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狂雨法师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狂雨法师

    接下来十多天的航程里,我抛开一切,专志去掌握和操控与我的精神浑融为一
体的异能。

    这是一条遥远的路。

    得到魔女刃内的异能是第一个起点,此後逐惭地学懂了以意念来运用异能。

    然後是鹰巫的巫神书,带来了突破,使我进入以精神力量去驾驭物质和其他人
思想意志的天地里,也学懂灵能可以藉不同的方式送出,像由眼光送出异能,使成
为催眠术或迷魂法。

    第二个突破是和淡如的斗争,我学懂把爱注入我所爱女子的心灵里,使她成为
我爱的俘虏。

    第三次的突破来自唤天的笔记和西琪,他们使我明白到自己拥有甚麽,也顿悟
到如何去发挥。

    我隐隐觉得那晚和魔女百合的接触亦是其中很关键性的一环,只是现在我还不
太了解。

    四女成为了我反覆练习的对象,弄得连淡如这样精通媚术,西琪拥有如此超然
灵觉的人亦不得不终日神魂颠倒,慵懒不胜,既怕我找她们来做对象,又爱得我要
命。

    青青和素真更不用说,不分昼夜地沐浴在那爱的长河里,享尽最甜蜜动人的爱
的滋味,也备感爱的折腾和疲累。

    当还有三天就要到达红京时,我停止了对她们施展这心灵的异术。她们虽仍对
我痴迷得不得了,亦已逐渐开始回复自我。

    之前她们常怨我玩弄得她们疲不能兴,现在则反怨我不恣意“玩弄”她们。

    女人的心就是这麽奇怪。

    这天黄昏後,我和四女坐在船尾欣赏著漫天遍地飘著壮人观止的雪景。

    跟前尽是白茫茫一片。

    我感到精神和体能达到前所末有的巅峰状态。

    淡如叹道:“我一生人从末试过像过去十多天这麽开心快乐,原来给兰特若情
俘般押著去旅行是这麽好玩的。”

    青青怨怪地往我望来道:“幸好我追著来了,你这狠心的大剑师开始时还想撇
下我不理呢。”

   

    我呼冤道:“不要说得那麽严重好吗?”

    素真道:“我不管!只要我爱上一个男人,就要跟在他身旁,就算打我赶我,
我亦绝不肯离开半步的。”

    西琪回复了她那独特的冷艳,微笑道:“我在想像著屠姣姣在兰特的挑情大法
下的风骚样儿。”

    众女吃吃娇笑起来,显是推己及人,想起自己不堪情挑时的放浪样子。

    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想起将来重会采柔、妮雅。华茜等,又或是花云时,向她们施出如此惊人手段
的动人情景。

    淡如喝道:“兰特!你在想甚麽?笑得这麽歼诈的。”

    我阴阴一笑道:“我在想:女人真是善变,昨天你们四个还为了坐我的大腿吃
醋争风,今天却任我空著只腿,只影形单,你们说这是甚麽的一回事。”

    四女齐白了我一眼,看神情似想好好揍我一顿,以泄心头之爱。

    素真道:“你这十多天挑弄得人还不够吗?连人家仅有的矜持和羞耻心都给你
的巫法毁掉了。”

    我大笑道:“我的兴趣又到了。”

    四女一齐求饶,连西琪也不免。

    稍後淡如却起身投入我怀里,坐到我腿上道:“让我为众姊妹牺牲自己吧!不
过你可不准施展妖法,只可以普通的风流解数对付我。”

    我大笑道:“你何需这般害怕,你的媚术到那里去了?”

    淡如道:“我的媚术仍在,不过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以免遭你反噬。满意了
吗?我们的夫君大人。”

    我微笑道:“你的夫君订立出第十一条家法,秀丽法师你想不想听听?”

    荣淡如谦卑地道:“秀丽怎敢不听?”

    我正容道:“那就是凡坐到我腿上的妻子,都要受我施法。”

    荣淡如慢条斯理地“哦!”了一声,然後以最高的速度由我怀里弹开,带起一
阵香风,坐到离我最远的椅子去,别过脸去得意笑道:“我不看你眼睛,看你还怎
样施法?”

    青青捧腹笑道:“如姊舍得不看你的男人吗?”

    我向她叫道:“你!”

    青青望左望右,才骇然指著自己可爱的小鼻子,愕然道:“我?”

    我冷冷道:“就是你戴青青,快坐到我腿上来,这是第十二条家法,我要谁坐
就谁坐,不得有违。”

    青青苦著脸站起来,坐到我腿上去,将脸埋在我颈後。

    素真笑得纤腰亦直不起来,娇喘著道:“青青天真得可以,以为不看你的眼睛
就不会接受施法,不知你靠身体的接触已可施术。”

    我心中一动。

    是的!

    灵力可由眼光送出,也可由身体传往另一身体,为何不可以通过物体送出,像
广女刃那样。

    念头一起,异能由体内送进甲板里,沿著船板而去,来到淡如脚下,再由她的
脚心送上去。

    荣淡如全身一颤,缩起双脚,粉脸通红,惊怒道:“兰特!你弄甚麽鬼。”

    我知她比常人有强上十倍的对抗力,特别多加异能,把爱念千川百河般送进她
体内。

    荣淡如娇躯抖颤,一对美目半张半闭,内中充满了渴望和欲火,求饶道:“淡
如知错了,放过我吧!”

    我为这突破喜出望外,收回对她的挑引,把灵力藉舱板往四外送出,刹那间船
上的一动一静全收进我的心灵内。

    我“看”到战恨正搂著穗儿在房内胡地胡天,“看”到巨灵和叶凤坐在望台处,
“听”著巨霞绵绵说著的情话,感知到每一个人的举动和位置。

    我的灵觉再扩展,进入河水里,以惊人的速度爬上岸去,往岸旁的荒野延伸开
去,感知到草丛里的生物,“看”到树丫间跳跃的乌儿。

    知感不住延伸,然後是一阵心疲力竭,到了能力所达的极限。

    我“醒”了过来。

    四女目不转睛看著我。

    西琪道:“兰特你是怎样做到的,不用看不用触摸,也可把如姊逗个半死?”

    我向仍是春情荡漾,脸红耳赤,眉黛含春的淡如道:“知道厉害了没有!”

    秀丽法师荣淡如楚楚可怜地道:“人家早就投降了。”

    我微笑道:“那为何刚才故意不望我,岂非公然和我作对,我要爱你不可以吗?


    荣淡如“噗哧”一笑道:“你要欺负人家尽管欺负个够吧!何须装出凶巴巴的
贼样?”

    唉!

    她的媚术仍是宝刀未老。

    怀内戴青青的身体滚热起来,抚著我的脸道:“向青青施法吧!我的大法师。”

    宁素真羞涩地道:“我也要!”

    我豪情大发,向西琪喝道:“只有琪琪你仍末表态,快明示立场!”

    西琪微微一笑,从容道:“若你们都躲到房内去寻欢作乐,琪琪肯一个人冷清
清地留在这里空寂寞吗?大剑师兰特公子,家法如山的好夫郎。”

    红京在望。

    那是座宏伟的城市,建筑物色彩缤纷,最高的几座尖顶建筑物,突出於城墙之
上,在雪後露出鲜明对比的红色来,分外耀目,其中一座特高的圆形建筑,就是皇
宫内最著名的圆红殿了。

    巫神河绕城而过。

    城墙外的码头上是军容鼎盛的红魔人,似要向我们展示强大的实力。

    我和淡如并排走下船去,後面跟著的是小风后宁京真和戴青青。西琪则由战恨
巨灵一左一右护持下,跟在最後。

    灰鹰和十二游女留在船上,待我们掌握清楚形势後才决定他们的去向。

    一群人迎了上来,最前头的两个人一看便知是四大法师之首的狂雨和红魔人之
王屠龙。

    狂雨身形雄伟如山,长披肩,脸貌榫和,嘴角似是永远带著点含蓄的笑意,使
人很易误信他是位善良的长者,只有当你细察他的眼睛时,才会发现内里深邃难测,
有种不战屈人之兵的慑服力。

    这是个难惹之极的对手。

    屠龙则是出奇地容貌俊伟,像其他红魔人般,肤色白里透红,双目灼灼有神,
身躯高挺秀拔,难怪能生出屠姣姣这美丽的女儿。

    他身旁有位雍容华贵的绝色丽人,看来是最得宠的妃子,绝非屠姣姣,她并没
有在“欢迎”的队伍里。

    他们身後是十多名全副戎装的将领,男女老幼都有,自是屠龙属下最高层的领
导人。

    我依著淡如教下的礼节,先向狂雨表示对长者的尊重,才再接受屠龙的敬礼。

    狂雨呵呵笑道:“巫宫一会後,至今足有五年,阴风秀丽你们风采尤胜当日,
自然是在巫法上更进一层楼,可喜可贺。”

    这老狐狸一句不提帝国的事,不问我们为何来此,自足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
变。

    屠龙的目光来到我脸上,闪过妒忌的厉芒,接著移向淡如,露出迷醉的神色,
旋又回复清明地微笑道。“秀丽法师和阴风法师联袂驾临敝国,红魔人莫不感荣幸
之极。”

    他跟著把身旁的人逐一介绍。

    首先是那绝色丽人,原来是他新纳的后妃。

    当介绍到那和屠姣姣陷进三角恋爱的柳客和机锋时,我暗自留神。

    柳客生得风流俊俏,手足特长,予人灵巧之极的感觉:机锋则是豪迈的铁汉型
人物,可是两手纤长,显是粗中有细的人。

    两人各具英姿,难怪屠姣姣如此难以选择。

    他们城府之深,自是远及不上狂雨和屠龙,表面上虽必恭必敬,但眼中的戒惧
和敌意,却瞒不过我。

    另外一个使我印象特深的是位名叫雪芝的美丽女将,眼神清澈,并没有屠龙夫
人那样对我步步为营,反像对我满有兴趣的样儿,使我知道她受过狂雨的训练,有
信心能抵挡我的巫术。

    哼!

    很快她会知道自己的道行仍然未够。

    我蓄意发放著适可而止的邪气,似有若无,务使狂雨摸不清我的底子,但却清
楚知道我不同了。

    淡如秋波流转,美目到处,众红魔人无不流出迷醉之色,屠龙也不例外。

    在我的滋润下,秀丽法师的媚力更惊人了。

    戴青青和宁累真亦一一和对方施礼。

    表面看来,这欢迎仪式礼貌客气,谁知内中的诡诈凶险。

    狂雨的目光落到西琪身上,微笑道:“世间竟有如此气质惊人的美女,看来巫
国四大美女要多加一人,阴风你是从何处搜罗得如此人间极品。”

    我微微一笑,望向淡如。

    秀丽法师荣淡如发出一串银铃般宛似仙乐的娇笑声道:“老大啊!没有事能瞒
过你的锐目,我们今次来就是要把此女献上巫帝,你猜她将来的成就能否超越我们?


    搜罗新的巫神人选,是每个巫神的责任,狂雨两眼精光一现,刺进西琪眼里。

    西琪淡淡看著他,神情平静无波。

    狂雨微笑道:“你叫甚麽名字?”

    西琪望向我轻轻道:“师傅焕我作小琪儿。”

    至此无人不知西琪是我的徒儿,当然也是我的女人。

    狂雨和红魔人无不露出惊异之色。

    青青、素真和西琪这三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一点没有受迷术所制後的现像,难
道我这阴风能不靠邪术就收伏了她们?

    狂雨的眼光落到我脸上。

    我迎上他的眼神,模仿起当日阴风的目光,往他送去。

    我们两人同时一震。

    我的胸囗像给人打了一拳那样,呼吸窒碍,但也知对方绝不好过。

    狂雨确是不同凡响,使我的异能一点侵不进他的心灵去。

    屠龙知道我们两人交了一招,恭敬地道:“屠龙在宫内预备好地方,让各位好
好歇息,只不知两位法师要同居一处,还是分开寝室呢?”

    这一句极为厉害,是要迫我和淡如表态,是否搅在一起了。

    荣淡如摄魄勾魂的笑声响起道:“两间相连的寝室会方便一点。”

    屠龙愕了一愕。

    这答案模棱两可,教他摸不著底子。

    狂雨大笑道:“看到你们两人化干戈为玉帛,老夫心中畅快无比,来!让我们
送各位到後宫休息,有甚麽事留待今晚盛宴时再说。”

    我闭目盘膝坐在床上,心灵顺著地面延伸开去,找寻狂雨的位置。

    思感以我所在的北皇宫为中心, 透过大地, 在惊人的高速下四处搜寻著,我
“看”到每一个守卫,感受到他们高度戒备的情绪,最後在後宫一个密室里,找到
了狂雨。

    当我的恶感到达他身上时他的身体产生了一道警觉的热流,我忙退了开去,让
精神的灵觉若即若离环伏在那里,教狂雨以为那只是一时的错觉。

    这老家伙不愧四大法师之首。

    密室内除狂雨外,还有屠龙、屠夫人、屠龙的军师范多智、被称为红魔双剑的
柳客和机锋、俏丽的女将雪花,最後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女,不用说也是龙女屠姣
姣。

    她的五官秀丽标致之极,那白里透红的肌肤明艳照人,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

    她最诱人的地方,却是那种在弱质纤纤里透出的坚强,楚楚可怜的表面下深藏
著在骨子里的一种高傲,形成非常独特的风韵。

    有若点漆的美眸,顾盼间确能使人魂为之消。

    这时各人间热烈的辩论正在进行中,狂雨脸含温和的笑容,没有出言,只让其
他人说柳客和机锋两人都在屠姣姣前尽量表现著他们的智慧和不惧我阴风的勇气。

    这时屠夫人道:“这是我第二次和阴风碰面,和上一次的感觉有相同的地方,
也有不同的地方,这说明他的巫术确是精进了。”

    屠龙道:“秀丽法师的变化才真的惊人,我是第三次见她了,上两次我还能勉
强抵受她的媚惑,但今次竟有神魂颠倒的感觉,想生起防卫之心也不可以,究竟发
生了些甚麽事在她身上,现在只要想起阴风可能成功地把她收作私宠,心头立时非
常不舒服。”

    柳客闷哼道:“阴风曾受风蛇之毒,所以藏在那英俊面具下的真样貌丑恶可怖,
凭甚麽能得到这些第一流美女的青睐,只要我们能找到原因,将可破去阴风的妖法。

    机锋哈哈一笑道:“柳神将难道看不出秀丽法师、戴青青、小风后和那小琪儿
一点也没有心灵受制的神情吗?若她们真是心甘情愿作他的玩物,我们对阴风的实
力必须重新占计。”

    这两人在大敌当前的时刻,仍不忘比拚高低。

    柳客给对方抢白,大为不忿,待要反驳,女将雪芝插入道:“会否是阴风纯以
床上的淫术,弄得四女对他神魂颠倒,迷恋不已,这并非胡乱猜测,四女眉梢眼角
间都含著掩不住的风清,那是男欢女爱极度满足後的痕迹。”

    原来这美女想到这点上,怪不得对我表示出饶有兴趣的样儿,原来是想试试本
人的能力。

    屠姣姣轻轻叹息,摇头道:“真令人难以费解,这麽恶心的怪物,竟可以把秀
丽法师等制个帖服,我很想快点见到那小琪儿,看看你们对她的形容有否夸大?”

    军师范多智道:“若非这阴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均与往日无异,我真会怀疑
他是冒牌货,否则怎会连睡觉也不肯离身的风蛇都不见了?”

    一直没有作声的狂雨切入道:“军师不用怀疑自己的想法,这个阴风应是假的。


    众人包括我在内全吓了一大跳。

    屠龙道:“大法师会这样说,必然有道理,可是人可以假,巫法却不可以假装
来呵!尤其是那眼神,确是阴风独一无二的邪淫之眼。”

    狂雨冷然道:“我和他互相试探了一下,那千真万确是阴风的巫法,若非如此
我早当场把他揭穿,立即扑杀,话都不和他多说一句。”

    屠夫人奇道“那大法师为何还怀疑他是假扮的呢?”

    狂雨道:“他若够胆扮阴风来骗我们,必是有十分把握不会被我们揭破,否则
以秀丽的智慧,怎会让他来献丑,丢人现眼,我们找不到破绽是应该的。”

    屠姣姣道:“若他是假货,那他会是谁。”

    狂雨平静地道:“若他是假货,那他定是大剑师兰特,否则谁可杀死阴风,收
伏了秀丽,又征服了戴青青和宁素真,只有兰特才有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众人一齐色变。

    我不由心中佩服,淡如说得不错,狂雨的智慧的是非常高明,能从没有破绽里
找出最大的破绽。

    我特别留意屠姣姣的反应,发觉当她听到我的名字时,身体泛起兴奋的情绪。

    屠龙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应否立即布局将他杀死,只要随便找个藉口,使他
和秀丽法师分隔开来,在大法师的协助下,我有十成把握可以把他杀死。”

    狂雨破天荒第一次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个很诱人的想法,但即管他是假的,
若我们真的杀死了他,其他的巫神会怎麽想?阴风族、黑叉人、鹰族和小风后的手
下会怎样反应?我怕大小洋洲会立即分裂,重回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那後果是我
们负担不起的。更何况我尚未向巫帝请示。”顿了顿道:“自半年前巫帝得到魔女
百合的种子女儿後,严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的清修,老夫轻易亦不敢烦他。”

    我心中掠过强烈的焦虑,亦知道若不能击败狂雨,休想到巫宫去救人。

    柳客道:“若他真是兰特,杀了他後,揭掉他的面具,不是真相大白吗?其他
巫神怎会怪我们?”

    军师范多智道:“谁见过兰特,其他人可能怀疑我们随便找个人来蒙混,那时
有道理也说不清。假若他真是阴风的话,我们就是违反了巫帝的法令,那後果谁负
担得起?”

    这正是淡如预估的情况,即管他们怀疑我的身分,一时亦莫奈我何。

    狂雨道:“我是不能和阴风或秀丽正面交锋的,唯一的方法,仍是要设陷阱让
他踩进去, 最有效的方法莫如揭开他的面具, 让他无所遁形。”接著嘿然笑道:
“我有一种药物,只要沾上他的面具,就可把面具化掉。”

    众人沉默起来,这事说说容易,不过谁可接触到我的面具。

    巫神在巫国有著至高无上的权力,不受制於任何人,只直接向巫帝负责,接受
他的指令,连狂雨也不能质疑我的身分。

    狂雨仰天一阵狂笑,向屠姣姣道:“无论他是真的阴风,又或大剑师兰特,姣
姣你有没有信心不受他的媚惑?”

    屠姣姣骄然道:“当然有,为了我的族人和巫国,我有把握应付任何挑战。”

    柳容和机锋两人齐声反对。

    屠夫人亦道:“若连秀丽法师也败在这人手里,姣姣她虽是意志坚强,精通对
付巫法之道,可能仍应付不了他的手段。”

    狂雨道:“无论他是谁,他已成功地把我迫上了不能不和他斗法的处境上,现
在巫国内谁不知阴风的目标是姣姣,若他得到了姣姣,他将毫无疑问成为巫国最有
声望的巫神,但我若不让姣姣出头,正面接受他的挑战,我以後再不用抬起头来做
人了。”顿了顿傲然一笑道:“不过这次我定要教阴风闹个灰头土脸,吃不完兜著
走。”

    柳客和机锋闻言焦虑逸於言表,齐声惊呼道:“大法师!”

    狂雨举手制止他们说话,以强大的自信心微笑道:“当姣姣和阴风单独相会时,
老夫会在邻室运起出窍大法,附在姣姣心灵里,所以若他是真阴风的话,就好好和
他见个真章,若他是兰特的话,便把他的身分揭破,老夫可保证姣姣毫发无损地走
出来,绝不会失去处子之身。”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屠龙想起另一问题,道:“怎样才可让天下人知道这一仗谁胜谁负?”

    狂雨嘿然道:“当阴风提出要见姣姣时,老夫可以迫他定明一个期限,例如日
出之前,仍不能征服姣姣,便当他败了,他势不能不接受。哈!无论他有任何手段,
这次都注定失败,他怎能想到我有此神通法力。”

    屠龙大喜道:“大法师确是智慧通神,击败阴风後,秀丽法师还不是我囊中之
物,我定要教这妖女知道我是更好的男人。”

    众人都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刚要撤走灵能,美丽的女将雪芝道:“我还有个很有趣的提议。”

    众人愕然向她望去。

    雪芝道:“我想先试试他,若我真的被他媚惑了,以大法师的神通,必可为我
解除禁制,雪芝便可将他的真相揭出来,若他只是以普通爱情手段对付我,更可证
实他真是兰特,那时我们便能以种种方法迫他落败逃走,例如化去他的面具,再加
追杀,不是更省时间精神吗?”

    狂雨眼中精芒闪起,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就如你所说吧!”

    我心中暗凛,这些人真是不好对付,带著忧喜交集的心情,让灵能悄悄退走。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