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东溟夫人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东溟夫人

    “噗通!噗通!”

    两人先后掉进水里去。

    在入水前的一刻,他们看到三艘快艇朝他们驶来。

    艇上各有数名流氓,人人手持一端装了尖钓的长竿,正叫骂狂呼的赶过来。

    到了水里,寇仲知徐子陵水性及不上自己,死扯着他往巨舶的船底潜下去,只有借
巨舶的掩护,才有机会避过敌人的竿钩,至于如何换气,这时都还计较得到。

    两人潜到舶底的深处时,胸中一口气已尽,要浮上去,却撞在船底处。正手足无措。
快要闷死,忽然又回过气来,两人喜出望外,齐往船尾处游去。

    到这一口新气将尽时,另一口气又自动地由体内生出来。

    今次两人都注意到这口奇气非从天而降,而是于体内的真气,生生不息,令两人极
之受用。

    这时连敌人要怎样对付他们都忘了。

    徐子陵感到右脚心奇热,左脚心则寒气浸浸,体内真气澎湃,不住流转,使他自然
而然就依着《长生诀》内的图样去催动真气。眼睛同时明亮起来,清楚看到海面上黑压
压的船底,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有若一幅图案。

    寇仲的情况亦和他大同小异,不过真气却是由头顶天灵穴开始。

    他们一先一后在四丈许下的深水处缓缓游动。

    每一次伸展四肢,体内的真气便流转一次,配合得天衣无缝。

    真气源源不绝,全无气闷感觉。

    也不知游了多久,他们在远离码头的一处海滩爬到岸上。

    太阳这时快下山了,两人并排躺在海滩上,齐声大笑。

    寇仲喘着气道:“原来我们的内功这么厉害,不用换气都可以游这么久,说不定可
游到大海的对面去,连乘船都省掉了。”

    徐子陵享受着夕照的余晖,伸了个懒腰道:“现在我感到浑身都是力气,该是偷东
西的好时光了。”

    寇仲兴奋起来,坐起身环目四顾,只见码头至少在四,五里外的远处,隐见高起的
桅帆。这边却是荒山野岭,渺无人迹。笑道:“今晚我们再游回去,就在盐仓后的码头
设法潜入仓里去偷盐,然后再用艇运走,若给人追上,就噗通一声跳进水内去,和他们
在水底捉迷藏好了。”

    徐子陵亦坐了起来,舒展手脚道:“现在见老虎我都可打死几头。那夫人真怪,好
好的说着话,忽然又把我们赶走。哼!我们难道长得不好看吗?为何除了素素姐姐外,
别的女人都像看见我们便不顺眼的样子呢?”

    寇仲搂着他肩头笑道:“道理很简单,因为她们都怕情不自禁爱上我们,以致不能
自拔,哈!”

    两人自我安慰的大笑了一会后,太阳没进了西山下。

    只是这一阵子,两人的衣服竟干透了。

    互相一看,都觉得对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活像两个小乞儿。

    忽然两人又不想回到水里去了。

    寇仲迅速找到借口,道:“我们明天弄清楚水路怎么走,才去偷盐,现在趁城门未
关,入城去找间象样点的旅馆,然后吃顿好的。才慢慢研究我们的第一单发财大生意。”

    徐子陵亦不想立即回到水里,点头同意。

    两人朝城门方向走去,感到身子比平时轻了至少一半,速度亦增加了一半,耳目都
比平时灵明多了,黑暗对他们似和白昼并没有太大分别。

    他们当然不晓得,刚才在水底误打误撞下,两人竟进入了道家内气循环不息的境界,
初窥上乘气功的堂奥。

    修道之士虽数不胜数,但能达致内息境界的却没有多少人。

    所谓“外气不竭,内息不生”。

    若非身在水底那样特别的环境里,两个小子又没明师的指导,可能终其一生都不能
突破这难关。但在机缘巧合下,他们终在武道上迈出这无比重要的一步,由顽石变成美
玉,超越了年龄的限制。

   

    两人在客栈洗了个冷水浴,来到街上,才知这里的晚上比扬州城还要热闹,沿路车
水马龙,好不兴旺。

    街上的女子更是花枝招展,又像一点不怕男人的目光。两人观赏不尽,都不知多么
高兴。

    填饱了肚子后,两人意兴大发,往人多处去钻。

    寇仲正探头察看其中一间青楼门内的情况时,徐子陵猛地把他扯到附近一道横巷去,
指着对街说:“是老刘!啊!他身旁那个不是什么海沙帮的副舵主谭勇吗?”

    寇仲愕然望去。果见对街一间店铺内聚了一群大溪,人人身带兵器,其中两人正是
谭勇和老刘,正站到一起,前者似在吩咐老刘,后者则不断点头,那谢峰和陈贵则站在
两人身后。

    再看清楚些,那店铺原来是所跌打医馆,看来是他们在这里的一个落脚巢穴。

    徐子陵道:“他们在说什么呢?”

    两人不由竖起耳朵去听。忽然谭头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在他们耳内响起道:“龙头今
晚三更便会来到,真奇怪,为何捞不到那两个小鬼的尸身呢?”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吓了一跳,想不到真能听到谭勇的说话。

    双方间相隔足有三丈多的距离。街上又是闹哄哄吵作一团,偏偏却只听到谭勇的话
声。

    两人大感兴奋,再想去听,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寇仲喜道:“看来我们的功力大有进步。真奇怪,老刘和谭勇是打一开始就串通来
坑害我们,不用说是由老刘扮恶人,而谭勇则扮好人来解围。后来又是谭勇指使老刘来
杀我们。”

    徐子陵心思细密,讶道:“当时他们仍不知我们是武林高手,能打得老刘爬不起来,
究竟看上了我们什么呢?”

    以寇仲的思想敏捷,仍大惑不解,低声道:“不理他们想干什么,总之是想害我们,
江湖好汉都是有仇必报的。谭勇可能很棘手,但老刘却很易吃,我们便缀着他,只要他
落单。就可出手教训兼洗劫他娘的钱袋,也好帮补我们去买两把利刀,就不用怕再遇到
人动家伙了。”

    徐子陵不但不害怕,还觉得非常好玩。不迭答应时,老刘已走出铺来,后面还跟着
两个人,望左方去了。

    他们的目光落到后随两人腰挂的大刀上,感觉其诱惑力实远比要应付三个人的胆量
大多了,猛一咬牙,尾随而去。

    老刘三人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着,路人都避道而行,可见他们是人见人怕的人物。
遇上一队五、六个官差时,彼此还站在街头上交头接耳谈了一会,这才转入一条暗黑僻
静的横巷去。

    两人交换了一个壮胆眼色,追了进去。

    踏进巷内。才发觉三人失去踪影。

    寇仲扯着徐子陵到了一道人家后院的木门旁,低声道:“定是进了这后院里,否则
那会不见了,要不要进去看看?”

    徐子陵吃了一惊道:“里面或者有其它海沙帮的人呢?”

    寇仲叹道:“算老刘他今晚走运吧!”

    徐子陵道:“横竖回旅馆都是睡觉,不若在这里等上一会好吗?”

    寇仲挨着墙角坐到地上,笑道:“好象又回到了扬州城内,无聊时就坐他半日说梦
话,哈!我们终于来到江湖上闯荡了。”

    徐子陵靠着他坐了下来,低声道:“海沙帮看来在这里有很大的势力,码头的脚夫
都要听他们指挥,海沙不就是海盐吗?能控制这里的盐货,定是非常强大和富有,为何
却要看上我们这两个穷小子呢?”

    寇仲对他刮目相看道:“我倒没你想得这么深入,幸好我们订下了偷盐大计,否则
恐怕一粒盐都买不到。”

    又兴奋起来道:“现在最紧要是发财,有了钱,就可去找素素姐姐,若她不嫁给李
大哥,就嫁给我们好了。姐姐人既美,心肠又好,得到她做妻子,我们会很幸福的。”

    徐子陵笑骂道:“说笑也不能太离谱,姐姐怎可同时嫁两个人?晚上难道都睡在一
张床上吗?我才不要呢。”

    寇仲叹道:“人最紧要是懂安慰自己,我们连女人的胸脯都未碰过,做男人那有我
们这么窝囊的?嘻!若能把老刘那两个跟班的钱袋劫了,我们不是立即就可到青楼风流
快活吗?”

    徐子陵没好气道:“那时我们若不立即溜往城外,说不定会给海沙帮的人分尸,还
说什么风流快活?”

    寇仲一震道:“有人出来了!”

    徐子陵倾耳细听,果然木门后有足音传来。

    两人跳起身来,贴站木门两旁,心儿却不争气地狂跳。

    老刘的声音在门内响起道:“小花花真是骚得令人魄荡神摇,难怪二爷忙到七窍生
烟,仍要教我们送燕窝来哄她了。”

    另一人道:“我也瞧得浑身发痒。若不是东溟派来了人,我真要立即去找窑子的姑
娘来降降火。”

    老刘淫笑道:“听说东溟夫人单美仙人如其名,其的美若天仙,希望她的床上功夫
不要比她的武功差就好了。”

    从未发言的大汉道:“就算她床上功夫如何好,轮得到我们吗?龙头之后还有二龙
头,排队都排不到你老刘呢。”

    三人齐声淫笑。

    “咿唉!”

    木门被拉了开来。

    老刘毫无防范举步走了出来。

    “砰砰!”

    身后两汉同时面门中拳,惨哼声中往后倒跌。

    若刘骇然转身时,胸口肚腹分别中拳,痛得滚倒地上。

    两人想不到三人这般易摆平,寇仲探头一看,见到里面是个静悄无人的小花园,不
远处有座小楼,隐有灯光透出,招呼一声,和徐子陵把三人拖了进去。

    除老刘外,另两人都血流披面,晕了过去。

    两人手法纯熟的解下三人腰带,把他们绑个结实,又取去他们的大刀和钱袋,才抓
起老刘。

    寇仲笑道:“认得我们吗?”

    老刘仍痛得脸容扭曲,肌肉颤动,呻吟道:“大爷饶命!”

    寇仲抽出大刀,架在他脖子上,恶兮兮地骂了一串粗话,才道:“我问一句你得老
实答一句,否则就割断你的喉咙。但只割断少许,让你慢慢淌血。”

    老刘这时看清楚他们了,骇然道:“你们不是淹死了吗?”

    徐子陵“啪!”的一声赏了他一个耳光,唬吓道:“只准答不准问,海沙帮的盐仓
在那里7不要随便搪塞,待会我再拷问你的兄弟,就知你有没有说谎了。”

    寇仲心中叫炒,这正是杜伏威对付他们的手法。忙把刀加重在老刘颈项的压力,威
吓道:“快说!”

    老刘咿咿啊啊,那说得出话来。

    徐子陵没好气道:“你的刀压在他咽喉处,教他怎么说话?”

    寇仲尴尬地把刀移开少许。

    老刘欺他们年轻,逞强道:“若你杀了我,保证不能活着离开。”

    徐子陵笑道:“你们不是要应付东溟派吗?如今帮中人那有时间理会我们,到发现
你们这三条死尸时,我们早走远了。”

    寇仲晒道:“不要吹大气,今天我们不是开罪过你们?为何现在仍是活生生的。好!
先割断你一只手指看看你这硬汉会不会哭。”

    徐子陵摇头道:“不!仍是先弄盲他一双眼比较好玩,左眼好还是右眼好呢?”

    老刘立时由硬汉变作软汉,求饶道:“小人服输了,我们共有八个盐仓,少爷想知
道那一个?”

    寇仲道:“你一口气把八个仓说出来,一下迟疑,一双眼睛,剜眼我是最熟手的了。”

    老刘吓得一口气说了出来,寇仲又要他反复说了几遍,肯定他没有说谎后,才道:
“最近是那一个仓?”

    老刘无奈的再说了出来后,徐子陵道:“东溟派究竟是什么门派,为何你们的龙头
会为他们到这里来?”

    老刘忙道:“若我说了出来,两位少爷可否把我放了?”

    寇仲道:“若你老老实实,我们就让你在这里躺上一个晚上,但我定要斩了你那两
个朋友的头,才可显出我们扬州双龙的手段。”

    他当然不会真的去杀人,这么说只是黑道惯用的手法,绝不可让人看出自己是好相
与的。

    老刘果然被吓得更脸青唇自,颤声道:“少爷饶命。我说了,但你们要守诺才好,
也不要伤我的身体。”

    徐子陵喝道:“快说!”

    老刘颓然道:“我只是由二爷处听回来的,东溟派来自大海对面一座叫琉球的大海
岛,派内以女性为主,嘿!今天你们逃上去的船就是她们的船,你见不到她们吗?”

    寇仲骂道:“现在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而且我们不是逃上船去,而是登上船去。
你是否嫌十双手指太多了,用九只手指摸女人可能更过瘾吧?”

    老刘连忙恳求宽恕,续道:“她们每年都会在春分时分到沿海郡县挑选少男到琉球
去,不知龙头为何今年要对付她们,噢!此中情由我真的不知道。”

    两人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谭勇看上他们的原因,大感自豪,旋又想到琉球夫人单美
仙终没挑选他们,又感到自卑自怜。

    寇仲和徐子陵对望一眼,均感再没有问下去的兴趣,撕下三人衣衫,塞满他们的大
口后,再以“独门手法”扎了个结实,手足的结以衣衫卷成的布索扯紧,使他们往后弯
曲,难以发力,这才施施然离开。

    对于海沙帮和东溟派的事,他们既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管。

    现在他们想的只是如何黑吃黑的去抢劫海沙帮的私盐,然后去发他一笔大财,那时
海阔大空,不是可任他们翱翔了吗?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