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吾儿兰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吾儿兰飞    
            
  正午时分。

  一队骑兵来到莫府,带队的副领军走了进来。

  副领军属高级军官,比莫言高了最少三级,莫家的人慌忙出来见礼。

  我知道淡如成功地施行了她第一步的计画,就是把我弄进宫里去。

  那副领军待我看完最後的两个病人後,礼貌地道:「这位老医师请随,走上一趟
,为一个病人治病。」

  我摇头道:「有病请他来一趟吧,我老了,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四处奔波。」

  素善在我旁低声道:「他们是宫中的禁卫军……」

  副领军出奇地好脾气道:「我们备有马车,老医师只要坐上去,便可忙安安稳稳
到达目的地,半点操劳也不用。」

  我望了他一眼,点头道:「看来你们真有点诚意,我勉强走一趟吧,小琪!」

  西琪应道:「师傅!甚麽事?」

  我伸了个懒腰道:「到药仓执些上好药材,放进药囊,和我一齐到宫里去。」

  素善急道:「还有我这助手!」

  我向她微笑道:「你家务繁重,下次再带你去吧!」

  我和西琪这娇俏的小徒弟,被侍卫带到宫殿後的内院去。

  在沿途中,我发现了几个阴风族的军营,他们都换上了黑盔武士的装束插著丽清
的凤凰旗,但对我这熟悉帝国军队的人来说,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伪装。

  内院换上清一色的女亲兵,对我们展开礼貌的搜查後,才准我们进入院内。

  经过了三进的殿堂,穿过一个花园,我们在前後共二十匹名女亲兵的拱卫下,来
到以往大元首居住的怡情院。

  踏进大厅,久违了的丽清郡主负手厅中,不安地来回踱著方步。

  西琪第一次见到这种威势,显得惶惑不安,在我眼中却是恰到好处,教人不会怀
疑我们另有企图。

  才跨过门槛,有人大叫道:「来人跪下,参见女皇陛下!」

  我暗咒一声,唯有跪拜下去。西琪自然有样学样,每看她一眼,甜蜜的感觉都会
流过我的心。



  丽清转过身来,冷然道:「先生请起,听说你乃天下第一回春妙手,药到病除,
希望今次不要令我失望。」眼光转到西琪脸上,上下打量著,对她的美丽大感惊异。
西琪给她看得颇不自然。

  丽清道:「你是他的徒儿吗?」

  西琪点点头,神情害羞不安。

  丽清的锐目在她身上再打了几个转,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才移回我脸上,
沉声道:「你若给我治好这孩子,重重有赏,否则你再也离不开这里,若他死了,你
要给他陪葬。」

  她依然是那麽美艳,那麽专横霸道。

  我神色如常地微微一笑,沙哑著声音道:「要治病的孩子在那里?」

  丽清见我毫不惊惶,盯了我两眼後才道:「跟我来吧!」当先领路往内堂走去。
最後到了一间宽大的寝室,几名女侍正小心翼翼侍候著躺在床上一个才七、八个月大
的小孩儿,脸上罩著今人怵目惊心的青气。

  我心中剧震。

  这就是丽清所说和我生的孩儿了。

  我吩咐西琪待在一旁,走到床边,装模作样地替他检查。

  当我指尖刚接触到他的身体时,一种奇异的感应流了过来,使我差点惊呼起来。
我终於凭直觉肯定了这是我的孩子。

  天呀!

  我应怎样处置他的生母--恶毒的丽清呢?

  我的神色定是很难看。

  丽清来到我旁边,低声道:「先生,你诊断出甚麽来?」

  我嗅到她身体熟悉的香气,想起当日在两军对峙间的帐幕内,和她抵死短绵的情
景,而跟前就是那刻的结晶品,不禁百感交集。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道;「陛下!请借一步说话。」

  丽清玉脸一寒道:「不要告诉我你束手无策。」

  我冷冷回敬她一眼道:「天下间没有病症能把我方壶难倒。」

  丽清道:「先生你非常自负,也很有胆色,若你真能治好我儿兰飞,以後便跟著
我吧,我保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享尽荣华富贵,甚至诸般珍馐美食和美女。」

  我知她见我带著西琪这麽绝顶动人的小徒弟,所以猜想我为老不尊,贪花恋色。
这真是不是误会的误会。

  丽清道:「随我来吧!」我向捧著药囊的西琪打个手势,著她乖乖留在此处等我
,尾随丽清进房去了。

  那是一间放满机密文件的阅读室,丽清先在正中的大椅坐下,才著我坐在她对面


  我乾咳一声道:「若我没有断错症,小王子是今早零时才起事的,对吗?」

  丽清点头讶道:「方老先生确有本领,说得一点不错。」

  我故意露出凝重的神色,道:「幸好小王子的体质非常特别,否则绝不能捱到这
一刻。」

  我每一句话都说进丽清的心里去,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人
比我更清楚他的怪病,因为把他弄成这样子的人正是荣淡如,这是条连环的狡计,也
唯有淡如才能想出这样的妙计来。

  丽清焦急地站起来道:「我们还在这里谈甚麽,快去给我把他治好。」

  她对兰飞的关心绝对是真诚的,使我更感为难。

  我多麽想把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呵护,把父亲的爱全献给他。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要到今晚零时才可给他治病。」

  丽清露出怀疑之色,寒声道:「治病也要等时间的吗?若我儿有何不测,你应知
道那後果。」

  我淡淡道:「你的儿子并非患了病,是中了巫术。」

  丽清浑身一震,呆了一呆,才坐回椅里,凌厉的眼神紧盯著我。

  我为了取信於她,将淡如早前告诉我的症状,例如初则呕吐、後而痉挛,接著不
醒人事,频说梦呓等一一数说出来。

  丽清不住点头,脸色愈趋阴沉,问道:「我儿中了巫术有多久?」

  我肯定地道:「最少有一个月了。」

  这时间非常重要,若说是昨天,丽清会把淡如也算在里面,但若是一个月,淡如
仍末到来,唯一的疑凶自是阴风法师。

  事实上这计画确是天衣无缝,因为我是由丽清自己请回来的,故此她绝难联想到
我和淡如是串通好了的。

  丽清沉吟片晌道:「先生怎会懂得巫术?你有把握治好我儿的病吗?」

  我道:「在现在的情况下,我只有五成把握。」

  丽清道:「你还末答我第一个问题。」

  我道:「这牵涉到我族人的秘密,所以我不想说出来。」

  丽清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道:「你是否海民口中说的天医族的人。」

  天医族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这人口不过百的种族的祖先来自大海里的一个小
岛,精擅医术和巫术,丽清将我当作他们的人,是很合理的推想。

  我微一点头道:「请你不要把这事告诉其他人。」

  丽清道:「好!告诉我!在甚麽情况下你才可以有十成把握。」

  我淡然道:「假设我能把施术的人找出来并加以禁制,那怕是半刻钟,我便可使
小王子霍然而愈。」

  这连环计最厉害就是这点,没有丽清的帮助,要杀死阴风法师这种高手实是难比
登天,事後也很难逃得出去。

  丽清的俏脸阴晴不定,好一会才道:「是否须杀了施术的人。」

  我道:「不用!我只要取得他最具法力的一件东西就可以了。」

  丽清听到不用杀人,松了一口气,皱眉苦思了一会儿,才道:「你可否肯定谁是
施术者?」

  我道:「只要那人在宫内,我定可把他找出来,也会知道他最具法力的东西是甚
麽?」

  丽清苦思片刻後,有点犹豫地道:「若那人的道行比你高明,会产生甚麽样的後
果?」

  我道:「我只是要救人,并非和他斗法,而且我刚才检查小王子时,也大概知道
那人的功力达到甚麽程度,只要让我有机会接近他,攻其无备下,我保证他醒来後亦
不知道曾发生过甚麽事。」

  丽清半信半疑地望著我,最後叹了一口气道:「你可以在宫内自由活动,我让你
见两个人,施术者或会是其中之一。」

  我站起来道:「就这麽决定,现在让我去将小王子的状况稳定下来,使他直至今
晚零时也不会被人伤害。」

  我转身走了两步,丽清在後叫道:「先生!」

  我回头道:「陛下有何吩咐?」

  丽清眼中掠过忧伤的神色道;「先生的神态很像我认识的一个负心人,所以我很
愿意信任你。」

  我心中懔然,故作惊奇道:「他既是负心人,为何你反因我像他而信任我?」

  丽清叹了一口气道:「没事了,先生请行吧!」

  我依著巫神书学来的一招半式,装模作样地在我的爱儿身上施展了一些特别的手
法,最後照淡如教的方法,由他脚心输进少许异能。

  小兰飞脸色回复了红润,只馀下胸膛处仍有一小片青黑的气色,呼吸亦畅顺起来


  丽清喜得差点流下热泪,至此对我的道行怀疑尽去。

  我强调道:「今夜零时前若不能依计行事,小王子的病情会突然转坏,恐怕活不
过今天晚上。」

  丽清咬牙道:「好!你现在要我怎麽办?」

  我怜爱地伸手抚上宝贝儿子的小脸,暗暗请求他原谅我这父亲利用了他,使他吃
了点苦头。

  丽清道:「先生是否很喜欢这孩子?」

  我点头道:「我对这孩子特别投缘。」

  丽清柔声道:「我看得出来,这孩子真可怜,出世就没有了父亲,假设先生真治
好了他,我让他认你作爷爷吧。」

  这女人真厉害,看出我的利用价值,看出我对自己儿子的爱惜,又看出我是淡泊
名利的人,立时以感情对我加以笼络。

  我道谢後道:「我们先到外厅再说,让小王子好好休息一会。」

  丽清吩咐了婢女几句後,领著我和西琪走到外厅去。

  挥退了所有人後,丽清望向西琪,出其不意道:「小姑娘,你穿回女装会更漂亮
!告诉我,你的处子之身献给了那个人?」

  西琪的经验始终嫩了点,猝不及防下,俏脸一红,往我望来。

  我暗叫糟糕,这时否认反著了痕述,迎著丽清向我射来的眼光道:「我们天医族
的人有『处子保寿』的秘方,否则我的身体如何能如此强壮。」

    丽清瞅著我道:「先生今年贵庚?」

  我微笑道;「我早忘记了,怕不会少於九十岁吧。」

    丽清眼中闪过惊异的神色,望向西琪,点头道:「你倒懂得挑选,这是万不一见
天生丽质的美女。」

  我道:「陛下也非常美丽动人。」

  丽清风情万种横我一眼道:「我有年多没有男人了,你给我好好办事,说不定我
一时高兴,会让你为所欲为。」

  我心中暗怒,这淫妇做了我孩子的母亲後,竟还敢去勾引别的男人,连一个长得
好看点的老人家都不放过。

  表面却装出怦然心动的样子,眼光放肆地在她的身体上下游弋著。

  西琪狠狠盯了我一眼。

  丽清吃吃荡笑道:「你还末告诉我跟著要怎麽办?」

  我向西琪召手道:「小徒儿,取药囊来!」

  西琪小女孩儿家脾气,不喜见我和丽清打情骂俏,气鼓鼓地把药囊掷过来。

  我背著丽清向她打个眼色,探手药囊胡乱拿了枝香桂条出来,递给丽清道:「陛
下请拿在手上点燃,心中想著小王子,灰烬跌向的一方,应指著施术者现在的位置。


  丽清接过香桂枝,深信不疑地拿著,反是西琪大感惊异,滴溜溜的黑眸在我脸上
转来转去。

  我童心大动,将西琪拉到我身前,背对著我,脸向著丽清,三个人刚好成一直线


  丽清道:「我点火了!」

  我道:「可以了!但你的眼睛要望著火头,心要想著小王子,不要往後望过来。


  丽清应诺後,取出火种,燃著了竖起的桂枝头,香桂的气味立时弥漫厅内。

  我手往前伸,搂著西琪的蛮腰,手按在她的小腹处,略一用力,西琪全身发软,
一声「嘤咛」,靠入我怀里。

  我找到她的红唇,狠狠吻上去。

  西琪昨夜刚由少女变了小妇人,那堪如此挑逗,何况前面还有丽清在,分外增加
刺激和危机感,身子立时滚热起来,热烈反应著。

  我整个人松弛下来,身心舒畅无比,异能送进西琪体内,又由她的身体反送回来
,不片刻我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往四野延伸开去,搜索拥有邪恶灵力的阴风法师


  第一个找到的是秀丽法师荣淡如,她正在西面一个花园的亭子里,思念著我。

  我不敢骚扰她,精神移往别处。

  想不到无意中竟发现西琪对我有这麽大的帮助。

  很快我找到了阴风法师的位置。

  我和西琪联手的灵力来到桂枝燃得仍呈暗红色的灰烬处,运起心力。

  「啪!」

  桂枝折断,往地上掉下去,指处刚好是正南阴风法师的方向。

  我放开了脸红耳赤的西琪。

  丽清转过身来望了我们一眼後,一言不发匆匆去了,显是要查证谁人在正南的位
置。

  西琪嗔道:「你真胡闹!人家以後再也不睬你了!」

  我知她仍在恼我向丽清调情,赔笑道:「我的乖宝贝、心肝儿,原谅我吧!」

  西琪道:「你变得坏了很多,昨天晚上更是坏得透顶。快快招供,离开我後,你
搅了多少女人?」

  我摊手道:「你最少也要给我三天三夜的时间,才可全部供出来。」

  西琪气苦下重重打了我一拳,旋又「噗哧」笑道:「我的大情人,三天三夜的时
间真的够了吗?」

  脚步声起。

  我们分了开来。

  丽清沉著脸回来,道:「果然是他,哼!竟敢暗算我的儿子,我要教他有命前来
没有命回去。」

  我问道:「那是谁人?」

  丽清道:「这人叫阴风法师,巫术武功均非常高明,他现正在刑室内施法,要控
制一名叛徒的灵魂,再指示他去行刺我们一个共同的敌人。」

  我心狂跳了几下道:「你知否他施法的情况?」

  我不敢直接问那被施法的人是谁,惟有旁敲侧击。

  丽清没有答我,苦思一会後道:「你有没有把握杀死这样的人?」

  至此我不禁诚心佩服淡如的智慧,她早估计到最後必会迫丽清走上这一步棋。因
为阴风法师既然对她和我的儿子下得毒手,自亦不会把她放在眼内,说不定正是巫帝
在背後下的命令,而阴风法师只是执行者。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身为巫帝八妃的丽清,本就是阴风族后之女,杀了阴风法师
,阴风族的大军将被控制在她手里。

  然後她才全力来应付我兰特和属下的大军,至不济便返回巫国去,只要她做得乾
净利落,甚至把我这老人家也干掉,便可将责任全推卸到真正的我--兰特身上。

  又或者她可以和我展开谈判。

  凭著她是我儿子生母的身分,我不得不让她三分。那这充满野心的狠毒女人就可
以等待第二次统一帝国的机会。

  若我远征巫国,那她的机会便来了。

  丽清见我默然不谙,还以为我力有不逮,道:「我可以在旁助你,我曾受过训练
,可以对抗巫术。」

  我摇头道:「我习的是白巫术,曾立过誓不以巫术杀人。」

  我如此一说,丽清反而更信任我,觑准她以为我人老心不老的弱点,移了过来,
直至差点要碰上我的身体,媚笑道:「你只须制住他,杀人的事由我做,这人竟对小
孩子下毒手,算是死有应得吧!」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