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剌杀行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剌杀行动

  据淡如所说,阴风法师是个天性邪恶的人,纵使没有巫帝在背後的控制,本身亦
是魔鬼的化身。

  况且因为两个女儿均死在我手底下,所以对帝国人和我充满了仇恨,绝没有和解
的可能,所以我必须杀死他,再无第二个选择。

  在四大法师里,若以巫术的功力论,当以狂雨法师居首,阴风法师为次,接著是
淡如和死去了的巫师。

  只是居於末位的巫师,其法力便足以害死了祈北这种高手,若非我趁他功力减退
时,又分心於西琪处女诱人的赤裸身体上,我定杀不了他,由此可推知四大法师的厉
害。

  和淡如的斗争,我也只是险胜,关键处全因她想不到在自杀後,我会把大量的爱
借异能输进她体内,削弱了巫帝赋与她的邪力,增强了她对我的爱,加强了她的本性


  所以阴风法师绝不容易对付。

  以淡如对他的熟悉,仍摸不清楚他的功力底细,这种莫测高深,正是他厉害的地
方,教人无从对付。

  阴风法师本身亦是可怕的武功高手,武器是两条经过制炼的「风蛇」,皮坚若钢
,即管宝刀也斩它们不断,但若给它们咬上一口,必命丧当场。

  何沉他还有四名形影不离的阴风奴,这四人曾受他以药物和特别的训练方式,激
发出身体的潜能,力大无穷,悍不畏死,剑术出众,非常难以对付。

  所以若不把丽清拖入设下的陷阱谋算里,要明著杀他确是难比登天。

  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在暗他在明。阴风法师造梦都想不到淡如会背叛巫帝
,成为我的女人和帮手。

  丽清安排了我和西琪在一所清幽独立的房子里歇息後,依著我的指示,去了探查
有关阴风法师的情报。

  我更知道丽清还有另一个目标,就是对付淡如。

  淡如乃四大法师之一,身分和阴风法师相等,可以指挥阴风法师的军队,若不除
了她,就算成功杀死了阴风法师,仍会功亏一篑。

  这正是淡如这条连环计的其中一著妙棋。

  她会把护著她的十二游女调走,制造丽清对付她的良机。

  我们虽在呆等著,却是毫不寂寞,西琪盼了整天的我俩独处的机会,终於来临,
对我痴缠得不得了,且问个不停,甚麽东西也变成趣味盎然的事。



  我说起当日为了避开上校等人,躲进在地穴内的香艳往事,西琪娇羞地道:「兰
特你坦白告诉我,那天你是否蓄意触碰我的身体,我还是第一次给男人这样侵犯占便
宜。」

  我大呼冤枉道:「是你自己贴上来吧了!怎能怪我?」

  西琪坐在我腿上,搂著我脖子撤娇道:「人家是迫不得已才挤到你怀里去,但你
却是故意移动身体去碰人家,大占便宜也不肯承认,那时认识了你还不到三天时间呢
。」

  我的目光落在她高挺的胸脯上,哂道:「别忘了你的身体有些部分非常突出,除
非大家都停止了呼吸,否则总会有你碰我,我碰你的感觉。」

  西琪招架不住,大发娇嗔道;「谁碰你了!」

  我乐得灵魂儿出了窍,失而复得是世上最美妙的东西,何况是我心爱的可人儿。
希望能尽快找公主回来,那我兰特再无憾事了。

  我想起一事,担心地间道:「刚才你是妒忌吗?你不喜欢我有其他的女人?」

  西琪摇头道:「我只是不喜欢丽清这女人,至於其他嘛!我才不管,只要能和你
一起便行了。告诉我!丽清的孩子是不是和你生的?」

  我吓了一跳道:「你怎想到这上面来的?」

  西琪道:「他生得很像你,而且我有种感觉他是你的骨肉。」

  我还想说去下,丽清的足音传来。

  西琪吻了我一口,依依不舍离开我的大腿,坐到对面的椅里。

  丽清推门人屋,锐利的眼神在我们身上打了个转,媚笑道:「你们可以继续亲热
,不需避忌。」接著向我横了一眼道:「看来你在床上必有一套特别功夫,否则这小
姑娘不会对你如此痴缠。」再向西琪道:「我有说错吗?」

  西琪何曾遇过如此荡娃,羞得耳根也红了,却硬著微点点头,看得我心中一荡,
差点老骨头都骚软了。

  丽清在西琪旁坐下来,回复清冷的神情,正容道:「告诉我,若对方是拥有心灵
异力的巫道高手,你有没有把握在出其不意下,使对方心灵受制片刻?」

  我微笑道:「你也应看出我是这方面的高手吧?」

  丽清点头道:「是的!由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感到你有可怕的精神力量,否则也
不会倚靠你去对付这两个人。」

  我故意一呆道:「两个人?」

  丽清道:「是的!是两个人,现在我们先对付的是一个深□媚术的女人,她长得
千娇百媚,你最好垂著头不要看她……」

  我截断她道:「放心吧!我自幼至老都受著最严格的心灵训练,纵使对方是媚术
高手,也影响不了我。」

  丽清眼中射出凌厉的神色,盯著我道,「先生为何忽然变得乐意合作起来。当然
不会只为了我的身体吧。」

    我心中一凛,这淫妇确是精明厉害,幸好这也早在我和淡如的意料中,所以我连
眉头也不需皱一下,即计上心头,应道:「你的身体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重要是你
的儿子,他是个得天独厚的奇材,唉!老夫已是天医族最後一个有道行的人,其他人
都不成气候,为了使天医道统不致失传,兰飞是我最後的希望,这样说你明白了没有
?」

  丽清脸上泛起来自心里的笑意道:「我的儿子有著大地最优秀的血统,必不会令
先生失望。」

  我出其不意道:「他的父亲是谁?」

  丽清呆了一呆,眼中掠过怀念仇恨和痛苦的复杂神色,淡淡道:「事成後我再告
诉你,本来我已打算永远不再让别的男人进入我的身体,但你使我改变了主意,因为
你和他都有著某一种难以形容的相同特质。」

  我心中一阵感动,对她恨意大减,点头道:「好!怎样去杀那懂媚术的女人。」

    丽清道:「现在是千载一时的机会,这妖女的护卫都被她遣往城外侦查敌人迫来
的大军,我会把她请来看飞儿,当我向你打出手势时,你要立即行事,杀人的事则由
我执行,这世上没有男人可以狠起心向她下手的。」

  千娇百媚的秀丽法师来到兰飞歇卧的床缘时,室内只有我、西琪和丽清。

  荣淡如深情地望我一眼後,眼光落到西琪身上,闪起惊异的神色,显是感应到西
琪的独特气质、也惊叹她的美丽。

  西琪亦呆瞪著她,想不到世上竟有比诸她毫不逊色的美女。

  丽清道:「淡如!我请你来是想你看看飞儿。」

  荣淡如瞅了我一眼,嘴角浮起诱人的笑意道:「这个满好看的老先生和美丽的小
姑娘是何方高人?」

  丽清想不到荣淡如眼光如此「锐利」,泄了点气道:「那算高人,只是我的御医
和他的小徒儿吧?」

  荣淡如嗔怪地瞪我一眼,娇笑道:「师徒!我看这美丽的小姑娘才刚刚破身,所
以现在眉黛含春,老先生请问是否由你经手呢。」西琪羞得不知要往那里钻进去才好


  我微微一笑道:「荣小姐的眼光真锐利,想来在这方面的经验亦是非常丰富。」

    荣淡如「哟」一声道:「淡如不跟你说了,让我看看飞儿!」

  丽清向我打个手势,要我进入战略位置。

  我装模作样,领著西琪到了床的另一边,和淡如正脸对著。

  丽清移到淡如身侧。

  荣淡如望向丽清道:「我想和你私下谈谈。」

  这一著大出丽清意料之外,迅速答道:「说吧!这两师徒是我心腹,可以绝对信
任。」

  荣淡如沉声道;「不知你信或不信,有人想背叛巫帝。」

  丽清愕然道:「你说甚麽。」丽清自然知道淡如最得巫帝宠信,只会和她同一阵
线,又怎会无端地存心对付她呢?

  荣淡如翻开了我乖儿子的眼帘,仔细审规了一回,道:「你的爱儿不是病了,而
是中了一种歹毒之极的巫术,叫『阴尸蛊』,经过四十九天的酝酿期後,施术者只要
连续两天在零时施法,受害者会突然病发,除非将施术者杀死,否则神仙也难以救治
。」

  丽清吸了一口凉气道:「这和背叛巫帝有何关系。」

    荣淡如道:「这种巫术的厉害处,不在於杀死一个人,而是藉被害者的身体养出
一种歹毒之极的细菌,在被害者死时狂喷出来,由空气以惊人速度扩散传播,制造出
一场可怕瘟疫,除非服了解药的人,否则百里内人畜不留,厉害无比。」

  丽清打了个寒颤道:「阴风法师!」

  荣淡如望向我道;「想不到你是巫道高手,竟懂得暂时禁制阴尸蛊的方法,你究
竟是谁?」

  丽清道:「阴风法师有背叛巫帝的胆子吗?」

  荣淡如道:「在巫国他没有这样的胆量,来到这里他便有了,只要他找到废墟,
取得那怪物的异能,以後再也不用看巫帝的脸色行事,同时变成永生不死的神人,你
说这诱惑多大,不过巫帝早看出他的野心,所以曾特别吩咐我小心监视他。」

  丽清见到荣淡如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对她的敌意大消,更想把她拉拢过来,
加强对付阴风法师的实力,为此顿改主意道:「所以他要除去所有与巫国有关的人,
包括我的族人,哼T我要教他死无葬身之地,希望秀丽法师能给我一臂助力。」

  荣淡如道:「这事我当竭尽棉薄,其实这死鬼是见到我也来了,所以才催发阴尸
蛊,想把我一并除去,我才不会教他如愿。」

  丽清尚有一点疑惑,问道:「他不怕你像现在般看破他的阴谋吗?」

  荣淡如早准备了答案,立即奉上道:「因为他以为我看不穿他的手段,岂知巫帝
旱把他的伎俩透露我知道,但有点我也不明白,他施法时我会生出感应,你也该会发
觉的呀!」

  丽清恍然道:「我明白了,他美其名到刑室内施法对付翼奇那叛徒,其实目标却
是我的飞儿。」

  我心中一震,终证实了我的猜想,翼奇落到他们的手中了。

  荣淡如道:「这是个一石二鸟的毒计,兰特的大军已来到城外五十哩处,这两天
即要攻城,这阴尸蛊刚好把他们一起收抬,帝国还不是阴风这死鬼的囊中之物了吗?


  丽清担心地道:「杀了阴风,飞儿是否会完全康复过来?」

  荣淡如道:「放心吧!没有了阴风施术催发,我举手便可破去这种利用人体变壤
散播瘟疫的手法,保证绝无後遗症。」

  至此丽清完全坠入我们精心设下的骗局里去。

  淡如最厉害的一著就是时间的急迫性,使她没有馀暇去详细考虑,没有时间调查
或再想到加害我们,甚至为了保密关系,不敢把这事告诉其他人,以免泄漏了风声。
我真庆幸能在巫帝手上将淡如抢了过来,做她的敌人真不是好受的一回事。


  荣淡如瞅了我一眼,道:「本来我并没有对付阴风死鬼的把握,但有了你这巫术
高手,事情完全不同了,你懂用剑吗?」

  丽清在旁道:「天医族的天医,都是用剑的高手。」

  我点头道:「请陛下赐两把锋利的剑给我们师徒吧!」

  丽清待要答应,荣淡如切入道:「我有把宝剑送给你,随我来吧!让我们好好计
画应如何对付我们共同的大敌。」

  为了使整个骗局天衣无缝,我还有一句说话,必须说出来,皱眉道:「荣小姐!
阴风要达到你所说的奸谋,为何不随便找个人来施术,那时谁也不会注意,不是更轻
而易举吗?」

  丽清娇躯一震,知道自己是关心者乱,竟看不到这明颢的漏洞,不由感激地望我
一眼,对我的信任加深了一重。

  她不知整个计画,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说话,都是我和淡如在床上构思出来的,
淡如旱有了答案,道:「你有这疑问,是因为不知这阴尸蛊是巫帝传授杀伤力最强的
三种巫术之一,除了要施术者功力深厚外,最难得就是『药引』,小飞儿有著非常独
特的体质,只有他才能作药引,其他人都不行。」

  我扮作恍然大悟道:「小王子就是传说的巫种,我一时没有想到这条线上去,竟
看漏了眼。」

  丽清刚起的疑心又消去,死心塌地般相信我们编出来的谎言。

  她既曾骗过我,我骗她一次也公平得很吧。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