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误打误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误打误撞

    杜伏威追出饭馆外时,灯火映照下的昏暗长街仍是闹哄哄的,才省起这是镇内的花
街,多座青楼,均集中此处,故人车不绝如缕。

    他想也不想,闪入横巷,跃上瓦顶,功聚耳目,全神察听,同时展开身法,窜房越
屋,不片晌已在几条街巷上绕了个大圈,偏是既见不到那两个小鬼,更听不到急促的逃
走足音。

    以杜伏威之能,亦大感头痛。

    他已当机立断,舍敌追了出来,仍不能及时截回两人,可知这两个小鬼机灵之极,
竟懂得在附近躲藏起来,除非他能搜遍方圆百丈的地方,否则休想找到他们。

    追时不禁暗骂自己愚鑫,若早以手法制着他们的穴道,不管会对他们做成怎么样的
伤害,就不会发生这么窝囊的事。

    自己是否患了失心疯,竟会有此失着,大不似自己一向算无遗策的作风。

    叹了一口气,跃回地面,再展开搜索行动。

    这时寇徐两人刚步入隔了十多间店铺的一所窑子里。

    这当然是寇仲想出来的诡计。因为照常理他们定会有那么远逃那么远,但杜伏威只
要随便抓个人问问,便可知道他这两个发足狂奔小子逃走的方向。而且傅君绰曾说过武
林高手都是追踪的高手,所以故意反其道而行,找最多人的近处往里钻,自然就走进这
间飘香院来了。

    不过他们的衣服和落泊模样确教人不敢恭维。才进大门,便给四个看门的护院保镖
一类人物截着,其中一人喝道:“客满了。到别家去吧!”

    寇仲嘻嘻一笑,探手怀内,才记起银两都在自己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熊时全慷慨
赠了给素素,忙一掌打在徐子陵臂膀处。

    徐子陵只差未能与他心灵对话,当然捱掌知雅意,掏出几个碎银子,塞到其中一个
汉子手心去。笑道:“我们的父亲和五位叔叔全在扬州当官的,今次是随堂叔到这里办
货,好好侍候我们,自当重重有赏。”

    那汉子一看手内银两,登时露出笑容道:“两位少爷请随小人来!”

    两人大喜举步,入到厅堂,一名打扮得像老妖怪的鸨婆迎了上来,看得两人立即倒
抽口气,暗忖只看这鸨婆,便知比扬州醉风楼的水准差多了。不过此时逃命避难为要紧,
那会在这上头计较。

    那鸨婆见到他们,也立即眉头大皱。

    倒非因他们乳臭未干,比他们更嫩的嫖客她亦见得多了,但像他们那似是整年未洗
澡、蓬头垢脸的客人,她还是初次见到。

    鸨婆狠狠瞪着那大汉,毫不客气道:“阿远,这是怎么搅的?”

    徐子陵又笑嘻嘻奉上银两,岂知鸨婆看都不看,不屑道:“规矩就是规矩,你们没
看到入门处那牌子写着“衣冠不整者恕不招待”吗?想要我们飘香院的姑娘招待你们,
就先给老娘回去沐浴更衣,然后再来吧!”

    寇仲和徐子陵暗忖这岂非要他们的命吗?

    寇仲嘻嘻一笑道:“我们前来除了是要花银子外,主要正是要找个地方沐浴更衣。”

    鸨婆奇道:“你们包袱都没半个,那来更换的衣物呢?”

    寇仲不慌不忙向徐子陵道:“兄弟,出重金让这位大哥给我们找两套衣服回来。”

    徐子陵忍痛取出四分一身家的大绽银而,递给大汉。

    大汉和那鸨婆同时动容。

    大汉去后,鸨婆换上笑容,再接了徐子陵的打赏,恭敬道:“两位少爷请随奴家来。”

    两人听她重重涂满胭脂的血盆大口吐出奴家两字,浑体毛管倒坚,对视苦笑,正要
举步,后面传来呖呖莺声道:“陈大娘!这两位小公子是来找那位阿姑的呢?”

    三人愕然转身。

    只见一位美妞儿俏生生立在他们身后,后而还跟了个悄婢和两个壮汉,正巧笑倩兮
地用那对媚眼瞅着两人,体态更撩人之极,一副风流样儿。

    此女肤色白皙幼嫩,身材匀称,秀美艳丽,即管在阳州那种烟花胜地,这么青春焕
发,毫无残花败柳感觉的女子,亦属罕有。

   

    两人一时看呆了眼。

    那陈大娘立即眉开眼笑迎了过去,谄笑道:“原来是我的青青乖女儿回来了,卢大
爷他们等了你整个晚上哩。”

    青青上上下下打量寇徐两人,噗哧笑道:“天色才刚入黑,怎会等了整个晚上呢?
不过若他们还要等下去,就会是整个晚上了。”

    边说边走到两人身旁,绕着他们转了个圈子,大感兴趣道:“两位小哥儿是第一趟
来的吗?刚才在外面奴家已看到你们,不过我在马车内,你们看不见我吧了!”

    陈大娘堆起笑脸,走上来陪笑道:“两位小公子是要到澡堂去,我的青青还是听话
去招呼卢大爷他们吧!”

    青青娇哼一声道:“本小姐今晚只陪这两位小公子。”

    伸手抓着两人膀子道:“来!随我走!”

    又吩咐那小婢去拿沐浴的用品,留下那鸨婆呆在厅里。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都对这飞来艳福大感兴奋,暗忖这童男之身断送在这样的姐儿
手上,也总还算是值得。

    刚离开厅堂,那青青脸上的笑容立时消失无踪,推着两人穿过长廊,来到热气腾升
的澡堂,原来竟是个温泉浴室。

    青青将两人推了进去,冷冷道:“洗澡吧!”

    两人愕然以对时,那小婢拿着浴巾等物来到,青青接过一把塞在徐子陵手上,脸无
表情的道:“慢慢洗!不要急!”

    转身便去,还关上了门。

    两人呆头鸟般看着关上了的门时,门外传来青青的声音紧张地问道:

    “黄公子来了吗?”

    按着足步声远去的声音。

    两人这才如被利用了,寇仲愤然将毛巾等物掷在地上。

    两人对望一眼,齐地捧腹蹲地,笑得差点气绝,眼泪水都呛了出来。

    片晌后两人舒畅地浸在温热的泉水里,洗污除垢,寇仲笑道:“今晚定是犯了桃花
煞,先是那刁蛮女绞了我们两人一跤,然后是这狡女借了我们来过桥。倒足了霉头,唯
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捡回复了自由,保住了小命。”

    徐子陵摇头笑道:“以老杜的脚程,现在怕该追到了百里之外,他找不到我们,还
以为我们的轻功比他更厉害呢。咦!不妥!”

    两人同时色变,想到若杜伏威追不上他们,定会回头来寻找的。

    “笃!笃!”

    敌门声响。

    两人立时滑到水底去。

    “公子!衣服来了。”

    两人大喜跳出池来,开门接过衣服,匆匆换上,溜了出去,走往后院的方向。

    四周院落尽是盈耳笙歌,笑语声喧,加上猜拳赌酒的叫嚣,确是热闹。可惜两人却
像活在一个冰冷和了无生机的大地里,一点都感染不到眼前世界那欢乐的气氛。

    不过他们仍未知道:杜伏威这时刚进入这所青楼的大门。

    两人左闪右避,来到后花园里,一看下不禁废然若失,原来整个后院给高达两丈余
的厚墙围个水泄不通,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道铁门,这刻对他们来说不啻是个天绝人路
的大监狱。

    寇仲扑到铁门处,摸往锁头,一震道:“我的娘!谁把锁头锯断了。”

    徐子陵大喜道:“理得是谁,快出去吧!”

    寇仲随手扔掉断锁,用力把门推开。

    两人溜了出去,又关上了门。

    正不知何去何从时,蹄声滴嗒,一辆马车由对街暗影处驶来,驾车的汉子叫道:
“青青!快上车!”

    两人呆了一呆,接着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原来青青是要和这心上人私奔。

    此时那人终看清楚他们不是青青和那小婢,愕然停车。

    寇仲向他打了个手势,笑着和徐子陵溜往对面的横巷去,走了两步,又扯停了徐子
陵,低声道:“我有个好主意。”

    徐子陵亦兴奋道:“车底!”

    两人双手紧握了一下,掉头奔回去。

    铁门再开,扮作男装的青青和小婢闪了出来,钻进马车内。

    那黄公子马鞭轻打马屁股,车子开出,不断加速。

    此时杜伏威刚飞临后院高墙上,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猛提一口真气,御空而去,
流星般落到马车后十丈许处,赶了上去。

    寇仲和徐子陵看到杜伏威的两条可怕长腿由远而近,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杜伏威速度骤增,掠往窗旁,功聚双目,看穿了帘幕和车厢内的黑暗,

    见到不是寇仲和徐子陵,一个筋斗,翻身跳上路旁的房舍顶上,再往别处搜索,惟
恐两人逃远了。

    两人惊魂甫定时,马车刚穿过镇口的大牌坊,走到了官道上。

    马车停了下来。

    青青由车门钻了出来,坐到那黄公了身旁去,接着是亲嘴的声音。

    车底的两人大为艳羡。

    片晌后,那黄公子道:“东西拿到了没有?”

    青青得意洋洋道:“当然拿到了,这些珠宝银两都是我赚回来的,自然该由我拿走
哩!”

    车底的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原来是个骗财骗色的淫棍,我们要不要顺手牵羊。”

    徐子陵坚决摇头道:“这种卖肉钱不要也吧,别忘了娘对我们的期望。”

    青青有点惊惶地道:“可不可以走快些,谢老大那批手下的马走得很快的。”

    马车忽然偏离了官道。驶进路旁的平野,不住前进。

    寇徐两人全赖手脚攀紧车底的承轴,马车走在凹凸不平的原野上,颠侧拋荡,使他
们大感吃不消。

    青青忽骇然问道:“你要到那里去?”

    黄公子答道:“不知马车为何走得特别慢,让我们先到前面那座树林里避一避,待
追兵过后,才继续行程。”

    青青不解道:“我们不是预备了船只,要立即坐船上鄱阳吗?怎可随便改变计划呢?”

    此时马车缓缓驶进密林里,那黄公子着青青点亮了两盏风灯,再奔了一段路后,停
下车来。

    寇徐两人再支持不住,掉往车底的草地上去。

    黄公子的淫笑嘿嘿传下来道:“来!横竖闲耆,我们先到车厢内亲热亲热吧。”

    青青嗔道:“人家现在心惊胆跳,那还有这心情,何况喜儿在车厢里。”

    黄公子道:“怕什么!喜儿迟早都是我的人哩!”

    他两人由前头下来,进入车厢后,寇仲和徐子陵爬了出来,正要离开,忽地车厢内
传来挣扎纠缠的声音,喜见尖叫道:“快放开我的小姐!”

    两人大吃一驾,想不到这黄公子不但骗财骗色,还要害命,忙跳了起来,拉开车门。

    只见那黄公子正捏着青青咽喉,喜儿则给推得跌坐一角。

    寇仲抢入车内,一拳轰在黄公子背心处。

    黄公子痛得惨嚎一声,松开了手。

    徐子陵一把抓着他发髻,不知那里来的神力,扯得他整个人上半身跌出了车门处,
顺势把他拖出车外。

    此人显然不懂武功,给两人拳打脚踢,不片晌便爬不起来,颤声道:“好汉饶命!:”

    青青抚着喉咙,不住咳嗽,哑声悲叫道:“不要打了!”

    两人为之愕然。

    寇仲奇道:“你难道不知他要谋你的财害你的命吗?”

    青青点了点头,趋前照着那黄公子的俊脸狠狠踢了几脚,颓然坐倒地上,愤然叫道:
“快滚!”

    那黄公子早血流披脸,闻言如获皇恩大赦,连滚带爬,没进灯光不及的林木深处。

    俏婢喜儿这时扶起了青青,四人八目交投,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青青高耸的胸脯不住起伏,瞪着两人神色不善道:“又是你们!”

    寇仲愕然道:“你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青青跺足道:“我就算给人杀了,都不关你们两个小鬼的事。”

    那喜儿也看不过眼,摇晃着她的手臂道:“小姐!他们是好人哩!”

    青青泪流满目。却大发脾气道:“我不管!快滚!”

    两人大感没趣,徐子陵苦口婆心道:“你们若懂骑马,就把拖车的那匹马儿解下来,
会走得快一点。”

    伸手搂着寇仲肩头,扬扬手去了。

    青青哭倒地上,凄然叫道:“我不要那两个小鬼小觑我!人家恨死了!”

    喜儿望往两人离去的方向,黑压压的树林像无尽地延伸着,心想原来这两个人洗澡
后长得比那黄公子还好看,难怪一向好强的小姐不想被他们见到自己的落难样儿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