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阴谋诡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阴谋诡计

    两人蛇行鼠伏,小心翼翼地潜往战场。

    穿出一座疏林后,来到战场的东南角时,终被发现,左侧草丛里窜出六、七名隋兵,
手提长剑,厉叱连声,疯虎般扑来。

    另一边早布成阵势,严阵以待的一队五十许人的骑兵,亦闻声挥矛赶至。

    两人对敌人恐惧大减,一言不发,先往徒步而来的隋兵迎去,捉刀疾劈。

    两人想起那被夷为焦土,人畜尽遭屠戮的乡镇惨况,胸中杀机狂涌,人随刀走,气
势远远凌驾敌人之上,刀啸起处,几名隋兵人仰剑飞,无一幸免。

    此时敌骑已至,两人展开轻功,避入草丛矮树之间,教敌人难以追来。待那些骑兵
退去,他们再冲出草原时,伏在那里的一队弓箭手和刀斧兵那想得到敌人忽然无声而至,
给两人斩瓜切莱般砍倒数人后,还以为敌方来了大批援军,竟然乱作一团。

    一些火炬掉到草丛上,立时燃烧起来,往四周蔓延开去。

    两人尚未知这场火实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原来这一区隋兵的军力达三千之众,其中还不乏武功高强的好手,若在正常的情况
下,一旦陷入重围中,即管强如杜伏威之辈,最后也只有力战而亡,何况他们这两个经
验不足的小子。

    寇仲大叫道:“这边走!”五名隋兵迎了上来,徐子陵后发先至,扑上前去,一抖
长刀,施出血战十式的“死生存亡”,刀法如巨浪狂卷,劲气纵横,一人立时应刀丧命,
另一人给他扫得打着转飞跌一旁,另三人一声发喊,各自逃了。

    两人那试过如此威风,高兴得怪叫连声,往战场核心处杀去。

    “当!”

    忽地一人横移到寇仲前方,左右双鑯硬生生把他震阻在当场。

    徐子陵扑上时,亦给对方迫退。

    交战至此,两人还是首趟遇上对方强手。

    无数隋兵由那人背后拥出,冲杀过来。

    迫退两人的是个隋军将领,只见他满脸怒容,大喝道:“给我将这两个小子碎尸万
段。”此时在平原半里许外另一端的山丘高处,近二百名青衣武士布成阵势,以强弓劲
箭,紧护着中心处一名长发垂肩的白衣美女。

    美女每发出一道命令,负责打灯号的三名手下便挥动绑在长竿顶的三色灯笼,指挥
战场上己方武士的攻守进退。

    美女身后一排站了四个人,只看他们的神态气度,便知均是高手,分别是浓须矮子、
铁塔般的巨汉、身穿儒服的男子和一位容颜丑陋的中年健妇。

    长发美女柔声道:“奇怪!为何敌人东南角处竟隐见乱状,谁会来援助我们呢?”
后面四人极目望去,却丝毫不觉异样。

    长发美女美目深注道:“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我也是从对方旗号的挥动看出了端
倪,若乱势扩大,我们便要好好利用,不但可解开重围,还可有机会获胜呢。”儒服男
子眼中射出景慕神色,恭敬道:“小姐学究天人,精通兵法,更且目光如炬,确是能人
所不能。”丑妇道:“照我看若真有援兵赶来,我们该先行突围再谋反击,小姐千金之
体,实不用以身犯险。”她一开腔,其它人立即为她有如夜枭嘶鸣的难听声音大皱眉头。

    但她的话却得到浓须矮子的支持,同意道:“李公派我们来保护小姐时,曾有言万
事以小姐安危为重。”长发美女秀丽无匹的玉容闪过不悦之色,但语气声线仍是那么温
柔婉转,淡淡道:“我身为统帅,临危时怎可只顾自身,况且兵败如山倒,我若抵不住
秦叔宝这支精锐隋师,给他攻入扶春,再要取回就难比登天了。”话音才下,东南角刚
好起火。

    长发美女立即从敌阵的微妙变化感到对方真个出现混乱。

    要知东南角正是敌方将帅的战场指挥部,牵一发而动全身,非若其它地方之纵有突
变而不关痛痒。

    长发美女仍以那副闲雅优悠的俏模样,发出了以东南角为首要目标,全面反攻的命
令。

   

    身后四人掣出兵器,拥着长发美女登上牵来的战马,二百多人驰下小丘,与两队各
千人的战士,投入战场去,与敌军展开全面的决战。

    寇徐两人此时正陷身苦战之局,进退不得,忽地隋兵往四外退开,原来一队青衣武
士策马杀了过来,登时冲散了四周的隋兵。

    两人喜获脱困,兼之精疲力尽,后力难继,翻身逃进火势熊熊的草原内,闭气左绕
右行,远远离开了战场。

    到倒在一处山头时,再没有奔跑的力气了。

    战场的厮杀声仍潮水般阵阵传来。

    寇仲叹道:“以后再不要作这种傻事了。好汉架不住人多,我们虽是不折不扣的好
汉,但对方却人多,明白了吗?”徐子陵道:“那个隋将不知是谁,恁地厉害,幸好我
们手快,否则一鑯就可要了我们的命。”寇仲冷哼道:“他算什么东西,我们打多两场,
保证可以赢他,噢!”徐子陵见他如自己般浑身都是鲜血,关心道:“有没有伤到要害?”
寇仲哂道:“伤到要害还能跑到这里吗?这种矛盾的话亏你说出口来。是了!不若我先
给你看伤口。”徐子陵道:“有什么好看?看了又怎样?幸好我们有自我疗伤的神功大
法,不如睡他娘的一觉,明天再算吧!”寇仲颓然伏到地上,不一会两人运起内息,进
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徐子陵若有所觉,睁开眼时,寇仲仍在长草丛里熟睡如死。

    他伸展了四肢,这才感到身上七、八处伤口无不火辣辣地疼痛。

    太阳升上了正天,四周鸟语花香,空山灵寂。昨晚的战争只像个遥远和不真实的噩
梦,若非身上处处剧痛,定会以为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厮杀事。

    一队鸟儿,在似是静止了的蓝天上悠悠飞过。

    在这剎那,徐子陵似像捕捉到大自然某种亘久长存的奥理,只是无法具体描述出来。

    徐子陵心中一片平和,灵明清澈。

    经过了昨晚不断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一战后,他感到进入了人生全新的一个阶段。所
有危险和苦难,只是磨炼和修行的必须经历和过程。

    寇仲的手肘撞了他一记,低笑道:“呆头呆脑的在想什么?”徐子陵坐了起来,皱
眉看着浑身血污和满是炭屑的破衣烂裤,苦笑道:“我在想着一套干净整洁的新衣和一
顿丰富的菜肴,其它的都可以将就点。”寇仲爬了起来,左顾右盼后,颓然道:“小弟
完全失去了方向的感觉,更遑论彭城是在东或西了。怎么样?我们是否胡乱找个方位碰
运气。”徐子陵道:“为何仲少会忽然失了方寸?像彭城那种通都大邑,必有官道相连,
只要我们回到昨晚那条大路上去,遇上人便虚心上问,定可找到正确的途径。”寇仲笑
道:“说得对!走吧!”两人找条山藤随便地把长刀挂在背上,凭着记忆,往昨夜那成
了废墟的市镇走去。

    狂奔了一会,至少走了七、八里,他们才放缓脚步,打量四下形势。

    寇仲苦笑道:“看来我们是迷路了,否则该已见到那个墟镇。这里前不见人,后不
见村,想找个人问路都不成,咦!那是什么?”徐子陵早望到山下有烟火升起,喜道:
“不理是什么。过去一看就可分晓了。”两人奔下山去,岂知那看来不远的地方,到黄
昏时才能到达,原来是一座小村庄。

    炊烟在其中一间屋子的瓦顶上袅袅升起,显是有人生火造饭。

    寇仲和徐子陵却为他们担心,这区域离战场不远,若来了几个禽兽不如的隋兵,村
内的人就要大难临头了。

    转眼来到村口,见到只有三十来户人家,屋舍稀落。却是悄无声息,毫无鸡鸣狗吠
的正常情景。

    两人大感不妥。

    寇仲道:“这条村家家户户门扉紧闭,看来村民早因战事逃往别处,那间有烟火升
起的村屋,可能是给路过的人借用来生火造饭,我们要不要去碰运气,不妥的话,拔足
就跑,凭我们的轻功,该没有问题吧!”徐子陵一拍背上长刀,哈哈笑道:“千军万马
我们都不怕了,还怕他什么娘的过路人吗?若是行商,我们就求他一碗白饭吃吃,又或
当他的临时保镖赚点盘川去找素素姐姐。”寇仲挺胸道:“我差点忘了自己是一流高手,
哈!来吧!”带头举步入村。

    只见炊烟升起处,是村中最大的一座屋宇,分前后两进,还有个天井,但门窗紧闭,
透出神秘的味道,亦不闻任何声息。

    寇仲大叫道:“有人吗?”连唤几声,都没有人响应。

    徐子陵心中发毛,推了推寇仲道:“还是溜走算了。”寇仲哂道:“忘了自己的高
手身分吗?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人走了,却留下两碗白饭给我们呢。”来到屋前,寇
仲伸脚一撑,屋门应脚而开。

    两人跨过门槛,进入厅堂,只见一应家俱器皿俱在,只是布满尘埃,墙角结了蛛网,
显是荒弃了有好一段日子。

    不由心中奇怪,穿过天井,往后宅走去,才发觉屋内空无一人,只不知谁在厨房燃
点起了炉灶,形成炊烟袅袅的景象,而此时余烟已弱,快要熄灭。

    ?

    徐子陵细察地上痕迹时,寇仲的声音由后堂传来道:“小陵快来,你寻到了一半的
梦想。”徐子陵那还有闲情研究他话中含意,赶了过去,才踏入后厢的房门,迎面一片
乌云盖来,他伸手接着,竟是一套干净的麻衣。

    只见一个大箱由床底拖了出来,盖子打开,寇仲掏出一堆衣物,乱撒到床上,正似
寻宝的左挑右拣。

    两人兴高采烈换上新衣后,感觉焕然一新,只是饥肠辘辘,大嫌美中不足。此时天
色已暗沉下来,两人搜遍屋子,仍找不到半粒谷米和麦。

    寇仲道:“凡村庄必有果林,你在这里弄干净床铺,我去采些美果充饥,这里床被
俱全,今晚我们就在此借宿一宵,明天才赶路好了。”徐子陵点头同意,分头行事。

    片晌后寇仲提着只大公鸡回来道:“原来还有些家畜留下来,嘿!后面有片很大的
坟地,大半都是新坟,看来这村的人并没有离开,只是因染了疫症一类的病死了。”徐
子陵吁出一口凉气道:“那我们穿的岂非是……”寇仲把大公鸡拿到天井处置,叫道:
“至少还有一个人没死,否则谁为死去的人立坟,说不定就是那人在生火哩?”徐子陵
听得毛骨悚然,走出天井扯着寇仲,道:“不若换第二间屋吧?我去找火种!”寇仲表
面虽扮出胆大包天的样子,其实亦是心中发毛,立即全力支持徐子陵的提议,移师到另
一边一间较小的屋内去。待填饱肚子时,忽地翻起风来,两人不敢碰那些床榻,关上门
窗,就倚在墙角歇息,虽心惊胆跳,但终敌不过身体的疲累,沉沉睡了过去。

    半夜里,两人惊醒过来。

    骇然坐起时,蹄声轰传,填满屋外的空间。

    他们爬起身来,移到窗前,朝外望去。

    只见一群人拥入村来,策着健马,劲装疾服,背负箭筒,模样粗犷狂野,不类中土
人士。

    这批人大约有三十之众,其中一人身形特别雄伟,背负着一个约八尺长的长方形箱
子,予人感觉却是轻松自如。

    到了村中,那负箱的大汉从容跃下马来,把箱子横放路心,其它人纷纷甩蹬下马。

    其中一名看来是头儿的瘦高汉子仍高坐鞍上,打出搜查的手势,除那负箱巨汉外,
其它人迅速散开,分头踢门入屋。

    寇徐两人见这批人无不身手矫捷,行动迅快,显都是武技强横之辈,那还记得自己
亦是武林高手,跃上横梁,躲在梁柱和瓦顶间的空隙处,倒算隐蔽安全。

    下方脚步声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两人忍不住探头下望,
原来那些人竟将箱子放进屋里来,就放在他们下方处。这才发觉箱盖上开了十多个小孔。

    四名大汉分守前后门,神态紧张。

    接着又有人走入屋来,他两人忙把头缩回去,闭起口鼻呼吸,运用内息,不敢发出
些许声响。

    下面的人以他们从未听过的语言急促地说话,使他们肯定了这批人乃来自中土外之
人。也更为之大惑不解。

    下面的人忽然停止了说话。

    寇仲和徐子陵隔了好一会后,才听到村外某处传来蹄音,益发提心吊胆,不敢露出
任何形迹声音,因为这几个外域人的听觉明显比他们高上几筹。

    那些人再说了几句话,便相偕步出屋外去。

    寇仲伸手在徐子陵背上写道:“箱内藏的定是人,否则何用要开气孔透气?”徐子
陵点头同意。

    这时另一批人马驰入村中,听蹄音,该与前一批人人数相若。

    蹄音骤止。

    一把男子的声音响起道:“蒲山公麾下祖君彦,谨祝贵国始毕可汗龙体安康。”始
毕可汗就是突厥的大汗。

    长笑在屋外响起道:“原来是密公麾下文武双全的祖君彦先生,未知我们大汗要求
的东西,先生有否带来了。”祖君彦从容答道:“请问这位将军,在下该对你作何称呼?”
突厥那方另一把雄壮的声音道:“人说祖君彦博闻强记,乃密公座下“俏军师”沉落雁
外最见多识广的人物,怎么连我们颜将军都认不出来呢?”祖君彦笑道:“原来是有
“双枪将”之称的颜里回将军,那么这位朋友必是“悍狮”铁雄,在下失敬了。”颜里
回冷哼道:“少说废话,东西在那里?”祖君彦淡然道:“在下想先见上小姐一面,才
可出示宝物,这是密公的吩咐,请将军见谅。”梁上的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中一震,祖
君彦所提的小姐,是否就是素素的主子呢?因为素素正因被人袭击,才流落到江南的乡
间去的。

    两人同时想到下面的大箱子。

    大龙头翟让的掌上明珠就是在箱里面吗?

    寇仲又在徐子陵背上写道:“伺机救人!”颜里回在外面冷笑道:“宝物到手,我
们自会放人,大汗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假若先生再不出示宝物,大龙头得回
的只会是他爱女的尸骸,一切责任全在祖先生身上。”祖君彦长笑道:“和氏璧就在祖
某背上包袱处,你们一手交人,我们一手交货,这是早说好的。如若临时变卦,这责任
该由颜将军负起才对。”寇仲和徐子陵脑际像起了个霹雳,这才知道宝物竟是名传千古
的和氏璧。

    就在此时,下方异变突起。

    后门像沙粒般碎飞开来,那两个守卫的突厥高手连还招都来不及,已离地拋飞,气
绝毙命。另两人惊觉时,一道黑影已飞临两人头顶,硬生生抓碎了他们的天灵盖。最骇
人处,无论是碎门,尸身落地,赤手杀人,一切都发生在无声无息中。活像正常的规律,
在这人身上完全牵扯不上。寇仲和徐子陵知道此人武功已臻化境,兼且阴柔之极,行动
又快如鬼魅。就在门碎洒地前已杀了四个守卫木箱的突厥高手。

    两人脑际一片空白,再不敢看下去,连内息的运行都减慢了。

    错非他们的玄功来自独一无二的《长生诀》,运行时能把引起高手警觉的呼吸、精
气和脉搏、心脏跳动等都减缓收敛至近乎死亡的境界,否则早给人发觉了。

    来人武功之高,绝不会低于杜伏威。

    “咿唉!”

    箱盖被揭了起来。

    那人一声惊呼,接着是气劲交击的巨响,然后是连串闷雷般的声音。

    “轰!”

    一声震耳巨响中,左方墙壁砖石激溅,竟硬生生给那来人破壁而出,发出惊天动地
的厉啸,迅速远去,声势惊人之极,整间房子都抖震了一下。

    沙石射到寇徐两人身上,虽有真气护体,仍觉疼痛难忍,更可知此人内劲之强了。

    两人再忍不住,又探首下望。

    只见箱子已成一地碎屑,屋内的家俐亦变成碎木残片。

    一个雄伟如山的男子卓立厅心,身穿宽大的黑袍,面向墙洞的方向,正凝神调息。

    由他们的角度看下去,虽不能得睹他的面目,却清楚瞧到他带着个狰狞可怖的面具。

    风声响起,几个人分由墙洞和前后门掠进来,吓得他们忙又缩回头去。

    祖君彦的声音首先响起道:“他受伤了!”两人心中泛起难以形容的怪异荒诞感觉。
照理这个来救他大龙头小姐的,该是祖君彦的自己人才对,而那躲在箱内的神秘男子则
是他的敌人。为何祖君彦说话的语气,却似是站在那神秘男子的一方?

    更意想不到的事随之而来,只听突厥高手颜里回的声音道:“翟让出道至今,今趟
尚是首次受伤,但却可使他以往辛苦经营的功业尽付东流。”铁雄冷哼道:“这就是不
识时务者的下场。”两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祖君彦已背叛了翟让和李密,串通了突厥
人来做戏。难怪突厥人能把握素素小姐的行踪,把她掳走了。

    一把低沉柔和的声音道:“虽是杀他不死,但已取得理想成果,此处不宜久留,我
们依计行事好了。”祖君彦和颜里回双方人马齐声应是。

    不一会下面的人走个一干二净,但两人已给吓破了胆,到天明前才敢溜下来,悄悄
离开。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