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比翼双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比翼双飞  
               
  我驾著骡车,继续穿过疏玉林之旅。

  荣淡如紧靠著我,头枕到我的宽肩上,默默思索著。

  初阳洒入林里,造成一个幻象般不真实的美丽世界。

  我柔声道:「你在想甚麽?」

  荣淡如以她甜美诱人的声音半嘶哑著道:「恨你!恨你在收伏了人家後,不理人
家身软力竭,还将人抱进帐幕里恣意蹂躏,弄得人现在半点精力也没有了。」

  往日这些诱人话儿会令人心惊胆颤,现在则是最高享受,我哈哈大笑道:「你的
妖法把我弄得惨了,不如忍得多麽辛苦,怎可不连本带利取得我的补偿。」

    荣淡如狠狠道:「取吧!取吧!由今天开始,我的媚术只用来对付你,我们的战
争永远也没完没了。」

  我道:「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不能代表巫帝。」

  荣淡如道:「假若我还有半分力气,使用那半分力气狠狠咬你一口,到现在你仍
不相信秀丽吗。」

    我道:「你知道发生了甚麽事吗。」

    荣淡如忽地惊喜地道:「看!那边有只小白兔儿,雪白的毛多麽可爱,唉!我有
很久没有留心大自然里各种有趣的事物了,在接受『开灵窍大典』前,我最爱各种小
动物。」

  我道:「你还没有答我。」

  荣淡如娇嗔道:「不要这麽咄咄迫人好吗?昨夜你破去邪灵时,我的心神回到了
巫帝座前,再次经验到由巫帝眉心肘出来那电火刺在脸上的痛苦,然後一切都解脱了
。成为巫神後,我执行巫帝的命令时,毫不怀疑那是否理所当然的事,直至遇上你,
才感到情绪不稳,内心充满矛盾和挣扎,媚术发挥不出平日的五成,否则还有你好受
呢。」

  我道:「那你现在仍留下几成功力?」

  荣淡如发出摄魄勾魂银钤骰的娇笑道:「好像比以前更好了一点,往後有你消受
的了。」

  我心中一荡道:「不要那麽有自信,我一碰你便情动,那还记得甚麽媚术。」

  荣淡如吃吃笑道∶「我才不肯克制自己的春情哩我的媚术是靠那春情催动的。」

    这次轮到我大感吃不消,威吓道:「若你再以媚术引诱我,莫怪我停下车来,再
对你不起。」



  荣淡如叹道:「唉!男人!」

  我们静默下来,享受著互相热烈的爱恋,那无声胜有声的温馨感觉。

  黄昏时分,我们终於走出了疏玉林。

  我以心灵的力量召来了飞雪,让它和我们一起度过漫漫的长夜。

  这家伙感应到荣淡如体内的异能,对她亲热得不得了。使我完全放下心来,巫帝
再不存在於她心里,现在她心里只有我。

  我们谨守行军的法则,在一高丘上扎营休息,那处寒风刮得特别起劲,但却影响
不了我们。

  天河在前方远处轰流著,河的另一方丘峦起伏,诸神谷便是在其中一座大山里。
荣淡如的精神气力回复了大半,协助我竖营生火,不知多麽起劲。

  我策著飞雪,在附近打了头黄獐回来,去掉皮脏後,用铁枝串了起来,放在树枝
扎成的架上,以慢火烧烤,浓烈的肉香,随风飘荡。

  荣淡如忽地沉默下来,呆看著火焰上渐转赤红,不住冒出油液香喷喷的烤肉。

  我问道:「你有甚麽心事。」

  荣淡如两眼一红,掉下泪来道:「我想起过往被我害惨了的人,觉得自己满身罪
孽,怎样也补偿不了。」

  我将她搂入怀里,一对大手爱抚著她的粉背,解慰道:「罪不在你,而在於巫帝
,将来你若能助我杀了巫帝,带来三大洲的和平幸福,不是作出了最好的补偿吗?」
这美女稍微振作了点,坐直娇躯,俏脸竟红了起来。

  我续道:「在某一个情况上,你反是帮了对方一个大忙,只有你的媚术才可免去
人民战争之苦,你应感到自豪才对。」

  荣淡如低声道:「兰特!你是否也懂媚术,为何你的手摸来,我像著了魔似的兴
奋起来。」

  我知道这是向她施展迷魂大法催眠後的效果,到现在仍有效,心中大乐,却不点
破,拔出黄金匕首,割下了一截獐腿,递过去给她。

  荣淡如娇嗔道:「这麽热!教人家怎样拿。」

  我说了声「对不起」,撕下腿肉,送进她小嘴里,这艳女乘机嗨了我指尖一下重
的,才眉开眼笑地吃了我的贡品。

  她又开始以媚术挑逗我。

  我道「告诉我!怎样才能接近阴风法师?」

  荣淡如道:「本来我是不安好心的现在当然不同了,路上我想出了好几种方法,
最後拣了最好的一种,可以告诉你,但却是有条件的。」

  我呆道「甚麽条件?」

  荣淡如抿嘴一笑道:「不准把我抛弃。」

  我仰天长笑道:「荣小姐请放心,没有男人肯做这种傻事。」心中大乐,这美女
现在真的著紧我了,但回心一想,又怀疑这只是她媚惑讨好我的高明手段。

  荣淡如看穿了我,嗔道:「莫要疑神疑鬼了,我真的担心你只是在利用我和骗我
,因为大剑师是第一个使我半点信心和把握也没有的男人,所以我要你亲口的保证。


  我正容道:「那你现在得到了。」

  荣淡如惊喜道:「那我安心点了。」

  我道:「可以说出你的妙计了吧!」

  荣淡如俏脸魔术般升起两朵使人心摇魄荡的红晕,两眼春色盈盈,低声求道:「
我们到帐里一边享受一边说好吗!」

  我的欲火轰然狂升,才了解到始终敌不过她控制我上床去的媚术。

  九天後,我们穿过了诸神谷,进入大平原,凭著超人的灵觉,避开了几队日出城
来的侦察骑兵,无惊无险地向日出城推进。

  也过了九个荒唐透顶、春色无边的晚上。

  我对她的迷魂法逐渐失去了效用,她对我的热恋却与日俱增。

  她像个纵清狂恋的女孩,把自己一点也没有保留地献出来,配合著她天下无双的
媚术,使我完全失去了自制的能力。

  放恣一下也可以吧!

  这日出城之旅,比之与采柔的净土之旅实毫不逊色。

  有时连白天也会停下车来,就在荒野溪边觅地欢好,若她要害我,真是十条命也
不够断送呢。

  秀丽法师荣淡如有一个不知是好还是坏的习惯,就是喜欢在男欢女爱的当儿才谈
正事,筹谋定计,那时她想出来的既是疯狂大胆,但又实际可行奇谋,连我也要拍案
叫绝,使我首次感到如虎添翼的助力。

  我也得到很多宝贵之极的资料。

  在不知多遥久的岁月前,大元首远赴巫国,想刺杀巫帝。

  当时巫国共有十三个巫神,竟给他干掉了八个。他们虽有万马千军,仍拦他不住
,给他闯进巫宫里去,与巫帝展开决战。

  结果不用说也猜到。

  大元首被巫帝的邪力控制了,反派他回来对付废墟的异物。

  於是异物创造出魔女百合,阻止了大元首的扩张。

  大元首始终是有超能力的人,离开了巫国後不肯再回去,也不肯接受巫帝的遥控
,只想建立自己的霸业。

  於是巫帝在五年前,另外派了三个人来,那就是巫师、黑寡妇连丽君和丽清,专
门对付魔女百合,利用智慧典布下陷阱,弄至目前的局面。

  丽清和连丽君的地位仅次於十大巫神,被称为巫帝八妃。

  看来当她们踏入帝国这片异物所在的土地後,都生出了微妙的变化,使他们逐惭
叛离巫帝,这是否因为受到废墟里那异物灵力笼罩范围所影响呢?

  看来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不得已下,巫帝终於派出了最受他宠爱的秀丽法师,和稍後的阴风法师及鹰巫到
帝国来对付我及废墟内的异物。

  现在鹰巫死了,秀丽法师在我的爱情攻势下成为情俘,黑叉人又大败而遁,只要
再收拾阴风法师和他的阴风大军,巫帝怕在短期内再难以挥军来侵,那时便是我依循
大元首的方式,到巫国和巫帝一决雌雄的时刻了。

  在离日出城二十多里外的一个山头处,我们不敢生火,吃饱乾粮後,在明月映照
里,爬到高处,并肩而坐,远眺前方日出城辉煌的灯火。

  在这片大地上,没有比日出城更伟大和具规模的城□。

  我遥想著童年时在城内度过的岁月,不胜欷□。

  也想起初见公主时那惊艳的感觉。

  寒风呼呼里,我伸手过去搂著秀丽法师荣淡如,问道:「大元首的女儿是否落到
了你们手里?」

  荣淡如娇躯微颤,有点惶恐地道:「说出来你可不要怪我!」

  我心中一寒,道:「我早说过不怪你以前做过的事。」

  她嗫嚅道:「公主是给我的游女掳走的,一年前被送到巫国去了。」

  我一震抓著她的香肩骇然道:「甚麽?」

  她垂头道:「你抓得我很痛!」

  我松开了手,沉声道:「为何要抓她?」

  荣淡如惶恐地道:「年半前我奉命潜来帝国,其中一个任务,就是要将公主掳到
巫国去,只因大元首虎视眈眈使我下不了手,才到望月城开了温柔窝,等待良机,最
後终给我等到了。」

  我愕然道:「公主对巫帝这麽重要吗?」

  荣淡如瞪著我好一会後,才奇道:「原来你并不知道公主是魔女百合的女儿。」

    我剧震道:「甚麽?」

  荣淡如惊慌地伸手按著我的肩膊,叫道:「兰特!不要激动!」

   我喘著气道:「那大元首是否真是公主的父亲。」

    荣淡如反松了一口气,摇头道:「不!原来你爱上了魔女百合。」

  我并不想否认这事实,胸头像给一块千斤重石压著那样,连呼吸也感困难,追问
道:「谁是父亲?」

  荣淡如玲珑透剔的慧眼看穿了我的心事,微笑道:「放心吧!我的好夫君,魔女
百合并非常人,她体内有著奇异的种子,不需任何男人,也可以在体内自动成孕。当
年你的父亲和祈北往魔女国意图刺杀她,她刚诞下一对女婴,当时正值她暂时失去了
异力,故给两人乘虚而入,抱走了两个女婴,一个成了大元首的公主,另一个则随祈
北不知所踪。」

  我的脑袋轰然一震。

  西琪竟是魔女的女儿,公主的姊□!

  荣淡如的说话继续传进我的耳朵里道:「公主体内潜藏著巨大的能量,假若巫帝
得到了她,可以制造出一个远胜我们四大法师的可怕邪魔出来,所以巫帝才特别派我
来把她擒回去。」

  我的手足冰冷起来,一时间甚麽也想不到。

  荣淡如受惊小鸟般投进我怀里,凄然道:「兰特啊!你若要怪我的话,不要藏在
心内,尽管骂我打我。以前我是著了巫帝的魔,现在则完全著了你的魔,再也不能自
拔,更不可忍受丝毫你的讨厌,就算藏在心里都不可以。」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惶然和震骇,紧紧搂著她道:「你反对我在这里占有
你吗?」

  荣淡如一阵颤栗,拚命点头表示她的心甘情愿,但懊悔的热泪却溪流般滑下她粉
嫩的脸蛋。

  她一直不敢主动告诉我这件事,就是怕我怪她。

  我的确在怪她。

  怪以前的她。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