力量之前,她对自己的情绪是控纵自如的,但先有昨晚她情绪的波动,用木
梳掷我,现在又馀怒未消,当然是大大的「好徵象」。

  假设我能再破去她床上的功夫,更戏剧化的转变或会出现;否则我将被她控制,
那就是败於她的媚术。

  可恨我却不知道怎样才可在这方面胜过她这精於男女之道的专家。

  这是关乎胜败的重要关口。

  所以我无法不在找到致胜方法前,强压下对她的欲火。

  在我认识的女人里,只有魔女百合和采柔才能与她相比而毫不逊色。

  妮雅的美丽是可与她相匹敌,却欠了她千变万化的风情。

  其他各女则及不上她照人的明艳。

  她不用倚赖媚术就足可颠倒众生,更何况她是以媚术成为巫帝第一宠臣的秀丽法
师。

  荣淡如冷冷道:「你偷看我干吗?」

  我哂道:「你大概忘了我是你的夫君,也忘了说过要全听我的话,不要说看看你
的脸,连你的身体我欢喜怎麽看便怎麽看。」

  荣淡如娇躯微颤,显是惊觉自己的「失常」。

  好半晌後她才道:「出城前,那土狗对你向我指指点点,在说甚麽坏话?」

  土狗自然是指战恨。

  她开始著急别人在我脸前怎麽说她。

  这是个好的开始。

  我笑道:「你想听原装粗话,还是美化了的转述。」

  荣淡如『噗哧』一笑,玉容解冻,露出比寒冬里的阳光更温暖的笑意,别过脸来
横了我风情万种的一眼道:「甚麽粗话我未曾听过?」

  我的心不争气地急跃了几下,才道:「战恨问我上过了你没有,你的功夫如何?


  荣淡如俏脸一寒道:「我要把你两人都杀了。」

  我故作惊奇道:「你又说甚麽粗话也不怕听,可这麽未到家的粗话你也受不了吗
?」

    荣淡如明显地吃了一惊,为自己的「反常」感到讶异,好一会後才幽幽道:「兰
特!你昨晚伤害了我,累得人家整夜睡不著。」

  我呆了呆,想不到她这麽快回复「正常」,又说出这类令人难辨真假的柔言软语


  荣淡如在溪水里轻松地濯著双足,发出轻柔的水响,半喜半嗔道:「哑了吗!为
何说不出话来呢?」

  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淡然道:「我正在内心责备著自己。」

  荣淡如娇笑起来,以带著浓重喉音的诱人声线道:「不用内疚,只要你今晚好好
补偿我昨夜的损失不就成了吗。」

  一股火热立时在小腹处酝酿蔓延,天!只是她的说话即可造成这种後果。

  我收摄心神,紧守方寸,若无其事一笑道:「我一定会,不过秀丽法师你必须记
著,时间地点由我决定。」

  荣淡如望向我,一脸迷人的笑意和挑逗的神情,红唇轻吐道:「假设我不给你呢
?」

  我以无比强大的信心冷然道:「那我唯有用强的。」

  荣淡如嫣然失笑道:「四大法师之一的我居然会给人强诱,那岂非天下奇闻吗?
我保证有办法令你这采花淫棍弃甲曳兵而逃,不信的话马上来看看。」

  我又一阵火热,全身涌起强烈的烧灼,差点就要扑过去,把她掀翻地上试试。

  当然不可以这麽快投降,急忙唤起体内异能,澄心息虑,悠然道:「秀丽法师!
我们走著瞧吧!希望你到时不是情不自禁地按捺不住,那就丢尽你的威名了。」

  荣淡如挨了过来,倒入我怀里,纤手搂著我的腰,脸贴著我小腹处,双脚则仍没
在水里,喘著气道:「噢!我的天字第一号情圣,我倒想看看你爱淡如的本事。」

  我的欲火倏地不受控制窜升至新高点。

  表面的原因自是因软玉温香抱满怀,更主要的是她对我施展了挑情的手法。

  一股热气由她的檀口透进我的小腹里,激起最原始的欲望,而她那对纤手,不经
意地上下爱抚摩擦著我的脊骨,玉指按下处,传人一束束的热流,进入体内後,四处
乱窜,不片刻我感到欲火焚身的难过。

  我有了任何男人最应有的反应。

  这当然瞒不过枕在我小腹的「妖女」。

  荣淡如松开了左手,只以右手继续在我背後施展独门催情手法,仰身向著我,帽
子掉了下来,露出如云秀发,竟移枕到我两腿间处,媚笑道:「到现在我才相信你是
个有强诱女人本钱的男人。」

  我暗呼厉害,忙要激发异能出手助拳,岂知心神竟全无方法凝聚集中,反弄得全
身血脉愤张,欲减得加。

  荣淡如在我怀内有计画地扭动著,不住喘息,媚眼如丝,摩擦著我最禁不起挑逗
刺激的地方。

  这确是绝世尤物,一代妖姬。

  在我快要崩溃投降时,我忽地想起一法,由被动抢回主动,探手人她厚厚的棉革
内,用尽我从采柔等身上学回来的本领,肆无忌惮地对她加以爱抚和摧情,只要她一
动情,我便有反击的空间和力量。

  她扭动得更厉害了,口中咿唔作声,使我魄荡魂摇。

  她的身体柔若无骨,偏又丰满之极,充满著生命感和弹跳力,教人难以释手,更
使人动魄心颤是她的风情,似是娇娇怯怯,又似是来者不拒。

  在我逐渐要失去最後的自制力时,我忽地发觉她那咪成了一线的媚眼内,神色清
明,半丝欲火也没有。

  我骤如醍壶灌顶,想到了她媚术的一个关键性窍门--就是不动真情。

  假设能令她情动,就等若破了她的媚功。

  也不由一阵气苦,难道以我兰特的魅力,也不能令她情动吗?否则以我这早能把
采柔华茜等挑逗得死去活来的调情妙手,为何她仍能无动於中呢?

  虽是如此想看,体内快要爆炸的欲火,却使我再无自控的能力,心中一叹,待要
向她纵体投怀,幸好目光又及时看到一个景象,使我悬崖勒马。

  我看到她濯在溪水里的双足,正有节奏地轻轻踢著。

  灵光一闪,我省悟到她对我并非无情,所以才要借双足浸在冰水内的寒意,保持
清明,对抗我的挑逗。她并非不在乎我。

  由浸足水内开始,她布下了对付我的色局。

  我信心大增,一把将她整个抱了起来。

  她连抗议也来不及,给我硬压在树根上。

  我解开她的棉革,探手进内狂暴贪婪地探索揉捏,不一会她全身抖颤起来,浑体
发软,清明的美眸充满了情欲,一对手忘记了向我施展手法,只知不住用力将我搂紧


  我松了一口气,放胆地痛吻她的红唇,享受那销魂蚀骨的滋味。

  心神逐渐宁静下来,异能又在我体内膨湃著。

  我忙将含蕴著我对她真心痴恋的热爱传人她体内。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很快在一个精神的层面上感觉到巫帝留在她身上那萎缩了的
邪力。

  那只是一种感应,却没法找到邪力潜藏的正确位置。

  找不到它的所在,我实在不知怎样才可把这邪力根除,只知愈多我的爱涌过去,
此消彼长下,邪力会不住被削弱,被迫退守在某一窍穴处。

  秀丽法师霞烧双颊,婉转娇吟,秀目内喷著欲焰,就像个最淫荡的妓女,那情景
诱人之处,实非任何妙笔能形容其万一。

  我忽地停止了进侵,离开了她,只以手按著她的香肩,防止她滑倒到地上。

  她高耸的酥胸不住起伏著,小嘴张合下,只懂喘息著,在这样的寒冷天气中,额
角竟渗出了晶莹的汗珠。

  她呻吟著道:「兰特!求求你,占有我吧!」

    我强压下焚心的欲火,冷然道:「你好像很欢迎我的样子。」

  荣淡如一震醒来,眼中回复清明之色,但却不再是以往那种充满著玩弄男人股掌
上的眼神,而是含著幽怨、惊异、热切的复杂神色。

  我以无上定力为她扣上棉革,淡淡道:「晚餐的时间到了!」我们围著簧火默默
吃著乾粮。

  她吃了两口後停下来,两手环抱著曲起的双膝,下巴枕在膝上,平静地在沉思。
她的媚术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把她的美丽发挥至极致,例如利用不同的表情,表现
出她不同的美态。

  像现在她这个表情,实有种空灵秀逸的美态,直投到你心坎里最探的渊底。

  和她一起时,你根本不会想到其他女人。

  由她的厉害,可稚知巫帝这魔鬼实在大不简单,他的邪力正是她媚术的核心和本
源。

  假若媚术是一种病,那邪力就是病根。

  荣淡如凝视著闪跳著的篝火,柔声道:「兰特!我真的向你投降好吗?」

  我抓起两条干枝,抛到火里去,撞起了点默火屑,在疏林里的黑夜里分外夺目好
看。

  这是个与外世隔绝了的天地。

  溪水流动的淙淙声,在我後方响叫著,刚才我差点因这清溪栽了个大筋斗。

  我微微一笑道:「你对我的爱仍未够斤两,待你多加输点後,我才考虑这问题。


  荣淡如失去了清冷自若的从容,忽道:「死兰特!死兰特!我恨你!我恨你!我
恨你!」

    我淡淡道:「你愈恨我!即是愈爱我。这句是你教我的。」

  荣淡如大笑起来,放浪娇痴,看得我魄散魂飞。

  荣淡如站了起来,潇洒地右脚触地,有力的脚尖撑起了身体,左脚曲起,一扭身
连转了十多圈,表现了高度平衡的美态。两只手穿花蝴蝶般摆出各种美若天仙的姿势
,然後缓缓停下,正脸对著我,向我盈盈施礼道:「多谢大剑师,秀丽从未试过这麽
快乐。」

  我给她那比起闪灵舞尤有过之的天魔妙舞,震撼得完全无法控制得住自己对她的
倾慕,惊叹道:「此舞实不应见於人间俗世。」

  荣淡如欣然道:「到这刻我才真正感受到大剑师对淡如的爱恋,以前则只有色欲
。」

  她的坦白使我老脸一红,苦笑道:「和你谈情说爱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知你那一
句是真,那一句是假;那一句是你自己说的,那一句是代巫帝说的。」

  荣淡如坐了下来,愤怨地道:「大剑师不要迫我,给我点时间好吗?」

  我淡然道:「是否应等到给你的媚术控制了我的心智,又或被你夺命於迷惘销魂
之际?」

  泪水在她眼眶内转动著,不一会化成两颗泪珠,滴到草地上。

  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她竟扑进了我怀里,搂著我嚎啕大哭起来,两肩强烈抽
搐著。

  我手足无措,劝她不是,不劝又不是,差点没陪著她抱头痛哭。

  她逐渐平诤下来,可怜我胸前湿了一大片,这才明白甚麽叫泪流成河。

  荣淡如沙哑著声音低语道:「兰特!我很害怕,我怕巫帝会用最残忍的方法来对
付我,因为我想背叛他。」

  我心中一阵感动,正要好言安慰,脑中忽地浮出一个景象,就是此女放在我身後
的右手,正以抬尖玩弄著一条小草,若非我有灵觉,绝不会感到这景象。

  好险!

  这妖女真是厉害,差点骗得了我的信任,当我防备之心尽去时,她将乘虚而入,
说不定会无情地把我杀了。

  我把她由我怀里扶起来,要她脸对著我,先吻她一口,才正容道:「你何须害怕
,因为根本你没有背叛巫帝。」

  荣淡如哭红了的眼绽出一丝笑意,欣悦地道:「和你角力情海真是有味道之极,
担心会输的感觉使我很兴奋。我很需要男人,时间地点任君选择,好吗?兰特公子?


  我苦笑道:「你似乎很想在今晚分出胜负,是吗?秀丽法师?」

  荣淡如掩嘴笑道:「这麽担心干吗?我根本杀不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身怀废墟
那怪物的异力吗?」

  我的心剧跳了一下,不知她是否也看穿了我偷偷把充满了善和爱的异能送进了她
体内,不过又放下心来,知道了有何大不了,难道她可以归还我吗?

  荣淡如认真地道:「我刚才静静想了一回,想到我其实已输了给你,因为我还是
第一次受不起男人的挑逗而情动,兰特你感到自豪吗?」

  她每一句诘均充满了催情的意味,都令我头痛得要命,因为摸不清她的真假虚实
,看来只有见个真章,才知胜负。但看她诸般挑逗,都是在引我交欢,当知道她媚术
最厉害的杀著,定在那上面。

  现在我还没有信心。

  因为她仍未有足够的力量,足够的爱,去背叛巫帝。

  我以最诚恳的语气道:「淡如!就当是我兰特求你,给我三天时间,不要引诱我
,我或者真能使你背叛巫帝也说不定。」

  荣淡如全身剧震,垂下臻首,幽幽一叹道:「兰特啊!我不住迫你,就是怕和你
相处久了,会败在你的手上。」

  我愕然道:「败了给我又有何不好?我以後也会疼借你、呵护你!连巫帝也不能
伤害你,因为他注定了不是废墟那异物的敌手,否则他为何不亲自来一趟?」

  荣淡如横我媚态横生的一眼道:「若我真的想败给你,不如立刻投降,死心塌地
跟著你。你兰特若真是男子汉,应趁我尚有少许顽抗之力时,以强制强,让我输得口
服心服,心甘情愿做这世上最听话的妻子,秀丽定会比任何女人都要胜任,因为我是
这方面的专家。」

  这是个智慧才情一点不比我逊色的女人,直至这刻,在我用尽法宝,软硬兼施後
,仍能和我斗个平分春色。假设我真能胜过她,夺得她的芳心,在与巫帝的斗争里可
是如虎添翼。

  而若我能找到化解巫帝强加於她心灵内那控制她的邪力的方法,整个巫国的霸权
也会因此土崩瓦解。因为巫帝是通过这十大巫神,统治他遍及两大洲的领土,有了这
奇妙的方法来策反这些巫神,巫帝将变成孤军。

  所以这个险值得去冒,我实在太厌倦战场上的屠杀了。

  为了大地的和平,我誓要找到破解那邪力的法门,而唯一的方法,就是以身相试
存在於秀丽法师荣淡如心灵里那邪力。

  直觉告诉我,当我和荣淡如合体时,那邪力将会侵进我的心灵内,试图控制我,
胜败就决定於那一刻。

  我抓紧荣淡如的香肩,深深看进她清澈通灵的秀目里去,想诚恳地说几句真心话


  荣淡如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竟不能移开眼光。

  我首次感到异能借我的眼光,送入她眸子里,将她的心灵紧紧锁著,就像巫神书
内所教的迷魂大法那样。

  我竟无意中一下子做到了。

  我按捺下心中的狂喜,柔声道:「秀丽!秀丽!」荣淡如俏目露出迷惘的神色,
缓缓道:「谁在唤我!」我究竟要怎样利用这忽然而来的机会,据巫神书说,若对方
被控制了魂魄,你吩付任何事,他也会照做,若你说他会冷死,他将会活生生冷死。
应该说甚麽呢?

  荣淡如一阵剧震,眼神由茫然渐转清明。

  我吓了一跳,连忙运起心力,加强对她的控制,她的眼神又转茫然。

  我灵机一触,道:「你听著!只要兰特的手碰上你的身体,你会立时欲火高涨,
情动至极,压也压不下去,知道吗!」

    荣淡如茫然念著:「我会情动……我会情动……」

  我松开手,停止了对她的控制。

  荣淡如眼神逐渐回复清明,然後变得像剑般锐利,玉容一寒道:「你刚才对我做
过甚麽事?」

  我若无其事站了起来,走到溪旁,仰望疏林上星星密布的夜空,找到了天梦和飘
香两星的所在,心中流过在净土无数甜蜜的回忆,想起了花云。

  那管她是守身如玉的祭司,回到净土後,我誓要把她弄上手,做我的女人。对她
对我来说,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荣淡如来到我身旁,和我并肩立著,轻叹道:「大剑师!你是第一个令我感到心
乱如麻的男人,不若我和你来个赌赛,只要你在黎明前能忍著不占有我,便算我输了
,好吗?」

  我脱下棉革,一边解开衣服,摇头道:「我拒绝接受这赌约,因为我要占有你,
收伏你,地点是疏玉林,时间是现在。」

  荣淡如愕然以对,终於给我这著奇兵控制了她的情绪。

  当我完全赤裸时,我开始为她宽衣解带。

  荣淡如在寒风里颤震著,软语求道:「天气这麽冷,我们回帐幕里去好吗?」

  我微笑道:「不要骗我,你的体质根本可抵受这寒冷,何况还有我火热的身体偎
著你。」

  篝火掩映下,秀丽法师身无寸缕,含羞答答玉立眼前,完美的肉体,就若净士那
样,是只有神才能创造出来的奇迹。真是多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雪白腻嫩的肌肤
,没有半点瑕疵。

  一种润泽的光华,若有若无地在她嫩肤里流动著。

  我看得忘记了她心内的巫帝。

  她虽是春光尽露,竟然没有丝毫淫猥的味道。

  鲜艳红唇张开了少许,虽没有说话,但我却感到那无声的野性召唤。

  整个疏林变得宽广深邃,我俩就若齐立於永□的尽头处。

  四周像忽然亮了起来,又若是幽暗无比。

  天!

  她正图以含蕴著强大精神力量的媚术,操控著我的情绪和心神。

  武器就是有若天地至美神物的胴体。

  到这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她真正的魅力。

  秀丽法师荣淡如眼睛散发著诱人的光芒,牵引著我的目光。

  一种难以言传的兴奋感觉充塞著我脑内的神经,然後蔓延全身。

  我忘记了要征服她,只想把她拥入怀里,向她献上我全部的爱。

  荣淡如嘴角绽出一丝胜利的笑意,往我贴过来,当她的肉体毫无阻隔地贴住我时
,我脑际轰然一震,完全迷醉在与她肉体的接触里。

  我从未试过亢奋至如此程度,她的肉体等若最厉害的春药,使我只想宣泄出所有
欲望,否则就会爆炸开来。

  我以最粗暴狂野的方式,予以最激烈的侵犯。

  当我的手摸上她幼滑的肌肤时,她全身剧震,眼中奇异的神采被欲焰掩盖,娇喘
低吟。

  我全身一松,回复了清醒。

  心中暗叫好险,若非我对她施了迷魂法,後果真是不堪涉想。

  我早先的估计没有错,她施展媚术时绝不能动情,一动情媚术会大幅减弱。

  胜券在握下,我那敢怠慢,两手施尽所有调情手法。

  不片刻她已给我挑逗得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

  眼看成功在望。

  岂知她一声娇吟,接著我用力侧倒。

  我大叫不妙中,「蓬!」的一声两人一齐栽进冰寒的溪水里。

  以媚术著称巫国的秀丽法师回复过来,在水中八爪鱼般缠著我,檀口封著我的嘴
,丁香舌送,一对纤手展开反攻,施出她对付男人的独门手法。

  我全身发软,想推开她亦办不到。

  忽然间,我惊觉已和她结成了一体,再也分不开来,也绝不想分开来。

  极乐的快感注入我每一寸的肌肤,每一条的神经线。

  我感到灵魂离开了身体,飘飘荡荡。

  她在我怀里剧烈地扭动著,冰冷的溪水对我的欲火一点压制的作用也没有,反而
更增加了欲仙欲死的快感。

  意志不住地减弱,渐渐地,我完全沉醉在肉体全面和深入的交接里,心神开始模
糊起来。

  她媚术的威力不住攀升著。

  一股冰寒由我们接合处缓缓但肯定地送人我体内。

  快要丧失的神志奇迹地醒了一醒。

  我感到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只要这刻我稍微放松,我的灵魂会像大元首般
被巫帝控制,变成他的走狗。

  时间不容我多想,我一把将她拖进水底里去,由被动变回主动,向她展开排山倒
海的攻势。

  两个赤裸的身体在水底里翻腾狂舞,做著所有爱的动作。

  她清亮的眼神逐渐涌上热烈的情火,那股冰寒的邪力又由强转弱。

  毕竟她的本心是爱著我的,纵使溪水也不能消减她对我的爱意。

  此消彼长,我的精神渐次凝聚,体内的异能又再膨湃荡漾。

  「哗啦!」一声,我们浮上了水面。

  深夜的清新空气,使我精神一振。

  就在此刻,我清楚无误地捕捉到巫帝邪力所在的位置,正潜藏在她眉心的一个奇
异窍穴内。

  就是藏在这方寸之地的邪力,控制了荣淡如的心神,她的灵魂。

  有了这最宝贵的发现後,我再无顾忌,一边疯狂地动作著,将这千娇百媚的美女
送上快乐的顶点,一边凝聚全心全灵的异能在唇上,往她眉心吻去。

  我的心神静若止水,身体却在极度的冲激里。

  身体积聚著的欲火,亦同时藉著男女最深入的接触,山洪暴发般舒泄进她肉体的
至深处。

  「轰!」就在我的唇吻上她眉心的刹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爆炸开来,将我们两人
推得各自仰跌开去,沉进了水底里。

  我挣扎著浮上水面,见到荣淡如双手攀著溪旁一块大石的边缘,不住颤抖和喘息


  我知道我胜利了,异能在刚才那下短兵相接里,把邪恶的灵力驱散得一乾二净,
也打破了巫帝施於这美女心灵的禁制。

  我游到她身旁。

  她两手一松,无力地滑人水里,给我抱个正著。

  我吻上她冰冷的小嘴,异能源源不绝送入她体内,还有我对她的爱。

  破去了巫帝的邪力,也等於破去了她媚术的根源。若非她体内早存在我的异能,
可能会立即死去。

  她的媚术会仍然存在,只不过由我的异能代替了巫帝的邪力。

  巫帝使她失去了本性。

  我却使她的本性回复过来。

  由这刻开始,我可以放心地享受给她迷得神魂颠倒的滋味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