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痛不欲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痛不欲生

    宇文化及雄浑的声音由右方江岸传过来道:“不知是宋阀那位高人在船队主持,请
靠岸停船,让宇文化及上船问好。”

    舱房内傅君婥和两个小子你眼望我眼,都想不到宇文化骨这么快就追上来。

    此时四艘巨舶反往左岸靠去,显是恐怕宇文化及飞身下船,又或以箭矢远袭。

    宋鲁的笑声在船首处冲天而起道:“宇文大人别来无恙,宋鲁有礼了。”

    宇文化及边策马沿岸追船,边笑应道:“原来是以一把银须配一把银龙拐的宋兄,
那事情就好办了,请宋兄先把船队靠岸,兄弟才细告详情。”

    宋鲁笑道,“宇文兄太抬举小弟了。换了宇文大人设身处地,变成小弟,忽然见京
师高手漏夜蜂拥追至,沿江叫停,而小弟船上又装满财货,为安全计,怎也该先把宇文
大人来意问个清楚明白吧!”

    宇文化及城府极深,没有动气,欣然道:“这个容易,本官今趟是奉有圣命,到来
追捕三名钦犯,据闻四公子曾在丹阳酒楼为该批钦犯结账,后来更邀之乘船,不知是否
真有其事呢?”

    宋鲁想也不想答道:“这当然是有人凭空捏造了,请宇文大人回去通知圣上,说我
宋鲁若见到这批钦犯,定必擒拿归案,押送京师。夜了!宋某人要返舱睡觉了。”

    寇仲和徐子陵想不到宋鲁如此够义气,毫不犹豫就摆明不肯交人,只听他连钦犯是
男是女都不过问,就请宇文化及回京,就知他全不卖账。

    如此人物,确当得上英椎好汉之称。

    宇文化及仰天长笑道,“宋兄快人快语,如此小弟再不隐瞒,宋兄虽得一时痛快,
却是后患无穷哩,况且本官可把一切都推在你宋阀身上,圣上龙心震怒时,恐怕宋兄你
们亦不大好受呢。”

    宋鲁道,“宇文大人总爱夸张其词,却忘了嘴巴也长在别人脸上,听到大人这样委
祸敝家,江湖上自有另一番说词,宇文兄的思虑似乎有欠周密了。”

    宇文化及似乎听得开心起来,笑个喘气失声道:“既是如此,那本官就不那么急着
回京了,只好到前面的鬼啼峡耐心静候宋兄大驾,那处河道较窄,说起话来总方便点,
不用我们两兄弟叫得这么力竭声嘶了。”

    寇仲和徐子陵再次色变时,傅君悼霍然起立道:“我傅君婥巳受够汉人之恩,再不
可累人,来,我们走,”

    尚未有机会听到宋鲁的响应,两人巳给傅君婥抓着腰带,破窗而出,大鸟腾空般横
过四丈许的江面,落往左边江岸去。

    宋鲁的惊呼声和宇文化及的怒喝声同时响起,三人已没进山野里去。寇徐两人耳际
风生,腾云驾雾般被传君婥提着在山野闻踪跃疾行。不片刻巳奔出了十多里路,感到渐
往上掠,地势愈趋峻硝,到傅君婥放下两人时,才知道来到了一座高山之上,山风吹来,
冻得两人牙关打颤。

    傅君婥在山头打了一个转,领着两人到了一个两边山石草树高起的浅穴,躲进里面
暂避寒风。

    寇仲松了一口气道,“好险!幸好隔着长江,宇文化骨不能追来。”

    傅君婥叹了一口气道“其它人或者办不到,但宇文化骨只要有一根枯枝,便可轻渡
大江,你这小子真不懂事。”

    徐子陵骇然道,“那我们为何还不快逃?”

    傅君婥盘膝坐下,苦笑道:“若我练至第九重境界,定会带你们继演逃走,但我的
能力只能带你们到这里来。”

    寇仲试探道:“就算宇文化骨渡江追来,该不知我们逃到那里去吧?”

    傅君婥淡淡道:“武功强若宇文化及者,触觉大异常人,只是我们沿途留下的气味
痕迹,便休想瞒过他的眼鼻,不要说话了,我要运功行气,好在他到来时回复功力,与
他决一死战。”

    言罢闭目瞑坐,再不打话。

    两人颓然坐下,紧靠一起,更不敢说话商量,怕惊扰了他们的娘。

    时间在两人的焦忧中一点一滴的溜走。

   

    忽然傅君婥站了起来,低声道:“来了!只他一个人。”

    两小子跟她站了起来。

    寇仲颤声道:“不若把书给他算了。”

    傅君婥转过身来,厉责道:“你还算是个人物吗?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徐子陵软语道:“他只是为娘着想吧!”

    明月高照下,傅君婥叹了一口气,旋又“噗嗤”笑道:“小仲不要怪娘,我惯了爱
骂你哩!”

    寇仲和徐子陵全身一震,若换了平时傅君婥肯认作他们的娘,必会欢天喜地,但这
刻却大感不妥。

    傅君婥低声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准离开这里,娘定可带你们离开的。”

    宇文化及的笑声在穴外响起道:“姑娘为了这两个小子,以致暴露行藏,确属不智,
这些年来姑娘两次扮作宫娥,入宫行刺圣上,我们却连姑娘的衫尾都捞不着。想不到今
趟为了本鬼书,竟迫得姑娘现出影踪,若非拜这两个小子所赐,我宇文化及食尘都斗不
过姑娘的轻身功夫哩。”

    寇徐两人听得睑睑相觑,原来娘竟曾入宫行刺杨广;更为他们作出了这么大的牺牲。
否则以她连宇文化及也自愧不如的轻功,怎会被宇文化及追上。

    傅君婥手按剑柄,在迷茫的月色下,宝相庄严,冷冷道:“宇文化及你一人落单来
此,不怕敌不过我手中之剑吗?”

    宇文化及笑道:“姑娘手中之剑虽然厉害,但有多少斤两,恐怕你我都心知肚明,
你要宰我宇文化及,便虽立即动手,否则若让本人的手下追来,姑娘就痛失良机了。”

    傅君婥淡淡道:“宇文化及你既这么心切求死,我就玉成你的意愿吧!”

    人影一闪,傅君婥早飘身而去,接着是气劲交击之声,响个不绝。

    两人担心得差点想要自尽,探头出去,只见明月下的山岭处,宇文化及婥立一块巨
石上,而傅君婥却化作鬼魅般的轾烟,由四方八面加以进击,手中宝刃化成万千芒影,
水银泻地又似浪潮般往敌手攻去,完全是拚命的打法。

    宇文化及的长脸神情肃穆,双手或拳或抓或掌,间中举脚疾踢,像变魔法般应付傅
君婥狂猛无伦的攻势。两人可发誓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他的形象相貌。

    虽是隔了足有七、八丈远,但激战中激起的劲旋,仍刮得他们肤痛欲裂,难以睁目。

    两人抵受不住,缩回了石隙内。

    到再探头外望时,形势又变。

    傅君婥飞临宇文化及上空处,剑法更趋凶狠险毒,只攻不守,而宇文化及却是只守
不攻,显是落在下风。

    今次两人的忍受力更是不济,只眨几下眼的工夫就要缩回去,眼睛痛得泪水直流。

    就在此时,外面傅来宇文化及一声怒喝和傅君婥的闷哼声。两人顾不得眼痛,再伸
头去看,迷糊间前方白影飘来,心中有点明白时,腰带一紧,巳给傅君婥提了起来,再
次腾云驾雾般下山去了。

    两入心中狂喜,原来宇文化及巳再次被自己无比厉害的娘击退了。

    今趟傅君婥带着他们毫无保留的尽朝荒山野地狂奔,沿途一言不发,直至天明,来
到一个山谷内,才把两人放下来。

    两人腰疲背痛的爬起来时,傅君婥跌坐在地上,俏脸苍白如死,再没有半点人的气
息。

    两人魂飞魄散,扑到她身旁,悲叫道:“娘,你受伤了。”

    傅君婥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伸手搂着两人肩头,毫不避男女之嫌地把他们拥入怀
内,让他们的头枕在胸脯上,爱怜地道:“我傅君婥的两个乖孩子好好听着,宇文化及
己受了重创,必须立即觅地疗伤,没有一年半载,休想复元,所以娘终救了你们!”

    两人齐叫道,“娘你还不快些疗伤!”

    傅君婥凄然摇头道“娘也恨不得多点时间培育你们成材,看你们娶妻生子,想不到
娘一向憎恨汉人,但见到你们时却完全忘记了国仇家恨,还心甘情愿认了你们作孩子。
娘刚才冒死剌了宇文化及一剑,但亦被他全力打了一拳,他的冰玄劲气确是名不虚传,
而宇文化及更是宇文伤之下家族中最杰出的高手。为娘生机巳绝,即管师傅亲临,也救
不了我。娘死后,你们可把我安葬于此,娘性喜孤独,以后你们亦不用来拜祭。”

    两人那忍得住,放声大哭,死命搂着傅君婥,泪水把她的襟头全浸湿了。

    傅君婥容色平静,柔声道,“娘今次由高丽远道前来,实是不安好心,意图刺杀杨
广,教他以后都不能对高丽用兵。岂知他宫内高手如云,故两次都只能凭仗轻功脱身。
于是改为把从杨公宝库得来的宝物显现于江湖,好若得你们汉人自相残杀,却碰巧遇上
你们。”

    两人此时只关心傅君婥的生死,对什么杨公宝库,没有半分兴趣。

    傅君婥怜惜地摩挲着他们的头发,续道,“我到扬州找石龙,正因由我们布在宇文
化及处的眼线知悉杨广派他来找石龙,所以才去一探究竟。因而遇上我的两个乖宝贝。
好了,娘撑不下去了,本还有根多话要说,但想起造化弄人,说了也等若没说。不知人
死前是否特别灵通,娘忽然感到我两个儿子将来均非平凡之辈,你们切匆让娘失望啊!”

    两人凄然抬头,悲叫道:“娘啊!你怎能这样就丢下我们呢?”

    传君婥忽地叫道:“噢,那宝库就在京都跃马桥……”

    声音忽断,傅君婥同时玉陨香消,在青春焕发的时光,目瞑而逝。

    两人抱着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哭得昏了过去。

    两人以傅君婥的遗剑,削树为板,造了副简陋之极的棺木,把傅君婥安葬在谷内一
处疏林内,以她的宝剑陪葬。

    他们对傅君婥眷恋极深,又知这深仇怎都报不了,伤心欲绝下,大反常态,就在坟
旁露天住了下来,对外面的世界,什么功名利禄,再不感兴趣。

    连最爱说话的寇仲亦变得沉默寡言,不再说话,制造了原始的弓箭和鱼叉,就在河
中捕鱼或间中打些鸟兽来充饥里腹,又索性脱下衣服连银两藏好,只穿短裤,过着原始
茹毛饮血的生活。

    幸好那时正是春夏之交,南方天气炎热,两人体质又好,倒没有风寒侵袭的间题。

    夜来他们就在坟旁睡觉,那本(长生诀)就给压在坟头的石下,谁都没有兴趣去碰
它。

    当晚傅君婥传他们九玄功的心法,尚未说出行功方式时,宇文化及就来了,所以目
下他们只懂心法、经穴的位置和打坐的形式,但如何着手练功,却是一无所知,加上心
如死灰,那还有练功的心情,每日就是浑浑噩噩的度过,任得日晒雨淋,似若无知无觉。

    这晚由于下了一场豪雨,分外寒冷,两人缩作一堆:心中充满无限凄凉的滋味,想
起埋在身旁的傅君婥,暗自垂泪。

    到冷得实在太厉害了,寇仲把徐子陵推得坐了起来,牙关打颤道:“这么下去,我
们迟早要生病,怎对得住娘对我们的期望呢!”

    十多天来,他们才是首次说话。

    徐子陵终抵不住寒冷,哑声问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寇仲苦笑道,“若没有把娘的剑埋掉,现在我们至少可盖搭间树屋出来。”

    徐子陵道,“就算冻死了,也不可干扰娘的安宁。”

    寇仲点头同意道:“当然是这样,不若我们试试去练娘教的打坐功,高手都应是寒
暑不侵的。”

    徐子陵颓然道:“怎么练呢?”

    寇仲为之哑口无言,伸手抱着徐子陵,就那么苦捱到天明。

    到太阳出来时,两人才回复生机,岂料祸不单行,溪中较大点的鱼儿已给他们捉得
一条不剩,鸟兽亦像知道他们是危险人物般不再留在谷内,没有办法下,两人终决定到
谷外觅食。

    他们带着弓矢,走出山谷,只见野花丛丛、芳草萋萋,低丘平原,空野寂寂,极目
亦不见任何人迹,四处有翠色浓重的群山环绕,不禁精砷一振,胸中沉重的悲痛,减轻
了不少。

    两人沿首山脚搜寻猎物的踪影,不一会竟幸运地打了一只野免,欢天喜地回谷去了。

    徐子陵因天气酷热炎,到溪水浸了一会,返回墓地时,见寇仲竟把压在石底的(长
生诀)取了出来,正埋头苦读,不禁对他怒目而视。

    说到底,若非这(长生诀),傅君婥就不用惨死在宇文化及手上。

    寇仲伸手招他过去道,“不要恼我,我只是依娘的遗命,好好活下去,这些人像图
形虽不是什么神功的练法,但起码是延命的法门。我们虽不仅这些鬼画狩般的文字,但
至少可跟首图像昼的虚线行气,再依娘教的心诀和脉穴位置练功,倘能稍有收成,就不
用活活冻死了。”

    徐子陵正要反对时,寇仲把书毫不尊重的劈面掷来,徐子陵自然一把接着,刚好翻
到其中一幅仰卧的人像。

    以前看时,由于不知奇经八脉的关系,便像看一些毫无意义的东酉,今次再看,立
时明白多了,竟移不开目光,深探被吸引着。

    寇仲嚷道:“那第六幅图最有用,最好不要先看别的。”

    徐子陵翻了翻,才知自己看的是最后的一幅,再看第六幅图,似乎没有第七幅图那
么容易上手,便不理寇仲,径自坐下看那最后一幅的图像。

    由这天起,两人除了打猎睡觉外,就各依图像打坐练功,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大自然
里,彻底过着原始的生活。

    心中的伤痛不知是否因有所专注的关系亦日渐消减。

    有意无意间,他们终进入了九玄功要求那万念俱减的至境。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