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生灵涂炭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生灵涂炭

    寇仲和徐子陵穿著又残又湿的衣衫,在山野间嘻哈飞驰,朝着猜测中彭城的位置赶
去。

    他们现在身无分文,连兵器都丢掉了,但心情却是出奇的愉快,有种海阔天空,任
我纵横的欣悦。

    两人愈走愈快。

    口鼻呼吸虽常感不继,内息却是运行不休。

    寇仲冲上一块巨石,一个凌空纵跃翻往下面的斜坡,岂料立足不稳,直滚往三、四
丈下坡底的草丛去,今趟连左袖都给树枝扯甩了,露出粗壮的手臂。

    徐子陵童心未泯,依样葫芦,不偏不倚就与寇仲撞作一团,抱头大笑,乐极忘形。

    寇仲忽地“咦”的一声,指着远方的天空道:“那是什么?”徐子陵翘首望去,见
到红光烁闪,骇然道:“火!”寇仲跳了起来,道:“我们快去看看!”那是个被焚毁
了的小镇,所有房子均烧通了顶。镇内镇外满布人畜的尸体,部分变成仅可辨认的焦炭。

    除了不断冒起的处处浓烟和仍烧得劈劈啪啪的房舍外,这个原本应是热闹繁荣的墟
镇已变成了死寂的鬼域,幸存的人该远远逃掉。

    有些尸身上尚呈刚干涸的血渍,杀人者竟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残酷处置。两人看
得热泪盈眶,心内却是冷若寒冰。

    这是否杜伏威手下干的?为何他们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

    镇西处隐有车马人声,但却逐渐远去。

    两人猛一咬牙,狂追而去。

    穿过一个密林后,两人立时看呆了眼。

    只见往北的官道上,布满隋兵,人人盔甲不整,旌旗歪斜,显然是撤退的败军。堕
在队尾处是无数的骡车,因载重的关系,与大队甩脱开来,像高龄的老人般苦苦支撑这
段路程。

    他们正惊疑是否这队败军犯下此场滔天暴行时,堕尾的骡车上忽传来一阵男人的狞
笑声,接着一个赤裸的女人洒着鲜血被拋了下车,“蓬!”的一声掉在泥路上,一动不
动,显已死了。

    驾车的隋兵大笑道:“老张你真行,道是第三个了。”寇仲和徐子陵怒火中烧,那
还按捺得住,狂奔上去。

    那刚在车上奸杀了无辜民女的贼兵抬起身来,骤见两人,抽出佩刀,大笑道:“死
剩种,是你们的娘给我干了吗?”两人义愤填膺下,那还记得自己没有兵器,飞身而起,
朝那隋兵扑去。

    那隋兵见两人是会家子,吓了一跳,招呼驾车的同伙回身帮手,同时横刀扫出,希
望不让两人扑上车来。

    寇仲首当其冲,才发觉手上没有挡格的兵器,想也不想,猛提一口真气,竟破天荒
第一次在纵跃途中再往上胜升,以毫厘之差避过了敌刀,翻了个勉强合格的筋斗,来到
了敌人后方上空。

    前面驾车的隋兵掣起长矛,当胸错搠至。

    恰好这时寇仲刚惊觉自己在凌空时作的突破,心中一震下,猛吸了一口“后天之气”,
真气变浊,重重堕在骡车后的粮货处,反避过了对方的长矛。

    此时徐子陵前脚踏在车栏边缘处,见大刀扫来,忙以前脚为轴心,左脚闪电侧踢,
正中对方左耳。

    气劲透脚而出。

    那作了兽行的隋兵连惨号都来不及,颈骨折断,倒飞落车,当场毙命。

    徐子陵尚是首次杀人,骇然下真气散乱,亦滚入货堆里。

    寇仲刚探手往上一抓,把对方长矛拿个结实,运劲一拉,驾车的隋兵立足不稳,堕
跌于御座和拖车之间,发出凄厉的惨叫。

    前面的隋兵发觉有异,十多骑掉头杀将过来。

    寇仲叫道:“快溜!”两人忙跃下马车,一溜烟闪入道旁的密林里,走了个无影无
踪。

   

    两人一口气走了十多里路,才坐下来休息。

    徐子陵叹了一口气道:“我刚杀了人呢!怎想得到一脚就会把他踢死。”寇仲搂着
他肩头道:“这种杀人放火,奸淫妇女之徒,死不足惜,何用心内不安。”顿了顿续道:
“我们扬州城内的狗兵那个不是横行不法,欺压良民,只想不到连杀人放火都是他们的
杰作,难怪这么多人作反了。比起上来,老爹的手下算是不错了。咦!你听到什么声音
吗?”徐子陵收摄心神,凝神细听,果有阵阵厮杀之声,随风隐隐传来,且是范围甚广,
似有两大帮人马,正在生死决战。

    他们想起刚才被隋兵屠杀的百姓,陡然热血沸腾,跳起身来。

    寇仲悔恨道:“早知把刚才那枝长矛检来,就可去找那些狗兵拚命了。”徐子陵涌
起满胸杀机,应声道:“我们先去看清楚情况,要抢两把刀还不容易,横竖我们最缺乏
就是打斗的经验,就拿这些禽兽不如的贼兵来试刀好了。”两人刚才小试身手,成绩斐
然,自是信心十足。

    寇仲点头道:“看来我们现在颇有两下子,只是没有机会多作演练尝试,兄弟!来
吧!今日就是我们纵横江湖开始的第一天了。”两人怪叫一声,朝喊杀声传来处奔去。

    泅过了一道溪流,他们再展开身法,翻过一座小山,直奔坡顶,来到一处山头,眼
前豁然开朗。

    只见下方平原处,有两支人马正鏖战不休。

    一方是近万隋兵,另一方却是清一色穿著青色劲装的大汉,人数只是隋兵的四分之
一,但人人武功不俗,队形完整,把隋兵冲得支离破碎,难以发挥人多势众的优点。

    在平原另一端的一座小丘上,显是青衣武士的指挥所在,众驻着几队人马,正以红、
蓝,黄三色灯号指挥青衣武士的移动进退。

    两人还是首次目睹战场上两军血战的惨烈景况,一时目瞪口呆,忘了赶来此地的目
的。

    好一会后,寇仲回过神来,指了指更远处的稀疏灯火道:“那里可能是另一个乡县,
说不定青衣武士这一方正阻止隋兵到那里去杀人放火,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徐子
陵吁出一口凉气适:“若这是老爹方面的人,我们就不宜插手,否则岂非送自己入虎口
吗?”寇仲想了想道:“老爹的手下那有这么衣服划一整齐的,看来该是另一支义军。
嘿!小陵!你是否胆怯了?”徐子陵哈哈一笑,在就近一棵树处运劲拗了两根粗若儿臂,
长达丈许的树干,拋了一根给寇仲,笑道:“行侠仗义,升官发财,全靠这家伙了。”
寇仲除去枝叶,扛到肩上,礼让道:“徐壮士请先行!”徐子陵把树干迎空挥动了几下,
掌握了用劲的轻重后,唱道:“风萧萧兮逆水寒,壮士一去兮定要还。哈!老子去了!”
大笑声中,两人一先一后,奔下山坡去。

    正要往平原杀去时,箭矢声响,前方十丈许处草丛中一排箭矢疾射而至。

    两人从没有应付劲箭的经验,又想不到竟有伏兵,骇然下滚倒地上,狼狈不堪。劲
箭在上方掠过,险至极点。

    两人锐气全消,连爬带滚,躲到一堆横亘十多丈的乱石杂树之后,不敢动弹。

    密集的步音向他们藏身处潮水般涌来,忽然左右全是隋兵,人人手持长矛,朝他们
杀来,也不知有多少人。

    这才知道青衣武士一面正陷身重围中,而现在截击他们的隋兵,是要防止青衣武士
一方的援军来救。

    两人若有选择,定是逃之夭夭,不会硬充英雄,但此刻却是避无可避,遂跳将起来,
舞起粗树干,运集全身劲力,狂扫猛打。

    四枝长矛给粗树干送飞,其中两人更被打得头破血流,拋跌开去。

    此时前后尽是敌人,外围处火炬高举,照得一片通红。

    一队刀斧手冲进内围,针对他们的粗树干加以砍劈,杀声震天里,两人再次迫退另
一轮攻势时,手中粗树干只剩下了小半截,却半个敌人都伤不了。

    寇仲知道不妙,大叫道:“到石上去!”徐子陵一个翻腾,随他落往后面的乱石堆
上。

    敌人一声发喊,十多枝长矛朝他们掷来。

    际此生死关头,两人反平静下来,像听不到任何声音,又像没有一丝声音能漏过他
们的灵耳。

    体内真气则以比平时快上数倍的速度在运行,相比下,敌人的追赶和掷矛速度都慢
了起来。

    他们清楚掌握到每枝掷向他们的长矛所取的角度和到达的时间先后,那种感觉绝对
是平时梦想难及的。

    他们背贴着背,运起只剩下四尺许的租树干,左拨右扫,前挡下格,自自然然就以
最佳的手法,守得水泄不通。

    敌人见掷矛失效,五、六个刀斧手扑上石堆来,想展开近身搏斗,务要置他们于死
地。

    寇仲矮身避过大刀,树干扫在一名刀手脚踝,那人立即颓然倒地,寇仲顺手抢过对
方长刀,搠入另一名持斧劈头而来的隋兵腹内。

    徐子陵此时亦夺到一把长刀,登时精坤大振,掷出粗树干,撞得一名隋兵倒跌石隙
里,他立即扑到寇仲旁道:“我们闯!”他们一声发喊,离开乱石,杀入敌阵。

    徐子陵施展出李靖最能在战场上发挥威力的血战十式,大步跨出,长刀精芒电闪,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刀,但攻来的敌人却偏是无法避开,而且手上长矛更似全无挡格作用,
给徐子陵虚隙而入,劈中胸口要害,往后栽倒,溅血气绝。

    寇仲亦健腕一翻,先拨开刺来的两枝长矛,运刀横扫,一名隋兵咽喉中招,惨然堕
地。

    两人那想得到血战十式如此厉害,勇气倍增。

    只觉敌人虽众,但他们却清楚知道敌人攻势的强弱和所有微妙的变化,甚至乎可从
敌人的压力上,推知外围实力的分布,那种感觉确是难以形容。

    剎那间他们浑忘了生死,在这鼎沸混乱的战场中,发挥出求生的本能,虽面对以百
计的敌人和明晃晃的刀枪剑矛,仍是一无所惧。

    自自然然的,两人便配合得天衣无缝,在敌阵中迅速移动,你攻我守,我守你攻。

    若在平时要两人想出这合击之法,可能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但这刻却是潮到浪成,
有若天赐,没半点斧凿痕迹。

    徐子陵挥刀猛劈,体内真气有若长江大河,随刀涌出,对方持剑者竟连封架都来不
及,眼睁睁看着他的刀闪电劈入,骇然倒地。

    寇仲则刀势疾转,运行体内无有穷尽的劲气随刀而去,对方虽运足全力以刀封架,
却不能把寇仲的刀砍歪半分,连人带刀翻身倒毙。

    自傅君婥教他们“九玄大法”后,两人终在这极端险恶的情况下,把“九玄大法”
兴武功无关的《长生诀》、李靖的“血战十式”和美人儿帮主的“鸟渡术”融会贯通,
各自创出自己独一无二的战法。

    他们此时来到矛阵中,只感觉空隙处处,随手拨开敌矛,欺至近身,敌人便只有待
宰的份儿,更是刀势倍添,杀得对方人仰马翻。

    由于敌方见他们只有两人,故只派出了一小队约近百的隋兵出来截击,眼下被他们
左冲右突,又见他们刀法厉害,谁不爱命,外围的隋兵竟四散退开。

    两人其实已感气虚方怯,见状忙全力冲刺,瞬那间掠出重围,成功逃去。

    奔出了过百丈后,到了一座树林内,两人倒作一团,强烈喘息。

    寇仲辛苦地笑道:“哈!成功了!这么大阵仗都杀不死我们,你以前有想过吗?”
徐子陵把刀插入泥土中,手握刀把,喘着道:“刚才我们那种打法太用力了,其实在这
情况下可多保留点力气,就不用像现在那么手软脚软了。”寇仲道:“你有受伤吗?我
的背被人砍了两刀,幸好我闪避得快。”徐子陵摇头道:“只是左腿处给矛刃擦破了裤
子,不算什么。”寇仲喘定了气,道:“还打不打,那些义军似乎不像表面的风光呢!”
徐子陵坐了起来道:“当然打,若教这些不是人的隋军攻入那条村庄或墟镇,又会发生
像刚才的可怕情况了。”寇仲大喜爬了起来,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今次我们放聪
明点,不要半途就给人截着了。”两人跃到树顶,看清楚了形势,绕了个大圈,才再往
战场奔去。

    在这剎那间,他们都感到自己已长大成人,再非只是两个小混混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