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胡天胡地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胡天胡地

    我坐在台前,专心地翻阅丽清送来给我那六册藏在宫内的智慧典真本。

    我翻到了有关政制的那一章,愈看愈要拍案叫绝,想不到那毁灭了的文明,竟
试验过这麽多不同的政制:由以女人为中心的原始社会,神权为上的部落统治、君
主集权、联邦制,以至乎全大地议会制。

    可是他们始终失败了。

    那似乎并非与政制本身有关,因为一个政制的诞生,都有著当时客观的因素和
背景,问题不在制度,而在乎人。

    任何一个制度建立时,都有著某一种精神,当这精神萎谢时,制度便蜕化而衰
落。

    我应该为跟前这辽阔的土地定立甚麽制度呢?

    真是伤透了脑筋。

    丽清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坐到我腿上,搂著我的颈,以从未有过的深情看著我。
柔声道:“丽清愿为兰特抛弃一切,专心做个好母亲。”

    我微笑道:“这是否今早在床上被我宠幸时才决定的?那我是可恨还是可爱?”

    丽清伸手抚著我脸颊,轻轻道:“我才不信和你做爱时会有女人能分神去想别
的事情,丽清是事後立即决定的。你故意报仇般弄得人死去活来,你自己说吧!兰
特是可爱还是可恨?”

    我大笑道:“当然是可爱!何况我还有一样定情的礼物送给你,女皇陛下!”

    丽清一颤道:“你在说甚麽?”

    我用手托起她纤巧合度的俏下巴,吻在她的香唇上,同时留心观看她的反应。

    两唇刚接,丽清美丽的大眼睛立时泛上一层迷醉的神色,眯成两线,并送出小
舌,热烈地反应著。那微张的眼,却甚麽东西也看不见的情况,使我知道她像淡如
那样,对我情难自禁,不能自拔。

    藉著两唇的交接,我把一道藏著爱的异能,送进她的神经里去。

    丽清“啊!”的一声,娇躯抖颤起来。

    这巫帝八妃之一的美女把自己的心灵全部开放,任我的精神随著异能,窥探她
秘不可测的心意。

    我缓缓离开她的香唇。

    丽清拚命搂紧我,纤手插进我脑後的头发内,不让我离开,让热吻继续进行著,
肉体水蛇般向我扭动摩擦。



    我的心稳定下来,一对手把她的肉体从衣服里解放出来,一时间书房内春色无
边。

    良久之後,赤裸的丽清在我怀内娇喘著道:“兰特你满意了没有,丽清无论身
心都彻底给你征服了。唉!这年来每次看到我们的儿子,我都要想起你,只是那思
念就可以把我折磨死了,但我仍蠢得以为可以抗拒你,直至昨晚和你相好时,才明
白只有和你一起,才会有真正的满足和快乐,现在只想向你跪地投降,你真是我命
中的克星。”

    我微笑道:“我爱你!看到飞儿後,我才知道一直是爱著你的。”

    丽清以前所未有的软弱语气怀疑地道:“你真的爱我这曾人尽可夫的淫荡女人
吗?”

    我摇头道:“你并不淫荡,否则不会整年都没有让其他男人碰你。”

    丽清欢喜地搂紧我道:“纵使是骗我开心,我也感激你肯这麽说。”

    我想起一个问题道:“你是八妃之一,告诉我,和巫帝上床的情况是怎样的,
他是个怎麽样的怪物。”

    丽清摇头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没有见过他。”

    我愕然道:“甚麽?”

    丽清道:“每次我进巫宫,只是躺到指定的寝室里,然後他便来了,那只是一
种感觉,忽然间我会春情勃发,然後变成个最淫最贱的荡女人,事实上只有我一个
人在那里。”

    我记起了阴风曾说过巫帝很快会得到新的身体,如此说来,岂非他是一直没有
身体,那他还算是人吗?但为何淡如对他的描述,似乎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呢?
我想起了落到他手上的公主。

    丽清惊惶地道:“你的脸色为何变得这麽难看?不要怪我淫荡,原本我是个甚
麽都不懂的女人,是巫帝把我弄成那样子的。”

    我安慰地拍著她的裸背,道:“我不是怪你,只是想起另一个问题。”

    丽清这时记起了我适才对她的称呼,问道:“你为何仍叫我作女皇?”

    我收摄心神道:“你先告诉我,为何会起了背叛巫帝的心呢?”

    丽清在经过一番细想後答道:“我也不明白,我奉巫帝之命,到来协助大元首,
可是当我踏足帝国後,思想慢慢起了变化,常想抓著一些像失去了很久的东西似的。
遇上你时,那感觉更强烈了,使我憎厌一切和巫帝有关的人和事。”

    我道:“不但是你,连大元首、巫师、淡如等莫不如是,可见巫帝的精神控制,
在这片藏著那异物的土地上是行不通的。”

    丽清柔声道:“或者真是那样,你还未答我的问题呢?”

    我笑道:“为何如此紧张?”坦白说,我对她仍非那麽信任。

    丽清横我一眼道:“因为我害怕你藉口要我留在这里管治国家,撇下不带我到
净土去。”

    我感到她无可怀疑的真诚,一呆道:“你真的变了!”

    丽清幽幽一叹道:“到了此刻,我才知道甚麽权位都及不上你的爱宠重要,丽
清现在连一刻也离不开你,每晚都要你像昨晚般和我相好。”

    我笑骂道:“你这淫妇!”

    丽清柔声修正道:“我只会在你脸前才变成淫妇。”

    我正容道:“我真的需要你留在这里照管一切……”

    丽清剧震道:“不!”

    我愕然看著她。

    她似乎是认真的。

    丽清道:“够了!这一年来我给折磨够了,甚麽权力地位,都及不上兰特的一
个吻,求求你,把我带在身旁吧!只有和你在一起时,我才能回到过去当上八妃前
的快乐无忧里。”

    我终於明白到丽清的转变,除了对我的爱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由於我体内的异
能,能助她完全脱离巫帝的影响。

    假设我离开了她,说不定又会回复以前的样子,变成可怕的祸根,除非我可以
把巫帝杀了。

    我点头道:“好!我们迟些再谈这个问题。”

    我和丽清走到寝宫後的大花园,淡如、山美、西琪和华茜四人正兴致勃勃地在
亭内聊天。

    见到我们,山美向丽清怨道:“我们要你找兰特出来陪我们,你一去就是半天,
等死人了。”喜孜孜过来挽紧我,像怕我会突然消失的样子。

    丽清吻了山美的俏脸,低声道:“兰特要和我算旧帐嘛!”走了过去,坐在抱
著我儿兰飞的华茜旁,一齐逗弄这乖宝贝,两女的母性表露无遗。

    荣淡如白了我一眼道:“兰特!你也要和我算帐吗?只要你欢喜,在甚麽地方
都不打紧。”

    我知道没有任何不轨行为能瞒过这深懂妖术的大法师,点头道:“迟早会和你
算帐,来,让我们谈谈我们的将来。”

    众女都向我望来,露出紧张的神色。

    华茜道:“不理怎样,你亦要把我们带在身旁。”

    西琪认真的道:“我怎也不肯让你再离开我。”

    我举手投降道:“没有你们的准许,我保证不会只身私逃。”

    挽著我的寒山美疑惧道:“那即是说你真的想抛下我们到巫国去?”

    我以守为攻道:“淡如!你最熟悉巫国的情况,由你来说吧。”

    荣淡如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块奇怪的东西,向我道:“若是你尽起精兵,
远征巫国,凭著你的雄才伟略,最後或可攻至巫宫所在的‘地渊’,但那或者需要
十年,又或二十年,不过凭著阴风这块假脸皮,你半年内即可见到巫帝,和他一决
雌雄。”

    我接过那东西,一看下头皮发麻,果是阴风法师那张英俊邪异的脸庞,当初我
见到他时,早奇怪他为何如此年轻,原来真的戴上了这鬼东西。

    丽清皱眉道:“他没有那两条恶蛇,巫国话又不行,很易会给人揭穿身分的。”

    荣淡如道:“话可以学,那两条蛇吗?可诿为和大剑师决战时给砍了,有你和
我给他掩饰,除了狂雨外谁能揭破我们。”

    淡如的才智比我只高不低,有她在旁,我的信心增强了很多。

    华茜道:“慢一点!我们是否有份到巫国去呢?”

    我道:“不用担心,我也不想见不到你们,让我们先赴净土,到了那里,再决
定何时到巫国去。”

    众女齐声欢呼,雀跃不已。

    淡如拉著丽清到了一旁,喁喁细语。

    西琪蹦蹦跳跳,走到我空著的另一旁。我心怀大开,拉著山美和我的小西琪,
坐到亭缘的栏干处,搭著两女香肩,大感畅意。

    向华茜道:“何时你会给我生个孩子?”

    华茜悄脸一红,白我一眼道:“你事事精明,惟有这事糊涂透顶。”

    我大喜道:“你有了孩子吗?”

    华茜含羞点头,瞟了我一眼低声道:“我和山美都怀孕了。”

    寒山美在我耳旁道:“大剑师真行,我和茜姊都快乐得要命。”

    西琪在我耳旁轻轻道:“兰特!我也要有孩子。”

    我呆了一呆, 暗忖西琪非是一般人, 不知能否像常人般生孩子,安慰她道:
“暂时你不可以有孩子,因为没有了你,我可能会败给巫帝。”

    华茜两女早知她奇异的来历,所以并没有为我这些话惊奇。

    西琪讶道:“我那麽重要吗?”

    我点头道:“你有著惊人的潜质,所以你不但是我的美娇妻,亦是我的好徒儿,
我会在床上和床外训练你,双管齐下,同时进行。”

    寒山美向西琪笑道:“乖琪琪啊!记著除了在床上外,其他时间你要唤他作师
傅,叫我们作师母。”

    西琪气得乱拳打来,不依道:“死兰特!坏兰特!最爱作弄人家,欺负人家。
由地洞里开始,你一直是那样可恨。”

    我心中大乐,向华茜、山美下令道:“到了净土後,你们两人留在那里,乖乖
的给我生孩子,不准胡思乱想。”

    华茜再白我一眼道:“我早知你会这样说。少了两个人看管你,看看谁家小姐
要遭殃了。”

    荣淡如的声音接著道:“茜妹真有先见之明,巫国将会有很多妞儿遭殃了。”

    原来她和丽清商量完毕,返回亭内。

    我们听出她话中有话,不解地往她望去。

    这姻视媚行,颠倒众生的美女毫不客气,坐入我怀里,乘势在山美的脸蛋摸了
一把,又探手过去促狭地在西琪酥胸最敏感的位置捏了一记,羞得西琪逃到华茜身
旁。

    丽清“噗哧”一声笑骂道:“你这头女色狼!”

    荣淡如向西琪笑道:“小妹妹!请参加我和大剑师开的床上训练班。”

    “啪!”接著是淡如的惨叫。

    我老实不客气在她的隆臀上打了重重的一记。

    西琪拍手笑道:“好啊!给我报了仇。”

    华茜忍著笑道:“如姊!”告诉我们你刚才说的话,为何巫国的美女会遭殃了?


    丽清道:“因为著名奸淫好色的阴风法师将往巫国去,你说那处的美女是否要
遭殃了。”

    山美奇道:“他不是从巫国来的吗?为何你说得他像是第一次要到那里去?”

    淡如重重吻了我一口,向各人道:“阴风法师几年前曾到过巫宫,沿途奸淫了
上百美女,你说现在他再回去,不至少糟蹋十来个美女,怎能骗得人相信他是阴风
法师。”

    丽清接著解释道:“巫国所在的地方,叫大洋洲,只比帝国洲陆小上一点,两
片大陆外还有一片只及大洋洲一半大的洲陆,就是阴风法师和我的阴风族所在的小
洋洲,这三大洲占了圆球土地的五分之四,其他的是无数的大小岛屿。”

    众女这才明白。

    我眉头大皱道:“我扮阴风法师没有问题,但怎可模仿他的淫行。”

    淡如嘻嘻笑道:“你若想兵不血刃见到巫帝,这是唯一的方法,狂雨法师无论
才智妖术,均胜过阴风,若要骗倒他,你惟有学足阴风的一言一行,又不是叫你去
杀人,为了千万人的命运,百来个美女失身於你算得甚麽一回事,她们或者会感激
你也说不定呢?”

    丽清道:“我和淡如商量好了,我会率领这里的阴风人返回小洋洲,整肃巫帝
在那里的残余势力,等待你消灭巫帝的好消息。这也算是对我往日罪孽的一种补赎
吧!”

    我感激地拉起她的手,在她手心吻了一下。

    丽清眼内射出无限柔情,扭头向华茜道:“华茜!飞儿交给你照顾了。”

    华茜点头道:“华茜领命!”

    这时亲兵来报,战恨和巨灵要找我去喝酒作乐。

    华茜点头道:“你去吧!若午夜前不见你回来,我们全体出动来追缉你。我会
看紧如姊,不让她偷了你的美女。”

    我苦笑道:“希望你不是自身难保吧!”

    我和战恨巨灵三人,解下武器,换上便服,用帽子遮了半边脸,溜出皇宫,满
怀欢畅地混进街上的人群里去。

    和这两名出色的战士和领袖一起,我有种无拘无束的亲切感。

    街上仍充满著节日庆典的欢乐气氛,一群群的青年男女在街上玩闹嬉乐,陌生
的人们互相打著热诚的招呼,醉了酒的人相扶而行,引吭高歌。

    我们三人走了百来步,最少给十多个少女吻过。

    每次战恨这小子都乘机大恣手足,揩点油水,热情的美女给他弄得脸红耳赤後
才能逃去,乐翻了我们。

    “兰特万岁”的欢呼声随处可闻。

    日出城从未试过陷进如此的狂热里。

    我们三人找了间洁净的店子,在门外的露天座位拣了张台子坐下,要了一盘水
果两瓶美酒,放怀大嚼大喝起来,一边观赏著街上来回激荡的欢乐人潮,分享著升
平盛世的乐趋。

    巨灵把杯里的酒喝个一滴不剩後道:“我很想再见到采柔。”

    我一震道:“甚麽?”

    巨灵大力拍我的肩头,大笑道:“不要以为我有甚么用心,只是想看看她变得
如何美丽,难道大剑师不知道受到你润泽的女人,都会愈来愈有神采,愈来愈美丽
吗?”他豪迈奔放的笑声,立时把附近几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其空桌的几名美
丽少女,看到我们一身健硕的体型,俏目均发出亮光,媚眼不住抛过来,低声隔筵
声笑,极尽诱惑的能事,弄得战恨心痒难熬,不时和对方眉月传情。

    我心中却想到:和我合体交欢的美女,可能都受到异能的润泽,所以都会更添
美态风姿。

    巨灵怕那些少女认出了我来,向战恨警告道:“你再那样和她们眉来眼去,我
们就撇下你不管了。”

    战恨无奈收回目光,点头道:“巨灵说得不错,寒山美漂亮丰满多了,连美得
不能再美的柴妖女竟也更好看、更诱人了,天!希望我忍得住。”我和巨灵脸脸相
衬,他懂得“忍”吗?

    战恨人虽粗豪,思想却非常慎密,见到我们的表情,苦笑道:“荣妖女警告我,
若我敢向你要求她,她会把采蓉弄上手,并保证采蓉以后再不欢喜男人。唉!我确
信荣妖女有此本领,为了获得她的一晚而失去了采蓉,你说我应否要忍。”

    我和巨灵棒腹狂笑,宜至发觉街上的人往我们望过来后,才立即乖乖收声。

    战恨忽喜叫道:“有美女来了!不关我事,莫要怪我。”

    我们这才发觉那桌的少女派出了她们中最美丽最高的一个做代表,过来向我们
搭讪。

    “这三位是否兰特大帝手下的战士?”少女笑脸如花,教人不忍拒绝她善意的
兜搭。

    我把帽子拉低,垂下了头,怕她认出我是谁。

    战恨抢著道:“你若肯坐到我腿上,给我吻个够,我会给你一个是或否的答案。


    少女粉脸飞红,白了战恨一眼道:“人家连你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么快就要把
人吻个够吗?”我们三人听得大乐,因为她并没有表示不愿意,而她的确既青春又
漂亮。当然,比起西棋、山美等仍有段很远的距离。

    巨灵哈哈一笑道:“名字价值昂贵,要陪我们三人上过床后,才可以奉告。”
美少女抵敌不住,跺脚掩脸奔了回去。

    我们三人都为之大笑来,差点窒息致命。

    战恨道:“又来了!”

    来的不是那些丕女,而是独坐另一张格一位武土装束的艳女,脸寒如霜。直来
到我们抬旁,淡淡地道:“人家姑娘降尊隆贵,大方过来和你们交朋友,你们这三
个外乡人尽口出污言,若非看在今天是大喜庆的日子,我定不会放过你们。”

    战恨冷冷道:“小姐,你的口气很大,唉!不过你确生得很美。”接著一肘挫
在巨灵肋下道:“这个让给你。”

    我也很想看看她生得如何标致,可恨却不敢抬起头来。

    女子忽道:“竟敢拿我来开玩笑!”巨灵笑道:“小姐息怒,我们二个都是粗
人,心中想到甚么,口中就说甚么,若你不想听真话,例如我很想抱你上床之类;
就请坐回你的抬子去,而我们则减低声音,免得污了小姐爱听虚话的一对美丽小耳
朵。”

    我和战恨拍案叫绝,暗忖巨灵确是情场里的顶尖高手。

    女子听得脸色数变,最后回复原来娇艳的红色,出人意表他一屁股坐到巨灵旁
的空椅处,低声向巨灵道:“若真话像你说得那么动听,我当然爱听真话。”

    我们三人脸脸相颅,想不到她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时那位美少女又在其他六女怂恿下,往我们走过来怨道:“不公平!她可以
坐下来,为何我却不可以。”

    那坐下了的美女道:“你们若不肯陪他们三人上床,就莫要坐下来。”

    美少女瞪大眼睛望著她愕然道:“姐姐一个人应付得了违橡三座崇山般的壮汉
吗?”

    我们亦膛目结舌,想听听答案。

    直至此刻,仍没有人认出我来,心下稍安,立时轻松自然,分外有心情欣赏这
突然降临的香艳闹剧。

    其他的人对这类事见怪不怪,各自沉醉右自己的小天地里,再没有心情理会我
们。

    那坐下了的艳女耸肩道:“事前怎能知道,这才打算试试嘛。”我乘机打量了
她,确是生得颇有姿色,带点采柔式的野性和诱感。

    正在楞住的美少女猛一咬牙,向她的同伴招手叫道:“敢和他们上床的人就过
来。”那台少女似喀还喜,却没有过来的胆量。

    我和巨灵的眼光自然落到那早坐下来的美女身上。

    那美女色变道:“求求你们不要在这里,到我家去吧!”“噢!”-一声女子
的失惊声呼由大街另边传来。

    竟是莫言的妻子,曾作过我助手的素善。

    我目定口呆看著她坐到我身旁。

    只要她叫一声,我就立即完了。

    素善愕然,指著我道:“只陪他一个上床可以吗?”我失声叫道:“你是有丈
夫的呀!”那美女望了正和偎中少女闹得如火如荼的战恨一眼,哂道:“有甚么大
不了,我也是有丈夫的。”这回轮到巨灵失声道:“你既有丈夫,又带我们回家,
想害我们吗?”

    女子笑道:“他刚给我打工顿,十天半月不会回来,到我家怕甚么,就算他回
来都不怕,他敢去拈花惹草,我为何不可仕然偷汉。”连战恨也骇然口停手停,和
我们两人脸脸相颅。

    巨灵拍跆道:“好有味道的美女,你敢上床偷汉,我一定奉陪。”女子站了起
来道:“来,到我家去。”拉起巨灵,迳自去了。战恨一把抱起那娇美可人的少女,
急不及待追著去。


    我苦室半起,素善亲热地挨了过来,像当日般挽著我,喜孜孜举步而行。

    我道:“你怎知我是神医。”

    素善雀跃道:“莫言回来告诉我的,你大破日出城的神妙智谋,现在城内谁人
不晓。”

    我把她拉停道:“不若四处逛逛,看看灯色好吗?”素善半推著我跟在战恨后
面,横过人潮涌涌的大街,咬牙道:“不!我们到那偷汉的地方去。”

    我呆若木鸡道:“别忘记我认识你的丈夫和家人,怎可做这种事?”

    素善垂头咬牙坚决地道:“谁会知道?这只是你我两人的秘密,为了和你坠次
爱,我甚么也不顾了。我的生命里若缺少这段美丽的回忆,以后再也不会快乐起来。
当日你仍是神医时,我便偷偷想著怎样把你诱到床上去,可惜给西小姐捷足先登吧
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