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和氏之璧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和氏之璧

    宋师道在舱厅设下酒席,简单而隆重,出席的尚有一对男女。

    男的年约四十,却满头白发,长着一把银白色的美须,但半点没有衰老之象,生得
雍容英伟,一派大家气度,且神态非常谦虚客气。

    女的约二十五六间,颇为妖媚,与男的态度亲昵,且神情体态,甚为撩人,给人有
点不太正派的感觉,也使寇徐两人想起春风院的姑娘,不过她的姿色却远胜该院的任何
红阿姑了。

    经宋师道介绍,原来男的是宋阀的著名高手“银须”宋鲁,以一套自创的“银龙拐
法”名传江南,是宋师道的族叔,乃宋阀核心人物之一。

    女的叫柳菁,是宋鲁新纳的小妾,至于来历却没说出来。

    宋师道要介绍三人时,方醒觉根本不知三人姓甚名谁,正尴尬时,傅君婥淡淡说出
三人名字,没作隐瞒。

    宋鲁笑道,“传姑娘精华内敛,显具上乘武功,配剑式样充满异国情调,不知是何
方高人,竟调教出像姑娘这般高明的人物来呢?”

    寇徐两人暗暗咋舌,所谓成名无侥幸,他们虽未听过宋鲁之名,但也知他是响当当
的人物,故此眼力才会如此高明,说话如此得体,不由对他生出仰慕之心。

    他们的眼光比任何拍马屁更有成效,宋鲁立时对他们大生好感。

    傅君婥平静答道:“宋先生请见谅,君婥奉有严命,不可泄漏出身分来历。”

    柳菁那对剪水秋瞳横了两个小子一眼,微笑道:“两位小兄弟均长得轩昂英伟,为
何却没有随傅姑娘修习武技,不知是姑娘的什么人呢?”

    寇仲挺胸干咳道,“我们两兄弟正准备随我们的娘修习上乘武技,多谢宋夫人赞许
了。”

    宋师道见他说“我们的娘”时,目光落到傅君卓无限美好的娇躯上,色变道,“你
们的娘?”

    傅君婥俏睑微红,狠狠瞪了寇仲一眼后,尴尬道:“不要听这两个小鬼胡诌,硬要
认我作娘。”

    徐子陵故意摸摸肚子嚷道,“娘!孩儿饿了。”

    柳菁忍俊不住,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宋师道和宋鲁两叔侄却是一头雾水,怎也弄不清楚这绝色美女和两个小鬼的关系。

    傅君卓见两小鬼色迷迷的看着柳菁,竟生出一股妒忌的奇异情绪,冷哼道,“再敢
胡言乱语,看我……看我……”

    宋师道尽释疑团道:“傅姑娘和两位小兄弟请入席,我们边吃边谈好了。”

    寇仲和徐子陵终是少年心性,见宋师道这么尊重他们,妒意大减,又见桌上尽是山
珍海错,忙抢着入席坐下,丝毫不理江潮礼数。

    宋师道等巳有点摸清两人底蕴,当然不会放在心上,殷勤请傅君卓入座,宋师道和
宋鲁陪坐左右,柳菁则坐在宋鲁之旁,接着是寇仲和徐子陵。

    两名恭侯一旁的大汉立时趋前为各人斟酒。

    傅君婥道:“我一向酒不沾唇,他们两个也不宜喝酒,三位自便好了。”

    寇仲和徐子陵正想尝尝美酒的滋味,闻言失望之色,全在脸上清清楚楚表露无遗。

    傅君婥暗感快意,终整治了这两个见色起心的小鬼了。

    宋鲁笑道:“那大家都不喝酒好了,小菁有问题吗?”

    柳菁娇笑道,“妾身怎会有问题,有问题的怕是两位小兄弟吧?”

    寇仲挺胸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喝可不喝,怎会有问题?”

    宋家三人都是跑惯码头,见尽大小场面的人,明知他硬撑,亦不说破,转往别的话
题上。

    宋鲁显是精于饮食的人,随口介绍桌上美食,又说起烹饪之术,听得寇仲和徐子陵
这两个餐饱餐饿的人目瞪口呆。手底却不闲着,对菜肴展开扫荡战。

    傅君婥却毫无兴趣,只吃了两条青菜,便停下箸来,玉容静若止水,美得真像天上
降世的观音大士。

   

    宋师道对她愈看愈爱,但因宋鲁指出她可能来自中土之外,却像横梗心内的一根刺,
因为他宋姓严禁与异族通婚,若这绝色美女确是异族之人,除非他叛出家门,否则只能
有缘无份了。

    柳菁对寇徐两个人令人不敢恭维的吃相却大感有趣,含笑看着两人风卷残云般把菜
肴扫过清光,还不时帮他们挟菜,侍候周到。

    下人收去碗碟后,宋鲁亲自烹茶款待各人。

    宋鲁见傅君婥对饮食毫无兴趣,话题一转道:“傅姑娘对我中土之事,是否都甚熟
悉呢?”

    宋师道立时露出紧张神色,知道宋鲁看出自己对傅君婥生出爱慕之心,故出言试探,
以证实她异族的身分,教自己死了这条心。

    傅君婥淡淡道:“宋先生怎能只凭我的佩剑形状,就断定君婥是来自域外呢?”

    宋师道俊目立时亮了起来。

    宋鲁歉然道;“请恕宋某莽撞,不知姑娘有否听过关于和氏璧的事呢?”

    他终是老狐狸,转了个角度,考较起傅君婥来。

    寇仲像学生听教般举手道:“我听过,秦昭襄王以十五座城池去换趟惠文王的镇国
之宝和氏璧,赵王派了蔺相如护送和氏璧去见秦王,老蔺抱着人璧俱亡的笨方法,幸好
秦王比他更笨,竟让他把和氏壁送返趟国,这就叫什么他娘的“完璧归赵”了。

    众人为之莞尔,柳菁笑得最厉害,指着寇仲道:“那和氏璧后来又怎样了?”

    傅君婥心中感激,知寇仲怕自己答不上来,泄露出身分,所以抢着答了,同时暗惊
这“儿子”的急智。

    寇仲只因曾听过白老夫子说过“完璧归赵”的故事,才有话可说,至于“归赵”之
后又怎么样,那会知道,尴尬道,“这怕只有老天爷才晓得吧”

    柳菁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整个人伏到宋鲁身上去,媚态横生。

    宋鲁见这小子哄得爱妾如此开怀:心中欢喜,一时忘了去试探傅君婥,不厌其烦道,
“这和氏璧后来到了秦始皇手上,奏始皇命李斯撰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
形篆字,经玉石匠镌刻璧上,于是和氏璧遂成了和氐玺。”

    寇仲和徐子陵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宋师道真怕宋鲁迫问傅君婥,接上道:“汉高祖刘邦推翻了大秦朝,秦王子婴就把
和氏壁献与刘邦,刘邦称之为“传国玺”,自此和氏壁成了得国失国的象征。后来王莽
意图篡位,派弟王舜往长乐宫向孝元太后索璧,给孝元太后怒摔地上,致摔缺了一角,
王莽命人把缺角以贾金镶补上去,使和氏璧又多添“玉体金角”的雅名。”

    寇仲笑道,这个故事定是假的,若真的这么大力一摔,和氏壁那还不摔成碎粉。”

    宋鲁动容道:“寇小兄确是智清神明,但此事确是千真万确,困为此玉并非凡玉,
当年楚人卞和在荆山砍柴,见一只美丽的凤凰栖于一块青石上,想起“凤凰不落无宝地”,
断定这青石必是宝物,于是献给楚厉王,岂知楚廷的玉石匠均指卞和献的乃是凡石,楚
王一怒下斩去他的左足,赶走了他。卞和心中不忿,待武王继位,再去献宝,今趟则再
拾斩下右足。到武王的儿子文王登位,闻知此事,才把青石抬回宫里,命工匠精心琢磨,
剖开石头,从中得了一块光润无瑕、晶莹光洁的不世奇宝,为了纪念卞和,故称为之和
氏壁。”

    宋师道道:“若是一般玉石,楚廷的玉石匠不可能不晓得,致误以为是普通石头,
且荆山地区从未发现过玉石,可知和氏璧实乃不同于一般玉石的另一种瑰宝,亦正因这
种奇宝当时是第一次被发现,所以任何人都不认识。观之摔于地而只破一角,便可知和
氏璧的异乎寻常了。”

    今趟连傅君婥亦生出兴趣,问道,“那究竟和氐璧是什么东西呢?”

    宋师道首次听到佳人垂询,心中暗喜,欣然道:“据我宋家自古相传,此玉实自是
来自仙界的奇石,含蕴着惊天动地的秘密,至于究竟是什么秘密,就无人知晓了。”

    徐子陵好奇问道,“王莽死后,那和氏璧又落在何人手上呢?”

    柳菁笑道:“传到汉末的汉少帝,和氐壁又失去了,到三国时,长河太守孙坚在洛
阳城巡逻,忽见一口水井光芒四射,命人打捞,起出一宫嫔尸身,颈系红匣,打开一看,
正是和氏璧,到孙坚战死,和氏璧辗转落在曹操手上,被传了下来,到隋灭南陈,杨坚
遍搜陈宫,却找不到陈主所藏的和氏璧,使杨坚引为平生憾事。”

    傅君婥忍不住间道:“诸位为何忽然提起和氏璧一事呢?”

    宋师道色变道:“看来姑娘虽身在江湖,却不大知道江湖正发生的大事。”

    宋鲁拈须笑道,“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现在烽烟处处,有
能者均想得天下做皇帝。故这两样东西,成为了天下人竞相争逐之事。最近江湖有言,
和氏璧在洛阳出现,故自问有点本领的人,都赶往洛阳去碰碰运气,今趟我们把货物送
往四川后,会到洛阳走上一趟,看看宋家气数如何?”

    这宋鲁风度极佳,不愧出身士族,无论口气如何大,但总令人听得舒服。

    寇仲双目放光道:“若得了和氏璧,就可以得天下,哈,我和小陵也要去碰碰彩了。”

    傅君婥双目寒芒一闪,狠盯着寇仲道:“凭你这小鬼头配吗?我绝不容你们到洛阳
去,若再生妄念,以后我都不……:不理你了。”

    她本想说不传他法诀,临时改口,威吓力自然大减。

    宋鲁等仍弄不清楚三人关系,但却感到傅君婥虽是疾言厉色,其实却非常关切这两
个颇讨人欢喜的小子。

    宋师道温和地道:“傅姑娘说得对,这种热闹还是不趁为妙,尤其和氏璧牵涉到武
林一个最神秘的门派,这门派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派人入世修行,益发秘不可测。”

    傅君婥奇道:“这是什么门派?”

    宋鲁道:“傅姑娘问对人了,若是其它人,可能连这门派的名字都未首听过。”寇
徐两人好奇心大起,留神倾听。

    宋师道道:“这家派叫慈航静斋,数百年来在玄门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知道静斋
所在的人都不肯透露有关这家派的任何事情。所以我们虽因和氏璧一事对静斋明查暗访,
仍是所知不多,只知齐内全是修天道的女子,据说道门第一高手“散真人”宁道奇曾摸
上静齐,找主持论武,岂知静斋主持任他观看镇斋宝笈(慈航剑典),宁奇道尚未看毕,
便吐血受伤,知难而退,此事知者没有多少人,所以江湖上并未流传。”

    寇仲一拍徐子陵肩头,叹道:“这才是真正的秘籍呢!”

    众人中,当然只有传徐两人才明白他的意思。

    宋鲁叹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愈知得多,便愈自觉渺小,再不敢恃强横行了。”

    徐子陵心悦诚服道,“宋大爷才是真正的人物。”

    他在扬州惯了称人作大爷,自然而然就这么叫了。

    宋鲁笑道:“两位兄弟根骨佳绝,若早上几年碰上你们,宋某必不肯放过。”

    寇徐两人同时色变,一颗心直往下沉。

    娘己是这么说,宋鲁也是这样说,看来这一生都休想成为高手了。

    傅君婥也是陪他们心中难过,暗下决心,怎也要试试可否回天有术,造就他们:心
中一热,道:“夜了,我想早点休息。”

    宋师道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仍只好如她所言,把夜宴结束了。

    寇仲本想追问为何和氏璧会和慈航静斋牵上关系,但一来怕传君婥不高兴,更想到
要学九玄大法,遂闭口不问,与徐子陵随傅君婥回房去了。

    在傅君婥的房间里,三人围成三角,盘膝而坐,月色由舱窗透入,刚好洒在傅君婥
身上,使她更似下凡的观音大士。

    传君婥神情肃穆,轻轻道,“你们知否我为何会去而复返,把你们由那肥县官手上
救走,后来在丹阳分手,又忍不住回到你们身边呢?”

    寇仲见她认真的神情,不敢说笑,正经答道,“是否因娘爱惜我们呢?”

    傅君婥叹了一口气道:“可以这么说,在宇文化及的亲随里,有一个是我们高丽王
派去的人,所以把你们送到北坡县后,我便以秘密手法和他联络,查探宇文化及的伤势。”

    徐子陵喜道,“原来宇文化及也受了伤吗?”

    傅君悼傲然道:“当然啦,我的九玄神功岂是等闲,不付出一点代价,怎能伤找,
不过他也算难得,只坐了两个时辰,就功力尽复,只从这点,可推知他比我尚高出一线。
同时亦知他为了(长生诀),不惜一切也要擒捕你们,所以才回头来救走你两个小鬼,
我怎能让那万恶的暴君能延年益寿呢。”

    寇仲艰难地道:“娘大可把我们的(长生诀)拿走,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不是干手
净脚,远胜有了我们这两个累赘!”

    傅君婥截断他道:“我偏不欢喜做这种无义的事就是了。”

    徐子陵心头一阵激动,问道:“那娘为何又要在丹阳和我们分手呢?”

    傅君婥噗了一口气,幽幽道:“最后还不是分不了吗,我也不知为何要对你两个气
人的小鬼头那么好。本想把你们送到丹阳,让你们有足够盘川自行上路,自生自减就算
了。但想深一层,宇文化及既可动用天下官府的力量,你们终逃不过他的魔爪,才忍不
住又回头找你们。你以为我看上那宋师道吗?当然不是哩!我早打定主意以死殉国,怎
还有意于男女私情,只是想借他们的船使你两个远离险境。当船再泊码头时,我们立即
离船登岸,逃往起义军的势力范围去,那宇文化及就再拿你们没法了。”

    寇仲断然道:“我们索性先将(长生诀)毁掉,那纵使宇文化骨追上来,也得不到
宝书了。”

    傅君婥和徐子陵大感愕然,想不到这一向贪财贪利的小子,竟肯作此牺牲。

    傅君婥点头道“听小仲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但暂时仍不致到此地步。现在我
先传你们打坐的功夫。只是你两人必须立下誓言,一天达不到第一重境界的气机兆动,
亦不准出来江湖胡混,只可乖乖的给我找个平静的小镇,躲避战火,安安乐乐过了这一
生算了。”

    徐子陵两眼一红道:“娘!你对我们真的很好。”

    寇仲也感动地道,“纵使我们的亲娘在生,也绝好不过娘你了。”

    两人当下立了誓言。

    傅君婥教两人合掌胸前之后,正容道:“练功之前,先得练性,务要扫除一切杂念,
然后盘膝稳坐,左腿向外,右腿向内,为阳抱阴;左手大指,捏定中指,右手大指,进
入左手内,捏子诀,右手在外,为阴抱阳。此名九玄子午连环诀。所谓手脚和合扣连环,
四门紧闭守正中是也。”

    徐子陵不解道:“娘不是谎过九玄大法重神轻形吗?为何却这般讲究形式?”

    傅君婥默然片晌,叹道,“假若你们真能练成神功,必是开宗立派,自创新局的绝
代大师,我便从没像你这般去怀疑过,不过我只能依成法来教导你们,你们若能想出其
它方法,尽菅去偿试吧,但心法必须依从遵守,否则会生不测之祸。”

    寇仲赞道,“娘真是开明,武场的师傅教徙弟时从来不是这种态度。”

    接着傅君婥详细说出奇经八脉和各重要穴位的位量,反复在他们身上指点,到两人
记牢时,己是三更时分了。

    这时大船忽地缓慢下来,岸旁隐隐传来急剧的啼声。

    三人同时色变。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