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微湖战火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微湖战火

    寇仲一边帮徐子陵搓揉胸口,担心地道:“真的没事吗?那雌儿真辣手,只不过没
兴趣和她兜搭吧了!竟认作是什么仇仇怨怨的。”

    徐子陵低声道:“细声点好吗?给她偷听到就麻烦了。嘿!告诉你一件奇事,当时
我体内真气发动,竟一下子好了很多,假若能再早点运气,说不定可轻易挡她那一掌呢。”

    寇仲道:“不过这一掌都算物有所值,只要死不了就行啦:”

    旋又笑嘻嘻道:“莫要看她凶兮兮的,事实上她却是不自觉地爱上了你,只是因自
己身有所属,你又当她不是东西,急怒攻心下,才出手伤了你。”

    徐子陵没好气道:“去你娘的爱上我,这极爱不要也罢。”

    寇仲愈想愈真实,分析道:“虽然你曾骂她勺三搭四,没有羞耻心,开罪她来得比
我严重,但我对她亦好不了多少,而她偏只是找上了你来泄愤,这种女儿家心事最是微
妙。你去见她时,那小子尚明坐立不安,神情都不知多么精采。”

    徐子陵乘机岔开话题道:“这么说那尚明该就是恶婆娘公主的未过门夫婿了,唉!
就算整个东溟派的人跪在身前我也不会入派,男人变成了娘儿有什么瘾头。”

    寇仲笑尝嘻道:“最大的瘾头就是由女人来养我们。”接首正容道:“今晚到了微
山湖后,东溟夫人和那恶婆娘公主会去见李世民的老爹,那就是我们下手偷东西的时候
了,从这里攀窗下去,只是举手之劳吧。”

    此时窗外景色一变,再不是山崖峭壁,而是粼粼江水,冉冉白云,远岸田野连结,
一望无际,原来巳只达微山湖。

    房门被推了开来,那丑婢闷声不响走进来,打量了徐子陵两眼,粗声粗气道:“还
痛吗?”

    徐子陵受宠若惊,正要答没有大碍,给寇仲捏了一把,忙道:“想来休息两天便没
事了,多谢姐姐关心。”

    丑婢冷冷道:“谁关心你,只是夫人今晚想和你们吃饭,教我来看你们的情况吧!
既没什么事就成了。”

    话完掉头走了。

    两人愕然以对时,敲门声响,美婢如茵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可以进来吗?”

    寇仲跳了起来,把门拉开,施礼道:“好姐姐请进!”

    如茵“噗哧”娇笑,横了寇仲一眼,婀娜而入,见到徐子陵坐在窗旁椅内,神色如
常,奇道:“夫人说得不错,表面看来你虽伤得厉害,其实并不严重。”

    徐子陵不忍骗她,点头道:“只是尚有点疼痛吧!”

    如茵来到他旁,伸手温柔地探了探他额头的热度,才收回玉手道:“你的内功真怪,
虚虚荡荡的,教人难知深浅。”

    寇仲来到她旁,乘机靠近她,鼻子先凄到她发间大力嗦了一下香气,才在她耳旁道:
“就叫莫测高深了。”

    如茵没好气道:“你正经点好吗?说真的,我对你们的印象并不比公主好多少。竟
与巴陵帮那些丧尽天良的人鬼混,想学他们般贩卖人口吗?”

    寇仲尴尬道:“我们不知那香玉山是巴陵帮的人嘛!”

    如茵愈说愈气,叉起小蛮腰嗔道:“那为何又要到他们开的赌场去?不要说你们不
知那是睹场吧!”

    寇仲见她杏眼圆瞪,慌失失道:“我们确不知那是闲赌馆,还以为是所妓院。”

    如茵失声道:“什么?”

    寇仲这时不及改口,心知要糟,叹了一口气道:“唉!姐姐你怎知我们当时的处境,
走投无路下,只好找个地方躲起来。”

    如茵俏脸胀红怒道:“这只是借口,你们想到那种低三下四的地方鬼混才真。看你
两人好眉好貌,底下里却坏成这样子,看我以后睬不睬你们。”跺足便去。

    寇仲探手往她抓去。

    如茵一闪避开,眼睛都釭了,尖叫道:“你的臭手敢碰我?公主说得对,这世上的
男人没多少个是好人来的。”

   

    两人那想得到本是温柔体贴的她,变得这么激动,噤若寒蝉地呆瞪着她。

    如茵的酥胸急速起伏了几下后,平复下来,见到两人有若大难临头的样子,神情软
化了些,幽幽道:“我很少这样动气的,都是你们不好!这样吧,若肯答应我以后不到
那种地方去,我就原谅你们!”

    徐子陵正要答应,寇仲巳抢着道:“那我们岂非要改行修练童子功。”

    如茵呆了一呆,接着俏脸飞红,狠狠瞪了寇仲一跟,忿然去了。

    看着“砰”一声大力关上的房门,寇仲松了一口气道:“幸好没给你抢先答应,否
则以后做人还有哈乐趣。”

    徐子陵苦笑道:“又开罪多一个人了。现在船上我们除东溟夫人外,可说举目无亲。”

    寇仲哂道:“这条船载的都是怪人,幸好我们快要走了,否则迟早成了他们一伙。
琉球还是不去也罢,肯定半个耍乐的地方都没有。”

    徐子陵叹道:“耍什么乐,每趟要到青楼去都是头头碰着黑,看来我们两条命都欠
了青楼运。”

    寇仲笑道:“我才不信邪,来!我们先练我们的绝世神功,只要能耳听八方,就可
进行大计了。”言罢在房内来回走动起来。

    暮色苍茫中,东溟号在烟波浩淼的微山湖内满帆行驶,朝着某一目的地全速进发。

    在巨舶的大舱厅内,设了一席素菜,东溟夫人仍是轻纱遮脸,一副神秘莫测的意态。

    寇仲和徐子陵分别坐在她左右。

    三位护法仙子均有出席。

    那天出手对付杜伏威的单燕和单玉蝶睑无表情,反是单青神态温和一点,不过显然
亦对东溟夫人这么隆而重之的款待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大不以为然。

    其它列席的还有尚明和一位看来老态龙钟的老者。

    此老东溟夫人称他为尚公,身材高大佝偻,但皱折重重下的眸子常闪映着奇异的紫
芒,似有神若无神,非常慑人。

    东溟派诸人都对他非常恭敬。

    除了介绍时他无不可地看了两人几眼后,其它时闲他都是默默拿着桌上唯一的酒壶
自斟自饮,对精美的素菜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欠缺。

    很快两人就忘记了他的存在。

    单琬晶看来仍在闹脾气,没有出席。

    不知是否单琬晶的关系,尚明对他们似充满敌意,比早先更不友善。

    如茵该是东溟夫人的贴身侍婢,亲自侍候各人,一副气鼓鼓的样儿,当然是对寇徐
余怒未消了。

    总之这一顿饭吃得并不愉快。

    东溟夫人在开始时除为女儿向他们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后,便与尚明他们闲谈起来,
把两人冷落在一旁。

    两人早习惯了这类待遇,那管得他娘这么多,全力扫荡桌上的素莱,他们吃惯了肉,
这些素菜无论送多少入肚,都似难令他们有满足感。

    看到他们的吃相,除了东溟夫人和尚公外,其它人都露出鄙夷之色。

    尚明这时说起义军的变化,道:“最令人忧虑是突厥人的动向,现在鹰扬派的梁师
都和刘武周都投向了他,分别被封为大度毗伽可汗和定扬可汗,这两个叛贼还是奉突厥
可汗之命进迫太原,若李渊守不住太原,突厥入必会乘机进侵,那时中原危矣。”

    众人都露出注意神色。单燕道:“李阀现在是腹背受敌,独孤阀和宇文阀都恨不得
他们全军覆没。但此事谁都帮不上忙,只好看李阀的造化了。”

    单玉蝶道:“幸好李渊有几个好儿子,而太原位于汾水上游,在太行山和黄河之间,
控山带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兵精粮足。加上李渊父子广施恩德,结纳豪
杰,势力正不住扩展,非是没有一战之力。”

    尚明不以为然道:“不过李渊乃是优柔寡断之章,终日念着自己是那昏君的姨表兄
弟,也终有一天会给那昏君累死。若我是李渊,趁现在昏君把关中军队调往江都一带镇
压杜伏威,而瓦岗军更牵制了隋军在洛阳的主力,就索性攻入京师,起兵作反了。”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中发热,暗忖原来形势如此,难怪李世民这么想老爹作反了。

    单青道:“可惜我们受祖规所限,不能插手中原的事,否则见到世民时,就可向他
痛陈利害了。”

    东溟夫人淡淡道:“我们看得到的事,难道别人想不到吗?这事再不必谈论。”

    众人那还敢讨论下去。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尚公忽地瞅着寇徐两人,看得两人心中发毛,食难下咽时,尚
公以沙哑得难以听清楚的声音道:“你们的功夫是谁教的?”

    寇仲硬着头皮道:“是娘教的!”

    东溟夫人讶道:“谁是你的娘?”

    徐子陵解释道:“他的娘就是我的娘,别人都唤她作罗剎女。”

    东溟夫人道:“罗剎女傅君婵有名心狠手辣,想不到不但收了你们作义子,更为你
们牺牲了性命,也算异数了。”

    两人均现出悲痛之色。

    尚公摇头道:“不对!你们的功夫练了多久?”

    寇仲数数指头,老实答道:“超过一年了。”

    单青等无不露出讶色,他们的武功虽算不了什么,但只是年许时间,便有这种硬捱
单琬晶一掌的成就,确是骇人听闻。

    尚公沉吟片晌,叹道:“假若你们能避过走火入魔之厄,将来该可有一番作为。”

    东溟夫人道:“美仙曾察看过他们的行气法门,却是茫无头绪,不知从何入手,这
才打消收他们入派传功之念。尚公若有办法,何不指点他们两手?”

    尚公只是摇头,不再说话。

    回到舱房,两人都有脱困的轻松感觉。

    寇仲低声道:“这世上太多恩将仇报的人,你看那尚明,狗仗主人威,对我们摆出
一副高高在上的不屑神态。哈!幸好本少心胸广阔,不会和他计较。”

    徐子陵哂道:“若真不计鞍,就提也不该提了。”

    寇仲一拍额头道:“说得对!由这刻开始,我们再不说这家伙。”

    徐子陵苦恼道:“怎样才知夫人她们几时离船去见李小子呢?”

    寇仲笑道:“还不简单吗?船停的时候,就是她们离船的时候了。”

    徐子陵道:“假若夫人约了李小子到船上来见面,我们岂非好梦成空?”

    寇仲呆了半晌,低声道:“不理得这么多了,只要她们集中到上面的大厅去,我们
立即动手偷东西,李小子和他老爹的命运,就在我们的手上了。”

    徐子陵探头窗外,看了好一会后方缩回来道:“不是说过宇文阀的人想偷袭东溟号
吗?为何全不见踪影呢?”

    寇仲道:“你问我?那我去问谁?咦!”

    船行声音忽生变化,舟行减缓。

    两人紧张起来,耐心静候。

    这晚天朗气清,半阙明月斜挂空际,景色迷人。

    在星月的映照下,东溟号缓缓靠往湖中一个小孤岛,那里早泊了另一艘大船。

    两人探首外望,认得是李世民那艘战船,心儿更是忐忑狂跳。到东溟号完全静止时,
两人伏在舱板处,以耳贴板,运功细听。

    下舱静悄无声,就若无人的鬼域。

    就在此时,一声叹息,在两人耳鼓内响起。

    两人骇然坐了起来,都发觉对方惊得脸无人色。

    寇仲骇然道:“那是尚公的声音,化了灰都可认出来。”

    徐子陵道:“这老家伙的叹息声为何会这么大声呢?就像在我们耳旁叹气的样子。”

    寇仲深吸一日气道:“不理得这么多了,我们在半炷香后,就攀窗下去偷东西,然
后再借水遁。”

    两人坐回椅子里,心惊胆跳的等待着。

    廊外忽传足音,两人心中叫苦时,幸好来人过门不入,转瞬去远。

    寇仲跳起来道:“是时候了!”

    就在这要命的时刻,敲门声响。

    两入心中正叫苦连天,丑婢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快出来!公主要见你们。”

    两人苦着脸随丑婢来到下层东溟公主单琬晶那办公书房的门外,丑婢脸无表情把门
推开,冷冷道:“进去吧!”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硬着头皮步入房内。

    东溟公主单琬晶回复男装,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儿,正坐在大桌旁的椅子里,神色平
静地面对两人。

    在她迫人的目光下,两人都有矮了半截、自惭形秽的失落感觉。

    偷眼看去,那本账簿早不见影踪。

    两人心情之劣,实非言语所能形容于万一。

    单琬晶淡淡道:“那天我心情不大好,一时错手伤了徐公子,现在算我道歉好了。”

    她表面虽客客气气的,而且又是当面道歉,但两人都清楚感到她并不将他们放在心
上,连让他们坐下说话也欠奉。就像他们只配像下属般恭立听她发号施令。

    单琬晶冷冷地打量了两人几眼,续道:“你们为何不说话。”

    寇仲一肚气道;“我们有什么好说的,你要说就尽管说个够吧!”

    单琬晶香唇旁逸出一丝笑意,美目深深瞧了徐子陵一眼后,柔声道:“我对你们确
不算好,但这是由你们一手造成的,但幸好这一切立即会结柬了,我巳为你们安排了去
处。”

    徐子陵和寇仲同时失声道:“什么?”

    单琬晶淡淡道:“莫要大惊小怪,现在江湖上有能力保护你们的人数不出多少个来。
李阀却是其中之一,凭我们和李阀的关系,只要我们肯开口,他们自然会照顾你们。”

    两人暗中叫娘,若这么随她到李小子的大船去,他们还有脸目见李小子吗?

    寇仲忙道:“有劳公主费心了,我们这种人自在惯了,最怕寄人篱下,看别人脸色
做人,公主若看我们不顺眼,我们便立即跳湖溜之,如此皆大欢喜,两家高兴。”

    单琬晶美目寒芒亮起,怒道:“你在说什么?”

    徐子陵亦心中有气,讶道:“仲少说得这么口齿伶利,公主竟会听不清楚吗?我们
绝不会去求人收留可怜,更不用受你这种所谓的恩惠,现在我们就回房收拾东西,自行
离去,请了!”

    其实两人那有东西可收拾,只是希望拖延时间,待东溟夫人和眼前的恶婆娘离开后,
便再摸回来寻取帐簿离去。

    单琬晶怒喝道:“给我站着!”

    两人吓了一跳,立定狠狠瞪着她。

    单琬晶酥胸急速起伏,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这么容易因徐子陵而动气,大
不似她一向的沉狠冷静。

    片晌令人难堪的沉默后,单琬晶平复过来,叹了一口气,声音转柔道:“这样好吗?
我们只请李阀的人送你们一程,到了安全的地方后,便任你们离去。你们或者仍不知道,
那昏君巳下了严令,怎样都要由你们身上把“长生诀”追回来。”

    破天荒第一趟地,她语气里泄露出少许对他们的关怀。

    不过由于巳有成见,两人自然没有任何感觉,而且纵有亦不能接受。寇仲哈哈笑道:
“若是如此,我们更不可登上李阀的大船,说到底李阀都是皇帝小儿其中一只走狗,怎
知会不会见利忘义,出卖我两兄弟。”

    对寇仲,这美丽的公主显然容忍力高多了,微笑道:“不要把人看眨了,当你见到
李世民时,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使人心悦诚服的英雄人物,勿要过虑了,我可以东溟
派之名,保证不会发生这种事。”

    当她说到李世民时,不断拏那对水灵灵的美目去瞧徐子陵,目下之意,似在说若比
起李世民,你徐子陵就差远了。

    徐子陵却没有丝亳感觉,潇洒地耸肩道:“理得他是真英雄还是假英雄,我们自由
自在惯了,故没有兴趣去攀附公主心中看得起的英雄人物。”

    寇仲想起东溟夫人曾说过他们该到江湖多历练:心中一动道:“公主这提议,恐怕
并未得到夫人的同意吧!”

    单琬晶玉容转寒,拂袖道:“给我滚,待会回来时,不要再给我见到你们,你们要
去送死,就去死好了。”

    两人如获皇恩大赦,欢天喜地退出房外。

    两人驾轻就熟的攀壁而下,无惊无险来,到书房窗外。

    昼斋灯火全减,静悄无声。

    他们那敢犹豫,先探头肯定内里无人后,穿窗而入,来到斋内。

    两人依着陈老谋教的手法,有条不紊地分头对书房展开无有遗漏的搜索。

    忙了足有半个时辰,搜遍了每一寸的地方,却仍找不到那本账簿。

    两人颓然坐到地上,失望得差点要大哭一场。

    若得到这账簿,不但可帮李小子一个太忙,说不定还可害得宇文化骨满门抄斩。

    但这一切都没有了。

    账簿根本不在书房里。

    寇仲痛苦地道:“那婆娘定是把那本东西带了去和李小子算账,今趟完了,最苦是
我们须立即离去,否则就要给恶婆娘废物般丢往水里去。”

    徐子陵颓然道:“要走就趁早走吧!”

    尚公那像独家老号招牌般易认的声音,又在两人耳鼓内响起。

    两人那还会不知大祸正在临头,跳了起来,正要穿窗投入湖水里,尚公已灵巧得像
头野猫般穿窗钻了进来,再没有丝毫龙钟老态。

    寇仲和徐子陵给他堵着唯一逃路,进退不得,狼狈之极。

    尚公左手一扬,低声笑道:“你们耍找这本账簿吗?有本事就来拿吧!”

    两人立时看呆了眼,瞪着他左手拿着的宝贝账簿,当然不敢动手去抢。

    尚公淡淡道:“夫人将保安之责,交给我这老头,老夫自然不会令她失望。这些天
来老夫一直留意你们,听你们的说话,更曾作出警告,可是你们仍是贼性难改,令老夫
非常失望。”

    寇仲苦笑道:“我们是受朋友所托……”

    尚公冷然打断他道:“老夫那理得你们是为了什么理由,只知这账簿关系到我们东
溟派的信誉。不过若非给你两人一闹,我们也不知道这么一本账簿,竟是祸乱的根源。
夫人回来时,老夫会请夫人把它毁了,免得再被人利用来作为斗争的工具。”

    两人这时关心的再非账簿,而是自己的命运。

    说话至此,尚公仍是压低声音,似怕给其它人听见,又使他们生出希望。

    尚公把账簿随手拋在桌上,露出入来后第一个笑容道:“你们的本质还不算坏,未
失天真,有时我听你们说话时,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呢。”

    寇仲打蛇随棍上,低声道:“尚公可否放我兄弟两人一马呢?”

    尚公摇头道:“公还公,私还私,我东溟派最重法规,我尚平一生从没有半步行差
踏错,怎能为你两个小子晚节不保。但夫人回来后,我却可为你们说两句好话。现在给
老夫跪下。”

    两人同时想起东溟公主,暗忖士可杀不可辱,手都握到刀柄去。

    尚公摇头叹道:“若这是换了十年之后,老夫真不敢包保自己这副老骨头能否捱得
起你两人联手一击,但现在你们的斤两差太远了,来吧!”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知道事情再无转图余地,同时拔刀攻去。

    尚公露出讶色,不慌不忙,双袖扬起,发出两股劲气,迎上闪电劈来的两把长刀。

    以他的身分地位,自然须胜得干净利落,若惊动了其它人方能制得伏他们,他便要
颜脸受损了。

    “蓬蓬!”两声震响,寇仲和徐子陵虎口爆裂,长刀脱手甩脱,整个人被震得往后
跌退,胸臆痛楚欲裂。

    两人心知要糟时,尚公忽地惨哼一声,跄踉横跌。

    他们大惑不解时,一个黑衣人越窗而入,凌空追击尚公,左右手各持一把长只尺许
的短剑,招招不离尚公的要害,狠辣凌厉至极点。

    剎那间,被暗袭受伤的尚公巳和对方交换了十多招,这时他两人才惊魂稍定跌坐地
上。

    只见宽敞的书斋中,黑衣人像鬼魅般在尚公头顶和四周一溜烟地移形换影,对落在
下风的尚公展开长江大河似的惊人攻势,不教对方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两人这时的眼力已比以前好多了,感到此人身手比之杜伏威都不遑多让。

    他们正不知是否要高呼召人来援时,尚公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硬生生退出
敌人的剑网,“砰!”的一声撞破舱壁,到了阵房去。

    那人显然志不在尚公,闪电掠到桌旁,一手拏起账簿,眼尾都不看两人,便穿窗去
了。

    这时脚步声和呼喝声由远而近,两人一声发喊,跳了起来,全力扑出窗外,往下方
的湖水投去。

    “噗通”一声后两人深深潜进冰寒的湖水里,正要拚命游离东溟号,忽感不妥时,
背心巳给人抓着,同时真气透背而入,接连封闭了十多处大穴。

    那人显然以为已封死了他们的穴道,改为抓着他们的手臂,在水底以惊人的高速前
进。潜过了十多丈的距离后,才在水面冒起头来。

    东溟号处不时传来呼喝之声,情势混乱至极点。

    那人冷笑一声抓着两人衣领,改以双足拨水,像鱼儿般迅快游动。

    这时两人体内的奇异真气,巳先后自发地冲开了被制的大穴,他们正不知是否该动
手时,那人怒骂道:“不知死活的家伙。”

    两人偷偷睁开少许眼帘,只见十余艘快艇,正像炮弹般往他们追来。

    那人又扯着两人到了水里去,两人知道机会来了,寇仲轻碰了徐子陵一记后,同时
集起全身劲力,运肘分别撞在那人胁下和肚腹处。

    那人痛得整个人弯了起来,松开了抓着两人的手,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寇仲早
巳探知他以防水油布把账簿包扎好绑在腰间,乘机施展扒术,手到拿来。

    徐子陵再挥拳击往他面门时,那人果是功力高绝,竟仍能忍痛移了开去,避过了他
的拳头。

    两人那敢追赶,拚命往下潜去,到湖底时,再展开全力,朝那孤岛游去。

    这正是他们聪明的地方,要躲开刚才那高手的追截,绝非容易的事。

    但无论那高手如何强横,总不敢回到有李阀和东溟派的人在的地方去。

    最妙是东溟派的人只会搜寻附近的水域,而绝不会怀疑他们会返回头来。

    两人这时活像水里的鱼儿,不片刻巳来到李世民那艘大船的底部。浮上水面后,只
见东溟号灯火通明,而李世民那条船却是乌灯黑火,静悄无声。

    寇仲低声道:“希望李小子的人不要当我们是贼就好了。”

    徐子陵道:“上去吧!刚才我差点给那老家伙震散了我的嫩骨头哩!”

    千辛万苦下,终完成了任务,心安理得的赚了李小子的银两,心情的兴奋,确是难
以形容。

    兼且他们是由那神秘高手身上将账薄勇夺回来,少了当小偷的内疚,更使他们的良
心舒服多了。

    他们驾轻就熟的往上爬去,经过李世民妹子所住舱房时,寇仲想起那把温柔好听的
声音,忍不住探头望进去。

    在全无防备下,一把匕首闪电探出,只着他咽喉。寇仲吓得差点掉了下去,指头都
不敢动,就那么凝止了所有动作,挂在窗沿处。

    一张宜喜宜嗔,俏秀无伦的睑孔移到寇仲鼻端前尺许处,冷冷打量着他。

    这时徐子陵已爬到他旁,还推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停在那里,茫然不知寇仲随时
会小命不保。

    这美色绝对可比得上东溟公主的妙龄女郎低声道:“你是谁?”

    寇仲呼吸困难地道:“我叫寇仲,是李……”

    美女收起匕首,低呼道:“还不快进来,给人看到就糟了。”

    寇仲大喜,把徐子陵召了过来,两人湿漉漉的爬进人家女子的闰房里。

    寇仲第一件事就是掏出那包东西,打开油布。

    账簿赫然入目。

    两人齐声欢呼。

    那美人儿显然清楚他们和李世民的交易,拿起账薄,翻了一遍后,欣然道:“果然
没错,你两人在这里待上一会,让我去看二哥回来了没有。”

    又甜甜一笑,这才出门去了。

    两人挨着舱壁,坐了下来,都有再世为人的感觉。

    寇仲叹道:“这妞儿真美,早知不要银两而要人就好了。”

    徐子陵笑道:“今趟这个让给你,下次再遇上这种级数的甜妞儿,就是我的了。”

    寇仲苦笑道:“你的我的,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束西,人家是千金小姐,生于高门
大族,何时才轮得到我们?”

    徐子陵失声道:“仲少何时变得这么谦虚了,你不是常说自己将来是武林高手吗?
又说可封侯拜将,为什么忽然这么泄气?”

    寇仲叹道:“说说就可以,我们的功夫比起刚才那失运的高手便差远了。他毫无防
备下任我们打,亦只是吐那么鸟儿的一口血就算了。还有那姓尚的老家伙也说没个十年
八年,我们的功夫都拿不出来见人。是了,待会记得问李小子再要两把刀,没了刀连打
架都不成了。”

    徐子陵道:“千万不可,否则这一世我们也休想学懂拳脚功夫,没有刀便用手,一
样可使出李大哥教的血战十式。”

    苦待了整炷香的时间,李世民的美人儿妹子回来了,两人这才看清楚她一身色彩淡
丽的华服,身材窈窕动人,风神高雅,教人无法挑剔。

    美女见两人小乞儿般坐在地板上,大嗔道:“为什么坐在地上?还不起来?”

    两人傻今兮站起来时,房门敞开,李世民冲了进来,不理他们湿透了的身子,一把
将两人抱个结实,激动地道:“成功了!适才东溟夫人还亲笔写了一封信,要我立即赶
往太原交给爹。我李家将来如得天下,必不会薄待两位。”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