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老奸巨猾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老奸巨猾

    剎那间,徐子陵的精神和肉体均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状态中。

    他感到身心似是浑融为一,化作某种超乎平常的澎湃力量。

    眼睛明亮起来,迎面冲来的十多名流氓大汉再非那么可怕了,他甚至感到自己提升
在一种比他们更快一筹的运作速率中,且可隐隐把握到每件兵器所取的角度和时间,空
隙与破绽,以至乎谁强谁弱。

    却可惜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利用自己这突然而来的奇异本钱。

    热流由左脚心涌上。

    走在最前的恶汉显是最强的会家子,手中大斧一挥,由右而左照脸往他劈来,斧未
至,破风的气劲和尖啸已刺激着他的皮肤和耳朵。

    一切感觉都以倍数地强化了。

    脑海里电光石火般闪过李靖教的血战十式,自然而然使出一招锋芒毕露,宝刃画去。

    “叮!”

    刀斧交击。

    徐子陵想不到自己真能劈中敌斧,正大喜时,那人运斧一绞,大力牵扯,宝刀竟脱
手甩飞。

    徐子陵魂飞魄散,没料到自己明明知道对方的后着变化,但偏是不知如何应付,竟
一个照面就兵器脱手。

    大斧再至。

    另两人亦左右抢来,一刀一铁链,尽往他身上招呼,并不因他小小年纪而有丝毫留
手。

    徐子陵际此生死关头,觑准空隙。不退反进,滚到地上,竟由其中两人间钻进了敌
人的重围内。

    那三人的兵器全部落空,冲前了两步,才收势回头。

    其它各人亦围拢过来。

    徐子陵跳了起来,只见左右中三方全是刀光剑影,往后急退。

    “碎!”

    背脊撞上了坚厚的城墙,退无可退,贴墙坐倒地上。

    徐子陵首先想起寇仲,然后再想到娘、素素和李靖。

    徐子陵心叫吾命休矣时,眼前一花。

    一个头顶高冠,年约五十,脸容古拙,有点死板板味道的人,似从天而降,刚好插
在狂拥上来的众恶汉和他身前之间,还够时间蹲了下来,和他面面相对时,露出一个跟
其尊容绝不相配的温和笑意,这时两刀,一剑、一炼因收不住势子,全招呼到这人背上
去。

    四汉却齐声惨嘶,口喷鲜血,往后拋飞,但兵器都黏到这怪人的背上。

    其它恶汉那曾见过如此神乎其技的武功,骇然散退。但仍勉强保持围攻的阵势。

    那人拍拍徐子陵眉头,把他扶了起来,还为他扫抹身上的尘屑,十分温柔仔细。

    那被他震倒地上的四个人,一动不动的仰躺地上。看来凶多吉少。

    那人再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适:“你叫徐子陵,是吗?”

    徐子陵脑中一片空白,茫然点了点头。

    后面的恶汉其中一人叫道:“朋友是那条线上的。”

    那人嘴角抹出一丝冷酷的笑意,由于背着众汉,所以只有徐子陵才看到,隐隐感到
这“仗义出手”的人。并非是真正的好人。

    只见他反手一抹,那些兵器到了他比一般人宽大的掌上,一点不怕刀剑锋利的边缘,
若无其事道:“本人杜伏威,各位去见阎皇时,万勿忘了。”

    徐子陵脑际像响了个霹雳。

    杜伏威不是江淮军的大头领,李靖的旧主吗?他刚领军攻陷历阳,令得人人逃命,
怎会忽然单人匹马到了这里来,不但救了自己,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胡思乱想间,杜伏威闪电后退,猛撞在后方丈多外的一名汉子身上。

    那汉子立时喷血狂拋,全身爆起骨折肉裂的声音。

   

    众恶汉这时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四散逃命。

    杜伏威左手一挥,手中四件兵器脱手飞出,分别插进左方四汉的背脊,透体而入,
手段毒辣至极,也准确得教人咋舌。

    徐子陵暗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放足朝城门方向奔去。

    惨叫声在后方不绝于耳。

    杜伏威的残忍嗜杀吓破了徐子陵的胆子。连回头一看的勇气都失去了。转眼奔进争
相出城的难民堆内,左钻右挤,不多时,到了离城的官道上。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找上寇仲,然后有那么远逃那么远,永远都再见不到那大
魔头。

    蓦地耳旁响起杜伏威可怕的声音道:“小兄弟的脚程真快!”

    徐子陵扭头后望,却左顾右盼,仍见不到杜伏威。

    忽然发觉四周的人都骇然瞧着自己头顶处,徐子陵醒悟过来,魂飞魄散中,杜伏威
落在他背后,并给抓着了背心。

    五股气流透背而入。

    徐子陵先是失去了气力,接着左脚心一热,跟着右脚心一凉,竟又回复了挣扎的能
力。

    杜伏威“咦”的一声,再送入真气。

    寇仲把骡车驶进道旁疏林中。跳下车来。

    素素骇然道:“你要到那里去?”

    寇仲走近素素,先低头看了仍昏迷在素素怀内的李靖一眼,才仰头正容道:“我看
小陵都是凶多吉少的了,现在我要回去为他报仇,姐姐驱车到树林深处,待李大哥醒来
再设法逃走。”

    一股脑儿将怀内的银两全掏出来,放进车内掉头便走,再不理素素的娇呼。

    奔回大路时,逆着人流朝镇口方向赶去。

    热泪不断淌下。

    脚步愈走愈快。

    四周虽满是争道的人车,却似与他全无半点关系,双方就像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没有人能明白他和徐子陵问的深挚感情。

    刚闪过一辆马车,避往道旁时,一只手由树林里探了出来,把他硬扯进去。

    接着整个人给挟了起来,立感浑身发软。

    侧头望去,仍未有机会看清楚擒拿自己的人是何模样,只见徐子陵的大头由那人胁
下乌龟般伸了出来,正向自己连打着表示危险的眼色。

    “砰砰!”

    两人给扔在林边的草地上,跌得个头昏脑胀,哼哼哈哈地爬了起来。

    两人环目四顾,见不到杜伏威,一声发喊,亡命奔逃。

    忽然寇仲“咕咚”一声,仆倒地上。

    徐子陵早冲出了十多丈,又掉头跑回来,正要扶起寇仲时,才发觉他失去了知觉。

    他颓然坐倒地上。

    杜伏威的腿倏地出现他眼前。

    徐子陵喘着气道:“你想怎样?”

    杜伏威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徐子陵一震抬起头来,见到杜伏威冰冷的脸容,拭探地问道:“我可以走了?”

    杜伏威点头道:“是的!你可以走了,但只是你一个人。”

    徐子陵泄气道:“我绝不会卖友求荣的。”

    杜伏威蹲了下来,微笑道:“你的江湖经验太浅薄了,只一招就试出了你和寇仲的
关系。好了!现在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不准有丝毫迟疑,否则我就把你的好朋友逐
双手逐只脚捏碎,使他变成终身残废。”

    徐子陵骇然道:“我说错话干他什么事?这未免太不公平吧?”

    杜伏威若无其巷道:“这人世间从来就没有公平这回事,否则就不会有人做皇帝,
有些人却要做讨饭的叫化子了。你不要以为可随便乱说,待会我弄醒寇仲时,只要一对
口供,就知你是否胡言乱语。一句谎话,就挖出寇仲一只眼晴,两句谎话后,就轮到你
好朋友的手和脚。”

    徐子陵听得浑身发麻,比起这人的狠辣无情,以前在扬州的所谓霸道人物,全在比
较下变成了大善心人。

    杜伏威暗忖那到你这小子不听话。

    他本亦不屑杀死那批追杀徐子陵的流氓恶痞,只是为了使徐子陵认定他是残忍好杀
的人,加强压力,才痛下杀手。

    宇文化及追捕两人,被高丽罗剎女傅君婥救走,已是轰动江湖的事,尤其此事牵涉
到扬州宝库,更为杜伏威所关心。所以听到手下说出两人容貌,便亲身赶来,刚好见到
徐子陵等人和昏迷的李靖待要离城。

    这时见把徐子陵收得贴贴伏伏,压下心中的兴奋,淡然道:“宇文化及为什么要追
你们?”

    徐子陵看了寇仲一眼,泄气道:“还不是为了本鬼书!”

    杜伏威故意再露上一手,表示自己非是一无所知,漫不经意道:“就是那暴君想得
到的《长生诀》了,那暴君不但残暴,还非常愚昧!长生不死!想歪他的心了。”

    旋又道:“你的内家真气是谁传你的?”

    只是从杜伏威的问题,就知这人大不简单。他并不循序而问,而是采取突击式的方
法,教对方难以先一步预拟好答案。

    徐子陵果然楞住了,见杜伏威目闪寒光,连忙摇手道:“别!我说了!是娘教我的。”

    这回轮到杜伏威愕然道:“你的娘?”

    徐子陵知最后都瞒这魔王不过,叹了一口气把遇到傅君绰的过程和盘托出,说到傅
君绰死去时,两眼一红,差点丢下泪来,忘了杜伏威绝非倾诉的对象。

    岂知杜伏威伸手向着寇仲眼睛,摇首道:“你在骗我!”

    徐子陵大吃一惊,叫起撞天屈道:“若有一字虚言,教我不得好死。”

    杜伏威并非不相信他,只是在玩手段,以套取更重要的情报。徐徐道:“你体内的
真气,与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的九玄气似半点关系都没有,怎会是罗剎女传你的呢?”

    徐子陵松了一口气,摆出原来如此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娘只传了我们练功的
心法,却来不及告新我们练功的方法,我们没得头绪,只好自各在《长生诀》中找了一
幅图像依着线条的指示来练。真情就是如此,你不信也没法了。”

    杜伏威双目亮了起来,旋又泄气道:“这确是天下奇闻,《长生诀》原来竟是簿武
功秘籍,不过现在就算给我得到,亦没有用处。除非我肯把功力全部散去。哼!罗剎女
有向你们提到杨公宝藏吗?就算没说过都不打紧,我可把她的尸身挖出来,怎都可查到
点蛛丝马迹的。”

    徐子陵骇然叫道:“你怎可以这样做?”

    就在此时,他见到寇仲的手微颤了一下,显是醒了过来。

    杜伏威背着寇仲,自然看不见,还好整以暇道:“那你就说出来吧!唉!入土为安,
当然不必骚扰你娘就最好了。”

    徐子陵垂头叹道:“我投降了!不过你可要放过我们。杨公宝藏就在扬州城北关帝
庙内,只要把神像移开,就可以见到往宝藏去的地道了。娘正是要去取宝物,才遇上我
们。不信的话,你可以唤醒寇仲来对口供,你弄晕了他这么久,会不会有问题呢?”

    杜伏威一呆道:“扬州城?这确是今人难以想象,哈!”

    伸指发出一股劲风,徐子陵立时应指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子陵又醒了过来,只见寇仲垂头丧气地坐在一旁,而杜伏威正
仰首望天,不知在想什么心事。

    寇仲叹道:“小陵!对不起,为了你的小命,我已把关帝庙的秘密说出来了。”

    杜伏威暴喝道:“闭嘴!再听到你们提道三个字。我就宰了你们。”

    接着长身而起道:“站起来!”

    两人的心儿忐忑狂跳,不知他是否要杀人灭口。

    杜伏威双目寒光闪闪,冷冷扫视了他们几遍,看得他们心中发毛,才柔声道:“你
两个小鬼头先带我去那里把《长生诀》找出来,才可回复自由。”

    徐子陵叫道:“你不是说《长生诀》对你没有用处吗?”

    杜伏威微笑道:“看看都是好的呢。由现在起,你们就叫我做爹,我说什么,你们
就做什么?明白吗?来!唤声爹给我听听!”

    两人对望一眼,暗忖识时务者为俊杰,无奈下齐齐叫“爹”,都有认贼作父之感。

    杜伏威却大感满意,哈哈一笑道:“真乖,让爹我带你们到酒馆吃饱了才起程吧!
看!天都快亮了,日出前该还可赶百余里路。”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