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恍如隔世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恍如隔世    
          
  我驾著骡车,走上通往日出城的大道,沿途关卡林立,车上的货物给搜了多次後
,日出城的主城门才出现跟前。

  今早我和荣淡如依依不舍分了手,照著定下的计画,由她先一步进城去了,以她
的身分,自然受到隆重的欢迎。

  在她魔术般的妙手下,我摇身一变,化装成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叟,差点连自己也
不认识自己。

  飞雪给留在域外的山林里,只要我送出心灵的讯息,它便可立即赶来与我相会。
魔女刃和黄金匕首则交给了淡如,由她给我带进宫内。

  入城大道上载货的车络驿不绝,若非巡逻的兵队此来彼往,一点看不出大战将临
的紧张气氛。

  日出城的高墙完整无缺,没有任何战争的遗痕,使我大感奇怪,难道阴风族和丽
清的大军不用攻城,便击败了翼奇吗?又或冀奇趁早逃跑了,我当然期望是後一个可
能性。

  守在城外的全是黑盔武士,不见半个阴风族的人,城两旁的旷野和山头上,军营
密布,飘扬著的旗帜,清一色是丽清的凤凰旗,使我弄不清楚那是否伪装下的阴风族
大军。

  日出城背後是高耸的山峦,所以若要攻城,唯有由前方发动攻势,城内的守军凭
著墙高壁厚,可轻易抵挡比他们多上几倍的敌人兵力。

  骡车愈接近城门,愈缓下来,随著进城的车队,等候著守城军的查询。

  不住有人和车过不了城门那一关,给勒令立即掉头离城。

  我一点不奇怪有这样的措施,因为若让我方的人进入城内,说不定可以把城内的
人策反,丽清怎会有这样的疏忽。

  最後终轮到我了。

  一名小队长走到我身旁,喝道:「你叫甚麽名字?那条乡来的人!到来干甚麽!
知不知道进了城後,没有守城官的批准,是不可以离开的。」他这一大串问话,可能
早被重复了千百次,说来滚瓜烂熟,又急又快,兼又模糊不清,一不留神保证会听漏
了。

  我扮作听不清楚,侧下头去。

  那小队长反放心下来看来他心肠也不是太差,见我「年纪大」,以较慢的语调,
重说了一次。

  我乾咳了一声,沙哑著声音道:「我乃神医方壶,到处济世救人,後面的车全是
山草药物,年纪大了,甚麽也没有所谓了,只希望能医好多几个人,於心已足。」我
心中笃定之极,在战争里,医生水远是最缺乏的人材,不愁日出城的军方不欢迎我。

   

    後面搜车的黑盔武士道:「队长!都是上等好药。」小队长脸容和悦起来,犹豫
了片刻,道:「你真的是神医?」

    我充满信心地道:「谎言只有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才会说的,没有病症可把我
难倒。」

    小队长道:「若我发觉你说谎,我会将你的舌头割下来。」向他其中一个手下道
:「我军命在身,不能离开,你给我带他回家,看看他能否治好我父亲的病。」我想
不到这麽快有生意找上来,心中暗喜。

  那小兵坐了到我旁边,冷冷道:「神医!入城吧!」在那小队长莫言家内男女老
少十多对眼睛的虎视眈眈下,我伸出手来,为躺在床上病得两眼深陷,出气多入气少
的老翁诊症。

  看著自己经过化了装,看上去能令人有瘦骨露筋错觉的手,不禁暗服荣淡如出神
入化的化装技巧,也不由想著她嫩滑丰满的娇体,没有了她的晚上,实在不易消磨。

    自得到了魔女刃内的异能後,我的性格起了微妙的变化,对事物开始积极起来,
好像甚麽也有信心去解决,去争取。连面对命运都没有丝毫害怕。亦不逃避爱情的来
临,有种潇洒享受生命的快意。

  我确比以前快乐多了。

  「神医!」我吓得从沉思里惊醒过来。

  有人问道:「是否……是否……」我知道对方想问是否没得救了,当然,见到我
这痴想的模样,自然会朝坏的一方面去猜,岂知我的心神却完全分了去另外的地方。

    那小队长秀丽娟好的妻子道:「神医!我家老爷是甚麽病?」我楞了半晌,胡诌
道:「是肝脏受了阴寒吧。」

    小队长的□子皱眉道:「其他医生都说他腿上生了毒瘤啊!不信你翻起被子看看
。」暗叫不妙,各人均现出不善之色,那带我来的小兵更是两目凶光闪闪。

  我微微一笑,道:「那是寒气的现象,并非毒瘤,而是肝寒瘤,我一服药即可治
好他。」说到这里,异能由我手中源源施进去,同时另一手探进怀里,胡乱掏出一片
小乾肉,塞进老人嘴里,让他吞进去。

  老人抗议道:「这是甚麽药,为何这麽像羊肉。」他话才完,全体人立时爆出欢
呼声,更有人叫道「可以说话了!可以说话了!」我暗叫惭愧,原来他病到连话也说
不出来我亦不知道。

  有人掀起被子,露出他的右腿,看来是生毒瘤的地方,现在只馀下一小片红色。
众人目定口呆。

  我不禁暗怪异能治效太速了,快得使人不敢相信。

  小队长的妻子喜得泪流满脸,感谢道:「神医!你的药真灵光!」「咳吐!」整
片乾羊肉从老人家口中吐了出来。

  众人瞠目结舌。

  我强颜一笑道:「附在乾肉上的神奇药液给他吸收了,吐出来并不要紧。」接著
而来是贵宾式的盛情款待,我想离去也不被接受,那晚小队长莫言所有患病的亲戚朋
友全来了,直忙到午夜才将那些千恩万谢的人送走。

  其间自是错断连番,不过那些人甚麽难愈的绝症也给治好,对我荒谬绝伦的病情
分析自也深信不疑。

  那晚莫言的不知那个家人让出房子来让我这老人家休息,一觉睡醒後,乖乖不得
了,莫言家的大门排了一条不见尾巴的长人龙,都是来求我治病的人。

  我将车上的山草药全搬了下来,有时叫病人□下一片乾叶就算数,快刀斩乱麻下
,昏天黑地般忙了数天,门外的人龙才消失不见。

  这天快至黄昏,治好了百来个病人後,我游兴大发,要出外走走,莫言容貌娟好
的妻子素善可能基於「敬老」,自告奋勇硬要陪我,推辞不得下唯有和她一道走出府
门。

  左弯右转,经过了几条横街窄巷後,我们踏足一条热闹的大街上。

  我可能是日出城今天最受欢迎的名人,走到那里均有人恭敬地高呼神医,弄得我
难以仔细欣赏这出生大城市的近貌。

  素善挺著酥胸,昂然走在我身旁,不住为我劝开沿途拦路感恩的人们,一派舆有
荣焉的模样。

  大街上不时驰过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骑兵,见到我来,都放缓速度,举手向我致敬
。可能是想到若将来受了伤,我将会是他们的救星。

  将来和平後,看来我最好的职业,就是当个医生。

  素善在旁兴奋雀跃,黄莺儿般口吐银铃之音,向我介绍日出城著名的建筑物和名
胜,最後索性亲热地挽著我这老人家的臂弯,欢天喜地带著我到处□□。

  她的酥胸不时碰上我的手臂,使我大感尴尬,又不能告诉她我并非那麽老,不知
是否一路来的荒唐,使我很易色心大动,所以她全无他意的亲热,使我颇消受不了。

    这时刚好来到市中心的元首大道,高起三重的日出院矗立跟前。

  这是日出城著名的食店,著名处除了美食外,主要还是有卖唱的歌女和陪酒的名
妓。

  我急於脱离素善亲热的挽扶,灵光一现道:「老夫肚子饿了,进去吃他一顿如何
?」素善点头答应,拉著我走上石阶,进入下层去。

  广阔的大堂摆了近百张大圆桌,数百人正各自围桌大嚼,穿上贴身露脐小衣和短
红裙的美丽侍女,蝴蝶飘飞般为客人奉上美食。

  素善正要拉著我到其中一张空桌坐下,我道:「到三楼去好吗?那处可以望远一
点。」

  素善犹豫道:「三楼嘛!那……那……」我当然知道她犹豫的原因,二楼是歌厅
,三楼则是可召美女陪酒的贵宾厅,没有身分地位的人,都会被拒诸门外,素善的丈
夫莫言这类小角色,最多只可以到二楼去,三楼是甚麽样子,只能听别人说说。

  一把雄壮的声音在身後响起道:「神医光临,是我们日出院的荣幸-」一个胖子由
我们背後闪出,恭敬地向我们施礼。

  素善道:「这位是……」

    胖子道:「我是这里的副总管邦那,神医昨天治好了我儿子的跛脚,又不要任何
报酬,我的五位妻子今早便在家中立了神医的牌位来敬拜了。」我暗骂一声,本人又
未死,何用立牌敬拜。

  素善喜道:「方老要到三楼去,副总管帮帮忙吧!」

    邦那连声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神医请随我来。」

  这时楼内的食客人有人认出了我,纷纷起立施礼。

  素善叨了我的光,能上三楼,更是热情,踏上楼梯时整边身挨扶著我,使我既感
不好意思,又有大占便宜的快感,经过了闪灵净土和夜狼的经验後,我已没有了往日
谨守人妻防的心态。

  我当然不会对莫言这妻子起了染指之心,但她既送上门来,我唯有放开心怀,暗
享和她亲热的接触。

  三楼的布置美轮美奂,华丽有若宫殿,软厚红毯上摆的不是圃桌,而是一组一组
舒适华丽的家□,四面皆窗,宽敞开扬,鲜花处处。

  除了守门的大汉外,侍客的全是精桃的美女,低胸开衩的露腿长裙,性感美艳。
这时十多组坐位只有三组坐了人。

  邦那引我们到一组靠窗的座子坐下後,道:「神医让我为你点菜,今天我们请客
,请神医赏脸。」说罢去了。

  美丽的女侍知道我这神医驾临,闻风而至,送上鲜果美酒小食,甚至热情的香吻
,累得我担心给她们吻掉荣淡如为我涂在脸上的神奇胶液。

  扰攘一番後,静了下来。

  素善对我盈盈一笑,靠了过来,在我脸上轻吻一口道:「真令人心生不忿,给她
们先吻了你,你是个最可敬和可爱的老人家。」我含糊应了。

  素善道:「你也是个很慈祥好看的老人家,心肠既好。医道又精通,甚麽病都给
你一眼看透。」

    我心笑道:「若非淡如在我眼眶内加上了奇异的晶片,你才知道甚麽是神眼。」

    素善道:「我从末见过像你那样辞锋风趣的老人家,这几天我充当你的助手,真
是如沐春风,告诉我,年轻时你是否迷倒过很多女人。」虽然我尚未老,但大概已可
以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素善又道:「不用告诉我,我也知道答案,莫言昨晚便说我给你迷倒了,叫我不
若以後跟著你做助手。」言罢娇痴地笑起来,神态真诚可爱。

  副总管邦那亲自捧了一盘精美的点心,放在桌上,然後在我们对面坐下道:「这
是本院出名的美点万花饼,神医请□□看。」我这土生土长的人那会不知道这是甚麽
,刚想探手,素善早拿起一个,温柔地送进我口里。

  邦那两眼一亮道:「我们的首席红人西小姐刚好回来,要不要她过来侍酒唱歌。


    我刚要出言婉拒,素善两眼放光,拍手欢叫道:「副总管说的必是日出城歌唱得
最好、剑舞得最美、人长得最漂亮、城中每个男人也想一亲芳泽却难以如愿的美蝶儿
西小姐了。」

    我大奇道:「要亲她芳泽这麽困难吗?」这美蝶儿必是这年许内才在这里当姑娘
的,否则为何我会不知道。

  邦那道:「美蝶儿出了名冷傲,有人暗叫她作冰花蝴蝶,任何人的脸也不卖。」

    原来如此,帝国人男女关系虽随便,但有个良好的习惯,就是绝不强来,所以美
蝶儿若是这样的人,没有人曾碰过她自是毫不出奇。

  这时连我也大生好奇之心。

  素善又挨了过来,亲热地靠贴著我道:「原来方老人老心未老,不若看看美蝶儿
会否给你一亲芳泽吧!」她明知我人老心不老,还这样挨挨碰碰,教我又是另一番滋
味。

  心怀大慰,异日老了,我可能仍有吸引女人的魅力。

  邦那跳了起来道:「我去试试看,瞧瞧她今天有没有心情。」这时楼外夜色迷茫
,点点灯火。

  一阵蹄声在街下响起,转瞬远去。

  我乘机道:「为何这麽多骑兵走来走去?」

    素善笑意敛去,道:「听说南方的蛮族快要来攻打日出城,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
的强徒,城内的人都很担心。」

    我问道:「现在谁是日出城的统治者。」

    素善道:「原本是连丽君统帅,但她出海去了便没有消息,现在是丽清郡主。」

    我暗自沉吟,难道翼奇在那次暴风雨出了事?

  素善道:「丽清郡王不知由那里召了大批奇怪的人回来,幸好大部分都驻守城外
,我们才安心了点。」这时陆续有客至,十八组坐位全满了,灯火通明下,气氛热闹
起来。

  盛装的侍酒女纷纷由内堂步出,坐到人客里去,调清笑谑,响个不绝。

  邦那一脸喜笑走了过来,道:「神医的脸子真大,今晚有七台客想召她唱歌,她
只答应到这里来。」

    我笑道:「看来你说了不少好话。」

    邦那当仁不让道:「当然!当然!我告诉她你是我的大恩人,不过她似乎不是为
这原因而来,因为她问我你是否到过很多地方,我答『是』,她便肯来了。」我心中
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是否想知道一些发生在日出城以外的事呢?

  厅内忽然静了下来,所有目光全集中在一个由内堂盈盈步出的俏佳人身上。

  我垂下目光,故意不去看她,对我这尝过无数绝色美女的人来说,这点定力当然
有,坦白说,我才不信她能美过淡如和采柔,更不用说魔女百合。

  美蝶儿玉步轻移,来到我们那里,我不用看就知道其他人艳羡的目光全集中到我
这幸运「老」儿身上。

  邦那谦卑地站了起来。

  素善也受宠若惊地站立起来。

  只有我仍垂著头,泰然自若地坐著。

  她骄傲吗?

  我这老人家比她更傲慢。

  美蝶儿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抬头往她望去,一看下轰然一震,不能置信地直瞪著她。

  西琪!

  她是如假包换的西琪,我死也不会忘记她的样子。

  她不是死去了吗?连尸体亦给我火化了。

  素善的声音在旁提醒道:「方老!方老!」

    邦那也道:「你认识西小姐吗?」西琪成熟了,比以前更动人心魄,清丽得惊世
绝俗,但神情冰冷,见我直瞪著她,脸上现出不悦之色,眼看就要拂袖离我这「好色
的老人」而去。

  我压下心中的激动和震骇,及时道:「西小姐很像我一位老朋友的孙女。」西琪
呆了一呆,往我望来。

  邦那愕然道:「神医弄错了吧!西小姐自幼与家人失散了,怎会有爷爷。」

    我心念一转,想到了偷偷和她说话的妙计,道:「或者我弄错了,西小姐的脸色
有点苍白,不若让我给你把把脉看。」

    西琪漠然道:「有病最好,这位老人家不用费神了。」正是西琪的甜美娇声。

  她显然认为我想藉看病占她便宜,否则也不用特别强调我是老人家。

  我差点扑了过去,搂著她告诉我是何人,可恨却不能这样做。

  邦那向我连打眼色,要我莫怪西琪的不客气。

  素善好心地道:「西小姐,方老的医术确是天下无双,药到病除,这几天我……


    西琪不耐烦地站起来,向邦那道:「我并非来看病的。」转身便去。

  邦那愕在当场,无计可施。

  我失去了镇定,霍地站起来,叫道:「西琪小姐留步!」急切间我忘了沙哑著声
音扮老人家。

  西琪全身剧震,倏地止步。

  幸好邦那和累善都没有发觉我变了声。

  邦那愕然向我道:「神医你弄错了,西小姐名西兰,并不是西琪。」西是西琪,
兰是兰特,我高兴得差点要伏地哭他妈的七七四十九夜。

  西琪的香肩剧烈地上下起伏著,缓缓转过身来,目不转睛地打量著我。

  我知道她认出了我的声音来。

  现在她又从身形气度依稀看出是我。

  泪花在她眼眶内滚动著。

  我暗呼不好,她已扑了过来,冲入我这老人家怀里。

  全场为之触目。

  我人急智生,大声道:「不用哭了,我会治好你的病,立刻治,明天早上你会好
了。」

  接著向邦那道:「西小姐的家在那里?她的病非常棘手,必须有一晚工夫才行。


    邦那喃喃道:「原来真的有病,方老真不愧天下第一神医,断症的方式也超人一
等。」

    素善道:「为何不回我家中,药都放在那儿哪!」

    我胡诌道:「这病有特别疗法,不需药物,你先回家去,明早才来找我。」上了
马车後,西琪仍在哭,似要把所有悲苦全泄出来。

  我的手掌按在她背心处,缓缓输入异能。

  和别人的清况不同,异能一送进她体内,立时形成奔走的热流,循著一些奇异的
路线走动著,使我知道她奇异的体质能直接吸收和运用我的能量。

  她为何能死而复生?

  是否因为她是百合的女儿,是否因她是来自废墟的奇异种子。

  马车停在城西一座精致的小楼前。

  我抱著她下了马车,两名婢女迎了出来。

  西琪停止了啜泣,遣走了邦那,又支使婢女们去做事,拉著我进入她的香闺里。
才关上门,她扑了过来,死命搂紧我,悲呼道:「兰特呵兰特!我爱你,我爱你,我
爱你!」我痛吻她的小嘴,直至差点气绝,才喘息著放开她。

  西琪道;「我没有死!你也没有死!这是多麽奇妙。」

    我道:「你怎会没有死?我明明将你火化了的。」

    西琪道:「我不知道,模模糊糊间,我发觉自己醒了过来,就在那荒野里,但却
不能动,看不见东西,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我的身体长了出来,又看见东
西了。」顿了顿道:「爷爷呢!」我愕然不知如何答她,当然不能告诉她祈北丧命於
她的毒针下。

  我摇头叹道:「他中了巫师的诡计死了。」西琪的泪凄然落下。

  我将她抱起坐在床缘,一番轻怜蜜爱後,她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下来。

  西琪道:「最後我回复了气力,爬了起来,想去找你,迷迷糊糊间遇上一队往日
出城的商旅,那些人对我好极了,把我带到日出城,我隐去了真名宇,到日出院工作
,就是希望从那里能打听到你的消息。」

    我奇道:「我的事这麽轰动,你为何会听不到?」

    西琪道:「城内没有人敢提你的名字,我曾问过几个人,他们都骇然制止我问你
的事,所以今晚我听到你是来自远方的游医,才肯出来见你,老天终於可怜我,实现
了我每天向他的祷告,噢!为何你会变成个老人呀!我不依!我要你变回以前的样子
。」我见她回复昔日可爱的娇痴,心中大乐,连忙解释了一番。

  西琪这才明白,忽地俏脸飞起两朵鲜艳的霞采,小嘴凑到我耳旁道:「我的老神
医,快给我治病。」

    我奇道:「你患了甚麽病!」

    西琪的小手捶了我几下,轻轻道:「单思病!」

  我大笑道:「别的病不行,医这单思或相思病我却最是拿手。」

    西琪柔声道:「我自备了最好的灵药,你这神医可知那是甚麽药吗?」

    这次我给难倒了,呆问道:「甚麽药?」

    西琪娇羞不胜道:「那是很难才得到的药,叫做『初夜』。」

    我心中一阵感动,叹道:「这是世间上最美最妙的灵药,由它可配出其他药来,
就叫做第二夜、第三夜或第一万夜、第二万夜。」

    西琪微嗔道:「你还等甚麽,人家早备有灵药,你还不给我治病吗?」

    我扶著她站起来,一边为她宽衣解带,一边保证道:「我这老人家最有医德,定
为你治足一晚病。」次晨一早小婢来拍门,说有人找我。

  我一边诅咒一边爬起床来。

  西琪跳了起来,服侍我穿衣,一边怜惜地道:「你现在这块假脸,定令你很难受
。」

    我叹道:「没有了它,我会更难受,而且它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连洗脸也可免了
。」

    西琪抱怨道:「最不欢喜你把头发染成灰色,异日若变不回原来的样子,我可要
和你算帐。」我推门而出,立时大感尴尬。

  那两个小婢偷偷在看我,眼中现出鄙夷之色,又带著无限的惊奇,显然心中都在
想为何她们小姐会把一个老人家留在房中过夜。

  我乾咳两声,走出厅去。

  素善在厅中等著,一见到我,好像久别重逢的亲人般迎了过来,接著我道:「方
老!冶好西小姐没有,她患的是甚麽病!」

  我当然不能告诉她西琪患上了单思症,但匆忙间却编不出一种要关在房中医上一
夜的怪病,唯有顾左右而言他道:「你这麽早来找我干吗?」

    素善怀疑地看了我几眼,道:「早吗?我家门前早有十多人在等候你看病了。」

    西琪走了出来,一身男装,又戴了小帽子,盖著秀发,笑道:「那我们快去吧!
不要让人等急了,我先去唤车子来。」

    素善见到她如此打扮,态度又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趁西琪往门外走去时,在
我身边道:「看来现在的她才是患了病。」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